0

    ps:感谢凯哥54的100打赏。

    到了这时,安泰米真身倒也没有直接陨落,毕竟神明在这方面较之任何生物都要强悍。

    看看之前那位跛脚半神就知道了,即便是陨落了,只要有祂的血脉后裔存在,那么就有可能在血脉后裔身上复活过来。

    而此时被切开的安泰米真身转眼之间便自行粘合在一起,被切开的身体也在迅速恢复之中。

    也正因为如此,贾可道并没有准备将这安泰米彻底灭杀,只是让白光葫芦再度喷出白光,将安泰米正在迅速愈合的真身再度切成两段。

    在白光来回切了数次之后,那安泰米终于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连声求饶。

    这对于安泰米来说,也是无奈的事情。

    虽说神明在陨落之后,有机会复活,但神格等级越低的神明,在这方面的几率就越低,要知道在这个世界里,陨落的神明到现在也不知道有多少了,但复活的却是寥寥无几。

    毕竟对于神明来说,想要复活的话,需要满足几个条件。

    而这些条件里,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有足够的信徒来呼唤神明,提供信仰之力,使得神明能够从时间长河里返回!

    但如果一位神明陨落了,其属下教会里的神职人员自然也就失去了神术。

    在一个有着真神的世界里,没有神术的神职人员。很难维持住信仰的存在,甚至于绝大多数的神职人员都会离开教会。

    就算是信仰最为坚定的信徒,也无法抗拒时间的流逝。

    在神明陨落之后。一半的教会会在二三十年内自行崩解,而剩下的教会多数都会在其它教会的打压下崩溃。

    只有极少数的教会能够一直维持下去,但最终都只能转到地下传教。

    而教会一旦崩解,信徒大量流失,恐怕要不了一百年,神明的名号很快就会湮灭在历史之中,再也没有人会知道这位陨落的神明。

    如此一来。这位神明就永远不可能复活了。

    鉴于这一点,安泰米在最危机的关头做出了最为明智的决定。向贾可道投降!

    当然,安泰米的投降对于贾可道也算是一件好事。

    要知道,那八卦镜化为的八卦图已经维持不了多久时间了,而贾可道也希望能够得到一个活着的神明真身。来彻底解析神明的奥秘,借以探索更多的异界大道。

    毕竟如果真想要干掉对方的话,恐怕这安泰米的真身就会自爆,且不说其威力会有多大,但至少贾可道想要得到活着的神明真身是没可能了。

    随着安泰米真身对贾可道投降,那巨峰四周的寒风就再也不是阻碍。

    安泰米在交出神格之后,便自行陷入到沉睡之中。

    这是必然的现象,作为一位高举王座的神明,神格乃是辅助其管理神国。神职乃至于无数信徒祈祷的重要工具,并且之前也说过了,神明的神格与神魂融合在一起。因而在将神格交给贾可道之后,安泰米也只能陷入沉睡之中。

    时至今日,安泰米也就只能指望自己运气较好,贾可道不会过河拆桥,将沉睡的自己直接干掉。

    贾可道没有去理会陷入沉睡之中的安泰米真身,而是在那被切成两半的巨峰顶上就地坐下。

    那枚被安泰米交出的神格此时正悬浮在贾可道面前。

    这枚神格只有拳头大小。整体水晶状,整体半透明状。颜色冰蓝,其内一团缓缓旋转的寒风与一头活灵活现的冬狼正在相互追逐。

    贾可道盯着这神格看了一会,右手伸出,在神格上轻轻一点。

    呼,一声轻响,那神格随即崩裂开来,分为两块,一块乃是旋转的寒风,一块则是活灵活现的冬狼,并且在神格崩裂开的时候,无数金黄色的光球凭空生成,朝着四周溅射开来,却被悬浮在贾可道头顶的白光葫芦喷出白光席卷了进去。

    这神格与神职乃是两位一体的东西,神职这玩意并不可能单独存在,必须依附于神格之内。

    因而如果没有神格的话,那么就不可能拥有神职。

    而此时贾可道已经将这神格拆分为两个神格,均为神格等级一。

    这安泰米的神格等级原本是二,在被拆分之后,就变成了两个神格等级一的神格。

    这已经是最低形态的神格了,若是再拆分的话,那就是神格碎片了,无法承载神职。

    随后,贾可道便将主要精力放在了解析这两个神格之上。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之后,贾可道才发现,这所谓的神格,简直就是一种无比神奇的宝贝。

    简单来说,在高举王座之后,如果神明不能够在短时间内凝聚出神格的话,那么压根就无法支撑整座神国的运转。

    每一座神国说到底都是一个个由神明自行构建起来的独立位面。

    而神国内的大多数规则变化,从水冻结的温度到天气,从地质结构到地脉活动,无不都是由神明亲手设定,而这些规则变化组合起来就形成了神国内的万物变化。

    但神明并不是造物主,由于对规则理解以及逻辑合理化的高低不同程度,这些神国内的规则相互运转之间就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

    这神国就好似一部精密的机械,若是某个螺丝钉出现问题,那么最终连锁反应下来,就可能让神国直接崩溃。

    但作为神明,是没可能随时随地检查神国运转时出现的任何一个问题。

    神明的思维速度较之凡人自然要强上百倍不止。但想要管理一个神国,使其不会因为频频出现的问题而崩溃,就不是神明的思维可以解决的问题了。

    而这个时候。神格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光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神格大概就等同于一台高速运转的光子巨型计算机。

    借助神格,神明能够轻而易举管理神国的运转,分析信徒传来的祈祷和各种信息。

    像安泰米这样仅仅只有神格等级二的微弱神力还好,若是神格等级超过六级的弱等神力,如果没有神格支撑的话,恐怕光是神国运转出现的问题就足以将神明真身的脑海直接撑爆了。

    还有一点就是。这神格也担负着与神火一样的功能,能够将信徒传来的信仰之力进行纯化。转化为神力,供给神明使用。

    当然,神格等级高低不同,这种纯化。转化效率也各有不同。

    像安泰米的这两枚神格,其转化效率并不算高,最多也就只能将十成信仰之力转化为三成神力,当然,这样的效率较之神火来说,就要高上数倍了。

    要知道,神明体内的神火最多也就只能转化出一成半不到的神力来。

    别的不说,就这个时候,贾可道面前悬浮着的两枚神格四周就有数以万计的信仰连线将大量信仰之力输送过来。随后被神格转化为一枚枚金黄色的神力光球,散落一地。

    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里,贾可道收集的神力光球就超过了千枚。

    这些神力光球就是神力单独存在的形态之一。每一枚神力光球所储存的神力大概就是神力能够单独存在的最小计量单位。

    这些神力光球,贾可道拿着也没有多少用处,尽数都喂给了悬浮在自己头顶上的白光葫芦。

    这白光葫芦在吞噬了大量神力之后,显得与之前有些不太一样了。

    之前的白光葫芦内弥漫的白光略带几分灵智,但这几分灵智多少有些机械。

    随着吞噬了大量神力与安泰米的血肉之后,白光葫芦内弥漫的白光便开始朝着中心处开始凝聚。

    现在。贾可道能够察觉到白光葫芦好似一头才出生的小狗,不断好奇的打量着外面世界。

    甚至于在贾可道没有下达命令的时候。这白光葫芦都可能会离开贾可道的头顶,用白光席卷一些神国内的石头,泥土乃至于雪花,植物,如同借此认识一些新生事物一般。

    对此,贾可道倒没有去干涉,这白光葫芦的灵智越来越高,对贾可道也体现出越来越多的依恋。

    贾可道甚至怀疑,如果将安泰米的真身都给白光葫芦吞噬的话,恐怕这白光葫芦的灵智会提升到与人类等同的地步。

    花费了三个月时间,贾可道大概将这两枚神格内外探查了一遍。

    相对于神性来说,这神格基本上算是高度聚合状态的神性了。

    贾可道甚至于可以借助这两枚神格,朝着主物质位面里,安泰米的那些信徒下达神谕。

    在发现这一点之后,贾可道心头倒是一动,如此一说,这神格实际上才是真正的寒风之王,失去了神格的安泰米就不是寒风之王了。

    而掌握了神格的贾可道也勉强可以被称为寒风之王。

    如此,贾可道决定将自己伪装成为这寒风之王。

    毕竟贾可道乃是来自于地球的存在,若是被诸神发现这一点的话,恐怕群起攻之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在明确了这一点之后,贾可道索性便将那些收入袖中的冬狼,神使尽数放出,而自己则是变化为安泰米的模样。

    那些被放出来的冬狼,神使对于贾可道丝毫没有半点怀疑。

    现在既然那神秘的入侵之敌已经被伟大的寒风之王赶走,那么大家就高高兴兴的重新生活吧。

    不过由于贾可道之前对于神格不太了解,这神国失去了神格的支撑,出了不少问题。

    大地之上密布各种裂缝,天上白雪也不再落下,甚至于大地干旱无比,眼看就是一副末日之状。

    这样的环境对于那些冬狼来说,可不是什么好环境。

    因而贾可道随后运用神格开始将神国所出现的问题。一点点的修补。

    这破坏容易,创造难。

    再加上寒风之王在主物质位面里的信徒数量锐减,之前所转化的神力也被白光葫芦吞噬了不少。使得贾可道在修补神国的时候,多耗费了不少时间。

    足足过了半年之后,贾可道方才借助神格将寒风国度尽数恢复原状。

    在这期间,贾可道回了一趟主物质位面的青木山谷,将一座浮空小岛以及上百头冬狼送入了那个用来试验的半位面。

    对于贾可道送来的浮空小岛,感觉最为欢喜的就算是那位大博学者扎格拉斯了。

    他给贾可道见礼之后,便急冲冲的爬上了浮空小岛研究了起来。

    而孟挺等弟子听闻师尊回来的消息。一个个急冲冲的赶了过来。

    见到师尊之后,孟挺等人齐齐见礼。

    贾可道看了看孟挺。自己出去快一年时间了,这些弟子修炼得都不错。

    其中自然以孟挺最为突出。

    贾可道离开青木山谷的时候,孟挺也就刚刚稳固炼精化气上层巅峰不久,但现在贾可道看去。孟挺精气内敛,双眼时不时闪过一丝青气,却是快要抵达炼精化气上层巅峰瓶颈了。

    可别小看了这一点,要知道,贾可道当初能够那般快速提升道行,在很多时候都是得益于那本道德经。

    而孟挺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就从炼精化气上层巅峰抵达瓶颈,在修道里面也算是天才之列了。

    当然,接下来。孟挺想要突破瓶颈晋升到炼气化神下层,那就是一个漫长的积累期和渡劫期了。

    除了孟挺之外,流青云。张庆明,赵天亮三人已经修到了炼精化气上层中期,而蒋和义,龙沂水两人则刚刚突破到炼精化气上层,唯独蔡银玲一人还是炼精化气中层瓶颈。

    当然,这倒不是蔡银玲不努力。她与其他几位师兄修炼之法不一样,专攻剑修。全身道行全在那把飞剑之上。

    而这飞剑初期较之其它修道之法可谓是突飞猛进,其攻击力较之同期修道者强出很多。

    但随着道行的提升,这温养飞剑的时间就太长了,想要温养出一把绝世飞剑出来,所需要的时间恐怕不下千年。

    虽说蔡银玲在温养飞剑之时,有着老君山作为靠山支撑,那些道兵与恶魔作战时损坏的武器都拿来给她淬炼飞剑之用,但这时间也不可能缩短太多。

    至少在贾可道看来,恐怕十年之内,蔡银玲没可能将道行提升到炼精化气上层巅峰了。

    当然,就算是如此,这蔡银玲修道的速度也要比古时那些修道人强出太多了。

    毕竟有着异界浓郁的灵气支撑,并且这些灵气也没有太多修道者瓜分,尽数供给他们修行,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都修不出个样子来的话,着实有些羞人了。

    而最让贾可道惊喜的还算是八弟子,嗯,就是郑非鱼的女儿,刚满十岁的郑羽梦,道号羽元。

    这郑羽梦跟着众位师兄学习了半年之后,便专精制器一道,仅仅数月时间,就修炼到炼精化气下层瓶颈。

    要知道,这些时间里,贾可道压根就没有亲自教导过这个小弟子,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能够修炼到炼精化气下层瓶颈,其在修道之上的确有些天赋异禀,较之孟挺都要高上一筹。

    见到师尊回来,郑羽梦欢喜万分,拉着师尊的手就不愿意离开。

    贾可道呵呵笑着,摸了摸郑羽梦的头,这个郑羽梦也算得上是自己的关门弟子了,年纪虽幼,但却天资聪慧,任何一个师父拥有这样的徒弟,心头都会开怀的。

    在查看了众弟子的道行修为之后,贾可道随即又查看了一番徒孙们的道行。

    这些徒孙乃是从全国范围内挑选出来的精英,筛选了一次又一次,不管从天赋还是意志,品行等等方面来说,都称得上是人中之龙了。

    虽说他们较之天赋异禀的郑羽梦还差上一点,但也不算弱了。

    其中以孟挺的嫡传弟子明道为最优,仅仅一年时间,其便踏入了炼精化气入门,时至今日,这个道号叫做明道的弟子已经到了炼精化气下层巅峰。在众弟子中也是颇具威望,算得上老君山第三代弟子中的翘楚了。

    而流青云,张庆明等人的弟子也不算差。多数都稳固在了炼精化气下层中期,最弱的一个也达到了炼精化气下层。

    在查看了几个徒孙的道行修为之后,贾可道也让孟挺上前汇报了近段时间的情况,其中包括了老君山,青木山谷等等之地。

    特伦斯侯爵领地内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事情,最大的事情也就是剿杀一些流窜过来的恶魔。

    就目前而言,孟挺等人并没有去插手特伦斯侯爵领地的发展。多数时候都是由特伦斯自行安排。

    孟挺等人的注意力多数都是集中在青木山谷与老君山,还有半位面上。

    毕竟以特伦斯侯爵领地的实力。周围的势力基本上没可能入侵,不管是其它城池的城主还是恶魔大军,甚至于还担心特伦斯侯爵领地对自己发动攻击。

    毕竟,现在的特伦斯侯爵领地上聚集着数十万妖兽。光是这些妖兽就足以震慑一方了。

    当然,如果需要的话,那些母妖,能够在短时间内爆出更多的妖兽来。

    只不过,由于需要消耗大量食物的关系,这些母妖都暂时处于沉睡状态,只有在需要的时候,特伦斯才会将它们唤醒。

    九头河也没有什么大事,唯一的大事就是白大生下了后裔。据说是一条人鱼,生下来便能够操纵河水,天生神力。差一点就将白大的水宫给掀翻了。

    另外还有一件喜事,老君山轮流到异界修行的一帮道童里,在这一年时间里,居然有三十多人幸运踏入了炼精化气入门。

    听到这里,贾可道不由心头一喜。

    光靠孟挺几个人可以将老君山传承下去,但这么几个人毕竟少了一点。

    实际上。那些能够留在老君山继续修行的道童,每一个都不是俗人。都是百里挑一出来的。

    只不过,孟挺等人收取嫡传弟子,只取里面最杰出的罢了。

    要说留在老君山没有离开的那些道童,放到任何一个道观去,都是可以直接收入门墙的。

    而现在这三十多名道童能够从留在老君山的五百多道童里脱颖而出,也算是杰出之辈了,因而贾可道索性让孟挺将这些道童唤来,见上一见。

    若真是杰出的话,让孟挺等人收入门墙,也算是真正的开枝散叶了。

    那三十多名道童得到掌门大师伯的召唤,不由得一个个心头疑惑。

    要说,这些道童前来异界修炼,大概是每个月一换,每次百名道童。

    这些幸运踏入炼精化气入门的道童自然也就被孟挺直接留了下来,不受那轮换的限制。

    而在异界修炼的时间里,孟挺等人给他们配发的丹药,符箓等物,较之在老君山时要多出一倍。

    这也使得道童们对于前往异界修炼都是激动无比。

    来到神庙,三十多名道童进入了主殿之中。

    嗯,实际上,在孟挺几人驻守青木山谷这段时间里,已经将这座神庙改造成为了一座道观。

    虽说没可能与老君山那样庞大,但主殿,偏殿乃至于厢房等等都是按照老君观那般布置,主殿内自然也是竖立了三清神像。

    道童们一眼就看到了孟挺等几位师伯,而盘腿坐在三清神像前的那位道长,他们也认得,自然也不敢怠慢,急忙上前便朝着贾可道行了一礼:“弟子拜见观主!”

    随后,道童们又给孟挺等人乃至于那些三代嫡传弟子见礼。

    这些道童毕竟只是道童,与嫡传弟子是有着差别的,因而他们在给贾可道见礼的时候,也就只能口称观主,而不是师祖。

    在道童们见礼完毕之后,贾可道便从左到右依次看过去。

    不过贾可道在看到排位第三个道童的时候,不由得眼睛都瞪大了。

    这样惊讶的表情在贾可道身上还很少出现过。

    这里面的原因很简单,贾可道居然看到了一个自己万万没有想到的人。

    原官仓山凌云寺主持,苦禅老和尚!

    此时的苦禅老和尚穿着一身黄色道袍。手持一根拂尘,脚穿踏云鞋,除了头上长着短发之外。妥妥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士了。

    贾可道也记得这苦禅老和尚是投入老君山当了道童,可贾可道当初可没有指望这苦禅老和尚能够练出什么来。

    毕竟光从年纪上来说,这苦禅老和尚都有八十岁高寿,修炼佛法都七十多年了。

    八十岁才跑来修道,贾可道的确不看好他。

    毕竟不管练什么,都是年纪越小越好,何况这修道了。

    但这苦禅老和尚偏偏就颠覆了贾可道的观点。

    一个八十岁的老和尚跑来修道。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居然超过大多数道童踏入了炼精化气入门!

    这不得不让人吃惊了。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这个老和尚的确努力无比,并且在修道一途上的天赋也算是杰出了。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恐怕别说一年时间了,就算是十年。百年,一直到他死,都没可能踏入炼精化气入门。

    毕竟八十岁的身体,其内精气近乎消散,即便是有丹药服用,想要达到十多岁道童修炼的速度,都是不可能的。

    见到贾可道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久久不离开,苦禅老和尚倒是恭敬的朝着贾可道微微半俯身体,以示尊敬。

    贾可道点了点头。轻声道:“你等都不错,可以入老君山门墙。”

    贾可道这句话一经说出,下面那些道童脸上顿时浮现出惊喜神色。这让他们太难以置信了。

    要知道,他们渴望加入老君山门墙太久了。

    别的不说,光是向道之心,他们是绝对不亚于那些早于他们拜入孟挺等师伯门下的师兄。

    另外,这嫡传弟子与道童之间的差距光是待遇方面就很大了。

    明道这些三代嫡传弟子,每个月能够得到六瓶六十粒五味吞气丹。一瓶百粒巨蝗通络丹,两瓶二十粒怀阳止血丹。一瓶十粒化气补血丹以及一瓶辟谷水,还能够得到师尊赏赐的符箓,法器等等宝物。

    光这一点,就足以让这些道童眼馋无比了。

    而老君山的这些外门道童,每个月只能得到一瓶十粒五味吞气丹,以及十粒巨蝗通络丹,三粒怀阳止血丹,一粒化气补血丹,至于辟谷水是没有的,至于符箓,每人也就只有清水符,凝神符,招神符,力士符这些低等符箓若干。

    法器就只有一把拂尘,能够凝神之用,一把桃木剑,能够辟邪,至于更多也就没有了。

    外门道童的配给与嫡传弟子一比,那简直就寒酸无比了。

    对于这些道童来说,每个月配给的丹药,也仅仅勉强够用罢了,若是想要将丹药储备起来的话,那么呼吸吐纳之法的进展就慢。

    而对于嫡传三代弟子来说,这些都是浮云,对于他们来说,配给的丹药固然有着用处,但他们基本上都可以自行炼制五味吞气丹这样的入门丹药了,完全不用担心丹药不够用的问题。

    这种事情,想想就足以让那些外门道童滴下口水了。

    别的不说,那些嫡传三代弟子就算炼丹成功率很低,每个月花费大量时间也就炼出十多瓶丹药来,但也是那些外门道童几个月的配给量了。

    因此,这些外门道童听得贾可道的话语之后,那般兴奋就可以想象了。

    再说了,在修道这条道路上,有师尊指点与没有师尊自行摸索,那完全就是两码事。

    有师尊指点的话,可以少走很多错路的。

    贾可道说了之后,又转目看向孟挺等人。

    毕竟贾可道现在是不会收徒了,因而收徒自然是由孟挺等人来收,因而需要看孟挺等人自己的意见。

    但贾可道都开口说了此事,孟挺几人作为弟子,即便现在算是出师了,可以自由决定是否收徒,但他们也不敢对贾可道决定的事情进行否决。

    因而在贾可道看过来之后,孟挺作为掌门大弟子自然是要率先表态的。

    朝着贾可道行了一礼,孟挺随即朝着自己几个师弟笑道:“既然师尊开口了,那么师兄我就不客气了,几位师弟,师兄先行挑选如何?”

    孟挺如此一说。流青云等人也跟着笑了起来:“这是应当的,师兄道行超过吾等,却是这些道童的造化。”

    几位师兄弟之间相互恭维谦虚了一番之后。孟挺便走到那些道童面前,举目环视一圈之后,朝道童们笑道:“师尊有令,你等可入老君山门墙,吾等师兄弟七人可收徒,分别擅长符箓,炼丹。制器,卦象。剑修。”

    说到这里,孟挺顿了一下,随后又道:“你等可有愿意专修符箓一道的?愿意者上前一步。”

    孟挺作为大师兄,自然也不会吃独食。将里面最好的苗子尽数挑走,而是有言在先,让这些道童自行选择。

    因而在孟挺话音落下之后,道童们脸色便浮现出思索来。

    这些道童也明白,这次投入老君山门墙,算得上自己人生的一次重大转折点了。

    若是选准了方向,那么之后修行起来,自然是事半功倍,若是选择错了。倒不至于荒废了道行,但较之其他师兄弟来说,自然就会落后一截。

    当然。这些道童原本就各有兴趣,有的喜爱符箓,有的喜欢制器等等。

    因而这脑海里的思考选择也没用太多时间,很快就有十人上前了一步,表示自己愿意选择这符箓之道。

    而在孟挺再度询问一遍之后,也没有人出来。孟挺便将这十人领到了一旁,将六师弟龙沂水给叫了过去。两人商议一番之后,便开始瓜分这十名道童。

    看到这一幕,贾可道不由得点了点头,作为大师兄,孟挺倒是做得比较到位。

    并没有借着大师兄的名头,欺压其他师弟,充分显现了大师兄的宽大胸怀。

    有这样的弟子,贾可道倒不用担心自己离开老君山后,老君山会没落了。

    毕竟,对于任何组织,机构来说,一个合格而优秀的首领与一个不合格且贪婪的首领所起到的作用那就是天壤之别。

    若是老君山内部不合的话,就算是个个都是人中之龙,道行高强无比,那么老君山也不可能有太大的发展。

    孟挺将喜欢制符的道童领到了一边去,流青云作为二师兄有着天然的优先挑选权,也走到了道童面前。

    “有喜欢炼丹的童子,可上前一步!”

    之前孟挺都已经将规矩立了下来,流青云自然不会改变,简单明了的对那些道童说道。

    那些道童在孟挺说话之后便已经在心头明确了自己的选择,因而这时流青云过来一说,便有道童立即上前一步。

    相对于喜欢制符的道童来说,选择炼丹的道童就要多上很多了,足足有十六人之多。

    这几乎占据了道童总数的一半。

    当然,这样的选择也是有道理的。

    相对于其它几种法门来说,这炼丹无疑是对修行最有帮助的一种法门了。

    炼出的丹药不但自己可以服用,还可以托人带回家去,让家人延年益寿,可谓是好处多多。

    流青云见到没有道童继续出列,也不拖沓,带着这些道童就去了主殿另一边,将四师弟赵天亮叫上,两人商议一番,开始瓜分道童。

    流青云之后便是张庆明。

    张庆明乃是出师的师兄弟里唯一一个专修制器的,嗯,郑羽梦也专修制器,不过她尚未出师,因而也就不计算在里面了。

    这张庆明往道童面前一站,随后照着葫芦画瓢这么一说。

    好家伙,剩下的道童基本上都上前一步,选择了制器,留在原地的道童也就剩下了一个。

    足足九个道童,由此可见,在道童们的心里,这制器也算是仅次于炼丹的法门了。

    如此一来,张庆明倒是成为了众师兄弟里门下弟子最多的一人。

    待到张庆明将收下的九名弟子带回,在贾可道下首处站定,其身后一字排开,十名弟子,看上去倒是颇具几分黑道老大的威风了。

    而这个时候,孟挺与龙沂水两师兄弟也将道童分好了,一人五个,轮流选择,孟挺作为大师兄自然拥有优先权。

    两师兄弟将弟子挑选好之后,也带了回来,按照排位在贾可道下首站好。那些弟子也各自跟在自己师尊身后,一个个脸上差点都要笑烂了。

    而流青云与赵天亮也选择了孟挺的做法,一人八个童子。带回来之后,与之前的弟子站在一起,较之张庆明也不多想让了。

    到了这时,就轮到了蒋和义上前挑选弟子。

    不过蒋和义脸上带着苦笑,伸手抓出几颗小石子,丢在自己左手掌心上,看了看。摇了摇头,随后便朝着贾可道禀告道:“师尊。弟子不用去挑选了。”

    贾可道也知道,现在蒋和义在卦象一道上的造诣也不算浅了,几颗小石子一丢,算出来的事情并不会差得太多。

    何况。用脑子想想也知道,相对于绘符,制器,炼丹这些来说,卦象的确不太讨人喜欢。

    若是在凡间,或许还能够找到一群徒弟,毕竟算卦如神,倒也比较容易吸引人。

    但那些道童可都是在异界里磨练过的,这眼界可不低。这卦象还真不怎么吸引人了。

    因而蒋和义也不愿意上去丢这个脸,与其没有一个道童来选择自己,反倒不如自己推了。

    这卦象一道原本就要比其它几种法门更耗费功夫来指点。反正,蒋和义原本就收了一个弟子,专心将这个弟子调教好就不错了,反倒要比多出几个弟子来好得多。

    想到这里,贾可道也没有多话,点头认可了蒋和义的要求。

    这蒋和义一打了退堂鼓。就剩下蔡银玲一人了。

    蔡银玲上去之后,那个道童尚未等蔡银玲说话。便迫不及待的上前一步,双眼炽热的盯在蔡银玲身上,嗯,是悬浮在头顶的那把飞剑上。

    蔡银玲现在可不比当初刚刚孕育出飞剑的时候了。

    那个时候所发生的事情,蔡银玲一想起来就有些脸红,那个时候的蔡银玲,一出飞剑多半都会失了准头,因而在战斗的时候,师兄们只敢站在蔡银玲身后,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飞剑取了自己的首级。

    但这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蔡银玲抵达了炼精化气中层瓶颈,这飞剑堪称出神入化了。

    虽说蔡银玲现在很少出手,但在道童们眼里,这位师伯却是厉害无比。

    而这个迫不及待的道童便是蔡银玲的粉丝了。

    虽说拜一个女师父可能会被人笑话,但这个道童也是无所谓的,他就喜欢飞剑,相对于炼丹,制符,制器来说,飞剑无疑要帅气百倍了。

    蔡银玲也没说话,点了点头,便将这个道童带了回去。

    至此,三十六名道童就被孟挺等人尽数挑选完毕。

    而那个苦禅老和尚自然是选择了炼丹,此时正站在孟挺身后,雪白的眉毛抖动不已,由此可见其心头的快活。

    孟挺之所以将苦禅老和尚选到自己门下,这完全就是看中苦禅老和尚的刻苦。

    在孟挺看来,修道一途之上,天赋固然重要,但刻苦努力却是重中之重。

    孟挺自己就是一个很刻苦的人,在刚刚拜入贾可道门墙的时候,孟挺每天几乎都没有睡觉的时间,绘符,打坐,诵读经文,从没有玩耍过,完全就是一副头顶悬梁,凿壁借光的模样。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孟挺也不可能在众师兄弟里道行排行第一!

    要知道,光以天赋而言的话,孟挺在众师兄弟里仅仅只算是中流罢了。

    见到众弟子选好了道童,贾可道不由得呵呵一笑,这些三代弟子被招收进入门墙虽说不可能像他们师兄那般广发请帖,举行收徒仪式,但也需要好好的庆祝一下。

    因而当晚,青木山谷里举行了盛大的宴会,那些农夫,道兵不太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一个个也是跟着乐呵,反正平时是没可能吃到这么多好吃的东西。

    贾可道随手也打赏了不少东西下去,给这些徒孙作为见面礼。

    什么丹药,符箓,灵器,法器,统统都有。

    让那些刚刚经历了拜师欢喜的三代弟子再度又是一阵惊喜。

    任凭是谁都知道,师祖的道行可谓是深不可测,师祖打发出来的东西难道还会差么?

    当然,这些道童被收入门墙,获得大把赏赐的情景落入其他道童眼里,耳里,更是激发了这些道童心头的动力,原本有些懒惰的道童现在也不懒惰了,变得刻苦了起来,原本就比较刻苦的道童那简直就是玩命了。(未完待续)

第631-635章、降服神明    ps:感谢也是的确的两个588打赏,感谢凯哥54的100打赏!今天更新慢了点,继续去码字了。

    但这也让贾可道不由得苦笑一声。

    看来是伪装不下去了。

    贾可道知道,对于那些神使来说,这头金色巨狼就是它们的主,而主想要一巴掌拍死它们,它们不但不会跑,反而会待在原地,老老实实等待死亡的降临。

    而这些神使也没可能凭借肉身挡住金色巨狼的一爪。

    简单来说,贾可道冒充的这个神使,不管是转身逃走,或者坐以待毙,最终都会暴露。

    逃走就不说了,贾可道就算是坐以待毙,金色巨狼也没可能就这么一爪子将他给拍死。

    要知道,贾可道现在这具肉身的强悍,已经接近于巴蛇了。

    若是对方全力一击还好,或许会受一点伤,但就这样随意一爪子拍下来,贾可道最多受力直接坠落撞入雪地之中,至于当场被排成肉酱是半点没有可能的。

    因而就在金色巨狼一爪子拍下来的时候,祂惊愕的发现,自己原本想要处死的废物神使,竟然在一瞬间变成了一个穿着奇怪无比的人类,并且还朝着自己丢了一个奇怪的镜子过来。

    祂并不知道,这个人类之前就干掉了自己的意识降临体,而这个镜子便是八卦镜了。

    金色巨狼只是看到贾可道变成人类之后的第一眼。莫名有着一种仇恨愤怒从心头冒出罢了,因而将那拍下的爪子加快了速度。

    转眼之后,八卦镜便与金色巨狼的巨爪碰在了一起。

    没有任何响声传出。那八卦镜随即便消失,让安泰米的化身还以为自己一爪子将对方丢出来的镜子给拍碎消失了,正待嘿嘿一笑,将对方拿下。

    安泰米一爪子拍下,八卦镜消失,贾可道跟着消失,但下一刻。一个八卦图形从安泰米拍下的爪子上扩开来,转眼之间便将金色巨狼笼罩了进去。

    被那八卦图形笼罩进去之后。金色巨狼心头一惊,但之后却没有半点其它事情发生。

    金色巨狼不由得略微松了一口气,见到那个人类也被自己拍成了肉酱,便准备回去巨峰。

    但数息过去了。金色巨狼依然悬浮在高空之上,没有消失。

    嗯?这怎么回事?金色巨狼突然之间发现,自己没能离开回到巨峰,依然处于原地。

    再来!

    还是不行!

    金色巨狼突然之间感到莫名有些惊慌,自己与神国的联系还在,但却不能使用瞬间移动等等神国的权柄了。

    发生了什么怪事?

    金色巨狼不由得向前飞去,想要离开这里。

    对于金色巨狼来说,在高空飞行倒是一件小事,但数分钟过去了。安泰米的化身突然之间发现自己飞行了这么久,地面上的一些景物丝毫没有多少变化。

    也就是说,安泰米飞行了这么久时间。依然在原地踏步。

    顿时,安泰米之前那一点惊慌转眼之间便化为了极度的惊恐!

    神明原本就是一种极端化的存在,任何情绪都能够在祂们身上轻而易举的放大。

    不管是喜悦,恐惧,愤怒,惊恐等等。

    安泰米的惊恐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安泰米的一贯认识里。自己的神国可谓是这个世界里最为安全的地方了。

    但从最初一头神使莫名消失之后,一连串的怪异事情就发生了。

    先是浮空小岛消失。再是浮空小岛消失,然后自己莫名在神国之中无法瞬移,现在连离开原地都不行。

    这种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竟然能够侵入自己的神国,影响到自己?

    不管是神明还是凡人,在遇到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时,都会产生惊恐。

    当然,遇到这样的怪异事情,金色巨狼也不可能束手待毙,随即周身金光闪耀,金色巨狼的体型却是在不断膨胀之中。

    之前这安泰米的化身,金色巨狼体型就有上百米,数息时间之后,其体型就膨胀到千米以上。

    嗯,说实话,这头金色巨狼还是贾可道所见到过最庞大的存在,当然巴蛇除外。

    但那头金色巨狼并不知道,就在其体型不断膨胀的同时,那悬浮在金色巨狼身边的八卦图也在不断扩展之中。

    “嗷!”

    金色巨狼一声长啸,随即领域扩散开来,身体化为一道金色流光,就飞了出去。

    但这种挣扎对于八卦图是完全无效的,在飞了一会之后,金色巨狼依然没能逃出。

    而贾可道等了一会之后,见这安泰米的真身并没有因为化身被围困而出现,也有点不太耐烦,朝着那八卦图里的安泰米化身一指,随即一个白色葫芦从贾可道头顶跳出,片刻之后,葫口就对准了正在不断朝着四周释放出力量的安泰米化身。

    就在被白光葫芦对准的时候,那头金色巨狼就莫名全身一阵颤抖,作为神明天生就对与自己有关的一些事情有着预知能力。

    安泰米化身在莫名一阵颤抖之后,心头不由得一沉,这是极度危险的预兆!

    怎么办?

    就在安泰米化身下定决心准备将自己真身从沉睡之中唤醒的时候,一道白光从葫芦之中喷出,转眼之间便射到了安泰米化身之上。

    相对于神明的意识降临体具有肉身的情况,这安泰米化身却完全由神力组成,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神明的化身应该属于比较特殊的能量体。

    没有实质!

    能够完全免疫普通的物理攻击。能够免疫八级以下的神术与法术!

    这就是安泰米化身的强大之处!

    但在白光葫芦所喷出的白光面前,这种能量体结构的身体反倒成为了最大的破绽。

    白光射到安泰米化身上后,完全不见对付那意识降临体的困难。轻而易举便切入化身体内,转眼之间便将安泰米化身切成了两半。

    当然,安泰米化身既然是能量体,被剖为两半之后,倒也没有惊慌,两半身体朝着中间一靠,就准备愈合。

    安泰米的化身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比较危险的处境。别说被剖为两半,就算是被砍成数段的情况都是遇到过的。

    但这一次却不同。两半身体朝着中间一靠之后,安泰米突然之间骇然发现,自己以往能够轻松无比只是损耗一点神力便能够重新愈合的身体,竟然无法愈合。两半身体依然是两半身体!

    没等这安泰米的化身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那白光葫芦里喷出的白光便开始在安泰米化身上再度切出了一条裂缝来。

    这一切却是从安泰米化身腰间切过,化身随即就变成了四半。

    白光唰唰唰连切十多下,安泰米的化身就变成了数百块独立的部分。

    而到了这时,藏在化身之中的神力核心再也无法控制身体,那些被切开的部分转眼之间便爆为金色光球散落开来,一个金色与蓝色相互混合的珠子随即便暴露出来。

    这就是神力核心!

    贾可道倒是没有客气,右手袖子一扫,便将那枚珠子收走,而剩下的无数金色光球却被白光葫芦喷出的白光卷起。缩回了葫芦之中,这白光葫芦吃什么,外壳上就会浮现出什么颜色来。

    要知道那些金色光球实际上便是组成化身身体的主要材料。神力,因而白光葫芦的外壳上很快就浮现出一丝丝金色,但没过多久,那些金色就尽数散去,不存半点。

    贾可道将收入袖中的珠子取出,一丝青气便缠绕在其上。使得藏在珠子里的安泰米意识压根就没法与自己的真身联系。

    当然,即便是被别人拿到了神力核心。那藏在神力核心里的意识却没有软弱,反倒开始朝着贾可道破口大骂。

    但这种大骂却无济于事。

    贾可道听得有些皱眉,右手便朝着那珠子上轻轻一点,随即缠绕在珠子上的青气朝内钻入,片刻之后贾可道便听得那安泰米的意识传来求饶的声音。

    求饶?现在晚了!

    贾可道可不会给敌人留下半点可能的机会,右手轻轻在那珠子一点,从竹子里传来的骂声随即迅速消失,最终只留下一声长长的惨叫声。

    贾可道这一指头,轻易而居便将躲在神力核心之中的意识尽数碾压,转眼之间,那寒风之王安泰米所分出来的一丝意识就被贾可道尽数灭掉。

    灭掉可安泰米意识之后,那枚金色光球便开始演变开来,数息之后就化为一条手臂粗细的神性,悬浮在半空。

    对于贾可道来说,或许这条神性算是他见过最大的一根了。

    贾可道也不敢怠慢,伸手便将这条神性收入杂宝阁内。

    就在贾可道伸手将神力核心里的意思碾死之后,原本在地下千米之处修行的安泰米真身就从沉睡之中缓缓苏醒了过来。

    没法不醒来,在化身被灭掉之后,真身即便是处于沉睡之中,也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但安泰米真身也没敢轻举妄动,而是在地下千米之处,仔细观察着神国内的一举一动。

    要说安泰米真身这时查看神国内的动静,完全没有了半点用处。

    贾可道依然化为蓝色巨狼,在神国高空上来回巡逻,但心神却是沉浸在袖子里,仔细解析着那一条神性里蕴含的规则变化。

    贾可道如此行事,那安泰米的真身就有些抓瞎了。

    在化身被干掉之后,安泰米真身就不敢陷入沉睡之中了,只能随时随刻监视着神国内的一举一动。

    但在监视了很久之后,神国内再也没有出现什么异状。

    安泰米真身现在是极度想要陷入沉睡之中。

    对于神明来说。沉睡是一种极好提升实力的方式。

    在沉睡之中,神明能够比较快速高效的转化信仰之力,也能够深入理解新的规则变化。

    但苏醒之后。这些好处就没有了。

    贾可道在解析神性的同时,再度将悬浮在高空的浮空小岛尽数收取,之后又将埋藏在地下的草根也收割了很多。

    化身的突然灭亡也使得安泰米谨慎了很多,在浮空小岛消失之后,安泰米需要确定没有任何危险之后,才会去重塑小岛。

    当然小岛的消失,无形之间加快了安泰米的神力消耗。

    要说。贾可道这种举动也算是误打误撞了。

    不管是浮空小岛上的藤蔓还是埋藏在地下的草根,实际上都不属于安泰米所掌管的神职范围内的产物。

    安泰米并没有掌管自然。植物等等之类的神职,而这种对于植物的改造,原本就属于神力改造的范围。

    如果是掌管着自然,植物等等神职的神明。在改造制造这种奇特植物的时候,所消耗的神力不会太多。

    可安泰米为了保证神国内信徒的食物,强行涉及神职之外的事务,由此带来的神力消耗就可想而知了。

    且不提那安泰米忧心忡忡的监视着神国内的一举一动。

    贾可道在花费了不少时间之后,终于将安泰米化身体内那条神性尽数解析了出来。

    实际上这条神性之内蕴含的规则变化,其中大多数都是贾可道之前解析过的,但还有少部分规则变化是没有接触过的。

    而在将这些规则变化尽数解析出来与原有的规则变化对照之后,贾可道眼中的神国却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神国内绝大多数的奥秘都向贾可道敞开了胸怀。

    贾可道可以像安泰米一样在神国内绝大多数地方瞬移,甚至于贾可道能够借用神国之力。

    这个发现。倒是让贾可道不由得为安泰米这位神明感到悲哀。

    说实话,贾可道身上所出现的这种变化,也算是神明的悲哀了。

    神明在自己神国之中。无比强大,这是得益于神国规则变化对神明实力的提升,对敌人实力的削弱。

    但如果敌人搞懂了神国规则变化的话,那么神国就不再是神明独享的地盘。

    也就是说,如此一来,神明在自己神国之中的优势就会被削弱。而敌人将很难受到神国的压制。

    就好似一条鲨鱼,在水里遇到陆地上的猛兽一般。

    那陆地猛兽不适应水下环境。又没有氧气,自然就会被鲨鱼吃掉。

    但如果这陆地猛兽与鲨鱼一样能够在水下呼吸,又适应了水下环境的话,鲨鱼想要对付陆地猛兽就有些难度了。

    贾可道在解析完神性中蕴含的规则变化后,也就没有再掩饰自己的行踪,从一条蓝色巨狼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样貌。

    而就在贾可道现身的同时,一直不间断对神国进行监控的安泰米随即便发现了贾可道这个入侵者!

    下一刻一头体型超过十米的金色巨狼便出现在贾可道前方,张口便吐出了金色的寒气。

    神明真身的实力与化身完全就不在一个等次上。

    安泰米真身吐出的金色寒气,刚刚出口,贾可道四周的空气就变成寒冰,转眼之间,贾可道就被冻结在一块巨大无比的寒冰之中。

    同时安泰米修改了那寒冰四周的空间规则,将空间加固到极致,以防止贾可道通过空间法术逃走。

    对于神明来说,随时调整神国内的规则,那比喝水还要简单。

    之后,安泰米的右爪朝着寒冰轻轻一挥,数道漆黑的空间裂缝随即便出现在寒冰之中,将寒冰连同冰冻在里面的贾可道分成了数块!

    按道理来说,空间被加固到极致之后,不但无法使用空间法术,更不可能制造出空间裂缝来,毕竟这空间就如同墙壁,越坚固的墙壁就越不可能出现裂缝一个道理。

    但在规则变化之下,这不可能就变成了可能。

    就好似纯水能够直接点燃一样荒谬。

    但在规则变化之下,任何荒谬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安泰米还担心对方逃脱。索性一头撞在了分裂开来的寒冰之上,将那些寒冰撞得粉碎。

    干掉了?

    安泰米有些惊异不定。

    但下一刻,贾可道却出现在安泰米的身后。将八卦镜丢了出来,将安泰米定在了半空。

    随后八卦镜化为八卦图扩展开来,将安泰米的真身困在了中间。

    但就在八卦镜不断扩展开来的时候,那安泰米拼命改变着四周的规则,神力不断散发出去,竟然在八卦图即将完全铺开的时候,从八卦图里逃了出来。

    这倒是贾可道从没有想到过的问题。

    没等贾可道多想。那安泰米就返身朝着贾可道发动了攻击。

    无数雪花从地面升起,化为无数冰箭便朝着贾可道扑来。在这些冰箭之后竟然拖出了一道道漆黑的空间裂缝。

    转眼之间,贾可道就被笼罩在这些冰箭的攻击范围之下,躲无可躲!

    贾可道也没有躲闪,在那些冰箭靠近贾可道之后。竟然自行融化,化为雨滴朝着地面坠落下去,之后拖在冰箭身后的空间裂缝,也自行消散,不存半点。

    看到这一幕,那安泰米不由得心头一惊。

    而在接下来数个回合的战斗里,安泰米确定了一点,这个看上去有些怪异的人类竟然掌握了自己神国的规则变化!

    最初还有点生涩,但在与自己战斗数个回合之后。对于规则变化却是越来越娴熟。

    自己借助神国规则变化发动的攻击,转眼之间便被对方给化解了。

    当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贾可道也没可能借助神国之力对安泰米发动攻击。

    毕竟这里是安泰米的神国。

    就好似鲨鱼一样,你也不可能指望它直接淹死在水里,除非出现意外。

    这怎么回事?

    对于这样从没有出现过的情况,安泰米是越战斗越心惊。

    还好,安泰米毕竟是高举了王座的真神,凭借着神格。神职等等力量,安泰米勉强占据了一点优势。将贾可道压制住了一点。

    但想要像对付冲入神国里的虚空生物那样简单干掉,却是不可能了。

    鲨鱼也没可能将粘在自己身上的鳗鱼给干掉。

    贾可道就等于那条鳗鱼,安泰米所能够发动的规则攻击,对于贾可道来说就没有多少用处。

    但贾可道此时也有点头痛,八卦图很难将安泰米像化身那样直接困住。

    已经几次了,八卦图快要将安泰米彻底罩住的时候,对方就借助各种办法逃了出去。

    在贾可道看来,这场战斗就快要打成一场持久战了。

    贾可道可不愿意在这神国里消耗数十年,数百年的时间。

    实际上,很多在神国内爆发的神战,其维持时间都很长,这数十年,数百年都是常事。

    毕竟敢于攻入一个神国,那么攻入神国的神明,至少也是一位强大神力。

    而即便是新神,在高举王座之后,都会想方设法增强神国实力,即便是一位强大神力在微弱神力的国度里,也不敢说自己稳胜。

    毕竟神明攻入其它神国,首先要解决的第一条问题就是适应对方的规则变化,至少不能差得太多。

    就好似想要抓住鲨鱼,那么就得熟悉水性,或者准备武器一般。

    当然,如果中等神力以下的神明跑过来的话,估计最终结果就是被对方神明直接赶出神国,至于断胳膊掉腿都是常事了,不值得过多探讨。

    另外,神明即便是进入别人的神国,也不是坐以待毙的,至少在神明展开领域之后,能够暂时制造出一片有利于自己的环境来。

    不会因为规则变化上的不熟悉,直接被对方神明利用空间裂缝等等手段直接干掉。

    当然,神明在敌人神国之中展开领域更多的却是保护自己攻入敌人神国的军队。

    再加上神明的信仰之力源源不断,只要能够撑住神力消耗,那么就是一场消耗战和持久战。

    到了消耗战,持久战的时候,两位神明之间比拼,除了比拼神力的储备之外,双方在主物质位面里的教会也是一种比拼。

    很简单。如果任何一方的教会将对方教会直接干掉的话,那么这种持久战的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到了这时,贾可道倒是想起了这个问题。可惜的时候,贾可道这时暂时没法将这个想法传递回主物质位面了。

    否则的话,贾可道让妖兽进攻极北之地,将这位寒风之王安泰米的那冬狼尽数干掉,那么寒风之王安泰米恐怕就只能束手就擒了。

    当然,对于贾可道来说,对付这个已经没有了多少地盘优势。只能依靠神格,神职来支撑的家伙。并不算什么难事。

    贾可道此时将白光葫芦给祭了出来。

    这白光葫芦吞噬安泰米化身的神力之后,其内的白雾更加弥漫,每一丝白雾更加厚重。

    “落!”

    贾可道朝着那安泰米真身一指,片刻之间。那悬浮在半空的八卦图随即朝着雪地一落,随后那八卦图就好似在雪地上刻画出来的一般,朝着四周迅速扩张开来。

    安泰米对于那奇怪的八卦图莫名生出心惊,疾速向后退去,丝毫不敢让自己身形落在那八卦图内。

    白光葫芦将葫口对准了疾速退走的安泰米,一道白光凝聚在葫口,转眼之间便划空而至。

    就在那白光朝着安泰米照射过来的时候,安泰米不由得突然之间感觉全身一阵刺痛,从未感受过的危险骤然从心头浮现出来。

    “不好!”

    安泰米心头惊叫。哪里还敢迟疑,身形随即便从原地消失,再度出现的时候。却已经回到了巨峰之上。

    心头剧跳,好一阵子后,安泰米方才将心境平息下来。

    此时的安泰米心头可谓是又惊又怒,趴在巨峰之上,双爪颤抖,其下的坚硬寒冰尽数崩碎。数息之间,那道道裂缝沿着巨峰就向下蔓延。由此可见安泰米心头的愤怒达到了什么程度。

    怒的是居然有那其它存在胆敢入侵自己神国,惊的是,自己居然没办法奈何对方,对方在神国之中如鱼得水,看上去压根就没有受到神国规则的压制。

    怎么办?

    安泰米心头千思万绪,不停想出新的对策来,但转眼之后这个对策就会被安泰米抛弃。

    难道就放任不管?

    安泰米感觉自己有些头痛起来。

    并且,对方是谁,祂都不知道。

    在这个时候,高高在上的神明也陷入到无计可施的地步。

    这便是贾可道循序渐进解析寒风国度蕴含的规则变化的好处了。

    如果贾可道之前不想办法解析这个寒风国度的规则变化,直接杀入神国的话,恐怕这个时候落荒而逃的就不是安泰米了,而是贾可道。

    就在安泰米苦思冥想,企图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来对付贾可道的时候,贾可道却悄然出现在巨峰之外。

    巨峰之外缠绕的寒风乃是神国之中最为恐怖的防御体系了。

    任何存在,即便是一位半神,也不敢轻易进入这寒风带之中。

    贾可道看了看那些围绕巨峰吹拂的寒风,眉头不由得皱了皱。

    这寒风带里蕴含的规则,贾可道只掌握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即便是安泰米化身的神力核心之中也不曾蕴含。

    也就是说,贾可道此时想要过去的话,要么就是硬闯,用肉身去抵抗那恐怖寒风的吹拂,要么就是想出其它办法来破除这寒风带。

    贾可道倒也谨慎,从杂宝阁里取出一个黄色龟壳。

    这龟壳原本是贾可道用三个十年龟壳炼制成的灵器,虽说仅仅只是一件练手之作,但其防御力近乎于顶级灵器了,唯一的缺点就是使用不便,想要将全身保护起来的话,须得套在身上。

    贾可道可不愿意套个乌龟壳在身上,因而这件灵器也就没有用过,算是鸡肋了。

    但这龟壳用在这里倒是再合适不过了。

    贾可道随手便将那龟壳,朝着寒风带里一丢,龟壳骤然变大,周身散发出土黄色光辉,就朝着巨峰冲去。

    随着龟壳冲入寒风带,那些在巨峰四周吹拂的寒风,随即便朝着龟壳吹来。

    转眼之间。无数冰晶在龟壳四周生成,无数寒气朝着土黄色光辉压了下去。

    在这些寒气的冻结下,那龟壳前行的速度骤然减慢。片刻之间,土黄色光辉之外竟然冻结起一层薄冰来,并不断朝着光辉内侵入。

    最终,那龟壳散发出来的光辉被尽数压制,其外冻结起厚实无比的冰层,龟壳再也无法前行,犹如一块陨石朝着地面坠落下去。

    见到这一幕。贾可道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倒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情况,没想到这巨峰四周的寒风竟然比安泰米化身所释放的寒风更为厉害。

    防御力达到顶级灵器层度的龟壳都被尽数冻结。其内刻画的符文都被冰晶破坏。

    着实让贾可道没有想到。

    这种基于规则层面之上的攻击方式,达到极致之后,的确厉害。

    但贾可道对此倒没有丝毫畏惧,仔细查看了一番之后。不由得笑了。

    之前就说过,这种寒风较之安泰米化身所释放出的寒风更为厉害,但其也不是没有弱点的。

    这种寒风能够将物体的温度无条件降低到极致,用地球上的科学来解释,就是能够达到这个世界最低的温度。

    不需要任何过程,只要接触到,就会降低到最低温度。

    即便是有熊熊烈火,转眼也会被冰冻。

    这就是规则的力量。

    但这种力量也不是没有弱点的。

    贾可道随手将八卦镜丢了出去,数息之间。那八卦镜便化为八卦图,朝着巨峰蔓延过去。

    贾可道之前的举动,实际上已经将趴在巨峰顶部的安泰米惊动了。

    不过安泰米已经被吓怕了。完全不见当初神明的威势,趴在巨峰顶上,遥望着贾可道这边。

    毕竟布置在巨峰四周的寒风,安泰米还是很放心的,这种寒风也就只有自己能够自由出入,其它存在是没可能进出。

    而这座巨峰较之神国其它的规则并不太一样。也不用担心对方直接瞬移跳跃到巨峰上来。

    当然,到了这个时候。安泰米也只能先考虑自保的问题了。

    至于如何将对方驱赶出神国,着实让祂有些头痛。

    安泰米按兵不动,贾可道却开始动了。

    那蔓延开来的八卦图数息之内便将巨峰尽数包围了起来。

    如果从高空看下去的话,这巨峰正巧在八卦图中间的空白处。

    安泰米见到那八卦图将巨峰包围,心头有些恐慌,但待了一会,却发现自己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缠绕在巨峰之外的寒风将那八卦图的威势挡在了外面,倒是让安泰米一阵惊喜。

    不过安泰米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是瓮中之鳖了,如果那八卦图不撤去的话,祂也没可能离开这里。

    做好这一切之后,贾可道随即便悄然离开,安泰米见对方身影消失,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静静趴在巨峰顶上。

    而贾可道在离开巨峰没多久,就遇上了几名蓝色巨狼神使。

    之前贾可道与安泰米大战的时候,这些神使是没可能沾边的,只能躲在远处。

    待到安泰米逃走,这些神使担心吾主安危,自然是追了过来,不过它们的运气的确不太好,一头就撞到了贾可道。

    见到这些神使,贾可道也没有半点心慈手软,右手一挥,宽大的袖子向下一罩,那些神使便消失在原地,被贾可道用袖中乾坤尽数装入了袖子里。

    之后,一群上千头的冬狼朝着贾可道追来,这些冬狼都是被安泰米派来的,其目的就是为了骚扰贾可道的。

    毫无疑问,这群冬狼转眼之后也被贾可道装入袖中。

    贾可道围绕着整座神国转了一圈,所过之处,不管是浮空小岛,还是冬狼乃至于神使,都被贾可道统统收走。

    当然,安泰米这座寒风国度的面积也不算小,贾可道花费了一周多时间,方才将其打扫干净。

    就现在而言,贾可道的袖子里都装不下任何东西了,里面尽数都是冬狼或者神使,而杂宝阁里则是堆满了浮空小岛。

    安泰米对于神国内的变化是心知肚明,眼见神国内的信徒。神使,浮空小岛不断消失,可谓是恨得咬牙切齿。

    但在考虑再三之后。安泰米始终没有踏出巨峰半步。

    还好祂没有出去,否则就回不来了。

    随着寒风国度内的冬狼被贾可道横扫一空,安泰米的信仰来源再度受到重创。

    要知道,对于神明来说,主物质位面乃至于其它位面的信徒固然占据了信仰来源的大部分,但那些死后灵魂在神国内重塑肉身的信徒,也是不可或缺的信仰来源。

    虽说这些在神国内重塑肉身的信徒所产生的信仰之力较之其他信徒要少上很多。但随着时间流逝,神国内的信徒数量会远远超过主物质位面内的信徒。他们所产生的信仰之力也不会太少。

    尤其是对于现在的寒风之王安泰米来说,在主物质位面里的信仰来源受到重创,这神国内的信徒就占据了比较大份额的信仰。

    现在贾可道将那些冬狼一网打尽,可谓是断了安泰米信仰之力的根!

    之前就说过了。对于一位神明来说,信仰之力转化为神力,神力维持着神国的运转。

    简单来说,信仰之力就决定着神明的续战力程度。

    随着信仰之力不断减少,趴在巨峰之上的安泰米身上的金光都显得有些暗淡了。

    到了这时,贾可道方才返回巨峰外围,第一次与安泰米对话。

    贾可道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让安泰米将神格借给自己看看,另外再索取一些安泰米真身的血液。

    从表面上来看。贾可道的要求并不过分。

    要知道,贾可道现在可算得上是兵临城下了。

    安泰米如果不答应贾可道的要求,那么最终的结果很难说。或许陨落都有可能。

    毕竟安泰米现在被困在了巨峰之上,之前贾可道离开时间较久的时候,安泰米倒是小心翼翼的测试了一下,发现自己真的没法离开这里了。

    因而在兵临城下的时候,借一点东西,索取一点东西。在很多地方都是可以谅解的。

    但安泰米却不一样,不管安泰米现在怎么样。祂始终是一位神明。

    而神格这玩意对于神明来说,是没可能借给别人看看的。

    半神还好,没有神格,而高举王座之后的神明,都会凝结神格,将自己的神魂与神格融为一体,借以掌控神职。

    也就是说,如果安泰米将自己的神格借给贾可道,那么就等同于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了贾可道手里,生死存亡全悬于他人之手。

    再说了,安泰米是绝对不相信贾可道的,如此一来,安泰米的选择就只剩下一个,与贾可道拼死一战!

    当然,在最后关头到来之前,安泰米还是不愿意拼死一战,毕竟能够多活一点时间,就算是神明也难以避免这种求生的本能。

    贾可道见到安泰米毅然拒绝了自己的要求,倒也不意外,毕竟不管任何存在,如果可能的话,都不会愿意将自己的生命交到别人手里去。

    但如此一来,贾可道也不会给安泰米太多的时间。

    白光葫芦率先从贾可道头顶跳了出来,葫口对准了巨峰之上的安泰米,片刻之间,一道白光便喷出。

    在经过寒风带的时候,那白光丝毫没有受到半点阻碍,那安泰米倒是反应了过来,身体朝着巨峰一沉,便消失不见。

    白光追着安泰米就落在了巨峰之上,一直向下切去,那巨峰原本是寒风国度中最为坚硬的存在。

    但让那个安泰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追着自己切下来的白光,如同热刀切牛油一般,转眼之间便将巨峰切开一道裂缝。

    安泰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白光一切而过,被切成了两半。

    现在,白光葫芦里喷出的白光,可不是在主物质位面里连安泰米降临体身体都不怎么能够切动的白光了。

    在吸收了安泰米降临体的血肉之后,这白光葫芦便成长了不少,而跟着贾可道来到这寒风国度之后,又将安泰米化身神力尽数吞噬。

    因而此时的白光葫芦,光是从攻击的锋锐程度上来说,已经达到了仙器程度!

    当然,贾可道手里也没有多少这类仙器,因而也没法对比。

    不管怎么说,白光葫芦里喷出的白光,是安泰米真身无法抵抗的。

    那安泰米真身被白光切成两半,金色血液随即狂喷而出,白光随即一卷,便将那些喷出的金色血液席卷而走,迫不及待的缩回了白光葫芦之中。(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