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也是的确的两个588打赏,感谢凯哥54的100打赏!今天更新慢了点,继续去码字了。

    但这也让贾可道不由得苦笑一声。

    看来是伪装不下去了。

    贾可道知道,对于那些神使来说,这头金色巨狼就是它们的主,而主想要一巴掌拍死它们,它们不但不会跑,反而会待在原地,老老实实等待死亡的降临。

    而这些神使也没可能凭借肉身挡住金色巨狼的一爪。

    简单来说,贾可道冒充的这个神使,不管是转身逃走,或者坐以待毙,最终都会暴露。

    逃走就不说了,贾可道就算是坐以待毙,金色巨狼也没可能就这么一爪子将他给拍死。

    要知道,贾可道现在这具肉身的强悍,已经接近于巴蛇了。

    若是对方全力一击还好,或许会受一点伤,但就这样随意一爪子拍下来,贾可道最多受力直接坠落撞入雪地之中,至于当场被排成肉酱是半点没有可能的。

    因而就在金色巨狼一爪子拍下来的时候,祂惊愕的发现,自己原本想要处死的废物神使,竟然在一瞬间变成了一个穿着奇怪无比的人类,并且还朝着自己丢了一个奇怪的镜子过来。

    祂并不知道,这个人类之前就干掉了自己的意识降临体,而这个镜子便是八卦镜了。

    金色巨狼只是看到贾可道变成人类之后的第一眼。莫名有着一种仇恨愤怒从心头冒出罢了,因而将那拍下的爪子加快了速度。

    转眼之后,八卦镜便与金色巨狼的巨爪碰在了一起。

    没有任何响声传出。那八卦镜随即便消失,让安泰米的化身还以为自己一爪子将对方丢出来的镜子给拍碎消失了,正待嘿嘿一笑,将对方拿下。

    安泰米一爪子拍下,八卦镜消失,贾可道跟着消失,但下一刻。一个八卦图形从安泰米拍下的爪子上扩开来,转眼之间便将金色巨狼笼罩了进去。

    被那八卦图形笼罩进去之后。金色巨狼心头一惊,但之后却没有半点其它事情发生。

    金色巨狼不由得略微松了一口气,见到那个人类也被自己拍成了肉酱,便准备回去巨峰。

    但数息过去了。金色巨狼依然悬浮在高空之上,没有消失。

    嗯?这怎么回事?金色巨狼突然之间发现,自己没能离开回到巨峰,依然处于原地。

    再来!

    还是不行!

    金色巨狼突然之间感到莫名有些惊慌,自己与神国的联系还在,但却不能使用瞬间移动等等神国的权柄了。

    发生了什么怪事?

    金色巨狼不由得向前飞去,想要离开这里。

    对于金色巨狼来说,在高空飞行倒是一件小事,但数分钟过去了。安泰米的化身突然之间发现自己飞行了这么久,地面上的一些景物丝毫没有多少变化。

    也就是说,安泰米飞行了这么久时间。依然在原地踏步。

    顿时,安泰米之前那一点惊慌转眼之间便化为了极度的惊恐!

    神明原本就是一种极端化的存在,任何情绪都能够在祂们身上轻而易举的放大。

    不管是喜悦,恐惧,愤怒,惊恐等等。

    安泰米的惊恐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安泰米的一贯认识里。自己的神国可谓是这个世界里最为安全的地方了。

    但从最初一头神使莫名消失之后,一连串的怪异事情就发生了。

    先是浮空小岛消失。再是浮空小岛消失,然后自己莫名在神国之中无法瞬移,现在连离开原地都不行。

    这种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竟然能够侵入自己的神国,影响到自己?

    不管是神明还是凡人,在遇到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时,都会产生惊恐。

    当然,遇到这样的怪异事情,金色巨狼也不可能束手待毙,随即周身金光闪耀,金色巨狼的体型却是在不断膨胀之中。

    之前这安泰米的化身,金色巨狼体型就有上百米,数息时间之后,其体型就膨胀到千米以上。

    嗯,说实话,这头金色巨狼还是贾可道所见到过最庞大的存在,当然巴蛇除外。

    但那头金色巨狼并不知道,就在其体型不断膨胀的同时,那悬浮在金色巨狼身边的八卦图也在不断扩展之中。

    “嗷!”

    金色巨狼一声长啸,随即领域扩散开来,身体化为一道金色流光,就飞了出去。

    但这种挣扎对于八卦图是完全无效的,在飞了一会之后,金色巨狼依然没能逃出。

    而贾可道等了一会之后,见这安泰米的真身并没有因为化身被围困而出现,也有点不太耐烦,朝着那八卦图里的安泰米化身一指,随即一个白色葫芦从贾可道头顶跳出,片刻之后,葫口就对准了正在不断朝着四周释放出力量的安泰米化身。

    就在被白光葫芦对准的时候,那头金色巨狼就莫名全身一阵颤抖,作为神明天生就对与自己有关的一些事情有着预知能力。

    安泰米化身在莫名一阵颤抖之后,心头不由得一沉,这是极度危险的预兆!

    怎么办?

    就在安泰米化身下定决心准备将自己真身从沉睡之中唤醒的时候,一道白光从葫芦之中喷出,转眼之间便射到了安泰米化身之上。

    相对于神明的意识降临体具有肉身的情况,这安泰米化身却完全由神力组成,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神明的化身应该属于比较特殊的能量体。

    没有实质!

    能够完全免疫普通的物理攻击。能够免疫八级以下的神术与法术!

    这就是安泰米化身的强大之处!

    但在白光葫芦所喷出的白光面前,这种能量体结构的身体反倒成为了最大的破绽。

    白光射到安泰米化身上后,完全不见对付那意识降临体的困难。轻而易举便切入化身体内,转眼之间便将安泰米化身切成了两半。

    当然,安泰米化身既然是能量体,被剖为两半之后,倒也没有惊慌,两半身体朝着中间一靠,就准备愈合。

    安泰米的化身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比较危险的处境。别说被剖为两半,就算是被砍成数段的情况都是遇到过的。

    但这一次却不同。两半身体朝着中间一靠之后,安泰米突然之间骇然发现,自己以往能够轻松无比只是损耗一点神力便能够重新愈合的身体,竟然无法愈合。两半身体依然是两半身体!

    没等这安泰米的化身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那白光葫芦里喷出的白光便开始在安泰米化身上再度切出了一条裂缝来。

    这一切却是从安泰米化身腰间切过,化身随即就变成了四半。

    白光唰唰唰连切十多下,安泰米的化身就变成了数百块独立的部分。

    而到了这时,藏在化身之中的神力核心再也无法控制身体,那些被切开的部分转眼之间便爆为金色光球散落开来,一个金色与蓝色相互混合的珠子随即便暴露出来。

    这就是神力核心!

    贾可道倒是没有客气,右手袖子一扫,便将那枚珠子收走,而剩下的无数金色光球却被白光葫芦喷出的白光卷起。缩回了葫芦之中,这白光葫芦吃什么,外壳上就会浮现出什么颜色来。

    要知道那些金色光球实际上便是组成化身身体的主要材料。神力,因而白光葫芦的外壳上很快就浮现出一丝丝金色,但没过多久,那些金色就尽数散去,不存半点。

    贾可道将收入袖中的珠子取出,一丝青气便缠绕在其上。使得藏在珠子里的安泰米意识压根就没法与自己的真身联系。

    当然,即便是被别人拿到了神力核心。那藏在神力核心里的意识却没有软弱,反倒开始朝着贾可道破口大骂。

    但这种大骂却无济于事。

    贾可道听得有些皱眉,右手便朝着那珠子上轻轻一点,随即缠绕在珠子上的青气朝内钻入,片刻之后贾可道便听得那安泰米的意识传来求饶的声音。

    求饶?现在晚了!

    贾可道可不会给敌人留下半点可能的机会,右手轻轻在那珠子一点,从竹子里传来的骂声随即迅速消失,最终只留下一声长长的惨叫声。

    贾可道这一指头,轻易而居便将躲在神力核心之中的意识尽数碾压,转眼之间,那寒风之王安泰米所分出来的一丝意识就被贾可道尽数灭掉。

    灭掉可安泰米意识之后,那枚金色光球便开始演变开来,数息之后就化为一条手臂粗细的神性,悬浮在半空。

    对于贾可道来说,或许这条神性算是他见过最大的一根了。

    贾可道也不敢怠慢,伸手便将这条神性收入杂宝阁内。

    就在贾可道伸手将神力核心里的意思碾死之后,原本在地下千米之处修行的安泰米真身就从沉睡之中缓缓苏醒了过来。

    没法不醒来,在化身被灭掉之后,真身即便是处于沉睡之中,也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但安泰米真身也没敢轻举妄动,而是在地下千米之处,仔细观察着神国内的一举一动。

    要说安泰米真身这时查看神国内的动静,完全没有了半点用处。

    贾可道依然化为蓝色巨狼,在神国高空上来回巡逻,但心神却是沉浸在袖子里,仔细解析着那一条神性里蕴含的规则变化。

    贾可道如此行事,那安泰米的真身就有些抓瞎了。

    在化身被干掉之后,安泰米真身就不敢陷入沉睡之中了,只能随时随刻监视着神国内的一举一动。

    但在监视了很久之后,神国内再也没有出现什么异状。

    安泰米真身现在是极度想要陷入沉睡之中。

    对于神明来说。沉睡是一种极好提升实力的方式。

    在沉睡之中,神明能够比较快速高效的转化信仰之力,也能够深入理解新的规则变化。

    但苏醒之后。这些好处就没有了。

    贾可道在解析神性的同时,再度将悬浮在高空的浮空小岛尽数收取,之后又将埋藏在地下的草根也收割了很多。

    化身的突然灭亡也使得安泰米谨慎了很多,在浮空小岛消失之后,安泰米需要确定没有任何危险之后,才会去重塑小岛。

    当然小岛的消失,无形之间加快了安泰米的神力消耗。

    要说。贾可道这种举动也算是误打误撞了。

    不管是浮空小岛上的藤蔓还是埋藏在地下的草根,实际上都不属于安泰米所掌管的神职范围内的产物。

    安泰米并没有掌管自然。植物等等之类的神职,而这种对于植物的改造,原本就属于神力改造的范围。

    如果是掌管着自然,植物等等神职的神明。在改造制造这种奇特植物的时候,所消耗的神力不会太多。

    可安泰米为了保证神国内信徒的食物,强行涉及神职之外的事务,由此带来的神力消耗就可想而知了。

    且不提那安泰米忧心忡忡的监视着神国内的一举一动。

    贾可道在花费了不少时间之后,终于将安泰米化身体内那条神性尽数解析了出来。

    实际上这条神性之内蕴含的规则变化,其中大多数都是贾可道之前解析过的,但还有少部分规则变化是没有接触过的。

    而在将这些规则变化尽数解析出来与原有的规则变化对照之后,贾可道眼中的神国却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神国内绝大多数的奥秘都向贾可道敞开了胸怀。

    贾可道可以像安泰米一样在神国内绝大多数地方瞬移,甚至于贾可道能够借用神国之力。

    这个发现。倒是让贾可道不由得为安泰米这位神明感到悲哀。

    说实话,贾可道身上所出现的这种变化,也算是神明的悲哀了。

    神明在自己神国之中。无比强大,这是得益于神国规则变化对神明实力的提升,对敌人实力的削弱。

    但如果敌人搞懂了神国规则变化的话,那么神国就不再是神明独享的地盘。

    也就是说,如此一来,神明在自己神国之中的优势就会被削弱。而敌人将很难受到神国的压制。

    就好似一条鲨鱼,在水里遇到陆地上的猛兽一般。

    那陆地猛兽不适应水下环境。又没有氧气,自然就会被鲨鱼吃掉。

    但如果这陆地猛兽与鲨鱼一样能够在水下呼吸,又适应了水下环境的话,鲨鱼想要对付陆地猛兽就有些难度了。

    贾可道在解析完神性中蕴含的规则变化后,也就没有再掩饰自己的行踪,从一条蓝色巨狼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样貌。

    而就在贾可道现身的同时,一直不间断对神国进行监控的安泰米随即便发现了贾可道这个入侵者!

    下一刻一头体型超过十米的金色巨狼便出现在贾可道前方,张口便吐出了金色的寒气。

    神明真身的实力与化身完全就不在一个等次上。

    安泰米真身吐出的金色寒气,刚刚出口,贾可道四周的空气就变成寒冰,转眼之间,贾可道就被冻结在一块巨大无比的寒冰之中。

    同时安泰米修改了那寒冰四周的空间规则,将空间加固到极致,以防止贾可道通过空间法术逃走。

    对于神明来说,随时调整神国内的规则,那比喝水还要简单。

    之后,安泰米的右爪朝着寒冰轻轻一挥,数道漆黑的空间裂缝随即便出现在寒冰之中,将寒冰连同冰冻在里面的贾可道分成了数块!

    按道理来说,空间被加固到极致之后,不但无法使用空间法术,更不可能制造出空间裂缝来,毕竟这空间就如同墙壁,越坚固的墙壁就越不可能出现裂缝一个道理。

    但在规则变化之下,这不可能就变成了可能。

    就好似纯水能够直接点燃一样荒谬。

    但在规则变化之下,任何荒谬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安泰米还担心对方逃脱。索性一头撞在了分裂开来的寒冰之上,将那些寒冰撞得粉碎。

    干掉了?

    安泰米有些惊异不定。

    但下一刻,贾可道却出现在安泰米的身后。将八卦镜丢了出来,将安泰米定在了半空。

    随后八卦镜化为八卦图扩展开来,将安泰米的真身困在了中间。

    但就在八卦镜不断扩展开来的时候,那安泰米拼命改变着四周的规则,神力不断散发出去,竟然在八卦图即将完全铺开的时候,从八卦图里逃了出来。

    这倒是贾可道从没有想到过的问题。

    没等贾可道多想。那安泰米就返身朝着贾可道发动了攻击。

    无数雪花从地面升起,化为无数冰箭便朝着贾可道扑来。在这些冰箭之后竟然拖出了一道道漆黑的空间裂缝。

    转眼之间,贾可道就被笼罩在这些冰箭的攻击范围之下,躲无可躲!

    贾可道也没有躲闪,在那些冰箭靠近贾可道之后。竟然自行融化,化为雨滴朝着地面坠落下去,之后拖在冰箭身后的空间裂缝,也自行消散,不存半点。

    看到这一幕,那安泰米不由得心头一惊。

    而在接下来数个回合的战斗里,安泰米确定了一点,这个看上去有些怪异的人类竟然掌握了自己神国的规则变化!

    最初还有点生涩,但在与自己战斗数个回合之后。对于规则变化却是越来越娴熟。

    自己借助神国规则变化发动的攻击,转眼之间便被对方给化解了。

    当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贾可道也没可能借助神国之力对安泰米发动攻击。

    毕竟这里是安泰米的神国。

    就好似鲨鱼一样,你也不可能指望它直接淹死在水里,除非出现意外。

    这怎么回事?

    对于这样从没有出现过的情况,安泰米是越战斗越心惊。

    还好,安泰米毕竟是高举了王座的真神,凭借着神格。神职等等力量,安泰米勉强占据了一点优势。将贾可道压制住了一点。

    但想要像对付冲入神国里的虚空生物那样简单干掉,却是不可能了。

    鲨鱼也没可能将粘在自己身上的鳗鱼给干掉。

    贾可道就等于那条鳗鱼,安泰米所能够发动的规则攻击,对于贾可道来说就没有多少用处。

    但贾可道此时也有点头痛,八卦图很难将安泰米像化身那样直接困住。

    已经几次了,八卦图快要将安泰米彻底罩住的时候,对方就借助各种办法逃了出去。

    在贾可道看来,这场战斗就快要打成一场持久战了。

    贾可道可不愿意在这神国里消耗数十年,数百年的时间。

    实际上,很多在神国内爆发的神战,其维持时间都很长,这数十年,数百年都是常事。

    毕竟敢于攻入一个神国,那么攻入神国的神明,至少也是一位强大神力。

    而即便是新神,在高举王座之后,都会想方设法增强神国实力,即便是一位强大神力在微弱神力的国度里,也不敢说自己稳胜。

    毕竟神明攻入其它神国,首先要解决的第一条问题就是适应对方的规则变化,至少不能差得太多。

    就好似想要抓住鲨鱼,那么就得熟悉水性,或者准备武器一般。

    当然,如果中等神力以下的神明跑过来的话,估计最终结果就是被对方神明直接赶出神国,至于断胳膊掉腿都是常事了,不值得过多探讨。

    另外,神明即便是进入别人的神国,也不是坐以待毙的,至少在神明展开领域之后,能够暂时制造出一片有利于自己的环境来。

    不会因为规则变化上的不熟悉,直接被对方神明利用空间裂缝等等手段直接干掉。

    当然,神明在敌人神国之中展开领域更多的却是保护自己攻入敌人神国的军队。

    再加上神明的信仰之力源源不断,只要能够撑住神力消耗,那么就是一场消耗战和持久战。

    到了消耗战,持久战的时候,两位神明之间比拼,除了比拼神力的储备之外,双方在主物质位面里的教会也是一种比拼。

    很简单。如果任何一方的教会将对方教会直接干掉的话,那么这种持久战的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到了这时,贾可道倒是想起了这个问题。可惜的时候,贾可道这时暂时没法将这个想法传递回主物质位面了。

    否则的话,贾可道让妖兽进攻极北之地,将这位寒风之王安泰米的那冬狼尽数干掉,那么寒风之王安泰米恐怕就只能束手就擒了。

    当然,对于贾可道来说,对付这个已经没有了多少地盘优势。只能依靠神格,神职来支撑的家伙。并不算什么难事。

    贾可道此时将白光葫芦给祭了出来。

    这白光葫芦吞噬安泰米化身的神力之后,其内的白雾更加弥漫,每一丝白雾更加厚重。

    “落!”

    贾可道朝着那安泰米真身一指,片刻之间。那悬浮在半空的八卦图随即朝着雪地一落,随后那八卦图就好似在雪地上刻画出来的一般,朝着四周迅速扩张开来。

    安泰米对于那奇怪的八卦图莫名生出心惊,疾速向后退去,丝毫不敢让自己身形落在那八卦图内。

    白光葫芦将葫口对准了疾速退走的安泰米,一道白光凝聚在葫口,转眼之间便划空而至。

    就在那白光朝着安泰米照射过来的时候,安泰米不由得突然之间感觉全身一阵刺痛,从未感受过的危险骤然从心头浮现出来。

    “不好!”

    安泰米心头惊叫。哪里还敢迟疑,身形随即便从原地消失,再度出现的时候。却已经回到了巨峰之上。

    心头剧跳,好一阵子后,安泰米方才将心境平息下来。

    此时的安泰米心头可谓是又惊又怒,趴在巨峰之上,双爪颤抖,其下的坚硬寒冰尽数崩碎。数息之间,那道道裂缝沿着巨峰就向下蔓延。由此可见安泰米心头的愤怒达到了什么程度。

    怒的是居然有那其它存在胆敢入侵自己神国,惊的是,自己居然没办法奈何对方,对方在神国之中如鱼得水,看上去压根就没有受到神国规则的压制。

    怎么办?

    安泰米心头千思万绪,不停想出新的对策来,但转眼之后这个对策就会被安泰米抛弃。

    难道就放任不管?

    安泰米感觉自己有些头痛起来。

    并且,对方是谁,祂都不知道。

    在这个时候,高高在上的神明也陷入到无计可施的地步。

    这便是贾可道循序渐进解析寒风国度蕴含的规则变化的好处了。

    如果贾可道之前不想办法解析这个寒风国度的规则变化,直接杀入神国的话,恐怕这个时候落荒而逃的就不是安泰米了,而是贾可道。

    就在安泰米苦思冥想,企图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来对付贾可道的时候,贾可道却悄然出现在巨峰之外。

    巨峰之外缠绕的寒风乃是神国之中最为恐怖的防御体系了。

    任何存在,即便是一位半神,也不敢轻易进入这寒风带之中。

    贾可道看了看那些围绕巨峰吹拂的寒风,眉头不由得皱了皱。

    这寒风带里蕴含的规则,贾可道只掌握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即便是安泰米化身的神力核心之中也不曾蕴含。

    也就是说,贾可道此时想要过去的话,要么就是硬闯,用肉身去抵抗那恐怖寒风的吹拂,要么就是想出其它办法来破除这寒风带。

    贾可道倒也谨慎,从杂宝阁里取出一个黄色龟壳。

    这龟壳原本是贾可道用三个十年龟壳炼制成的灵器,虽说仅仅只是一件练手之作,但其防御力近乎于顶级灵器了,唯一的缺点就是使用不便,想要将全身保护起来的话,须得套在身上。

    贾可道可不愿意套个乌龟壳在身上,因而这件灵器也就没有用过,算是鸡肋了。

    但这龟壳用在这里倒是再合适不过了。

    贾可道随手便将那龟壳,朝着寒风带里一丢,龟壳骤然变大,周身散发出土黄色光辉,就朝着巨峰冲去。

    随着龟壳冲入寒风带,那些在巨峰四周吹拂的寒风,随即便朝着龟壳吹来。

    转眼之间。无数冰晶在龟壳四周生成,无数寒气朝着土黄色光辉压了下去。

    在这些寒气的冻结下,那龟壳前行的速度骤然减慢。片刻之间,土黄色光辉之外竟然冻结起一层薄冰来,并不断朝着光辉内侵入。

    最终,那龟壳散发出来的光辉被尽数压制,其外冻结起厚实无比的冰层,龟壳再也无法前行,犹如一块陨石朝着地面坠落下去。

    见到这一幕。贾可道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倒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情况,没想到这巨峰四周的寒风竟然比安泰米化身所释放的寒风更为厉害。

    防御力达到顶级灵器层度的龟壳都被尽数冻结。其内刻画的符文都被冰晶破坏。

    着实让贾可道没有想到。

    这种基于规则层面之上的攻击方式,达到极致之后,的确厉害。

    但贾可道对此倒没有丝毫畏惧,仔细查看了一番之后。不由得笑了。

    之前就说过,这种寒风较之安泰米化身所释放出的寒风更为厉害,但其也不是没有弱点的。

    这种寒风能够将物体的温度无条件降低到极致,用地球上的科学来解释,就是能够达到这个世界最低的温度。

    不需要任何过程,只要接触到,就会降低到最低温度。

    即便是有熊熊烈火,转眼也会被冰冻。

    这就是规则的力量。

    但这种力量也不是没有弱点的。

    贾可道随手将八卦镜丢了出去,数息之间。那八卦镜便化为八卦图,朝着巨峰蔓延过去。

    贾可道之前的举动,实际上已经将趴在巨峰顶部的安泰米惊动了。

    不过安泰米已经被吓怕了。完全不见当初神明的威势,趴在巨峰顶上,遥望着贾可道这边。

    毕竟布置在巨峰四周的寒风,安泰米还是很放心的,这种寒风也就只有自己能够自由出入,其它存在是没可能进出。

    而这座巨峰较之神国其它的规则并不太一样。也不用担心对方直接瞬移跳跃到巨峰上来。

    当然,到了这个时候。安泰米也只能先考虑自保的问题了。

    至于如何将对方驱赶出神国,着实让祂有些头痛。

    安泰米按兵不动,贾可道却开始动了。

    那蔓延开来的八卦图数息之内便将巨峰尽数包围了起来。

    如果从高空看下去的话,这巨峰正巧在八卦图中间的空白处。

    安泰米见到那八卦图将巨峰包围,心头有些恐慌,但待了一会,却发现自己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缠绕在巨峰之外的寒风将那八卦图的威势挡在了外面,倒是让安泰米一阵惊喜。

    不过安泰米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是瓮中之鳖了,如果那八卦图不撤去的话,祂也没可能离开这里。

    做好这一切之后,贾可道随即便悄然离开,安泰米见对方身影消失,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静静趴在巨峰顶上。

    而贾可道在离开巨峰没多久,就遇上了几名蓝色巨狼神使。

    之前贾可道与安泰米大战的时候,这些神使是没可能沾边的,只能躲在远处。

    待到安泰米逃走,这些神使担心吾主安危,自然是追了过来,不过它们的运气的确不太好,一头就撞到了贾可道。

    见到这些神使,贾可道也没有半点心慈手软,右手一挥,宽大的袖子向下一罩,那些神使便消失在原地,被贾可道用袖中乾坤尽数装入了袖子里。

    之后,一群上千头的冬狼朝着贾可道追来,这些冬狼都是被安泰米派来的,其目的就是为了骚扰贾可道的。

    毫无疑问,这群冬狼转眼之后也被贾可道装入袖中。

    贾可道围绕着整座神国转了一圈,所过之处,不管是浮空小岛,还是冬狼乃至于神使,都被贾可道统统收走。

    当然,安泰米这座寒风国度的面积也不算小,贾可道花费了一周多时间,方才将其打扫干净。

    就现在而言,贾可道的袖子里都装不下任何东西了,里面尽数都是冬狼或者神使,而杂宝阁里则是堆满了浮空小岛。

    安泰米对于神国内的变化是心知肚明,眼见神国内的信徒。神使,浮空小岛不断消失,可谓是恨得咬牙切齿。

    但在考虑再三之后。安泰米始终没有踏出巨峰半步。

    还好祂没有出去,否则就回不来了。

    随着寒风国度内的冬狼被贾可道横扫一空,安泰米的信仰来源再度受到重创。

    要知道,对于神明来说,主物质位面乃至于其它位面的信徒固然占据了信仰来源的大部分,但那些死后灵魂在神国内重塑肉身的信徒,也是不可或缺的信仰来源。

    虽说这些在神国内重塑肉身的信徒所产生的信仰之力较之其他信徒要少上很多。但随着时间流逝,神国内的信徒数量会远远超过主物质位面内的信徒。他们所产生的信仰之力也不会太少。

    尤其是对于现在的寒风之王安泰米来说,在主物质位面里的信仰来源受到重创,这神国内的信徒就占据了比较大份额的信仰。

    现在贾可道将那些冬狼一网打尽,可谓是断了安泰米信仰之力的根!

    之前就说过了。对于一位神明来说,信仰之力转化为神力,神力维持着神国的运转。

    简单来说,信仰之力就决定着神明的续战力程度。

    随着信仰之力不断减少,趴在巨峰之上的安泰米身上的金光都显得有些暗淡了。

    到了这时,贾可道方才返回巨峰外围,第一次与安泰米对话。

    贾可道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让安泰米将神格借给自己看看,另外再索取一些安泰米真身的血液。

    从表面上来看。贾可道的要求并不过分。

    要知道,贾可道现在可算得上是兵临城下了。

    安泰米如果不答应贾可道的要求,那么最终的结果很难说。或许陨落都有可能。

    毕竟安泰米现在被困在了巨峰之上,之前贾可道离开时间较久的时候,安泰米倒是小心翼翼的测试了一下,发现自己真的没法离开这里了。

    因而在兵临城下的时候,借一点东西,索取一点东西。在很多地方都是可以谅解的。

    但安泰米却不一样,不管安泰米现在怎么样。祂始终是一位神明。

    而神格这玩意对于神明来说,是没可能借给别人看看的。

    半神还好,没有神格,而高举王座之后的神明,都会凝结神格,将自己的神魂与神格融为一体,借以掌控神职。

    也就是说,如果安泰米将自己的神格借给贾可道,那么就等同于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了贾可道手里,生死存亡全悬于他人之手。

    再说了,安泰米是绝对不相信贾可道的,如此一来,安泰米的选择就只剩下一个,与贾可道拼死一战!

    当然,在最后关头到来之前,安泰米还是不愿意拼死一战,毕竟能够多活一点时间,就算是神明也难以避免这种求生的本能。

    贾可道见到安泰米毅然拒绝了自己的要求,倒也不意外,毕竟不管任何存在,如果可能的话,都不会愿意将自己的生命交到别人手里去。

    但如此一来,贾可道也不会给安泰米太多的时间。

    白光葫芦率先从贾可道头顶跳了出来,葫口对准了巨峰之上的安泰米,片刻之间,一道白光便喷出。

    在经过寒风带的时候,那白光丝毫没有受到半点阻碍,那安泰米倒是反应了过来,身体朝着巨峰一沉,便消失不见。

    白光追着安泰米就落在了巨峰之上,一直向下切去,那巨峰原本是寒风国度中最为坚硬的存在。

    但让那个安泰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追着自己切下来的白光,如同热刀切牛油一般,转眼之间便将巨峰切开一道裂缝。

    安泰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白光一切而过,被切成了两半。

    现在,白光葫芦里喷出的白光,可不是在主物质位面里连安泰米降临体身体都不怎么能够切动的白光了。

    在吸收了安泰米降临体的血肉之后,这白光葫芦便成长了不少,而跟着贾可道来到这寒风国度之后,又将安泰米化身神力尽数吞噬。

    因而此时的白光葫芦,光是从攻击的锋锐程度上来说,已经达到了仙器程度!

    当然,贾可道手里也没有多少这类仙器,因而也没法对比。

    不管怎么说,白光葫芦里喷出的白光,是安泰米真身无法抵抗的。

    那安泰米真身被白光切成两半,金色血液随即狂喷而出,白光随即一卷,便将那些喷出的金色血液席卷而走,迫不及待的缩回了白光葫芦之中。(未完待续)

第四百二十九章 唐楚阳历险记    ( )拍卖五阶守护神形象的事情,只是唐楚阳的无奈之举,原本按照他心里的想法,是要直接公布几个五阶守护神形象的,因为那样可以为他为唐家赚取无比惊人的声誉。∷四∷五∷中∷文↑頂點小說,

    但免费公布五阶守护神形象的话,无异于砸了所有依靠五阶守护神来招揽人才的家族,宗门,乃至于各大王朝,皇朝,这一下子可就把整个五行大陆上的大部分势力给得罪了。

    唐楚阳如今还没有保全唐家的实力,真那么干的话,声誉肯定是能赚到的,但拉过来的仇恨肯定更多,说不得不用出潮汐山,唐楚阳就会被各大势力联合起来辗成灰灰。

    拍卖五阶守护神形象就要安全许多,不但能够获取一笔数字惊人的财富,还能为唐家以及唐楚阳自己赚取巨量的声誉,同时,也算是间接地向所有势力显露肌肉,为将来的计划铺路。

    不过唐楚阳这么干是痛快豪爽了,也结结实实的把整个潮汐山给震撼了,但却把唐老爷子等人给气坏了。

    “这个败家子!”

    唐浩然气得华发飘扬,一张俊脸都在不断地哆嗦着,身为七阶强者,尽管五阶守护神已经不被他放在眼里,但这不代表唐浩然清楚一尊五阶守护神的象形有多珍贵。

    几乎是在这个消息被烛翎散播出去的第一时间,唐浩然,李令远等人就把唐楚阳从画室给揪了出来。

    唐浩然,李令远,加上一个宇文侯。三个七阶强者把唐楚阳围在中间,怒目而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喝问唐楚阳。

    “你知道一尊五阶守护神的象形有多珍贵么?”

    “这个,很重要么?……”

    唐楚阳被三个老头子瞪得有些心虚。五阶守护神的形象在唐楚阳看来不值钱,毕竟他脑袋里的守护神形象简直可以用数不胜数来形容。

    但唐楚阳毕竟不是原住民,尽管知道五阶守护神难得,但心态和认知上,绝对没有五行大陆上的原住民那种深切到骨子里的体会。

    “当然重要!”

    这句话,李令远几乎是咬着牙槽子吼出来的,他一脸不知道该怎么说唐楚阳的表情,抬手点了唐楚阳好久,才吸着气道:

    “五阶守护神形象啊!不说契约之后能够让天位修士的实力突飞猛进。单单是唤神图上能够产生的收益,就是个数也数不清楚的恐怖收益,这还没算灵符呢!

    你小子知不知道,即便是你爷爷,都是用得我契约的守护神,整个唐家的五阶守护神画谱,也就这么一尊而已,你竟然敢拿五阶守护神画谱出手?!臭小子,你还能更败家一些么?”

    “……”

    唐楚阳闻言无语。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三位老爷子怕都是穷惯了,类似守护神形象画谱这种无价之宝,他们宝贝还来不及。拿出去卖?简直是败家到没救了!

    “我不是给家里准备了很多五阶守护神像了么?怕有十几尊了吧?都是最好的……”

    唐楚阳突然想到了他给家里准备的‘七仙女’等神像,那可全是他精挑细选的,放到整个五阶守护神层面里。那都是数得着的强力守护神了。

    “呃,还有这事儿?”

    李令远被问住了。他们在唐家停留的时间并不长,其中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商讨潮汐山的事情。即便有那么一点点空闲,也都用来怀旧了,那里有那么多时间关注唐家所有的变化。

    不过李令远没注意到,不代表身为唐家上一任家主的唐浩然不知道,唐云婷晋级天位修士,他在回家的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只是当时忙着和老太君团聚,也没有专门去问。

    这时候听到唐楚阳的话,唐浩然也经不住惊愕,尤其是听到‘十几尊’这个数字的时候,更是被震撼的得脱口惊呼道:

    “你给家里准备了十几尊神像?全都是五阶守护神?!”

    “是啊!”

    唐楚阳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唐家可是他在这个世界的根本,唐楚阳怎么可能不尽最大努力地提升家族底蕴,回应了老爷子的问话后,他又接着补充道:

    “六阶的也有几尊,不过七阶守护神的元神太过强大,我没有足够好的材料,所以没能炼制出来,我还想着趁这次拍卖会多收集一些炼制神像的材料,等回去了给家里炼制几尊七阶神像!”

    “……”

    “……”

    “……”

    唐浩然,李令远,宇文侯齐齐张大了嘴巴,三双眼珠子瞪得滚圆地看着唐楚阳,似乎是听到了天底下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就那么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小怪物,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爷爷,你,你们没事吧?”

    唐楚阳被三个人盯得浑身发毛,说话都显得磕巴了起来,心说难道我说错什么话了?

    许久许久之后,李令远和唐浩然等人终于平抑心中震撼,以一种奇异无比的眼神再次看了看唐楚阳之后,唐浩然拍了拍唐楚阳的肩膀,一脸凝重地道:

    “乖孙,你先别急着炼制灵符了,咱们或许应该好好了解,爷爷本以为对你的了解已经够多了,可是现在才突然发现,咱们对你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说完话,也不管唐楚阳什么反应,拉着他便向着老爷子自己的住处走去,他本已经把自家乖孙抬高到小怪物的程度了。

    可是这次听了唐楚阳的话之后,才发现他们还是大大地低估了这小子的妖孽程度,当务之急,还是先好好了解一下自家这个妖孽一样的乖孙,到底还有多少能吓死人的底牌吧。

    唐楚阳的脑子也不慢,看到老爷子三人的表情,他便知道‘坦白’这一关是怎么也躲不过去了。

    不过‘重生’的秘密唐楚阳是打死都不能说的,这就需要他杜撰一个奇异的,惊人的,让人无法置信的,但却有无比合理的理由来解释他那一身让人‘惊叹’的学识了。

    等四人到了唐老爷子的房间时,唐楚阳已经把他杜撰的‘唐楚阳神游记’大纲给想好了,接下来就是在解说的过程中,不断地往里面添加上一辈子所学的知识了。

    “事情要从我被林家重创陷入昏迷开始……”

    唐楚阳一脸郑重之色,几乎一字一顿地开始讲述他编好的故事,故事从唐楚阳被林家次子重创之后开始,唐楚阳转而说他的元神离开了身体,飘飘忽忽的游荡到了上界。

    然后唐楚阳历险记在他一张巧嘴的描述下,波澜壮阔地展现在了唐浩然,李令远和宇文侯三人面前。

    天规严明,神威浩瀚的仙界。

    弱肉强食,实力为尊的魔界。

    自由自在,犹若世外桃源的妖界。

    法度森严,慈悲无边的佛界。

    甚至于鬼气森森,翻转轮回的冥界,以及碧波万顷,富丽堂皇的龙宫一族,都被唐楚阳毫不保留,绘声绘色地讲述了出来。

    至于唐楚阳那一身学识,解释起来就更加简单了,天神所掌握的学识岂是凡人能够比拟,唐楚阳神游上界,哪怕只是躲在旁边偷看一样,也足以让他受用无穷了。

    等到唐楚阳将这个精彩无比,完全可以当做传纪典籍来看的经历讲述完毕时,唐浩然,李令远,宇文侯三位老爷子彻底傻眼了。

    唐楚阳舌灿莲花一样的,把所有的一切描绘的太过逼真了,逼真到了唐浩然三人也生出一种身临其境之感,如果不是真切地拥有这样的遭遇,任凭他们的想象力再怎么丰富。

    也讲不出唐楚阳所说的那一切来,更让唐浩然三人确信无疑的是,唐楚阳口中描述出来的各色守护神形象,和三人记忆中的象形几乎无有任何区别,甚至于更加详细!

    “这……”

    又是许久许久的沉默,唐浩然清醒时只说了一个字,后面便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自家乖孙的遭遇实在太离奇了,离奇到了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地步。

    李令远同样如此,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张口和唐楚阳说话了,不过性子不叫直的宇文侯就想不了那么多了,他听完唐楚阳的话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双目发两地问道:

    “这么说,你小子连仙君,仙帝都有遇到过,甚至于知道怎么契约?!”

    “是啊!孙儿好不容易有了这等惊天奇遇,怎能错过这般天大的机遇,上四界天神虽多,但孙儿敢保证,至少八成以上的守护神契约之法,全在孙儿脑袋里装着呢!”

    对于宇文侯这个问题,唐楚阳几乎想都没想就给予了肯定的回答,他花费了那老多的口水,不就是为了将三位老爷子的注意力转移到守护神形象上么?

    “啥?!整个上四界八成守护神的形象全给你记住了?!!”

    这次宇文侯也傻眼了,他震撼的不是唐楚阳的遭遇,而是唐楚阳惊人到吓人的可怕收获。

    上四界加起来足足八成的守护神形象啊,那得有多少?整个五行大陆上所有宗门,皇朝,家族拥有的守护神加起来,能有这小子知道的一半儿,不,三成,还是一成?

    宇文侯震撼了半天,才看天神一样看着唐楚阳,憋了好久才张口惊叹道:

    “小子,你这是要逆天啊!!!”(未完待续。。)

    ps:(ps:第三更!求月票!!!!!!!!)

    (l~1`x*>+`<w>`+<*l~1x)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