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ps:感谢xyzall的588感谢凯哥54的100感谢他是我大爷的200感谢猪猫狗的1888感谢阿刚77的200打赏!今年是大年初二,祝福本书上亿书友鸿运四方聚,欢乐喜万家!

    此时的冰雪巨城如同刺猬一般,将自己所有防御力量尽数开启,无数灵光在冰雪巨城四处闪现出来。

    那在冰雪巨城四周与城墙合并在一起的尖塔便是冰雪巨城最为强悍的防御法阵。

    冰雪巨城从修建之初到现在,每五十年就会修建一个防御法阵。

    这种防御法阵足以抵挡大魔导师的攻击。

    而冰雪巨城中的防御法阵至今已超过四十个,也就是说,如果这些防御法阵尽数开启的话,就算是四十位大魔导师联手攻击,冰雪巨城都能够屹立不倒。

    这就是一个真神教会的底蕴所在了。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任何一位敌对神明,降临之后,都可能对敌对教会总部展开攻击,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那么主物质位面里,恐怕早就被打成一片废墟了。

    当然,也不是每个真神教会都拥有这样的底蕴,像跛脚半神穆诺兹的教会就不行了。

    创教不过七百年,连王座都未高举,跛脚半神未在教会总部坐镇,结果就被奥迪斯率领十多万妖兽直接碾压踏平。

    如果当初奥迪斯率领妖兽大军来攻击这冰雪巨城的话,恐怕就是找死了。

    当然,这样多的防御法阵,投入可不少。

    要知道,像冰雪巨城的防御法阵,至少需要大炼金师以上的炼金职业者来主持修建才行。

    而整个主物质位面的大炼金师恐怕最多也就只有七十人,并且大多数都是被各大教会招揽,外面的大炼金师是没有多少的。

    甚至于不少教会里都没有大炼金师的存在,因而各大教会对于炼金职业者的培养工作都很重视。

    可以用一个数据来对比大炼金师的稀少。

    与大炼金师同等级的大剑师,主物质位面里大概有千人以上,由此可以看出高阶炼金职业者的稀少程度。

    另外,这样顶级的防御法阵即便是面对神明,也拥有一定的反击能力,毕竟这种顶级防御法阵里蕴含着一丝规则之力。

    同时这些防御法阵也监控着冰雪巨城四周千里之内的动静。

    “是什么东西?速度这么快!”

    “是冬狼群!数量很多的冬狼群!”

    “警报!立即发警报!”

    冰雪巨城东南方向的一座尖塔内,负责值班的那位祭司突然之间便在发现了从东南方向移动过来的庞大狼群,随即吩咐身边的祭司学徒发出警报。

    随着这座尖塔的警报声响起,一队队士兵,教会武士乃至于祭司登上了城墙,而城墙上开始浮现出一丝丝蓝色光芒,十息之后一层寒冰开始在城墙上浮现出来。

    在短短的数分钟内,城墙外就覆盖了一层厚实的寒冰,犹如冰雕一般。

    远处,一片白色正在移动之中。

    那是数以万计的冬狼,它们形成了一个箭头,朝着冰雪巨城冲来。

    一头金色巨狼缓步在箭头的顶端,每踏出一步,其身体就会轻松掠过数百米距离。

    看到如此之多的冬狼连接成片,呼啸而来,那些站在城墙上的士兵不由得双腿有些发颤。

    敌人太强大了。

    人上一万,成山变海。

    何况,这呼啸而来的并不是人类,而是数以万计的冬狼。

    这些冬狼基本上与数万剑士等同了。

    这就是一位神明在凡间的实力,换成人类国度的话,恐怕也就只有那几个巨大的人类帝国才可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看着如此之多的冬狼朝着冰雪巨城扑来,那些站在城墙上的士兵甚至于有一种错觉,一片巨浪朝着城墙撞来,自己将会被这巨浪直接碾压为碎末。

    冰雪巨城东南方向的五座防御法阵尖塔开始被蓝色光芒包裹,这些巨大无比的防御法阵尖塔正在蓄能之中。

    对于这样传奇级别的防御法阵来说,每一次启动所需要的能量都无比巨大。

    如果不是极为重要的情况,这些防御法阵尖塔都不会启动的。

    漫步在最前面的寒风之王安泰米终于停下了脚步,随着这头金色巨狼停下脚步,跟在其身后那数以万计的冬狼,犹如训练有素的军队,随即也跟着停下了脚步。

    无数的雪花随着冬狼群停下而飞溅起来,寒气朝着四周散发开来,将地面冻结为适合冬狼战斗加速的冰雪。

    “嗷!”

    金色巨狼抬起头颅,看了冰雪巨城一眼,随即便张开巨口,朝着冰雪巨城发出了震天的吼声。

    见到金色巨狼吼叫,跟在其后的冬狼便跟着张口吼叫了起来。

    数以万计的冬狼合力吼叫顿时形成了一股音浪,在金色巨狼那一身吼叫的带领下,朝着冰雪巨城扑去。

    见状,那些驻守在防御法阵尖塔里的祭司也不敢怠慢,随即便激活了尖塔的防御之力。

    就在音浪扑到冰雪巨城之前,一层层蓝色光波从尖塔上激射出来,转眼之间便在冰雪巨城之外形成了一层蓝色光罩。

    那音浪与蓝色光罩撞击在一起,却没有丝毫声音传递过去,完全被那蓝色光罩阻挡了下来。

    说实话,光是那些冬狼的吼叫,虽说没有半点声音传递进来,但依然让那些驻守在城墙上的士兵惊骇无比。

    那些祭司纷纷释放出一些神术,来缓和士兵中产生的惊恐情绪。

    “艾拉!”

    金色巨狼见音浪无效,也没有继续吼叫,而是将冰雪女神的名字叫了出来。

    随着金色巨狼叫出冰雪女神的名字,一个全身覆盖在冰雪之下,四周旋转着暴风雪,面容笼罩在一层金光之下的女人便凭空出现在冰雪巨城上空。

    见到这个女人出现,冰雪巨城之中所有的人类都跪拜了下来。

    他们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冰雪女神!

    不管是祭司,还是信徒,此时都纷纷念诵起赞美女神的诗篇来,甚至于一些外来的商队成员此时也情不自禁的跟着念诵了起来。

    整个冰雪巨城二十多万人类齐声念诵赞美诗篇,随即便引发了异状,在冰雪女神体外,一层层金色光芒扩散出来,照耀全城。

    这金色光芒所照之处,士兵,平民乃至于祭司尽数精神一振,一股暖流流传全身,转眼之间,原本因为冬狼攻城所带来的惶恐感顿时被尽数驱散,取而代之的却是无比的勇气。

    将全城民众情绪稳定之后,那冰雪女神艾拉方才将目光投向城外的金色巨狼,红唇轻启,声音冷漠无比:“安泰米!你为何来犯!?”

    “艾拉!你心里明白!”

    作为一位神明,寒风之王也没好意思在数十万人类,冬狼面前点破自己上一个降临体被杀的事情,那样的话,无疑会让信奉自己的冬狼降低虔诚度。

    毕竟,在信徒眼里,自己所信奉神明是至高无上,无比强大。

    听得寒风之王安泰米的回话之后,冰雪女神艾拉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安泰米竟然将自己认定为凶手了。

    想想也是,如果自己的降临体挂掉,意识没能返回的话,恐怕自己也会将安泰米视为击杀降临体的凶手!

    但冰雪女神在数十万人类,冬狼的面前,却不可能示弱,更不可能将此事点明。

    作为神明,冰雪女神并不害怕寒风之王安泰米,若是将此事点明,无疑在气势上就落入下风,要知道这两位神明之间的关系可称得上生死仇敌了!

    简单来说,就好似两位杀得你死我活的黑社会老大撞在了一起,当着一帮小弟的面,就算是想要缓和彼此之间的关系都不可能表面上进行的。

    嗯,要知道不管是冰雪教会还是冬狼,在千百年时间里,两者都是宣传对方是异端,是生死大敌,两者之间不可能有任何的妥协!

    因而如果冰雪女神在这时表示不是自己干掉对方降临体的话,恐怕冰雪巨城里那些信徒的虔诚度瞬间就会降低到泛信徒的程度。

    如此一来,冰雪女神只能对其强硬!

    “离开吾之领地!吾可以不追究你的罪责!”

    冰雪女神艾拉嘴角一弯,故作宽大冷声说道。

    实际上艾拉的确做出了让步,追随寒风之王安泰米过来的这些冬狼,沿途所过之处,不管是小镇还是村落都尽数被冬狼尽数摧毁!

    在这样的情况下,艾拉做出这个决定也算是忍辱负重了。

    祂还想联合寒风之王来对付那个强大无比的神秘人类。

    但艾拉的回答却让寒风之王安泰米愤怒无比,一声狼啸之后,无数寒风席卷而出,一片冰层随即伴随着寒风朝冰雪巨城蔓延了过去。

    冰层在不断蔓延之时生出无数冰枪,而这些冰枪在寒风的催生下,转眼之间便暴增数十倍。

    轰轰轰!

    连续不断的爆裂声在冰枪与光罩撞击之间传出。

    在无数冰枪的攻击下,尖塔释放出来的光罩不断震动,而尖塔内的祭司也发出了催促祭祀学徒的尖叫声:“快!快补充魔晶!”

    在那些冰枪的猛烈撞击之下,那些尖塔的能量储备迅速消耗,转眼之间便降过一半。

    很快,一座尖塔所释放出来的光罩就被数以千计的冰枪连番穿刺,在玻璃碎裂声中骤然消散。

    见到一座尖塔的光罩被冰枪破碎,那安泰米随即兴奋的嚎叫一声,冰枪再度增速,转眼之间便将所有的光罩尽数刺破。

    而随着所有尖塔光罩破碎,那些早已按耐不住的冬狼在安泰米的驱使下从地面一跃而起,贴着冰层便朝着冰雪巨城冲了过去。

    说实话,整整五座尖塔释放的光罩转眼不到十息时间就被破除,着实让人有些意想不到。

    要说这冰雪巨城从建立之日起到现在,都没有受到什么攻击,因而那些尖塔也从未真正的使用过,但今天第一次启用,就被寒风之王安泰米一击击破,着实让人意想不到。

    当然,如果没有这些尖塔的保护,安泰米所激发的寒风冰枪恐怕一瞬间就能够将冰雪巨城的城墙击溃了。

    数以万计的冬狼朝着冰雪巨城扑去,而冰雪女神也没有看热闹,右手朝着那些冬狼一指,一股暴风雪随即在半空生成,转眼之间便在冬狼群里开出一片空白来。

    冬狼的抗寒力在极北之地算得上排行前几了,但那暴风雪却完全无视了冬狼那厚实的毛皮,数以百计的冬狼在那一瞬间便被冻结,片刻之后便被搅成了碎片。

    随着暴风雪不断扩大,更多的冬狼被卷入其中,冻结之后搅成碎片。

    这暴风雪就好似一头拦路虎,将冬狼前进的道路尽数封锁,逼得那些冬狼不得不连连后退,躲避这狂暴无比的暴风雪。

    既然冰雪女神艾拉都亲自出手了,寒风之王安泰米自然也不会放任那冰雪女神对自己的信徒出手。

    在一声狂啸之后,寒风之王安泰米就化为一道寒风朝着冰雪女神扑了上去。

    而冰雪女神也瞬间化为暴风雪与寒风之王混战在一起。

    两者转眼之间便释放出了各自的领域,安泰米的寒风领域扩散出去,无数寒风交织,而冰雪女神艾拉的暴风雪领域则是以艾拉为中心形成一片狂暴无比的暴风雪。

    两者领域相互交织,寒风与暴风雪不断撞击在一起,无数鹅毛大雪从天而降,将大地染成一片雪白。

    而在这从天而降的鹅毛大雪里,时不时会夹杂着一点点金色雪花落下,这便是两位神明在厮杀时不慎受伤所掉落下来的鲜血。

    随着两位神明在高空开启领域相互厮杀,冬狼群再度朝着冰雪巨城发动了冲锋。

    在冬狼群靠近冰雪巨城三千米之时,那些尖塔在补充了魔晶能量之后,开始重新蓄能。

    而在冬狼群距离冰雪巨城不到千米之时,那五座尖塔随即从塔尖处凝聚出一道道白色光芒朝着冬狼群横扫下去。

    凡是被白色光芒扫过的冬狼,随即便从接触到白色光芒之处被切成两段,鲜血喷出,倒在地上,垂死挣扎。

    仅仅一击,冬狼便倒下了千头之多,但那些冬狼随即便加快了冲锋的速度。

    尖塔很快便释放出第二次白光攻击,将冬狼再度击杀千头。

    但下一刻,那些冬狼就冲入到了尖塔白光攻击的盲区,抵近了被寒冰覆盖的城墙。

    虽说在白光攻击的盲区也会受到尖塔白光的攻击,但很显然,从尖塔射来的白光频率骤然降低。

    毕竟在紧贴城墙的状态下,尖塔里的那些祭司也不敢随意用白光扫射,稍不注意就会攻击到城墙上。

    说到底,此时的冬狼基本上躲过了白光的威胁,并开始疯狂朝着覆盖寒冰的城墙发动攻击!

    一头头冬狼高速冲至城墙根部时,随即便朝着城墙上一扑,厚实的脚掌上随即便生出一层薄冰与城墙上的寒冰粘连在一起。

    这城墙上的寒冰光滑无比,犹如镜面,若是其他敌人,就算是霜巨人都万万不可能爬上去的,就更别提那些人类了。

    可偏偏这些冬狼最擅于攀爬,并且能够将在脚掌上生出寒冰粘连借力,如此一来,这城墙压根就没法阻挡这些冬狼的攀爬。

    虽说这冰雪巨城的城墙大约有五十米的高度,冬狼攀爬速度也不算快,但见到那些冬狼竟然顺着城墙爬了上来,城墙上的士兵随即便惊慌了起来,不待军官下令,就拉弓引箭朝着那些冬狼劲射下去。

    而上到城墙的那些民壮也纷纷举起准备好的石头,贴着城墙就投掷了下来。

    呼呼,石头,箭矢如同雨点一般朝着那些冬狼落下。

    攀爬速度最快的冬狼受到了重点照顾,转眼之间便被箭矢射得千疮百孔,惨嚎一声便朝着地面坠落下去。

    说实话,踞城而守的确占据了很大的优势,那些冬狼即便是张口向上喷出寒气,将那些射下的箭矢冻成冰块,但冰块,石头坠落下来也能够将那些冬狼打落下去。

    爬得最快的冬狼率先就被击杀,反倒是那些攀爬速度较慢的冬狼即便是被打落下去,也最多受到一些摔伤,倒不至于立即毙命,甚至于还能够继续攀爬上来。

    而更多的冬狼则是在城墙下围成一圈,不断口吐寒气,将坠落下的冬狼尸体乃至于石头箭矢尽数冻结,并将其不断增厚,形成一道不断升起的冰墙。

    这些冬狼的用意很明显,它们企图制造出一道斜坡冰墙,能够让冬狼群顺着这道斜坡冰墙径直攻上城墙。

    战斗不断进行着,很快,在城墙下死亡的冬狼数量就超过了千头。

    说实话,击杀这么多的冬狼,若是在平地上,指不定要拿多少人命去填。

    但在这里,那些士兵居高临下,占据了极大优势,不需要与那些冬狼近身肉搏,只需要向下射箭,或者丢下石头即可。

    但那些冬狼很快就调整了战术,一些体型较之其它冬狼更为庞大的巨狼开始聚集起来,与城墙拉开距离后,便开始加速,冲到城墙前,便高高跃起。

    而到了这个时候,一些隐藏在狼群里的冬狼祭司则开始朝着那些巨狼释放神术。

    一道道神术光辉在那些巨狼身上绽放开来。

    这些巨狼在贴到城墙上后,便骤然加快了速度,体型也随之膨胀一圈,周身白毛竖起,体外形成了一层寒冰铠甲,丝毫不影响巨狼的攀爬速度不说,那些从城墙上射下的箭矢,石头落在寒冰铠甲上随即便被弹开,丝毫无法对这些巨狼造成任何伤害。

    五十米高的城墙,在巨狼的高速攀爬之下,一共也就十息时间不到,这些巨狼便冲上了城墙。

    一头巨狼刚刚冲上城墙,尚未落地,一支儿臂粗的弩箭便随即射来,从口中穿入,转眼之间便从肛门穿出,将这头巨狼瞬间贯穿,就好似一根巨大号的羊肉串,在弩箭的冲力之下,朝着城墙外面坠落下去。

    这是冰雪巨城放置在城墙上的守城弩,原本是拿来对付那些袭击城池的巨型魔兽,譬如巨龙,巨人等等。

    不过现在,这守城弩用在对付全身附加了神术光辉的巨狼倒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面城墙上架设的守城弩大概有二十多具,转眼之间,便有十来头冲上城墙的巨狼被弩箭贯穿,带飞出去,坠落城墙之下。

    凡是被这些弩箭贯穿带飞出去的巨狼,即便是生命力极度顽强,在身体被弩箭贯穿,再坠落城墙,有一口气也不多了,至少在短时间内是没可能加入到战斗之中了。

    但在这一波弩箭射出之后,却有更多的巨狼冲上了城墙。

    几名士兵举着长矛就朝着一头冲上城墙的巨狼刺去。

    那巨狼刚刚冲上城墙,但身体悬在半空,尚未落地,见到这几名士兵扑来,轻嚎一声,其体外的寒冰铠甲便化为数以百计的冰针激射而出。

    在铺天盖地的冰针激射之下,那几名士兵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冰针射得千疮百孔,倒地毙命。

    而这头巨狼丝毫不肯罢休,周身带着寒气就冲入了其后赶来的士兵群里,张口便将一名士兵的头颅咬了下来,一口吞下,惊得其他士兵纷纷将长矛刺来。

    这巨狼一踩地面,一圈半径超过五米的冰层随即出现,将那些士兵的双腿径直冻在了地上,那些长矛随即由此也就只有两支刺在巨狼身上。

    这头巨狼即便是将寒冰铠甲化为冰针射出,但这寒冰铠甲还有小半存在,被巨狼一激再度化为冰针射出,将十多名士兵击杀当场。

    但下一刻,一名祭司口中轻念,朝着这巨狼一指,随即一根尖锐无比的冰柱便从巨狼身下刺出,转眼之间便将巨狼贯穿。

    巨狼惨嚎一声,但接下来,几名士兵眼睛赤红,挺矛刺来,将这巨狼活生生的刺死在冰柱上。

    但接下来,数头巨狼闻风而至,那祭司身边虽说有三十多名士兵护卫,但巨狼攻得又急,口中喷吐冰箭,爪子犹如钢刀,转眼之间,那些士兵就倒下大半。

    而那祭司也在干掉两头巨狼之后,一个不慎被一头巨狼从身后一口咬下头颅。

    数息之间,这城墙上就变成了混乱的战场。

    不管是人类士兵,祭司还是青壮,巨狼,都在为自己的生命奋战。

    见到巨狼已经攻上城墙,使得城墙上一片混乱,而其后却有更多的冬狼不断跳上城墙,使得那些尖塔里的祭司不得不咬咬牙,启动白光,朝着城墙扫来。

    到了这个时候,如果不将那些源源不断跳上城墙的冬狼阻断的话,恐怕这冰雪巨城要不了多久就破城了。

    一道白色光柱带着高温就从城墙斜面上扫过,二十多头冬狼被白光切中,转眼之间便身体分裂,掉落下去。

    但下一道白色光柱扫过时,却有些歪了,直接切在了城墙上方。

    几头正在白光经过线路上的巨狼连同数十名士兵以及几名祭司瞬间惨叫一声,被切成了数段。

    但不管怎么说,随着尖塔启动白光,横扫城墙,那些巨狼,冬狼纷纷被切杀,虽说连带着干掉了不少自己人,但却让城墙上的局势变得缓和下来。

    在阻断了冬狼的增援后,紧急调来的几队弓箭手随即便用箭雨将城墙覆盖。

    几方下手,那些在城墙上的士兵,祭司也跟着出手,终于将城墙上的巨狼,冬狼剿杀一空。

    到了这时,冰雪巨城的攻防局势也就回到了之前。

    但双方的损失都不小。

    冬狼一方就这一场混战,损失的冬狼就超过了一千之数,其中还有不少狼王级别的巨狼,冰雪巨城一方光是祭司就损失了二十多人,至于士兵,超过了一千多人。

    当然,光从损失的角度上来说,冬狼一方肯定要惨重很多。

    一头冬狼就是一名剑士,而一头狼王至少就是大剑士,一千多剑士的损失,放在立米迪王国的话,恐怕整个王国都凑不出这么多的剑士来。

    而冰雪巨城一方,那些士兵也就是普通人类,精锐一些罢了,里面的剑士大概也就只有一百多名。

    但那二十多名祭司就有点让人肉痛了,再说了,整个冰雪巨城的人口也就二十多万,可战之兵,大概也就一万不到。

    把守这么大一座城池,上万士兵都有些艰辛了,再损失掉这一千多人,光是这面城墙上的士兵就稀少了很多。

    如果不是有大量青壮补充的话,恐怕连把守城墙都没法了。

    并且那些青壮,让他们丢丢石头还行,真刀真枪上前与那些冬狼搏杀,那就是送死。

    这个道理,冰雪巨城的统治者也明白,因而在付出极大损失将那些冬狼赶下城墙之后,这边的五座尖塔随即便加快了白光扫射的力度,尽可能多的击杀那些聚集在城墙下的冬狼。

    但那些冬狼也不可能呆在城墙下坐以待毙,它们再度贴着城墙快速攀爬上去。

    这场冰雪教会与冬狼之间的战争依然在持续之中。

    一头头冬狼的尸体从城墙上掉落下去,而把守城墙的士兵,祭司也在不断阵亡之中。

    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尖塔内储备的魔晶也消耗过度,如果不是从其它方向的尖塔内调来魔晶的话,这些尖塔早就无法运转了。

    像尖塔这样的强大武备,使用起来,消耗极大,如果不是冰雪教会延续数千年,储备颇多的话,换成立米迪这样的小王国,恐怕早就被消耗一空了。

    凭借着尖塔的防御法阵乃至于城墙上士兵,祭司的忘我厮杀,冬狼的损失还在进一步增加。

    从开战到现在,冬狼群的损失已经超过了五千多头,占狼群总数六分之一弱。

    但就战争潜力来说,这冬狼群却要比冰雪巨城强上太多了。

    并且那些冬狼也不是傻子,只朝着一个方向进攻,很快那些冬狼便有大半分出,贴着城墙朝着左右疾速奔出。

    很快,这战火就从冰雪巨城的东南面燃烧到正东,正南两个方向。

    相对于已经适应了冬狼攻城的东南面城墙,正东,正南两个方向城墙上的士兵,祭司乃至于尖塔都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他们压根就没有想到,那些冬狼会放弃已经攻打了那么久的东南面城墙,转到自己这面来。

    最要命的是,由于东南面城墙上的士兵损失惨重,因而这两面城墙的士兵就有不少被抽调过去增援了。

    甚至于,当一些冬狼攀爬了大半截后,才被把守城墙的士兵注意到。

    在惊慌失措之下,不少冬狼顺利的冲上了城墙,与士兵,祭司混战在一起。

    若是在城墙上攀爬的时候,这些冬狼压根就没有半点还手之力,但一登上城墙之后,如果不是那些祭司给士兵加持神术,出手攻击的话,几乎就会成为一面倒的战斗。

    很快,东面的城墙就上去了数百头冬狼。

    数百头冬狼汇聚在一起,随即便突破了城墙上的防线,那些冬狼在不断击杀士兵,祭司的同时,更有上百头冬狼越过城墙突入到城内,顺着宽敞的街道就掀开了一片腥风血雨。

    而这些冬狼的突入使得冰雪巨城的预备队有些手忙脚乱,原本应该全力增援城墙的预备队不得不将大半精力用在了解决那些突入城内的冬狼身上。

    如此一来,城墙上得不到多少增援,使得那些正在攀爬的冬狼压根就没人去压制,更多的冬狼突上城墙。

    而到了这个时候,那些尖塔里坐镇的祭司也不得不痛下毒手,将白光径直朝着城墙上方扫去。

    这一扫,击杀的冬狼固然很多,但与冬狼混战在一起的祭司,士兵也是损失惨重。

    在城墙被连续数道白光扫过之后,城墙上不管是冬狼还是人类,绝大多数都被切成数段,一瞬间,流淌出来的鲜血几乎将城墙尽数覆盖。

    随着尖塔重新蓄能的空档,更多的冬狼跃上了城墙,没有遇到多少阻拦就突入城池之中。

    到了这时,冰雪巨城近乎于城破。

    那些冬狼在街道上,房顶上不断突进,所过之处,只要是能够喘气的,都被它们击杀。

    但作为屹立数千年不倒的冰雪教会,怎么也不可能就这样被灭掉。

    就在那些冬狼不断突进的时候,大批的教会武士从巨城中心处那座神殿内涌出,与那些冬狼厮杀在一起,而在他们身后,出现了大量的祭司,不断将神术释放出来。

    这些教会武士原本就是最善于与祭司配合作战,得到神术加持之后,战力骤然暴增一截,转眼之间便杀得那些冬狼不得不连连败退。

    不过随着更多的冬狼越过城墙突入城内,战斗很快就陷入到僵持局面。

    但这种僵持局面并没有延续多久,没多久,十多名穿着华丽主祭袍的祭司从神殿里赶了出来。

    这些祭司乃是从各个教区赶回巨城汇报教务的主祭,正巧遇到冬狼攻入城内,此时便加入到战斗中,也算是出一份力了。

    作为祭司,一旦到了主祭这个程度,就与那些正式祭司,辅祭不同了。

    任何一位主祭,在有准备的情况下,都能够发挥出强大的战力。

    尤其这冰雪教会的祭司与其它很多教会的祭司不同,除了神术之外,他们里面大多数平时还要参加战技训练。

    虽说他们没有那些教会武士的搏杀能力那么强,但有着神术加持,一般的敌人还真不放在眼里。

    尤其是眼前这十多名主祭,个个手持布满尖刺的大铁锤,在加持了蛮牛术后便冲入到冬狼群里。

    那大铁锤挥舞起来,即便是体外加持了寒冰铠甲的冬狼,只要被击中,随即就会被砸成尸体,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当然,这些主祭更多的则是释放出冰风暴,寒冰锥,群体中伤术等等强力群体神术,对包围在自己身边的冬狼群展开了一场血腥的杀戮。

    但冬狼群里的祭司也没有等着这些冰雪教会主祭大发神威,它们纷纷给那些冬狼加持更强大的防御神术,同时也对这些主祭进行了重点攻击。

    无数冰锥朝着这些主祭落下,但这些主祭体外随即便出现一层层悬浮的冰块,将冰锥尽数挡下。

    但这些冬狼祭司并不仅仅只有这些手段,一名主祭不小心就被冻在了原地,片刻之后便被一根从地面突出的冰柱击杀。

    在这样参与人数以万计算的战场上,一名主祭压根就没法支撑太久。

    同样,就算冬狼这边,加入战场里的冬狼主祭也被杀了几头。

    但到了这个时候,不管是人类还是冬狼,都杀得双眼赤红,完全不顾围攻上来的敌人,尽力厮杀。

    随着时间的流逝,双方之间的战斗强度变得越来越高,没多久,冰雪教会与冬狼两边的大主祭都加入到战斗之中。

    到了这种战斗强度,寻常的士兵,冬狼几乎都无法插手进去了。

    双方的大主祭随手一个神术落下去,便是无数冰柱从地面冒出,或者从天上落下无数冰锥,再或者就是一片由细小冰片组成的暴风雪。

    凡是身处双方大主祭交锋之间战场里的生物,不管是人类还是冬狼转眼之间便被碾压成为碎片。

    即便是一些幸存的冬狼或者人类都被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逃出了这片战场。

    随着威力极大的神术清场,在神殿前那巨大的祈祷广场就只留下无数被冰冻的残肢断腿。

    冰雪教会这边出现了三位大主祭,他们身穿冰蓝色的大主祭袍,悬浮在神殿前,用冰冷的目光看向对面的那些冬狼。

    而对面冬狼群里则出现了五头瘦小的冬狼,这四头冬狼看上去要比普通冬狼还要小上一圈,但在这五头瘦小冬狼出现之后,四周的冬狼尽数跪拜了下来。

    对于这些冬狼来说,这五头冬狼的地位极高,当然,中间那头体型犹如幼狼,仅仅只有一米多长的冬狼便是伟大寒风之王安泰米选定的选民,其地位基本上等同于其他教会的教皇,牧首了。

    见到冬狼教皇连同四头冬狼大主祭出现,冰雪教会一方顿时士气微微一挫。

    没法,眼前这个情况,谁都能够看明白。

    冬狼一方已经出现了一位教皇,四位大主祭,而冰雪教会这边一共才出现三位大主祭,据说沙拉大主祭外出办事了,尚未回归,如此一来,冬狼教会光从高端战力上来说,就完全超过了冰雪教会。

    而低端战力方面,冰雪巨城城破之后,两万多冬狼里至少有一万五千突入了冰雪巨城,而剩下的数千冬狼则在城墙附近牵制冰雪巨城的守军。

    如此一来,在冰雪神殿前的祈祷广场附近,冰雪教会仅仅只有数千教会武士。

    当然,低端战力对于整个战斗的影响不算太大,但这头冬狼教皇出现之后,冰雪巨城的最高统治者,冰雪教会牧首也没法在冰雪神殿里端坐了,出现在神殿大门处。

    冰雪教会的牧首就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如果不是穿着那一身华丽无比的冰雪牧首袍的话,任何一位信徒恐怕都没法将这个白发苍苍的干瘦老头与尊贵无比的牧首冕下联系起来。

    当然,仅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位牧首冕下倒是与冬狼教皇有些相似。

    长相都其貌不扬,并且看上去都弱小无比。

    但对于那些教会武士,祭司来说,牧首冕下可不是弱小的代名词。

    虽说冰雪女神并没有在冰雪教会里选定自己的选民,但也同样赐予了牧首一丝神性,当然,如果不是选民的话,牧首会弱上一些。

    但即便如此,这位冰雪教会的牧首并不逊色那位冬狼教皇。

    在教会武士,祭司们的心里,牧首冕下算得上是除冰雪女神之外最为强大的存在了。

    因而见到牧首冕下出现之后,那些教会武士,祭司,原本有些低落的士气顿时就变得高昂了起来,他们口中赞美着冰雪女神的荣耀,高声欢呼了起来。

    见到士气提升,牧首冕下便缓步向前走去,他的脚下就好似踩着坚实的地板,一步步朝着斜上方走去,身上没有丝毫神术波动,就好似一个普通老人,但却能够在不动用神术,法术的情况下达到这一点,更是让冰雪教会一方的士气再度暴增。

    而见到冰雪教会的牧首缓步踏上数百米高空,冬狼一方的冬狼教皇也与对方一般无异,缓步走上高空,与牧首对峙。r1152

    …

第四百二十五章 疯狂的念头    ( )再一次用惊人的‘厚礼’把布衣和海大富砸了一通之后,唐楚阳心里开始筹划,将来的唐家是肯定不能缺少灵画师,灵丹师这一类不可或缺的人才资源的。

    但灵画师,灵丹师,灵器师,阵法师这一类的人才,不是你想有就有的,比如说灵画师,最基本的要求便是多彩元神。

    拥有多彩元神的修士到底有多稀有,这从唐楚阳成为灵画师之后,直接就获得了来自于天威王朝的各类封赏便能看出一二了。

    这些辅助职业里面,灵器师算是门槛最低的职业了,理论上只要是开启了火属性神印的修士,都基本成为灵器师的可能。

    至少就唐楚阳从海大富,布衣那里得到的信息来看,大部分的魔神系修士,几乎都能炼制最基础的法器,当然,想要炼制更高一级的法宝,那就要看个人的天赋了。

    如果说能够炼制法宝的修士,在灵器师这个庞大的群体里属于万中无一的话,那么能够炼制灵器的修士,才算得上真正功成名就的灵器师。

    几大辅助职业当中,灵画师算是门槛最高,因为需要独特的多彩元神,所以最是难得,阵法师算是门槛最低的,因为灵器师需要开启火属性神印,灵丹师更是需要开启火木双属性神印。

    唯独阵法师,不需要任何门槛,只要懂得阵法原理,材料特性,以及各大属性的相生相克,便能成为最初级的阵法师。

    但同时,阵法师却是几大辅助职业里最难精通的职业,其他诸如灵画师这一类的辅助职业,只要拥有了多彩元神,将来只要接触的画谱够多,总能由浅入深的精熟起来。

    可以说,灵画师,灵器师,灵丹师,灵符师这些职业,都是难学却易精的行当,但阵法师完全相反,它几乎没有任何门槛,只要是个修士,稍微接触一些阵法方面的训练就能布置出阵法来。

    但想要精通,需要的可就不仅仅是天赋了,经验,悟性,耐心,甚至于观念上的认知,都是一个高阶阵法师不可或缺的素质。

    甚至于在唐楚阳看来,阵法师才是几大职业里最全面最高贵的职业,是典型的易学难精的高深行业。

    唐楚阳不介意传授海大富画谱,也不介意传授布衣炼丹配方,但涉及到阵法这方面的知识,他就变得保守了起来,必须要有唐家的血统,或者完全忠诚于唐家的家将,才有资格获得阵法师的传承!

    比如阿宝,就是唐楚阳未来打算全力栽培的阵法师,忠诚度当面完全不用担心,资质更是好的没话说,至于神印,在有了唐楚阳使用吞日龙龟身上的精华材料重塑之后。

    阿宝已经具备了成为阵法大师的潜力!

    对于落月城这次举行的拍卖会,唐楚阳抱有的期望非常多,席卷大量的各类资源只是他最基本的要求,更重要的是,唐楚阳打算出手几个灵符,甚至于唤神图的画谱!

    画谱这东西,可是比灵符,唤神图更加珍贵的,甚至可以说是无价之宝的奇珍!

    唐楚阳之所以想要出手画谱,一个原因是向潮汐山各方势力展示一下唐家的底蕴,另个一原因就是吸引灵画师和灵符师,唐家想要壮大,不可能只有唐楚阳一个灵画师支撑。

    而唯一能够打动灵画师效忠唐家的法子,恐怕就只有对于任何灵画师而言,都是最为宝贵,甚至于重于生命的画谱了。

    往深了说,一个灵画师的重要程度,已经未来的成就,最主要的因素就取决于他掌握了多少画谱!

    大家族,大宗门,大势力,都是依靠海量的资源,和足够宽容的厚待来吸引灵画师投效,这是他们唯一能够拿得出手,也舍得拿出手吸引灵画师投奔的东西。

    有一些比较有魄力的家族和宗门,有时也会咬牙放出几张画谱来钓鱼,但也只有极个别基于发展壮大的宗门和家族才会这么做。

    类似四极皇朝这样的超级大势力,画谱这种代表了家族传承的镇族之宝,通常都只会传给家族之人,外人想要得到,说是难比登天也不过分。

    无论是在什么世界,某种东西只有知道的人越少,拥有的人越少,才能显示出它的珍贵和稀有,一旦这种东西烂大街了,也就没有继续持有的必要了。

    这就好像唐楚阳所在的地球上,各个国家的各类科技技术上的竞争,某个国家掌握了制造和发射卫星的尖端技术,那么所有相关职业的工程师,都会对这个国家充满向往。

    而所有想要拥有卫星的国家,也都必须要向这个国家购买产品,长此以往,这个国家就成了卫星领域的权威,以后但凡是这个国家出产的卫星,哪怕质量和其他国家相当,也会被产生惯性认知国家看成是最好的卫星。

    这就是唐楚阳将来要布局的一个比较庞大的计划,五行大陆上现有的几乎所有的灵符,只要唐楚阳能够得到一个样品,他就能凭借脑海里恐怖的知识判别出这张灵符的画谱是什么构造。

    然后唐楚阳就能凭借他更全面的认知,炼制出比这种灵符威力更大,更节省元气或者元神精华的灵符。

    做到这一点之后,只要唐楚阳愿意,他就可以把这张灵符散播出去卖人情,等到这种灵符的画谱彻底扩散出去,制造这种灵符的画谱就会大幅贬值,让拥有它的家族和势力失去依仗。

    这可是打压对手的不二法门,不过唐楚阳也只是把这种手段当成压箱底儿的大杀器而已,这一招不能乱用,因为太容易得罪人,而且还是往死了得罪。

    很容易逼得对方狗急跳墙,进而和唐家拼个鱼死网破,在没有绝强的实力之前,唐楚阳不敢用这招来为唐家满世界的拉仇恨。

    但因为这个想法,也让唐楚阳产生了一个更加疯狂的念头,如果这个念头能够实现的话,整个五行大陆上至少一般灵画师都能被唐家掌握到手里!

    唐楚阳的这个念头很简单,那就是创办一个灵画师学院!

    不只是灵画师学院,这个念头一旦在唐楚阳的心里铺开,他立马就想到了灵丹师学院,灵器师学院,灵符师学院等等,凭借着脑海里无有不包的麻衣相士传承,他绝对能折腾出一个全面的体系来。

    但这个想法实在太过惊世骇俗,几乎是挑战整个五行大陆上现有的所有体系,如果不能保证唐家自身的绝对安全,这个念头唐楚阳连说出来的勇气都没有。

    如果他真敢这么做的话,唐家绝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被整个五行大陆的各大势力抢个支零破碎!

    不过这个念头铺开之后,唐楚阳根本就无法压制住这个疯狂的念头了,一旦这些学院被唐楚阳铺开,凶险那是肯定的,但如果能够成功的话,唐家,绝对能够一跃成为大陆声名最著的绝世家族!

    “妈的,我真是想强大想得都要疯狂了啊!”

    唐楚阳无奈地摇摇头,歇尽全力地想要把心里那股子冲动到山洪暴发的念头压下去,但任凭他再怎么摇晃拍打彻底兴奋起来的脑袋,都无法遏制这个惊天动地的疯狂念头。

    极度兴奋的思绪,让唐楚阳根本无法静下心来炼制灵符,忍了又忍,最终唐楚阳干脆不忍了,挠着头喃喃道:“有什么地方能让唐家既不怕各大势力找麻烦,又能将学院给铺开呢?潮汐山恐怕是不行的,学院肯定得是面向整个大陆的,潮汐山三十年才开启一次,时间太长了。

    而且,来参加试炼的还都是各大势力的精英,甚或都是各大家族皇朝嫡传血脉,想要让他们忠诚于学院和唐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最有可能被招揽的,恐怕就是数量最多,也没有什么依靠,急着想要出头的散修群体了,对了,还有平民,反正我可以为平民开启神印,这也是个不能忽略的庞大群体!”

    唐楚阳想着想着就有些失神了,因为烦恼,愁得他整张俊脸都皱成了包子,嘴里也禁不住碎碎念一样的嘀咕道:“到底是什么地方呢?到底有没有这种地方呢?”

    这碎碎念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于都影响到了沉迷到灵笈里的布衣和海大富,二人抬头互看了一眼,又同是抬头看向唐楚阳,见他愁眉不展,当下便起身齐声问道:“楚阳,想什么呢?都愁成这样了?”

    “唐大哥,你在想什么?”

    唐楚阳闻言抬头,见海大富和布衣一脸好奇之色,当下就是双目一亮,妈妈的,怎么就忘了身边还守着两个师出名门的原住民呢,要说五行大陆的地理山川,布衣和海大富肯定比他这个外来人更加清楚。

    稍微琢磨了一下心里的想法,唐楚阳斟酌着问道:“海老大,布衣,我需要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嗯,怎么说呢,就是假如我得罪了大陆上的所有顶尖势力,不得不把唐家带到某个绝对安全的地方,这个地方不但可以保护唐家不被外来人联合围攻,同时又不能断了和外界的联系,总之就是在整个大陆所有势力都对我敌视的情况下,凭借我的实力能保住唐家的同时,又能保持和外界的联系!”

    海大富和布衣闻言一呆,不知道唐楚阳为什么会突然生出这么奇怪的想法,得罪整个大陆的所有势力?那不是转眼间就得被各大势力覆灭?

    不过海大富和布衣也顾不得多想,脑中电石火光地转动一下,随后近乎异口同声地道:“去花果山啊!到了那地方,你就是想打都打不起来!”

    “花果山?!”

    唐楚阳目瞪口呆,彻底傻眼,还真有这样的地方啊?不过这名字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