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他是我大爷,书友141209200525329,孤星之云,凯哥54四位书友的打赏,今天是大年初一,祝福各位道友,各位兄弟姐妹,不管男女新年多多收红包,多多发财!另外,还请各位道友正版订阅一下,算是对贫道过年不放假的支持吧,谢谢了。奋战在电脑前的猛虎道长献上。

    说白了,这位寒风之王就是一个赌徒罢了。

    因而在发现异变之后,寒风之王安泰米朝着贾可道那边直奔过去就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作为神明,安泰米拥有其祂神明一样的基础特性,一定范围内的全知全能,嗯,这一点来自于信徒数量多少,有着较大的局限性。

    另外就是知晓所有的语言,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声音,光彩等等形式的语言。

    最后一点就是拥有一定范围内的预知能力。

    在这一点上,最为强悍的便是预知女士娜米斯殿下了。

    这位预知之神娜米斯就掌握着一个神职,预知!乃是一位微弱神力,神格等级一。

    要说其实力在诸神之中也就比那些新神好上一点,但其预知能力在诸神之中却是最为强悍。

    同时,这位预知女士也是少有几位没有创建教会传播信仰的存在。

    祂曾经就预言过寒冬之神的陨落,当然,通常情况下,这位预知女士是不会轻易预言的。

    不管怎么说。寒风之王安泰米能够预感如果自己继续前进的话,会遭遇到极大的危险,但同时。也可能获得无以伦比的好处!

    对于神明来说,凡人的那些好处都不叫好处。

    堆积如山的黄金,千百个美女还是一国之主,在神明面前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而对于神明来说,真正的好处则是暴增的信仰,神格碎片乃至于神器等等之类的珍宝。

    寒风之王的野心可不小,从其想要从巨人诸神手里分走一些神职权柄就知道了。

    贾可道此时依然端坐在山壁上。到了这时,从四周涌来的灵气都是只进不出了。

    光是那个八卦镜就将所有涌来的灵气吞噬了九成九以上。只留下百分之一给白光葫芦享用。

    但八卦镜此时所吸来的灵气较之贾可道之前吸来的灵气在数量上却要丰盛太多了。

    数息时间,白光葫芦之外就散发出一圈淡淡白光,虽说这圈白光一放即收,转眼就消失不见。但贾可道却看到白光葫芦四周同时延伸出去一圈黑色痕迹。

    就这么一下,空间就被切开了。

    当然,白光葫芦所切开的空间裂缝极为狭小,转眼就自行愈合了。

    看到这里,贾可道也知道白光葫芦再度进化了,似乎还从空间裂缝里吸收了什么东西,但速度太快,贾可道也没能看清楚。

    之后,白光葫芦继续吸收灵气。贾可道见其没有吃饱,因而也没有去动它。

    下一刻,贾可道眉头不由得轻轻一皱。远处一道金光疾速飞来。

    这金光飞来,随之而来的便是无穷的威压,甚至于金光所过之处,那些地面上疯狂生长的灌木,杂草都瞬间被冰雪覆盖。

    要知道,那金光飞行的高度至少在两百多米之上。

    应该是一位神明降临了。

    对于这一点。贾可道现在已经很熟悉了,倒是不会出现什么认识上的错误。

    不过话说回来。贾可道倒是丝毫不会畏惧一位神明的到来。

    何况此时自己已经明白头顶悬浮的那块八卦镜并不是一件凡物,乃是一件异宝。

    当然,至于其来历为何,贾可道不太清楚,但这八卦镜的用法,贾可道却已知一二。

    要说在主物质位面里,神明降临之后,其实力是有着限制的,最强的程度也就比穆诺兹强上一些。

    当然,续战力就说不定了,毕竟神明降临之后,其续战力与其携带的神力多少有关系。

    贾可道已经看得清楚明白,那是一头金色的巨狼!

    贾可道看清楚那金色巨狼的同时,寒风之王安泰米也看清楚了贾可道这边的情况,心头不由得一喜。

    贾可道头顶悬浮的两件物品散发光华,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

    当然,这寒风之王安泰米倒是看得有些差了,在祂眼中,这两件物品应该是神器,并且贾可道正在收复之中,否则的话不可能引发如此异动。

    所谓神器,之前就说过,便是神明所用的武器或者器皿。

    只不过,能够被称为神器的武器或者器皿都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绝非任何一位神明就能够轻轻松松炼制出来的。

    简单来说,一位神明想要炼制一件神器,就须得先找好材料,然后消耗大量时间与神力来炼制,这里面,材料固然不是凡物,但时间与神力更为重要。

    通常情况下,一位神明炼制一件神器出来,所花费的时间都是在数千年以上,而消耗的神力也绝非寻常神明所能够承受的。

    就算是强大神力,其拥有的神器最多也就不过三件左右,中等神力一件,至于弱等神力多数都使用次一等的半神器,这所谓的半神器也就是尚未完成的神器,其威能较之完整的神器就差上不少了。

    至于寒风之王安泰米这样的微弱神力,也就只有使用一下神器的雏形,所谓的圣器了。

    至于那些刚刚高举王座的新神嘛,构建神国都来不及,连圣器都是没有的。

    寒风之王安泰米此时已是兴奋到极致,远远就张开了巨口。嘴里的金色牙齿清晰可见,而这牙齿里则有一颗与其它牙齿不同,为纯白色。便是寒风之王安泰米炼制近千年的圣器,寒风之齿。

    神明之所以会使用神器,圣器,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在战斗中节约神力的目的罢了,当然,这些神器,圣器也有增幅战斗力的作用。

    就拿寒风之王安泰米的寒风之齿来说。其巨口张开,那寒风之齿便化为一团疾速旋转的暴风朝着贾可道扑了过来。

    那暴风所过之处。四周空气都凝固了,显现出无数的冰块,不断朝着地面掉落下去,而随着空气凝固。在暴风后面更有大量空气跟着席卷而来。

    极度的寒冷!

    那暴风甚至于距离贾可道十多公里之外,贾可道都能够感受到其寒意扑面而来。

    轰!

    片刻之后,一声巨响从小山谷内传出,那暴风带着无数冰块撞在小山谷上,转眼之间,一座巨大的冰山就将小山谷包裹在里面。

    这便是规则变化的力量,在暴风之齿作用范围内,一切物体都会瞬间被冰冻,温度下降到极致!

    神器!

    神器呢?

    寒风之王眼中带着无比的贪婪一头就撞在了那座巨大冰山之上。

    嘭!冰山瞬间碎裂。再度化为暴风。

    就这么一下,那座小山谷就被彻底粉碎,化为暴风之中的无数沙砾和冰渣。

    但下一刻。无数青色符文就好似流水一般贴着地面,朝着四周蔓延开来,转眼之间便铺开百里之地,以破碎之后小山谷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八卦图。

    那寒风之王此时正暴躁的在八卦图中空之处寻找祂眼中的两件神器。

    至于贾可道并没有被冰冻在小山谷内,也没有随着小山谷一并粉碎,此时正悬浮八卦图上空。双眼含笑,看着下面那头巨狼。

    在久寻无果之后。那寒风之王顿时暴怒了,那两件神器怎么也不可能在自己一击之下灰飞烟灭的。

    暴怒的寒风之王周身散发出寒风,朝着四周吹散出去,地面顿时凝结起一层层寒冰,但这寒风在离开八卦图中空处后就自行消散,完全不见之前的威势。

    这,这?这怎么回事?

    身处八卦图中心空白处的寒风之王感觉自己好似掉入了什么陷阱。

    但对于寒风之王来说,祂并不惧怕这种陷阱。

    “寒风领域!”

    随着巨狼一声狂啸,那寒风随即化为巨浪,直冲高空,转眼之后扩散开来,一座无比巨大的冰山骤然成型,随后粉碎化为飓风,无数冰渣与飓风混杂在一起,所过之处,就连地表都自行化为冰块,不断朝着地下延伸。

    但寒风之王扩散出去的寒风领域对那八卦图丝毫没有半点损伤,寒风领域不断扩大,那八卦图也跟着扩大。

    在主物质位面里撑起领域,对于寒风之王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没多久,那寒风之王降临所带来的神力就消耗了不少,使得寒风之王不得不将领域收回,控制在体外十来米的范围,随后化为一道流光就朝着八卦图外面直冲而出。

    随着寒风之王化为流光冲出,那八卦图上的巽卦随即散发出青光,转眼之间,那巽卦便从八卦图上升起,化为一股清风将那金色流光一挡,竟然将其硬生生的拦了下来。

    那寒风之王此时心头倒没有惊慌,祂毕竟只是降临下来的一丝意识,即便挂掉了,其意识也能够返回真身,不会受到损害,损失的也就是一具降临体和带下来的神力罢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寒风之王在八卦图内左突右窜,不论是上下左右前后,始终无法冲出八卦图。

    而贾可道也借此将这八卦图上的八卦测试了一番,只不过这测试了小半会,也就只能用出一个巽卦来。

    但光是这个巽卦就将那寒风之王困在里面出来不得。

    到了这时,贾可道也感觉差不多了,便朝着那寒风之王轻轻一指:“束!”

    顿时,那浮现出来的巽卦符文便化为一道道青气,朝着那头金色巨狼扑去,转眼之间便将金色巨狼束缚在原地。

    这毕竟是一位神明。在被青气束缚之后依然拼命挣扎,无数寒风从其体内喷出,将那青气顶住。转眼之间反倒将那青气冻结,化为一块块不断膨胀的寒冰,向外顶去。

    但这却是徒劳无功的挣扎,那青气即便是被冻结了,那寒冰上也浮现出青气,就好似转眼之间增殖了一般,犹如一根根丝带。将不断抵抗挣扎的金色巨狼彻底缠绕起来。

    那金色巨狼被彻底缠绕之后,近乎于动弹不得。那双金色眼睛恶狠狠的瞪着高空之上的贾可道,口中发出震天的咆哮声:“你是哪位存在?难道你想要挑起与寒风之王的战争吗?回答我!”

    祂这个时候,倒是注意到了悬浮在高空的贾可道。

    贾可道呵呵一笑,也不与下面的金色巨狼多话。其头顶的白光葫芦,此时葫口一转,便对准了这头金色巨狼。

    这头金色巨狼,也就是寒风之王安泰米见到那个白色葫芦竟然对准了自己,不由心头莫名一寒,嘴里的狠话顿时一缩,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危险,准备换话来缓和一下。

    寒风之王安泰米乃是冬狼封神,因而在强硬的同时。也不会忘记迷惑对手,别看祂一贯的冲动鲁莽模样,但实际上在很多时候。这都是一种迷惑敌人的手段。

    但这个时候,寒风之王安泰米想要玩点什么花样,却为时已晚,那白光葫芦的葫口里在下一刻便喷出一道白光,朝着安泰米落了下来。

    唰!一声如同玻璃破碎的轻响声传来,白光从安泰米的头顶到尾部一扫而过。

    那安泰米吃痛。不由得发出一声惨嚎,一道深彻见骨的伤痕随即从安泰米头顶颈部后背浮现出来。甚至于那条尾巴已经被切成了两半。

    粉红带着泡沫的血液瞬间便从伤痕之中喷射出来,由于这是降临体,因而血液还是原本的颜色,当然,里面已经掺杂了一丝丝的金色,若是降临时间再长一点的话,这血液就会逐渐化为淡金色。

    这也是神明降临之后对降临体身体所造成的影响之一了,如果在神明降临结束之后,这降临体尚未死亡的话,那么其体内将会或多或少的获得一些神性,而其后代也将会获得神性血脉的传承。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种降临结束之后,降临体不会死亡的情况太少了,九成九九以上的降临体都会在降临结束之后挂掉。

    一些是因为意外,或者无法承受神明降临的意识,但更多的降临体则是因为神明不愿意将自己的神性血脉随意传播出去,所以降临结束时直接干掉附身的降临体。

    对于绝大多数的神明来说,这些作为降临体的人类也就是一些用完丢弃的卑微工具罢了。

    那扫过的白光一卷,安泰米伤痕中喷出的血液随即便被白光卷走,吸入白光葫芦之中。

    白光葫芦在不断吸纳灵气之后,现在大概也接近顶级灵器了,而其内白光锋锐无比,光这份攻击力与顶级灵器相等,甚至于还要高上几分。

    但就这样的白光,也没能将那寒风之王降临之后的身体一剖两半,仅仅只是在其后背切出一道伤痕,最终被其体内的骨头尽数挡住。

    受此一击之后,被八卦图困在中心的寒风之王安泰米对于悬浮在高空的贾可道可谓是恨之入骨了,祂那双散发出金光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贾可道,恨不得从贾可道身上咬下一块肉来,将其撕成碎片。

    若是普通人被寒风之王安泰米这么一瞪,恐怕当即就会魂飞魄散而亡,但对于贾可道来说,这也就是一种没有任何用处的憎恨罢了。

    “呔!”

    贾可道再度驱使着白光葫芦喷出一道白光,在行风之王安泰米后背切出一道深彻见骨的伤口来。

    那安泰米此时感觉自己都快要疯了一般。

    自己原本感受到极北之地出现了异状,随后便降临下来一丝意识,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来到这里,居然被一个人类给困住了。

    由于不是一个体系,那安泰米看贾可道就是一个普通人类,怎么也看不清楚对方底细。

    一个普通人类居然能够将自己给困住。这对于安泰米来说,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唰!

    又一声轻响,安泰米的后背再度出现一道伤痕。飚出的鲜血随即便被白光卷走。

    数十下之后,安泰米身上可谓是伤痕累累了。

    不过这对于安泰米来说,倒不算什么,仅仅只是皮肉伤罢了。

    以安泰米所携带下来的神力,恢复这些伤势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偏偏安泰米心头的恐惧却在不断扩大。

    这里面的原因很简单。

    神力一转,身上的伤势便尽数恢复,可那一丝意识却损失了一些。被白光卷走的鲜血里所蕴含的意识竟然没有回来。

    就这样,那白光葫芦不断吞噬着安泰米身上飚出的鲜血和意识。

    渐渐的。白光葫芦上面浮现出一丝丝红色,而那安泰米却有些站立不稳了,祂感觉自己现在无比虚弱,神力即将耗尽不说。就连降临的那一丝意识也损失了五成以上。

    终于,从葫口喷出的一道白光,切入安泰米体内,将其脊椎尽数斩断,随后在安泰米身上轻轻一转。

    那安泰米不由得发出了最后的一声惨嚎,片刻之间便一头栽倒在地,再也无法站立起来。

    那白光却丝毫不肯停手,在贾可道没有驱使的情况下,连连转动。半息时间不到,便将这头体型超过十多米的巨狼切成了一团肉沫。

    甚至于寒风之王安泰米嘴里那颗白色牙齿,也就是所谓的圣器。寒风之齿,被白光连续切过数十下,转眼之间便化为一堆白色碎末。

    要知道,这圣器虽说不是完整的神器,但其坚固程度是可想而知的,绝非普通凡物能够比拟。别的不说,就算是空间裂缝出现在这圣器上。也没可能将圣器直接摧毁。

    但在白光葫芦面前,虽说一下搞不定,但多来几下,几十下,也将圣器给直接摧毁了。

    到了这时,那白光连同沾染在地上的一点血肉都不放过,将那团肉沫一卷,彻底缩回葫芦,不再出现。

    看到这里,贾可道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右手轻轻一抓,那覆盖在地上的八卦图便自行飞起,不断缩小,待到贾可道面前时,化为一面八卦镜,重新悬浮在贾可道头顶,继续吞噬着涌来的灵气。

    而那白光葫芦将安泰米的血肉尽数卷入之后,就好似吃饱了一般,随即便向下一沉,消失在贾可道头顶,出现在贾可道脑海之中,颇为蛮横的将封神榜,生死簿等几件宝物挤到一边,在脑海正中定住,如同陷入沉睡之中一般。

    这时候,贾可道头顶也就剩下那个八卦镜了。

    贾可道算了算时间,突破炼气化神上层之后的灵气吸纳期还有一点时间,倒也没有浪费,随手便从杂宝阁里取出上百张鳞片,又从头上截取一些发丝,左手一伸,三昧真火从掌心冒出,将这些鳞片,发丝逐一略微炼制之后,便置于头顶。

    这些鳞片,发丝随后便环绕那八卦镜在贾可道头顶旋转,自行吸收八卦镜漏下的那些灵气。

    贾可道做完这些之后便盘腿坐了下来,双眼微闭。

    那些鳞片,发丝在吸收灵气的空余也时不时会与贾可道散发出体外的青光交织,吸收一些青光。

    渐渐的,那些鳞片,发丝上便开始转化为青色。

    实际上,这些鳞片,发丝原本就不是凡物。

    鳞片乃是贾可道化身巴蛇的时候,从自己身上取下的。

    虽说贾可道化身巴蛇之后,身上鳞片不少,即便是受到损伤,也会飞速自行长回。

    但若是贾可道自己取下的鳞片,就需要一定时间之后才能够生长回来了。

    毕竟那受损的鳞片,其内精气尽数缩回体内,落下之后,虽说也不是凡物,但却比自己取下的鳞片差多了。

    至于贾可道的发丝,也是如此。

    嗯,到了贾可道现在这个道行,别说掉头发了,就算是皮屑,汗垢都不会出现半点了。

    这就是所谓的不漏之身了。

    精气内敛,不行于外。

    简单来说,贾可道现在的头发,拿出来都算得上是仙物材料了。

    此时贾可道在略加炼制之后。放置在头顶吸收灵气与青光,实际上就是进一步淬炼其材质。

    算是准备炼制仙器的材料了。

    毕竟贾可道体外的青光也是蕴含一丝大道,融入这些材料之中。自然是有好处的。

    像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贾可道自然是要好好利用,如果不是鳞片,发丝过多会影响淬炼效果的话,贾可道恐怕恨不得将满头头发都尽数取下拿来淬炼的。

    良久,那些悬浮在贾可道头顶吸收灵气,青光的鳞片里。突然有一片周身化为淡青色。

    贾可道这时方才缓缓睁开眼睛,右手一拍藏宝阁玉佩。从中将那仙籍普册取了出来。

    这仙籍普册刚刚取出,那片淡青色的鳞片便自行落下,紧紧贴在仙籍普册上。

    而仙籍普册上则是浮现出一片流动的黄光,不断涌入那淡青色鳞片。片刻之间便将那鳞片染上了一丝丝黄色。

    数息之后,鳞片与仙籍普册脱离,落在贾可道手上。

    贾可道看了看这鳞片,其通体为淡青色,期间纹路则由黄色染成。

    贾可道点了点头,将鳞片收入杂宝阁,随后又将仙籍普册翻开看了看。

    果然如此,这仙籍普册里记载的功德数量减少了一些,却是被那淡青色的巴蛇鳞片给吸去了。

    要说。在贾可道看来,这仙籍普册恐怕比封神榜,生死簿更高级一些。其能够收纳无形的功德,却是一件难得的异宝。

    只不过,贾可道现在也就只能用用这仙籍普册,想要干点其它什么事情却是不能。

    很快,一根发丝也通体化为淡青色落下,贾可道照例将其贴在了仙籍普册上。让其吸收功德。

    就这样,一张张鳞片。一根根发丝,纷纷落下,吸收功德。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那悬挂在贾可道头顶的八卦镜突然之间便向下一落,沉入贾可道脑海之中,将那白光葫芦给挤到一边。

    白光葫芦倒是不甘被挤开,随即撞了回去,但八卦镜怡然不动,白光葫芦不得不拉开一点距离,老老实实悬浮在贾可道的脑海里,不再争夺中心位置。

    随着那八卦镜落入脑海之中,朝着贾可道涌来的灵气骤然停止,虽说还有一些灵气余波涌来,但较之以前的灵气潮汐也就是一个小浪花罢了。

    当然,以贾可道为中心的极北之地,灵气基本上被抽得七七八八,这灵气潮汐一经停止,从四面八方也有灵气补充进来。

    但想要恢复到之前的灵气浓度,恐怕需要的时间不会太短。

    贾可道微微轻叹一声,经过淬炼,通体化为淡青色再吸收了功德的鳞片,发丝占总数三成不到。

    而此时自己头顶上悬浮的鳞片还有八十多片,发丝还有七十多。

    这已经算不错了。

    何况即便是没有完全淬炼的鳞片与发丝,其上也浮现出一丝丝青色,这些材料也是能够拿来炼制仙器的。

    唯一的缺点就是炼制出来的仙器不会太好罢了。

    贾可道倒也没有嫌弃这些材料,索性尽数贴在仙籍普册上,任由其吸收功德。

    不过,这些尚未完全淬炼的材料吸收功德也不多,吸收片刻便自行掉落,被贾可道尽数收入杂宝阁内。

    做完这些,贾可道方才将目光转向北方,微微一笑。

    那位在原地停下的冰雪女神艾拉此时却是满脸惊恐,转身就撕开一道空间裂缝就逃了进去。

    没法,这不能说冰雪女神不勇敢,胆子小。

    完全是之前的那一幕着实让人心惊肉跳。

    作为冰雪女神,只要自己愿意,这上千里之远,还是能够看到小山谷处所发生的事情。

    而寒风之王安泰米连反手之力都没有,就被直接困在了那个奇怪的图案之中,随后又被那个奇怪的东西喷出白光,连番攻击,没多久就被干掉了。

    最让冰雪女神艾拉惊恐的并不是寒风之王安泰米被干掉。

    这降临之后的神明被干掉的事情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毕竟神明所降临的只是一丝意识以及携带的神力。

    降临的神明虽说很强大。但却不能够超过主物质位面的限制!

    如此一来,就算是凡人,都有可能干掉神明的可能。

    因而对于寒风之王安泰米被那个普通人干掉。冰雪女神并不算恐怖,只是一些惊讶罢了。

    真正让冰雪女神艾拉惊恐的却是寒风之王安泰米降临下来的意识居然也被那白光一举干掉了!

    之前就说过,神明降临下来的意识乃是神明真身的一部分。

    而那么多神明降临下来的意识基本上都没有出过差错,即便是失败了,意思也能够轻而易举的返回神国。

    而寒风之王安泰米的意识被干掉,也就意味着安泰米的真身受损。

    这对于所有神明来说都不会是一件好事。

    另外,降临下来的意识与真身之间的关系大概属于母体与繁衍体的关系。意识降临下来之后,就勉强算是一个单独的个体了。

    在秉承真身的性格。记忆乃至于各方面的完美相似之外,其也在新的记忆产生后成为一个单独个体。

    若是返回神国,被真身重新吞噬回去,倒也没有什么。毕竟那一段降临的记忆还在,也就意味着这个单独个体继续存在,只不过存在于真身之内罢了。

    但若是意识被消灭的话,那么这一段记忆自然不可能继续保存下去。

    简单来说,就是冰雪女神降临下来的意识也是怕死的。

    要说这冰雪女神的实力较之寒风之王强上很多,但在意识降临到主物质位面后的降临体身上,这个差别就不大了。

    也就是说,对方能够干掉寒风之王,那么干掉自己也不算什么难事。

    因而在见到贾可道远远朝着自己微微一笑。那冰雪女神顿时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哪里还敢在原地停留。

    就在冰雪女神伸手撕开空间裂缝逃走的时候,贾可道追了上去。

    将寒风之王击杀之后。那白光葫芦吞噬了寒风之王的意识与血肉之后,其内蕴含的锋锐便强盛了一层。

    贾可道自然明白其中蕴含的好处,而那个冰雪女神的降临体在外面鬼鬼祟祟,恐怕也不是带着善意的。

    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

    贾可道也就没有放过对方的打算。

    贾可道脚下聚起白云就朝着冰雪女神追去。

    而那冰雪女神钻入空间裂缝后便消失不见,下一刻则出现在冰雪巨城之中。

    对于冰雪女神的降临。整个冰雪教会总部都轰动了。

    但下一刻,那位白发苍苍的牧首则宣布冰雪巨城进入战争状态。

    冰雪女神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将对方摆脱。但借助教会的力量,毫无疑问是最好的办法。

    星界之中,一个白色的球体悄然依附在巨大无比的主物质位面上。

    这个白色球体里悬浮着一座覆盖着白雪的大陆,其上冰雪覆盖,高峰林立,一头头冬狼出没入林地之间。

    突然之间,一声愤怒无比的狼啸声从大陆中心处那座高达千米的巨峰上传来。

    顿时,不管是在林地之间寻食还是正趴在石头上享受温暖阳光的冬狼都纷纷昂起自己的头颅,朝着那巨峰方向看了一眼之后,便迅速低下头颅,并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它们能够听出那狼啸声中蕴含的愤怒。

    在那座千米巨峰之上,一头巨大无比,体型超过百米的金色巨狼趴在那里,身体高高撑起,目光盯着主物质位面方向一动不动。

    寒风之王原本正在沉睡之中,作为一位神明,长时间的沉睡是必要的。

    不管是将信仰之力转化为神力,还是解析理解更高层次的规则变化,来掌握新的神职,提升神格等级,都需要在沉睡状态才能够进行。

    陷入沉睡之后,很多事情就没法干了。

    因而,神明除了进入主物质位面需要降临意识之外,另外需要凝结化身,有什么事情需要离开神国,就由化身去办。

    而这头趴在千米巨峰之上的金色巨狼便是寒风之王安泰米的化身。

    嗯,作为微弱神力,寒风之王安泰米也就只能凝结一位化身。如此一来,这个化身倒没有多少时间离开神国,更多时候都是担负着守护神国的重任。

    这化身就是从真身上分出一小部分充当核心。再以大量神力重新构建而成的身体,说白了,这化身差不多就是加强版的降临体,但更加强大。

    就在之前,安泰米的化身就察觉到自己分出降临到主物质位面里的一丝意识消失了。

    出了什么事情,安泰米并不知道,但祂知道这一丝意识是没可能回到神国了。自己永远失去了这一丝意识。

    这对于安泰米的伤害并不算小。

    这意识说白了,就是神魂的一部分。损失一丝意识,神魂就会受到伤害。

    这就如同一个普通人类的灵魂受到伤害一般。

    不管是哪一位神明,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不会高兴。

    何况,寒风之王安泰米原本就属于性格极度暴虐的那种。

    因而在愤怒咆哮了一会之后。安泰米就再度将一丝意识从神魂中分出,将其降临到主物质位面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种补偿,这次降临很顺利,一次成功。

    这是一头体型超过四米的冬狼,较之安泰米上次降临的冬狼在体型上要差上一些。

    但这头冬狼在承受寒风之王安泰米的降临之后,体型就直接膨胀到九米。

    当然对于神明来说,战斗力与体型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太大的联系。

    只要能够降临,那么体型倒不是什么问题。

    在降临之后,安泰米随即便朝着上个降临体陨落的地方赶去。

    当然。在那里,安泰米并没能发现什么痕迹,所有的战斗都在八卦图内发生。因而在八卦图被贾可道收回,化为八卦镜之后,这地面上就没有什么可以发现的痕迹了。

    嗯,安泰米也不是傻子,在略微思考之后,这位寒风之王安泰米就将目标锁在了冰雪女神艾拉身上。

    毫无疑问。能够干掉自己降临体的存在数量并不少,大多数的神明都能够做到。

    但在这个时间段。降临主物质位面的神明,除了安泰米自己之外,也就只有冰雪女神艾拉了。

    毕竟对于安泰米来说,冰雪女神艾拉的降临是没法瞒过祂的。

    而里面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冰雪女神艾拉与安泰米是生死仇敌,两者之间的神职纠纷是没可能调和的。

    不管是冰雪女神艾拉还是寒风之王安泰米,如果有机会的话,是绝对不会放过对方的。

    如此一来,那位冰雪女神艾拉的嫌疑就成为了最大。

    至于其它造成降临体死亡,意识被摧毁的原因,在寒风之王安泰米看来都是不可能发生的。

    自己降临之后,虽说仅仅只是一个降临体,但其实力绝非那些凡人可比的,就算是一头成年金龙,也没可能在干掉自己降临体的同时将降临的意识摧毁!

    因而在锁定冰雪女神具有最大嫌疑之后,寒风之王安泰米没有丝毫犹豫,就朝着冰雪巨城而去。

    而安泰米前往冰雪巨城并没有直接撕裂空间裂缝前进,而是凭借着降临体的肉身成直线前往冰雪巨城,而沿途的冬狼都尽数被安泰米召集。

    对于寒风之王安泰米来说,这不仅仅只是一场复仇之战,更是打压冰雪教会的绝好时机。

    而就在寒风之王沿途召集冬狼,准备给冰雪教会一个教训的时候,贾可道已经悄然追到了冰雪巨城。

    贾可道还是第一次来到冰雪巨城,相对于立米迪王国的王城来说,这座冰雪巨城乃是直接由神权统治。

    毕竟在这个寒冷的极北之地,教会的作用可要比立米迪王国这些地方大多了。

    如果没有教会的保护,恐怕在极北之地上的人类早就被冬狼灭掉不知道多少个回合了。

    毕竟不管是对于寒冷的抵抗力,还是真正的战斗实力,冬狼可要比人类胜出太多了。

    在极度寒冷的环境里,普通人类的战斗力将会被削弱到极致,而冬狼只要一成年,其实力至少能够与剑士相等,一些特别强壮的冬狼能够达到大剑士的实力,至于冬狼群里的狼王,有些直达剑师都不成问题。

    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冰雪教会的保护,恐怕任何一个人类城池最终都会在冬狼的攻击下变成废墟!

    贾可道悬浮在冰雪巨城上空,正待将八卦镜丢出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朝着东方看了看,将八卦镜收了回来。

    毫无疑问,又一位神明降临了。

    并且那股传来的神性气息还是比较熟悉的,应该是那位寒风之王。(未完待续)

第四百二十四章 大派送    ( )“楚阳,这太贵重了,我,我不能要……”

    海大富一张俊脸纠结成了包子,这话出口,声音干涩无比,重新递还过去的手臂都哆哆嗦嗦的,就好似这本小小的画册重逾万钧一般,随时都有可能将海大富还算强壮的手臂给压断。&26705;&33310;&23567;&35828;&32593;&39318;&21457;&32;&119;&119;&119;&46;&115;&97;&110;&103;&119;&117;&46;&110;&101;&116;

    “可是你的表情明明很不舍嘛……”

    看着欲拒还迎,拒绝得艰难无比的海大富,唐楚阳心中满意的同时,嘴巴却不饶人地出言刺激着纠结无比的海大富。

    三十来种画图对唐楚阳来说算不了什么,但对于海大富这个才掌握了五种将级画谱的人来说,那就是一座恐怖无比的金山,是能让他一辈子受用不尽的无价之宝!

    “废话!三十多种将符灵符的画谱,比我们霸神宗珍藏的画谱残册里都要多,我不动心那不是成傻子了?”

    海大富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他如今和唐楚阳已是生死之交,尽管欠了唐楚阳天大的人情,但在相处方面还是非常不客气的。

    而且以海大富的个性,真要是开始客气了,也代表他和唐楚阳的关系开始疏离了。

    “哈哈,那你还这么虚伪干什么?这玩意儿再怎么珍贵,难道还比得上七阶守护神的象形?”

    “这个……”

    唐楚阳一句话就把海大富给问住了,他和布衣被唐楚阳大发回落月城之前,就已经得到了唐楚阳承诺给他们的七阶守护神象形。

    相比于放眼整个大陆都是凤毛麟角级别的王级守护神,三十多种将级灵符的画谱,也确实算不上什么了。不过再怎么说这也是一比恐怖到了无法计算的财富,海大富接受的话多少有些羞惭。

    到目前为止。他能帮到唐楚阳的地方实在太少了,即便是游说几个长老和落月城结盟。其中决定性的因素依然是唐楚阳给予海大富的王符和超品将符。

    严格说起来,到目前为止,几乎一直是海大富在不停地接受来自唐楚阳的给予,他却没有对唐楚阳付出过任何有重大意义的反馈和贡献,这让海大富心里纠结得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之所以给你这些画谱,一个是拿你当兄弟了,另一个是这次拍卖会需要的将符太多了,我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的。

    给你画谱,是为了让你帮忙炼符而已,海老大,你就别不好意思了,赶紧熟悉一下,观想,通神怕是要不少时间呢,材料我都准备齐全了,等你凝诀之后。马上开始炼符了!”

    了解了海大富的性情之后,唐楚阳轻易就能猜出海大富心里的想法,这时候他哪里会给海大富犹豫的机会,就唐楚阳深心里的想法而言。

    他给海大富画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为了找个劳力,分担一下他身上繁重的任务,这也是唐楚阳手里根本没有信得过的灵画师。有海大富这个现成的苦力,为嘛不用?

    不过有时候好处给的太多了也不是好事。唐楚阳不愿意让海大富保持太大的愧疚之心,但也不能让海大富生出从他这里得到好处是理所当然的情绪。当下便郑重道:

    “海老大,画册是送给你了,但有一件事情我得说明,这画册是送给你私人的,可不是送给霸神宗的,我不介意你给凭借画册给霸神宗炼制将符,但画册内容未经我同意,绝对不能外传给霸神宗!”

    “这是肯定的!”

    海大富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点头应承,一本画册就是一个传承,说句不夸张的话,唐楚阳给他这本拥有三十多种将符灵符的画册,足以让海大富在灵画师这个体系里自己开宗立派了。

    而且还是传承底蕴比较雄厚的那种宗门,毕竟就连霸神宗这样的顶尖宗门也才掌握了不到二十种的将级灵符画谱而已,尽管,霸神宗并不是专门以灵符见长的宗门。

    “我在这里对天发誓,未经楚阳你的同意,我若是擅自将这本画册里的任何一张图谱传承给其他人,必遭天谴!修为不进!永世不堕落轮!”

    海大富这庄重无比的誓言说得又快又疾,根本就没有给唐楚阳阻止的机会,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即便不发誓,唐楚阳也不会说什么,但海大富得让自己对得起唐楚阳的看重。

    “海老大,你这又何必?!”

    唐楚阳没好气地瞪了海大富一眼,三十几种将符画谱而已,根本比不上海大富在唐楚阳心里的价值,不过他也清楚海大富的性情,只是埋怨了一句便不再多说什么。

    一旁看戏的布衣早就是一脸的艳羡之色,见海大富发了个对修士而言无比狠毒的誓言,心中敬佩的同时,嘴巴上却不饶人道:

    “唐大哥,他得到了天大的便宜,发誓声明也是该有之事,有了这本画册,他在霸神宗地位怕是要水涨船高,突飞猛进了!”

    尽管佛门讲究无欲无求,但唐楚阳赠予海大富的画册价值实在太惊人了,布衣毕竟年纪不大,话里话外多少带了些酸味。

    “哈哈,你小子也不要羡慕,哥哥这里也有你的礼物!”

    布衣话里的酸味唐楚阳自然听得出来,他一边笑着走到布衣身边,一边抬手又拿出一本灵笈出来,随手丢给布衣之后,唐楚阳这才一脸随意地道:

    “这是一本丹药配方灵笈,大约记载了五十种四阶以上的各类丹药,你在灵丹师的天赋上比海老大强,如今都已经是高阶灵丹师了,这次拍卖会我打算搞大点,

    布衣,你今天的先熟悉一下里面记载的几种五阶丹药的配方,尽量在拍卖会举行期间把五阶丹药炼制出来,高阶丹药,高阶灵符可是这次拍卖会的压轴之物!”

    唐楚阳这话说完,震惊的人就变成了布衣,五十种丹药的配方?其中还包括连他都没有掌握的五阶丹药配方?!布衣呆呆地看着手中的灵笈,又傻傻地抬头看看唐楚阳。

    “唐,唐大哥,我,我没那个意思……”

    “我知道!”

    唐楚阳认真地点了点头,布衣这个人虽然看着少年老成,但唐楚阳自认还是看得出这小家伙是个什么品性的人,给布衣准备丹药配方的灵笈,确实有公平的意思在里面。

    但实际上,丹药,也确实是唐楚阳打算拍卖的物品之一,潮汐山这边他又找不到够格又能信任的灵丹师,唐楚阳那位二奶奶宇文怡倒是个高阶灵丹师,但这次却没有跟来。

    算来算去,唐楚阳只能把炼制灵丹的主意放到布衣身上,这次拍卖会唐楚阳可是打算大量席卷所有势力手里的资源的,没有足够吸引人的拍卖物品,他的愿望根本无法达成。

    其实即便是炼器,阵法之类的,唐楚阳也打算全部拿出来弄个全方位的超级拍卖会的,炼器涉及的灵甲,法宝,灵器什么的对修士的重要性就不用说了。

    即便是阵法方面,唐楚阳都可以炼制出诸如阵旗,阵盘之类的固化阵法,不用布置就能直接释放出来,说起来,整个五行大陆上虽然并不缺少阵法大师。

    但阵旗,阵盘这一类的固化到器物上的瞬发阵法,根据唐楚阳的了解,不论是五行大陆上,还是在潮汐山中,似乎还没有这一类的物品出现。

    如果唐楚阳能够拿出成品来,哪怕是最次的人阶阵法,恐怕也能引起一股子抢购热潮!

    不过阵盘,阵旗这种涉及到了炼器,阵法,乃至于炼符等综合性学识和炼制技巧的东西,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炼制出来的,唯一能够炼制出成品的就是唐楚阳了。

    他唐楚阳显然是不能自出头的,最终这个想法就被唐楚阳给抛却了,有高阶灵符,唤神图,再加上高阶灵丹,足以让落月城的这次拍卖会名扬整个潮汐山了。

    “唐大哥,这,这还是太贵重了……”

    布衣嗫嗫喏喏,想拒绝,又有些不舍,五十种各类型的灵丹配方啊,整个生佛寺有什么多的配方么?

    布衣一点都不怀疑唐楚阳给他这本灵笈的真伪,这种涉及利益巨大的事情,任何人都不会随便开玩笑,但这么一本小小的灵笈所记载的配方,比整个生佛寺藏经阁里都不差多少。

    如此巨大到恐怖的利益,让布衣非常深刻地体会到了,得到一本画册的海大富那种激动到无以复加的心情,这份礼实在太重了,重得布衣浑身冒汗。

    “别那么多废话,你若还认我这个大哥,就把哥哥的心意收下,至于条件,和海老大一样,这灵笈里的配方只属于布衣,和生佛寺没关系,还有,今后但凡哥哥我需要高阶丹药,你得无条件给唐家炼丹,当然,材料我来提供……”

    布衣闻言,急忙连连摆手,一连声地道:

    “不不不,唐大哥,这本灵笈的价值太大了,即便布衣终生为唐家提供丹药,连材料包括在内,怕也还不轻这份情谊的,今后唐大哥但有所求,布衣必定万死不辞!”

    话虽说得急促无比,但布衣的表情语气却前所未有的郑重,他心里明白,既然唐楚阳已经把东西拿出来了,想拒绝怕是不可能了,他也拒绝不了,布衣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予唐楚阳足够郑重的承诺!

    “哈哈,哥哥想要的就是这个!”

    唐楚阳大笑着拍了拍布衣的肩膀,他想要的确实只是布衣和海大富的承诺而已,修士界里还是相当注重信诺的,除开个别名声臭大街的修士,大部分修士都不会轻易违背自己的承诺。(未完待续。。)

    (l~1`x*>+`<w>`+<*l~1x)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