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他是我大爷,凯哥54两位书友的打赏!

    上次穆诺兹被贾可道一袖子就装了进去,然后贴上真梦符,被白大那些妖怪玩弄得半点尊严都没有,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恨不得找条地缝直接钻进去。

    堂堂点燃了神火的半神居然被一群不知道男女的家伙反推,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但正因为这一点,穆诺兹现在都不敢靠近贾可道了,深怕一个不小心就被贾可道的袖子给装进去。

    那样的话,一切都完了。

    穆诺兹就算是真正的死!

    也不愿意再去当一回鸭子!

    “复活!力量提升!”

    穆诺兹再度怒吼。

    随着穆诺兹的怒吼,那些原本被烧成灰烬,被拍成肉酱的人类与魔兽就消失在阶梯上,之后那些宫墙上重新出现了铭刻的人类与魔兽画面,并且再度不断跳落下来。

    之前就说过了,这座宫殿便是穆诺兹尚未建成的王座,在融入大量规则之后,拥有神国的一部分特性。

    而那些铭刻在宫墙上的人类,魔兽便是穆诺兹收集的信徒灵魂。

    要知道,在神国里,那些信徒的灵魂是很难被彻底杀死的。

    不管是战死或者老死,他们的灵魂都会在神国内再度转生复活。

    只要穆诺兹的神力没有被消耗干净,那么这些灵魂就可以不断转生复活。直到灵魂与王座彻底融合在一起。

    当然,穆诺兹也正是借助这一点,企图尽最大可能消耗贾可道的力量。待到贾可道的力量消耗到极致之后,祂才会亲自出手,将贾可道干掉,以报之前的仇恨!

    嗯,由于之前那些人类,魔兽压根就没有对贾可道造成任何威胁,逼得穆诺兹不得不消耗更多的神力。来增强这些灵魂重新塑造身体的力量。

    这一次,那些从宫墙上跳落下来的人类。魔兽,其体外的灵光大多数从红色转变成为了黄色。

    即便是如此,穆诺兹还感觉不够,右手伸出。食指朝着一些魔兽点去。

    随后一道道金色光柱从天而降,落在那些魔兽身上。

    这种金色光柱就好似鸡血一般,那些魔兽体外的灵光再度从黄色转变为绿色。

    也就是说,这些被穆诺兹特别照顾的魔兽一瞬间,其实力便从大剑士再度提升到了剑师。

    而它们朝着贾可道喷射出去的也不再是火球,冰箭,风刃了,而是火柱,冰枪乃至于龙卷风。

    在与这些人类。魔兽战斗数个回合,一片片干掉它们之后,贾可道倒是发现了这些灵魂不断转生复活的秘密所在。

    原来是这样啊。只要在这座宫殿里,贾可道不管杀死多少人类,魔兽,它们都能够再度从宫墙上跳落下来,再度加入到战斗之中。

    想要将自己消耗干净?

    贾可道想到这里,不由得呵呵一笑。就在这数番战斗之中,贾可道已经将这四周的规则变化摸了个清楚明白。

    穆诺兹毕竟只是一位点燃神火的半神。既没有高举王座,也没有凝结神格,就连自己掌管的神职都没有选定,像这样的半神,较之那些已经高举王座,凝结神格,拥有自己神职的神明来说,就差太多了。

    也正因为这样,穆诺兹这座尚未完工的王座里所形成的规则自然也就很简陋了。

    虽说这王座里蕴含的规则数量不少,但太多相同的规则,其种类是很少的。

    当然,摸清了这规则变化,并不意味着贾可道可以改变这些规则。

    贾可道现在只不过是记住这些规则变化,借此来体味大道罢了。

    而真正想要结束战斗的手段却不是这个。

    既然摸清了这些规则变化,贾可道也就不客气了,将袖子一甩,袖子随即便好似一片乌云朝着那些人类魔兽罩了下去,待到袖子收回,被袖子罩住的人类,魔兽就消失不见,被贾可道装入了袖子之中。

    贾可道现在的袖中乾坤神通,在各种神通里算是修炼层次最高的了,如果按照入门,小成,大成,圆满这些等级来计算的话,贾可道的袖中乾坤大概应该排在小成与大成之间,勉强算个中成。

    但即便是中成,贾可道一袖子下去,也将三千多人类,魔兽装了进去。

    这些被装进去的人类,魔兽也就直接与王座暂时隔离开来,不管它们在贾可道的袖子里是死是活,那穆诺兹也没可能将它们再度转生复活了。

    如此一来,贾可道甩了几袖子下去,阶梯上的人类,魔兽就寥寥无几了,而那宫墙上铭刻的人类,魔兽也是没剩下几个。

    之前,在贾可道用袖中乾坤将那些人类,魔兽收走的时候,穆诺兹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在祂看来,那些人类,魔兽无非就是阵亡了,自己消耗一点神力就能够让它们再度转生复活。

    但到了这个时候,穆诺兹有些傻眼了。

    祂完全察觉不到自己那些信徒灵魂去了什么地方。

    而见到贾可道缓步踏着阶梯上来,穆诺兹顿时慌神了。

    穆诺兹突然发现,在自己绝对掌控的王座里,自己居然都没法对付贾可道,这种心理落差使得祂冒出了转身逃走的念头。

    穆诺兹很快就犹豫了,逃走倒是好说,对于一位半神来说,想要逃走,就算是其它神明想要抓住自己都很难。

    但逃走也意味着一个问题,自己要将辛辛苦苦铸造的王座丢掉!

    这让穆诺兹有些无法容忍。

    拼了!

    穆诺兹随即便朝着贾可道一指。无数金光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一把金色巨剑随即在穆诺兹身前成型,随后便朝着贾可道射去。

    这把金色巨剑在飞行的过程里甚至于割破了空间。在其身后拖出了一道长长的黑色痕迹,那就是空间被割破之后留下的空间裂缝。

    这乃是穆诺兹凝聚了整个王座的力量发出的一击,金色巨剑之中包含了穆诺兹大半的神力!并且在王座内拥有必中的规则变化,不管对方如何躲闪逃避,只要这金色巨剑射出,就必定会命中敌人!

    贾可道也看出了这一点。

    说实话,到了这个时候。贾可道方才明白,为什么那些神明是绝对不喜欢在其它神明的国度里战斗。

    一位神明在自己神国内战斗的优势太大了。

    以贾可道现在的道行也没可能躲过这一击!

    但贾可道也不会傻傻的等着那金色巨剑落在自己身上。像这样的攻击,就算化身为巴蛇,恐怕都会受一些伤了。

    但贾可道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那金色巨剑靠近贾可道之后。贾可道只是挥了挥袖子,金色巨剑就消失不见。

    看到这一幕,穆诺兹就连后背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这一幕太熟悉了!

    自己当初被这家伙抓住就是这一招!

    不管是看到袖中乾坤突然出现的慌乱还是金色巨剑无果的巨大威胁,穆诺兹顿时坚定了之前逃走的念头。

    没有丝毫犹豫,穆诺兹逃了。

    “想跑?”

    见到穆诺兹从宝座上站立起来,转眼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贾可道倒是笑了。

    在这王座里,穆诺兹便是创世神一般的存在,只要在规则变化之内。瞬间移动对于穆诺兹来说简直就要比喝水还要简单。

    但要知道,贾可道之前就在小山谷外面布下了一座幻阵与一座巨雷大阵。

    那幻阵能够封锁任何空间移动,而巨雷大阵则能够让自己接下来的捕捉行动比较容易一点。

    当贾可道离开王座出现在小山谷内的时候。就见到那穆诺兹正环绕着小山谷在高空疾速飞行着。

    显然,在九头河的那次自杀,着实让穆诺兹损失有些严重,因而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撕裂空间的能力。

    如果祂能够撕裂空间的话,就会知道自己已经被关在这里了,而不是被幻阵迷惑。从而在高空盘旋,恐怕在祂心里还在为自己逃了出去兴奋不已吧?

    实际上。贾可道这个幻阵也就只能困住穆诺兹这样信仰来源被极度削弱的半神,若是那些高举了王座,凝聚了神格,拥有神职的神明,这幻阵就起不到半点作用了。

    “雷击!”

    贾可道朝着穆诺兹一指,随即天上便迅速凝聚出一片黑压压的乌云。

    随着雷电光芒在乌云上开始蹿动,那在天上打转的穆诺兹也察觉到了危险。

    祂也有些奇怪,怎么突然之间天上就出现了一片乌云,而这乌云却让自己感觉有些危险。

    当然,最让穆诺兹疑惑不解的是,这片乌云一直悬挂在自己头顶,不管自己如何转变方向,都无法将这一片乌云给甩掉。

    穆诺兹哪里知道,自己已经陷入幻阵之中,在小山谷上空来回打圈,这乌云已经将整座小山谷笼罩,穆诺兹自然就没可能将乌云给甩掉了。

    轰!

    一声雷鸣传来,一道头发丝粗细的雷电犹如长蛇从乌云之中蹿出,朝着穆诺兹就落了下来。

    同样是雷电,那些法师所释放的雷电法术,穆诺兹不会有半点害怕,但眼前这道雷电却让穆诺兹心头莫名一紧,下意识躲闪开来。

    轰轰轰!

    一击不中,半息时间不到,乌云之中连续蹿出三道雷电,而其直径则从头发丝粗细变成了指头粗。

    穆诺兹早有提防,躲过了前两道雷电,却被第三道雷电擦了一下,顿时几丝电花在穆诺兹体外产生,电得穆诺兹身上略微一麻。

    这一下没有对穆诺兹造成什么伤害,但却让穆诺兹的身体出现了瞬间的停顿,而下一刻,又是三道雷电从天而降。

    由于这瞬间的停顿使得穆诺兹没能再躲过这三道雷电。

    三道儿臂粗的雷电转眼之间便击中了穆诺兹。

    穆诺兹只感觉全身一阵麻木。随后又是一阵剧痛传遍全身,眼前一黑。

    就在穆诺兹眼前一黑的同时,乌云中又落下三道雷电。接踵而至,击中穆诺兹。

    前后十道闪电,穆诺兹就硬生生承受了六道,转眼之间便好似一只被猎枪击中的小鸟,从高空径直坠落下去。

    这巨雷大阵所招来的雷电自然与异界法师释放的雷电法术不一样。

    作为点燃神火的半神,低于六级的法术,不管任何类型。都没可能对穆诺兹造成任何影响,而高于六级的法术对穆诺兹造成伤害的同时。其伤害力度也会被削弱五成以上,并且在通常情况下,一般法师想要视距锁定穆诺兹,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就更别提超视距锁定法术攻击了。

    嗯。大多数法师在视距范围内与穆诺兹战斗,只可能出现两个结果,第一个结果就是法师瞬间被穆诺兹干掉,连释放法术的机会都没有。第二个结果则是利用意外术固定的法术逃走,但最终被追杀至死。

    没有第三种结果出现。

    简单来说,战斗等级三十级以下,都拥有所谓的职业,什么法师,战士。弓箭手,盗贼等等。

    但三十级以上,点燃神火成为半神之后。就没有了所谓的职业。

    对于半神乃至于更为强大的神明来说,选择用长剑,斧头,弓箭乃至于法术等等之类的攻击方式,仅仅只是一个爱好偏向罢了,并没有多少局限性。

    任何一位半神。都拥有全方位的战斗能力!

    祂们既是战士,也是法师。可以拉弓引箭,可以隐藏充当盗贼,祂们不会有明显的短板。

    这是神火点燃之后所获得的好处之一。

    战斗方式的不同只意味着半神的爱好罢了,真正决定祂们在战斗时不同的方向应该是所谓的领域。

    嗯,传奇以上的存在都能够展开属于自己的领域,但这很消耗力量。

    在领域范围内,半神将拥有类似于王座的战斗能力。

    说白了,展开领域之后,半神能够小范围修改领域笼罩范围内的规则变化。

    利用规则变化来战斗,才是一位半神真正的战斗能力。

    就如同贾可道之前在穆诺兹的王座内,被限制了飞行,说话等等。

    在这样的规则变化限制下,就算是一位大魔导师都可能变成一头待宰的羊羔!

    而穆诺兹的缺陷就在于,祂之前已经变成了落水狗!

    自杀复活所造成的重创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信仰来源被摧毁,使得神力极度衰竭,最要命的是那些新鲜出炉的祭司需要赐给神术,以及穆诺兹还要维护王座的运转。

    要知道,展开领域是很消耗力量的。

    传奇在未点燃神火之前,基本上不会完全展开领域,祂们会采用展开少部分领域的方式来辅助战斗。

    比如传奇战士可以将领域覆盖在自己肉身上,起到防御以及提升肉身强度的作用,或者将领域覆盖在武器上,让武器暂时化为圣器乃至于神器。

    当然即便是这样的领域运用,都会让一个传奇战士在长时间内无法再度展开领域。

    至于半神,只要拥有足够的信仰之力来转化神力,这领域想展开多久就展开多久。

    可惜穆诺兹压根就没法展开领域,因而在贾可道面前就被打得好似一条死狗。

    贾可道伸手凌空一抓,被雷电电得全身焦黑无比的穆诺兹便飞了过来,悬浮在贾可道面前。

    穆诺兹现在这具身体乃是夺取一名鱼妖产出的后裔,虽说在略微适应了这具身体之后,身体出现了一些变化,但依然能够比较清晰看出鱼妖的特点。

    全身大半面积覆盖着一层厚实的鳞片,只不过被贾可道招来的雷电连续轰击,那些鳞片已经被炸得七零八落,全身布满了一条条焦黑与金色交织的伤口。

    作为一位半神,其回复能力极强,就这么一点时间,其体外的伤口就恢复了大半。而剩下的伤口里则有着不断游动的蓝色电光,犹如一条条小蛇与不断涌出的金色光芒抗衡着。

    之前就说过了,巨雷大阵所招来的雷电并不像法师们所释放的雷电法术一样。其内融合了一丝大道的变化。

    因而穆诺兹即便是恢复极为强悍,现在也没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

    贾可道抬手便将一道真梦符贴在了穆诺兹的额头上,将其沉入梦乡之中。

    这是必须的,说实话,这穆诺兹即便是受到了重创,但若是略微放松的话,指不定又直接逃走了。

    制住了穆诺兹之后。贾可道便伸出右手贴在了穆诺兹的胸前,轻轻一吸。一股青光在浮现在贾可道右手之上,不断深入穆诺兹体内。

    原本沉入梦乡,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的穆诺兹顿时挣扎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极度痛苦的神色。全身肌肉不断痉挛,使得那些正在愈合的伤口不断重新开裂,又不断重新愈合。

    但这种挣扎是无用的,穆诺兹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法从睡梦之中醒来。

    渐渐的,一丝丝金色气息从穆诺兹体内被青光牵引了出来,在青光之中形成了一丝金色发丝。

    一股神性气息也随即浮现出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有金色气息依附在金色发丝之上,使之不断增长。

    半个小时过去了,那金色发丝已经增长到指头粗细。犹如一条金色的长虫在青光中拼命挣扎,企图从青光之中逃走,但青光却将其牢牢束缚住。使之挣扎完全无效。

    终于,在金色发丝增长到两根指头粗细的时候,穆诺兹体内的金色气息被尽数抽取干净,完全不剩半点。

    而原本强壮无比的穆诺兹此时也变成了一具干尸,被风一吹,随即就化为一片灰尘朝着远处洒落出去。而那道真梦符则因为失去了依托,自行掉落了下去。在微风之中化为一团灰烬。

    金色长虫在青光的包裹下,伸展在贾可道面前,不时缓缓摆动几下。

    贾可道伸手一把便将这金色长虫抓在了手里。

    这便是穆诺兹体内所有的神性了!

    贾可道感受着这金色长虫散发出来的神性气息,脑海里突然就冒出了穆诺兹的怒吼声:“你胆敢抽取我的神性,我一定要杀死你!杀死你!”

    贾可道嘴角微微一弯,对于点燃神火的半神来说,神性已经与其灵魂合二为一,因而在这条神性里还保存着穆诺兹的一些意识。

    这是必然的,就好像穆诺兹在九头河时,能够借助神性后裔来脱身一般。

    只要拥有祂的神性,那么就可能成为祂复生的躯壳。

    贾可道压根就不在乎穆诺兹残留意识的威胁,在之前,贾可道就可以将其抓住,到了现在,神性都被自己抽取了出来,难不成自己反倒要放祂走?

    贾可道随即用两根指头轻轻一夹,包裹在青光里的指头就好似一把锋锐无比的剪刀,轻而易举将这条神性剪下了一点。

    被剪下的一点神性也就只有黄豆大小,被剪下来之后,这粒神性便自行朝着两头延伸开来,数息之后就变成了一条铅笔芯粗细的神性。

    贾可道点了点头,这神性原本就是异界里最为神奇的一种东西,既是神明对规则变化理解的局限化,又如同生物一样具有自我修复能力,甚至于能够赐给获得者更悠远的寿命。

    随后,贾可道又剪了几下,分出了一根比头发丝更细的神性。

    这已经是神性能够单独存在的最小单位了。

    但贾可道并没有停止,伸手朝着这丝神性轻轻一点,啵,一声好似玻璃破碎的脆响传出。

    这丝神性随即便崩散开来,形成一片金色的光雾,无数金色颗粒相互碰撞着。

    贾可道双眼死死盯着这一片金色光雾,在贾可道这轻轻一点之下,保护神性的外壳消散,神性崩散,其内蕴含的规则变化就好似一个没有穿衣服的美女显现在贾可道面前。

    良久,贾可道方才缓缓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出数以十计的规则变化,而那金色光雾也在时间的流逝之中缓缓重新聚合在一起。恢复了发丝的形态。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贾可道就暂时在这个小山谷里住下了。

    在失去了火龙的高温后,大雪又迅速将小山谷内覆盖上了一层白色。

    只不过。想要达到最初那样的厚实程度,在短时间内是没可能了。

    每日清晨,贾可道从打坐清修中苏醒过来后,便招出几个灰巾力士,将山谷内堆积的白雪清理出去。

    之后则是从穆诺兹的神性里切下一小点,将其崩散,查看其内蕴含的规则变化。

    时间一天天过去。

    天上落下的白雪也渐渐变得稀少。时间已经从极北之地的寒冬推移到了春季。

    天上的乌云散去,天光变得暖和了不少。

    尚未等白雪尽数化去。山谷里的植物便从地下钻出嫩芽,拼命吮吸着天光里蕴含的能量,不断成长起来。

    穆诺兹的神性已经被贾可道解析得只剩下最后一点了。

    照例,贾可道伸手轻轻一点。那丝金色神性随即崩散,化为金色光雾。

    较之以前,贾可道查看这里面蕴含的规则变化,速度提升了很多。

    没多久,贾可道就闭上了眼睛,脑海里浮现出相应的规则变化来。

    渐渐的,那些脑海里浮现出来的规则变化开始凝聚为一根神性。

    到了这时,如果贾可道愿意的话,甚至于可以直接将自己理解的规则变化在体内凝为神性了。

    但这对于贾可道来说。没有什么必要。

    很快,那崩散的金色光雾重新凝聚了起来,贾可道这时将之前分开的神性尽数取出。用青光约束在一起。

    这些如同发丝一般的神性在相遇之后便好似生死仇人一样,相互吞噬融合了起来。

    当然,这些神性虽说源出一处,但被贾可道分开之后,穆诺兹依附在里面的意识也同时按照神性份额被分开了。

    因而此时这些神性相互吞噬融合的时候,那些依附在一丝丝神性之中的穆诺兹意识便不断咒骂着自己的对手。

    数以百计的神性里传出大量的咒骂声。让贾可道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要说任由这神性里的残留意识存在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又会惹出一些小麻烦来。

    因而贾可道索性驱使着青光对这些神性进行了清理。依附在神性之中的穆诺兹意识在被分为数百份之后,怎么也不可能抗住青光的碾压。

    转眼之间,那些神性里传出的咒骂声就消失了。

    由此,那位跛脚半神穆诺兹也彻底消失在世间。

    就在跛脚半神穆诺兹的咒骂声消失的瞬间,那些信奉着穆诺兹的神职人员随即就感觉自己心里好似突然空了一块,自己所掌握的神术也在这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们拼命朝着自己所信奉的神明祈祷,但丝毫没有半点回应。

    十多分钟后,那些神性重新融合在了一起,贾可道将这条神性收入了杂宝阁。

    在解析了这神性中蕴含的规则变化之后,这条神性并不是完全没有了用处。

    对于现在的贾可道来说,这神性可是用来炼制仙器的上好材料。

    当然,贾可道暂时还没法用神性来炼制仙器,说白了,就是道行还差一点。

    但只要突破瓶颈,将道行提升到炼气化神上层,那么就可以炼制仙器了。

    将神性收好,贾可道便来到那块巨石前。

    这块巨石乃是穆诺兹辛苦铸就的王座,虽说尚未完全成型,但已经有了一些神国的雏形。

    这样的东西,不管怎么说也算得上是一件宝贝了。

    并且其内蕴含的一些规则变化,也是穆诺兹那条神性里所不具备的。

    贾可道举步就进了王座。

    王座里面的情形并没有出现什么变化,唯一的变化就是宫墙上铭刻的人类,魔兽所剩无几。

    贾可道来到穆诺兹那张宝座前,略微巡视一番之后,便坐了下去,随后便一甩袖子,将袖子里的那些人类,魔兽尽数甩了出去。

    这些人类,魔兽在离开袖子后随即便化为一丝丝烟雾,重新依附在宫墙上,化为一个个图像。

    贾可道之后双眼缓缓扫视着王座内的一切。

    在解析了穆诺兹的神性之后。贾可道就能够完全掌控这里了,因而贾可道解析起这里的规则变化来也要容易轻松得多。

    但这里毕竟是一座神国的雏形,虽说简陋无比。但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尽数解析完毕的。

    时间不断流逝。

    一月之后,贾可道的眼睛缓缓闭上,但随即又睁开,他这时感觉到瓶颈有一些松动了,不敢怠慢,随即便起身出了王座。

    此时的极北之地已经进入了一年里的盛季,树木。灌木乃至于杂草藤蔓已经将小山谷变成了绿色。

    淡淡的花香在空气中飘散,这些植物正争分夺秒的吸收着天光。开花结果,而那些极北之地的动物也在疯狂的进食,它们企图在短短的三个月内储备足够的营养,来度过接下来足足九个月的寒冬。

    贾可道一步步向前走着。脚下就好似踩着实地,在空气里不断上升,来到谷壁之后,选了一个略高的位置盘腿坐下。

    到了这个时候,贾可道缓缓闭上了眼睛,一丝大道的气息在贾可道体外浮现出来。

    数息之后,贾可道全身上下的毛孔尽数张开,将四周灵气吸入,片刻之后再度喷出。再吸入,再喷出。

    渐渐的,以贾可道为中心。一股灵气潮汐开始形成,朝着外面不断扩散开来。

    最初是百米范围,数息之后,这股灵气潮汐就朝着更远处扩散出去。

    时间一点点过去。

    犹如潮水一般的灵气朝着贾可道涌来,片刻之后又向外喷射出去。

    极北之地最为巨大的城市寒冰巨城,耸立在一座雪山脚下。这里聚集了超过三十万北地人口,占地面积极为宽广。

    在这座巨城的中心处竖立着一座巨大的神殿。

    这座神殿与其它教会的神殿并不一样。由巨大无比的寒冰整体构建而成,并且在这温暖的季节里,这座寒冰构成的神殿没有出现一丝融化的迹象。

    在神殿大门的正上方悬挂着一个圣徽,冰凌形态的圣徽。

    大门之外竖立着两排教会武士。

    这里便是艾拉大神殿,冰雪教会总部所在地。

    一名名信徒一步一拜,走入神殿大门,向伟大的冰雪女神艾拉献出自己最为虔诚的信仰。

    在艾拉大神殿的一间祈祷室内,冰雪教会的现任牧首正跪拜在冰雪女神的神像前,雪白的胡子抖动着,干瘪的嘴唇里吐出一个个赞美词。

    突然之间,牧首的眼睛不由得瞪大了,他终止了祈祷,从神像前站了起来,一脸惊异的看着神像。

    只见此时的神像上浮现出一丝丝金色光华,用青铜镀金铸成的神像突然之间活化了,那双冰冷的眼睛盯在了牧首身上。

    白发苍苍的牧首随即感觉一股无以伦比的威势朝着自己压了下来,犹如一座巨大的冰山压在了他的身上。

    是吾主降临了!

    在明白了这一点之后,这位冰雪教会里的最高统治者哪里还敢怠慢,随即便后退一步跪了下来,双手合十,来回搓动两下之后,用最为虔诚的语气:“冰雪的统治者,至高无上的冰雪女皇,伟大的吾主,您最为虔诚的仆人向您致敬!”

    随着牧首的话语,那尊神像的冰冷目光里带上了一丝柔和,使得牧首感觉好过了一点。

    一个冰冷无比的声音随即在祈祷室里响了起来:“萨博那,最虔诚的牧羊人,吾需要你立即准备体质最为纯净的降临体!”

    “明白,伟大的吾主,您最虔诚的仆人立即就去准备!”

    牧首萨博那立即垂下头颅,待了数息之后,萨博那方才抬起头颅,原本活化的神像此时已经恢复了原状,一尊看上去丝毫没有半点人气的神像,就好似之前的神明意识降临压根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牧首萨博那沉思片刻之后便走出了祈祷室,朝着守候在祈祷室外的一名主祭吩咐道:“立即请沙拉大主祭过来见我。”

    “是,尊敬的牧首。”

    主祭朝着萨博那行了一礼,随即离开。

    而接到那位主祭通知的沙拉大主祭随即便急冲冲的赶了过来。

    对于牧首召唤。沙拉大主祭颇为有些疑惑。

    难道教会里出现了什么大事?

    不过等见到牧首萨博那之后,沙拉大主祭方才明白,原来是伟大的冰雪女神降下了神谕。

    挑选纯净降临体!

    作为大主祭。沙拉主要掌管冰雪教会的传教事务,但他也有一个以为用不上的职责。

    那就是为女神培养纯净降临体。

    之前就说过,那些神明在高举王座之后,其真身就没可能返回主物质位面了。

    若是想要返回主物质位面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一丝意识降临到信徒体内。

    而承受神明意识降临的信徒在神明意识降临之前就被称为降临体。

    当然,这承受神明意识降临的信徒其体质若是与神明比较契合的话,那么降临之后。这具身体就能够用得久一些。

    而体质与神明最为契合的信徒就被称为纯净降临体了。

    通常情况下,纯净降临体并不会天然存在。绝大多数的信徒都拥有自己的私心杂念,这对于神明的降临是不利的。

    嗯,当初荒野教会那位特里路大主祭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特里路大主祭召唤神明意识降临,在神明降临里算是最弱的一种了。由于是神明被动降临,那一缕意识里携带的神力也是最少的,但即便是如此,那位特里路大主祭承受神明降临的时间也不过十来分钟时间,最终灵魂都被当成燃料尽数烧了个干净。

    正因为如此,大多数历史略微悠久一点的教会都会自行培养纯净降临体,以备不需之用。

    得到牧首传达的神谕之后,由于时间紧迫,沙拉在离开冰雪巨城之后。释放神术将自己传送了出去。

    冰雪巨城附近已是遍地翠绿,而沙拉大主祭传送抵达的地方却依然是寒风凌厉,白雪飘落。

    这里是一座巨大的山谷。

    沙拉大主祭刚刚出现。谷口里就迎出了一名穿着白色袍子,*双脚的年迈祭司。

    别看这山谷外面没有人迹,实际上光是这谷口附近就潜伏着数十名教会武士,再加上遍布山谷外围的魔力眼球,任何人想要偷偷潜入这里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赞美伟大吾主,冰雪的统治者。冰雪女神,沙拉大主祭。您这次前来为何事?”

    这位年迈祭司便是冰雪教会里的一名苦修士,被安排在这里镇守山谷,也算得上综合利用了。

    见到过来的竟然是沙拉大主祭,这位苦修士倒是有些奇怪。

    要知道,二十年前这位沙拉大主祭刚刚上任时来过这里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了。

    长时间的苦修,都将这位苦修士修得有些脑子不太够用了。

    沙拉大主祭看了苦修士一眼,回了一礼之后,脸色冷漠无比:“赞美吾主,吾主已经降下神谕,挑选纯净降临体。”

    这里太苦寒了,虽说沙拉大主祭完全不惧这里的寒冷,但他也有二十年没有来过这里了,也不知道里面那些降临体如何了,心头反倒是有些担心。

    听得沙拉大主祭这么一说,这位苦修士脸上反倒是露出一丝喜色。

    作为一位苦修士,镇守这里,孤寂无比,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向所信奉的神明献出自己的虔诚?

    那些山谷里的降临体都是世代住在里面,不得与外界进行任何接触,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向女神祷告。

    因而这些降临体的信仰虔诚度高得可怕,他们脑海里唯一的思想就是女神,除此之外近乎于白痴。

    但女神降临这种事情不会像大白菜一样经常发生,至少近百年来没有出现过一次。

    这次女神降临神谕,大主祭来挑选纯净降临体,无疑就是苦修士在女神面前显现自己虔诚的难得机会。

    在苦修士的带领下,沙拉大主祭进入了山谷。

    山谷里的气候较之外面要温暖很多,甚至于随处可见绿色。

    这是冰雪教会花费了大力气将山谷与一条地脉连接之后造成的奇观,当然,这样做的代价不菲,就更别提为这些人运送食物的辛苦了。

    要知道这座山谷里的降临体超过千人,而他们不事劳作,所需要的一切都需要从外面输入,每个人的食物都是贵族阶层才能享受到的。

    也就是说冰雪教会用高昂的代价养活着这群白痴,但为了女神,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未完待续)

第四百二十二章 阿木尔的发现    ( )“呸!什么玩意儿?有奶便是娘的东西!”

    看到万志秋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的就离开了厢房,组织了这次聚会的阿木尔面色难看,毫不客气地当着众人的面儿就骂了出来,安布罗闻言一脸赞同地点了点头。

    但其他种族的修士就面色古怪了,你如幻魔族的惊涯,看向阿木尔的目光就有些意味莫名了,在场所有修士都是阿木尔凭借海族的名头邀请过来的。

    如今万志秋因为不愿意参与而选择离开,这个海族的三王子竟然毫无顾忌的当着这些人的面儿背后骂人,这是不是意味着,如果继续有人离开的话,阿木尔依然还是这个德行?

    海族虽然强大,但幻魔族也不差,惊涯看不惯阿木尔的作为,微微张嘴,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坐它旁边的巨灵族七阶强者‘格泰’却粗身粗气的开口了:

    “阿木尔,万老板本就是有奶便是娘的商人,人家既然不愿意参加咱们的联合,大家好合好散就是,你这般背后骂人,难道不怕让人寒心,我们巨灵族也不想参与这次联合,老子走了,你是不是要背后骂人?!”

    “格泰族长,本王子只是看不惯万志秋的为人而已,您要是不喜欢,本王子不说就是……”

    一向嚣张跋扈的阿木尔见开口的是格泰,脖子上的鳞片禁不住就是一阵儿蠕动,这是情绪尴尬郁闷时才会出现的状态,海族虽然身为百族当中排名前十的大族。

    但比起巨灵族就有些小巫见大巫了,巨灵族的族人并不多。满打满算也就相当于人族里一个王朝的人数,但大陆百族排名可不是看族人数量的。而是看实力。

    比如人族的数量仅次于数量冠绝整个的海族大陆,但在百族当中却连前十都进不去。巨灵族的外形和人类差不多,但激发了声音的巨灵族却比守护神还要巨大,实力稳朝同阶的守护神。

    最可怕的是,所有巨灵族的族人在达到五阶之后,都能觉醒血脉传承领悟巨灵族神技‘孪生’,孪生这个神通是所有巨灵族都能在五阶之后觉醒的超级神通。

    一旦激发,就能将自身一分为二,两尊身体的实力非但不会有丝毫降低,分身联合对敌。反而会让自身实力数倍,乃至十数倍的提升,除开神兽和几个特殊种族之外,几乎堪称同阶无敌!

    阿木尔这次邀请的各大种族修士足有十数个之多,但他最看重的就是这位巨灵族的格泰族长,巨灵族多是以族居的方式汇聚,大大小小也有上百个族群。

    格泰所领导的虽然只是个中等大小的族群,但族人数量也有数万之巨,比起飞鱼族的数量自然算不了什么。但要拼实力的话,几百万上千万的飞鱼族修士,也不见得能扛得住数万巨灵族的攻击。

    所以飞鱼族敢仗着他王子的身份大骂万志秋,却对巨灵族的格泰硬不起来。嚣张也是要靠实力来支撑的,阿木尔嚣张跋扈不假,但他却不是个分不清立场的脑残。

    “哼!老子之所以来参加这次聚会。不过是族里最近在资源上有些紧张,需要这次夺城大战胜利之后的战利品而已。既然是对付人族,那就说人族的事。不要在背后叽叽歪歪说别人坏话!”

    格泰不客气哼了一声,巨灵族大多性子鲁直,说话从来不喜欢拐弯抹角,这次诸多种族联合起来暗算人族,格泰原本是不愿意来参加的,但族里又确实需要大量资源,他身为族长也是身不由己。

    巨灵族虽然和人族外形想象,但却不是人族阵营的种族,他虽然不屑于暗中算计,但也不能看着人族阵营优势继续扩大,阿木尔举行这次聚会的目的,就是抑制落月城做大。

    格泰既然对夺城大战有所念想,他就不得不参与到这个让他不舒服的联合势力当中,毕竟不出力的话,将来阵营胜利之后,他也没资格参与阵营利益分红。

    “好!咱们谈正事!”

    格泰这么不给面子地当中呵斥阿木尔,阿木尔心里自然愤怒至极,不过他惹不起格泰,只能强忍胸腔怒意,强撑着面上有些僵硬的笑容直接转入正题。

    “这次邀请大家过来,是因为我通过这段时间的调查,发现了一个比较奇怪的现象……”

    说到这里,阿木尔故意拉长了声调不说话,他嚣张惯了,经常喜欢习惯性地吊人胃口,才说了没两句就忘了之前的教训,不自觉地就开始卖弄起来。

    不过格泰可不会惯着他,阿木尔背地里骂人的举动,已经让格泰对阿木尔印象极差,这时候见他又在犯贱,当下不客气道: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他妈浪费老子的时间!”

    “……”

    阿木尔面皮一抽,差点儿忍不住骂出声来,不过感受着格泰身上散发出来的强悍气势,阿木尔不得不拼了命地压抑心中勃发的恼怒,强笑着继续道:

    “格泰族长莫急,本王子马上就说,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来看,落月城城主举办的这次拍卖会极为盛大,但在他邀请的参与拍卖会的势力名单当中,人族势力竟然占了一大半!

    就连前几日刚撕破脸的长生皇朝,也都在这次拍卖会的邀请名单上,而剩下的那些参与拍卖会的名额,其中又有一半儿属于那些中立种族,比如神御族!”

    在场各种族修士闻言,一脸的不明所以,他们这次过来是商讨怎么对付落月城的,他们不明白阿木尔为什么会提到不相干的拍卖会,难道是想在拍卖会捣乱?

    “你想破坏这次拍卖会?”

    安布罗有些好奇地打断了阿木尔的话,这话说完之后,他皱着眉头一脸不解地继续道:

    “就算破坏了这场拍卖会,对落月城的影响也不大吧?他们完全可以换个时间继续举行拍卖会,咱们这么多种族汇聚落月城,总不能一直这么破坏下去吧?潮汐山长老团恐怕也不会不管的!”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阿木尔便秘一样瞪了安布罗一眼,他说话的时候最烦被人打断了,格泰不客气也就算了,毕竟人家巨灵族变-态一样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呢,他阿木尔也惹不起。

    但黑魔族的就不同了,阿木尔心里可是很瞧不起安布罗的,不过有了之前教训之后,阿木尔怕格泰不耐烦,紧接着便继续道:

    “我说的是这份名单,这份拍卖会邀请参与的名单里,咱们这些将来必定要参与夺城大战的种族里,被邀请参加拍卖会的种族数量竟然连四分之一都不到!

    诸位,你们难道还不明白吗?落月城的城主,那个叫唐楚阳的家伙,他是想通过这次拍卖会,将大量的将符,王符,唤神图全部分散到人族阵营的其他势力当中,以这种方式来增强人族阵营的整体实力啊!!”

    说到后面这些话的时候,阿木尔已经是一脸的激昂之色,嘴角微微扯起,兴奋的目光当中满是得意之色,这个消息可是完全由他自己分析出来的,他敢保证能想到落月城拍卖会用意的人绝对不多!

    “竟然是这样?!”

    阿木尔总结性的发言才一结束,厢房里顿时传出一片压抑的惊呼之色,看向阿木尔的目光也充满了惊疑不定,灵符,唤神图可是整个大陆九成九的种族都离不开的主要辅助战斗手段。

    如果落月城真的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武装人族阵营,灵符和唤神图的数量少了肯定是不成的,但若是唐楚阳真的能够拿出几百万张将符,数百乃至于数千枚王符和唤神图的。

    人族阵营在整体实力上的提升,绝对是惊人无比的,就连以同阶无敌文明的巨灵族格泰,都禁不住露出一脸凝重之色,以他七阶中期的实力,便是对上三个七阶后期的人族神使,也能保证不落下风。

    但若是对方手里有个几十枚王符的话,随便一个人族的七阶神使就能轻易拖住他了,如果两名七阶人族修士练手,在辅以几十枚王符的话,格泰甚至会直接选择逃跑,因为不怕就得玩儿命。

    “你能却确定这个消息的可靠性么?!”

    格泰不得不认真了起来,从阿木尔口中得到了个这么重要的信息之后,格泰突然觉得这个飞鱼族的王子也不是那么让人讨厌了。

    “我不敢保证……”

    阿木尔摇了摇头,见格泰双目一瞪,马上就要发飙,当下急忙接着道:

    “但要确定这个消息的时候真是也非常简单!”

    “怎么说?”格泰有些没好气地问了一句。

    “数量!只要能够确定这次拍卖会要拍卖多少灵符和唤神图,咱们便能确定落月城到底是什么居心!”

    “唔,这个倒是有些道理……”

    格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不说话了,不过另一边的安布罗突然站了起来,冲阿木尔问道:

    “那你这次邀请我们来是为了什么?”

    阿木尔见问话的是安布罗,原本还想矜持一下,不过他见安布罗问话之后,连原本不说话的格泰也好奇地抬头看过来,当下只有无奈地解释道:

    “当然是让诸位提前准备大量的资本,以防万一!如果这次拍卖会的数量不多,咱们就要疯抢,因为这能减少其他阵营得到的灵符和唤神图数量!

    如果落月城拍卖的灵符和唤神图数量巨大的话,那咱们就更要歇尽全力的去竞拍,这样,就能直接破坏落月城暗中提升人族阵营实力的计划!”(未完待续,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