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呸!什么玩意儿?有奶便是娘的东西!”

    看到万志秋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的就离开了厢房,组织了这次聚会的阿木尔面色难看,毫不客气地当着众人的面儿就骂了出来,安布罗闻言一脸赞同地点了点头。

    但其他种族的修士就面色古怪了,你如幻魔族的惊涯,看向阿木尔的目光就有些意味莫名了,在场所有修士都是阿木尔凭借海族的名头邀请过来的。

    如今万志秋因为不愿意参与而选择离开,这个海族的三王子竟然毫无顾忌的当着这些人的面儿背后骂人,这是不是意味着,如果继续有人离开的话,阿木尔依然还是这个德行?

    海族虽然强大,但幻魔族也不差,惊涯看不惯阿木尔的作为,微微张嘴,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坐它旁边的巨灵族七阶强者‘格泰’却粗身粗气的开口了:

    “阿木尔,万老板本就是有奶便是娘的商人,人家既然不愿意参加咱们的联合,大家好合好散就是,你这般背后骂人,难道不怕让人寒心,我们巨灵族也不想参与这次联合,老子走了,你是不是要背后骂人?!”

    “格泰族长,本王子只是看不惯万志秋的为人而已,您要是不喜欢,本王子不说就是……”

    一向嚣张跋扈的阿木尔见开口的是格泰,脖子上的鳞片禁不住就是一阵儿蠕动,这是情绪尴尬郁闷时才会出现的状态,海族虽然身为百族当中排名前十的大族。

    但比起巨灵族就有些小巫见大巫了,巨灵族的族人并不多。满打满算也就相当于人族里一个王朝的人数,但大陆百族排名可不是看族人数量的。而是看实力。

    比如人族的数量仅次于数量冠绝整个的海族大陆,但在百族当中却连前十都进不去。巨灵族的外形和人类差不多,但激发了声音的巨灵族却比守护神还要巨大,实力稳朝同阶的守护神。

    最可怕的是,所有巨灵族的族人在达到五阶之后,都能觉醒血脉传承领悟巨灵族神技‘孪生’,孪生这个神通是所有巨灵族都能在五阶之后觉醒的超级神通。

    一旦激发,就能将自身一分为二,两尊身体的实力非但不会有丝毫降低,分身联合对敌。反而会让自身实力数倍,乃至十数倍的提升,除开神兽和几个特殊种族之外,几乎堪称同阶无敌!

    阿木尔这次邀请的各大种族修士足有十数个之多,但他最看重的就是这位巨灵族的格泰族长,巨灵族多是以族居的方式汇聚,大大小小也有上百个族群。

    格泰所领导的虽然只是个中等大小的族群,但族人数量也有数万之巨,比起飞鱼族的数量自然算不了什么。但要拼实力的话,几百万上千万的飞鱼族修士,也不见得能扛得住数万巨灵族的攻击。

    所以飞鱼族敢仗着他王子的身份大骂万志秋,却对巨灵族的格泰硬不起来。嚣张也是要靠实力来支撑的,阿木尔嚣张跋扈不假,但他却不是个分不清立场的脑残。

    “哼!老子之所以来参加这次聚会。不过是族里最近在资源上有些紧张,需要这次夺城大战胜利之后的战利品而已。既然是对付人族,那就说人族的事。不要在背后叽叽歪歪说别人坏话!”

    格泰不客气哼了一声,巨灵族大多性子鲁直,说话从来不喜欢拐弯抹角,这次诸多种族联合起来暗算人族,格泰原本是不愿意来参加的,但族里又确实需要大量资源,他身为族长也是身不由己。

    巨灵族虽然和人族外形想象,但却不是人族阵营的种族,他虽然不屑于暗中算计,但也不能看着人族阵营优势继续扩大,阿木尔举行这次聚会的目的,就是抑制落月城做大。

    格泰既然对夺城大战有所念想,他就不得不参与到这个让他不舒服的联合势力当中,毕竟不出力的话,将来阵营胜利之后,他也没资格参与阵营利益分红。

    “好!咱们谈正事!”

    格泰这么不给面子地当中呵斥阿木尔,阿木尔心里自然愤怒至极,不过他惹不起格泰,只能强忍胸腔怒意,强撑着面上有些僵硬的笑容直接转入正题。

    “这次邀请大家过来,是因为我通过这段时间的调查,发现了一个比较奇怪的现象……”

    说到这里,阿木尔故意拉长了声调不说话,他嚣张惯了,经常喜欢习惯性地吊人胃口,才说了没两句就忘了之前的教训,不自觉地就开始卖弄起来。

    不过格泰可不会惯着他,阿木尔背地里骂人的举动,已经让格泰对阿木尔印象极差,这时候见他又在犯贱,当下不客气道: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他妈浪费老子的时间!”

    “……”

    阿木尔面皮一抽,差点儿忍不住骂出声来,不过感受着格泰身上散发出来的强悍气势,阿木尔不得不拼了命地压抑心中勃发的恼怒,强笑着继续道:

    “格泰族长莫急,本王子马上就说,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来看,落月城城主举办的这次拍卖会极为盛大,但在他邀请的参与拍卖会的势力名单当中,人族势力竟然占了一大半!

    就连前几日刚撕破脸的长生皇朝,也都在这次拍卖会的邀请名单上,而剩下的那些参与拍卖会的名额,其中又有一半儿属于那些中立种族,比如神御族!”

    在场各种族修士闻言,一脸的不明所以,他们这次过来是商讨怎么对付落月城的,他们不明白阿木尔为什么会提到不相干的拍卖会,难道是想在拍卖会捣乱?

    “你想破坏这次拍卖会?”

    安布罗有些好奇地打断了阿木尔的话,这话说完之后,他皱着眉头一脸不解地继续道:

    “就算破坏了这场拍卖会,对落月城的影响也不大吧?他们完全可以换个时间继续举行拍卖会,咱们这么多种族汇聚落月城,总不能一直这么破坏下去吧?潮汐山长老团恐怕也不会不管的!”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阿木尔便秘一样瞪了安布罗一眼,他说话的时候最烦被人打断了,格泰不客气也就算了,毕竟人家巨灵族变-态一样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呢,他阿木尔也惹不起。

    但黑魔族的就不同了,阿木尔心里可是很瞧不起安布罗的,不过有了之前教训之后,阿木尔怕格泰不耐烦,紧接着便继续道:

    “我说的是这份名单,这份拍卖会邀请参与的名单里,咱们这些将来必定要参与夺城大战的种族里,被邀请参加拍卖会的种族数量竟然连四分之一都不到!

    诸位,你们难道还不明白吗?落月城的城主,那个叫唐楚阳的家伙,他是想通过这次拍卖会,将大量的将符,王符,唤神图全部分散到人族阵营的其他势力当中,以这种方式来增强人族阵营的整体实力啊!!”

    说到后面这些话的时候,阿木尔已经是一脸的激昂之色,嘴角微微扯起,兴奋的目光当中满是得意之色,这个消息可是完全由他自己分析出来的,他敢保证能想到落月城拍卖会用意的人绝对不多!

    “竟然是这样?!”

    阿木尔总结性的发言才一结束,厢房里顿时传出一片压抑的惊呼之色,看向阿木尔的目光也充满了惊疑不定,灵符,唤神图可是整个大陆九成九的种族都离不开的主要辅助战斗手段。

    如果落月城真的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武装人族阵营,灵符和唤神图的数量少了肯定是不成的,但若是唐楚阳真的能够拿出几百万张将符,数百乃至于数千枚王符和唤神图的。

    人族阵营在整体实力上的提升,绝对是惊人无比的,就连以同阶无敌文明的巨灵族格泰,都禁不住露出一脸凝重之色,以他七阶中期的实力,便是对上三个七阶后期的人族神使,也能保证不落下风。

    但若是对方手里有个几十枚王符的话,随便一个人族的七阶神使就能轻易拖住他了,如果两名七阶人族修士练手,在辅以几十枚王符的话,格泰甚至会直接选择逃跑,因为不怕就得玩儿命。

    “你能却确定这个消息的可靠性么?!”

    格泰不得不认真了起来,从阿木尔口中得到了个这么重要的信息之后,格泰突然觉得这个飞鱼族的王子也不是那么让人讨厌了。

    “我不敢保证……”

    阿木尔摇了摇头,见格泰双目一瞪,马上就要发飙,当下急忙接着道:

    “但要确定这个消息的时候真是也非常简单!”

    “怎么说?”格泰有些没好气地问了一句。

    “数量!只要能够确定这次拍卖会要拍卖多少灵符和唤神图,咱们便能确定落月城到底是什么居心!”

    “唔,这个倒是有些道理……”

    格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不说话了,不过另一边的安布罗突然站了起来,冲阿木尔问道:

    “那你这次邀请我们来是为了什么?”

    阿木尔见问话的是安布罗,原本还想矜持一下,不过他见安布罗问话之后,连原本不说话的格泰也好奇地抬头看过来,当下只有无奈地解释道:

    “当然是让诸位提前准备大量的资本,以防万一!如果这次拍卖会的数量不多,咱们就要疯抢,因为这能减少其他阵营得到的灵符和唤神图数量!

    如果落月城拍卖的灵符和唤神图数量巨大的话,那咱们就更要歇尽全力的去竞拍,这样,就能直接破坏落月城暗中提升人族阵营实力的计划!”(未完待续,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第596-600章、尚未完工的王座    ps:感谢凯哥54的打赏。

    商队首领犹豫不决,是冲出去,还是等待时机?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贾可道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树林外再度卷起的漫天大雪之中。

    在等待了一会之后,那商队首领咬了咬牙,朝着那盗贼吩咐了一声:“你出去看看,小心一点,我在后面掩护你!”

    说着话,那商队首领便将手中的弓半拉开,做出随时射击的姿态。

    那盗贼的胆量倒也不小,提着匕首就贴着地面钻了出去。

    之后就是长时间的寂静,只有被狂风聚集起来的雪团打在树干上发出的啪嗒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盗贼带着一身的白雪钻了回来,尚未走近,嘴里就嚷了起来:“冬狼,霜巨人都不见了!”

    冬狼,霜巨人不见了?

    这个被盗贼带回来的消息让众人都感觉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怎么可能!?”

    商队首领的话语倒出了大家的心声。

    那些冬狼与霜巨人好不容易围住了自己这群猎物,怎么可能连试探一下都不就离开?

    “真的不见了!”

    那盗贼带着劫后余生的狂喜,也不管上下尊卑了,一把拉住商队首领就朝着树林外奔去。

    看到这一幕,商队里甚至于有人怀疑那盗贼是不是被吓疯了。

    吓疯了也好,至少不用担心自己一会挂掉的问题了。

    但没多久,盗贼与商队首领回来了。

    而这次商队首领带回来的消息与盗贼之前的一样。

    那些凶狠残暴狡猾的冬狼与霜巨人真的不见了!

    之后,商队所有人,小心翼翼赶着货车离开树林,在四周搜寻了好大一圈,都没有发现一头冬狼或者霜巨人。

    既然那些冬狼,霜巨人消失了,那么埃泰克商队也不用急冲冲的逃离了。

    毕竟在这样的天气里,想要再找到一片树林来躲避风雪,也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

    回到树林里,将驼兽重新安置好,重新点燃篝火,商队成员们纷纷讨论了起来。

    像那些冬狼,霜巨人突然之间便消失这样的事情,着实有些离奇了。

    但很快就有人将此事与离开的苦修士联系了起来。

    直到这时,那商队首领方才确定贾可道真的就是一位苦修士,并且实力强大无比!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些冬狼,霜巨人怎么会消失呢?

    当然,这一段经历,或许会成为每一个商队成员日后用来吹嘘的谈资。

    但很快,一个小小的插曲出现在篝火旁边。

    一名吃着烤肉的剑士突然之间丢下了烤肉,跑到一旁,拔出腰间的长剑,便朝着一棵树木劈砍了起来。

    “木柴还有,不用砍了,别把剑砍坏了。”尚未等商队首领将话说完,就看见那名剑士手中的长剑上升腾起一丝丝白色的焰光,随后长剑砍在那棵树木的树干上,犹如热刀切牛油,转眼之间便将这棵树木从中削断。

    看到那上半截倒落下去的树干,商队所有人的嘴巴都张大了。

    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这名剑士手中长剑上升腾起来的白色焰光,毫无疑问就是大剑士特有的斗气加持!

    大剑士与剑士之间的最大差别,不是肉身力量的强悍程度,也不是体内斗气的量多量少,就在于这个斗气加持。

    剑士体内的斗气激活之后,也就只能强化自己的肉身,使得自己的力量比普通人强大很多倍,顺便加强一下速度,灵活。

    但大剑士就不同了,他们能够将斗气加持在武器或者盾牌之上,使得武器或者盾牌变得更加锋锐或更加坚硬。

    简单来说,一名大剑士就算是拿着一把最破最烂的锈剑,在对上一名手持精品长剑的剑士,也能够将对方手里的精品长剑,轻而易举的削断。

    现在问题出来了。

    这名剑士可是剑士!

    这一点,商队所有人都知道,但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了大剑士!

    没等大家想明白这个问题,又一名剑士突然之间面露兴奋,拔出长剑就朝着旁边的那棵断了小半的树木砍了下去,其长剑上升腾起来的白色焰光与之前那名剑士一模一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商队首领有些纳闷,但很快,他突然之间感觉体内的斗气自行沸腾了起来,让他有些按忍不住,抓起挂在后背的弓就拉弓引箭,随后箭矢上附带了一丝焰光,射了出去,将途中一棵树木射出一个大洞来。

    自己从游侠突然晋升为大游侠了!

    而接下来,经过询问,剩下的两名剑士乃至于那名盗贼,体内的斗气都达到了顶点,若是再锻炼一段时间的话,晋升为大剑士或者暗影都不是问题。

    再接下来,那几个车夫,伙计也莫名其妙的点燃了斗气,从一个普通人转眼之间变成了强大的战职者!

    商队成员一个个在欣喜若狂的同时,感觉自己似乎在一瞬间获得了神明的青睐,否则的话,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怪事?

    嗯,当然,在头脑清醒之后,不管是商队首领还是其他人,都不会真的认为自己受到了神明的青睐。

    毕竟就埃泰克商队里的每一个成员来说,信仰都不统一,并且信仰虔诚度都是低得可怜,如果这样的信仰程度都可以获得神明的青睐,那么这神明也太不值钱了点。

    经过大家坐在一起分析,最终发生了一个共同点。

    大家都喝过那个苦修士的酒!

    的确,除了这一点之外,所有人与平常一样,烤火吃肉罢了,也没可能出现这样的变化。

    “难道那位苦修士先生是一位神明的化身?”

    扎克突然之间脑洞大开,突发奇想。

    这样的想法,如果放在之前,绝对会被商队其他成员嘲笑到钻地为止。

    但这个时候,却没有一个人嘲笑扎克,反倒是认为扎克的说法很正确,那位苦修士先生一定就是那位土地神的化身!

    实际上在异界里,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不少神明都喜欢将化身投入凡世,游戏人间。

    譬如爱情女神雅米妮丝就很喜欢利用化身出没于各种贵族舞会,与凡人交合,享受至高无上的快感。

    当然,能够与爱情女神上床的幸运儿多少都能够得到一些好处。

    在想到这一点之后,埃泰克商队的所有成员,很快就对那位莫名的土地神产生了信仰,可以想象,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商队成员会一个个成为土地神的虔诚信徒。

    而那位始作俑者贾可道却是隐身于一旁,脸上挂着笑意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实际上,这算是贾可道的一个小小试验罢了。

    真正的问题并不是出在酒上面。

    酿酒灵器所酿造出来的美酒也没可能让普通人变成战职者,灵器与斗气,压根就是两个不同的体系。

    真正所起到作用的是贾可道对于异界大道的理解。

    贾可道根据对于异界大道的一丝理解,将美酒直接改造,使得这些商队成员获得了好处,这也证明了,贾可道对于异界大道的理解并没有出现误差。

    当然,像这样改造美酒使之带有提升激活斗气提升斗气的效用,所消耗的力量还是比较大的。

    就算是贾可道在短时间内也暂时也不太可能做到第二次了。

    当然,这个试验使得贾可道对于异界大道的理解更加深入了一点。

    离开小树林后,贾可道将收在袖子里的冬狼乃至于那三头霜巨人丢了出来。

    那三头霜巨人智商并不算高,大致也就十岁人类孩童的程度,因而被贾可道从袖中丢出来之后,压根就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便将手中的寒冰长矛朝着贾可道射了过来。

    霜巨人的战斗力还是比较强悍的。

    通常情况下,成年的霜巨人战斗力不会低于大剑士,其中一些精英其战斗力甚至于能够达到剑师的程度。

    不过贾可道面前这三头霜巨人也就是大剑士的程度了,朝着贾可道射来的寒冰长矛尚未靠近,在十米之外就被无形的气墙弹开,斜斜插入到雪地之中。

    而贾可道此时却取出了一张黄裱纸,开始折叠了起来,每折一下,那黄裱纸上便会自行浮现出几个符文来。

    待到贾可道将这张黄裱纸折叠成为一只纸鹤之后,这只纸鹤便开始轻轻扇动翅膀,悬浮在贾可道面前,活灵活现,完全不像是纸张折叠而成。

    “去!”

    贾可道朝着那三头不断咆哮着的霜巨人一指,那纸鹤便扇动着翅膀朝着霜巨人扑去。

    见到一只小纸鹤飞来,那三头霜巨人哈哈大笑,站在最前面的那头霜巨人张口吹气,一股寒风吹出,企图将那只纸鹤冻成冰棍。

    但那纸鹤可不仅仅只是纸鹤那么简单,那寒风吹来,纸鹤那长嘴随即张开,喷出一股白光,横扫出去,那三头霜巨人被白光一扫,随即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那纸鹤随即也变得有些沉重起来,缓缓顶着风雪朝高空飞去。

    看到这一幕,那些原本围成一圈静观其变的冬狼不由得害怕了起来,它们俯下身体,缓缓朝着后面撤离。

    但贾可道此时将目光落在了狼群里一头体型略显瘦弱的冬狼身上。

    见到贾可道的目光落下,那头冬狼便明白,自己想要静悄悄的离去是不可能了。

    “强大的存在,我是寒风之王安泰米殿下的仆人,我们无意冒犯您的尊严。”

    朝着贾可道微微俯下身体,表示了对贾可道的尊敬之后,那头冬狼随即便开口说话。

    寒风之王安泰米?

    贾可道的脑海里随即泛现出一些记忆来。

    寒风之王安泰米据说乃是一头冬狼幸运封神,因而整个冬狼种群就是祂的天然信徒,另外极北之地的其它一些智慧物种也信奉着这位寒风之王。

    比如之前的霜巨人以及雪怪等等。

    而眼前这头冬狼毫无疑问就是那位寒风之王安泰米的祭司了。

    现在它报出了寒风之王安泰米的名号,无非就是想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毕竟贾可道也知道,在这异界里,由于大道的神秘影响,使得只要有人提到神明的名字,那么之后出现的话语就会有一部分或者全部被这位神明听到,并且关注。

    之前的那三头霜巨人,已经被贾可道用纸鹤收走,并且送回青木山谷去了。

    而眼前的这些冬狼,贾可道也准备如法炮制。

    至于寒风之王安泰米,贾可道并不担心,当然,就算是担心也没有用处,由于对大道的求索,贾可道发现,自己恐怕最终还得与这些神明扳扳手腕才行。

    这些神明所掌握的领域,规则,神职等等都是异界大道衍生出来的一部分。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只收取一半,给你们留下一点种子。”

    贾可道想了想,还是决定给这支冬狼群留下一部分,毕竟在极北之地,不管任何物种的繁衍速度都很慢。

    贾可道也不想过多干涉一些东西。

    但贾可道的好心在那头冬狼祭司的眼里却是一种威胁。

    “伟大的寒风之王!您的仆人祈求您的帮助!”

    冬狼祭司随即便念诵起来,一片蓝色的光华从它体内绽放出来,覆盖在其它冬狼身上,那些冬狼的身体随即便膨胀了起来,体外则开始覆盖起一层厚实透明的寒冰。

    当然,那头冬狼祭司的挣扎也仅限于此了。

    贾可道右手朝着那头冬狼祭司一指,那冬狼祭司绽放出来的蓝色光华随即便消散,所有冬狼就僵立在原地。

    这是贾可道最近研究出来的定身术,也算是一种小神通了。

    用在这些冬狼身上倒是效果不错。

    将这些冬狼定住之后,贾可道又折了一只纸鹤,将这些冬狼收入送走。

    做完这些之后,贾可道顶着风雪再度上路。

    一周之后,第一只纸鹤飞临了青木山谷,在高空盘旋了一圈之后,便慢吞吞的降落了下来。

    孟挺此时正在通往半位面的光门前打坐,见到纸鹤落下,便伸手接住,随后起身进了光门。

    “大师兄,师尊又送东西来了?”

    在光门的另一头,则是龙沂水守着,见到孟挺过来,手中拿着一只纸鹤,不由得起身笑道。

    这段时间,贾可道已经遣送了不少纸鹤回来,这些纸鹤体内都带着一个临时的乾坤袋,能够容纳活物,只不过在送到地点取出活物之后,纸鹤便会自行毁灭。

    贾可道这一路过去,倒是捕捉了不少魔兽,都统统送了回来,使得半位面内的物种增加了不少。

    这也利于半位面的自行成长。

    对于半位面来说,并不只有吞噬其它位面碎片,半位面才能够快速成长的。

    外来物种的增加也会使得半位面的规则进一步复杂化,从而使得半位面自行成长起来。

    当然,龙沂水守在半位面里,也是得了不少好处。

    相对于主物质位面里那平和的灵气来说,半位面里来自于星界的狂暴灵气更利于道行提升,唯一的麻烦就是吸收之后容易造成经络损伤,因而孟挺等人在半位面里都是轮流蹲守。

    那三头霜巨人被倒出纸鹤之后,第一时间就想要攻击孟挺。

    不过孟挺头顶上悬浮的万鸦壶随即便喷出几头火鸦,烧得那几头霜巨人抱头鼠窜。

    这里的动静很快就将忙于研究的扎格拉斯给吸引了过来。

    扎格拉斯见到送来了三头霜巨人,不由得欢喜起来。

    唯一比较麻烦的事情就是,这霜巨人长期在寒冷地带生活,在这四季如春的半位面内未必就能够适应,因而就需要在半位面的一角给它们开辟出寒冷地带来,否则的话,这些霜巨人恐怕要会变得很萎顿。

    嗯,当然在这之前,还需要将这些霜巨人拿去配种才行。

    繁衍,在贾可道看来,两个不同世界物种之间的繁衍,乃是两个世界大道相同与不相同之间的碰撞。

    大凡能够产出的后代,那么就必定融合了两个世界大道之间能够相容的部分,若是不能够完全相容的部分,肯定就不可能产出后代来。

    当然,这个不断繁衍的过程也被半位面本源记录了下来,源源不断的传送给贾可道。

    贾可道也能够借此不断体味两个世界的大道,从而更加深入的理解。

    当然,这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就目前来说,想要借助那些生物的繁衍过程来感悟大道,从而突破瓶颈的话,贾可道还需要百年以上。

    这对于古时的修道者来说,这百年时间并不算什么,但对于贾可道来说,总有一种紧迫的预感,需要加快道行的提升速度。

    因而在贾可道预感到那穆诺兹乃是自己提升道行的关键之后,便踏上了旅途。

    当然,之前也说过,贾可道能够察觉到穆诺兹躲在什么方向,但这个范围很大,贾可道徒步而行,除了不断磨练自己之外,还能够比较容易缩小穆诺兹的藏身范围。

    在将冬狼与霜巨人送回青木山谷之后,贾可道冒着漫天暴雪行进了一周之后,终于看到了一个小镇。

    “什么人!”

    贾可道刚刚靠近,就听得小镇的围墙上传来吼声,十几名手持长矛,穿着厚实毛皮的人类露出了身形。

    “我是一个路过的旅人,能否让我进去休息一会,享受食物和温暖,我会付钱的。”

    贾可道呵呵一笑,取出了一个钱袋,轻轻一晃,里面传出的金币撞击声转眼之间便穿过了狂啸的风声,传入了那些人类的耳朵。

    很显然,那些负责把守城墙的守卫也不可能对抗金币的诱惑。

    小镇大门随即开启,在付出了一个金币的进城费之后,贾可道便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小镇。

    很显然,这些小镇守卫压根就不担心贾可道有什么威胁。

    毕竟此时的贾可道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旅人,身上既没有斗气的气息,也没有魔力的痕迹。

    总的来说,或许是因为残酷气候的原因,在这极北之地里,激活斗气的人类比例较之其它地方要高出很多。

    就拿贾可道所看到的十多名守卫来说,里面就有两名剑士,一名游侠。

    这样的比例在立米迪王国那些小镇里是不可想象的。

    当然,这里的人口密度之低也是其它地方无法想象的。

    贾可道这一路行来,所遇到的村庄小镇,两只手掌都可以数清楚,若是在立米迪王国境内的话,贾可道所遇到的小镇村庄将会增加三十倍以上。

    贾可道在小镇里转了一圈,随即便在小镇中心处发现了一座新修的祭坛。

    而这座祭坛上就铭刻着跛脚半神特有的圣徽,一只瘸了的右腿。

    几名身穿厚实兽皮的老农正在祭坛前跪拜,而一名穿着同样衣服的年轻人则在引导这些老农进行祈祷。

    看到这里,贾可道眼中露出一丝笑意,终于抓到了穆诺兹的踪迹了。

    这座祭坛建造的时间不会超过两个月,也就是说,穆诺兹曾经在这里落过脚,并且企图将自己的信仰在这里传播开来。

    毕竟,在跛脚教会总部被摧毁之后,穆诺兹的信仰来源就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而在穆诺兹被白大囚禁的同时,由于跛脚教会总部受到毁灭性的打击,使得跛脚教会在其它国家的分部失去了最重要的支援,从而迅速衰落,几乎所有分部在短时间内就被其它教会直接吞并,主祭以下的神职人员尽数转信。

    在神职人员转信之后,那些信徒也自然就跟着改变了信仰。

    这使得穆诺兹在逃出九头河之后,信仰来源近乎断绝。

    如此,穆诺兹不得不在逃亡到极北之地后播下信仰种子,挑选比较适合的人类,赐予神术,借此招募信徒。

    但这样的行径,在给贾可道留下追踪线索的同时,也会引发统治极北之地那两位神明的不满。

    贾可道并没有上前直接捣毁这座祭坛,这没有多少用处。

    那个穆诺兹现在变得极为小心,别说将祭坛捣毁,就算是将祂的信徒尽数杀光,恐怕都不可能将其勾引出来。

    穆诺兹虽说是点燃神火的半神,但与那些高举王座的神明却有一些不同。

    那些已经高举王座建立了自己国度的神明,对于信仰之力的需求是极为庞大的。

    不管是扩大神国面积,维持神国运转,建立更多的规则,乃至于授予大量神术,提升自己的神格,这些都需要消耗海量的信仰之力。

    神格等级越高的神明,所消耗的信仰之力就越多,若祂们的信仰来源受到穆诺兹这样的损失,这些神明甚至于会因此衰落神格等级,最严重的因此陨落都有可能。

    但像穆诺兹这样的半神就不一样了,由于没有神国等等之类的拖累,穆诺兹这样的半神对于信仰之力的消耗是很少的。

    就算是赐予信徒神术,也不会消耗太多的信仰之力,毕竟没有高举王座的半神,其麾下的神职人员也不会太多。

    光是神火所产生的神力就足够消耗了。

    像穆诺兹这样的半神,可以将信仰之力大量储备起来,等待高举王座之时消耗。

    这也是为什么贾可道断定即便是捣毁祭坛,那穆诺兹也不会出现的原因所在了。

    但这并不意味贾可道没法找到穆诺兹藏身所在。

    对于这种尚未高举王座的半神来说,其信仰来源是有距离限制的,大凡信徒距离半神越远,那么半神所获得的信仰之力就会成正比下降,平白损失不少。

    就拿之前的跛脚教会总部与其它分部的关系来说,这跛脚教会总部就位于所有分部的中心位置,而其它分部则成弧形散播在一个圆的范围内。

    因而,贾可道只需要再找到两个祭坛,那么就能够大概将穆诺兹藏身所在直接锁定了。

    在小镇休息一夜,打听了一些消息之后,贾可道便继续踏上了前进的旅途。

    对于那些小镇守卫以及旅店的老板来说,贾可道的离开无疑是一个比较大的损失。

    在这个小镇里,还很少遇到贾可道这样的豪客,动不动就用金币结账,着实让那些小镇守卫与旅店老板发了一笔小财。

    按照打听来的消息,贾可道接下来一个个小镇,村庄的搜索过去。

    这一带乃是白山城所管辖的地盘,一共有七个小镇,三十六个村庄。

    冰雪城,贾可道没有进去查看。

    毕竟这白山城乃是冰雪教会的分部所在,那个跛脚半神穆诺兹就算是再缺少信仰来源,也不可能冒着彻底激怒冰雪女神艾拉的风险去这白山城里传教,收集信徒。

    而白山城四周的村庄,小镇,无疑就是最好的传教目标了。

    在这大雪封地的时节,就算是冰雪教会的祭司们也不会轻易外出。

    毕竟到了这个时候,在野外,那位寒风之王安泰米殿下的信徒,冬狼群会变得极为活跃。

    要知道,寒风之王安泰米与冰雪女神艾拉可算得上是死对头了。

    冰雪教会的神职人员若是在野外遇到冬狼群的话,就会受到无比剧烈的攻击,相反,待到暴风雪略微平息的时候,冰雪教会的神职人员就会带着教会武士在野外四处搜寻,击杀冬狼。

    总之,这就是一场已经延续了上千年的信仰战争!

    在这七个小镇,三十六个村庄里,有三个小镇,九个村庄里建立了穆诺兹的祭坛。

    由此可以看出,那位跛脚半神在传教上倒是不懈余力。

    当然,一位半神亲自传教较之那些神职人员拥有太多的优势了。

    光是半神亲自赐予神术,就足以制造出一批虔诚无比的神职人员。

    毕竟这些神职人员在之前最多也就是普通的猎人,守卫甚至于乞丐,而来自于神明的亲自赐福使得他们的身份地位出现了极大的转变,从此脱离了普通人的生活,成为小镇或者村庄里的上流人士,从此过上让人羡慕的幸福生活。

    这些神职人员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经过专门的培训,在传教的技巧与经验上过于缺乏,使得传教的速度比较缓慢。

    在找出了跛脚半神的所有祭坛之后,贾可道便直接锁定了穆诺兹的藏身之处。

    这是一个被大雪完全覆盖的小山谷,位于那十二座祭坛的中心位置。

    贾可道刚刚来到这里,就察觉到了穆诺兹那特有的神力气息。

    很显然,穆诺兹就藏在这座小山谷里。

    贾可道并没有急冲冲的进入小山谷,而是先在小山谷四周布下了一座幻阵,一座巨雷大阵,以防止穆诺兹再度逃走。

    在布下两座大阵之后,贾可道站在了小山谷谷口处。

    这里的风雪太大了,由于小山谷四周的山壁存在,使得大量的雪花被狂风吹到这里之后,便在小山谷内堆积起来。

    就贾可道现在这个位置看进去,小山谷里已经堆积起了十多米高的雪层。

    这么多积雪,想要找到穆诺兹绝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贾可道略微思考片刻,便在身前画了一道符箓。

    这是一道火龙符,当贾可道落下收尾一笔之后,这道符箓随即便向外散发出熊熊火光,片刻之间,自行燃烧的火龙符就变成了一条长约六米多的火焰游龙,在发出一声轻鸣之后,这条火龙便朝着小山谷内扑去。

    无数朝着火龙落下的雪花在数米之外便被蒸发,化为烟雾腾空而起,但片刻之后又被那凌厉的寒风冻成冰粒坠落下来。

    当然,这些都是小事。

    那条火龙在进入小山谷之后,便一头扎入雪层之中,所过之处,雪层尽数化为滚水,顺着地势朝外流出。

    随着那火龙在山谷内不断游动,一片片雪层被尽数融化。

    没多久,一条纤细的小溪边在山谷内形成,哗啦啦的朝外流出。

    火龙向外散发的热浪没多久便将山谷的积雪尽数融化,并来回游动,雪层不断融化消失。

    前后不到十分钟时间,小山谷内的积雪便尽数化为滚滚流出的热水。

    火龙之后便盘旋在小山谷上空,将那些随风吹来的雪花蒸发,保持着小山谷内的原状。

    唯一的问题就是,由于外界极低的温度,那些流出小山谷的热水很快就凝固为波浪状的寒冰堆积在山谷之外。

    贾可道的目光从最开始都没有离开过小山谷。

    等到小山谷的积雪被尽数融化清空之后,小山谷内并没有出现穆诺兹的身影。

    但贾可道脸上却没有丝毫变色,穆诺兹的神力气息依然在小山谷内盘旋,这也就说明了一个问题。

    穆诺兹还藏在小山谷内。

    贾可道朝着小山谷内一指,那头由符箓化成的火龙便张口朝着小山谷内喷出熊熊烈焰。

    片刻之后,小山谷内就变成了一片火海,树木,枯草尽数燃烧了起来,就连地面岩层,石头都被熊熊烈焰化为了岩浆向外缓缓流出。

    当喷出最后一口火焰之后,那头火龙也就在半空迅速消散,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

    之前就说过,小山谷内变成了一片岩浆之地,但却还有一块靠在山壁上的巨石没有受到烈焰的任何影响,其靠着山壁都流下了一层厚实的岩浆,但巨石连一点暗红都没有出现。

    贾可道的目光随即便仅仅锁定在这块巨石之上。

    巨石高约八米,长宽约三米,光从外表上来看,与其它石头没有丝毫区别,除了体积之外。

    毫无疑问,这块巨石就是穆诺兹的藏身所在了。

    贾可道缓步走近了巨石,巨石却没有丝毫反应。

    贾可道将右手贴在了巨石上,片刻之后,贾可道便消失在那巨石前。

    这里是一座雄伟的宫殿,数十根直径超过两米的巨型柱子将这座宫殿支撑了起来。

    宫殿四周金碧辉煌,墙面上铭刻着无数的人物,魔兽。

    贾可道出现的位置便是宫殿大门处。

    宫殿大门后面便是一层层不断上升的巨型阶梯,而穆诺兹此时便端坐在最上方处的一尊宝座上。

    实际上这里便是穆诺兹花费了海量信仰之力打造的王座,也就是神明国度的雏形。

    每一位半神在高举王座之前,都需要建造一座这样的宫殿,只有这样,在离开主物质位面进入星界之后,才能够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

    这也正是穆诺兹当初逃走时为什么要返回跛脚教会总部的原因所在了,祂当时需要将这座宫殿带走。

    这座宫殿里,融入了大量穆诺兹所理解的规则。

    虽说这座宫殿尚未完全成型,但一些神国的特征已经显现出来了。

    “你在这里不能高飞!”

    在一见到贾可道的同时,端坐在宝座上的穆诺兹便发动了攻击,祂朝着贾可道一指,贾可道就能够感受到四周环境出现了一些变化,自己不能够聚云飞行了。

    也就是说,贾可道现在被剥夺了在这里飞行的权利。

    能够按照自己所想,从规则方面削弱敌人,保护自己,这便是神国的最大特征之一。

    “你在这里没有说话的权利!”

    穆诺兹继续削弱贾可道,祂知道贾可道能够释放一种比较奇怪的力量(符箓),而这种奇怪的力量在通常情况下,都需要语言的配合。

    因而穆诺兹直接剥夺了贾可道在这里说话的权利。

    贾可道此时依然没有动手,而是面带微笑,暗自感受着四周环境出现的变化。

    这对于贾可道来说,是一次难得感悟规则变化的机会。

    毕竟对于贾可道来说,这种规则变化实际上就是大道变化的一种衍生罢了。

    “复活!”

    穆诺兹在禁止了贾可道飞行与说话的权利之后,便开始高声呐喊。

    片刻之后,那些铭刻在宫墙上的人类或者魔兽竟然开始活动了起来。

    很快,一名手持长剑的战士率先从宫墙上跳了下来。

    很显然,穆诺兹之前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将不少魔兽,人类的灵魂禁锢在这座宫殿之中,而在这个时候,穆诺兹赐予了这些人类,魔兽重新凝聚躯体的权利。

    能够让灵魂重新凝聚躯体,这也是神国里的特征。

    那些被接入神国的信徒灵魂都会获得一次重新凝聚躯体的机会,他们能够恢复到自己最巅峰的时候,拥有最强健时期的肌肉,拥有最聪慧时期的大脑等等。

    由此看来,这位跛脚半神倒是早就做好了打算,贾可道只不过是第一个闯入这里的外来者罢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些被重新凝聚身体的人类或者魔兽将会加大穆诺兹的神力消耗。

    但这些人类与魔兽则是宫殿天然的守卫!

    穆诺兹朝着贾可道一指,那些不断从宫墙上跳落下来的人类与魔兽便气势汹汹的朝着贾可道冲了过来。

    “所有守卫巨大化!”

    穆诺兹对于上次被贾可道抓住的事情极为痛恨,但也知道对方的厉害,因而在下令攻击之后,给那些人类,魔兽施加了巨大化的力量。

    那些朝着贾可道冲来的人类,其身体很快就膨胀到了五六米的高度,再配合他们至少剑士以上的实力,此时至少接近了大剑士的实力。

    而那些魔兽的体积变得更加恐怖,一头地行龙直接就长到了二十多米,反倒是冲在了最前面。

    那条十多米长的尾巴,就朝着贾可道抽了过来。

    但对于贾可道来说,这些冲过来的人类与魔兽压根就不够看,右手丢出一道烈焰符。

    顿时符箓化为一片向前扩散出去的火海,转眼之间,那些被火海笼罩的人类以及绝大部分魔兽就被烧成了灰烬。

    此时从宫墙上跳下的人类与魔兽已经超过了数万之数,贾可道这一道烈焰符也就烧死了数百,更多人类魔兽继续涌了过来。

    并且那些魔兽在奔跑途中开始则开始喷出火球,冰箭,风刃等等类法术。

    当然,这些类法术尚未靠近贾可道就被贾可道肉身之外形成的青光尽数驱散。

    贾可道右手伸出朝着那些人类魔兽一拍,那些人类魔兽就好似受到了无形的压力,从上到下,被拍成了一滩滩肉酱。

    就这么几下,那些人类魔兽就被尽数干掉,虽说宫墙上还在跳下人类与魔兽,但在短时间内也没可能再度聚集起更多的力量了。

    看到这一幕,穆诺兹不由得脸上生出一股怒火,但祂却没有上前与贾可道直接战斗的勇气。R115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