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空色的眼睛,凯哥54的打赏。《辣+文+网 手#机*阅#读 m.lawenw.com》

    虽说奥迪斯在追击穆诺兹的时候带走了上百名道兵,金刚护甲力士与鬼武道兵均有,还有一万多头各类妖兽。

    但那毕竟是一位点燃了神火的半神,即便是力量衰弱到极致,也很可能出现意外。

    贾可道寻思了一会,正准备占上一卦,查看奥迪斯与穆诺兹现在的方位,但片刻之后,贾可道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了。

    就在这个时候,贾可道亲手给奥迪斯打造的那把大关刀法器以及奥迪斯身上携带的一些附身灵器,法器尽数碎裂了。

    对于这一点,贾可道是有感应的。

    虽说之前,贾可道没法确定奥迪斯的位置,不过在那些灵器,法器碎裂之后,所释放出来的灵气波动,随即便让贾可道锁定了奥迪斯的方位。

    贾可道随即便将白大丢在了原地,而自己则是踩着白云就朝锁定的方位疾速飞去。

    那种撕裂空间前进的法子,贾可道也没有去研究,不过光是这踏云的神通,就足够贾可道往来于各地之用了。

    上千公里之远,贾可道不说转瞬便到,也就仅仅只用了一分钟不到,高速前进的白云在高空形成了一道白色的流光,其后拖出长长的尾巴,犹如一枚靠近太阳的彗星。

    这里是昔日跛脚教会总部所在地。

    不过。当初奥迪斯率领数十万妖兽,已经将这个地方荡成了平地。

    现在入目之处尽数都是断墙残壁。

    贾可道在高空略微盘旋一圈之后,便找到了奥迪斯所在。

    这里应该是跛脚教会总部的祭拜广场。占地面积不小,超过了千亩之地,其上覆盖着一层光滑的条石,由此也可以看出当初的跛脚教会还是颇具规模。

    只不过此时的祭拜广场,已经完全不见当日的气势,随处可见被砸断的条石,地面上尽数布满坑洼。

    残破的妖兽尸体随处可见。甚至于在断肢残骸之间还有一些道兵的尸体。

    黑青色的血液在一个个低洼处聚集起来,形成一个个小水洼。引来无数蚊虫。

    贾可道的目光越过这无数尸体落在了广场中心处。

    一头巨龙趴伏在那里,其后背坐着一个高大的人形。

    贾可道心头微微一暗,自己还是来得迟了点。

    贾可道缓步上前,绿龙奥普斯西腹部炸开了一个巨洞。鲜血流光,而坐在其后背上的奥迪斯胸口也出现了一个大洞,不管是巨龙还是奥迪斯,那伤口上还缠绕着一丝丝金色的光华。

    毫无疑问,这就是那个跛脚半神穆诺兹下的毒手。

    贾可道摸了摸奥迪斯的尸体,还残留着一丝余温。

    看来,自己疾速赶来使得那个跛脚半神穆诺兹直接逃走了。

    毕竟绿龙的尸体即便是在半神眼中,都具有很高的价值,如果有时间的话。那穆诺兹也不会将绿龙尸体丢在这里不管的。

    贾可道看着奥迪斯与绿龙的尸体,那平静如镜的心境也不由得泛出一丝怒火来。

    这个穆诺兹!

    贾可道随即抓起一堆小石头,丢在地上。占了一卦,随后便选定了一个方向追了出去。

    但没过多久,贾可道就踏着白云回来了。

    那穆诺兹藏得太隐蔽了,就连贾可道都没法找到其藏身所在。

    回来之后,贾可道便一抖袖子,将绿龙与奥迪斯的尸体收了进去。随后一步踏入道德经内。

    贾可道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进入道德经了。

    因而待到贾可道进入小竹屋后,却发现小竹屋内一座大殿尽数开启了大门。其外的金光再也无法阻拦自己进入。

    这座大殿正门上方悬挂着一个金色大字,斗!

    贾可道心头莫名一喜,这雷火瘟斗四殿的名字原本就是天庭上四部之名,想来这斗殿较之前面的杂宝阁,制器阁,藏经阁又有不同之处了。

    贾可道缓步来到那斗殿门口,举目向内看去,里面一片金光四射,即便以贾可道的眼力都无法看清楚里面的状态。

    之后,贾可道没有任何迟疑,举步就踏入了这斗殿正门。

    刚一踏入这斗殿,贾可道就察觉到无数的气息在这斗殿之中徘徊。

    待到贾可道刚刚在殿内落下脚,那些气息便化为一个个穿着白色铠甲的兵丁,体型不过一尺,好似玩具一般,手持各种兵器,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贾可道虽说心头有些疑惑,但却没有半点退缩,右手丢出一道烈焰符,转眼之间,那烈焰符便化为一片剧烈无比的火光,朝着那些壮汉烧了过去。

    这些兵丁看上去不怎么样,还略显有些瘦弱,但刚一接触到那烈焰符化为的火光,骤然就好似吃了兴奋剂一般,体型暴增,从一尺转眼之间便暴增到两尺有余。

    而接下来,随着贾可道不断丢出符箓,这些兵丁的体型不断增长,待扑到贾可道面前时,已经从一尺增长到九尺有余。

    转眼之间,便有数十把长剑,长鞭等等武器落在了贾可道身上。

    对于这点攻击,贾可道倒没有受伤,光是那件八卦金缕衣,就足以抵挡这些攻击了。

    不过这些兵丁的变化倒是让贾可道略微有些心惊。

    就算贾可道停止了攻击,这些兵丁的实力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暴增。

    其手中兵器渐渐的,带上了一丝丝灵光。

    这样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贾可道身上这件八卦金缕衣就会彻底损坏。

    当然。就算是这件八卦金缕衣损坏了,贾可道也不会受伤,现在的贾可道体外自带一层青光。一般的攻击想要破开,倒是很难了。

    贾可道也没有想到,自己进入这斗殿后会出现这样的变化,看来,这应该是一种自卫模式。

    贾可道站在原地,也没有去理会这些兵丁的攻击,脑海里思考着。

    半晌之后。贾可道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嘴巴一张。吐出一团三色交织的火焰来。

    这便是贾可道体内的三昧真火,与贾可道所想到的并无差异,随着这团三昧真火喷出,那些兵丁只要沾上这三昧真火。片刻之间就重新化为无形的气息消失不见。

    数以千计的兵丁,在三昧真火的横扫之下,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到了这时,一道金光从大殿上方直射下来,片刻之间便落在了贾可道头顶。

    待到那金光消散之后,贾可道脸上略有所思,随后便出了斗殿。

    随着贾可道走出这斗殿,覆盖在斗殿之外的金光随即开始收敛,并带动着整座斗殿缓缓缩小。

    三四分钟不到。这座雄伟高大的斗殿就化为一个金色葫芦,在半空滴溜溜的转了几圈,便化为一道流光。朝着那小竹屋的入口冲去。

    “想要往哪里走?”

    贾可道哈哈一笑,右手朝着那金色流光一抓,金色流光就不得不朝着贾可道飞来,片刻之间便落在了贾可道手心之上,化为一个指头大小的金色葫芦,乍一看去。却是娇小可爱至极。

    贾可道将这个金色小葫芦抓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其上铭刻着一个斗字。倒是与之前斗殿正门上方的牌匾一模一样。

    贾可道从之前的金光里已经获知了这个金色小葫芦的由来。

    这个金色小葫芦,也就是之前那座斗殿,就是一件仙器。

    当然,实际上,贾可道之前开启的杂宝阁,制器阁,藏经阁乃至于制器阁里的龙虎赤炎鼎等等都属于仙器之列。

    只不过,这些仙器有着高低之分罢了。

    要说这些仙器按照从低到高来排列的话,制器阁里的削金刀,锻金锤,千年寒金锻台,龙虎赤炎鼎乃是最次等的仙器,名为匠器,又称为仙匠之器,当然,这里面也有高低之分,龙虎赤炎鼎为最高。

    杂宝阁,制器阁,藏经阁这三座楼阁,算得上是仙器里比较大型的储物之器,较之匠器又要高上一点,又名仙宝之器,简称仙宝。

    而藏经阁里的《生死薄》伪,《封神榜》伪,《仙籍简谱》伪等等之类的书籍,乃至于贾可道手中的这个金色小葫芦,都被称为天庭重器。

    当然,如果是真的《生死薄》,《封神榜》,《仙籍简谱》的话,那就是最重要的天庭重器了。

    可惜贾可道手上的生死薄,封神榜乃至于仙籍简谱都带着一个伪字,应该是正品的复制品,因而也就只勉强攀上天庭重器的边缘了。

    就目前而言,贾可道手上的这个金色小葫芦应该算是天庭重器里最好的一个了。

    斗殿!

    这斗殿并不是一件用来攻伐的仙器,其主要作用就是将死去的灵魂转化为斗部的天兵天将,并且对其进行武装。

    贾可道之前就炼制过成兵丹,每一粒成兵丹都能够变化出一个天兵来,虽说有着时间限制,但也算是很不错了。

    但这成兵丹较之斗殿转化为出来的天兵天将恐怕就有差距了。

    贾可道准备试试,正好绿龙奥普斯西与奥迪斯被穆诺兹击杀,死亡未久,灵魂还在尸体之中。

    当然,在这之前,贾可道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

    贾可道将金色小葫芦直接就挂在了腰间,随后朝着杂宝阁,制器阁乃至于藏经阁分别指了一下,轻声念了几句。

    那杂宝阁,制器阁,藏经阁便纷纷缩小,没多久就变成了三块玉牌落在了贾可道手中。

    既然知道了这些都是仙器,贾可道也没准备将它们继续放在道德经里。

    毕竟,在很多时候,将这些仙器放在外面,使用起来也要方便一些。

    随后,贾可道便离开了道德经。回到了那祈祷广场之上。

    为了避免出现一些意外,贾可道决定用那些道兵先做个试验。

    贾可道随后便取出了那本生死薄伪,这本生死薄虽说仅仅只是正品的复制品。但在某些方面,其功效或许并不亚于正品。

    之前,贾可道拿着这生死薄压根就不知道如何使用,只知道将一些灵魂碎片收入生死薄中,至于其它功能,就完全不知了。

    不过现在,贾可道却是知道了。

    “招魂!”

    贾可道将生死薄朝着半空轻轻一丢。生死薄上随即便冒出一片黑雾,迅速朝着四周扩散开来。

    没多久。那些被黑雾沾染到的尸体上,便冒出了一个个散发出淡淡绿光的灵体,它们完全没有了半点自己的意识,完全被那黑雾所牵引。朝着生死薄汇聚过来。

    这其中有战死的道兵,当然更多的则是那些妖兽。

    数以千计的道兵与妖兽汇聚在一起,被黑雾包裹,身形若隐若现,目光呆滞。

    贾可道点了点头,这生死薄果然好用,若是自己炼制的冥器,虽说可以将灵魂从尸体里赶出,但却很容易将灵魂损坏。

    而这生死薄就不一样了。其冒出的黑雾,能够保护这些离体的灵魂,并且也有一些滋养的作用。一些破碎得厉害的尸体里出来的灵魂,自然就要虚弱不少,而在这黑雾的包裹之中,反倒是缓缓恢复了过来。

    想当初自己炼制壮魄丹的时候,可是费了不少功夫。

    到了这时,贾可道不慌不忙。将腰间的金色小葫芦取下,调转葫口。朝着那些灵魂一照,随后轻拍葫底。

    随即一股吸力便从葫口冒出,好似鲸吞吸水一般,那些灵魂随即便朝着葫芦里投去。

    前后不到数息时间,黑雾里包裹的灵魂便消失一空。

    随着那些灵魂被吸入葫芦之中,生死薄冒出的黑气也随即回缩,没多久,那生死薄就飘回了贾可道手上。

    贾可道将生死薄朝着腰间的玉牌轻轻一拍,生死薄便消失不见,却是收回了藏经阁中。

    这灵魂被吸入金色小葫芦之后,贾可道随即便发现这金色小葫芦似乎出现了一些变化。

    贾可道随即将这金色小葫芦轻轻一丢,这葫芦随即便迅速膨胀了起来,周身散发出一片金光,极为刺目。

    轰!

    之后,一声巨响传来,那金色小葫芦就落在地上,化为了一座宫殿,其上悬挂着一块斗字匾牌,正是之前的那座斗殿。

    此时,那斗殿正门正缓缓开启,待开启到一半时,一队队身穿白色铠甲的兵丁便从正门之中鱼贯而出,在贾可道面前排成了一个方阵之后,便屹立不动,而其后则是一头头妖虫猛兽跟着,在旁边不断汇聚成为一个巨大的方阵。

    较之贾可道之前在斗殿里遇到的那些白色兵丁,这些兵丁都形成了半实质的肉身,各自手持长剑,长戟等等兵器,就连那些妖虫猛兽身上也覆盖着一件异形的铠甲。

    “你等可能说话?可有意识?”

    贾可道担心那些灵魂经过斗殿转化之后,便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听得贾可道说话,排在最前面的一个兵丁随即上前一步,朝着贾可道行了一礼之后回道:“参见仙尊,我等意识皆在。”

    贾可道随后检查了一番,这些兵丁对于生前的记忆均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斗殿在他们脑海里种下了一个意识,那就是要完全效忠于手持斗殿之人。

    毫无疑问,虽说这些兵丁,也就是所谓的斗兵,虽说保存了生前记忆,但实际上已经被转化为斗殿的附属。

    当然,那些由妖兽灵魂转化的斗兽,原本就不能说话,现在自然也就不能说话了,不过倒是能够听懂话语罢了。

    贾可道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要说斗殿这件天庭重器虽说不是用来攻伐的仙器,但其效力却是极为神奇的。

    这些斗兵,乃至于妖兽转化的斗兽,不管生前实力如何,在转化之后,其实力都提升了不少,并且就算是最弱的人也提升到了初入大剑士的程度。

    要知道,那些道兵。虽说在刻画道兵符箓之后,其实力直接就达到了大剑士以上的程度,但其灵魂本质依然只是普通人。在死亡之后,其灵魂也就是普通人的程度。

    对于这些道兵来说,符箓只是外物罢了。

    而现在,在经过斗殿转化之后,这些普通人就直接从本质上提升到了大剑士以上实力,这完全就是两个概念了。

    再加上斗殿给他们武装的铠甲,兵器。都算是上品法器,这实力的提升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也就是说。只要拥有足够的灵魂,那么斗殿就可以转化出无数的斗兵,斗兽来。

    当然,这种转化需要吸收大量的灵气。

    这一点。贾可道之前就发现了。

    在斗殿转化这些斗兵,斗兽的时候,四周的灵气就莫名稀薄了很多。

    贾可道大概估算了一下,每转化一名斗兵或者斗兽,四周的灵气就会被消耗一百立方米以上,当然,那灵魂的实力越弱,消耗的灵气就会越多。

    像这样的消耗,若是放在地球上。压根就没可能实现。

    但在这里,贾可道倒也无所谓了,这里的灵气极为丰裕。消耗这些也不算什么。

    但如此一来,贾可道也不可能将奥迪斯与绿龙奥普斯西放到斗殿里去转化了。

    与这些道兵,妖兽不同,奥迪斯与绿龙奥普斯西怎么说也算得上是贾可道的心腹手下了,若是被转化为斗殿的附庸,贾可道有些于心不忍。

    当然。这些被转化出来的斗兵,斗兽在这个主物质位面里。如同那些恶魔一样,天然就受到一些压制和削弱。

    这一点,贾可道也大概能够猜测出来问题所在。

    这斗殿乃是天庭重器,在这异界里也大概算得上是一个特殊质地的小位面了,而那些转化出来的斗兵,斗兽则是生活在这个特殊小位面里的生物,相对于主物质位面来说,就是异位面生物了。

    按照这世界大道里衍生出来的规则转化,异位面生物在其它位面都会或多或少的受到一些压制,只不过在主物质位面里受到的压制最大罢了。

    因而,就算贾可道能够狠下心,将奥迪斯与绿龙奥普斯西给转化了,大致也能够成为斗殿里的斗将,但其实力也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

    不过,这也不代表贾可道就没有办法了。

    虽说贾可道现在还没法炼制出九转还魂丹这样的救命仙丹来,但贾可道却有《仙籍普册》伪。

    这《仙籍普册》虽说仅仅只是伪品,但一样可以将凡人转化为仙民的能力。

    就是不知道,将异界灵魂转化为仙民需要多少功德了。

    想到这里,贾可道随即便将那《仙籍普册》从化为玉佩的藏经阁里取了出来,将奥迪斯与绿龙奥普斯西的名字写了上去。

    随着贾可道这么一写,那两个名字后面便浮现出了一个问号。

    看到这里,贾可道倒是有些愣神,但随后贾可道便明白了过来。

    这仙籍普册虽说只是复制品,伪品,但却是天庭仙器,而奥迪斯与绿龙奥普斯西则是异界生物,这仙籍普册恐怕也没法显示出他俩的功德值来。

    也正因为如此,转化两者为仙民所需要的功德值也没有显现出来。

    这让贾可道略微有些犹豫,不过片刻之后,贾可道倒是心神一定,将奥迪斯与绿龙的尸体从袖中取了出来,随后执意让这仙籍普册将两者转化为仙民。

    这仙籍普册虽说乃是仙器,具有一些灵智,但也只是死物,待到贾可道决定之后,一股五彩霞光随即便从仙籍普册里卷出,照在了两者的尸体之上。

    随着这五彩霞光的照射,不管是奥迪斯还是绿龙奥普斯西身上的伤口开始迅速愈合,原本僵硬的尸体也开始变得柔软了起来。

    没多久,这五彩霞光便收回消失。

    贾可道随即上前,伸手一摸,奥迪斯与绿龙奥普斯西的肉身变得有了一些温度,再一检查,其体内原本凝固的血液也开始缓缓流动,心脏已经开始跳动。

    终于复活了。

    贾可道不由得略微松了一口气,但转即之后。目光不由得盯到了那仙籍普册上,随即贾可道自身的功德值就浮现了出来。

    看到浮现出来的功德值,贾可道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还好,没用多少,自己的功德值还有七十万左右。

    嗯?不对?

    贾可道突然之间想了起来,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功德值?

    但转念之后,贾可道就想了起来,自己别的不说,光是那道暴雨回春符救治了不知道多少绝症患者。这里面的功德值应该不少吧?

    随后,贾可道便查了查功德值的详细增减事由。再之后,就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前面的详细增减事由就不多说了,只说最近的几条。

    某年某月某日,施展暴雨回春符。救治绝症患者某某,某某,某某某…….(一共十余万人),获得功德值三十七万八千四百。

    某年某月某日,别山山神松明施展暴雨回春符,救治绝症患者某某某,某某,某某某……(一共三十七万余人),获得功德值五十九万九千七百。

    某年某月某日。提升异界生物奥迪斯,奥普斯西为仙民,消耗功德值二十万。

    很显然。以贾可道现在的道行来说,救治绝症患者,每一个所获得的功德值,平均下来也就只有三点多,而别山山神松明救治的那次,更是减半。

    若贾可道在进入异界之前那点道行。若是能够救治绝症患者的话,恐怕一个就能够获得上千功德值了。

    而转化仙民更为离谱。单单奥迪斯,奥普斯西这一人一龙,转化为仙民,就消耗了整整二十万功德值?

    这也太坑人了吧?

    贾可道将心神沉入仙籍普册查看一番之后,方才明白原因所在。

    这异界生物原本是没法修道的,而在转化为仙民之后便可以修道了,这便是二十万功德值消耗的原因所在。

    也就是说,不管其实力强弱,只要转化为仙民,就算是一只异界的小虫子,都要消耗十万功德。

    到了这时,那奥迪斯与绿龙奥普斯西齐齐苏醒了过来,见到贾可道不由得大喜,齐声发问:“仙尊来了,那穆诺兹一定是被抓住了,嗯?自己身上那个大洞怎么不见了?”

    看着这一人一龙,贾可道倒是有些肉痛。

    要说现在,贾可道通过那斗殿传来的一些信息明白了那功德值的用处。

    除了转化仙民需要消耗功德值之外,这功德值还能够让渡劫之时平稳安全一些,这些就不用多说了。

    而功德值另外一个用处便是炼制仙器。

    要说,以贾可道现在的道行,炼气化神中层瓶颈期,原本应该可以炼制一些最次等的仙器了,嗯,也就是比匠器更差的仙器,在天庭之中,被称为次仙器,嗯,次一等的仙器。

    但贾可道试过几次,浪费了不少宝贵材料不说,一次都没有成功。

    到了这时,原因算是找到了。

    这炼制仙器,哪怕是最次等的次仙器,都需要融入功德才可能炼制成功的,与灵器之间的区别,就在这里了。

    再宝贵的材料,没有功德值融入,就算是炼制成功,也只算是灵器。

    贾可道虽说没有炼制成功过一件仙器,但也明白,那二十万功德,恐怕也能够炼制几件次仙器了。

    当然,炼制仙器融入功德,在天庭算是人所皆知的事情,因而那些什么洞府,什么福地所撰写的制器书籍里也就没有说到这一点,让贾可道白白浪费了不少材料。

    贾可道在肉痛了一会之后,随即便开始探查起奥迪斯与绿龙奥普斯西在转化为仙民之后的变化来。

    很快,贾可道的心境就舒展开了,很显然,那二十万功德倒是没有白费。

    奥迪斯,绿龙奥普斯首先复活了,这就已经值回了那二十万功德。

    如若不是这样的话,贾可道就要损失两个得力心腹了。

    那奥迪斯体内的斗气消失了,这让他脸色大变。

    要知道,那斗气可是他辛辛苦苦修炼这么久提升上来的,现在尽数消失,就等同于一朝打回原形。

    对此。贾可道也是有预料的。

    毕竟这转化为仙民,如果保留着原本异界的一些东西,那还叫仙民么?

    贾可道劝慰了奥迪斯两句之后。便让他试着查看自己出现了什么变化。

    想想就知道了,那个郑非鱼虽说只是一个普通人,但在转化为仙民之后,也拥有了一些操纵火焰,水的神通。

    而奥迪斯这样的家伙,浪费了自己十万功德,总不可能一点变化都没有。

    奥迪斯这时心境倒是平静了不少。原地坐下,开始练习呼吸吐纳之法。

    倒是旁边的绿龙奥普斯西急得快要上吊了。

    奥迪斯是体内的斗气尽数消失。而绿龙奥普斯西出现的变化则是体内的龙晶莫名消失了,这也意味着绿龙奥普斯西的龙息乃至于一些天生的类法术能力也跟着消失了。

    绿龙现在连飞行都不能了,奥普斯西能够飞行,完全是借助于天生减轻体重的类法术能力。其后背那一对龙翼虽说很宽大,但单靠这一对龙翼想要将绿龙那沉重无比的身体抬离地面都很困难。。

    奥普斯西不断扇动着龙翼,身体不断离开地面,但转即之后又掉落下去,这一蹦一跳之间,看上去倒是颇为滑稽。

    见到奥迪斯开始静心练习呼吸吐纳之法,寻找自身出现的变化,贾可道随即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绿龙奥普斯西身上。

    这绿龙奥普斯西与奥迪斯又有些不同,奥迪斯懂得呼吸吐纳之法。应该比较容易找出化为仙民之后出现的变化,但绿龙奥普斯西压根就不懂得呼吸吐纳之法,就算是现在学习。也有点太慢了。

    因而贾可道帮助它的办法就是袖子一抖将其收入袖中,随后踏云腾空而起,来到数千米高空之后,便将绿龙奥普斯西从袖子里丢了出来。

    置死地而后生,这个办法,无疑能够比较快让绿龙奥普斯西找到自身出现的变化。

    当然。对于这个过程,绿龙奥普斯西是极度不满意的。

    试想一下。原本就失去了飞行能力的绿龙从数千米高空掉落下去,那种无助的感觉,足以让绝大多数生物发疯。

    “救……”

    绿龙奥普斯西刚一掉落下去,就张口向贾可道求救,不过转眼之后,那疾速坠落所造成的狂风直接就将绿龙的声音吹散。

    奥普斯西拼命扇动翅膀,但它的体重太重了,虽说能够略微滑翔一下,减缓下坠速度,但最终下坠的速度依然在不断增加。

    没过多久,奥普斯西就好似一枚流星,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地面撞去。

    说实话,绿龙奥普斯西此时已经快要被吓傻了。

    以往它也玩过这样的高速冲刺,但那是在自己所能够控制的范围内,但现在,这种高速冲刺,自己压根就没法控制,可以想象,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好似一枚巨石撞击在地面上。

    这样的高速冲撞,恐怕别说现在失去了浮空能力的绿龙了,恐怕就算之前也会被撞成肉泥。

    此时绿龙如果有汗腺的话,恐怕此时全身都吓得汗水淋漓了。

    如何才能够逃得一命?

    绿龙想尽了各种办法,都无法减缓下坠之势,最终,绿龙听得贾可道的声音:“想象,想象自己如何得救……”

    奥普斯西这个时候抓住什么都是稻草,脑海里拼命想象着自己得救的情形,但这个画面最终锁定在贾可道腾云驾雾的景象之上。

    没法,除了自己飞行的姿态之外,绿龙奥普斯西前段时间在那个配种盆地里见得最多的就是贾可道踩着白云而来的情景了。

    就在绿龙奥普斯西距离地面仅仅不到一百米的时候,突然之间无数云雾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在绿龙奥普斯西身下形成了一片厚实的白云,使得坠落之势骤然减速。

    在距离地面不到十米之时,那片白云便完全停住了,绿龙奥普斯西眼睛里充满了呆滞的神色,完全不相信自己居然得救了。

    看到绿龙身下的白云,贾可道也有些呆愣,这倒是贾可道没有想到的。

    要说这腾云的神通,贾可道也是在炼气化神中层之后方才领悟到的。这奥普斯西刚刚转化为仙民就悟得了这样的神通,让贾可道有些想要将奥迪斯也从天上丢下来的冲动了。

    尚未等贾可道说话,那片白云便在绿龙奥普斯西的驱使下。带着它摇摇晃晃的向上升起,随后不断加速,片刻之间就化为一道白光朝着远处冲去,随之而来的则是绿龙奥普斯西的惨叫声。

    轰!

    一声巨响,那道白光一头就撞在了附近的一座山脉上,震荡的波动传递过来,就连这祈祷广场都跟着震动了数次。

    贾可道倒是没有去担心那绿龙奥普斯西。在奥普斯西撞山之前,贾可道就看见白云之上。在奥普斯西体外升起了一片白色光华,之后方才一头撞在山脉之上,不说毫发无损,至少不会重伤。

    而这个时候。贾可道的注意力则是转移到了奥迪斯身上。

    那奥斯迪在运转了一会呼吸吐纳之法后,就从地面站立了起来,随后便向前冲去,每踏出一步,便有无数黄色土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顺着奥迪斯周身毛孔灌入体内,三十息时间不到,奥迪斯就化身为一个上百米的黄色巨人,并且体型还在不断增长之中。

    而这时的奥普斯西则已经摇头晃脑的从自己撞出的那个大洞里爬了出来。脚下依然汇聚起一片白云,朝着这边飞了回来。

    很显然,没多久。奥普斯西又一头栽入了地下,撞出一个大洞来。

    在接下来的数分钟时间里,绿龙奥普斯西就踩着白云东倒西歪,时而飞起,时而撞在地上。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奥普斯西对于这踏云神通也跟着熟练了起来。

    而奥迪斯这时则挥舞着拳头。朝着广场边的断墙残壁,隔空就是一拳打出。这一拳压根就没有打在什么东西上,但那些断墙残壁就好似被一座大山撞上,转眼之间便化为无数碎石残砖向后飞去。

    隔山打牛!

    贾可道看到眼里,不由得暗叹一声,这才是真正的隔山打牛啊。

    毫无疑问,奥迪斯的体型化为巨人,这是法相天地的神通,而隔空一拳打出的神通,贾可道也是第一次见到,因而也就取名为隔山打牛。

    光是这两个神通,奥迪斯就较之以前强大了十倍不止。

    绿龙奥普斯西在摔了几次之后,对于腾云这个神通熟练了不少,得意洋洋的踩着白云就朝着奥迪斯飞了过来。

    在绿龙奥普斯西看来,现在的腾云神通较之以前用翅膀飞行帅气了不知道多少,只要自己愿意,别说站在上面飞了,就算是自己趴在上面睡觉,也能够轻而易举的飞行。

    奥普斯西驾云飞到奥迪斯头顶上哈哈大笑,得意非凡,在奥普斯西看来,自己能够帅气潇洒的飞行,而奥迪斯即便是变得块头比自己还大,也没可能飞行,这种居高临下的比较,使得奥普斯西对于奥迪斯有着极大的心理优势。

    见到奥普斯西在自己头顶上盘旋,下面的奥迪斯似乎受到了一些刺激,朝着头顶上的白云吼了几声,那奥普斯西反倒是更加得意,甚至于朝着奥迪斯尾巴一甩,屁股一翘,咕嘟一声,将一团恶臭无比的粪便从高空之上喷射下来。

    这团粪便犹如一枚炮弹,啪嗒一声,转眼之间便落在了奥迪斯的脚背上。

    “奥普斯西!”

    现在的奥迪斯在转化为仙民之后,似乎情绪有些不太容易控制,见到一团粪便落在自己脚背上,顿时大怒,在狂吼一声之后,双手一伸,好似一架巨型的挖掘机,转眼之间便将混合着石板的大量泥土抓了起来,双手再度一搓,那些泥土就随即融化,形成一个巨大的泥球,被奥迪斯一丢,这巨大泥球就朝着高空之上的奥普斯西直冲上去。

    驱山填海神通!

    贾可道不由得眼睛一亮,这种神通在上古的时候也算是鼎鼎大名了,修炼到极致之时,驱山填海都不在话下,因而便有了这个名号。

    不过,看奥迪斯使用这神通,很显然不太熟练,并且在奥迪斯的脑海里多半还想着那泥土巨人的事情,因而就搓了个圆球丢上去,压根就没有将这种神通的优势给发挥出来,连鞭山移石都没能达到。(未完待续)

第四百一十九章 天神代言人?    ( )对于唐楚阳这些相当不理智的话,唐浩然等人只能无奈摇头了,不过这总算让他们看到了这小怪物还是有缺点的,那就是阅历太过浅薄,人还不足够成熟。≧

    毕竟他的年纪实在太小了,经历的事情也太少了,在经历更大的场面时,难免有些把持不住心态。

    这次回应唐楚阳的是李令远,他稍微想了想之后,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身体,冲唐楚阳道:

    “这世上可没有那么多琅邪老怪,个个都把肉身凝炼到如此完美的地步,而且,即便是琅邪老怪如此强悍的肉身,还不是被你用海量的灵符给放倒了?”

    说完这话,李令远稍微听了听,等看到唐楚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后,这才继续掰着手指头计算道:

    “灵符,法宝,灵甲,丹药,天材地宝等等,这些虽然不是一名修士的全部,真正想要强大的修士,甚至应该全部抛弃这些,可要说到斗法,战争这些斗争场面,

    灵符,法宝,灵甲,丹药等辅助之物,却又是不可或缺的,福地再好,最多也就是提升自身的修为境界而已,可你的修为再高,人家直接拿灵宝来对付你,最终倒霉的还是空有修为,却无灵宝辅助的修士!”

    这话说完,李令远收起竖起来的手指头,握着拳头挥舞了一下总结道:

    “所以,相对于目前的唐家而言,福地虽然重要,但你在潮汐山获得的这次机遇更加不能错过。楚阳,你没有经历过。但我和你爷爷都非常清楚,能够在潮汐山成为十八个城主之一。

    能够有机会带领人族阵营参与夺城大战,其中的所涉及到的利益到底有多么情人,甚至于,唐家目前所需要的名誉,人才,资源,联盟等等,全都可以在夺城大战中得到!”

    李令远和唐浩然等人不止一次参加过潮汐山试炼,他们年轻的时候若是有唐楚阳这种机遇。现如今的唐家绝对不可能还是个小家族。

    几十年的发展积累下来,不敢说能和六大宗门相比,但至少也得是个大型家族,并且还是最顶尖的那种。

    其实唐楚阳能够单人独骑的积攒够成为一座月级城池城主的贡献,这件事情是最让唐浩然等人不可置信的事情,因为即便李令远等三个七星境的强者联手的情况下。

    别说是月级城池了,即便是次一级的星级城池的城主所需要的贡献,他们都不见得能够在规定时间内积攒够。

    唐楚阳也是运气太好了,如果没有掩日蜃蛟龟的出现。甚至于没有掩日蜃蛟龟的屠城事件,他可能直接还在和凌紫嫣,凌央泽二人合作。

    一直到最后面对上进化完成的吞日龙龟,如果不是小毕旻出手相助的话。唐楚阳最终会有什么结果,犹未可知。

    唐楚阳的经历是根本无法复制的,那是机遇。运气,努力。以及唐楚阳一身bug相融合之后的化学反应,这其中少了其中任何一个因素。结果都有可能彻底改变。

    “我懂了……”

    唐楚阳默默地应了一声,其实他的心里依然很乱,根本谈不上什么懂与不懂,但既然三位老爷子都是这么认为的,唐楚阳也不觉自己的安排会比三个加起来都几百岁的老人精更加妥帖。

    “休息一下吧,你得好好冷静一下,关于落月城的事情咱们可以明天再谈……”

    唐老爷子轻轻拍了拍孙儿的肩膀,知道二哥的话对自家孙儿的冲击很大,他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这些让人难以置信的信息。

    “嗯!”

    唐楚阳点了点头,和唐老爷子等人打了个招呼之后,便直接离开了城主府大厅,达到四相境的大修士其实已经无所谓休息不休息了,只是就像唐老爷子想的那样,唐楚阳需要时间调整一下思路。

    李令远的话对他的冲击太大了。

    上四界竟然是依托于五行大陆而衍生的?那岂不是说,对于唐楚阳目前所在的这个世界而言,作为人界的五行大陆,才是构成这个世界的主体?

    这种近乎颠覆性的认知,让唐楚阳根本就无法冷静下来,以李令远的话来推理,岂不是说,上四界才是凡间界,而百族存世的五行大陆,才是真正的主位面。

    才是真正仙界,妖界,魔界,西天圣土?!

    “怎么会这样?!”

    唐楚阳随便选了个闭关室,进去之后便坐在里面发呆,这时候他根本就静不下心修炼,整个脑袋里都是乱哄哄的,根本就让他无法闭目凝神。

    如果这个世界的主体完全是和地球上传说颠倒的世界,那唐楚阳带来的,他自会为可以傲视整个五行大陆的地球知识,岂不是在他达到某个程度之后,就要完全失去依据?

    因为这个问题,唐楚阳又想到了上四界的天神,五行大陆都不知道有多少万年,或者按照洪荒的说法,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元会了,但似乎从荒古之后,便再也没有关于天神本尊下凡的记载。

    甚至于连传说都很少见!

    “难道说,上四界的天神根本就无法下凡?或者说只能在修士的召唤下才能下凡,并且最多只能将百分之一的元神降落到五行大陆?”

    唐楚阳之所以锁定到百分之一这个数值,皆是因为据他了解到的信息来看,整个大陆上最最顶尖的守护神契约,无非就是神选契约而已,而神选契约,只能得到守护神百分之一的元神相助!

    “如果上界天神真的不能以本尊下凡的话,那抢夺信仰和断绝信仰的计划,似乎正好是个可行性很高的计划啊?为什么几十上百万年下来,从未有哪个势力这么干过呢?”

    想到这个问题,唐楚阳心里有止不住的开始疑惑,他的思维完全散发开之后,原本的心慌意乱就被彻底遗忘到一边去了。

    随着思绪的不断延伸,唐楚阳的脑袋如同一台超级计算机一样,开始了各种各样的疯狂计算和推理。

    “难道是隐族?”

    唐楚阳突然想到了血阁,想到了在海大富的记忆里听到的,抓走海大富一家人的那个神秘势力,如果唐楚阳猜测的不错,海大富所谓的仇人,很可能就是另外一个隐族。

    隐族拥有远古天神血脉,这让唐楚阳禁不住联想,这些所谓的拥有天神血脉的隐族,是不是就是上界天神们放在人间界的代言人呢?

    不然为什么连四极皇朝,六大顶尖宗门,在提到这些隐族的时候无不是一脸敬畏,甚至于连敌对的念头都不敢产生?

    唐楚阳仔细想了想,发现他目前接触到的所有人里,似乎只有海大富和自家老爷子等人和隐族产生了恩怨,而海大富对这事却忌讳莫深,轻易不敢对人提起。

    即便是唐老爷子等人,也只是愤恨不已,真要说对付困了他们几十年的血阁时,也不得不无奈地选择先发展自身,直接来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对于打上门报仇这种事情,几乎连提都不愿意提。

    由此可知,隐族在大陆上各大顶尖势力,以及七阶以上的强者心里,就是一群强大到了让人不敢反抗的存在,就大的层面上来比较一下的话,这和凡人畏惧天神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如果把隐族判定为上四界天神的代言人,似乎我以前遇到的一些不能解释的问题,基本上就能全部说通了,不过,难道我的推测都是真的?”

    唐楚阳有些不自信的地摇了摇,他不敢确定自己的推测就是最准确的事实,或许其中还有一些他不知道的隐秘也不一定,这时候唐楚阳就忍不住有些遗憾,他的阅历还是太少了。

    “阅历这种依靠时间和经历,以及智慧来堆积的意识形态上的东西,即便是我想得到也难啊,唉……,要是当初能够重生到一个几百上千岁的老怪物身上就好了!”

    这个念头出现的时候,唐楚彦自己都忍不住笑了,真要是那样的话,他恐怕又会埋怨,怎么就不能重生得年轻点,那么老的岁数岂不是意味着自身的一切都已经定型了?

    “可惜啊,上次为了进去救人,根本就没办法逼出那些血阁之人的全部本事,若是能够详细了解一下血阁的战斗技能的话,我或许能够从中得出一些比较有用的信息……”

    之前和李令远一起冲击血阁保护圈时,唐楚阳为了最短时间内冲进密地,直接动用了天神神力,出其不意地干掉了那两尊血阁的七阶强者。

    现在想想,唐楚阳突然回忆起来,他当时使用金色的天神神力时,那两个血阁的七阶强者似乎窒了一瞬,当时因为唐楚阳急于进入密地,虽然感觉到了那二人异样,但却没有深想。

    现在突然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唐楚阳忍不住就开始联想,那两个血阁七阶强者那瞬间的一呆,透露出来的情绪似乎是震惊,看到的熟悉事物的震惊!

    “开来解开所有疑惑的关键,就是大陆上人人谈之色变的隐族啊,今后若是有机会的话,我恐怕得想办法接触一下真正的隐族了……”(未完待续,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