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一念沧海购房计划,凯哥54的打赏。《辣+文+网 手#机*阅#读 m.lawenw.com》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九岁不到的郑羽梦居然打死两个人,这对于章冰来说,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这也意味着,他们没法管教这个孩子了。

    现在的郑羽梦光是力气,一般的保镖都不是她的对手,唯独郑非鱼还能够管一下,但若是等到十三四岁开始进入叛逆期后,恐怕就算是郑非鱼都管不住了。

    听闻郑非鱼吱吱呜呜将此事说出之后,贾可道倒是乐了,伸手朝着郑羽梦招了招手:“徒儿过来。”

    郑羽梦这个小女孩此时倒是完全不见半点胆大,反倒是有些害怕,躲在郑非鱼身后。

    “没事,明阳仙尊可是你的师尊。”

    郑非鱼溺爱的拍了拍女儿的后背,鼓励她过去。

    这时,贾可道从袖中取出一粒丹药,在郑羽梦面前晃了晃,笑道:“来,羽梦,师父这里有糖豆。”

    看到这一幕,不管是孟挺等人还是郑非鱼都不由面色有些古怪,明阳仙尊,这明明就是巨蝗通络丹好不好?

    郑羽梦倒是被这巨蝗通络丹散发出来的香味给诱惑了过来,接过贾可道手里的丹药,甜甜的说了一声:“谢谢师父。”随后便一把将那丹药塞入口中,倒真好似当成糖豆一样吃了。

    看到这一幕,贾可道呵呵大笑了起来:“羽梦。你这么大点的时候,师父就喂你吃了一粒糖豆,还记得么?”

    “羽梦记不得了。”郑羽梦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眼巴巴的看着贾可道,似乎还想要上一粒。

    这巨蝗通络丹对郑羽梦的诱惑力要远远大于巧克力等等之类的甜食。

    贾可道随后摸了摸郑羽梦的头颅,却是瞬间将其体内情况探查了一遍,再度笑了起来:“不错,不错,还好没晚。”

    笑了两声之后,贾可道随即朝着孟挺看去:“孟元。这收徒仪式,这次便由你去操办了。嗯,记得广发请帖,各大道观都要邀请。”

    孟挺点了点头:“弟子明白。”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不管是贾可道还是旗下弟子。都忙碌了起来。

    炼丹,制器,绘符。

    实际上邀请各大道观的事情是最为简单了,孟挺只需要按照《全国道教会员名单》按图索骥便可,此书里面包含了华夏全国各地道观的介绍乃至于电话等等信息。

    当然,孟挺将此事交给了自己尚未收入门墙的预备弟子去办,有事弟子服其劳嘛。

    而孟挺则是忙着绘符,以其炼精化气上层的道行,有些符箓想要绘制都需要精力极为集中才行。并且耗时颇长。

    比如春雷符,巨雷符,风雷杀妖符等等。

    当然。孟挺炼制这些符箓并不是为了储备之用,而是赐给徒弟的礼物,这收徒仪式上,作为师尊,是不可能空着手收徒弟的,在徒弟奉上敬师茶之后。是要发下红包礼物的。

    另外,在孟挺将符箓绘制出一批之后。便与其他几个师兄弟聚在一起,相互交换。

    这对于孟挺来说也是无奈之事,虽说现在孟挺开始将精力转移到炼丹,制器之上,但相对于绘符来说,孟挺在炼丹,制器之上的造诣肯定比不上专司炼丹的流青云,赵天亮,专司制器的张庆明。

    而流青云,赵天亮这些人在绘符上的造诣较之孟挺自然是差得比较远。

    如此一来,大家互通有无,也好给自家的徒儿准备一份较为丰厚的礼包。

    当然,专司修炼卦象的蒋和义,专司剑修的蔡银玲就只能厚着脸皮向各位师兄弟讨要符箓,灵器,丹药了。

    不过还好,孟挺等人之间的师兄弟感情极为深厚,大家凑一凑,在短时间内也能够给两人准备一份礼包。

    徒弟们都这么忙碌,贾可道自然也不会轻松。

    这次,贾可道不但要给八弟子郑羽梦准备礼包,还要给七个徒孙准备礼包,没法,谁叫他是师祖呢。

    虽说贾可道在世人眼里就是神仙,但他不是石头,并不冷漠无情,因而这些事情也是避免不了的。

    五月初五,春夏相交,太阳将柔和的阳光洒向大地,让穿着单衣的人后背冒出一点点毛汗。

    在接到老君山的请帖之后,华夏各地的道观都纷纷派出了观中身份尊贵者作为观礼代表前往老君山。

    对于老君观的大名,这些道观早就听闻入耳了,不管是想要探寻一下老君观的神秘,还是求索大道,或者贪图那丰厚的回礼,都足以让这些道观重视老君山发出的请帖。

    当然,这老君观怎么突然之间变成了老君山,也倒是引起了一些猜测。

    孟挺作为掌门大弟子,从清晨开始,便早早等候在老君观山脚,以迎接从各地赶来的观礼代表。

    不过最先赶到的观礼代表却是来自于一个让孟挺万万没有想到的地方。

    一位略微肥胖的老和尚身后站着两个小和尚,挑着两筐东西,一看就知道是跑来送礼的。

    那老和尚见到孟挺之后,便笑盈盈的朝着孟挺唱了个佛号:“南无阿弥陀佛,贫僧乃是官仓山凌云寺主持苦禅,听闻明阳仙尊收徒大典即将举行,特此送来贺礼,恭喜明阳仙尊收得佳徒。”

    怎么一个和尚跑来送礼了?

    嗯?苦禅大和尚?

    孟挺随即就反应了过来,这苦禅大和尚不就是师尊的老对头么?

    记得当年自己刚刚应聘到老君观时,师尊带着自己几个去裁缝铺做道袍,就遇到过这老和尚。

    当时师尊还与对方唇枪舌战了一会。怎么现在这老和尚跑来送礼了?

    孟挺也记得自己并没有发请帖给凌云寺啊。

    这和尚跑到道观来送礼。还真是个笑话了。

    但孟挺也不敢将对方给赶走,只能将这苦禅大和尚引到老君观会客室内休息,而自己则是放出一只纸鹤。将此事告知师尊。

    贾可道此时刚刚炼制出一件灵器,就见到纸鹤飞来,随后听得那纸鹤传来的话语,贾可道不由得一阵苦笑。

    这苦禅大和尚的脸皮倒是奇厚无比,原本是冤家,现在倒是不管不问,抹下了脸皮跑来送礼。这里面的原因无非是丹药的问题了。

    当然,如同孟挺一样。贾可道也不可能将苦禅老和尚给赶回去。

    上门是客,贾可道就算与对方有再大的仇恨,也不可能这么做。

    实际上,老君观与凌云寺之间也就是一点矛盾罢了。在贾可道的眼里,已经不算什么了。

    接到贾可道的回信,孟挺随即便安排龙沂水将苦禅大和尚给送到老君山去。

    嗯,苦禅大和尚外表倒是佛像庄严,一副得道高僧的派头,不过待到龙沂水将千步云放出,带着苦禅大和尚升空朝着老君山飞去的时候,这苦禅大和尚在脸色略微惨白之余,心头却是羡慕不已。

    其眼中盯着千步云的贪婪之色是个人都能够看出来。

    甚至于苦禅大和尚都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由僧转道了。

    这老君观还真是神仙之地啊。

    很快。千步云就落在老君山脚。

    这老君山脚专门修建了接待来客的厢房,用来接待来自各地的观礼代表,倒是足够了。

    这苦禅大和尚到来。贾可道原本没打算见他的,只不过回念一想,自己所认识的人也不多,这苦禅老和尚也算是认识很久了,再加上对方乃是第一位前来观礼的宾客,也不好过于怠慢。

    因而贾可道索性就从山顶迎了下来。

    谁想知。这苦禅大和尚见到贾可道之后,竟然推金山倒玉柱。直接拜在了贾可道面前,口中呼道:“苦禅小和尚拜见明阳仙尊!”

    说实话,苦禅大和尚的举动着实出人意料,就连贾可道都没有想到,这苦禅老和尚居然能够拔下面皮,直接就跪在了自己面前。

    “大和尚,你这?还是快快请起。”

    贾可道倒是被这苦禅老和尚的举动给搞得有些发愣,这还是自己当初认识的那个苦禅老秃驴么?

    见钱眼开,惟利是图,得意洋洋,嘴上不饶人的才是苦禅老秃驴,而眼前跪在自己面前这个应该是被人掉包了吧?

    贾可道一边脑海里思绪万千,一边就准备将这苦禅老和尚从地上给扶起来。

    不管怎么说,不能让这老秃驴跪在这里,指不定,这老秃驴又想到了什么歪点子。

    当然,就算是有什么歪点子,以贾可道的道行,那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实力放在这里,完全不用担心凡世间里的阴招。

    不过贾可道尚未将对方扶起,这苦禅老和尚就一把将贾可道双腿给抱住了,那满脸皱纹的脸上却是带着情真意切:“苦禅小和尚迷茫数十年,今日方才见到真仙,明白这苦海为空,还请明阳仙尊将弟子收入门墙。”

    贾可道顿时感觉脑门有些麻木。

    搞了半天,这苦禅老秃驴在这里等着自己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苦禅老秃驴倒是够狠,识时务。

    想来也是,现在天地灵气枯竭,不管是天下道门,还是天下佛院,再也没有出过什么真人,神仙,罗汉,菩萨了。

    就算是再高的高僧,数十年后坐化后能够留下几颗舍利子都算是道行高深了。

    可苦禅老和尚却不愿意如此,自己辛辛苦苦为凌云寺操劳了一辈子,当然也享受了不少,眼前距离寿限越来越近,自己也活不了多少年了。

    如果老君观没有显现出那么多的仙迹,这苦禅老和尚也就认命了。

    可偏偏这老君观这些年来着实显现出就是神仙之地。

    要知道那两场金色暴雨里。苦禅老和尚是真正切切感受到了里面蕴含的力量。

    原本有些骨质增生的脊椎,比年轻人还灵活。

    如此一来,苦禅老和尚就舍不得死了。

    不想死怎么办?

    苦禅老和尚就想到了老君观的仙丹。据说能够延年益寿,老和尚企图从老君观买到一些丹药,但这老君观的丹药哪里是那么好买的。

    再说了,就算能买到,凌云寺又能够买到几粒?

    如此一来,苦禅老和尚就有些抓瞎了。

    最终,听闻老君观要召开收徒仪式。苦禅老和尚随即就跑来了。

    当然,最初老和尚还只是企图捞点回礼。听说回礼就是仙丹。

    但在见到龙沂水脚下的千步云之后,老和尚之前的心思就完全消散了,一心想要拜入老君山门墙,也好混个长生不老。

    不过苦禅老和尚这一举动倒是让贾可道哭笑不得。

    你说你一个和尚跑来。想要拜入道家门墙之中,这脑洞也开得太大了吧。

    贾可道倒是想要将苦禅老和尚直接一把丢出去,不过脑海里转了转,倒是忍住了这一冲动。

    要说这老和尚的口才是极好的,若是弄到异界去,倒是能够起到不小的作用。

    想到这里,贾可道点了点头,说道:“苦禅大和尚,你可是想好了?”

    那苦禅老和尚听得贾可道的语气有些松动。心头顿时大喜,既然脸皮都被自己拔了下来,也就不在乎更多的脸皮了。随即便厚颜无耻的回道:“小和尚早就倾慕仙颜,若是能够拜入门墙,即便是让小和尚去死,都心甘!”

    说实话,看到这一幕,别说贾可道了。就算是站在旁边的龙沂水都是脸皮古怪无比。

    要说这天下厚颜无耻的人多了,可这苦禅老和尚就应该算是其中的翘楚。

    贾可道不得不叹了一口气:“如此。你就先当个外门童子吧。”

    贾可道所说的外门童子,实际上就是那些正在异界里磨练的道童了。

    不过,即便如此,这苦禅老和尚也算是捡了大便宜,要知道那些外门童子总共也就只有五十多个,乃是孟挺等人以后招收嫡传弟子的备选,每一个都是从那两千道童里精挑细选出来的,并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留下的。

    苦禅老和尚对于自己能够当上外门童子,已经是欣喜若狂了,松开抱住贾可道大腿的双手,伏在地上就给贾可道磕了几个响头,随后站了起来,又说道:“感谢仙尊开恩。”

    贾可道这时问道:“苦禅,你既然入了老君山,那和尚也不能当了,那凌云寺,你还得安排妥当。”

    苦禅老和尚点了点头,随即转首朝着那两个跟来的小沙弥吩咐道:“贫…贫道已经入了老君山,凌云寺主持是不能当了,你们回去,就说贫道将主持之位传给苦海师弟。”

    那两个小沙弥从苦禅老和尚开始跪下抱住贾可道的大腿一直到此时都没能回过神来。

    在苦禅老和尚吩咐之后,两个小沙弥方才清醒,有些举足无措。

    正待龙沂水准备带着两个小沙弥踏上千步云离开的时候,苦禅老和尚倒是想起了什么,将那两个小沙弥叫住:“对了,银行卡在贫道禅房之中,密码是六个八,让苦海师弟节约点用,别太铺张浪费了。”

    说到这里,苦禅老和尚想起自己已经入了老君山,似乎也不能对凌云寺过多指挥了,因而有些失落,挥了挥手,没有再说话。

    待到龙沂水带着两个小沙弥离开,贾可道便将一瓶巨蝗通络丹,一瓶五味吞气丹取出给了苦禅老和尚,再将流青云叫来,让其将苦禅安排一下,这段时间就安排在老君山上了,让其先修炼一下呼吸吐纳之法。

    当然,流青云过来之后也有些愣神,不过面对师尊的吩咐,流青云也不会打半点折扣,带着苦禅老和尚就上了山,将其安排在那些留下来的普通道童之中,吩咐一个略微年长,三十来岁的道童与苦禅老和尚同住一个厢房,以便照顾这个老和尚。

    毕竟这苦禅老和尚现在也七十多岁了,流青云还真担心他一个不注意摔倒在地出什么事情。毕竟这老和尚乃是师尊吩咐安排下来的,若是出了事情,自己在师尊面前也有些不太好看。

    道袍。道鞋一换,如果不看那光溜溜的头颅,苦禅老和尚那绝对是一位仙风道骨的仙长了。

    苦禅老和尚在那个道童的指点下,先将呼吸吐纳之法修炼了一会。

    之后吃过晚饭,苦禅先吞服了一粒巨蝗通络丹,随后就感觉一股暖流在体内四处乱窜。

    苦禅知道,这是仙丹药力发作了。也不敢怠慢,随即继续开始修炼呼吸吐纳之法。

    一夜过去。坐在床上的苦禅老和尚缓缓睁开眼睛,心头一阵狂喜。

    在巨蝗通络丹的药力催发之后,这呼吸吐纳之法修炼起来,效果特别明显。

    苦禅老和尚察觉到自己体内的经络打开了不少。另外自己原本日益干枯的身体也恢复了一丝活力。

    果然有延年益寿的效果!

    苦禅老和尚是很怕死的,因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除了跟着道童们去三清大殿上早晚课研读经文,吃饭之外,其余时间就尽数坐在床上修炼这呼吸吐纳之法。

    嗯,打坐这一点对于苦禅老和尚来说,没有任何问题,以往在凌云寺的时候,苦禅老和尚多数时候都要打坐很久的。

    另外。苦禅老和尚原来虽说是和尚,但佛学功底深厚,现在将这个底子用来学习道门经文。较之那些普通道童却要容易理解太多了。

    数日之后,来自于各地的观礼代表尽数到齐,一共有五百多家道观派出了观礼代表,至于这个时候还没有来的,那么也就不可能来了。

    虽说老君观之前名声极响,但经过数年时间。也衰落了不少,一些道观自视甚高。也不愿意千里迢迢跑来观礼,也不相信这老君观的丹药真是那般神奇。

    这世道骗子太多,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有些道观是不会相信的。

    不过话说回来,能够来这么多道观的观礼代表,足足占了全国道观三分之一,这足以让贾可道满意了。

    这些道观来的观礼代表,有一人或者两人,最多不过三人,这是当初孟挺电话通知时提到过的要求。

    毕竟来的观礼代表若是太多的话,这老君山脚所修建的厢房恐怕就有些不够用了。

    实际上,前来观礼的代表尽数到齐之后,其数量超过了千人,老君山脚的厢房就真的不够用了,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孟挺不得不将没有住房的观礼代表安排到山上的厢房内。

    还好,现在老君山山上的厢房颇多空余,随随便便也就安置下来了。

    住了一夜,次日清晨,管理代表们就上了山,入了大殿,观礼老君山的收徒仪式。

    这里面的过程就不用多说。

    先是贾可道的收徒仪式。

    贾可道端坐在蒲团之上,小丫头就咬着嘴唇,端着一杯清茶,跪在贾可道面前,将茶奉上:“师尊,请喝茶。”

    “好好好。”

    这小丫头也算是机灵可爱,贾可道既没有结婚,也没有生儿育女,这时莫名生出一种类似于父爱的情感来,越看这郑羽梦越可爱,加上其资质极好,因而欢喜无比,连说几声好。

    “郑羽梦,今天你入了老君山,列入为师门墙,为师给你取个道号,就叫羽元吧。”

    贾可道想了想,按照孟挺等人道号的取名规律,从其名字里取了一个字,加上元,便成了这郑羽梦的道号。

    “谢过师尊。”

    很显然,这几天,那郑非鱼倒是给郑羽梦灌输了不少东西,因而这郑羽梦此时倒也没有出现什么差错。

    对于一个刚满九岁的小女孩来说,在上千人的围观里,能够将事情不出差错的做下来,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这是为师特意为你炼制的一件灵器,名为凤鸣衩。”

    贾可道笑着将一根银白色的凤凰形态衩子插在了郑羽梦的头发上。

    这根凤鸣衩上的那头凤凰活灵活现,极为精致,看上去那凤凰犹如活的一般,光这份手艺就足以价值千金了。

    而站在一旁的孟挺等人却知道。贾可道特意花费了一周时间打造出来的灵器怎么也不可能这么普通的。

    至此,贾可道的收徒仪式就算是完成了,那些前来观礼的代表纷纷向贾可道恭贺收得佳徒。

    不管他们眼力如何。都能够看出这个小女孩灵气十足,天生聪慧,换成是谁都得赞上一个好字。

    而接下来便是孟挺等人的收徒仪式了。

    与贾可道的收徒仪式差不多,在那七个弟子奉上拜师茶之后,孟挺等人便将一个乾坤袋送给自家弟子。

    这乾坤袋乃是张庆明的手笔,里面的空间可要比乾坤小袋大上十倍不止,而里面则是装着这段时间。师父们准备的礼物,有符箓。灵器,法器乃至于丹药。

    在收徒仪式结束之后,便是盛大的宴会,就一句话。大家吃好喝好。

    在宴会结束之后,便是让那些观礼代表兴奋激动无比,老君山赠送的回礼了。

    为了这次的回礼,贾可道加紧时间炼制了整整十炉巨蝗通络丹,总数十万余粒,分装成每三十粒一瓶,三千多瓶。

    这一千多名观礼代表每人都分到了三瓶,可谓是皆大欢喜。

    要知道这些前来观礼的代表,大多数都是奔着这仙丹来的。在收到了丹药之后,观礼代表们一个个欢天喜地的离开了老君山。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些观礼代表则是想要与老君观商谈一些合作计划。当然里面最主要的问题则是这些道观想要获得老君观的秘密。

    说白了,这些道观就是想要重振声威,只不过苦于观里的传承无效罢了。

    现在见到老君观的声势,自然是想要与老君观合作。

    在与贾可道商谈之后,这些道观派来的观礼代表倒是获得了一些好处,贾可道愿意送给这些道观更多的丹药。不过,这些道观需要将自己藏经阁里的道经复制一份作为交换。

    这种事情若是换成以前的话。就算是多少钱,这些道观都是不会愿意将自己藏经阁里的道经复制送给别人的。

    要知道,那可是各大道观数百年乃至于一千多年前的传承。

    但现在嘛,天地灵气枯竭,那些传承除了放在藏经阁里充当古董之外,就没有更多的用处了。

    除了败家子之外,那些道观也不可能将这些道经卖掉,说实话,除了那些喜欢研究道经的老古板之外,其余的道士感觉就算是拿那些道经来擦屁股都有些粗糙了。

    而用这些道经的复制品能够换来足够自己修行的丹药,这样的买卖不管怎么算,都不会亏本的。

    至于老君观的秘密,那就只能在那些观礼代表的心里多想一会罢了。

    只要贾可道不愿意的话,谁也不敢多说半个不字。

    直到将最后一个观礼代表送走,孟挺等人都累得嘴巴快要起泡了,连续不断的寒暄,打招呼,这着实消耗精力。

    孟挺等一干师兄弟回到山顶大殿,整个人都好似软了,坐在蒲团上就不想起来,那些刚刚被收入门墙的弟子则急忙掺水端茶,将茶杯奉上:“师尊,请喝茶。”

    “不错!”

    孟挺等人不由得心头一阵大慰。

    而见到那些三代弟子给师兄们端茶倒水,那郑羽梦也端着一杯茶给贾可道送了过去。

    在郑羽梦眼里,父亲已经走了,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师尊就是自己最熟悉的人了,自然要亲近一些。

    “孟元。”

    贾可道看了看郑羽梦那乖巧的模样,随即叫了孟挺的名字。

    孟挺虽说有些疲劳,但听得师尊叫唤,也不敢怠慢,急忙起身过来询问:“师尊,有什么事?”

    贾可道照顾自己还行,若是让他照顾一个十岁不到的小孩,着实有些头痛,而孟挺乃是大师兄,因而贾可道就准备将郑羽梦交给孟挺照顾。

    但将孟挺叫过来之后,贾可道又有些迟疑了,不管怎么说,郑羽梦年纪再小,也是个女孩,让孟挺一个大男人去照顾,恐怕也有些不太方便。

    “算了,你将灵元叫来,为师有事吩咐。”

    贾可道随即便改变了主意。

    灵元就是蔡银玲了。在将那些观礼代表送走之后,感觉全身不舒服,便拉着自己新收的女弟子去洗澡沐浴了。

    孟挺去了好一阵子。蔡银玲才带着那个女弟子,穿着一身玄黄道袍走了过来,一股淡淡的热气混合着清香扑面而来,倒是让张庆明几个不由得抽动了一下鼻子。

    “拜见师尊!”

    “拜见师祖!”

    蔡银玲与自己那个女弟子一起拜见了贾可道。

    贾可道点了点头,随后指着郑羽梦吩咐道:“羽元尚小,为师也不懂得如何照顾,因而你这个七师兄就要多费一些心了。”

    听得贾可道这么一说。那郑羽梦倒是机灵,随即上前朝着蔡银玲行了一礼。略带一分奶气叫道:“羽元见过七师兄。”

    蔡银玲倒是很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师妹,因而笑道:“来,明月,快快过来见过你八师叔!”

    蔡银玲这次所收的弟子。道号叫做明月,现年二十五岁,原本乃是某县的高考状元,结果就在暑假外出到老君山游玩的时候,就上了老君山,最终过五关斩六将,留在了老君观,这次从仅存的几名女道童里脱颖而出,成为了蔡银玲的嫡传弟子。心头极为高兴。

    只不过,当初,在其父母得知自家女儿好好的大学不上。居然跑去当了道士,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当然,女儿执意如此,其父母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当这个女儿外出工作了。

    还好,老君山并不禁止道童们与家中联系。只要从异界回到老君山,甚至于可以申请探亲假。

    当然。这里面也是一个竞争关系,你若是耽误时间太久的话,别人也就追上去,超过你了。

    对于大多数以修道为目标的道童来说,每个月打上一两个电话回去,就算是极致了。

    但不管怎么说,明月将自己积存下来的两粒五味吞气丹送回家之后,父母也就不再操心自己女儿的事情了。

    那可是仙丹啊,父亲用仙丹泡了两坛酒,自己喝不说,还用瓶子装了一瓶,送给单位领导。

    那单位领导最初还不以为然,心想是什么土窖里出来的酒,但在喝了之后才知道,这就是传得沸沸扬扬的仙酒。

    因而明月的父亲在接下来的领导岗位调整中倒是谋了一个肥缺。

    嗯,这些事情就不用多说了,总之,这些道童投入老君山之后,即便是充当普通道童,对家里的环境改善也是极大的。

    而能够成为老君山的三代嫡传弟子,更是明月想都没有想到的好事。

    说实话,从最初到现在,明月都感觉自己好似在做梦一般。

    此时听得自家师尊吩咐,这明月倒不像蔡银玲那样马虎,急忙上前之后先是朝着贾可道行了一礼:“弟子明月拜见师祖。”

    之后,这明月方才朝着郑羽梦这个小女孩行礼:“弟子明月拜见八师叔。”

    郑羽梦虽说仅仅只是一个九岁的小女孩,不过跟着父亲郑非鱼也见过不少大场面,因而此时也不见怎么慌乱,随即便点了点头以示回礼。

    之后,蔡银玲就带着自己的宝贝徒弟开始给诸位师伯师叔见礼,而孟挺等人也不好意思空手,便送给了明月一些小玩意,算是见面礼了。

    当然,孟挺等人的弟子也同样跟着自己的师尊拜见各位师叔。

    看到师兄们给那些弟子的见面礼,郑羽梦用牙齿咬了咬那粉红的小嘴唇后,便跑到了贾可道身边,略微有些怯生生看着贾可道。

    贾可道见自己的小徒弟过来又不说话,随即便问道:“羽元,有什么事么?”

    那郑羽梦在犹豫了一会之后,便小声嘀咕道:“师尊,我没有见面礼给那些师侄啊。”

    贾可道听到这里,不由得哈哈大笑,笑得这小姑娘脸上一阵发红。

    “师尊!”这几天相处,郑羽梦对于贾可道天然就有些亲近,见到师尊笑了起来,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你现在刚刚入为师门墙,尚未正式修炼,没有见面礼给师侄倒也无所谓。这样吧,为师借给你一些,你拿去打赏就是,不过日后须得努力学习。早日还给为师,为师也不富裕啊。”

    贾可道原本想要说不给见面礼也无所谓,不过见到郑羽梦都快要掉珠子了。不由得收了口,这郑羽梦毕竟只是一个九岁的孩子,自尊心倒是不弱。

    到了最后,贾可道索性给小丫头开了句玩笑,以便坚定其向道之心。

    郑羽梦倒是坚定的点了点头:“嗯,师尊,羽元以后一定好好学习。”

    贾可道随后取出一些法器。给了郑羽梦,基本上都是贾可道平时制器的练手之作。用在这里倒也合适。

    毕竟对于那些三代弟子来说,给他们太好的灵器,反倒不利于他们成长。

    而孟挺等人所给的见面礼,也大多都是法器。符箓,丹药之类,不会给太好的灵器。

    这玩意毕竟是外物,有几件护身之用就足够了。

    郑羽梦得了法器,随即便欢天喜地的去给见面礼了。

    过得数日时间,贾可道便通过黑色光门返回了异界,孟挺等弟子连带他们的徒弟这次倒是没有跟着过去。

    毕竟现在那些弟子主要是打基础,研读经文,跟着师尊学习绘符。炼丹,制器等等,至于道行的成长。等到他们打好基础之后,进入异界提升也不迟。

    日月有亏,天地有缺,万事万物都不会一直顺顺利利的运转下去。

    而贾可道也感觉自己是不是这段时间太过于顺利了,结果一回到异界就听到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穆诺兹跑了?”

    贾可道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白大,倒是有些诧异。

    穆诺兹跑了?这怎么可能?

    说实话。穆诺兹跑了,白大也有些慌神。在贾可道呵斥两句之后,白大方才将精神集中,将整个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原来,那穆诺兹被白大当成种马之后,就被上百鱼妖轮流蹂躏,几乎都要被榨成肉干了。

    要说起被白大的河神符箓镇住之后,这穆诺兹别说与那些信徒沟通,就算是想要调动自身的神力都没有半点办法。

    但这最终还是出了问题。

    那些鱼妖怀孕之后,没多久,这些鱼妖就产下了数以百计的鱼卵,之后这些鱼卵孵化出来的后代,天生带着妖气就不多说了,而它们由于带着穆诺兹的一丝神性,勉强算得上是神明后裔,因而其实力较之那些鱼妖还要强上很多。

    这一点,贾可道之前就知道了,也见过那些鱼妖后代,的确很强,若是修炼十来年的话,其实力达到千年大妖的程度都不足为奇。

    但问题偏偏就出在了这些鱼妖后代的身上。

    那穆诺兹倒算是够狠,趁着白大外出巡河的时候,直接自杀!

    一位点燃神火的半神想要自杀,任何存在都不可能阻止得了的。

    当然,那穆诺兹也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而是脱身之法。

    在其自杀之后,那一缕神火就自行熄灭,随后便在一头鱼妖后代身上重新燃烧了起来。

    这一点也就只能作用于拥有穆诺兹神性的生物身上,说白了,在贾可道眼里这就是夺舍!

    那头鱼妖后代被穆诺兹鸠占鹊巢之后,随即便将其余的鱼妖后代一一击杀,将这些鱼妖后代体内的神性尽数吞噬,之后便从白大的宫殿里逃了出去。

    白大在察觉到那穆诺兹断绝气息的异动之后,便急忙赶回了水宫,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那穆诺兹已经离开水宫,逃离上岸,也不知道逃了多远。

    此时,贾可道连同一帮弟子都还在老君山呢,因而白大在情急之下便通知了奥迪斯。

    奥迪斯在接到白大的通知之后,便骑着绿龙奥普斯西追了上去。

    而那穆诺兹在复生之后,虽说将所有鱼妖后代体内的神性尽数吞噬了回去,但这并不意味着祂立即就能够恢复最初的实力。

    再说了,白大肚子里怀着的鱼卵里,至少抽取了穆诺兹体内三分之一的神性。

    如此一来,那借助鱼妖后代复生的穆诺兹在实力恢复之前也没可能撕裂空间快速逃走。

    唯一的问题就是,都快整整两天时间了,奥迪斯都没有传回半点消息。(未完待续)

第四百一十八章 移动的福地    ( )唐楚阳的沉默,并未让李令远生出停下继续打击他的意愿,他看了看被问住的唐楚阳,却不客气地继续道:

    “我知道你小子想说什么,不就是仗着自己是个高阶灵画师,想要凭借着足够多的灵符来解决妖兽么?二爷爷告诉你!你这想法确实没错,足够数量的灵符可以说是击杀大量妖兽最有效的手段!

    当初,我和你爷爷他们经历两次扫荡落日山脉的战争,全都是以灵符为主要辅助手段进行的,不过结果你也看到了,大量的灵符确实能够发挥可怕的杀伤力,但最终失败的却是人类修士!”

    李令远说到这里缓了口气,这回忆往昔的话说出口,让他有些谈兴大发,见唐楚阳听得认真,便问他道:

    “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么?”

    “因为什么?”

    唐楚阳确实对这个问题非常好奇,在他看来,若是数千上万张的使用将符,怕是连半神都得落荒而逃了,虽然同阶的妖兽要比人类修士强出许多,但也不可能强到硬抗上万张将符的攻击吧?

    再说了,大陆上的王符虽然珍贵,但绝对不至于像潮汐山这边稀缺到了连七阶强者都要低声下气的地步,狠狠心,几百枚王符一起丢出去,还不得直接炸出一个恐怖无比的空间裂缝啊?

    对于空间裂缝,唐楚阳在矿场的那次对外大战中可谓深有体,那种连连七阶强者都能轻易撕碎的可怖威力,至今都让他心有余悸。△頂點小說,难以忘怀!

    李令远似是能够看透唐楚阳的想法一样,抬手向着某个方向指了指。唐楚阳看了一眼,知道他指的正视矿场所在的方向。正想开口说什么,李令远却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道:

    “我知道你曾经在矿场会合阵法,王符的威力,强行破开了一条巨大的空间裂缝,最终导致所有围攻矿场的七阶强者落荒而逃,但你想过没有,这只是因为潮汐山是个独立的小世界,

    虽然潮汐山出产的各种资源堪称丰富无比。天地元气的浓度液至少是五行大陆的数倍以上,但就空间的稳定性而言,一百个潮汐山也不可能比得上完整无比的五行大陆!

    你毕竟还是年幼了一些,关于大陆上比较久远的历史知道的并不多,楚阳,或许你还不知道吧?上四界虽然是超脱五行大陆的更高层次的位面,但它们却是依托于五行大陆开辟出来的小世界!”

    “什么?!”

    李令远最后的话让唐楚阳真正的震惊了,地球上传说中存在的仙界,可全都是单独存在于现有空间之上的更高阶的位面。

    比如说三十三天。每一天都是一个单独的世界,对于人界根本就没有任何依靠,而人间界的修士,之所以努力修炼。就是为了进入更高层次的位面。

    但李令远的说出来的五行大陆秘辛,却完全打破了唐楚阳从地球上带来的固有认知,仙界。妖界,西天圣土等等高等位面。竟然都是依托人界衍生出来的?这怎么可能?

    “很震惊是不是?我当初了解到这个秘辛的时候,比拟还要震惊一百倍。甚至认为这根本就是个笑话,但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确凿无疑的!”

    李令远很满意他给唐楚阳带来的震撼,被这小怪物震惊了无数次之后,能够让他也震惊一次,李令远心里的憋闷总算被缓解了不少,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李令远继续道:

    “现在和你说这些,你小子恐怕很难接受,不过等到你突破五行境,渡完五行天劫,生出天人感应之后,便知道我今日所言是真是假了,等你达到七星境的时候,不用别人说,你也明白其中道理的……”

    一旁的唐浩然见自家孙儿满脸震撼,似有所有认知都被颠覆的趋势,当下急忙拍了拍唐楚阳的肩膀,安慰道:

    “乖孙,这些东西对现在的你而言还为时尚早,你也莫要为此事乱了心志,等到你真正开始接触那些事情的时候再想不迟,咱们还是说说关于潮汐山的事情吧。”

    “嗯,听爷爷的……”

    唐楚阳有些呆愣地点了点头,李令远说出来的信息对他的冲击可不小,不过自家老爷子说得也对,反正他现在也接触不到那个层次的事情,多想也只是徒增烦恼而已。

    晃了晃有些混乱的脑袋,唐楚阳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仙界妖界不论是单独的位面也好,还是依托于五行大陆衍生的小空间也罢,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

    就目前而言,如何壮大唐家才是唐楚阳最该关心的事情,等将来唐家拥有了足够深厚的底蕴,他自身的实力也强大到了可以应对来自上界的压力时,再大的难题也会迎刃而解。

    上辈子天煞孤星一样的命格,让唐楚阳磨砺出一颗强大无比的心脏,以及坚韧堪比精钢的心志,也就是十几息的时间,他就彻底稳定了心态,转而冲唐浩然道:

    “爷爷,对目前的唐家而言,洞天福地已经是势在必行的问题,潮汐山最多也就是个收集修炼资源的地方,格局太小了,咱么唐家根本不可能扎根于这里进行发展……”

    老爷子闻言一脸赞同地点了点头,配合道:

    “潮汐山却是格局太小了,爷爷从未想过让唐家全部搬迁到潮汐山来积蓄实力,至于洞天福地,咱们目前虽然无法占领比较固定的宝地,但抢几个移动的洞天府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移动的洞天福地?!”

    唐楚阳满脸诧异地反问了一句,他脑袋里也紧跟着电石火光地搜寻记忆,却并未得到与之相关的信息,难道元灵脉还能移动的?

    这个念头才从脑海里诞生,唐楚阳就直接够绝了这个想法,据他所知,所谓的元灵脉,其实就是一出元石矿脉而已,类似于天石和地晶矿脉。

    元灵脉因为规模够大,成分特殊,能够以超过人类躯体亿万倍的速度吞噬天地元气,这种不间断吞噬天地元气的过程,便造就了以矿脉为中心的一片区域成为天地元气极为充足的洞天福地。

    见唐楚阳紧皱眉头,一副被这个问题困住的模样,一直没有开口的宇文侯有些看不下去了,当下没好气地提醒道:

    “笨啊!你小子明明挺聪明一个人,怎地到了如此简单的问题上偏偏开始犯迷糊了呢?天降神塔,不就是无数座一动的元灵脉么?!”

    “呃,这也……,这确实是非常优质的元灵脉……”

    唐楚阳被宇文侯的提醒惊了一把,原本他想说‘这也行?’不过想想天降神塔的作用,远超外面的时间加速作用,无数的天材地宝,而远超于外界的天地元气浓度,更是天将神塔的基础特性。

    这么想想的话,天降神塔毫无疑问的全都是一座座移动的灵脉,就拿人间界最顶尖的金身神塔来说。

    十倍于外界的时间流速,至少三十倍于外界的天地元气浓度,简直就是人世间最为顶级的洞天福地了,比之四极皇朝,六大顶尖宗门的福地都要好得多!

    “怪不得连四极皇朝,六大顶尖宗门,乃至于八大隐族都对金身神塔趋之若鹭,这样达到了人间极致的洞天福地,尽管是有时效性的,其功效也不是任何势力能够拒绝的恐怖诱-惑……”

    唐楚阳心中惊叹,对于天降神塔又有了更加深切的认知,要这么说的话,天降神塔虽然十年一度,但唐家若想快速壮大,所有级别的宝塔都不能轻易错过。

    其实唐楚阳这样的认知还是有些偏差的,三十倍的天地元气浓度对于大陆上九成九的修士而言,确实算得上人间极致了。

    但别说是八大隐族了,即便是四极皇朝所拥有的最好的洞天,都不只是外界天地元气浓度的三十倍,就是近乎液态的百倍元气浓度,四极皇朝和六大顶尖宗门内也有这种级别的洞天。

    大陆上所有的势力,包括超脱凡俗的八大隐族在内,最看重的只是天降神塔具备的时间流特性而已,五行大陆上的修士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和寿命。

    同时他们最缺的还是时间和寿命,这么说或许有些矛盾,但在认知上却完全是两码事,那些顶尖势力所欠缺的时间,只是自家弟子快速成长的时间而已。

    这个问题对于现在的唐家同样如此,有唐楚阳这个满脑子金手指的bug撑腰,唐家所有血脉不断突破几乎毫无问题,修为的长进代表着寿元上的大幅延长。

    只是哪怕你拥有几百万年的寿元,在没有成长起来之前就被人干掉的话,那几百万年的寿元也只是个数字而已。

    所有,只有让寿元全部转换成自身实力,才是所有修士最在意的宝贵时间,这一点,几乎是大陆上所有种族都梦寐以求的。

    “那咱们还在潮汐山浪费时间干什么?如今正是宝塔初降之时,不正是抢夺宝塔的大好时机?!”

    明白了其中缘由,唐楚阳当下就表现的急切了起来,他已经被李令远的话给彻底打乱的思绪,尽管便面看着冷静,其实内里心志意乱,很难再理智进行思考了。(未完待续。。)

    (l~1`x*>+`<w>`+<*l~1x)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