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凯哥54的打赏。《辣+文+网 手#机*阅#读 m.lawenw.com》

    因而没多久,跛脚教会就派来了一队祭司,共十三人,由一位主祭带领。

    而贾可道这边也没有拖延时间,随即便派出了一支军队增援跛脚教会。

    这支军队只有二十多名道兵,旗下则有巨蝗,蚂蚁,甲虫等等妖兽超过一万,但首领却是奥迪斯,骑着绿龙,光从这一点上来看,那跛脚教会感觉土地神教会还是很有诚意。

    在这支军队派过去之后,跛脚教会终于守住了总部。

    那十二名由主祭带领的祭司也入驻了青木山谷,开始教导土地神教会选出的祭司学徒。

    最初的时候,这些祭司倒还认真的教了一些东西,如何传教,如何贴近神明等等。

    不过很快,他们的教导方向就出现了变化。

    那位主祭发现,这个土地神教会竟然连自己的教会典籍都没有,当然他并不知道,典籍是有的,不过是道教的典籍,就算是拿给他看,短时间内也是看不懂的。

    因而这位主祭便开始将跛脚教会的教会典籍当成教科书给这些祭司学徒使用了。

    很显然,如果用跛脚教会的典籍给这些祭司学徒上课的话,那么培训出来的祭司就不是土地神的祭司了,而是跛脚半神的祭司。

    当然,仅仅依靠几本教会典籍还不够,跛脚教会的祭司也开始对那些祭司学徒传教。企图在最短时间内将这些祭司学徒控制在手中。

    在这些祭司看来,土地神教会的这些祭司学徒都是很不错的苗子。

    实际上,他们并不知道。这些祭司学徒就是贾可道那老君观的外门弟子。

    到了这个时候,贾可道方才出面,将那位主祭叫了过来,严厉指责对方的所作所为。

    那位主祭倒也胆大,在他看来,自己乃是跛脚教会的主祭,对方就算是看破了自己的行为。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何况。这原本就是你们自己提出的要求。

    最多,自己被驱逐出去,反正现在跛脚教会的危机已经解除,分散在外的苦修士。祭司,教会武士也都收拢了回来,特伦斯伯爵领即便是撤军,跛脚教会也不用担心总部的安全了。

    再说了,那些祭司学徒已经算是被注入了信仰的种子,即便是自己离开了,那些祭司学徒也不可能成为土地神教会的祭司了。

    另外,主祭也探到了一些东西,那个所谓的土地神应该就是一位伪神。等到自己回去,跛脚教会就可以联络其它教会,对这土地神教会发动毁灭之战。到那时,这个特伦斯侯爵领乃至于留居在这里的立米迪王国王室都将会落入跛脚教会手心。

    这里面的好处就太多了。

    这特伦斯侯爵领能够派出那么多的奇怪魔兽,很显然,他们拥有特殊的培育方法,等将这个土地神教会吞下之后,只要得到了这种特殊培育魔兽的方法。就算是放弃这里的传教权,跛脚教会也会迅速壮大起来。那么跛脚半神穆诺兹殿下高举王座的时间就不远了。

    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贾可道哪里是什么大祭司,让他们过来却是另有目的的。

    贾可道与这位主祭争论无非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这是一位主祭,在那位跛脚半神面前也算是比较重要的神职人员了。

    像这样的神职人员,通常情况下,身上都带着不少保命的魔法道具,也拥有在紧要关头逃命的神术,何况对方由跛脚教会派出,必定会针对一些事情做出安排。

    贾可道直接干掉对方不难,但想要活捉对方就没有多少把握了。

    因而贾可道在青木山谷之外布置了一个符阵以便隔绝这位主祭与那个穆诺兹的联系,以及防止对方逃走。

    但激活这个符阵是需要时间。

    就在这主祭故作愤怒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之间心头一空,原本与半神穆诺兹之间的联系骤然中断,就连那信仰连线变得模糊不清,就好似被什么东西截断了一般。

    符阵已经被尽数激活,贾可道伸手就将一道真梦符朝着那主祭贴了过去。

    这主祭心知不好,虽说看那符箓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玩意,随即便激活了身上的魔法道具,准备逃走。

    作为进入另外一个教会腹地的主祭,他身上光是逃命保命的东西就带着十多种之多,有瞬间跳跃千米的随意门魔法道具,有耗时十来秒直接传送回教会总部的空间移动卷轴等等。

    不过主祭突然发现,自己身上带着的随意门魔法道具在这一瞬间竟然失效了,接下来激活的高级闪现术卷轴也随之失效。

    这主祭毕竟不是法师,相对于使用魔法道具来说,更习惯于使用神术来战斗,因而未等他将更多的魔法卷轴,道具激活,贾可道那道真梦符就贴在了主祭的额头上。

    随着这道真梦符发挥效力,那主祭再也无法挣扎,双眼一闭,便昏睡了过去。

    待到这主祭被拿下之后,剩下的祭司也没能逃过。

    被贾可道一一贴上了真梦符,陷入梦乡之中。

    那主祭乃至于其余的祭司完全不知道自己处于梦境之中。

    所有人的梦境都大致一样,在被土地神教会抓住之后,利用对方的疏漏逃了出去。

    那主祭在梦中逃出青木山谷的当头还发现了土地神的的确确是一位伪神。

    因而在回到跛脚教会之后,随即便将这个情报汇报了上去。

    而接下来,跛脚教会便联合其它数个教会一举将土地神教会毁灭。获得那特殊的魔兽培育方法。

    立下这大功之后,主祭获得了跛脚半神的嘉奖,被列为了大主祭的预备人选。

    在获得了魔兽培育方法后。跛脚教会的发展可谓是一日千里。

    数年时间过去,跛脚教会凭借数十万魔兽将恶魔彻底击败,将它们赶回了深渊老巢。

    凭借这样强大的实力,跛脚教会的传教地盘迅速扩大。

    十年之后,跛脚半神穆诺兹成功高举王座,凝聚神格,成为了主位面所能够看到了一颗星辰。

    而这位主祭也获得神眷。成为了一位大主祭。

    一百年后,教宗陛下寿尽。进入神国,大主祭继任为新的教宗,获得神明恩赐一丝神性,从此可谓是呼风唤雨。

    但好景不长。一年后,穆诺兹与另外一位神明爆发神战,最终陨落。

    而这位新任教宗也被对方教会抓住,抽出了神性,最终灵魂被打入另外一个位面。

    最初,这位新任教宗在重生之后,还能够苏醒一些前世的神智。

    但随着一代代的轮回转世,新任教宗的前世神智也被一点点的抹去,最终所有记忆尽数消失。

    待到最后一世的时候。他却是投胎回了主物质位面,成为了青木山谷里的一员。

    到了这时,那真梦符自行落下。

    这位主祭睁开眼睛。见到贾可道之后,急忙上前行礼:“拜见大主祭。”

    那这真梦符贴上主祭的额头不过三四分钟,但在无数的梦境轮回之中将这主祭的记忆尽数消磨,只留下了最后一世的记忆。

    而在这最后一世的记忆里,这位主祭却成为了土地神教会的一位主祭。

    若是有人此时说他是跛脚教会的主祭,保管被他一耳光扇飞出去。

    至于那些祭司。此时也被真梦符完全改造成为了土地神教会的祭司。

    贾可道点了点头,这真梦符用在这上面倒是再合适不过了。

    而接下来。贾可道将四周布下的符阵撤除,就见到那主祭,祭司开始痛苦的呻吟起来。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即便是磨掉了他们的记忆,让他们变成了土地神教会的祭司,但这改信的惩罚却是躲不过去的。

    之前,那符阵将这些祭司与跛脚半神的联系隔绝掉了,因而无事,但现在随着联系的恢复,那原本赐给祭司的神术随即就化为熊熊烈火,炙烧灵魂。

    若是换成在其它地方的话,这些祭司恐怕大半都要被烧得灵魂湮灭,但在这里,贾可道几道符箓落下,凝神静心护身,就将那炙烧灵魂的圣焰灭掉了大半,只剩下一小部分。

    而这剩下的小部分火焰,反倒是将这些祭司的灵魂淬炼了一番,当然,灵魂也受到了一些损伤,但这点损伤对于贾可道来说,都算是小事了。

    随着这些主祭,祭司转信,原本正在跛脚教会总部密室之中吸收信仰之力的穆诺兹不由得暴怒了。

    若是那些强大神力的话,损失这么点祭司都算是小事。

    但对于跛脚教会,对于穆诺兹来说,每一个祭司都是极为珍贵的。

    没法,跛脚教会相对于其它教会不管是规模还是传教区域都太小了点,而培养祭司的速度也是很慢的。

    一位主祭外加十二位正式祭司,对于刚刚在魔灾里损失不少神职人员的跛脚教会来说,算得上一个极大的损失了。

    要知道,现在的跛脚教会,加上教宗,大主祭也就只有两位,主祭只有三个,正式祭司多上不少,但也就只有三十多人。

    也就是说,除掉大主祭之外,跛脚教会的神职人员瞬间损失了三分之一。

    “这是怎么回事!?”

    暴怒不已的跛脚半神穆诺兹一改惯例,将教宗招到了密室来。

    对于绝大多数神明来说,与信徒之间的距离都是拉得很远的,距离才能够保持神明在信徒之中的神秘,才能够竖立起神明的威严。

    因而穆诺兹即便尚未高举王座,在平时都是不出现在教会人员面前的。

    但这次,穆诺兹太过于愤怒了,因而才打破了这个惯例。

    面对自己所信奉的神明突然召见。即便是教宗心头也是颇为疑惑。

    他可不是穆诺兹,没可能知道那些祭司与穆诺兹之间的信仰连线断裂了。

    将主祭,祭司信仰连线断裂一事说出之后。穆诺兹便有些控制不住情绪暴喝了起来。

    听得穆诺兹一说,教宗就大概猜到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禀报吾主,应该是派往土地神教会的祭司出问题了。”

    派往土地神教会的祭司?

    穆诺兹随即就记了起来,的确有此事,当时教宗还向自己汇报过,只不过当时自己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就同意了此事。

    但现在看来。恐怕那土地神教会有些猫腻了。

    穆诺兹一旦知道是那土地神教会搞出来的事情,哪里还按忍得住。

    相比教会高层来说。穆诺兹所知道的事情自然也多很多。

    那土地神教会必定就是一个伪神的教会,穆诺兹知道,在近五十年内,并没有任何一位点燃神火的殿下出现。

    区区一个伪神教会都敢计算到自己头上来了!

    这让穆诺兹的怒火不断高涨。

    尚未等教宗继续说话。穆诺兹的身影就消失在密室之中。

    报复!

    这是穆诺兹心头唯一的想法。

    下一刻,穆诺兹便出现在跛脚教会总部的高空之上,略微辨识了一下方向之后,全身散发出金光的穆诺兹便撕开一道空间裂缝,举步踏入消失得无影无踪。

    到了这时,那跛脚教会的教宗陛下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所信奉的神明去干什么了。

    但地位尊贵如他,也不得不谨守穆诺兹离开前的吩咐,留守教会总部,不得轻举妄动。

    穆诺兹的想法比较安全。作为点燃了神火的半神,穆诺兹的战斗力基本上是主物质位面内所能够容纳的极限了,再往上走的话。就会被排挤出主物质位面了。

    拥有这样强大的战斗力,穆诺兹压根就不需要别人帮手,如此一来,跛脚教会的教宗即便是跟着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倒不如留守教会总部,若是穆诺兹发回消息的话。顺便还可以将土地神教会派出的那支军队拿下。

    而穆诺兹自己即便是打不赢对方,一个人也能够轻易逃脱。

    当然。这个想法压根就没有出现在穆诺兹的脑海里。

    当全身金光闪耀的穆诺兹出现在青木山谷上空之后,青木山谷里的人不由得有些惊慌起来。

    看到这一幕,那穆诺兹心里不由得一松,很显然对于自己的到来,对方并没有任何准备。

    就在穆诺兹准备向青木山谷发动攻击的时候,贾可道出现了,踩着一朵白云就朝着穆诺兹迎了上来。

    贾可道之前做那么多事情可不仅仅只是为了转化几个祭司,而更多的就是将这位跛脚半神给引出来。

    像跛脚半神这样的存在,若是想要隐遁的话,贾可道还真拿对方没有半点办法。

    而若是将对方的教会总部彻底摧毁的话,可以想象,当一位半神不要了脸皮,时不时在特伦斯侯爵领上搞点事情出来的话,就连贾可道也没有办法。

    不怕神明找上门来大战一番,就怕这神明耍流氓啊。

    因而见到这穆诺兹来到青木山谷,贾可道也不敢怠慢,急忙就迎了上去。

    否则等到这位半神出手,贾可道也没有把握将这青木山谷给保护住。

    “赞美伟大的土地神,这位殿下,不知道大驾光临,有什么事么?”

    贾可道来到那穆诺兹对面之后,笑呵呵的问道。

    穆诺兹原本打算先攻击了再说,不过现在对方出来人了,穆诺兹也只能耐着性子询问,大意就是自己教会的主祭,祭司出什么事了。

    穆诺兹即便是点燃神火的半神,也没可能知道所有的事情,他猜测有几个可能,第一就是那些祭司挂掉了,但他们的灵魂没有回来,应该是灵魂被禁锢了,第二个可能就是改信了,但穆诺兹也不相信自己的祭司会这么快就改信。

    还有第三个可能,那就是某位强大的存在出手,将信仰连线给切断了。

    但这种可能性是最小的。毕竟那信仰连线即便是被切断了,也会随即恢复的,这就好似无线电被阻挡了一般。只要将屏蔽物移开,无线电又会畅通无比。

    当然,站在穆诺兹的立场,还是希望是第三个可能。

    如果是前两个可能的话,跛脚教会的损失就有些大了。

    贾可道听得穆诺兹这么一说,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惊讶,表示那些祭司受另外一个教会的邀请离开了。对方派来邀请的使者似乎与那位主祭认识。

    听得贾可道这么一说,穆诺兹的眼睛就死死盯在了贾可道脸上。

    但穆诺兹也没法看穿贾可道的脑海。不过话说回来,这种骗术也太可笑了一点,难道这样就想要将自己骗住么?

    不过,尚未等穆诺兹动手。贾可道就架着白云化为一道流光逃走了。

    想逃?

    穆诺兹的第一反应就是撕开一道空间裂缝追了上去。

    对方逃跑,无疑就是做贼心虚。

    只要将这位土地神教会的大主祭抓住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要方便很多了。

    到了这个时候,这穆诺兹心里都还打着吞并土地神教会的念头。

    没法,这土地神教会在祂的眼里着实就是一块肥肉。

    只要能够吞并土地神教会,那么就算是损失那些祭司,穆诺兹也感觉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进入空间裂缝的穆诺兹很快就出现在贾可道的前方。

    而贾可道脚下的白云极为灵活,一转就绕过了穆诺兹继续前进。

    那穆诺兹不由得大怒,朝着贾可道一指。一道红色光束就朝着贾可道后背射了过去,七级法术烈焰射线!

    那白云轻轻一晃,就将红色光束躲了过去。

    就这么耽误一下。贾可道与穆诺兹之间的距离就拉开了不少。

    穆诺兹随即撕开空间裂缝又追了上去。

    但每次,穆诺兹快要将对方拦截下来的时候,对方总会出现一些怪招,躲过穆诺兹的拦截。

    面对这样只顾着逃跑且有刁滑无比的对手,穆诺兹倒是感觉有些头痛了。

    穆诺兹作为点燃神火的半神,战斗力是极为强悍的。随手一指,所释放出去的力量就与七八环的攻击法术威力相等了。

    但贾可道压根就不给祂击中的机会。

    就这样一追一逃。贾可道就逃到了那九头河上方。

    到了这里,贾可道也不逃了,转身停下了脚下的白云,面对追来的穆诺兹笑了笑。

    那穆诺兹看到贾可道的笑容心头不由得生出一丝不妙,但源自强大战力的自信加上半神的脸面使得穆诺兹压根就没法停住脚步。

    “蝼蚁受死!”

    穆诺兹轻喝一声,脸上带着残酷的笑容,右手随即便凝聚出一根金色的长矛,随后轻轻一抛。

    那金色长矛就向前一蹿,片刻之后消失不见,而再度出现的时候,却已经来到了贾可道面前,朝着贾可道的腰间刺去。

    穆诺兹此时还没有将贾可道击杀的想法,准备先将对方重创拿下之后,再慢慢炮制。

    贾可道面对这突然出现的金色长矛,脸上笑容依然不减,右手轻轻一挥,那宽大的袖子就随即将金色长矛盖住。

    金色长矛消失不见。

    这柄金色长矛乃是穆诺兹惯用的攻击手段,其内蕴含了穆诺兹的神力,在这柄金色长矛之下,有不少穆诺兹的敌人含恨九泉。

    但今天,在这个只顾着逃命的大主祭面前,那柄金色长矛竟然消失不见了,甚至于穆诺兹都无法感受到那金色长矛去了什么地方。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使得穆诺兹有些犹豫了。

    对于作为点燃了神火,拥有无穷寿命的穆诺兹来说,其对于自己生命极为看重。

    平时与敌人战斗,都是碾压至死,但现在一旦出现了自己所不能够掌控的情况,穆诺兹就想着逃命这件事。

    但尚未等穆诺兹想好是战还是逃,贾可道就呵呵一笑,右手一举,随即下面的九头河就浮现出一队队虾兵蟹将来。

    这些虾兵蟹将总共有一万之数,它们手上都拿着一根黄色旗子。不断晃动。

    随着这些虾兵蟹将的出现,穆诺兹突然发现,自己周围的空间变得坚固了很多。而随着穆诺兹试了试,脸色顿时有些变化,自己此时竟然无法将空间撕扯开来。

    这种情况,也预示着一件事情,对方是有预谋的!

    在这里设下了陷阱!

    一念至此,那穆诺兹也不愿意再冒险了,朝着贾可道一指。随即无数气流汇聚过来,片刻之间。一只闭着的巨大眼睛就出现在高空之上。

    随着这巨大眼睛睁开,一道金色光柱就从眼睛里射出,朝着贾可道直射过去。

    在放出这只巨大眼睛之后,穆诺兹便转身飞走。速度极快。

    可没等穆诺兹飞出两百米,就一头撞在了什么东西上,好似一层透明的薄膜,极具弹性,将穆诺兹一头就弹了回去。

    而此时,金色光柱击中了贾可道,贾可道的身体就被那金色光柱穿过,化为虚无。

    对方死了?

    穆诺兹虽说在逃走时放出了那只巨眼,但也不敢相信。那么奸猾的对手就这样被干掉了。

    穆诺兹的猜测是很有道理的。

    在穆诺兹再度企图离开的时候,依然被那层透明薄膜给挡了回去。

    穆诺兹这时后背有些发凉,但原本有些低落的火气又开始升腾了起来。

    我还就不信了。自己堂堂一位半神,还被人困住了。

    穆诺兹右手朝着前面就打了出去,无数气流化为一股无以伦比的狂风就冲了出去。

    这狂风吹过去的时候,却是丝毫没有受到半点阻挡,可等到穆诺兹再度向前冲出的时候,又被弹了回来。

    有些气急败坏的穆诺兹朝着前方释放了一个高等解除术。

    这高等解除术有几率将一切魔法效果破除。

    而从穆诺兹手中释放出来的高等解除术。在破除魔法效果的时候,几率近乎于百分之百。

    但这个高等解除术依然没有半点用处。

    在数次失败之后。穆诺兹倒是略微冷静了一点,随后便将目标对准了下面的虾兵蟹将。

    很显然,自己现在的困境必然与下面那些半人半兽的怪物有些关系。

    很快,穆诺兹的怒火又升腾了起来。

    不管穆诺兹朝下释放任何法术,都没有半点用处,那些虾兵蟹将依然在下面挥舞旗子,丝毫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在向下,向后,向上都试过了一遍之后,穆诺兹发现自己被困在了一个长宽高近乎两百米的空间之中。

    不但无法撕开空间,任何法术,神术都无法突破这个空间。

    难道自己就被困在这里了?

    穆诺兹随即停止了攻击,极力让自己冷静下去,企图找出离开这里的办法。

    但穆诺兹停止攻击不到半分钟,外面莫名之处就传来了一声轻笑,一个葫芦在两百米出现,从葫口喷出一道白光,就朝着穆诺兹卷了过来。

    穆诺兹莫名感觉一丝危险从心头升起,也不敢硬抗那白光,闪身躲开。

    但那道白光却是不依不饶,追着穆诺兹就冲了过来。

    到了这时,穆诺兹也只能一边躲闪,一边朝着葫芦射出一柄金色长矛。

    不过让穆诺兹感到有些气馁的是,那柄金色长矛在飞出两百米后就一头撞在了那层看不见的薄膜上,随后拼命向前刺出数米之后就再也无法前进,最终在穆诺兹的催发下爆裂开来,但也没能够将那层薄膜炸出一个窟窿来。

    穆诺兹并不知道,贾可道布下的乃是万水大阵,这万水大阵唯一的用处就是困人,并且能够将敌人的攻击转化为维持大阵的力量。

    也就是说,攻击得越厉害,那么这个大阵存在的时间就越长。

    因而在这穆诺兹停手之后,贾可道便抛出白光葫芦攻击穆诺兹,驱使穆诺兹反击。

    当然,光这样还没有完全显现出万水大阵的特点。

    在好一阵疯狂反击之后,穆诺兹突然之间发现,困住自己的空间在迅速缩小之中。

    前后不到一分钟时间,这个空间的大小就从两百来米缩小到不足五十米了。

    在发现这一点之后。穆诺兹的攻击显得越发疯狂,各种法术,神术不断朝着外面倾泻而出。到了最后,穆诺兹扑到那薄膜之上,挥动双拳,不断砸击了起来。

    说实话,穆诺兹发现这个空间不断缩小之后,心头竟然难以压抑的浮现出一股恐慌来。

    祂发现目前的局面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

    这对于一位点燃神火的半神来说,是绝对无法接受的事情。

    就算是当年尚未点燃神火。受到其它教会追杀,陷入绝境之时。穆诺兹都没有这样恐慌过。

    祂突然之间有一种预感,如果自己不能从这个空间里逃脱出去的话,恐怕以后出现的情况,就不是自己所能够接受的状态了。

    空间不断缩小。到了最后,穆诺兹感觉自己就好似一只被蜘蛛网粘住的虫子,那空间缩小到了极致,紧紧的束缚在穆诺兹身上,穆诺兹即便是想要伸展一下身体,都要耗费极大的力量才行。

    穆诺兹并不知道,实际上贾可道一直就在这空间之外,含笑看着祂。

    在贾可道看来,这位跛脚半神从一来到这九头河上空就没有了逃脱的机会。

    如果不是想要将对方活捉。并且不损坏青木山谷的话,贾可道在第一眼看到穆诺兹的时候就下手了。

    “真梦符!”

    贾可道看了这穆诺兹一会,便伸手将一道真梦符贴在了对方额头之上。

    但随着真梦符贴在其额头之上。这穆诺兹竟然剧烈的挣扎了起来,那真梦符竟然一瞬间就从对方额头之上被弹飞了出去。

    真梦符竟然控制不住对方,这还是贾可道第一次见到。

    在沉思了片刻之后,贾可道取出白光葫芦,喷出白光,从穆诺兹的右臂上切过。

    随即一片金色的血肉便被削落了下来。贾可道倒是眼疾手快,一个瓷瓶就将那片血肉接住。顺便还将落下的几滴血液给收了进去。

    不过这半神的肉身恢复能力太强了,就这么一会功夫,那伤口就消失不见,只留下光洁无比的皮肤。

    看到这一幕,贾可道倒是起了几分心思,用那白光再度切了下去。

    这半神不愧是半神,当白光切到穆诺兹的骨头上后,便再也无法切割下去了,被那坚硬无比的金色骨头给挡在了外面。

    要知道,这白光葫芦里喷出的白光就算是一位恶魔伯爵都难以抵挡。

    不过这白光葫芦似乎对穆诺兹的金色鲜血很感兴趣,在白光缩回葫芦的时候,却将穆诺兹伤口喷出的鲜血尽数席卷了进去。

    待到白光消失,那葫芦皮上却已经显出一丝丝血滴状的金色来。

    贾可道倒是有些担心,不过在略微检查之后就放心了。

    那葫芦之中的白光正在缓缓吞噬着金色鲜血,除此之外倒没有什么异状。

    随后,贾可道便用这穆诺兹自身的鲜血做符,绘制了一道真梦符,贴在了穆诺兹的额头上。

    这一次,那穆诺兹不再挣扎,陷入到梦乡之中。

    但贾可道发现,这穆诺兹即便是陷入梦乡之中,其梦境也不受自己控制,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保护着他的意识。

    在检查一番之后,贾可道发现了原因所在。

    之前就说过,穆诺兹乃是一位点燃了神火的半神。

    而其体内的确有一缕正在缓缓燃烧的金色火焰,这金色火焰便是其点燃的神火了。

    简单来说,这一缕神火能够凭空提供给穆诺兹一些力量,这也保证了穆诺兹的不朽,也就是说,如果贾可道即便是将其肉身消灭掉,那么穆诺兹也能够凭借这一缕神火陷入沉睡之中,待到有机会复活。

    也就是说,贾可道想要像对付那些祭司一样,抹去这穆诺兹的记忆是没有半点可能了。

    贾可道倒是试了试企图影响那一缕神火,但刚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他有一种预感,如果自己动了那一缕神火的话,很有可能自己再度被排挤出主物质位面去。

    当然,这也是自己道行不够的缘故,如果道行能够提升到炼气化神上层的话。或许就能够看看这神火里蕴含的奥秘了。

    毕竟这样的东西必定与这里大道有些关联。

    但如此一来,这穆诺兹落在自己手里,倒是有些鸡肋了。

    贾可道正在考虑如何处置穆诺兹的时候。下面的九头河水一阵涌动,那些虾兵蟹将随即分开,一条长约三十多米的白蛟便从河水里冲出,来到贾可道面前,随后全身冒出一片白雾,片刻之后白雾散去,那白大便跪在了贾可道面前。

    “你有何事?”

    白大已经将九头河里的强力魔兽尽数荡平。这段时间正在全力巩固九头河水域,吸收这九头河汇聚过来的灵气。

    即便是贾可道这次布下万水大阵。也只有借了他的虾兵蟹将,并没有过多惊动于他,没想到,这个时候。白大却跑了出来。

    由此可见,这白大是有事相求了。

    贾可道这么一问,那白大便馋着脸求道:“仙尊在上,可否将这个异界神明赐给小的?”

    嗯?

    这白大的请求倒让贾可道微微一愣。

    “你要这异界神明有何用?”

    贾可道不由得问道。

    那白大看了看那跛脚半神穆诺兹,随后脸上微微一红,略带几分羞涩道:“现在九头河里的妖怪太弱了一些,不堪使用,这异界神明长相颇有几分帅气,小的想要借个种。”

    贾可道还以为这白大准备用穆诺兹与其它妖怪杂交。以此增强妖怪后代。

    不过话说回来,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法子。

    贾可道倒是可以将那些虾兵蟹将尽数刻画符箓化为正规的妖兵,但用处不算太大。毕竟这些妖兵想要增强实力,并不仅仅刻画符箓就可以的,还需要足够的妖气。

    再说了,那么多虾兵蟹将,贾可道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来刻画符箓。

    因而与异界强大存在杂交之后,提升妖怪后代实力。就成为了一个好法子。

    一念至此,贾可道不由得想起了绿龙奥普斯西。如果用绿龙与地球上的什么野兽或者妖怪杂交的话,也不知道会生出什么样的后代来。

    对此,贾可道倒是有些期待。

    而此时接到纸鹤传信,带着增援而来的十多万妖兽朝着跛脚教会总部而去的奥迪斯,就感觉到身下的绿龙突然全身猛力一阵颤抖,不由得问道:“奥普斯西怎么了?”

    那绿龙正好打了一个喷嚏:“没什么,好像有点感冒了。”

    说到这里,奥普斯西也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这巨龙的体质是极强的,别说感冒了,就算是被砍伤了,也很不容易感染发炎,这时没风没沙的,突然打了个喷嚏,的确让它有些奇怪。

    而贾可道对于这异界神明与水妖能够产出什么后代来有些好奇,便准了白大的要求。

    那白大得到贾可道的准许之后不由得欢喜万分,上前便一把将那穆诺兹抱住,狠狠的亲了几口。

    见状,贾可道略微有些惊异,不过一想到这或许是白大过于兴奋的缘故罢了,随后还给了白大几瓶养兽丹。

    这养兽丹是有些奇效的,尤其对于妖怪繁衍后代有着强大的促进作用,能够减少繁衍后代所需要的时间。

    一月之后,贾可道突然想起了此事,便踏上白云朝着九头河而去。

    在占据了整条九头河之后,白大就驱使着虾兵蟹将在九头河底修建了一座水底宫殿。

    当然,即便是有数万虾兵蟹将,想要修建出犹如东海龙宫那样的水底宫殿也是不可能的。

    说白了,这座水底宫殿的规模也就只有几座石头房屋组成罢了。

    但即便是如此,那白大也在青羽鸡妖这些妖怪面前吹嘘了好久。

    贾可道到了九头河上空,便按下云头。

    此时几头鳄妖正踩着水浪巡河,见到贾可道压下白云,哪里还敢怠慢,急忙上前跪在浪头,用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见礼:“拜见仙尊!”

    “免了,白大何在,让他速速来见本尊。”

    贾可道轻喝一声,那几头鳄妖便慌忙潜入水底,没多久,一股浪花翻开,那白大就出现在贾可道面前。

    不过,当这白大出现之后,贾可道不由得微微一愣神。

    这这还是白大么?

    以往白大出现在贾可道面前不是白蛟模样就是全身覆盖着鱼鳞的人形,但今天,乍一看去,贾可道还差点有些认不出来了。

    白大此时穿着一身花布衣,挺着一个大肚子,犹如一个孕妇一般。

    错了,贾可道随后定睛一看,这白大就是一个孕妇,其腹中竟然怀上了一个胎儿。(未完待续)

第四百一十五章 结盟的筹码 下    热门推荐:、、、、、、、

    霸神宗强大的让人震颤的实力给了唐楚阳很大的冲击,唐家如今不过是个小型家族而已,距离霸神宗这样的超级巨无霸,还差十万八千里那么远。

    这让唐楚阳知道,他想要将唐家彻底发展起来,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至少目前唐家的人丁实在太过淡薄,在没有积蓄够足够强大的实力之前,他还是闷声发大财的好。

    收拾了下有些被打击到的心情,唐楚阳驾驭着守护神巨臂挥舞,环着满地的枯树烂枝指了一圈,豪爽道:“这许多的材料我一个人也拿不完,你们不用客气,看看有什么用得着的,尽管拿!”

    鬼树王身为七阶王者,可以说浑身上下都是宝,树皮可以用来炼丹,炼制灵纸,灵甲,树木可以用来炼制画板,灵甲,法宝,就算是那些大的吓人的枯枝,也能用来炼制兵器和傀儡。

    潮汐山内虽然不缺少七阶材料,但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得到的,就算以海大富的出身,七阶材料于他而言也是极为珍贵难得的好材料,只要有机会得到,绝对没有错过的道理。

    “不好吧,这鬼树王可是你一个人单独干掉的……”

    说这话的不是谦逊平和的布衣,反倒是看似贪财,自恋,话唠一样的海大富,他表现出来的性子看似颇不喜人,但出身名门的弟子,有怎么可能那么差劲?

    唐楚阳虽然不了解海大富,但也能肯定,海大富目前表现出来的性情,只是一种保护自己的伪装而已。

    “什么话,若是没有你们两个抵挡住那些树灵,我一个人能搞的定一尊七阶王者?既然咱们目前是一个团队,所有收获自然是见者有份!”

    唐楚阳挥舞着御龙天兵的巨臂,语气里也带着些没好气,这种气氛下用这种姿态语气说话,能够很好地拉进双方的关系,这点交谈相处的技巧,他还是非常熟练的。

    唰唰!

    布衣和海大富的守护神微微一晃,随后崩散了开来,显出二人的真身,他们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有喜悦,有难为情,犹犹豫豫的看着唐楚阳,欲言又止,很是搞笑。

    “别跟我说那些虚头巴脑的,咱们虽然说不上是朋友,但至少目前是一个团队的伙伴,我虽然不是什么有大出身的人,但有福同享这个问题道理还是懂的,你们就别废话了,赶紧动手吧!”

    这次布衣和海大富的表情实在太明显了,唐楚阳只一眼就看出了二人心中所想,无非就是平白得了别人好处这种事情,让布衣和海大富感觉受之有愧而已。

    唐楚阳知道这个时候不宜多说,因此话一说完,他也不理布衣和海大富,直接散掉了守护神,转身开始在山一样的鬼树王躯体上挑拣了起来。

    充满生之气的材料可都是宝贝,别的不说,随便弄一截树干回去,配一些其他材料炼制一下,就能炼制出一块品级不低的画板。

    画板可是灵画师的脸面之一,唐楚阳身为灵画师,一两块极品画板那可是必备品。

    后面的海大富和布衣看着唐楚阳投入到挑拣大业里,禁不住面面相觑,虽然那为情,不过二人眼中更多的还是惊喜,七阶鬼树王啊,它身上的任何一点材料,对二人来说都是不能忽视的好东西。

    “唉,看来这份儿人情,咱们根本抗拒不了啊……”

    犹豫看许久,还是海大富先开口了,不过这个时候的海大富却像换了个人似的,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原本就俊朗的面容,此时显得越发丰神俊朗。

    出自七阶王者身上的材料,不论是海大富,还是看似无欲无求的布衣,根本无可抗拒,尤其是鬼树王这种极其稀少的王者,绝对是他到潮汐山以来最巨大的收获之一了。

    “阿弥陀佛,相遇即是有缘,既然已经和唐施主生了缘法,小僧只能生受了……”

    布衣表情似悲似喜地宣了个佛号,表现得要比海大富坦然的多,说完话之后,便不声不响地循着鬼树王的躯干开始翻找起来。

    鬼树王的树心可是制作念珠的极品材料,别说是他自己了,就是他师傅遇到了也不会错过。

    可惜在鬼树森林干掉鬼树王这种事情,就连那些七阶强者们也不敢奢望,如今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不但发生了,大把的极品材料更是铺了一地,布衣觉得他要不拿点东西,怕是佛祖都要鄙视他。

    “哇哇哇,你这和尚忒不讲究了吧?竟然比我脸皮还厚?!”

    海大富见布衣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便直接开始狂捡材料,原本超群的气质瞬间崩溃,一个饿虎扑羊就冲了过去,当然,他可不是冲着布衣去的,而是冲满地的材料去的。

    七阶鬼树王的躯干啊,随便拿一截树皮回去,惊神阁那帮眼睛长到头顶上的灵符师师兄们,哪怕是长老,恐怕都得跑来给他赔笑脸求材料了,这可是炼制高阶灵纸的极品材料!

    “利益动人心啊……”

    唐楚阳悄然回头,看到海大富和布衣全都放下了矜持,嘴角禁不住扯起一丝莫名笑意,利益这东西,没人能够拒绝得了,甚至于连天神也一样。

    毕竟,利益可不仅仅局限于钱财。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千余张的鬼树王已经被三人收拾的干干净净,布衣甚至连枯枝上的那些近似腐烂的枯叶都没放过,鬼树叶上充满死气,乃是佛门弟子凝锻佛元的极品磨刀石。

    偌大的鬼树王去干,唐楚阳一个人就拿走了一半儿还多,不是他太过贪心,而是布衣和海大富相当节制,尽管已经接受了唐楚阳这份偌大的人情,他们也不可能和唐楚阳这个主人抢东西不是?

    因此,最终的结果便是,唐楚阳将鬼树王的躯干收走了一半还要多一些,剩下的全部由布衣和海大富平分。

    即便如此,不论是海大富,还是布衣,都已经觉得收获极其巨大了,若单论价值的话,只今日一次所得,便抵得上他们进入潮汐山以来,一直到目前为止的收获总和了。

    “这次可真是发了巨财了!!”

    三人再次走到一起的时候,海大富看向唐楚阳的目光已经非常熟络,这么大的人情接到手里,他将来可有的还了,因此海大富跟唐楚阳也就不再虚伪客套,显得真诚了许多。

    “楚阳兄弟,这次拿你的好处实在太多了,等这次回去,我找惊神阁的长老帮忙炼制几枚王符,到时候你将家族所在告知与我,我亲自给你送去!”

    这是海大富唯一能够想到的还人情的办法了,而且几枚王符也只是他的一点心意而已,比起今日的收获,真要说起来的话,王符都不算什么了。

    “呵呵,无须客气,既然大家结伴而行,自然要有福同享,能攀升你这个霸神宗内门嫡传弟子,对我来说就是做大的收获了!”

    王符什么的,唐楚阳虽然不至于不屑一顾,但在他自己都能炼制的情况下,王符也提不起他多大的兴趣,不过唐楚阳也没有拒绝,五行大陆上的灵画师体系何等庞大。

    他自己炼制的灵符虽然强大,但毕竟不能代表五行大陆的全部灵符体系,能够接触一下其他灵符师炼制的王符,观摩参研,对他本身的灵符知识也是一种全面的完善。

    “嘿嘿,我也不想和你客气,拿人的手短,今日所获实在太过巨大,我都瞅着将来怎么还你这个天大的人情呢……”

    海大富扯着大嘴嘿笑,说话也直白坦诚了许多,话说一半,他突然转头向布衣道:“和尚,拿了人家楚阳兄弟这么大的好处,你不觉得应该说些什么嘛?你们佛家最讲究因果,缘法,如今是不是该先把自己的身份什么的坦诚一下?”

    “阿弥陀佛……”

    布衣温和而笑,宣了声佛号后冲唐楚阳点点头,这才开口道:“小僧乃‘生佛寺’藏经阁主持长老座下弟子,出家法号‘布衣’,唐施主今后若是有需要小僧的地方,还请不吝开口,今日和唐施主结下偌大的因,这‘果’小僧怕是要还好久呢……”

    海大富闻言,当即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一边哈哈大小,一边道:“哈哈,我就说嘛,你果然是出自八大宗门之一,生佛寺,啧啧,天皇皇朝的国寺,历届主持都是天皇皇朝的护国法师,弟子遍布天皇皇朝,万家生佛,比我们霸神宗还霸道啊!”

    一边的唐楚阳闻言点头,他知道海大富这是说给他听的,之前的交流唐楚阳已经充分地表现出了他孤陋寡闻的土包子本质,如今海大富受了唐楚阳偌大的好处,自然要照顾一下唐楚阳的面子。

    海大富看似是在和布衣说话,其实就是用这种方式来为唐楚阳解释布衣的出身,既让唐楚阳了解了生佛寺是什么级别的存在,也顾忌了唐楚阳这个土包子的颜面。

    “呵呵,布衣小师傅不必如此,所谓缘法,有缘才有法,既然你我有缘,又何必讲究那么多,嘿,不说这个了,咱们似乎该离开这里了,那边似乎又有什么东西要过来了……”

    唐楚阳说着话,抬手向着布衣和海大富后方一指,那些原本被数千张灵符威慑,躲在一边不敢靠近的树灵,鬼爪草,好似感受到了什么一样,正开始变得躁动了起来。(未完待续你正在阅读,如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