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热门推荐:、、、、、、、

    霸神宗强大的让人震颤的实力给了唐楚阳很大的冲击,唐家如今不过是个小型家族而已,距离霸神宗这样的超级巨无霸,还差十万八千里那么远。

    这让唐楚阳知道,他想要将唐家彻底发展起来,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至少目前唐家的人丁实在太过淡薄,在没有积蓄够足够强大的实力之前,他还是闷声发大财的好。

    收拾了下有些被打击到的心情,唐楚阳驾驭着守护神巨臂挥舞,环着满地的枯树烂枝指了一圈,豪爽道:“这许多的材料我一个人也拿不完,你们不用客气,看看有什么用得着的,尽管拿!”

    鬼树王身为七阶王者,可以说浑身上下都是宝,树皮可以用来炼丹,炼制灵纸,灵甲,树木可以用来炼制画板,灵甲,法宝,就算是那些大的吓人的枯枝,也能用来炼制兵器和傀儡。

    潮汐山内虽然不缺少七阶材料,但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得到的,就算以海大富的出身,七阶材料于他而言也是极为珍贵难得的好材料,只要有机会得到,绝对没有错过的道理。

    “不好吧,这鬼树王可是你一个人单独干掉的……”

    说这话的不是谦逊平和的布衣,反倒是看似贪财,自恋,话唠一样的海大富,他表现出来的性子看似颇不喜人,但出身名门的弟子,有怎么可能那么差劲?

    唐楚阳虽然不了解海大富,但也能肯定,海大富目前表现出来的性情,只是一种保护自己的伪装而已。

    “什么话,若是没有你们两个抵挡住那些树灵,我一个人能搞的定一尊七阶王者?既然咱们目前是一个团队,所有收获自然是见者有份!”

    唐楚阳挥舞着御龙天兵的巨臂,语气里也带着些没好气,这种气氛下用这种姿态语气说话,能够很好地拉进双方的关系,这点交谈相处的技巧,他还是非常熟练的。

    唰唰!

    布衣和海大富的守护神微微一晃,随后崩散了开来,显出二人的真身,他们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有喜悦,有难为情,犹犹豫豫的看着唐楚阳,欲言又止,很是搞笑。

    “别跟我说那些虚头巴脑的,咱们虽然说不上是朋友,但至少目前是一个团队的伙伴,我虽然不是什么有大出身的人,但有福同享这个问题道理还是懂的,你们就别废话了,赶紧动手吧!”

    这次布衣和海大富的表情实在太明显了,唐楚阳只一眼就看出了二人心中所想,无非就是平白得了别人好处这种事情,让布衣和海大富感觉受之有愧而已。

    唐楚阳知道这个时候不宜多说,因此话一说完,他也不理布衣和海大富,直接散掉了守护神,转身开始在山一样的鬼树王躯体上挑拣了起来。

    充满生之气的材料可都是宝贝,别的不说,随便弄一截树干回去,配一些其他材料炼制一下,就能炼制出一块品级不低的画板。

    画板可是灵画师的脸面之一,唐楚阳身为灵画师,一两块极品画板那可是必备品。

    后面的海大富和布衣看着唐楚阳投入到挑拣大业里,禁不住面面相觑,虽然那为情,不过二人眼中更多的还是惊喜,七阶鬼树王啊,它身上的任何一点材料,对二人来说都是不能忽视的好东西。

    “唉,看来这份儿人情,咱们根本抗拒不了啊……”

    犹豫看许久,还是海大富先开口了,不过这个时候的海大富却像换了个人似的,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原本就俊朗的面容,此时显得越发丰神俊朗。

    出自七阶王者身上的材料,不论是海大富,还是看似无欲无求的布衣,根本无可抗拒,尤其是鬼树王这种极其稀少的王者,绝对是他到潮汐山以来最巨大的收获之一了。

    “阿弥陀佛,相遇即是有缘,既然已经和唐施主生了缘法,小僧只能生受了……”

    布衣表情似悲似喜地宣了个佛号,表现得要比海大富坦然的多,说完话之后,便不声不响地循着鬼树王的躯干开始翻找起来。

    鬼树王的树心可是制作念珠的极品材料,别说是他自己了,就是他师傅遇到了也不会错过。

    可惜在鬼树森林干掉鬼树王这种事情,就连那些七阶强者们也不敢奢望,如今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不但发生了,大把的极品材料更是铺了一地,布衣觉得他要不拿点东西,怕是佛祖都要鄙视他。

    “哇哇哇,你这和尚忒不讲究了吧?竟然比我脸皮还厚?!”

    海大富见布衣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便直接开始狂捡材料,原本超群的气质瞬间崩溃,一个饿虎扑羊就冲了过去,当然,他可不是冲着布衣去的,而是冲满地的材料去的。

    七阶鬼树王的躯干啊,随便拿一截树皮回去,惊神阁那帮眼睛长到头顶上的灵符师师兄们,哪怕是长老,恐怕都得跑来给他赔笑脸求材料了,这可是炼制高阶灵纸的极品材料!

    “利益动人心啊……”

    唐楚阳悄然回头,看到海大富和布衣全都放下了矜持,嘴角禁不住扯起一丝莫名笑意,利益这东西,没人能够拒绝得了,甚至于连天神也一样。

    毕竟,利益可不仅仅局限于钱财。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千余张的鬼树王已经被三人收拾的干干净净,布衣甚至连枯枝上的那些近似腐烂的枯叶都没放过,鬼树叶上充满死气,乃是佛门弟子凝锻佛元的极品磨刀石。

    偌大的鬼树王去干,唐楚阳一个人就拿走了一半儿还多,不是他太过贪心,而是布衣和海大富相当节制,尽管已经接受了唐楚阳这份偌大的人情,他们也不可能和唐楚阳这个主人抢东西不是?

    因此,最终的结果便是,唐楚阳将鬼树王的躯干收走了一半还要多一些,剩下的全部由布衣和海大富平分。

    即便如此,不论是海大富,还是布衣,都已经觉得收获极其巨大了,若单论价值的话,只今日一次所得,便抵得上他们进入潮汐山以来,一直到目前为止的收获总和了。

    “这次可真是发了巨财了!!”

    三人再次走到一起的时候,海大富看向唐楚阳的目光已经非常熟络,这么大的人情接到手里,他将来可有的还了,因此海大富跟唐楚阳也就不再虚伪客套,显得真诚了许多。

    “楚阳兄弟,这次拿你的好处实在太多了,等这次回去,我找惊神阁的长老帮忙炼制几枚王符,到时候你将家族所在告知与我,我亲自给你送去!”

    这是海大富唯一能够想到的还人情的办法了,而且几枚王符也只是他的一点心意而已,比起今日的收获,真要说起来的话,王符都不算什么了。

    “呵呵,无须客气,既然大家结伴而行,自然要有福同享,能攀升你这个霸神宗内门嫡传弟子,对我来说就是做大的收获了!”

    王符什么的,唐楚阳虽然不至于不屑一顾,但在他自己都能炼制的情况下,王符也提不起他多大的兴趣,不过唐楚阳也没有拒绝,五行大陆上的灵画师体系何等庞大。

    他自己炼制的灵符虽然强大,但毕竟不能代表五行大陆的全部灵符体系,能够接触一下其他灵符师炼制的王符,观摩参研,对他本身的灵符知识也是一种全面的完善。

    “嘿嘿,我也不想和你客气,拿人的手短,今日所获实在太过巨大,我都瞅着将来怎么还你这个天大的人情呢……”

    海大富扯着大嘴嘿笑,说话也直白坦诚了许多,话说一半,他突然转头向布衣道:“和尚,拿了人家楚阳兄弟这么大的好处,你不觉得应该说些什么嘛?你们佛家最讲究因果,缘法,如今是不是该先把自己的身份什么的坦诚一下?”

    “阿弥陀佛……”

    布衣温和而笑,宣了声佛号后冲唐楚阳点点头,这才开口道:“小僧乃‘生佛寺’藏经阁主持长老座下弟子,出家法号‘布衣’,唐施主今后若是有需要小僧的地方,还请不吝开口,今日和唐施主结下偌大的因,这‘果’小僧怕是要还好久呢……”

    海大富闻言,当即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一边哈哈大小,一边道:“哈哈,我就说嘛,你果然是出自八大宗门之一,生佛寺,啧啧,天皇皇朝的国寺,历届主持都是天皇皇朝的护国法师,弟子遍布天皇皇朝,万家生佛,比我们霸神宗还霸道啊!”

    一边的唐楚阳闻言点头,他知道海大富这是说给他听的,之前的交流唐楚阳已经充分地表现出了他孤陋寡闻的土包子本质,如今海大富受了唐楚阳偌大的好处,自然要照顾一下唐楚阳的面子。

    海大富看似是在和布衣说话,其实就是用这种方式来为唐楚阳解释布衣的出身,既让唐楚阳了解了生佛寺是什么级别的存在,也顾忌了唐楚阳这个土包子的颜面。

    “呵呵,布衣小师傅不必如此,所谓缘法,有缘才有法,既然你我有缘,又何必讲究那么多,嘿,不说这个了,咱们似乎该离开这里了,那边似乎又有什么东西要过来了……”

    唐楚阳说着话,抬手向着布衣和海大富后方一指,那些原本被数千张灵符威慑,躲在一边不敢靠近的树灵,鬼爪草,好似感受到了什么一样,正开始变得躁动了起来。(未完待续你正在阅读,如有!

第561-565章、金敕    ps:感谢凯哥54的打赏,感谢兄弟姐妹们的月票啊,这个月虽说没有专门要月票,但大家依然投了这么多月票,让贫道感动不已,就算是拼命也要写好!

    这树皮转眼便被烧毁,而其上飞出一个个金色符文,朝着那树妖飞去,随后在其头顶盘旋一圈之后,便化为一道金光闪闪的符箓落了下去。《辣+文+网 手#机*阅#读 m.lawenw.com》

    就在这道金色符箓落入树妖体内的同时,天上随即便乌云汇聚,雷光闪动,惊得那树妖的人脸罕见的一片惨白。

    但此时,那树妖体外那一丝黄光,随即扩散开来,将树妖全身上下树干枝叶尽数笼罩起来。

    随着这黄光扩散笼罩,那悬浮在树妖顶上高空的乌云竟然迅速消散,片刻之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至此,树妖体内透射出一圈淡淡的金色光华,转眼之后便化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身穿一身树叶衣服。

    这树妖,朝着贾可道行了一礼之后,便随即潜入地下消失不见。

    而在孟挺眼中,却能够看见那淡淡金色光华朝着四周扩散开来,转眼之间便将附近十多个山头尽数笼罩。

    孟挺知道,这便是那树妖被封为山神之后,其神域扩展开来的景象了。

    只不过,这树妖刚刚被封为山神,根基尚未稳定,其神域也就仅仅只能扩展到这个程度了。

    孟挺想了想,如此倒不如结个善缘。便将师尊赐给的那道暴雨回春符取了出来,轻轻一丢,那道暴雨回春符便化为一道金光钻入地下消失不见。

    数息之后。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便传入孟挺耳中:“松明谢过孟元道长了。”

    那山神松明虽说刚刚被敕封为山神,但由于其年岁已有数百年,因而其智慧并不会低于任何一个人类,在得到那暴雨回春符之后,这松明就知道这里面蕴含的好处了。

    随着那暴雨回春符落入松明之手,那远处老君观上空凝聚的香火之力便朝着这边飞来,不断融入金色光华之中。

    这树妖正如师尊所说,倒是捡了一个便宜。那些凝聚在老君观上空的香火之力乃是由暴雨回春符所带来的。

    因而那山神松明获得这道符箓之后,由于气息牵引。那些香火之力随即融入山神神域之中也属于常理了。

    要说这别山在这西南一带也算得上是纵横数百里的大山脉了,若只是获得金敕的话,这树妖想要真正将神域扩展到整条山脉,所需要的时间恐怕会超过百年之久。

    但现在。借助老君观凝聚的香火之力,这个速度将会加快很多。

    要知道,在贾可道下了那场金色暴雨之后,光是那些病人所得来的香火之力就不是一个小数目,并且还在每时每刻的增加之中。

    何况那暴雨回春符还能够使用两次,那山神松明若是将这两次机会使用好了的话,所获得的香火之力将不会是一个小数目。

    不过待到孟挺转眼看到贾可道的时候,不由得被吓了一跳。

    此时的贾可道脸色有些惨白坐在蒲团之上。

    “师尊,你这是怎么了?”

    孟挺急忙问道。

    说实话。孟挺还从没有见到贾可道如此模样,因而心都悬了起来。

    若是师尊出了什么问题的话,孟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贾可道自己知道自己的问题。这完全就是绘制那道金敕符箓所造成的后果。

    相对于白敕,红敕来说,这金敕符箓完全就凌驾于两者之上了。

    这敕封符箓从下到上,分为四等,白红金青。

    白敕就是敕封村,镇土地。小山神,小河神之用。红敕则是敕封县城隍。普通山神,普通河神等等之用。

    而这金敕就不一样了,乃是敕封省城城隍,大山山神,大河河伯之用。

    这任何一位金敕地祗放在古时都是国家敕封的神明,每年都能够享受朝廷正统祭拜。

    像这样的地祗,贾可道来敕封多少也有些勉强了。

    光是绘制那道金敕符箓,到一半的时候,贾可道就感觉有些力竭,待到符箓绘制完毕,贾可道顿时就有灯枯油干的感觉。

    还好这不是青敕,若是青敕的话,贾可道估计自己在敕封完毕之后,立马就会受到天雷轰击,当场毙命了。

    任何敕封都不是可以随意进行的,超过了自己的道行,那就是寻死之路。

    要知道,青敕在华夏古时,也就只有一位地祗享受过的。

    东岳泰山!

    始皇帝泰山封禅!便是以国家名义敕封泰山。

    但结局大家都知道,秦二代而亡。

    仅仅一个青敕就将整个国家的气运抽了个精光,由此可见,这敕封地祗,越往上走,就越难。

    “无事,孟元,你先下去,一切事务照旧,这几日就不要来打搅为师了。”

    贾可道缓缓说道,看了孟挺一眼,便闭上眼睛清修了起来。

    金敕对贾可道的消耗太大,别的不说,光是肉身气血都差一点被消耗干净,另外阳神也颇为干枯,这都需要时间来恢复。

    孟挺听得贾可道如此一说,也不敢过多停留,行了一礼之后,便独自离去。

    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在华夏国内的媒体,网站上,这老君观简直就成为本世纪最为神奇的地方。

    光是超过十万绝症患者一雨之后便病痛全消,这用所谓的科学道理完全就解释不通。

    当然,也有不少人是绝对不相信这件事的,他们赌咒发誓说这绝对是骗局。

    不过在那些病人的发帖之后。超过五成的网民对此事持相信态度,而另外三成表示将信将疑,最后的两成则是完全不信。

    但不管他们信不信。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从全国各地赶来的病人再度充斥在别山县境内。

    而在孟挺的支持下,几个道童在网上开办了一个老君观的网站。

    就在这个网站开办的第一天,来自于那些痊愈病人的感谢帖子就将网站的论坛给撑得崩溃了。

    无奈之下,孟挺特别多批准了一笔费用,将网站的服务器扩大了十多倍,方才在众多病人的帖子冲击下撑住了。

    而网站很快就将金色暴雨的功劳放在了别山山神显灵之上。

    毕竟。不管是贾可道还是孟挺等人,这香火之力对于修道者来说是完全无用的东西。

    真正需要这香火之力的也就只有别山山神松明了。

    而这时。老君观的偏殿里也竖立了一座别山山神的鎏金雕像。

    不过与松明的本体或者人形不同,这尊雕像的造型乃是一个穿着金甲的彪形大汉,手持一把大关刀。

    嗯,这主要是为了体现山神的威严。

    当然。不管这雕像的造型如何,都不会影响到松明对香火之力的吸收。

    随着来到别山县的病人数量不断增多,老君观外面,从山顶到山脚,每天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在烧香,祈求别山山神再度显灵,救治自己的病痛。

    相对于多少有些头痛的孟挺来说,别山县从上到下,不管是官员还是百姓都是喜气洋洋。

    这里面的道理就很简单了。

    任何一个病人过来。在这别山县都离开不了吃住行,只要他们在这里,那么就会源源不断的产生费用。

    除了极少数的病人之外。每一个病人的到来,都伴随着一两个家人,一些年老的病人身边多数都有三四个家人陪伴。

    如此一来,之后的两个月时间内,涌入别山县的病人数量就超过了五十万之巨,并以每天三四千人的速度迅速暴增。

    嗯。如果再加上病人家属的话,这个人数已经超过了一百二十万!

    而这么多人比别山县本身的人口还要多!

    由此。别山县的房租顿时出现了如同牛市的飙升,与此雷同的还有餐饮业,百货等等。

    别山县的老君观景区别说酒店,招待所了,就算是那些景区工作人员的宿舍都腾出来供给那些病人住宿了,另外大批的帐篷也在加班加点的送来。

    至于别山县县城,也出现了一房难求的景象,嗯,实际上,只要是别山县境内,那些村庄里也是住满了病人。

    至于那些饭馆外面,很多时候都排着长队,就连批发方便面来售卖的小贩也是收钱,收得手快抽筋了。

    总而言之,别山县就因为这么件事情发了。

    家里有多余房间的出租,或者在自己屋外搭建几个小间什么的,都是供不应求,家家户户都变成了饭馆等等。

    甚至于那些与别山县相邻的外县乡镇也跟着沾了光。

    如此一来,别山县的县长还特意召开了全县扩大会议,表示全县上下一定抓住这难得的机遇,让别山县的经济腾飞起来。

    当然,这里面除了吃住两样最为赚钱之外,那与山神造型有关的各种挂坠,戒指,手链等等之类的饰品也成为了那些病人来到别山县后购买的热点。

    说实话,这段时间,黄芪和这些道童如果不是佩戴着玉牌的话,恐怕都要有些神经衰弱了。

    任何一个到老君观里来的人,都要求给自己佩戴的饰品开光,以求自己的疾病早已康复。

    这人流量太大了,从早上开始一直到老君观关门,外面排起的长队都能够蔓延到县城去。

    当然,这人一多了,引起的事情也不少。

    全国各地的小偷什么的也朝着别山县汇聚了过来,搞得别山县这段时间的治安形势极为严峻。

    孟挺也不得不与别山山神商量了一下,让其催发一次暴雨回春符,好让那些病人离开别山县,否则的话,这人越来越多,孟挺担心会出大事。

    在与别山山神松明商量好之后。老君观的网站就登出了一条消息,宣称在次日正午时,别山山神将会普降甘露。救治百病。

    在这个消息出现之后,别山县的县城里顿时变得人山人海,大量的病人从四面八方搭乘着各种交通工具蜂拥过来。

    当然,这里面必不可少的就是更多的记者了。

    “我的天,怎么会有这么多车子堵在外面?”

    一个脖子上挂着相机的年轻记者看着公路上连绵不绝的车队不由得吃惊的问道。

    “为什么?那你为什么过来?”

    另外一个老记者不由得笑道。

    “也对,网站提前通知,山神显灵。我还是头一次听说,也不知道这山神是否真的那么灵验?”

    年轻记者是抱着鉴别真假过来的。

    毕竟现在这个社会里。骗局太多了。

    什么神医,神仙显灵,什么神教末日降临,什么亿万遗产等等。

    再说了。这山神显灵很显然不符合科学嘛。

    真要是有什么神明的话,也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宣传自己吧?

    在年轻记者看来,这百分之百就是个骗局,并且就是这个老君观搞出来的骗局,只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局面会如此宏大。

    “小伙子啊,可不要乱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乱说了。可是要被罚的。”

    旁边一个老太婆听得年轻记者的话语,不由得眉头一皱,便开始教育了起来。让那年轻记者都愣神了,片刻之后则是面红耳赤。

    要说是一个年轻人这么说自己的话,年轻记者指不定还能够对吼两句,但一个老太婆,他也是不敢动粗的。

    倒是那老记者笑呵呵的将话语给接了过去,不但让年轻记者躲过了口水喷射。并且还找到了一些新闻。

    这老太婆原本乃是糖尿病,外加冠心病。高血脂患者,说实话,这么多病混杂在一起,那日子就难受了。

    可在两个月前的那场金色暴雨之后,老太婆身上的病全好了,甚至于脚趾头上的那点灰指甲都消失了。

    在这之后,谁要是说老君观的坏话,老太婆就会狠狠教育对方一顿。

    要知道,这位老人家家里光是山神雕像就供奉了好几座,每天三次祭拜。

    看到那老记者似乎有些不太相信上次的金色暴雨能够治病,老太婆不由得指了指自己,笑问道:“你知道我多少岁了?”

    那老记者略微疑惑的看了看老太婆,有些迟疑的回答道:“您老应该有六十多岁了吧?”

    “六十多?老太婆我已经有八十三岁了,这都是托了山神,老君观的福,那一场雨淋下来,老太婆的病不但好了,还年轻了二十多岁,连牙齿都重新长出来了。”

    到了这时,那老太婆方才得意洋洋的笑道,还张开嘴让老记者看自己嘴里长出来的牙齿。

    那老记者一看,果然如此,原本掉落了几颗牙齿的位置已经冒出了一些牙尖,可以想象,要不了几个月,这些牙尖就能够长成洁白的牙齿了。

    这个佐证就太给力了点,不由得老记者不相信。

    虽说这年月也有老人掉齿后长出新牙来,但像这样,一口牙掉了十多颗,还能够长出来的就太少见了。

    不仅如此,这老太婆还将自家老头也拉了出来,同样长出了新牙,老毛病也好了等等。

    结束了这突如其来的采访之后,车队也开始慢慢朝着别山县县城移动,两个记者坐在车上面面相窥了一会之后,那老记者不由得摸出了电话,拨打之后,待到对面一接电话后就急忙吩咐了起来:“老婆,快!快将我爸从医院里接出来,别问为什么了,我立马回来接你们!”

    与此同时,那年轻记者也正在拨打电话:“爸,我妈呢?我马上回来接她,先将衣服收好,对对对,您也知道啊,就是别山县,听说明天正午,山神就要显灵了。”

    很显然,这两个记者此时对那山神显灵的传闻信了八成。

    当然,这仅仅只是涌向别山县人群里小小的一幕罢了。

    待到次日正午时分,别山县内的外来人员已经超过了一百五十万人。甚至于里面的老外都有两千多。

    时间尚未走到正午,从老君观一直到别山县城,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人群。

    别山县将所有工作人员尽数派出维持秩序。但那点人压根就不够,最后不得不从g市各区县借调了一大批人手,方才将秩序勉强维持下来。

    实际上就包括g市的领导,此时的心都是悬在半空的,这么多外来人口,若是随便出现一点问题的话,光是踩踏。骚乱,都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当然。孟挺此时也将那些道童给派了出去,在各处打下了凝神符,以防止那些人因为兴奋而出现混乱。

    很快,时间就走到了正午时分。

    为了配合别山山神催发暴雨回春符。孟挺此时也穿着金缕八卦衣,站在临时搭建的法坛之上,手持一把桃木剑,念念有词的同时将几道符箓点燃抛洒出去。

    随着这些符箓燃烧起来,天上便很快刮起了狂风,乌云也开始迅速聚集起来。

    看到这一幕,原本不太相信的人此时也是信了九成九。

    随着那些病人纷纷朝着老君观方向跪拜下去,其余周围的人也受此气氛影响跟着跪了下去。

    此时轰然一声巨响,一道雷光在乌云之上显现出来。

    片刻之后。一道金光闪耀的符箓从老君观飞出,片刻之间便膨胀起来,与那乌云融合在一起。

    轰轰轰。三声炸雷响起,无数金色雨点便从高空不断坠落下来。

    顿时下面的人群激动了起来,纷纷伸出双手,企图提前将那金色雨滴接在手里。

    还好,这些人激动归激动,在凝神符淡淡的作用之下。也没有发狂做出什么蠢事来。

    金色雨点十多息之后便坠落在地面,溅起一点点灰尘。又过了数息时间,雨势骤然变大,顿时便将那些站在空地上的人一个个淋得犹如落汤鸡一般。

    但这些人心里非但没有半点惊怒,甚至于还兴奋得哭泣了起来。

    对于他们来说,这雨水就是救命的仙草,能够将自己从绝症的灾难里拯救出来,自己还能够继续新的人生,可以与自己的家人度过更多的美好时光。

    半晌之后,雨势骤然停止,天上的乌云消散,让阳光洒落了下来。

    当然,接下来,那些痊愈的病人将县城里的檀香,黄纸购买一空,而在老君观附近的景区,山村再度陷入到烟雾之中。

    那些病人已经从网站上得知了老君观的要求,在烧香烧纸,向老君关方向祭拜之后,便自行离开了。

    不过一些老外来到了老君观,抱着那些道童的大腿就大叫:“我要拜师!我要拜师!”

    让黄芪和等道童哭笑不得。

    在这个要求被拒绝之后,他们又提出给老君观捐赠香火钱,嗯,这应该是陪同人员提出的建议。

    但老君观倒是不差这些钱,只是建议他们将这香火钱投入功德箱内,同时也言明,这功德箱内的钱财尽数都用于当地办学,老君观是不会沾染一分一毫的。

    最终,那些老外表示自己现在已经是三清信徒,极力请求老君观派出道长到他们国家去开办道观。

    说实话,这个提议甚至于让贾可道都有些心动,但这派人去开办道观也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做成的事情,因而那些老外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求了几件开光法器之后倒是知趣的离开了。

    不得不说贾可道心里多少也有点想要将老君观发扬光大的想法,因而很快便将孟挺等七个弟子召集了过来,询问他们有谁愿意前往外国开办道观。

    听到师尊这么一说,几个弟子都有些心动,但他们谁也没有表示自己愿意去。

    这里面的原因就是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师尊,感觉自己的道行多少有些不太够用。

    见到众弟子都不太愿意,贾可道也不勉强,将此事暂时搁置了起来。

    经过两个月的清修,贾可道也恢复了大半。

    因而之前的一些计划,此时就应该提上日程了。

    “孟元,义元,为师要过去异界看看,老君观那些道童也要带上。你两人可愿意跟着过去?”

    贾可道这样一说,孟挺与蒋和义自然是点头表示愿意过去。

    相对于灵气充裕无比的异界来说,地球这边着实有些不太利于修行。

    而流青云等人听得此事也表示愿意跟着过去。

    但这边老君山也是需要人镇守的。因而在略微思索之后,贾可道便点名让张庆明坐镇老君山,而龙沂水与蔡银玲则负责老君观的事务,当然,三人之间也是可以相互轮换的,另外老君观现在的一百名道童尽数跟随过去异界,从老君山剩下的一千七百多名道童里再度挑选出一百名预备道童入驻老君观。

    三日之后。先挑选出来的一百名预备道童入驻了老君观,由龙沂水。蔡银玲带领熟悉一些事务。

    这日清晨,孟挺等弟子就早早带着那一百名道童来到了山顶。

    由于这一百名道童已经成为正式道童,因而他们在老君山所居住的地方就提升了一格,住所换成了半山腰到山顶这一段。

    当然。他们也就住了一夜,今天就要随着观主前往异界了。

    说实话,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没有一个道童不愣神的。

    异界?

    另外一个世界?

    这也太玄幻了吧?

    虽说之前,几位道长的符箓,还有山神等等都已经让他们的神经变得粗大起来,但现在这个消息着实让人有些吃惊。

    很显然,在踏入炼气化神中层之后,贾可道已经不担心自己能够来往于异界的秘密暴露出来了。

    经过贾可道加固之后的幻阵较之以前已经有了完全意义上的不同。

    之前的幻阵虽说能够迷惑人的心智。使得踏入幻阵的人无法前行多远,但这幻阵依然能够被炸药等等暴力手段给摧毁掉。

    而现在的幻阵,别说炸药了。就算是一枚小型的核弹落在上面,都无法摧毁。

    当然了,就目前而言,估计也没有谁吃了雄心豹子胆用核弹来对付老君山。

    至于其它手段,有新鲜出炉的别山山神存在,多数手段都是不奏效的。

    如果不是敕封了这么一位别山山神的话。说实话,贾可道还真有些不太敢离开。

    贾可道此时穿着一身青色道袍。右手将一柄拂尘随意的搭在肩上,看上去仙风道骨。

    见到贾可道从后山过来,孟挺等人连同那一百名道童随即上前见礼。

    “人都到齐了?”

    贾可道看着孟挺问道。

    “师尊,人都到齐了。”

    孟挺急忙低头回答。

    嗯,贾可道点了点头,随即便从袖中抛出了十六面黄色的旗子,这些旗子乃是贾可道亲手炼制的阵旗。

    随着这些旗子朝着山顶四处落下,插入泥土之后,老君山山顶便突然冒出一股股白雾,片刻功夫,除了贾可道所在的这片空地,整个山顶都被白雾所笼罩,不说伸手不见五指,至少在十米之内,是没法看见对方样貌的。

    虽说散布在这两百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幻阵原本就能够隔绝天上的卫星探测,但贾可道也没有大意,再度布下了一个奇门金锁阵,将山顶尽数掩盖了进去。

    这奇门金锁阵布下之后,若是没有孟挺等人的玉牌为凭的话,进入之后就会彻底迷失,完全无法脱离。

    直到这时,贾可道方才将黑色光门取出,丢在地上,率先走了进去,见到师尊进入,孟挺等弟子便让那些道童跟随。

    说实话,看到那黑色光门,就算是黄芪和这样胆大之辈,都感觉双腿有些发软。

    未知是最恐怖的事情。

    虽说知道了过去就是所谓的异界。

    但异界究竟是什么模样,有什么怪物,这都是一个不得而知的未知数。

    但不管心头如何恐惧,这黑色光门还是得进去。

    黄芪和由于表现不错,在这些道童之中排在第一,见到孟挺大师兄朝着自己看来,一咬牙,硬着头皮就朝着黑色光门内走入。

    只要有了第一个,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很快,道童们尽数进入光门,孟挺几人也跟着走了进去。

    当跨过光门之后。睁开眼睛,黄芪和等道童就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座建筑物内。

    此时孟挺见到师尊尚未将黑色光门收起,便委婉的提醒了一句。谁想知,贾可道却挥了挥手,笑道:“这光门就放在这里吧,你们没事的时候倒是可以输送一些灵气过去。”

    孟挺点了点头,的确,以师尊现在的道行,这黑色光门就算是暴露出来。事情也不大,倒是如何输送灵气过去。须得想上一个好点的法子。

    在言语数句之后,一只纸鹤从神庙外飞来,贾可道在听取了纸鹤所传达的话语之后,便离开了神庙。

    尚未等黄芪和等道童将这座建筑物看个明白。就听得孟挺介绍了起来:“这是土地神的神庙,这土地神也是老君观属下的地祗土地。”

    略微停顿了一下之后,孟挺又介绍道:“这是土地公的神像,这是九头河河神的神像,大家记住,这两位地祗虽说是老君观属下,但大家还是要保持应有的尊敬,明白了么?”

    “是!”道童们随即应声答道。

    的确,在见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这些道童都知道,这些神明可不是虚假的,而是真实存在的。再加上孟挺之前也介绍过,这些地祗在异界也立下了不少功劳,因而他们也不敢不敬重这些神明。

    将两尊神像介绍之后,孟挺便带着道童们出了神庙,在青木山谷里熟悉起情况来,当然。时不时也会介绍一些异界的情况,比如神明。恶魔等等。

    贾可道此时已经出现在希望城的侯爵府里。

    见到贾可道出现,原本正召集官员讨论政务的特伦斯急忙让那些官员离开,随后向贾可道行礼之后,询问贾可道的来意。

    说实话,现在的特伦斯侯爵领发展得很不错,由于大量妖兽的出现,使得特伦斯侯爵领现在的实力几乎就没有人敢于挑衅。

    虽说在贾可道带着孟挺等人离开之后,特伦斯与奥迪斯两人就暂停了外出掠夺人口。

    但由于特伦斯侯爵领的强大实力所带来的安全感,引得难民不断从其它地方逃来加入,使得在贾可道回来之前,特伦斯侯爵领的人口总数已经超过了三万之数。

    当然,按照孟挺等人给特伦斯侯爵领制定的计划,这点人口对于侯爵领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特伦斯随即便给贾可道汇报了这段时间侯爵领的情况。

    相对于其它地方来说,特伦斯侯爵领显然要安定很多,除了时不时有小股的恶魔入侵之外,其余的大规模战争从没有发生过。

    说到这里,特伦斯突然之间想起一件事情来:“禀报仙尊,一周前,跛脚教会的使者来过,只是说求见土地神大祭司,我表示大祭司有事外出之后,那使者就住了下来,未提出任何要求。”

    听到这里,贾可道眉头皱了皱,他记得自己之所以被主物质位面排挤出到星界去,就是那个所谓的跛脚半神穆诺兹搞出来的事情。

    而这跛脚教会使者的到来,难道说那跛脚教会对于土地神有些怀疑了?

    土地神虽说统治了这一大片地域,但从根本上来说,与这个异界的神明还是不太一样,土地神没有点燃所谓的神火,也没有拥有神格,因而在异界里也就只能算是一尊伪神。

    而那位跛脚半神就有些不同了,其点燃了神火,就算得上是一位真神了。

    这异界里,伪神是备受打压的,之前就有过例子,那位沙漠邪神艾坎司迪就差点陨落在降临的荒野之神提拉斯面前。

    因而如果跛脚教会对土地神产生了怀疑的话,那么就会比较麻烦了。

    别的不说,若是那跛脚教会将此事宣扬出去的话,那么特伦斯侯爵领毫无疑问会成为众矢之的。

    指不定转眼之后,众多教会联军就会出现了。

    对于伪神,那些教会的态度甚至于要比恶魔入侵更为重视。

    实际上,光从立米迪王国的遭遇就可以看出不少东西来。

    立米迪王国都快被恶魔搞得覆灭了,除了教区在这里的荒野教会和跛脚教会之外。其余的教会连半点动静都没有,由此可见这恶魔入侵只要不是在自己的地盘上,那些教会似乎都不去理会。

    当然。或许跛脚教会仅仅只是怀疑,或者压根就是因为其它事情的缘故才来到特伦斯侯爵领罢了。

    “让他来见我。”

    贾可道想了想,随即便让特伦斯将那个使者叫来。

    这个使者*着右脚,穿着灰土色的衣服,三十多岁,乍一看上去,还以为是异界的那些农夫。

    实际上。这是跛脚教会里神职人员的一种习惯,跛脚半神的右脚是跛脚因而。他们便*右脚,以表示对神明的尊敬,而灰土色的衣服也是如此。

    “赞美伟大的跛脚半神,见过大祭司阁下。”

    使者朝着贾可道行了一礼。

    而贾可道也随之说了一句:“赞美伟大的土地神。使者,你想要见我,见到了,说出你的来意。”

    接下来,这使者说出的话,倒是让贾可道不由得有些愣神。

    原来,这位跛脚教会使者的来意很简单,是想要与土地神教会联合对抗恶魔。

    当然,从这位使者口中说出来的话。却好似跛脚教会愿意帮助土地神教会一般,提出的援助要求则是在将恶魔清理之后,跛脚教会获得立米迪王国八成的传教权。

    听到这里。贾可道不由得笑了起来,当然,这所谓的传教权,贾可道自己要来是没有任何用处的,但对于土地神与九头河神白大来说,却是至关重要的东西。

    而跛脚教会绝不会这么好心。主动提出联合抗魔。

    那么这里面的猫腻就很难说了。

    这个使者的嘴很严,贾可道即便是使用真梦符。也仅仅从其意识里探到了一个情况,那就是跛脚教会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一支凭空出现的恶魔大军朝着跛脚教会总部领地发动了战争。

    而原本与跛脚教会关系不错的几个教会在接到求援的消息后,表态都有些含糊不清。

    最终,在听闻特伦斯伯爵领正在对抗恶魔,因而就派出了使者前来游说。

    在明白了里面的猫腻后,贾可道解除了真梦符,这个使者也就仅仅只是一个辅祭罢了,在解除了真梦符之后,也没有发现贾可道之前对他所做的动作,只是微微低头,略表恭敬的等待着贾可道的回答。

    实际上,就算是跛脚教会高层将其派来的时候,也有些预料,这立足于特伦斯侯爵领上的土地神教会肯定会讨价还价,因而让使者拿出来的条件就显得有些狮子大开口了。

    但最终的底线却是很低的,只要特伦斯侯爵领愿意出兵与跛脚教会组成联军的话,那么立米迪王国的传教权三七分都是可以的。

    当然,在这个时候,荒野教会就被排除在外了。

    但让这使者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贾可道在略微沉思片刻之后,竟然一口答应了跛脚教会的要求。

    特伦斯侯爵领出兵与跛脚教会组成联军,对抗恶魔,但贾可道也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要求跛脚教会派出一定的祭司对土地神教会的神职人员进行培训。

    当这个使者听到这个要求之后,不由得目瞪口呆。

    这种要求简直就是从未听闻过。

    任何一个教会,不管是真神的教会,还是伪神教会都没有邀请其他教会来对自己教会神职人员进行培训的事情发生。

    最多也就是一位主神的属神教会在创建之初,由主神教会扶持罢了。

    嗯,这个要求大概等同于将自己的地盘让给对方。

    可以想象,如果让别的教会插手自己教会的事务,对于自己教会会有多么不利。

    那使者最初还以为是贾可道跟自己开玩笑,但再三确认之后,使者不由得心头狂喜。

    这事若是成了的话,自己岂不是立下了一件大功?

    借此,跛脚教会也能够一点点将这个最近崛起的土地神教会给吞并了。

    说实话,跛脚教会虽说对土地神教会不太了解,但也知道这个教会并不算弱小,至少这特伦斯侯爵领的军队很精锐。

    跛脚教会的使者欢天喜地的回去了。

    而在一旁的特伦斯却对贾可道的要求极为不解,但出于对贾可道的尊敬,特伦斯也没有过多询问。

    在他看来,贾可道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其深意的。

    或许这就是一个让跛脚教会陷进来的计谋。

    跛脚教会在使者返回后,得知贾可道的要求后,一干高层也有些莫名其妙。

    这世界上有这么傻的家伙么?

    不过在那些高层看来,这事情有些古怪,但对于在魔灾中饱受损失的跛脚教会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