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城主府外,烛翎面无表情地看着强势加入的赵铭,尤其是听到赵铭说的那些不无威胁的话之后,他便知道今天的事情怕是不可能那么容易收尾了。&26705;&33310;&23567;&35828;&32593;&39318;&21457;&32;&119;&119;&119;&46;&115;&97;&110;&103;&119;&117;&46;&110;&101;&116;

    唐楚阳临走时,将偌大的落月城委托给烛翎管理,虽然并没有刻意要求烛翎必须要做到什么,哪怕他现在直接带人离开,唐楚阳回来了怕也不能说什么,但烛翎知道他不能这么做。

    “你是青华皇朝的三皇子?”

    现场的气氛已经彻底僵了下来,烛翎作为落月城目前话语权最高的人,自然不能看着赵铭和凌紫河就这么嚣张下去,区区两个天位修士,也没资格在他这个七阶鬼王面前嚣张。

    “没错!正是本皇子!”

    背后有至少三名七阶强者撑腰,即便是面对万鬼窟赫赫有名的烛翎鬼王,赵铭也有足够的底气以天位级的实力,和一名七阶鬼王平等对话,承认了身份之后,赵铭不无威胁冲烛翎道:

    “阁下想必就是烛翎鬼王吧?本皇子不知道你和这落月城的城主是什么关系,但他现在触犯了青华皇朝和长生皇朝的利益,本皇子不欲交恶于万鬼窟,还请阁下三思而后行,断绝和落月城联系!”

    赵铭这话说得可谓强硬,就差没有明目张胆的让烛翎乖乖离开落月城,这话若是让寻常的七阶强者听了,或许会顾忌两大皇朝的强大势力,即便生气最终也会选择忍让。

    烛翎心里也有些顾忌,因为他已经决定将来和唐楚阳一起到五行大陆打拼基业,但顾忌不代表烛翎会忍受赵铭的强硬。

    烛翎在万鬼窟强横惯了。突然让他把以往的强势收敛起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此时还是在潮汐山中,又当着在场数千修士的面被人这么威胁。他若是畏怯了,将来还怎么混?

    “三皇子?嘿嘿,你应该庆幸对本王说完这些话之后,还能好好地站在这里!”

    烛翎本就狰狞的脸瞬间变得一片冰寒,周身气势如同突然喷薄的火山一样,倏然想着四周席卷而出,瞬息弥漫方圆百余丈范围,赵铭面色一变,几乎想都没想便一个闪身窜了出去。

    轰隆!!!

    一阵恐怖的爆炸声传出。赵铭原先所站之处陡然出现一个三丈左右的深坑,若是再稍微慢上那么一点点,以赵铭的修为,绝对会被直接轰成飞灰。

    “你敢杀我?!!”

    百余丈之外,赵铭原本骄傲的俊脸一片苍白,方才实在太凶险了,若不是一直护卫他的客卿出声提醒,此时赵铭怕是已经变成一堆碎肉了,他怎么也想不到。烛翎竟然敢毫无顾忌地对他出手!

    “嗤!”

    烛翎满脸不屑地嗤笑一声,连回答的兴趣都欠奉,老子都直接出手了,你说些废话还有屁用!

    烛翎的表情非常成功地激怒了赵铭。此时围在城主府的修士已经过万,当着这么多修士的面被人近乎于无视的侮辱,赵铭一张俊脸顿时又由苍白变得铁青。几乎咬牙切齿地命令道:

    “吴长劳,周长老。白长老!给本皇子杀了!!!”

    赵铭有底气和烛翎叫板,靠的就是他背后的三名七阶强者。烛翎哪怕再强,也不可能胜得过三名同阶强者,尤其是各大皇朝的供奉殿客卿,个个都是强者中的精英。

    三名七阶强者练手的话,干掉烛翎这个七阶的鬼王也不是没有可能!

    “赵铭是吧?我劝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身侧突然传出一把清亮中带着温润的声音,直接吧赵铭给吓了一跳,本能的,赵铭就像再次闪身躲避,因为这个声音他极为陌生,并且就出现在他的背后!

    最让赵铭恐惧的是,这人出现在他背后的时候,以他天位修士的强悍感知,竟然没有半点感应,之所以本能地想躲,那是因为躲在暗处保护赵铭的三个客卿竟然没用通知他!

    啪!

    一声轻响在耳边传出,赵铭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给抓住了,那只手接触到身体的瞬间,他感觉体内的真元竟然凝固了一样,任凭他怎么调动都毫无反应。

    这时候赵铭看到了对面烛翎表情上变化,那张狰狞的鬼脸,已经由一片冰寒瞬间转变成了惊喜,只这么个表情变幻,便让赵铭知道他背后之人是敌非友!

    “你…!阁下何人?为何挟持于我?!”

    出于高贵惯了的皇子尊严,赵铭本想说话强硬一些的,但想到自己现在已经别人制住,有想起之前烛翎没有半点犹豫的出手,为了小命儿安全,赵铭强忍着没有再说出嚣张的话来。

    他虽是皇子,同时也挺嚣张,但却不是傻子,如今自己的小名都被人掌握在手里,而且很可能还是被一个烛翎这样狠辣的人给控制住,赵铭可不想为了嘴上痛快就把小命儿丢掉。

    “我?我便是你要找麻烦的那个人啊!”

    清亮的声音再次传到赵铭的耳朵里时,对面的烛翎也终于从惊喜的震惊中反应过来,惊喜中有略带着些埋怨地道:

    “楚阳老弟,你小子怎地现在才回来?若是在晚来那么一小会儿,老哥哥我这条命可要搭在这里了!”

    “哈哈!烛翎老哥说笑了,方才若不是我及时出现,老哥哥你怕是要怒杀青华皇朝的皇子了……”

    唐楚阳哈哈大笑着回了烛翎一句,心里却在暗暗庆幸,幸好回来的的及时,若是再稍微晚那么一会儿,烛翎可真就给他惹下大麻烦了。

    唐楚阳不惧长生皇朝,那是因为天威王朝和长生皇朝没什么直接联系,即便他往死了得罪,长生皇朝想要越过天皇皇朝的国界来找天威王朝唐家的麻烦也不大可能。

    但青华皇朝不同,天威王朝虽然位于四极皇朝的最南端,但距离青华皇朝却只隔了‘天杀’和‘天慧’两个王朝,并且这两个王朝和青华皇朝还是盟友。

    若真让烛翎怒而出手干掉了青华皇朝的三皇子,这笔账一定会落在唐楚阳这个落月城城主身上,到时候青华皇朝携天杀,天慧两个王朝之威而来,天威王朝怕也得陪着一起干掉唐家。

    “你,你是落月城城主?!”

    赵铭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了,他这次被凌紫河说动了一起来到落月城,无非就是因为落月城的城主出现的太早了,这会影响他们这些皇子争夺皇位的成绩。

    加上落月城竟然和青华皇朝的天敌‘生佛寺’结盟,两两相加之下的利益,足以让赵铭决定和凌紫河联手,将出现过早的落月城城主给打压下去。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赵铭知道了唐楚阳没什么背景,如果唐楚阳同样是某个皇朝的皇子,甚至于某个大宗门的嫡系传人,他行事便不会这么毫无顾忌了。

    “不错!我正是落月城城主,唐楚阳!”

    唐楚阳带着一脸温和的笑意,压着赵铭的肩膀转到了他的身前,见赵铭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的面色,笑呵呵道:

    “三皇子,我好像不记得,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你吧?不知唐某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惹得三皇子这般嫌恶,竟已到了刀兵相见的地步?”

    唐楚阳面色虽然温和,但语气上可没那么客气,赵铭甚至从中听出了满满的恶意,他知道,接下来哪怕说错一句话,很可能便会命丧当场,脑中思绪电转的同时,赵铭想也不想地开口道:

    “城主说笑了,长生皇朝和青华皇朝乃是盟国,本皇子和城主自然是没什么仇怨的,但盟国皇子求助,本皇子出于盟国情面也不得不出手相助……”

    说到这里的时候的时候,赵铭思绪越发的顺畅起来,原本青白变幻的面色也稍稍平息,言语流畅地继续道:

    “不过,既然城主不希望本皇子介入您和凌紫河之间的恩怨,本皇子也不是个喜欢与人结怨的人,咱们就此别过,如何?”

    这话已经是带着明显势弱的意思了,如今自己的小命儿都在人家的手里,暗地里保护的客卿又没了声息,显然是已经被人给缠住,甚至控制了起来,这个时候,容不得赵铭不示弱。

    “呵呵,三皇子果然深明大义,唐某出身天威王朝,我朝与青华皇朝也算是半个盟国,唐某身为家族之人,对三皇子,以及您背后的皇朝,那是抱着无上敬意的,

    既然三皇子对唐某并无恶意,唐某也无意冒犯,您若是想离开落月城,唐某肯定是不敢阻拦的,若是三皇子有兴致的话,不妨等此间事了,唐某在城主府摆下宴席,好好款待三皇子一番如何?”

    “荣幸之至!”

    这话赵铭几乎没怎么考虑就答应了下来,唐楚阳话里的意思说得很明白了,他没有和青华皇朝结怨的意思,尤其是后面的话,赵铭甚至听出唐楚阳还有和他合作的可能。

    “如此甚好!明日落月城将会举办一场盛大的拍卖会,其中将拍卖至少十万张以上的将符,三十枚以上的王符,对了,还有最适合天位修士使用的超品将符,三皇子一定会感兴趣的!”

    唐楚阳确实有和青华皇朝合作的意思,毕竟天威王朝距离青华皇朝的位置太近了,唐家想要谋求发展,就不能把距离这么近的**oss彻底得罪,这是唐老爷子等人之前定好的发展策略。(未完待续。。)

    (l~1`x*>+`<w>`+<*l~1x)

第541-545章 雁过拔毛    ps:感谢无语的白玉京,书友1502040,凯哥54的打赏!

    三四十亿?上不封顶?

    李万耀听闻此言接过授权书之后,不由得浑身微微一抖,明阳道长这也太奢侈了吧?

    这三四十亿都可以在c市修建几栋写字楼来了。

    但等到他离开老君观,在回去的路上仔细琢磨了一会之后就基本上明白了过来。

    别的不说,光是修建足够让两千人居住的普通房屋,每人一间,这里面至少就要几个亿了,若是按照老君观原有的古建筑造型来修建的话,费用肯定要比那些楼房更高。

    何况老君观之后还可能要招收道童,这个房屋的数量就可能要翻上几个跟头了。

    另外,老君观的大殿,偏殿,走廊都要跟着扩建,甚至于还可能修建一些亭台楼阁等等。

    在李万耀看来,恐怕整座老君山都要纳入修建规划才可能将这么多建筑物修建起来。

    除此之外,房屋里面的装修,金像,乃至于空调,家具,水源等等之类的东西,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如此一来,这三四十个亿都属于比较紧缩的开支了。

    李万耀在返回c市的途中,便打了电话回自家公司,开始安排人员查找与古建筑修缮有关的公司。

    李万耀现在的公司实际上就从自家老爹接手过来的药材公司。只不过现在什么都做,搞得有点像似皮包公司了。

    而现在国内的建筑公司很多,可以用多如牛毛来形容。任何一座大中小城市,县城乃至于一些较大的乡镇都有建筑公司存在,只不过建筑资质不同罢了。

    但在古建筑修缮这一块做得很好的建筑公司,国内的数量并不多,一共也就只有五家罢了。

    这是一笔总金额可能超过四十亿的工程!

    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那些与古建筑修缮有关的建筑公司顿时就激动起来。

    说实话,古建筑修缮这一块并不是你懂建筑就可以搞定的。还需要对古建筑有关的文化知识有比较深入的了解。

    实际上,很多古建筑在修缮的时候。那些古建筑修缮公司都需要邀请对这类古建筑有研究的专家来会诊,以便制定出比较合理靠谱的方案来。

    嗯,古建筑这一块相对于普通建筑来说,利润要高出数倍以上。

    但这里面也有个问题。如果你的公司对于这一块不太熟悉的话,就算是将工程交到你手里,恐怕你也赚不了多少钱。

    这里面的原因很简单,你对这一块不了解,那么修建时就很容易因为没有达到客户要求而返工,这一返工,损失就大了,搞不好,亏本都有可能。

    但如果是一家对古建筑修缮研究比较深入的建筑公司。能够一次不返工的修建起来,那么其利润就相当可观了。

    总之,在李万耀返回c市后不久。那些得到通知的古建筑修缮公司代表就屁颠屁颠的赶到了。

    在得到李万耀对于老君观扩建的一些大概参数要求之后,这些公司的代表就立马返回。

    这些公司来自于全国各地,但在同一时间里,这些公司里的设计员们便开始忙碌了起来。

    在开了几个会议之后,一张张图纸,方案便从他们手上不断诞生。

    大概也就是过了十来天。这些公司的代表又在c市汇聚一堂,将密封好的方案乃至于粗略图纸交到了李万耀手上。

    李万耀已经代表老君观说了。只要设计出的图纸,方案比较合理,那么即便是没有被采纳,老君观也会付出一定的费用作为报酬,对比行规,这费用将会比市场价高出五倍。

    如此一来,这些公司里的设计人员在设计时,倒是用心了不少。

    而李万耀在得到这些方案,图纸之后,连封都没有拆,就带着两个保镖,开着车朝着别山县而去。

    待到李万耀赶到老君观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是凌晨时分了。

    还好,贾可道此时刚刚将一炉丹药炼制出来,就察觉到李万耀的到来,便将其唤了进去。

    否则的话,这李万耀恐怕就要在外面担心受怕一段时间了。

    毕竟那守在老君观外面不远处的那棵树妖,看上去颇为恐怖,李万耀虽说知道对方不会伤害自己,但心头多少也有些恐惧。

    李万耀送上来的方案和图纸可不少,十多家公司,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方案和图纸,加起来足足有一人高,李万耀如果不是带了两个保镖的话,还真没法将这些方案和图纸给拿上山来。

    但贾可道看的速度也不慢,实际上,贾可道只需要看设计总图即可。

    十分钟不到,贾可道就将十多张设计总图看完了。

    看到贾可道将图纸放下,李万耀急忙询问道:“仙尊,您感觉哪一家公司的设计更符合您的心意?”

    贾可道略微摇了摇头,但随即又点了点头,看得李万耀有些不太明白,但又不敢多问。

    “里面有几家公司的设计都不错,但就是有些小了,让他们联合起来设计吧,将老君观的面积扩大一些,嗯,就从这里到这里,差不多就够了。”

    贾可道一边说着,一边在几张图纸上点着,随后又拿出一张地图来,用手指头在上面画了个圈。

    李万耀倒是看得明白,这张地图实际上就是别山县的地图,只不过与图书馆的那些地图相比,多放大了一些。

    而贾可道这手指头画的圈,可不仅仅只是老君山这个小山头了,而是将夹山村四周十多个山头画了进去。简单来说,也就是以老君观为中心,半径十多公里范围内的地方都被画了进去。

    这面积就不小了。

    要知道。别山县在g市下面的区县里,由于多山,面积算是第一了,大概有三千多平方公里,是其它很多县的三倍。

    而贾可道所画这一块也有两百平方公里了,几乎就是别山县全境的十五分之一。

    别的不说,你老君观要占据这么大一块地盘。别山县能答应么?

    只不过李万耀心里这个念头是没敢说出来罢了,但李万耀保证。任何一个人看到贾可道所画的圈圈后,都要生出这个念头来。

    看到李万耀脸上的疑惑后,贾可道大概也明白他心头所想,不由得笑了起来:“你以为本尊得了失心疯。想要占据这么大一块地盘?”

    听得贾可道这么一说,李万耀急忙连连摆手称不敢,开什么玩笑,敢说明阳真人得失心疯的人,恐怕自己就要得失心疯了。

    贾可道也就是这么开一下玩笑罢了,但看到李万耀吓得惨白的脸色,贾可道方才回忆起,李万耀可是不经吓的,随后不再开玩笑。而是将自己的意图给说了出来。

    正如贾可道所说的那样,他并不是想要占据这么大一块地盘,而从多方面考虑。方才决定让那些古建筑公司设计这两百多平方公里的。

    首先,这所谓的老君观景区对于老君观的影响着实有些大了。

    虽说那些游客没法上山,但从山脚开始就是喧闹无比,若是整座老君山都修建起来的话,光是那景区的抗议,就够麻烦了。

    因而。贾可道准备将这所谓的老君观景区给迁到靠近县城那边去,也就是这两百多平方公里的边缘处。他们要参观老君观也好,参观有仙人遗迹的夹山村也好,都给他们复制过去,这么一点建筑也要不了多少地方。

    为了免除一些麻烦,贾可道甚至于还可以在新修建的老君观,夹山村整出一点仙人什么的噱头,促进这个景区的发展,以换取别山县政府的同意。

    除掉那一块景区之外,其余的地方,贾可道就要设下幻阵,从而与外界隔绝开来。

    贾可道也没有想过在短时间内,将这两百多平方公里都修建起来。

    最开始还是以现在的老君山为主,大殿、偏殿,厢房等等之类的建筑,统统扩建,等到老君山修建好了,再朝着四周扩展出去。

    当然,这两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也不完全修建起建筑来,贾可道又不是要搞房地产,因而还需要留下不少林地。

    而修建建筑,主要以这十多个山头为主,其余地方尽数保留,最多修建一些凉亭之类的东西,甚至于增添更多的林地以及湖泊水塘等等之类。

    听得贾可道将意思合盘托出之后,李万耀都快要傻眼了。

    按照贾可道的意思,这一片地方完全修建起来的话,那简直就是一片仙境福地了。

    待到李万耀离开的时候,贾可道要来了李万耀的公司账户。

    等李万耀返回c市,回到自己公司时,公司财务总监,一个四十多岁,戴着黑框眼镜,面色严肃的女人就有些疑惑加惊恐的汇报,公司账户里多出了一笔巨额资金。

    数目足足超过了五十亿!

    李万耀微微一愣,随即就明白了过来,这应该就是老君观打来的资金了。

    说实话,李万耀听到这个数目的时候,心里也不由得被吓了一跳。

    知道这个事的李万耀都被吓了一跳,由此可想不知道内情的财务总监心头的恐慌了。

    要说这钱是个好东西,平白掉下来的钱就更好了,谁都想出门逛街的时候捡到钱。

    但这平白捡到的钱数量如果太过于巨大的话,那带给人的就不是幸福满足而是恐慌了。

    这一点并不假。

    要说李万耀这家公司在c市也不算太小,每个月账户里进出的资金也有数千万,一年下来也有几个亿。

    但一口气就进入五十个亿,这就不由得那位财务总监心里打鼓了。

    当然第一个念头就是李万耀洗黑钱了。

    之后。猜想是不是其它公司打错了账户,但这种可能性是极低的。

    在打电话询问了银行之后,财务总监才知道这笔钱是一个叫做老君观的道观打来的。

    这一下就将财务总监给整迷糊了。最后得知李总回来了,就亟不可待的跑来汇报了,总之,如果真有什么事的话,最好将自己排除在外比较好。

    李万耀在略微震惊之后便表示自己知道了,的确有这么一回事,随后对财务总监嘱咐几句。大概意思就是这笔钱,如果没有自己的签字。任何人都不得动用,即便是李万耀他老爹,现在不管事的董事长也不能够动用。

    待到那个财务总监下去后,李万耀便开始打电话通知那些古建筑公司的代表过来开会。

    将贾可道的意思转达之后。这些古建筑公司的代表便一个个面带喜色。

    按道理来说,大家分着吃肉,自然不如一个人吃独食那么舒服。

    但这个工程可不小,谁也没有把握能够独占鳌头,将这个工程整体拿下来。

    若有闪失的话,那就是一点肉味都闻不到了。

    如此一来,李万耀提出的联合方案倒称得上是利益均分了。

    当然,在这个联合方案,谁多吃一点。少吃一点,就要看接下来各公司之间的实力察觉了。

    这个标准由李万耀掌握。

    更让这些古建筑公司代表们欢喜的是,李万耀已经吩咐下去。将第一笔图纸费交付给各公司了。

    这更加坚定了各公司代表的信心。

    而接下来便是这些公司派出精兵强将前往别山县,按照贾可道画出的范围进行实地勘察,只有这样,才能够设计出合适的方案来。

    当然,老君观扩建的事情,并不仅仅只是这些古建筑公司的人知道。任何公司里都有内奸。

    而老君观准备斥资数十亿大肆扩建的消息很快就由这些内奸传播了出去。

    这个世界上总会有很多很多自不量力的家伙。

    有自知之明的建筑公司知道,像这样大规模的古建筑工程。自己公司是没可能拿下来的,就算是拿下来,自己公司也做不下来。

    这古建筑可不比普通楼房那么好修。

    但没有自知之明的一些建筑公司就开始活动了起来。

    在他们看来,只要将工程拿下来,还有什么修不了的,自己实在没法修的话,还可以转包嘛。

    很快,就有人找到了李万耀这里,用各种隐晦的话语表示,只要将这个工程交给他们公司,那么一切都好商量。

    这样的人很多,而对于这样的人,李万耀也不一口回绝,仅仅表示做主的不是自己,而是老君观的观主明阳道长。

    李万耀不识抬举,犹如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要说,像这样的家伙,早就有人整他了,但李万耀家的名声不太好,听说受到了什么诅咒,家里人的死了不少。

    像这样的名声,使得那些家伙有些投鼠忌器。

    诚然,现在这个社会里,表面上谁都不相信有什么神鬼,但实际上,往往看上去不信鬼神的人,去寺庙道观里烧香却是烧得最勤快。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是这些人的心态了。

    如此一来,这麻烦就很快从李万耀头上转移到了老君观身上。

    在那些人看来,李万耀家怎么说也有一些关系网,加上那个什么诅咒,对付起来危险性比较大,但那个什么老君观观主,就是一臭道士罢了。

    一不是名山大观,没有足够的关系网,二地处偏远山区,就算是整出什么事情来,也不会有什么太严重的后果了。

    当然,这么认为的家伙,多半都是连网都不怎么上的,或者上网对于新闻这些也不太感兴趣。

    不管怎么说,在一些想要拿下老君观扩建工程的家伙的推动下,这件事情就开始发酵了。

    首先就是一位县领导发话了,责问为什么老君观扩建的事情,宗教局没有汇报上来。

    当然,贾可道在异界待了几年时间,原来的县领导都统统换人了。新上来的领导压根就不知道这老君观是怎么回事,只不过有人打招呼,也就问了。

    同样。现在的宗教局也换了领导,那位苟大贵苟局长由于种种失误,最终不但没能升官,反倒是被取掉了官帽子。

    新上任的这位局长,姓蓝,之前是白米乡的副乡长,由于喜欢搞政绩工程。做事管头不顾尾,经常丢下一堆烂摊子。乡民们就给他送了一个绰号,烂乡长。

    现在嘛,就被称为烂局长了。

    这位蓝局长上任快三年时间了,平时没事。去官仓山凌云寺倒是去得勤快,一是这官仓山名字好听,官仓山凌云寺,在蓝局长看来,那就是官场凌云壮志的寓意啊。这当官不往上爬,还当什么官?其二便是这别山县下面就这么几个寺庙道观,那大名鼎鼎的老君观,他也是上不去的,再说了。那么怪异的地方,就算让蓝局长上去,他也要考虑一下运气问题。会不会被老君观的秽气给破坏了自己的官气。

    这突然之间被领导责问,蓝局长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不说,心头也有些恐慌,领导发怒,非同凡响啊。

    随后,也没等他去打听是怎么回事。就有人上门了,拜托他在老君观扩建工程上多费费心。好处自然是有的。

    当然,那位上门的主,也没有将这件事情给打听清楚明白,只是按照惯用的套路,认为这老君观扩建工程应该是别山县的事情,无非就是上面拨款下来搞的,而这主导权,自然也就在别山县的宗教局了。

    原本有些莫名其妙的蓝局长,听话入耳之后,心头顿时明白了大半。

    难怪领导会呵斥自己,老君观斥资数十亿扩建道观,自己作为堂堂宗教局局长居然不知道,这的确有些大意了。

    但疑惑很快就出来了,蓝局长是个善于抓权的人,别看宗教局是清水衙门,每年除了上面行政拨点票票之外就没有其它收入了,但蓝局长从上任开始,就将全局上下的权力抓在手里,不管是局里的财政开支,还是人事权,上至各种费用报销,下至局里请个看门大爷,都需要蓝局长那一支笔签字,否则就是无效。

    因而对于局里上下事务,就没有蓝局长不知道的。

    但蓝局长在脑海里转了大半天,都没有想起什么地方给老君观拨了这么大一笔扩建费用。

    当然,如果这笔费用若是上面拨下来的话,蓝局长恐怕早就笑开了花,不狠狠的剥上一层皮,那老君观是没可能扩建的。

    但现在的情况就是,那老君观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到了一大笔钱,准备自己开始扩建道观,就连建筑公司都找好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些平时眼高于顶的家伙怎么可能卑微屈尊到自己这间小破庙里来呢?

    简直是太没有纪律了!太没有将上级领导放在眼里了!

    这是蓝局长给办公室主任打电话时的怒吼。

    “对老君观无组织,无纪律,擅自筹资扩建道观一事,县领导已经做出了批示,一定要严肃处理!嗯,小赵啊,你先去老君观通知一下,让老君观立即停业整顿!”

    蓝局长压根就没有去过老君观一次,在他的印象里,老君观与凌云寺一样,都是开门做生意的,利用这块牌子,收取香火,功德等等费用。

    像这样的道观最好对付,让它停业整顿个几天,那观主不用叫,就得灰溜溜的上门求饶了。

    到那时,这主动权就抓在自己手里了,之后嘛,这里面的好处就多了。

    一想到这里,蓝局长那张肥脸就笑得犹如一朵菊花,眼睛鼻子嘴巴都挤在了一起。

    别的不说,光是卖几个人情出去,自己以后的官路就顺畅了。

    另外,这么大个工程,不雁过拔拔毛怎么行呢?

    接到蓝局长的电话,那个办公室主任小赵,也就是当初那个在苟局长与李万耀会面时被痛斥了一顿的那个小赵。

    当初,小赵仅仅只是一个办公室职员,不过现在嘛,那个苟局长下台了,原来的办公室主任也下课了,小赵倒是官运亨通,在蓝局长到来后,小马屁拍得不错,就被提拔称为了办公室副主任。暂时代行办公室主任的职务。

    这位蓝局长虽说做事不行,但在官场造诣上还算不差,小赵仅仅只是一个马骨罢了。竖立起来的标杆,向全局上下暗示,只要靠向蓝局长,那么就会有好处的。

    当然,按照蓝局长的心思,这个办公室主任正职,是没可能给小赵的。这里面的东西就多了,譬如小赵没有什么背景。再或者,某位领导的公子需要镀镀金等等之类,就不在这里一一阐述了。

    说实话,就别山县来说。对于老君观情况最为了解的,还就数这个小赵了。

    苟局长是怎么下台,那老君观的种种传闻,乃至于那个李万耀李大公子当初被那个明阳道长整得服服帖帖等等之类的事情,小赵可是一清二楚。

    在小赵看来,这老君观完全就是一个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并且这个老虎屁股并不是一般的老虎屁股,属于超自然的那种。

    因而在蓝局长吩咐之后。小赵念着蓝局长的提拔之恩,放下电话之后,就小跑步来到了蓝局长的办公室。准备将此事向蓝局长汇报一番。

    但没等小赵多说两句,那蓝局长就大发雷霆,将小赵给赶了出去。

    嗯,蓝局长现在的心态是很怪异的,之前感觉老君观不是个什么好地方,但在听闻数十亿之后。就将之前那些顾忌完全抛开了,毕竟这钱与可能存在的一些怪东西相比。肯定是钱更耀眼一些。

    小赵看来是翅膀硬了啊,蓝局长索性就自己拨打了老君观的电话。

    还好,老君观之前数年时间都没有人,但郑子鱼却是安排了人一直将老君观的电话费交起走的,因而老君观的电话是能够打通的。

    只不过,之前也没有什么人要打电话进去罢了。

    接电话的是贾可道,现在整个老君观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孟挺那些弟子以及预备道童都在外面,没有得到贾可道的话,他们是不会回来的。

    因而当贾可道听到座机铃声时,差点还以为是自己清修时出现了幻听。

    这种事情是常有的,并不奇怪。

    但很快,贾可道就发现并不是幻听,是座机在响。

    拿起电话,贾可道就听到一个比较傲慢的声音,自称是别山县宗教局局长,姓蓝,而其接下来的话,倒让贾可道乐了。

    那个什么蓝局长,居然要求老君观停业整顿,在没有验收合格之前,不得进行烧香拜神,法事等等业务,另外也不得收取功德钱,香火钱等等。

    贾可道这时倒是想起了李万耀打过来的电话,心头顿时明白了过来。

    看来老君观扩建这数十亿的工程倒是引了不少苍蝇过来啊。

    贾可道心头轻叹一声,嘴里却是表现出一些紧张来,向那个蓝局长表示立马停业整顿,保证老君观服从上级领导的指示。

    那位蓝局长很满意,但他却不知道,贾可道的回答等同于玩笑。

    老君观都有几年没有开展烧香拜神,法事等等之类的业务了,一是没有时间,二是用不着,老君观已经不是几年前的老君观了,完全不需要依靠这些业务来赚取钱财。

    因而,那位蓝局长所说的话,完全就是一句屁话。

    当然,正因为这位蓝局长不知道,在给老君观打了电话之后,这位蓝局长随即便又打出去了几个电话,拍着胸脯表示一切事情包在自己身上,没问题之类等等问题。

    这几个电话打出去后,那些企图在老君观扩建工程上捞一把的家伙就将注意力集中在蓝局长身上了。

    既然这位蓝局长打了包票,那么就意味着这里面的事情已经按照惯例开始运转了,而接下来需要拉拢的人就变成了蓝局长。

    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蓝局长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每天出入于别山县乃至于g市最豪华的酒店,顿顿都有人请客示好,甚至于县里的领导对于蓝局长的脸色都变得好上了很多。

    这一切的变化,使得蓝局长的心态顿时出现了极大变化,甚至于原本五十来岁的蓝局长看上去变得要年轻了很多。

    这样的日子真好。

    但很快。沉浸在酒局的蓝局长就发现一些问题出现了。

    那些被李万耀招来的古建筑公司在派人实地考察了贾可道画出的地盘后,很快就拿出了方案。

    在贾可道看过确定了最终方案后,正式的合同很快签订。随着第一批工程款打入了古建筑公司的账户,这些古建筑公司便派出工程队入驻老君山开始进行最初的准备工作。

    而十多个古建筑公司派出工程队入驻老君山这件事情,是没可能瞒过人的。

    蓝局长很快就得到了这个消息。

    “什么?工程队入驻了?怎么可能?”

    原本在酒局上有点小醉的蓝局长顿时被惊得清醒了过来。

    此时的蓝局长变得惊慌失措,他万万没有想到,老君观竟然没有按照自己的预想做事,很显然,如果这件事。自己没有办好的话,那么后果无疑会是很严重的。

    当然。蓝局长虽说没当过什么大官,但也在官场浸淫了多年,在短时间的惊慌之后,随即便强行镇定了下来。

    在向那位县领导汇报之后。蓝局长就急冲冲的将宗教局所有人召集在一起,等待着来自于那位县领导的增援。

    旅游局曾副局长带了旅游局执法处的十几个人,警察局王副局长则是将治安大队带上了大半,三方汇合在一起共有一百来人,随后便开车朝着老君观而去。

    托李万耀的福,没多久,车队就靠近了夹山村,而那些古建筑公司工程队在附近搭建的钢板房也历历在目。

    “老曾,您就先辛苦一点。先去将景区工作人员召集在一起,一会县领导要来,我们得先将这些工程队给停住了。老王。这件事,您可是主力啊。”

    蓝局长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威风过,要知道在别山县,不管是旅游局还是警察局里的任何一位副职可都要比宗教局的正职威风多了。

    但现在,这两位都要听从自己的安排才行,这一点。县领导是给了权利的。

    只不过,在表面上蓝局长还是很有礼貌的给这两位副职留了面子。另外还小小的拍了拍马屁,让这两位副职不至于感觉不太好。

    这两位副职来到这里之前,也得过县领导的提点,因而对于蓝局长的指挥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抵触来,反倒是很知趣的将蓝局长放在了中心位置。

    “行,蓝老兄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是吧,王局?”

    “对,曾局说得对,在我们面前,蓝局就是领导啊。”

    “你们两位兄弟怎么能这样说呢。”

    三人寒暄了片刻之后,便开始分头行事,旅游局的曾局长便去召集景区工作人员了,光靠王局带来的那点人,想要将十多个工程队都给停下来着实有点难度。

    要知道那些搞建筑的工人,在几个领导眼里,个个都是粗胚,搞不好就会出什么事。

    见到王局带着人去了最近的一个工程队驻地,蓝局长也带着自己的人马朝着老君山脚杀去。

    今天他可是要给那个老君观观主一点颜色瞧瞧,否则的话,在自己这一亩三分地里,谁还会听自己的话?

    “上面就是老君观了?”

    来到老君山脚,蓝局长的目光朝着山上扫了扫,又朝着四周看了看,心头着实有些流血。

    说实话,光从这里的场景就可以看出,这几年,旅游局从这里赚了多少钱。

    光是上山这一块,每个人就要收费一百!

    天杀的,一天起码就是十多万啊。

    一想到,宗教局每年的经费就那么点,蓝局长不由得一阵滴血,这旅游局是从自己的饭碗里刨食啊。

    之前,蓝局长没有来过这里,也知道些情况,不过旅游这一块的收入,宗教局也没可能插手的,最多也就是在下拨经费增额上做点文章,但现在实地一看,蓝局长就有些受不了了。

    要知道,那旅游局在面对宗教局要求分红的时候,可是叫了不少苦,什么收不抵支,什么费用超高等等。

    当然,对于老君观扩建一事来说,这些都是小钱了。

    还不能跟旅游局闹翻。蓝局长不由得将心头的火气压下,带着人就朝着山上闯去。

    山路被破坏得有些厉害,因而走起路来有些颠簸。

    若是那些山民走这种山路的话。影响倒是不大。

    可蓝局长哪里走过这样的路,宗教局虽说只是个清水衙门,但作为堂堂局长,出门还是有一辆破吉普可以乘坐的。

    现在自己亲身亲力的走这山路,没过二十分钟,大肚便便的蓝局长就喘起了粗气。

    “蓝局,要不我们回去找个滑竿?”

    小赵看到蓝局长走路有些辛苦。出于好心便提醒了一句。

    蓝局长听闻之后,不由得瞪了小赵一眼。自己当初怎么看上了这个不成器的家伙,知道有滑竿就不知道早一点给本局长准备好?现在都走了这么远了,才想到这一点?

    再说了,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难道想要影响本局长在广大职工心里的光辉形象么?

    总之。就这么一句话,小赵就被蓝局长彻底打入了冷宫,蓝局长寻思着回去之后,就立马将这个小赵换了,换成小白吧。

    小白是局工会的一个干事,虽说已经结婚还生了两个娃,但三十来岁的年纪与二十三四差不多,自带一股青春成熟韵味。

    说实话,蓝局长已经惦记很久了。现在正好是一个机会啊。

    “走这么点路,就受不了了?小赵啊,我们是人民的公仆。你这个样子怎么能行呢?”

    好一阵的训斥之后,蓝局长总算是将气给歇匀均了,方才挺着将军肚朝上继续行走。

    大家都知道,这小赵估计是没戏了,有眼尖的自然是跟在蓝局长身后精心呵护,有的用同情的目光看了看小赵。但也跟了上去,总不可能为了这个小赵与局长大人翻脸吧?

    小赵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跟了上去,毕竟这件事,也不是没有挽回的机会。

    且不提蓝局长带着一帮人在山路上攀爬,王局长带着一帮警察就来到了那个工程队驻地前,一番大呼小叫之后,工程队的负责人就出现了。

    满脸笑容的打烟,套交情。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对于这些工程队来说,身处异乡,不低头的话,那麻烦事情就太多了。

    但早就得到了指示的王局长可不管你是满脸笑容还是什么的,立即停工!

    没有任何理由可讲。

    当然,实际上这种事情,让建设局的人来干更好一些,可问题是那位县领导刚当上副县长没多久,手里的人手不够,在短时间内,还没能将手插入建设局内。

    说实话,能够派出这两个副职来办事,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工程队无奈,只能停工,原本轰鸣的水泥搅拌机,碎石机,乃至于发电机都统统停了下来。

    而那位曾局长此时已经将景区所有领导乃至于大部分员工召集在了一起,背着双手,正在训话。

    曾局长心头多少也有点火气,这景区是属于旅游局直管的单位,老君观要扩建,他居然都不知道,这让他有种危机意识,认为下面的人企图将自己给架空。

    实际上,景区里大大小小的头头们也感觉很无奈。

    老君观要扩建的消息,他们也就是在工程队进入之后才知道的,并且在知道后,就立即上报了上去,可现在反倒被领导一阵好批,心头多少有些不爽。

    当然,一想到老君观给的好处,他们心里顿时就平静了下来。

    别的不说,光是之前老君观招收道童时,给他们分的那点好处,就足以让他们的心有些偏向了。

    “现在,开始清理无关外来人员。”

    这位曾局长可不只会听那位蓝局长的指挥,他是一个人,有着自己的头脑,实际上他已经找到了老君观真正的弱点。

    他口中的无关外来人员,实际上就是老君观招收的预备道童。

    在他想来,只要将那些预备道童给驱走,那么老君观就只能乖乖低头。

    当然,这也是那位县领导反复叮嘱的事情。

    毕竟这可是两千人,一个不慎,就可能引发不必要的群体事件。

    那些景区工作人员也很快明白了这位曾局长的意思。(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