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凯哥54,书友120222162236657两位书友的打赏!

    这就跟新兵变成了老兵,然后听到下一届新兵已经到了训练营地一样欢喜。

    老兵对新兵的标准称呼应该是全自动机器人或者全自动洗衣机等等之类的用语。

    孟挺等人如果不是尚未出师的话,早就想要收几个弟子,有事弟子服其劳,绘符的时候,弟子将朱砂磨好,制器的时候,弟子在一旁帮着切药材等等,难道不是美事么?

    想一想,就爽啊。

    兴奋程度仅次于孟挺等人的便是那些道观的观主了。

    要知道,自从老君观封山之后,那里不但变成了风景区,还是有名的魔鬼迷宫。

    当然,这些道观观主的见识倒没有那么低浅,他们就算没有进入炼精化气入门阶段,也知道那是老君观封观后在四周布下了幻阵的缘故。

    话说回来,给老君观招收道童还算是一个好买卖。

    贾可道已经给出了承诺,这些道观介绍过来的人如果够多的话,每介绍十个人,那么这家道观就可以得到一粒丹药。

    这个承诺,直接就将那些道观观主刺激得面色赤红。

    就算没有丹药的报酬,这些观主也愿意帮这个忙的。

    道理很简单,那些观主,道士都有家人,亲戚,而亲戚家都有孩子。现在就业困难,如果能够在老君观当个旱涝保收的道士,可要比出去打工强太多了。

    要知道老君观的丹药现在各大道观里的名气可不小。那可要比黄金贵重多了。说实话,如果不是老君观只招收道童的话,那些道观的道士都想要跳槽过去了。

    总之,在贾可道打完电话之后,那些道观里的道士就开始忙碌了起来,打电话的打电话,发电邮的发电邮。忙得不亦乐乎。

    当然,忙碌起来的并不仅仅只是那些道观的道士。还有大金牙,金大有乃至于李万耀等人。

    “小李,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十二岁到三十岁之间。别挑些二不挂五的过去,若是明阳真人生气了的话,你小子也不用回来了。”

    大金牙最为积极,随即便指使着自己的心腹挑起人选来。

    最快赶回老君观的便是孟挺几人了。

    说实话,他们回去之后,或多或少都让四周的人知道,他们发财了。

    因而在招人的时候,那些邻居,同学推荐来的人可不少。

    孟挺几人在别山县集合后。每人或多或少都带了数十人到上百人,这总人数就超过了五百多,里面有邻居。亲戚家的孩子,还有母校的校友等等,年龄从十二岁到三十岁不等。

    嗯,贾可道给出了限制的,职业不论,文化不论只要不是文盲即可。但年龄却不能够超过三十岁。

    由于人数过多,孟挺等人不得不在别山县城包了二十多辆大巴车。随后浩浩荡荡的赶赴夹山村。

    当这支车队来到夹山风景区入口的时候,略微有点麻烦,需要买票进入。

    这着实让孟挺几人略微憋了一口气。

    但孟挺等人也不可能为了这点门票钱就闹得天翻地覆,不差这点钱。

    买了门票,五百多人就来到了老君山脚下。

    不过麻烦又来了。

    这上山之路需要排队,现在的规矩是每五十人一拨上山,还得买票。

    孟挺等人现在急于带人上山拜见师尊,若真是排队的话,指不定要耗到什么时候了,最关键的是,张庆明有些想不通,什么时候自己回老君观还要排队了?

    直接两道催眠符就贴在了那两个叽叽呱呱让众人去排队的景区工作人员身上。

    将工作人员搞定之后,五百多人便跟着孟挺等人径直上山了。

    期间倒是有不少跟着逃票上山的游客,当然,对于这些游客,孟挺几人是不去理会的。

    至于一些远处的景区工作人员发现不对劲赶过来的时候,那些人已经上山了。

    在他们看来,这山上有点邪性,那些游客上去找刺激就不说了,若是让他们上去的话,还真有些不太敢。

    此时贾可道正在后山整理有些荒废的菜地,他并没有召唤黄巾力士来干这些事情,而是自己亲手将菜地里的野草,枯烂白菜清理。

    由于数年时间没有打理了,这片菜地里已经长满了野草,大量的枯败菜叶腐烂一地,随处乱长蔬菜嫩苗以及正在开花的老菜梆子。而就在他刚将一棵枯烂的白菜拔起,丢到菜地外时,眉头不由得一扬,脸上带出一丝笑意,人到了。

    孟挺等弟子带着五百多人在山道上行进,后面还跟着数十个逃票上来的游客。

    突然之间,一道流光从山顶直落下来,片刻之后,一只纸鹤扇动着翅膀出现在孟挺等人面前,张口便说出一段话来。

    看到那只扇动着翅膀的纸鹤出现,跟在孟挺等人后面的那些人不由得捂着嘴惊呼了起来,但那纸鹤说出来的话语却让人有些疑惑不解:“孟挺,赵天亮,蒋和义,蔡银玲四人立即回观,为师有事交代,流青云,张庆明,龙沂水三人下山负责接待后续的预备道童,跟着你们的预备道童就让他们自行上来吧。”

    话语落下,孟挺等人不由得朝着那纸鹤行了一礼,那纸鹤便自行化为一道流光朝着老君观飞去,而孟挺等人在给那五百人吩咐各自嘱咐几声之后,便按照贾可道的吩咐开始行事。

    孟挺,赵天亮,蒋和义,蔡银玲四人随即便加快了行进的速度。犹如猿猴,在山路上健步如飞,转眼之间便消失在山路之上。

    而流青云。张庆明,龙沂水三人转头下山,至于那五百多人则继续上路。

    上山之路十分漫长,他们原本已经走到了半山腰,按照这种速度,最多再走十多分钟,就能够抵达老君观。毕竟在半山腰的话,那老君观就隐隐出现在目光之中了。

    但接下来的路程却是出人意料的漫长。

    在步行了二十分钟之后。就有人发现了问题,似乎那座在山顶的老君观与自己之间的距离并没有出现任何变化。

    这时尚未有人说出这个问题,他们害怕是自己的幻觉,是疲劳之后的错觉。说出来后会遭人嘲笑。

    大家继续前进,但又走了二十分钟之后,就有人忍不住了,说了出来,那是一个十五岁的初中生,读书的时候成绩极差,长期出没于网吧,虽不说打架惹是生非,但想要读高中是没有可能了。

    父母也没法管他。曾经十八次从家里偷钱去网吧上网,每次被父亲抓到后便是一顿毒打,但毒打并没有任何用处。待到下次网瘾犯了的时候,该偷钱还是偷钱,该上网还是上网。

    因而在其初中毕业无心继续读书,又遇到老君观招收道童,其父母一合计,索性就将其送到了孟挺面前。

    不管怎么说。去当道士总要比在社会上瞎混,最后变成二流子。混混来得好。

    “老子不走了,走不动了,这山路是怎么回事啊?走了这么久还没到?”

    这初中生一屁股就坐在了路旁的石头上,喘着粗气说道。

    “是啊,感觉有点问题,这么点路,最多二十分钟就能够走到的。”

    见有人一屁股坐下,另外一个二十多岁的文弱青年也忍不住坐了下来。

    “听说这山上有点邪门,我就是冲着这个来的,没想到还真邪门,二十分钟的路竟然走了快一个小时都还没到。”

    一个原本在后面,后来插路上来的游客不由得笑着说道。

    他这么一说,周围的人顿时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了,左右看了看,原本感觉凉爽的森林,现在似乎变得有些阴森恐怖了起来,阴暗的林间似乎有点不对劲。

    就在大家都感觉后背有些发凉的时候,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了哗啦哗啦的声音,就好似有什么怪物在那里移动。

    “我的妈啊!”

    “有鬼!”

    从树林里传来的声音顿时在人群里惊起了一遍恐慌,压根就没有丝毫的犹豫,其中胆量最小的一些人顿时从石头上窜起,连滚带爬的顺着山路向下狂奔而去。

    到了这时,他们压根就没有去想当什么道士了,虽说对孟挺等人当道士都当得那么富裕羡慕无比,但在突然爆发的恐慌之下,他们的思维里就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逃走,远远的逃走。

    朝着山路逃下去的人,超过了两百多人,近乎于总人数的一半了。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在现代生活里,人的胆量并不很大,从各种新闻里就可以看见。

    一个干瘦无比的劫匪挥舞着匕首就能够将整车数十人吓得坐在座位上动弹不得,最后被抢走钱财。

    不断富裕的生活直接将人的胆量削弱,这是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

    “胆小鬼!这么点响声就被吓跑了?”

    也不知道是真的唾弃那些胆小鬼还是给自己壮胆,一个二十多岁长得略壮的年轻人笑着呸了一声,率先站立起来,朝着山路继续向上走去。

    有了人带动,立马就有数十人跟了上去,而剩下的人站在原地想了想,一想到自己以后的生活等等之类的问题,咬了咬牙,还是跟了上去。

    毕竟孟挺等人已经说了,只要被道观录取了,成为预备道童的话,在半年的试用期内,就将会领取每个月三千元的工资,如果成功渡过了半年试用期,成为正式道童的话,那么每个月工资将会上升到六千元。

    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绝对称得上是高工资了,要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工资还会上涨的。

    要知道,就现在这个世道。虽说经济发展很快,能够找到一个工资三千多块的工作,不管是在别山县还是在g市。都值得全家人去馆子里庆祝一番了,何况这正式道童居然有六千块的月工资?

    要知道,在别山县里那些超市,饭馆里打工,每个月的工资最多也就两千。

    当然,如果当推销员之类的工作,比较勤快加上运气人脉好的话。一个月上万都不是问题。

    但问题是这类工作不管从肉体还是精神上都是很累的,而当道童。傻子也知道会轻松很多。

    由于高工资的诱惑,在之后的山路上,即便是附近的林地里出现了更大的动静,这群人也没有怎么动摇。

    实际上。到了这个时候,人群里的任何一个人都知道有问题了。

    再一联想到之前那只神奇的纸鹤,较为聪明的人大概能够明白一点,这是老君观对他们的考验。

    很显然,老君观需要淘汰一部分人。

    的确如此,他们之所以走了那么久的路都没有靠近老君观,完全就是贾可道的考验。

    贾可道直接将幻阵的效力加强了,也就是说,如果贾可道不放他们过关的话。就算是没有妖怪来阻止,他们走上一辈子也不可能靠近老君观。

    时间又过去了两个小时,天色变得有些昏暗。已经下午五点了。

    在长时间的攀爬山路之后,这些人又饥又渴,说实话,如果不是想到自己已经走了这么久的路,如果放弃,未免有些可惜。再加上回去的话,很有可能再走上几个小时。这里面不少人恐怕都要转身下山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能够忍受疲劳,能够忍受惊吓,但却不能忍受饥饿和干渴。

    嗷!

    突然之间一声高昂的吼叫声传来,吓得人群一顿,里面仅有的几个女孩都吓得一阵哆嗦,眼眶里浮现出泪水,眼看就要哭出声来。

    很快,距离山路不远的一处山坡突然震动了起来,片刻之后,泥土朝着四处飞溅,一个洞穴随之出现,从那洞穴之中,突然就钻出了一头穿山甲。

    要说穿山甲这种动物,大家看得多了,不管是动物园里,还是书本上,甚至于餐馆里都看到过,可问题是那些正常的穿山甲最多不过一米多长,但眼前这种钻出洞穴的穿山甲体型竟然超过了五米,骇然如同一头巨兽出现在众人面前。

    顿时所有人的心头莫名一紧,人类对于危险虽说比不上其它动物,但对于体型超过自己的陌生动物总会莫名产生一种恐惧。

    譬如你让一个从没有与水牛接触过的人去牵牛,恐怕他都可能会被吓哭,那么庞大体型的动物就站在自己身后,着实有些吓人。

    而相对于水牛来说,这头巨型穿山甲在众人眼中无疑更加陌生,光这块头,基本上就与一头大象差不多了。

    任何生物,只要体型大到一定程度,那么对于人类的惊吓效果都基本上是相等的。

    哪怕是一头活泼可爱的兔子,或者是一条惹人喜爱的金鱼,当它们的体型达到五六米的时候,恐怕没有一个人会用可爱来形容它们了,而是会心头带着恐慌,用敬畏的目光去观察它们,或者就是转身逃命。

    不少人的牙齿都莫名的打起架来,哒哒哒的声音很快就连成一片。

    虽说书本上说,穿山甲只吃虫子蚂蚁,但水牛还只吃草呢,但如果脾气发作的话,都能够轻易将人给顶死,何况穿山甲这样的野物。

    再说了,这头穿山甲也太大了,寻常的穿山甲怎么也不可能长这么大吧?

    穿山甲从洞穴出来后,就来到了山路上,让站在最前面的人不由得轻脚轻手向后缩了缩,没法,这样的庞然巨物出现在自己面前,能够不退缩的普通人,已经不是胆大了,而是被吓麻木了。

    这穿山甲来到山路之上,将身体撑了起来,四肢立在山路两侧,长长的尾巴甩在一边,身下形成了一个通道。

    在这之后,那穿山甲就站立不动了,犹如一尊巨大的雕像。

    看到这一幕,站在山路上的人一个个愣了,这头穿山甲已经将上山的路给堵住了。

    要说从这头穿山甲旁边绕过去。倒是一个可行的计划,可问题是山路旁边由于时间的流逝,已经被大量的灌木以及树木覆盖。成为林地,谁也不知道进入这样的地方会不会遇上毒蛇乃至于其它什么怪兽?

    这么大体型的穿山甲都出现了,可以想象,再出现点什么怪物都是可以理解的。

    位于人群后面的几个人开始退缩了,他们宁可再花上几个小时返回山脚,也不愿意去面对可能出现的危险了。

    谁知道在自己过去的时候,这头穿山甲会不会一口将自己吞进去。或者一脚将自己踩死?

    不过,就在那几个人的身影消失在山路下面后。那头穿山甲竟然开始说话了:“你们只能从山路上去,不然我甲大会将他踩成肉饼!”

    穿山甲是一头妖怪,虽说在老君山上时不时会尾随跟踪那些游客,发出一些怪叫将那些可能靠近老君观的家伙给吓回去。但从本质上它是淳朴的。

    这番话是贾可道吩咐它这么说的,很显然就算下面这些家伙从它旁边绕道过去,它也不会真的将人踩成肉饼。

    嗯,胆敢从它旁边绕过去的家伙,实际上就胆量而言也不小了。

    从这里可以看出,贾可道对于道童的选拔条件较之孟挺那个时候提高了很多,这一路上来所遇到的情况都是持续不断的考察着他们。

    胆量,耐心乃至于其它东西。

    很显然,不管什么时候。一旦放弃了,返身下山,那么就永远没可能进入老君观了。

    实际上。贾可道所设计的环节很有效果,就在那头穿山甲妖怪出声的时候,所有人都受到了惊吓。

    不管怎么说,任何人,当你遇到一头动物,不管是蚂蚁还是兔子或者金鱼。突然之间发出人声的话,恐怕谁都不会脸色好看。

    何况这头能够发出人声的动物体型也超过了正常范围很多。

    转眼之间。就有人下意识的尖叫了一声出来:“妖怪!是妖怪!”

    “没错,我就是妖怪。”

    听到有人发出这样的尖叫,那头巨型穿山甲倒是有些惊讶的回了一句,它倒是不知道,在面对自己无法准确判断出来的古怪或者神秘现象时,人类下意识就会将这种现象认为是撞鬼了或者遇到了妖怪,嗯,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罢了。

    随着巨型穿山甲点头承认,人群里那些精神原本就已经绷到极致的人顿时就崩溃了。

    他们的脑海里充满了极度的恐惧,在发出一声声尖叫之后,他们开始转身朝着山路下方逃走。

    恐惧,无边的恐惧!

    没有身临其境的人压根就没法体会到这种恐惧。

    甚至于他们的脑海里浮现出自己被那头穿山甲吞吃下去的情景。

    转身向下仅仅逃出不到两百米,这些陷入极度惊恐之中的人类就发现自己回到了山脚,前面站着几个道士,以及之前下山的家伙。

    “山上有妖怪!有妖怪!”

    即便是到了山脚,他们也压抑不住心头的恐慌,不断尖叫着,发泄出心里的恐惧。

    在流青云三人下山之后,山脚附近就被他们清场了。

    很显然,他们知道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出现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最好是不要被那些游客看到,否则会引起一些小麻烦。

    因而在催眠符的作用下,在这里的景区管理员乃至于那些游客一个个就站在原地睡着了,以后会引起什么麻烦,就只有让李万耀这些家伙去解决了。

    一定的金钱补偿,想来能够将不少人的嘴封住,当然就算是有一些消息传出去,问题也不会太大。

    同样,这些尖叫着冲下来的家伙,很快就被贴上了一道催眠符,陷入沉睡之中。

    “先将他们送回去吧。”

    流青云几人见到下到山脚的人已经不少了,便开始将贴在他们头上的催眠符揭去。

    随着催眠符被揭下,原本处于沉睡之中的人便一个个醒来,虽说他们现在还能够回忆起之前的经历,但在这时,恐惧已经消散了,只是略为有些后怕罢了。

    当然。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也反应了过来,自己之前爬山路那么久。恐怕就只是在山脚上面一点的地方打转,因而在向下跑没多久就回到了山脚。

    总的来说,这些下山的人算是被淘汰了。

    每个被淘汰的人都能够获得五千块充当路费,当然,路费是要不了这么多的,这只不过是为了平息他们可能出现的不满,毕竟人家爬了那么久的山路。多少也应该得一点劳务费的。

    五千块不算多,但也足以让绝大多数人心甘情愿的回去了。

    毕竟这么转一圈就能够赚到五千块。虽说受到了一些惊吓,但也算值了。

    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些人不太甘心,嚷着还要上山。毕竟在他们发现这仅仅只是考验之后,心思就变得灵活了起来,既然是考验,总不可能让他们受伤什么的,指不定这次自己就能够上去了,反正下山又用不了多少时间。

    抱着这样想法的人并不少,至少超过了百人,他们聚合在一起,就直接上了山。

    对于这些人。流青云几人也不去理会,任由他们上山。

    但没过多久,这些雄赳赳。气昂昂上山的家伙就逃了下来。

    贾可道对于这些家伙的考验并不是一成不变,能够通过前面的考验继续向前的就不说了。

    而这些失败了一次,还想要继续上山的家伙,再度上山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一口气爬了一整天,前面什么都没有,干渴饥饿会很快出现在他们身上。

    而等他们忍不住逃下山的时候。方才发现自己上山仅仅只用了数分钟时间,但在他们的印象里。却是过了一整天了。

    在这么试过一次之后,就算是心智再坚毅的家伙都不愿意试上第二次了。

    当然,如果有人能够第二次在幻阵里坚持两天的话,那么也算是过关了。

    可问题是,第一次考验可要比第二次考验轻松一些,连第一次考验都无法过关的家伙,怎么也不可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心智变得坚毅无比。

    因而没法通过第一次考验的话,那么也就没可能通过第二次了。

    不管怎么说,不愿意再上山的家伙就被流青云等人送上大巴车,带着一张五千金额的支票回家去了。

    正如之前所说的一样,有了这五千块,他们也不会感觉自己白白来了一趟。

    而这个时候,还在山路上的人已经从最初的五百多人下降到一百多人了。

    而这一百多人里,仅仅只有三十多人硬着胆子从穿山甲身下的通道里冲了过去,虽说这些人在冲过之后,脸色惨白,双腿发颤,但至少冲过去了。

    而那些剩下的家伙站在原地看着那穿山甲,脸上挂着犹豫不决的神色,时间走得很快,天上都出现了月亮,这些剩下的人还没有做出决定,最终难以按捺的饥饿和干渴成为了最后的一根稻草,使得这些人不得不转身下山。

    没法,就算他们脑海里构思了无数种自己冲过穿山甲之后的情景,但从现实里来说,他们压根就迈不开第一步。

    时间等得越久,那么这第一步就越难迈开,最终不得不因为生理上的影响而退走。

    还在上山的人就剩下三十多人了,贾可道正在观察这些人,相对于之前已经下山的人来说,这些人不管从心智胆量还是其它方面都要强上很多。

    但仅仅这些还不够,贾可道笑着朝那山路一指,随即山路上就出现了变化。

    “我好像闻到了烤鸡的味道?”

    在山路上走着,剩下的三十多号人一个个都是又饥又渴,这看似走不到尽头的山路也不知道还要走多久,到了这时,就完全是依靠他们的意志来坚持了,不管是男是女。

    很快就有一个嗅觉比较灵敏,身材微胖的年轻人有些迟疑出声,很显然,这个年轻人是个吃货。

    在继续向上行走了上百米之后,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圆了。

    前面有个凉亭,而凉亭旁边居然有个温泉,在温泉旁边以及凉亭里的桌子上都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甚至于还有一些酒水。

    到了这时,不管是谁都能够闻到那飘散过来的诱人香味。

    “真的有吃的!”

    那个微胖的年轻人在欢喜的叫嚷了一声之后就朝着那凉亭冲了过去。

    接下来。所有人都跟在年轻人身后冲了过去,前面的食物直接让他们忘记了疲劳,口水从原本干彻的口腔里生出。

    烤鸡。烤鸭,回锅肉,水煮鱼,小炒肉,凉拌胡萝卜等等,这里至少有上百个菜肴,旁边还是米饭。面食,馒头。包子,稀饭等等。

    不管谁都能够找到自己喜欢的食物。

    这时候,即便是里面硕果仅存的几个女孩也顾不得矜持了,抓起一个盘子就狼吞虎咽起来。

    好一阵后。进食的声音方才停下。

    刚刚满足了食欲的微胖年轻人又发现了新大陆:“哇塞,竟然是高档红酒,这个要几千块一瓶吧?还有茅台,五粮液?”

    受这个年轻人的提醒,大家随即发现了更多的酒水,有红酒,白酒乃至于果汁,牛奶等等。

    不管男女都有自己喜欢的饮料或者酒类。

    很快,那个微胖的年轻人就提着一瓶红酒。一个酒杯,穿着一件泳装,跳入到了温泉之中。坐在温泉池子里,靠在池壁上,端着酒杯开始享受了起来:“舒服啊,泡着温泉,喝着几千块的红酒,这小日子。我以前都不敢想象啊。”

    不用这微胖年轻人提醒,大家就发现了更多的温泉池子。以及更衣室。

    那些更衣室里有着各种型号的泳衣。

    没多久时间,那些新发现的温泉池子里就坐满了。

    这的确是很难得的享受。

    在山路上走了那么久时间,又受到了那么多惊吓,又饥又渴,现在吃饱喝足了,靠在温泉池子里享受着美酒的芳香,就算是意志力最为坚强的人也不会拒绝这种享受。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发现问题:“你们说,这荒郊野外的,怎么会有吃的喝的,还有温泉?你们感觉不会有问题么?”

    “是啊,原来也没有听说这里有温泉啊?”

    “会不会是道观的道长们准备的?”

    “有可能。”

    “但是,我担心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总之,今天上山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太古怪了,山路这么长,就算是别山县城恐怕都可以走到了吧?还有那头巨大的穿山甲,这里的食物,酒水,温泉,我怎么感觉后背一阵发凉啊。”

    大家的温泉池子都不算远,彼此之间的话语基本上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的。

    因而在感觉到古怪之后,之前遭遇穿山甲的恐惧顿时就从心里浮现了出来。

    甚至于有人怀疑,这些食物,酒水乃至于温泉都是妖怪变出来的,目的是为了让大家吃饱喝足然后洗得白白净净,方便那些妖怪食用。

    这个论点一出来,顿时就有几个人从温泉池子里跳了起来,冲进更衣室换好衣服就不再停留,顺着山路就朝着老君观方向冲去。

    看到那几人离开,也有想要跟着离开的,不过一离开温泉之后,就发现温泉外面变得好冷,冷得他们一下子就缩了回去。

    相对于外面的寒冷空气,温泉池子里的舒服自然是不用多说了。

    如此一来,大半的人在发现外面的寒冷之后,就不太愿意离开温泉池子了,再说了,那个恐怖的论点仅仅只是猜测罢了。

    更多的人还是猜测这应该是老君观的考验。

    不管怎么说,离开温泉池子的人从开始到最后,仅仅也就只有十一个人,剩下的人则是一个个缩在温泉池子里。

    外面那么冷,池子里多舒服啊,饿了有吃的,渴了就美酒,饮料,就算是要上路,也要等我泡舒服了再说。

    怀着这样的心思,剩下的人都泡在池子里,渐渐的,那种温暖,舒服使得他们一个个昏睡了过去。

    而等到他们醒转过来的时候,却已经到了山脚。

    这这这?这怎么回事?

    就算是脑洞最大开的家伙,这个时候都搞不清楚情况了。

    不过流青云几人倒是没有多话,一句你们被淘汰了之后,每人发了一张支票,就将他们赶上了一辆大巴车。将他们给送了回去。

    而最后的那十一个幸运儿,在吃好喝饱,继续赶路十多分钟之后。终于靠近了老君观。

    而老君观外面那棵挡路的大树倒是将他们给吓了一跳。

    当然,有了之前那头巨型穿山甲的惊吓之后,这棵会动的大树在他们眼里也不会有太大的惊恐了。

    在经过大树之后,这些人就看到了之前的孟挺几人站在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身后。

    “怎么才十一个人?”

    孟挺看着寥寥无几的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不过转眼之后便给众人介绍了起来:“这是本观观主明阳道长,你等还不快快上前行礼?”

    “见过观主。”

    这些人在之前也是经过孟挺几人略微培训的,见礼这些也没有什么问题。

    “不用多礼。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本观的道童了。”

    那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呵呵一笑。抚了抚下巴上的白胡子,随后便让孟挺几人给他们安排食宿。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这十一人便正式进入到道童的工作状态之中。

    很快,他们就发现。当这个道童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舒服。

    每天清晨就要起来打扫卫生,然后到大殿去做早课,听观主讲解经文,之后才是吃早饭,吃过早饭则是道观开门接客。

    嗯,就是接待香客。

    这些道童原本以为这个道观没有多少香客,但他们很快发现老君观的香火业务也太好了点,每天都有大量的香客上山烧香拜神。

    并且这烧香拜神还讲究时间段的,这些有钱的香客个个都想要个烧香拜神的好时间。

    比如。每年大年初一零点之后的第一炷香,或者农历的各种节假日的头柱香都是抢手货。

    那么多的香客既然想要抢好时间,抢头柱香。但这头柱香就只有那么多,这里面的争夺就可想而知了。

    让人奇怪的是,在其它道观寺庙里,这头柱香的决定权必定在观主或者方丈手上。

    但在老君观,这头柱香的决定权却在轮流负责打扫看守大殿的道童手上。

    于是,这些道童在香客们的眼里就成为了香馍馍。各种示好,拉拢。

    最初的时候。这些道童多少还能够坚持原则,拒绝示好,拉拢,按照道观的规矩,以预定烧香的前后顺序来安排烧香顺序。

    但很快,他们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安排,这道观里的观主,那些师兄都没有来过问过一次。

    如此一来,就有人心动了。

    要知道这些香客里,可有不少大款。

    按照这些道童的说法,这些大款特迷信,为了烧这头柱香,保佑自己财运亨通什么的,不但愿意给道观捐出大笔的香油钱,更愿意给这些道童一些意思。

    “说吧,十万二十万,随便说,三十万够不够?只要让我老娘烧这头柱香,让我老娘玩了这个心愿,这些就是小道长的了。”

    一个穿着花衬衣,脖子上盘着一根指头粗金项链的光头大胖子,坐在一间厢房里,身后站着一个膀大腿粗的保镖,中间是一张有些破旧的方桌,对面就是一个道童。

    随着光头大胖子的口水飞溅,右手一招,那个保镖就将一个皮箱子放在了方桌上。

    那皮箱一打开,里面一叠叠红色钞票,顿时让这个叫做李永富的道童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

    这个道童就是别山县县城里的人,现年二十四岁,家庭条件一般,当年学习成绩也一般,考了一个歪大学,读出来之后,在大学当地晃了一段时间,工作没找到,反倒是将家里寄过去的几大千给用光了。

    而在大学认识的女朋友也因为他找不到工作,无法给对方稳定的承诺,最终劳燕双飞。

    事业,爱情受到双重打击的李永富不得不回到了家乡,随后就变成了一名光荣的啃老族。

    当然,这也不是他所想的,但现在社会竞争太大,就凭他的歪大学毕业证想要找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简直就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

    说实话,啃老族这个职业是非常有前途的,不但老娘每天在耳边称赞自己,就连那些亲戚逢年过节串门的时候都不会忘记提醒一句:“永富啊,我们家亮子今年年终奖才得一万二,简直丢死人了。”(未完待续)

第四百零八章 太了不起了    嘶嘶嘶!!!

    红发大汉林德被阿宝再次打飞之后,城主府大门围观的数千修士顿时传出一片倒抽冷气声,修士的元神气息是很难掩藏的,在众修士的感知里,阿宝等人四阶的修为就差写在脸上了。←,

    对于大多数能进入潮汐山的修士而言,四阶这个层次绝对算得上垫底一样的存在,在场数千修士随便抓出一个来,都能轻松地将一名四阶修士打败。

    但阿宝等人表现出来的实力,却结结实实地把所有人给吓到了,甚至于即便亲眼所见,心底里也忍不住生出一股无论如何,也难以置信的感觉。

    四阶和七阶这两个层次差距实在太大了,简直可以用没有可比性来形容,但偏偏在场众修士刚才亲眼所见,区区七个四阶的小小修士,竟然不到十个回合就把两个七阶神使给打飞了。

    当然,尽管如此,大多数修士依然不将阿宝等人放在眼里,因为他们是通过战阵才做出了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同时又不得不重新审视城主府的实力,因为这战阵实在太强大了。

    烛翎,海大富,布衣等人从城主府内冲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阿宝一脚将红发大汉林德踹飞,林德那强大的七阶元神气息,就如同黑夜里的明灯一样让人无法忽视。

    所以在看到一个七阶强者,竟然被一名四阶修士一脚踹飞的时候,深有体会的烛翎只是微微惊讶,但海大富和布衣却被眼前所见的一幕震撼的不轻。

    “这。这什么情况?!”

    海大富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一会儿看看面无表情的阿宝。一会儿又看看被踹飞的红发大汉,自从接触到唐楚阳开始。海大富发现这个世界他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什么时候四阶的修士已经强悍到可以随随便便就能把七阶神使给打飞的地步了?

    “阿弥陀佛,有其主便有其仆……”

    布衣是个比较含蓄的人,所以他表达方式的言语也非常含蓄,他在唐楚阳那里感受到了太多的不可思议,现在看到阿宝等人惊人的表现之后,便将所有惊讶震撼归结于唐楚阳这个主人。

    烛翎对阿宝等人的实力深有体会,因此他也只是稍稍惊讶,便几步走到阿宝等人身边,开口问道:

    “阿宝。怎么回事?”

    阿宝见是烛翎来了,当下恭敬地冲烛翎行了个礼,一脸认真地冲烛翎道:

    “前辈,他们辱骂我家少爷,阿宝气不过,便出手教训他们一下!”

    “教,教训?”

    烛翎还没说什么,海大富却再次被阿宝的话给震撼了一把,一个小小的四阶修士。竟然一脸认真地说出要教训一尊七阶王者的话来,这话若是换了别的地方,海大富绝对会当笑话来听。

    四阶修士教训七阶王者?这不是扯呢嘛?但最不可思议的便是,这个四阶修士还真就做到了。他真的把一尊七阶王者给打飞了!

    所以海大富听到这话的时候很想笑,但又确实笑不出来,这种荒谬至极的感觉。让海大富有种快要崩溃的凌乱感。

    “教训他们一下倒也没什么,你小子没杀人吧?”

    烛翎的表情就要淡定得多了。他更关心的是阿宝有没有把人给干掉,教训一尊七阶强者和干掉一尊七阶强者完全两码事。前者可以起带威慑的作用,后者,那可就是不死不休的大仇了。

    “杀人……”

    布衣呢喃了一句,清秀的俊脸上表情怪异,随海大富之后他也被烛翎这话给刺激到了,烛翎竟然在担心阿宝一个四阶修士,有没有失手把一尊七阶强者干掉?!

    布衣这时候真的很想说一句,没你们这么打击人的!

    烛翎的话一说出来,海大富便和布衣对视无语,仰首望天。

    他们两个还在为能够战胜小天位修士而自得的时候,人家楚阳的家将们竟然已经可以随便收拾七阶王者了,这差距未免有些太大了吧?

    阿宝可不管海大富和布衣是怎么想的,他见烛翎一脸的担心之色,想起第一个动手的袁建业的惨状,当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嗫喏道:

    “呃,前辈,那个姓袁的辱骂我家少爷,阿宝心中激愤,便出手狠了些,谁知他太过不堪一击,被灵火所伤,不过那厮也没死,他被人救了……”

    “你,你小子啊!怎么说你好?”

    烛翎听了这话,直接被吓了一跳,袁建业他是知道的,长生皇朝供奉殿的客卿,若是真将此人杀了,可是彻底得罪长生皇朝了,当下便略有些责怪地道:

    “你杀三五个天位修士也没什么,凭借本王威名,也没人敢找你麻烦,但七阶强者可不是你想杀就杀的,那会给你家少爷带来大麻烦的,以后不要这么鲁莽行事!”

    阿宝闻言低头,一脸犯错小孩的模样,他本就年纪不大,行事全看个人喜好,眼前的烛翎可是自家少爷的老大哥,他的话,阿宝可是深信不疑的,挠挠头,有些害怕道:

    “前辈,阿宝错了,以后不会再随便杀人了,要是再有人说我家少爷坏话,我,我就打他一顿好了,不杀人……”

    “嗯!你知道错了便好,你家少爷虽然疼爱你这小家伙,但你也不能总为他找麻烦不是?”

    见阿宝认错,烛翎有些满意地拍了拍阿宝的肩膀,他对阿宝也是颇为喜爱的,这小子的修炼资质,心性等等皆为上上之选,若不是对唐楚阳太过忠心,烛翎都想抢过来好好培养了。

    烛翎和阿宝旁若无人的交谈,旁边的布衣和海大富就有些受不了了,尤其是阿宝那种纯真的如同小孩的表现,让海大富甚至有种想哭的感觉,尼玛,这么强大的家伙,竟然还是个小屁孩?!

    布衣看得更深,从阿宝的表现来看,他顶多也就是个十五六岁的年纪,也就是说比布衣还小,但阿宝表现出来的实力,却已经远超布衣和海大富而已,这让布衣傲娇的个性再次受到不轻的打击。

    这都是些什么怪物啊?!

    布衣心中感叹,一个唐楚阳便已经让他嫉妒得走火入魔,如今又出了个更加优秀的阿宝,布衣心中只能狂念‘阿弥陀佛’,想了半天,才想出一个让心里好受点的理由。

    “他没有我成熟……”

    这个不算优势的优势,总算是让布衣好受了许多,其实自打被唐楚阳狠狠地刺激了一番之后,布衣已经学会了自我催眠,一技之长攻彼之短,这至少能让他心里舒服一些。

    “烛翎,你竟然纵踊属下无故重创我供奉殿客卿,今日若是不给个交代,长生皇朝必不与你等善罢甘休!”

    烛翎这边几句话还没说完,灰发老者已经携着红发大汉林德,以及受创不轻的袁建业杀了过来,动手他们是不敢在动手了,因为根本就不是对手。

    更何况如今连最强大的烛翎都出来了,袁建业等人就更不是对手了,不过他们三人可是奉命来找麻烦的。

    虽然踩人的时候反而被对方狠踩了几百脚,但这面子可是必须要找回来的,毕竟,他们代表的可是长生皇朝,四极皇朝的威名即便放在潮汐山也是很好用的。

    轰!!!

    灰发老者的话才出口,烛翎等人被质问得有些惊愕的空当,周围的数千修士却先轰然吵闹了起来,在场修士可都是见证人,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没有人比他们更加清楚。

    袁建业等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到城主府挑衅了,此时打脸不成被人反把脸打肿,换做脸皮薄一点的怕早就羞愧遁走,但任凭众修士怎么想象,也想不到袁建业等人的面皮竟然如此浑厚。

    居然当着数千证人的面,睁着眼睛说出这样的瞎话来,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但偏偏,在场的数千修士虽然不屑,鄙夷,愤慨者无数,竟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其实也不是不肯,而是不敢,就像袁建业等人敢于厚着脸皮质问一样,因为他们又那个底气!

    ‘长生皇朝’这四个字的威慑性,绝对不是在场大多数修士敢于直面硬抗的。

    烛翎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也不奇怪这么多修士里,竟然没有一个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他上前几步,正想说些什么,却不想海大富几步越过烛翎,满脸不屑地呵斥道:

    “我呸!你们还要不要脸了?!三尊七阶强者欺负几个四阶修士已经是无耻到让人鄙夷的事情,如今不但被人家几个四阶修士给打得灰头土脸,竟然还有脸说什么交代?

    你们这面皮是真大打算当擦脚布丢掉了么?不要脸到这种地步,我只能说,了不起了!太了不起了!”

    海大富说完这话,还非常配合地送给袁建业等人一个大大的拇指,只是俊脸上那鄙夷到了恶心的表情,和他恶劣无比的语气,直接将袁建业等人气得面红耳赤,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海大富。

    “阿弥陀佛,人要脸,树要皮,不要脸不要皮的话,那便是输人又输阵了,唉……,善哉,善哉……”

    布衣摇头晃脑,现在该出头的就是他们两个了,单凭烛翎的名头怕是吓不住长生皇朝的。(未完待续。。)–+15976704–>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