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嘶嘶嘶!!!

    红发大汉林德被阿宝再次打飞之后,城主府大门围观的数千修士顿时传出一片倒抽冷气声,修士的元神气息是很难掩藏的,在众修士的感知里,阿宝等人四阶的修为就差写在脸上了。←,

    对于大多数能进入潮汐山的修士而言,四阶这个层次绝对算得上垫底一样的存在,在场数千修士随便抓出一个来,都能轻松地将一名四阶修士打败。

    但阿宝等人表现出来的实力,却结结实实地把所有人给吓到了,甚至于即便亲眼所见,心底里也忍不住生出一股无论如何,也难以置信的感觉。

    四阶和七阶这两个层次差距实在太大了,简直可以用没有可比性来形容,但偏偏在场众修士刚才亲眼所见,区区七个四阶的小小修士,竟然不到十个回合就把两个七阶神使给打飞了。

    当然,尽管如此,大多数修士依然不将阿宝等人放在眼里,因为他们是通过战阵才做出了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同时又不得不重新审视城主府的实力,因为这战阵实在太强大了。

    烛翎,海大富,布衣等人从城主府内冲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阿宝一脚将红发大汉林德踹飞,林德那强大的七阶元神气息,就如同黑夜里的明灯一样让人无法忽视。

    所以在看到一个七阶强者,竟然被一名四阶修士一脚踹飞的时候,深有体会的烛翎只是微微惊讶,但海大富和布衣却被眼前所见的一幕震撼的不轻。

    “这。这什么情况?!”

    海大富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一会儿看看面无表情的阿宝。一会儿又看看被踹飞的红发大汉,自从接触到唐楚阳开始。海大富发现这个世界他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什么时候四阶的修士已经强悍到可以随随便便就能把七阶神使给打飞的地步了?

    “阿弥陀佛,有其主便有其仆……”

    布衣是个比较含蓄的人,所以他表达方式的言语也非常含蓄,他在唐楚阳那里感受到了太多的不可思议,现在看到阿宝等人惊人的表现之后,便将所有惊讶震撼归结于唐楚阳这个主人。

    烛翎对阿宝等人的实力深有体会,因此他也只是稍稍惊讶,便几步走到阿宝等人身边,开口问道:

    “阿宝。怎么回事?”

    阿宝见是烛翎来了,当下恭敬地冲烛翎行了个礼,一脸认真地冲烛翎道:

    “前辈,他们辱骂我家少爷,阿宝气不过,便出手教训他们一下!”

    “教,教训?”

    烛翎还没说什么,海大富却再次被阿宝的话给震撼了一把,一个小小的四阶修士。竟然一脸认真地说出要教训一尊七阶王者的话来,这话若是换了别的地方,海大富绝对会当笑话来听。

    四阶修士教训七阶王者?这不是扯呢嘛?但最不可思议的便是,这个四阶修士还真就做到了。他真的把一尊七阶王者给打飞了!

    所以海大富听到这话的时候很想笑,但又确实笑不出来,这种荒谬至极的感觉。让海大富有种快要崩溃的凌乱感。

    “教训他们一下倒也没什么,你小子没杀人吧?”

    烛翎的表情就要淡定得多了。他更关心的是阿宝有没有把人给干掉,教训一尊七阶强者和干掉一尊七阶强者完全两码事。前者可以起带威慑的作用,后者,那可就是不死不休的大仇了。

    “杀人……”

    布衣呢喃了一句,清秀的俊脸上表情怪异,随海大富之后他也被烛翎这话给刺激到了,烛翎竟然在担心阿宝一个四阶修士,有没有失手把一尊七阶强者干掉?!

    布衣这时候真的很想说一句,没你们这么打击人的!

    烛翎的话一说出来,海大富便和布衣对视无语,仰首望天。

    他们两个还在为能够战胜小天位修士而自得的时候,人家楚阳的家将们竟然已经可以随便收拾七阶王者了,这差距未免有些太大了吧?

    阿宝可不管海大富和布衣是怎么想的,他见烛翎一脸的担心之色,想起第一个动手的袁建业的惨状,当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嗫喏道:

    “呃,前辈,那个姓袁的辱骂我家少爷,阿宝心中激愤,便出手狠了些,谁知他太过不堪一击,被灵火所伤,不过那厮也没死,他被人救了……”

    “你,你小子啊!怎么说你好?”

    烛翎听了这话,直接被吓了一跳,袁建业他是知道的,长生皇朝供奉殿的客卿,若是真将此人杀了,可是彻底得罪长生皇朝了,当下便略有些责怪地道:

    “你杀三五个天位修士也没什么,凭借本王威名,也没人敢找你麻烦,但七阶强者可不是你想杀就杀的,那会给你家少爷带来大麻烦的,以后不要这么鲁莽行事!”

    阿宝闻言低头,一脸犯错小孩的模样,他本就年纪不大,行事全看个人喜好,眼前的烛翎可是自家少爷的老大哥,他的话,阿宝可是深信不疑的,挠挠头,有些害怕道:

    “前辈,阿宝错了,以后不会再随便杀人了,要是再有人说我家少爷坏话,我,我就打他一顿好了,不杀人……”

    “嗯!你知道错了便好,你家少爷虽然疼爱你这小家伙,但你也不能总为他找麻烦不是?”

    见阿宝认错,烛翎有些满意地拍了拍阿宝的肩膀,他对阿宝也是颇为喜爱的,这小子的修炼资质,心性等等皆为上上之选,若不是对唐楚阳太过忠心,烛翎都想抢过来好好培养了。

    烛翎和阿宝旁若无人的交谈,旁边的布衣和海大富就有些受不了了,尤其是阿宝那种纯真的如同小孩的表现,让海大富甚至有种想哭的感觉,尼玛,这么强大的家伙,竟然还是个小屁孩?!

    布衣看得更深,从阿宝的表现来看,他顶多也就是个十五六岁的年纪,也就是说比布衣还小,但阿宝表现出来的实力,却已经远超布衣和海大富而已,这让布衣傲娇的个性再次受到不轻的打击。

    这都是些什么怪物啊?!

    布衣心中感叹,一个唐楚阳便已经让他嫉妒得走火入魔,如今又出了个更加优秀的阿宝,布衣心中只能狂念‘阿弥陀佛’,想了半天,才想出一个让心里好受点的理由。

    “他没有我成熟……”

    这个不算优势的优势,总算是让布衣好受了许多,其实自打被唐楚阳狠狠地刺激了一番之后,布衣已经学会了自我催眠,一技之长攻彼之短,这至少能让他心里舒服一些。

    “烛翎,你竟然纵踊属下无故重创我供奉殿客卿,今日若是不给个交代,长生皇朝必不与你等善罢甘休!”

    烛翎这边几句话还没说完,灰发老者已经携着红发大汉林德,以及受创不轻的袁建业杀了过来,动手他们是不敢在动手了,因为根本就不是对手。

    更何况如今连最强大的烛翎都出来了,袁建业等人就更不是对手了,不过他们三人可是奉命来找麻烦的。

    虽然踩人的时候反而被对方狠踩了几百脚,但这面子可是必须要找回来的,毕竟,他们代表的可是长生皇朝,四极皇朝的威名即便放在潮汐山也是很好用的。

    轰!!!

    灰发老者的话才出口,烛翎等人被质问得有些惊愕的空当,周围的数千修士却先轰然吵闹了起来,在场修士可都是见证人,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没有人比他们更加清楚。

    袁建业等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到城主府挑衅了,此时打脸不成被人反把脸打肿,换做脸皮薄一点的怕早就羞愧遁走,但任凭众修士怎么想象,也想不到袁建业等人的面皮竟然如此浑厚。

    居然当着数千证人的面,睁着眼睛说出这样的瞎话来,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但偏偏,在场的数千修士虽然不屑,鄙夷,愤慨者无数,竟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其实也不是不肯,而是不敢,就像袁建业等人敢于厚着脸皮质问一样,因为他们又那个底气!

    ‘长生皇朝’这四个字的威慑性,绝对不是在场大多数修士敢于直面硬抗的。

    烛翎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也不奇怪这么多修士里,竟然没有一个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他上前几步,正想说些什么,却不想海大富几步越过烛翎,满脸不屑地呵斥道:

    “我呸!你们还要不要脸了?!三尊七阶强者欺负几个四阶修士已经是无耻到让人鄙夷的事情,如今不但被人家几个四阶修士给打得灰头土脸,竟然还有脸说什么交代?

    你们这面皮是真大打算当擦脚布丢掉了么?不要脸到这种地步,我只能说,了不起了!太了不起了!”

    海大富说完这话,还非常配合地送给袁建业等人一个大大的拇指,只是俊脸上那鄙夷到了恶心的表情,和他恶劣无比的语气,直接将袁建业等人气得面红耳赤,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海大富。

    “阿弥陀佛,人要脸,树要皮,不要脸不要皮的话,那便是输人又输阵了,唉……,善哉,善哉……”

    布衣摇头晃脑,现在该出头的就是他们两个了,单凭烛翎的名头怕是吓不住长生皇朝的。(未完待续。。)–+15976704–>

第四百零七章 连败两尊七阶强者    ( )金色的狮头张着巨口,发出震耳欲聋的恐怖咆哮,出现的瞬间便飞射而出,仿似要毁天灭地一般,直奔扑向袁建业的火红朱雀以及大牛和黑子二人。∮頂∮点∮小∮说,

    凌空飞射而来的大牛二人见状,两人突然伸手搭在一起,一个向前,一个向后猛地旋转起来,化作一个横向的风车携着无双威势陡然加速,狠狠地撞向了两尊金色狮头。

    轰隆隆!!!

    山崩地裂一样的恐怖爆炸声传出,狂暴的元气气流疯狂肆虐方圆百丈空间,位于其中的围观修士,感受到空气中可怖气息的瞬间就面色巨变地转身狂奔。

    两尊金色的狮头分别被大牛和黑子凌空踢爆,但他二人却周身闪耀淡黄色的光华,丝毫无损地倒飞而回,看向袁建业的目光满是不屑之色。

    袁建业见状暴怒,正想再次出手追击,却不想这时一股炽烈无比的气息席卷而来,他转首一看,竟发现那尊火焰所化的朱雀,竟然丝毫无损,堪堪已经飞到身前不足三尺之处。

    “怎么可能?!”

    袁建业震惊无比地嘶喊出声,方才那两个金色的狮头,可是他晋级七阶是领悟的神通,威力根本不是寻常法术,甚至于大部分禁术能够比拟。

    出自七阶神使之手的强大神通,竟然两对面几个小崽子其中三个人的攻击都无法完全抵挡?袁建业根本就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轰!!!

    一声更加恐怖的爆炸声陡然传出,足有十丈大小的火红朱雀猛然炸开,化作冲天烈火将身边不足三尺的袁建业包裹在内。

    “不!!!”

    袁建业惨叫一声。化作一尊火人倒飞而出,他太大意了。即便阿宝等人表现出种种不可思议之处,袁建业自始至终也未曾将七个小小的四阶修士放在眼里。

    炽烈无比的火焰如同无孔不入的蛀虫一般。包裹住袁建业的瞬间就在不断地往他体内猛钻,惨叫声才在袁建业口中持续了半息不到,他便被体内多出来的滚烫火焰给烧得面容扭曲,痛苦无比。

    袁建业强忍着痛苦调动真元,想要凭借着强悍的真元将体内的火焰驱除,但巨量的真元接触到体内火焰的瞬间,竟然如同烈火浇油一般,非但未曾灭掉火焰,反而使得那恐怖火焰更加旺盛起来。

    “啊!龚兄。林兄,快救我!!!”

    束手无策,随时有可能丢掉性命的情况下,袁建业再也顾不得七阶强者的颜面,凄惨无比地嚎叫着向同伴求救。

    “袁兄莫急,我来助你!!”

    “竖子尔敢!竟敢出手伤我长生皇朝供奉殿之人,真是不知死活!”

    袁建业的惨叫声才出,一名灰发老者和一名紫发大汉便越众而出,灰发老者疾若迅电一般射向被火焰包裹的袁建业。而紫发大汉却一声暴喝,嚣张无比地冲向了阿宝等人。

    灰发老者飞临袁建业身边后,随手一挥,一片蓝色的寒霜翻涌而出。瞬息将浑身火焰的袁建业包裹,同时又上前几步,打算接住倒飞的袁建业。

    “啊!!不要用真元。火焰乃是灵火,真元难灭!!”

    袁建业再次惨叫出声。吓住了打算冲上去的灰发老者,转头看向袁建业的时候。灰发老者震惊无比地发现,他施展的法术非但未曾将火焰灭掉,反而让袁建业身上的灵火烧得更加炽人。

    “怎么可能?!”

    灰发老者如同见鬼一样惊叫一声,灵火生于天地,即便是七阶的神使,在没有特殊容器的情况下,也要对灵火退避三舍,几个小小的四阶修士,怎么可能掌握呜呜不燃的强大灵火?!

    他却不知,张二哥等人只是通过完整版的四象阵转化,直接以天地灵气精粹之后凝成这尊朱雀,根本不是通过自身攻击。

    见此情景,灰发老者便有些犹豫,灵火虽强,但对于七阶强者而言也不是灭不了,只是天地之火,只能同天地元气去灭,唯一能够做到灭火的,怕也只有王符了。

    君符也能,但那无异于拿核弹灭蚊子,浪费到令人发指!

    当然,灰发老者也没有君符,就算是王符他也没有几枚,这也是他犹豫的原因,王符,那是关键时候能够救命的宝贝,他没那么大的魄力随便浪费。

    灰发老者能想到的事情,袁建业当然也想得到,只是这灵火就在他体内燃烧,袁建业根本无法动用真元激发王符,当下只能冲灰发老者哀求道:

    “龚兄,我此时无法动用真元,先救我,我还你一枚王符便是!”

    “袁兄说哪里话!咱们是自己人,我岂能看着你被烧死?!”

    灰发老者闻言,当即一脸‘自家人不二话’的慷慨模样,抬手一甩便有一抹银光闪出,嘴上虽然说得客气,但他要的就是袁建业这句话,王符太珍贵了,他根本慷慨不起来。

    看灰发老者那一脸情义无双的模样,袁建业只觉恶心无比,心中愤愤道:“妈的!我不说还你王符的话,你他妈舍得给我用王符么?贱人!”

    供奉殿里的强者何其多,虽然袁建业和灰发老者同属供奉殿之人,但这些七阶强者之间向来都是勾心斗角,恨不得将供奉殿里的其他人全部干掉,独留自己一人享受长生皇朝的供奉福利。

    不过此时袁建业有求于人,硬气话根本说不出来,体内炽烈滚烫的气息越发可怕起来,袁建业当即催促道:

    “龚兄还请快些出手,我,我有些撑不住了!”

    “袁兄稍待,老夫马上救你!”

    灰发老者连忙点点头,有些心疼地抽了抽嘴角,很想加上一句‘记得还我同品级的王符’,不过此时袁建业态度已经摆得很低了,他也不想做的太过分,让袁建业事后翻脸。

    抬手简单地掐了个法诀,身前银亮的王符倏然化作一道银光射向袁建业,银光即将接触到火焰的瞬间猛然爆开,化作一片方圆四五丈的银色迷雾,轻而易举地压制着灵活钻入袁建业体内。

    张二哥等人精粹凝聚出来的灵火,只不过是品级最差的次级灵火而已,王符一出,不用数息时间,袁建业周身火焰便被消灭的干干净净。

    灰发老者还算善解人意,等袁建业体表的火焰消失,当即甩出一个遮蔽法术,将一身法袍被烧光的赤果果的袁建业护了起来。

    等到体内灵活全部被王符覆灭之后,袁建业倒抽着冷气从地上站了起来,此时他体内体外全都是火烧火燎办的刺痛,幸好袁建业已经晋级七阶,肉身强度超过法宝。

    灵火虽强,但在他强大元神的护持下,身体上下倒是没有被灵火烧伤,但体内经脉就没那么幸运了,几乎大部分都被炽烈的灵活给炙烤的一片浆糊。

    “该死的!我一定要把这几个蝼蚁挫骨扬灰!!”

    感受了一下身体受到的损伤,袁建业恨得咬牙切齿,虽然说得凶狠无比,但他却并未再次冲上去和阿宝等人大战,方才那一阵灵火烧得他欲死欲仙,宝贵的肉身都差点儿直接毁掉。

    此时袁建业一身实力,在周身经脉被重创的情况下,恐怕连以往的五成都发挥不出来,他全盛状态的情况下,都被对面的几个小修士一招撂倒,这时候自然不会冲上去找虐。

    “那些城主护卫到底什么来头?不过区区四阶修为,怎地实力这般惊人?”

    灰发老者走到袁建业身边,一边语气惊讶地问话,一边转头看着对面的战场,此时紫发大汉已经和阿宝等人交上手,因为城内无法召唤守护神的原因,几人都是拳拳到肉的硬撼。

    紫发大汉的实力,袁建业和灰发老者自然是非常了解的,出身西天系的紫发大汉肉身之强,比之六阶守护神的躯体也不差多少。

    但此时正和紫发大汉交手的阿宝,竟然也毫不逊色地和紫发大汉拳来脚往,打了个不相上下,而且,阿宝身边的另外两个共同组织之人,时不时的出一次手,都能让紫发大汉手忙脚乱。

    “我也不知,大皇子不是说过么,唐楚阳此人,不过是天威王朝边外一小家族传人,曾在云苓公主摩下效力,不过,只是护卫便拥有此等实力,大皇子得到的情报恐怕有误!”

    说着话的时候,袁建业心里可是带着怨气的,他和灰发老者,紫发大汉三人本就是大皇子凌紫河派来找麻烦的,但凌紫河给他们的情报,和袁建业方才的切身体会差距也太大了。

    如果早知道城主府这边,只是门口的护卫都这么强,他袁建业会这么脑残的一点防备都备有,便差点儿被几个小崽子给搞死?

    “唉,早知道这个唐楚阳的根底如此强大,咱们本应该多带几个人来的,现在倒好,那几个护卫似乎掌握了什么秘法,竟然能够凭借仅仅四阶的修为和林德打得不相上下!”

    袁建业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如果得到的情报再稍微那么真实一点点,他也不至于当中丢脸了,有了这次教训,他今后怕再也不会轻易相信长生皇朝的情报了。

    “糟!林德要倒霉了!”

    灰发老者一声惊呼,吓得袁建业急忙转头看向场中,入目所见,却见紫发大汉已经满脸不可置信地倒飞而出。(未完待续。。)

    (l~1`x*>+`<w>`+<*l~1x)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