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令远这话如同一盆冰水一样,兜头将一脸火热的唐楚阳和宇文侯浇了个透心凉,是啊,五行大陆何其大?其上种族生灵又何其多?想要完全断掉上界天神的信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頂點小說,

    不过唐楚阳可不是个轻易认命的人,虽然被李令远的话给打击了一番,但他却依然信心满满地道:

    “事在人为嘛!办法是人想出来的,不去做,又怎么知道做不到?”

    “对!咱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还怕想不出一个好法子来?不就是断掉他们的信仰供奉么?总能想出法子的!”

    宇文侯也不甘示弱地补充了几句,说着话的时候他突然双目一亮,抬手拍了拍唐楚阳的肩膀,大笑着冲唐浩然等人道:

    “哇哈哈,我想到了,咱们可以像楚阳一样,先从景云县开始啊,这小子不是已经拥有数千忠诚信徒了么?二哥,老六,咱们完全可以先把景云县周边,乃至于流云城的信仰先给抢啊!”

    这话越说,宇文侯便越觉得有道理,当下便兴奋地继续道:

    “至于其他地方,咱们完全可以分头行事,一人负责一块地盘,就像天威王朝一样,最开始的时候只有六城之地,可是几百年打拼下来,如今却足有数百城池之多,咱们为什么不能那么做?!”

    李令远闻言双目一亮,凝眉想了想,若有所思道:

    “六弟此言,也不无道理啊……”

    唐浩然闻言也跟着点了点头,沉思了一阵儿之后。他抬头看了看神殿里这些唐家嫡系,有些凝重地道:

    “其实。真要这么做的话,我倒是有个更好的办法!”

    见唐浩然又更好的注意。宇文侯有些迫不及待几步冲了过去,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

    “什么好办法?六弟,快说来听听?!”

    唐浩然抬头看看其他人,发现包括唐楚阳在内,都将好奇的目光转移了过来,稍稍犹豫了一下,最终依然掷地有声道:

    “我的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把成神之法传播出去,传到整个大陆人尽皆知为止!”

    “什么?!不可以!!”

    唐浩然的话刚说完。宇文侯便如同被一万根针扎了屁股一样,猛地大叫着从地上窜了起来。

    成神之法乃是何等惊天隐秘,唐家好不容易才拥有了这般必然能够壮大崛起,无与伦比的优势,怎么可能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把此等秘法随意外传?!

    就连唐云婷等人都是一脸震惊之色,一副不敢置信模样地看着唐浩然,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家老爷子怎么会有这么败家的想法?

    “爷爷这个办法,倒确实算是最方便快捷,也更好的法子!”

    就在神殿里的众人怀疑唐老爷子是不是没睡醒的时候。唐楚阳却一脸若有所思点着头,毫不犹豫地出言力挺老爷子。

    李令远也突然想明白了唐浩然话里的用意,一边赞同地点着头,一边却是一脸凝重之色地叹气道:

    “六弟这个法子。倒确实不失为一个能够迅速断绝上界供奉的好办法,只是这代价,对于唐家而言却有些太大了……”

    见唐楚阳和李令远二人一副‘你懂了’‘我明白’的模样。但说出来的话却如同打哑谜一般,听得唐云婷等人一脸迷惑。宇文侯本就是个火爆急切的性子,当下便没好气地道:

    “二哥。楚阳小子,你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就不能痛痛快快的说出来么?不知道我这人不爱动脑瓜子啊?”

    唐楚阳闻言哈哈一笑,直到宇文侯被笑得老脸发红,胡须乱飘着打算用强的时候,唐楚阳这才急忙快速答道:

    “爷爷的办法其实很简单,既然唐家无法承担独抗天神的压力,那就是把这个天大的压力分担出去就是了,并且分担的人越多,咱们唐家的压力就越小!”

    “哦,你的意思是说,唐家独自干出造神这种事情,自然要独抗来自上界的追究,但如果咱们把成神的秘密广而告之,让整个五行大陆的生灵一起分担来自上界的压迫?”

    唐楚阳的话虽然还是没有把唐老爷子的意思解释出来,但宇文侯即便再笨,听了这话他也领悟了唐楚阳话里的意思了,琢磨着把话说出来之后,却又摇着头道:

    “这个恐怕不行吧?据我对修士界的了解,越是修为高深的强者,便越是怕死,尤其是那些契约了仙王级守护神的强者,对于上界的敬畏简直是无与伦比的,

    这种情况下,他们即便知道了成神的秘密,怕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抗上四界的天神,要我说,真这么做的话,唐家恐怕会得不偿失的……”

    “五弟此言差矣!”

    李令远有些不认同点了点头,他这一句话出口,顿时将场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不过李令远也不以为意,继续道:

    “修士界是个非常奇怪的庞大群体,最怕的是修士,但同时最不怕死的也是修士,六弟你只是说了那些七阶以上的强者,但若是六阶,五阶,乃至于四阶以下的修士知道了成神的秘密,

    我敢保证,他们一定不会有任何犹豫,便会在第一时间开始歇尽全力的造神,哪怕只有一丝丝成神的可能,修士界里至少五成以上的修士,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拿命去赌!”

    “这……倒也是。”

    宇文侯呆愣了一下,最终却不得不认同李令远的话,七阶以上的强者最差的都已经功成名就,身份,地位,财富等等都已经拥有了相当雄厚的积累。

    但七阶之下的修士,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修士界里有一句关于境界方面的歌谣,‘六阶踏地,七阶登天’,这话说得便是六阶大天位修士,和七阶神使之间的实力差距。

    简单来说,六阶和七阶,那就是天和地的恐怖差距!

    这种情况便导致了一种奇特的情况,七阶强者在面对需要搏命的事情时,除非地方的实力远弱于自己,不然的话,大多数七阶强者都会选择和平解决,甚至于直接转身离开。

    而六阶的大天位修士,或者五阶的小天位修士在面对同样的情况时,只要能够获得足够丰厚的回报,他们绝对不介意拿命去赌不知道有多少的几率。

    如果涉及到的利益太过巨大的话,天位一级的修士甚至会直接拼命,哪怕为此身死道消,也在所不惜!

    “其实咱们或许可以这样的……”

    见所有人都没了言语,唐楚阳突然心中一动,开口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之后,这才接着继续道:

    “我的想法是,咱们可以趁着如今难得的先机,先行开始造神,把在场的所有人全部打造成天神之后,或者,等唐家所有人的天神金身都晋级之后,拥有了足够自保的优势,

    那时候咱们再将成神的秘密暴露出去,不但咱们唐家的损失降到了最低,同时也积累了足够的优势,将来即便有再多的人开始造神,至少咱们比他们先行了不止一步!”

    唐浩然,李令远,宇文侯,老太君等人闻言,皆是双目猛地一亮,一边点头赞同,一边异口同声道:

    “这个主意不错!”

    见众人都认同自己的想法,唐楚阳有些满意地点了点头,看到唐老爷子等人依然还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当下便继续道:

    “但想要大量的招收人手,甚至于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咱们的实力,修炼资源这东西就属于不可或缺的物资,所以,咱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搜集大量的,能够支撑唐家快速壮大的资源!”

    唐浩然闻言,禁不住抬手拍了拍脑袋,满目赞赏地看了一眼唐楚阳后,这才冲众人道:

    “对!不论是否要招收大量的人手,修炼资源都是现如今的唐家最欠缺的东西,咱们现在就开始关心成神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似乎有些舍本逐末了……”

    “老六,你这话我可不认同!”

    听了唐浩然的话,宇文侯却一脸不满意地摇了摇头,他抬手指了指唐楚阳,接着道:

    “楚阳成神已属事实,也就是说咱们已经掌握了成神之道,虚无缥缈又从何说起?”

    唐浩然闻言微微摇头,张口正想解释什么,却不想李令远摆了摆手反驳道:

    “六弟你可莫要太过乐观了,楚阳虽然已经成就天神金身,但放到整个五行大陆而言,那也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店!除了他之外怕是没有第二个人成功过,你能保证咱们一定能成功么?”

    “这……”

    宇文侯被问住了,他的想法比较简单,既然唐家掌握了成神的秘密,那么只要依葫芦画瓢重新搞一遍的话,肯定能创造出第二个天神出来。

    但,宇文侯却从未想过,即便掌握了成神的秘密,在只有唐楚阳一个成功例子的情况下,谁又能保证其他人就一定能够成功呢?

    见宇文侯没了言语,李令远倒也没有继续打击他,几步走过去拍了拍有些丧气的宇文侯的肩膀,这才继续道:

    “所以啊,咱们还是按照楚阳说的那样,近期还是以收集大量修炼资源为主吧,等咱们储备够了足够多的资源,到时候便全部躲到这卧狮岭牧场,慢慢研究怎么造神!”

第四百零二章 釜底抽薪    ( )“女娲造人?楚阳,据我所知,女娲大神应该是荒古末期的天生地养的人类圣母,听你这意思,女娲圣母岂不是属于某个强大种族的大能,并不是天成之神?”

    这次插话的变成了李令远,虽然他猜想唐楚阳说出来的东西肯定会和众人所知有所区别,但听到女娲造人这里,他便忍不住插嘴了,因为在大陆现有的记载当中,女娲可是天成之神。∷四∷五∷中∷文︽頂點小說,

    “对!根据我的推测,女娲乃是妖族大能,不过李爷爷您说得也对,女娲虽身属妖族,但却是秉承天意而生,便是后来的造人传说,那也是遵循天意,为妖族求取一线生机!”

    唐楚阳点头回答了李令远的疑问,随后又把脑海里关于巫妖大战的故事稍稍删减之后,向众人描述了一个荒古时期,魔妖大战,波澜壮阔,恢宏无比的众神之争。

    接着话题又回到了女娲造人,女娲造人之后因神力耗尽而陷入沉睡,那些被创造出来的人类为纪念她,便为女娲塑神像。

    集全族之力时时供奉,凝聚信仰,最终不但令女娲恢复,并且得证大道成为五行大陆上第一位天神,万灵至尊圣母真神!

    花费了两个多时辰,将脑袋里所有关于洪荒的神话传说改编一番说出来后,唐楚阳最终总结性地断言道:

    “因为女娲圣母成神的传说,我便由此想到了,既然人族能够通过供奉和凝聚信仰缔造女娲圣母,那我们这些圣母创造出来的人类,为什么就不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成神呢?”

    “所以你便施恩于那些平民。让他们信仰你,而你通过凝聚这些人的信仰来塑造天神金身?!”

    唐浩然等人双目放光。如同醍醐灌顶一般整个人都兴奋得不能自已了,原来。成神竟然这么简单!

    “我不知道别人可不可以这样,但至少我成功了!”

    唐楚阳点着头肯定了众人的猜测,他自己虽然成神了,但毕竟只是个例而已,别人能否通过这样的方式成神,唐楚阳也不敢给出太过肯定的结论。

    不过看唐浩然等人满脸激动,大有马上就要开始试验的念头,唐楚阳心中一紧,突然想到他还没有把成神的坏处说出来。当下急忙张口继续道:

    “不过,即便成神,对于咱们自身而言恐怕也没有多少好处!”

    李令远等人闻言一呆,见唐楚阳满脸凝重之色,当下有些诧异地问道:

    “这话怎么说?”

    唐楚阳闻言叹气,抬手向上面指了指,郑重无比地解释道:

    “我前面说了的,五行大陆为什么上百万年没有修士飞升成神?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上四界的天神实在太大了。虽然五行大陆上的生灵亿亿万万,难以计数,

    但当天神数量足够庞大时,再多的信仰怕也不够那些天神们分食了。就如同我现在这样,成神便是和上界的天神争抢信仰,若是被上界发现的话……”

    后面的话唐楚阳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相信凭借唐老爷子等人的智商,肯定想得明白他话里隐藏的意思。

    “这……”

    唐浩然等人闻言。果然面色一白,全都僵在了那里。和天神争抢信仰,这个念头只是想想便让人觉得浑身发寒了。

    尤其是唐浩然和李令远都是已经契约了七阶守护神的修士,对于仙王之威,他们可是有切身体会的,只是面对仙王亿万分之一的分身,便让他们生出无可抵抗之感。

    如果是面对仙王真身的话,想到这个问题,唐浩然和李令远等人顿时面色发青,身体有抑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唐楚阳见李令远等人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下也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凡人和上界天神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大到了不可以道里计的地步,上百万年形成的对天神的敬畏,让天底下九成九的修士都不敢生出哪怕半分不敬之心。

    “这就是成神最大的阻碍了,爷爷,其实我当初也曾想过,五行大陆何等辽阔,其中惊采绝艳的天才之辈更是数不胜数,不可能到了如今都没有人不知道如何飞升成神,

    所以我就想,或许已经有很多修士知道如何成神,只是他们明白成神的后果是什么,反抗天神,这是何等逆天之事,恐怕,这才是五行大陆至今无人成神的真正原因!”

    “……”

    唐浩然等人闻言,默默点头,无言以对,是啊,和上界近乎无所不能的天神对抗,单单是这个念头就足够疯狂了,至于真正去做的话,哪怕是疯了,怕也不敢有这样的念头吧?

    凡人和天神之间,差距太大了……

    空荡荡的神殿里再没有了之前的激情,所有人都被‘天神’这个沉甸甸的禁忌压得喘不过气来,沉默良久之后,唐老爷子突然抬头看向唐楚阳,有些急切地问道:

    “乖孙,那你的天神金身,可曾,可曾……”

    “爷爷放心好了,信仰出现之后,便会有神台空间诞生于修士识海之内,那里是完全隔离与识海的,神印上的守护神契约根本无法感应到它的存在!”

    唐老爷子的话还没说完,唐楚阳便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了,‘天神’这座无与伦比的大山太吓人了,即便是以唐老爷子等人的强势,对此也是充满敬畏和忌讳的。

    “那就好……”

    唐浩然闻言点了点头,心里也跟着暗暗松了口气,他倒不是担心唐楚阳会为唐家带来灾难,而是怕这个唐家目前唯一的嫡系男丁被天神灭杀。

    就在众人全都沉浸到了对天神的敬畏情绪里时,宇文侯却突然恨恨地一圈砸到了身旁的神殿立柱上,愤愤地冲唐浩然等人道:

    “二哥,老六,听了楚阳的话,你们难道就不觉得憋屈么?!”

    “五弟!休要胡言!”

    宇文侯的话才出口,李令远便疾言厉色地呵斥了起来,他当然知道宇文侯这话是什么意思,虽然李令远听完唐楚阳陈述之后,也得心中憋闷至极,但天神之威,岂是他们这些凡间修士能够抵抗?

    “有什么不能说的?!反正这神殿是属于楚阳的地盘,他们就算想来也来不了!”

    宇文侯不依不挠地反驳了一句,之前唐楚阳已经说过,在神殿笼罩范围之内,他就是这片土地上最强的存在,虽然肯定是抗不过仙王的,但仙王哪有那么多时间关注凡间亿万修士?

    李令远见宇文侯这模样,当即张嘴打算继续呵斥,却不想唐浩然却突然拍了一下李令远的肩膀,面无表情地无奈道:

    “二哥,你就别责怪五弟了,其实听了乖孙说的这些,大家心里都明白,咱们凡间修士,只是上四界的天神圈养的供奉来源而已!”

    “唉……”

    李令远闻言叹气,似有万千滋味糅杂其中,看了看依然一脸愤愤的宇文侯,随后转头看向神台上唐楚阳的神像,久久无语。

    一直乖乖地站在一边不言不语的唐云婷左右看看,见所有人都仿似沉浸到了自己的心事里,当下几步走到众人中间,面色苍白,但却极为坚定地问道:

    “难道,咱们就注定要生生世世,永无出头之日地任凭他们这边圈养下去?!”

    唐浩然闻言看向自家女儿,微微张嘴,想要说些硬气话来安慰一下她,但犹豫半天,最终仰天一叹,无力道:

    “丫头,那是神啊,无所不能天神……”

    听了唐老爷子的话,唐云婷原本苍白的面色却突然血红,她有些激动地挥舞了一下手臂,有些失了理智一样地激动道:

    “天神又如何?!楚阳不是说了么,他们也是需要咱们的供奉来进行修炼,若是咱们能够断了他们的供奉,全部拿来用于提升自身实力,将来就没有战胜他们的可能么?!”

    唐云婷这话一出,神殿中原本沉默的众人顿时齐刷刷地抬头,双目发光地望向了唐云婷,一下子被这么多人死死盯着,任凭唐云婷再怎么激动,也被看得浑身发毛,当下有些怯懦地小声道:

    “我,我说错什么了么?”

    “二姑!你没说错,不但没错,还说的相当有道理!”

    唐楚阳双目放光的看着唐云婷,该死啊,这么简单的道理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上界天神都是依靠凡人的供奉来修炼,如果能把他们的供奉都给断掉,转而留给人类修士自己使用。

    此消彼长之下,或许只要经过足够的时间成长,将来凡间修士也不见得不能和天神一争长短!

    “丫头!你这话可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了!行!不愧是六弟的种,这脑子就是好使!”

    宇文侯兴奋的都要跳起来了,这么简单的事情,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这根本就是釜底抽薪之策啊!

    此时此刻,宇文侯的表情几乎和唐楚阳一模一样。

    另一边的李令远和唐浩然也齐齐对望一眼,目中多少带着些懊恼之色,这个道理说出来的话,实在太过简单,但他们却被天神至高无上的神威震慑,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想而已。

    不过唐浩然和李令远到底是才智不俗之辈,虽然知道唐云婷这话说到重点上了,但同时也让两人想到了其中的难处,李令远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叹着气开口道:

    “可是,整个五行大陆上的生灵何其众多,咱们又如何能够做到让整个大陆都断掉上界天神的信仰呢?”(未完待续。。)

    (l~1`x*>+`<w>`+<*l~1x)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