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这就是楚阳的神像?”

    气势恢宏的宫殿内,老爷子看着神台上那尊神威无双,似蕴含万千大道的奇特神像,只觉胸腹中无以言喻的震撼铺天盖地一般席卷而出。&26705;&33310;&23567;&35828;&32593;&39318;&21457;&32;&119;&119;&119;&46;&115;&97;&110;&103;&119;&117;&46;&110;&101;&116;

    对于飞升成神,五行大陆亿亿万万修士历经万险,尔虞我诈,追求了几十上百万年都未曾成功的事情,居然就在这么一个关外边荒之地,由一个小家族的继承人轻易做到了。

    世事之奇,天机之不可测,唐浩然在这一刻对于神秘莫测的天机大道充满敬畏,以及一点点他自己也说不明白的无奈。

    “对!这是楚阳自己炼制的神像,他那数千信徒当中,有许多人都能通过神像和楚阳产生感应……”

    唐云婷的语气里也带着莫名的敬畏,在她看来,这种事情本应该是上界天神才具备的神通,但自家侄儿,这个她看着长大的小家伙,竟然也有了这样超凡脱俗的神通。

    这种事情即便是唐云婷的切身遭遇,她依然无法做到深信不疑,但事实又充分证明,这一切都是已经发生的真实时间,那种糅杂与信任和怀疑之间的矛盾情绪,让唐云婷一度无法分辨梦醒之别。

    “乖孙,你是如何做到的?”

    唐浩然又将希翼的目光望向了唐楚阳,成神,这是天下间所有修士的终极目标,不论是唐浩然自己,还是李令远,宇文侯,他们历经艰险,险死还生的如此奔忙。除开为了家族利益。

    最终目的,还是为了追求那虚无缥缈的成神之道!

    原本成神的念头在唐浩然等人的心里。只是一种类似于信念一样的追求,更多的其实只是为了给自己确立生存信仰。

    但如今却让他们发现了成神的可能。这种诱-惑绝不是任何人都能够轻易抵抗的,而且,修为越高的人也越难以抵挡。

    “信仰!”

    唐楚阳几乎想都没想便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不是那种为了自身利益就可以无视一切的人,不过他在说出这两个字之后,面色就变得凝重了起来,他虽然成神了。

    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顶多也就算半个天神而已,因为唐楚阳的天神金身只有在潮汐山那样的独立位面里。才敢放心地释放出来用于战斗,若是在五行大陆,他根本没那个胆子这么干。

    “信仰?”

    唐浩然等人半是了解,半是迷糊地重复了一句,‘信仰’他们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但信仰和成神又有什么关系呢?

    唐浩然等人皆是才智出众之辈,回味了下‘信仰’二字的含义,几人顿时齐齐双目发亮,异口同声道:

    “你的意思是信徒?!”

    “对!”

    唐楚阳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随后他转头看了看身边围着的唐老爷子等人,这些人都是唐家的核心人物,有些事情也没必要瞒着他们,当下语气郑重地接着道:

    “爷爷。你们知道五行大陆上为什么从百万年前,便再也没有人飞升成神么?”

    “楚阳,你的意思是。你知道其中原因?!”

    唐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带着一股子掩饰不住的兴奋之意。关于成神的话题,一直是整个五行大陆上各大势力一直在研究讨论的问题。

    大陆上为什么足足百万年没有人飞升成神。这是亿万精英,天才,以及大陆顶尖修士们百思不得其解的隐秘。

    直至如今,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修士界顶尖强者的探索,依然未能找出哪怕与其相关的信息。

    此时唐浩然等人看唐楚阳的表情语气,他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惊天隐秘,这可是百万年未解之谜,多少大能者歇尽所能,费尽心机都未曾将之揭开。

    面对这样的惊天之谜,唐浩然他们就算想冷静也冷静不下来。

    “我知道的那些,都是我自己推测出来的,至于是不是真像我推测的那样,其实,我也不敢肯定……”

    唐楚阳可不是个自以为是的人,他自己的想法只是依据上一世的见识为基础,加上了解了五行大陆的发展史之后,才做出了目前的推测,至于准确与否,他是不敢百分百确定的。

    “你小子连天神金身都凝聚出来了,只这一点,你在关于成神之论方面的观点,便是冠绝大陆的权威了!”

    “是啊,五行大陆上百万年的历史里,都未曾有人飞升成神,如今你却凭借自己的推测,生生把自己推到了神坛上,若是这消息传了出去,怕是整个大陆的顶尖强者都要跑来争夺你小子了!”

    “掌握话语权的,永远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一小撮人,乖孙,你已经走在了我们所有人前面,所以,对于我们所有人而言,哪怕只是你的推测,那也是真理!”

    关系到成神的话题,容不得唐浩然等人不在意,此时见唐楚阳在这等紧要关头竟然开始谦虚起来,几个人顿时忍不住开始大唱赞歌,暗地里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简化成一句话就是“大哥,你赶紧说吧,我们洗耳恭听!”

    “好吧,既然爷爷你们想知道,我便把我自己的推测和你们分享一下好了……”

    唐楚阳嘴角抽了抽,见老爷子等人竟然不顾脸面地开始拍马屁了,他知道关于成神的隐秘,对于修士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当下也不再啰嗦,一边整理脑中思绪,一般开口解释道:

    “对于成神,我专门查阅了大量的大陆发展史一类的典籍,咱们的后阁,加上林家那边搜集回来的,甚至于在古家的时候,我也借阅了一些这方面的典籍,最终得出了一个可笑的结论!”

    “什么结论?”

    宇文侯忍不住插嘴问了一句,关于成神的任何结论,在宇文侯看来都是庄严无比的,他非常好奇,唐楚阳为什么要用‘好笑’这个词语来形容他的发现?

    唐楚阳转头看了宇文侯一眼,冲对方点了点头后,顺口道:

    “这个结论很简单,就是上四界的天神太多了,他们不希望再有人继续成神了!”

    “什么?!上四界的天神太多?!”

    唐浩然等人近乎齐齐惊呼一声,修士的修为越高,对于上四界的了解就越多,比如唐浩然等人,他们都是契约了仙王级守护神的人物,即便和守护神没有太多的交流。

    但契约守护神的时候,多少都会得到一些关于上界的信息,尤其是在元神神游上界之时,虽然只能通过感知来‘看’上界,但那毕竟是对上界另一层面的接触。

    唐楚阳这个言论确实有些超乎唐浩然等人的想象,因为上四界的天神太多,所以上界不愿意凡间界的修士再继续飞升,这边导致了凡间界百万年无人飞升的死局?

    这么看的话,唐楚阳这个结论确实称得上好笑了,因为这个结论若是传扬出去,确实只能当做笑话来听。

    “楚阳,你为什么为得出这么,嗯,可笑的结论呢?”

    问这话的是李令远,他不认为唐楚阳在这么紧要的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既然他这么说了,那么肯定还有支撑这个结论的事实让唐楚阳有了这个认知。

    “因为信仰!”

    唐楚阳抬手指了指神台上他自己的神像,随后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掐诀向神像一指,原本毫无生机的神像陡然绽放出璀璨金光,一股铺天盖地的神威瞬间笼罩整个大殿。

    “就我的推测来说,亿万年前的荒古时期,其实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天神,那时候人类,神兽,魔族,妖族共存于混沌初开的洪荒世界里,或是和平共处,或是互相征伐!

    但随着所有种族的实力越来越强,人口越来越多,以及各类修炼资源,和天地灵气越来越少,种族战争便不可避免了,可是洪荒时期的神兽和古人类何等强大?

    举手投足间便能移山填海,随便一个神通就是天崩地裂,几场大战下来,洪荒大陆便被摧残得四零八落,为避免彻底摧毁各大种族共存的世界,洪荒大能施展大神通开辟空间,将族人转移!”

    唐楚阳说到这里的时候,稍稍停顿了一下,见众人已经沉浸到了他描绘出来的恢弘世界里,当下略微有些得意地点点头,继续道:

    “而那些大能者所开辟的空间,其实就是咱们现在所知的上四界,其实据我推测,五行大陆之上并不止上四界那么简单,恐怕还有许许多多我们未曾发现的其他世界……”

    “可是,这些和成神有什么关系呢?”

    宇文侯就是个急性子,他见唐楚阳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出半点和成神相关的事情,当下便有些心急地再次插嘴了。

    “马上就要说到了……”

    谈兴正浓的时候突然被人打断,唐楚阳心里多少有些郁闷,不过宇文侯可是他爷爷辈儿的人物,他可不敢出口呵斥,索性便直接开始陈述重点。

    “洪荒时期的强大种族虽然离开了大陆,在开辟了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但五行大陆毕竟是所有种族的起源之地,他们虽然离开,但也不能让大陆荒废不是?所以,后面便有了女娲造人!”

    唐楚阳说出这话的时候,心中感觉荒谬无比,五行大陆虽然也有女娲造人的传说,但却和地球上的传说大径相庭。

    他所陈述的这些,不过是将两个世界的传说混合到一起,然后通过他的嘴巴讲出来,便成了唐楚阳自己的理论。(未完待续。。)

    (l~1`x*>+`<w>`+<*l~1x)

第499-500章 金鸡,魍魉    ps: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再来点订阅吧,让本书能够早点上大封推,谢谢了。

    嗯,临空落符对于贾可道来说都是一个挑战。

    其需要先在空气之中将所需符箓绘制完毕,随后将其落入妖怪体内。

    要知道,这妖兵符箓可要比平时所用的符箓复杂程度超过数倍以上。

    因而,贾可道即便是对于临空画符就比较熟悉了,但最初的时候也失败了几次,不过还好,有足够多的妖怪让贾可道练习这临空绘符和临空落符。

    贾可道给青羽,夹山,白大三头妖怪所绘制的妖兵符箓就不是狂风虎贲符了,而是更高级的霸力熊罴符!

    这霸力熊罴符较之狂风虎贲符要复杂不少,但贾可道很容易就将妖兵符箓绘制成功,落在了三头妖怪身上。

    随着这三道闪烁着白光的妖兵符箓渐渐浸入青羽等人体内,青羽等妖怪顿时就发出了痛苦的嚎叫。

    这种痛苦在那些虎贲妖兵身上也出现过,但却没有这三头妖怪如此痛苦。

    这三头妖怪里,最痛苦的就是青羽鸡妖。

    随着妖兵符箓在体内发挥作用,青羽鸡妖身上的毛孔张开,随着毛孔张开,羽毛便开始掉落,那毛孔里也不断浸出鲜血。

    相对于人类道兵,这妖兵在刻画符箓之后所出现的变化要比人类道兵剧烈太多。

    这里面的原因。就在于这道兵符箓实际上原本就是从妖兵符箓变化而来的,再加上普通人类在肉身各方面都远远比不上妖怪,这妖兵符箓能够促进妖气成长。如此一来,这符箓的效果在妖怪身上显现出来就更加强大。

    至于特伦斯这些战职者,虽说有着强大的斗气,但这异界的斗气就与这道兵符箓完全不是一个体系,在道兵符箓的加持之中也起不了什么用处,其效果也与普通人差不多。

    前后不到十分钟,青羽鸡妖就从之前那头全身火红带青的大公鸡变成了一头全身赤裸的鸡。如同被拔了鸡毛快要被送进高压锅的模样。

    当然,青羽鸡妖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尴尬情形。已经完全陷入到痛苦深渊之中。

    全身鲜血,浑身痉挛,青羽鸡妖都感觉自己如此快要死掉了。

    渐渐的,青羽鸡妖身上的毛孔收敛了起来。鲜血止住,一缕缕白色妖气从口中喷出,将青羽鸡妖缠绕了起来,不到百息时间,青羽鸡妖就被白色妖气包裹。

    白色妖气之中不再发出一丝声响,终于,那白色妖气渐渐减少,一点点的进入青羽鸡妖体内。

    这时,一头全身带着淡金的青色大公鸡从地上苏醒了过来。

    刚一醒来。大公鸡就扇动着翅膀就跳上了树枝,昂首挺胸,张口就开始高声鸣叫了起来。

    随着大公鸡这一口鸣叫声响起。原本已经进入黄昏的天光忽然之间微微亮了一下,随后又迅速暗淡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贾可道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后疾步上前,右手一招,那大公鸡就从枝头跳下。落在了贾可道手上。

    贾可道倒是没有想到,这青羽在炼制成为熊罴妖兵之后。其体重至少增加了数倍以上,当然,就算是其体重增加了,也没可能将贾可道的手臂压下去。

    随后,贾可道取出一根银针,刺入青羽体内,取出之后,舔了一下针尖带出的那一滴鲜血。

    嗯?

    贾可道在血液之中不但品尝出了青鸾的血脉,居然还品出了金鸡血脉。

    这金鸡血脉在洪荒之时并不太出名,但其则是来自于金乌。

    太阳金乌!

    简单来说,这金鸡血脉就是太阳金乌与其它飞禽大妖杂交之后遗留下来的次等血脉。

    这金鸡之中最为出名的便是天庭之中的昴日星官,其乃是二十八星宿之一,住在天庭之中的光明宫,本相就是六七尺高的金色大公鸡,神职乃是司晨啼晓。

    不管怎么说,这金鸡血脉并不会比青鸾血脉差,甚至于在战斗方面更为强悍。

    别的不说,光是那血液之中蕴含的纯阳至刚之气,就足以完全克制那些阴邪之妖,换成在这异界里,恐怕也算得上是恶魔的天敌了。

    嗯,不错,这霸力熊罴符的确要比那狂风虎贲符足足强上一个档次,那些体内刻画了狂风虎贲符的妖怪可没有多激发出一个血脉来。

    最重要的是,这青羽鸡妖体内的妖气较之之前已经增强了一倍以上,并且还在迅速增强之中。

    没多久,这青羽鸡妖肚子里就咕嘟咕嘟的叫了起来。

    这是青羽鸡妖饿了。

    随后青羽鸡妖便展翅飞了起来,在潭水上盘旋了一圈之后,轻鸣一声,那潭水上竟然燃烧起一团火来,片刻之间那潭水就开始沸腾了起来,数以百计的肥鱼就在潭水里被煮熟,浮上了水面。

    青羽鸡妖随即欢快的降低高度,张口一吸,那些被煮熟的肥鱼就纷纷自行从水面飞起,落入口中。

    如同贾可道当初变化巴蛇后一般,这青羽鸡妖不断吞吃着肥鱼,肚子就好似一个无底洞,即便是再多的肥鱼也无法填饱自己的肚子。

    这时,白大也将妖气收回了体内,相对于青羽鸡妖来说,白大所出现的变化更大。

    白大的原形原本是一条白鲢鱼,但在妖气收回之后,它的身体变得极为细长,甚至于腹部出现了三个凸起的小包,就整体来说,犹如一条巨型带鱼。

    但在贾可道眼里,这白大在妖气收回之后身上就升腾起一层带着一丝青色的灰白之气。那白大在苏醒之后,似乎极为不耐在陆地之上,晃动了一下身体。身下随即喷出一股水浪来,随后便腾空而起,朝着那潭水落下。

    此时那些正在躲避青羽鸡妖的鱼类尽数朝着白大游来,那白大随即再度滕水而出,朝着贾可道点了点头,便带着那些鱼类朝着更远处的河流而去。

    这是?

    贾可道随即在脑海里翻阅起记忆来,数息之后。贾可道就找到了与之相关的记忆。

    《说文解字》一书中有云:蛟,龙之属也。其气灰白带青,池鱼,满三千六百,蛟来为之长。能率鱼飞置笱水中,即蛟去。

    原来如此,想来那白大身上升腾起来的带青灰白之气便是蛟龙特有的蛟气了。

    看来这白大已经开始朝着蛟转化。

    实际上,这并不奇怪,这白大在化妖之后原本就激活了青龙血脉,其为河神,再加上道兵符箓催发妖气,从而加速了血脉的纯化。

    最后完成变化的乃是那夹山松鼠。

    与前面两头妖怪相比,夹山松鼠的变化就要小很多了。

    相对于青羽鸡妖激活显化的青鸾。金鸡两大血脉,以及白大的青龙血脉,这夹山松鼠所激活的血脉就是一个金鼻白毛鼠。

    这金鼻白毛鼠在洪荒之时不显于世。只是后来天庭建立之后,这种老鼠就在天庭一带安家了,打洞穿墙,偷吃香油等等,也勉强算得上是仙鼠了。

    这金鼻白毛鼠最出名的时候,就是一只金鼻白毛鼠将燃灯古佛座前的香油宝烛给偷吃了。

    这金鼻白毛鼠光看名字并不起眼。但却能够跑到燃灯古佛座前偷吃东西,其打洞穿墙的神通足以让人惊骇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松鼠也算是鼠类,有这样的血脉也不奇怪。

    这夹山松鼠的金鼻白毛鼠血脉在妖气将其增强之后,所显现出来的神通的确厉害,其苏醒之后便朝着地下一钻,便消失不见,待到其再度出现的时候,却是悄然无声的出现在贾可道面前,双手抱拳,朝着贾可道行了一礼。

    就这模样乖巧无比,并且在礼貌方面,可要比青羽和白大强多了。

    当然,在夹山松鼠朝着贾可道行礼的时候,那青羽鸡妖也见到了,这时方才恍然大悟,停下了捕鱼,横空飞来,落在贾可道面前,朝着贾可道拜了几拜。

    至于那白大除了向贾可道行跪拜之礼,甚至于还请求贾可道给自己带点小弟过来。

    这异界里的鱼,虽说在白大的调教之下,多少也懂得了一点点东西,在白大巡河之时,也知道跟上去捧趣,但它们不管再聪明也最多只是一些魔兽,与真正的妖怪相差太远了,完全无法让白大感受到那种手下的感觉。

    贾可道也正有此意。

    相对于那些费力费时的人类道兵来说,这些妖兵很明显要强悍太多了,何况它们的道行能够不断上升,直到千年之时才会停止。

    光这一点来说,这些妖兵之后才是贾可道在异界里开拓基业的主力。

    贾可道让那些妖怪听从孟挺的吩咐之后,便进了道德经,之后通过黑色光门回到了老君观。

    这老君观似乎就是黑色光门在地球上不会移动的坐标了,不管贾可道从地球任何地方进入那黑色光门去了异界,在回到地球上的时候,总是会在老君观里出现。

    当然,这并不算什么问题。

    回到老君观,贾可道就将自己点化的妖怪唤了过来,赏下一把丹药之后,便吩咐这些妖怪召集山中的各种动物,挖掘树木等等。

    而贾可道自己则是破空离开了老君观。

    贾可道准备收集更多的生物投放到异界去,这主要有两个目的,其一便是能够点化更多的妖怪,其二便是借此来观察妖怪与异界之间所产生的变化,毫无疑问,这也是追索异界大道的一种方法,并且这种方法比较有效。

    毕竟妖怪这种存在对于异界来说,乃是另外一个世界的超凡存在,毫无疑问,在妖怪数量不断增多的同时,也会与异界相互交融,从而让贾可道抓到一些大道的痕迹,甚至于直接抓住一丝大道都有可能。

    但想要收集地球上更多的生物。单靠老君观附近那几头妖怪,最多也就是将那附近的生物搜刮干净罢了,想要更多却是不可能的。

    因而这就需要老君观曾经的看门老道士。老郑头的帮助了。

    贾可道现在通常情况下都是阳神出行,这飞行的速度不说超过最快的宇宙飞船,至少也要比那些超音速战斗机更快。

    从老君观腾空而起,到在老郑头家别墅上空,贾可道仅仅只花费了五分钟不到。

    而老君观到老郑头家别墅的直线距离则超过一千六百公里。

    由此可见这阳神的速度的确惊人,每秒钟超过五公里的速度,要知道声音的速度也就是每秒三百四十米左右罢了。

    音速的十五倍接近十六倍。

    用测量飞机速度的专用术语来说。这就是接近十六马赫的飞行速度。

    这样的飞行速度已经与地球人类所造出来的大气层飞行器最高速度相等了。

    当然,这样的速度。也仅仅只是贾可道好似寻常走路一样的速度罢了。

    如果贾可道将速度加快到极致的话,这一千六百公里也就是一分钟左右的时间。

    也就是说贾可道阳神速度的极致将会达到每秒二十六公里以上。

    二十六公里每秒是个什么概念?

    七十八马赫!

    第一宇宙速度每秒七点九一公里,能够环绕地球作圆周运动。

    第二宇宙速度十一点一八公里每秒,能够完全摆脱地球引力。飞出地球。

    第三宇宙速度每秒十六点六三公里,能够飞出太阳系。

    嗯,也就是说,如果贾可道一直保持这个速度的话,能够直接飞出太阳系去。

    当然,贾可道现在还没有这么无聊做这样的事情。

    贾可道能够感受到一些东西,实际上地球对于自己来说算是一种保护层了,如果自己离开地球去到宇宙里的话,恐怕会出现一些麻烦。并且这地球之外的宇宙空间并没有异界星界那种浓郁狂暴的灵气。

    贾可道去了有什么用处?反倒是白白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最关键的是,阳神以这样的速度飞行。会出现一些问题来,会让阳神出现一些不必要的损伤。

    阳神在某些极端环境下,即便是虚体,也会损伤的。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贾可道在星界虚空的时候,也就不用时不时将阳神钻入肉身来保护阳神了。

    不管怎么说。贾可道以一种很悠闲的方式来到了老郑头家别墅上空的时候,就听到了下面传来的女人惨叫声。

    “啊!”

    “快。用力!用力!头快要出来了。”

    原来是老郑头的老婆正在生产之中。

    而在临时布置成的产房外,老郑头正焦急的来回走动着。

    对于老郑头来说,选择在家里生产无非就是想要让老婆更安心一些,毕竟以老郑头的财富来说,老婆生产,请一搭妇产科医生来侍候都是小事。

    实际上,老郑头也知道,在老婆有了贾可道赐予的守元符保护,再加上服用的丹药,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道理,老郑头都知道,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会焦急,担心,害怕。

    贾可道也没有将目光透过房顶看进去,对于修道者来说,产房绝对是他们最不愿意去的地方之一。

    贾可道落在了老郑头面前,显出了身形。

    那老郑头最初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半晌之后才激动的跪了下来,抱住贾可道的大腿就祈求了起来。

    至于其想要干什么,无非就是想要请贾可道出手保住母子平安罢了。

    对于老郑头的担心,贾可道也只能温言安慰,明知道不会出什么事,贾可道怎么可能出手,完全没有必要,当然,安慰对方也仅仅是缓解一下对方心情罢了。

    既然这老郑头家正在生孩子,贾可道也没有那么不通情面赶着老郑头去做事,而是取出一个蒲团就地坐了下来。

    不过很快,随着产房里女人的惨叫声渐渐低落,这别墅四周倒是围上了一些肉眼看不见的黑色影子。

    贾可道看见了,那老郑头作为仙民,虽说在俗世里泡了不少时间,但也能够看见,阴阳眼,原本就是仙民具备的基础能力之一,即便是最弱的仙民也会拥有这样的能力。

    “仙尊,那些东西,不会出事吧?”

    老郑头关心则乱,他隐隐约约看见那些黑色影子正朝着别墅慢慢的逼过来,心头不由得生出几分担心来。

    “无事,这些魍魉不足为道。”

    贾可道这句话说得并没有任何错误。

    这些黑色影子连鬼魂都不是,它们仅仅只是鬼魂消散之后在地下的一点残留,类似于影子一样的灵体,在古代被称为魍魉!

    当然,这些魍魉在会不断相互融合,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们会变得比较强大,之后从一种本能反应出发企图入驻附近一些刚刚产出的婴儿体内,从而获得新生。

    嗯,这样情况在古代华夏经常出现,实际上就算是在灵气枯竭的现代,也会出现。

    那些被魍魉入驻体内的婴儿就会出现一些问题,而最常见的就是脑瘫等等之类的脑部疾病,说白了,在它们入驻体内之后,这些可怜的婴儿就变成了白痴。

    这里面的原因很简单,

    如果从实力上来比较的话,这些魍魉大概只有那些脱离尸体不久的新鬼实力的一成不到,甚至于更低。

    如此一来,这些魍魉所能够携带的记忆乃至于灵智近乎于没有,在入驻婴儿体内之后,它们就取代了那刚刚诞生不久的初生灵魂,或者是吞噬。(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