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现在,看其脚落下的趋势也是很重的,换成以前的话,也应该是发出重重的脚步声,但由于那鬼武幻隐符的原因,使得其走路丝毫无声。

    出了神庙大门,贾可道看了看在外面排好队列的人群,随便选了一个金刚护甲力士。

    听得大祭司叫唤自己,那金刚护甲力士就从队列里出来,对着贾可道重重的捶了捶自己右胸后就立在那里不动了,等候着大祭司的吩咐。

    这捶右胸乃是土地神的信徒的几种拜见礼之一。

    实际上这原本是战士对于上级的见面礼,而土地神信徒之前拜见孟挺这些祭司乃是跪拜之礼,由于之后青木山谷等地方处于与恶魔的战斗之中,这种跪拜礼就改成了捶胸礼。

    “你与他打!”

    贾可道指了指跟在自己身后的那个鬼武道兵,又指了指出列的金刚护甲力士,随后说道。

    对于贾可道的命令,这两人倒是没有疑问,鬼武道兵随即就从贾可道身后走了出去,两人相互行礼之后,在第一时间就撞在了一起。

    这是金刚护甲力士之间在没有携带武器的情况下的惯用招式。

    毕竟金刚护甲力士的力量很大,相互切磋自然就是以力量为主。

    由于双方都没有携带武器,因而撞在一起之后,这场战斗就演变为类似于角力的战斗模式。

    两人扭打在一起。时不时扭动跺地扭腰,双臂发力,企图将对方直接甩飞出去。

    而如果两人分开。就会借机对对方饱以老拳。

    这种战斗模式持续了足足十多分钟。

    由于两者之间的力量相差不大,因而总体是僵持状态。

    贾可道看着这一幕,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

    那鬼武道兵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没有明白自己现在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倒让贾可道有些啼笑皆非。

    当然,这种僵持状态并不会长久下去。

    原因很简单,站在贾可道身后的孟挺等人清清楚楚看到师尊的右手食指轻轻一弹。一缕透明的疾风随即便飞了出去,转眼之间就打在了那个鬼武道兵用来支撑身体的右脚上。

    这算是拉偏架么?

    孟挺等弟子有些无语。但也知道师尊恐怕也不是无聊所为,应该是有什么用意的。

    随着那缕疾风打在鬼武道兵的支撑右腿上,那鬼武道兵只感觉右腿一痛,随即右腿就用不上劲了。

    对方的状态。在瞬间就被那金刚护甲力士探知,见到如此时机,金刚护甲力士如何不会抓住,双手顿时爆发,一声发喊,便将那鬼武道兵直接从地上举了起来,随后一时兴起就将对方朝着远处甩了出去。

    这一甩出去,那鬼武道兵就算是输了。

    要说在青木山谷里,这些专司战斗的金刚护甲力士之间竞争还是很大的。不为别的,就为了一个面子,一个荣誉。能够走到这一步来的家伙,没有一个是愿意被人看不起的。

    因而在被对方甩出去之后,那鬼武道兵心头一急,片刻之后,身上就喷出一股白雾将其笼罩,待到白雾消散之后。那鬼武道兵竟然在半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嗯?这怎么回事?

    孟挺等人倒是能够猜到一点,不过站在场中的那个金刚护甲力士就纳闷了。伸手抓了抓青秃的头皮,转身环视了一圈,真没人了。

    就算是那些排成队列的家伙里也没有,他是不会认错人的。

    也就是说,对方真的消失了。

    发现这一点之后,那个金刚护甲力士随即就警惕了起来。

    他也不是什么孤陋寡闻的家伙,法师的隐身术,盗贼的阴影潜行等等之类足以让人看不见的法术或者能力有十多种。

    但除非是实力抵达了传奇境界,所有与隐身有关的法术或者能力都不可能将所有痕迹掩饰掉。

    准确来说,这类隐身法术,能力只能将视线屏蔽掉,但对方走路时所发出的声音,身上散发出来的体味乃至于呼吸声等等之类的东西是没法屏蔽掉的。

    因而那金刚护甲力士在警惕起来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竖起了耳朵,仔细辨听四周传来的声音。

    这个金刚护甲力士在炼制成为金刚护甲力士之前乃是一位游侠,在听风辨位这方面的实力倒是不弱。

    若是比较喧闹的环境,这个金刚护甲力士也就只能认栽,一个游侠的耳力也没有办法从喧闹环境里将特定的轻微声音分辨出来。

    但现在很寂静,不管是那些等待着炼制成为道兵的家伙还是贾可道等人都没有发出声音,最多也就是一点呼吸之声。

    而呼吸之声与脚步声是不一样的。

    金刚护甲力士有着充分的信心将对方的脚步声辨听出来。

    但辨听了数十秒后,金刚护甲力士傻眼了。

    压根就没有什么脚步声,甚至于一点味道都没有闻到,那个家伙就好似突然消失了一般,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就在这金刚护甲力士傻眼的同时,从他身后的影子里突然就冒出一个黑色的身形,一把就将他双臂连同胸膛合抱了起来,随后举起就朝着地上掼了下去。

    就这么一下,金刚护甲力士虽说也就被震了一下,都几乎算不上受伤,但他知道,自己输了。

    对方能够悄然无声的出现在自己身后,如果有武器的话,自己压根就没法防御,连半点警觉都没有出现,金刚护甲力士虽说防御力强悍无比,但后背就算是他们的弱点了。

    金刚护甲力士带着一脸惭愧的认输退回了队列之中。但那鬼武道兵此时压根就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做到了。

    让对方都没有发现,自己就悄然靠近,然后秒杀对方!

    随即鬼武道兵就陷入到极度的兴奋之中。身形再度消失,不过出现之时却已经到了队列的后面,在最后那人颈子上轻轻吹了一口气,吓得那人差点尖叫起来。

    “行了,特伦斯,你先领着他出去,让他熟悉一下自己的能力。”

    贾可道吩咐一声。特伦斯便朝着鬼武道兵招了招手,带着对方出去了。而贾可道则转身回了神庙。

    回到神庙,众弟子又开始忙碌了起来,孟挺则是换了一个人继续刻画符箓。

    一百个人的符箓刻画耗时颇多,再加上孟挺等人的速度较慢。浪费了更多时间。

    当第九十个道兵炼制好后,却已经是第三天了。

    孟挺等人虽说精神还有一点,但身体却是极度疲劳,站立之时都有些摇摇晃晃。

    见到弟子们都如此疲劳,贾可道也没有让他们继续下去,随即挥手让他们回去休息。

    毕竟接下来要绘制的乃是剑修阵势符。

    这剑修阵势符乃是炼气化神下层才能够绘制激活的道兵符箓,乃是一种攻击力极强的道兵符箓。

    从金刚护甲力士符开始就可以看出一种趋势。

    金刚护甲力士符乃是刚阳的道兵符箓,绘制激活之后,受符之人便可力大无穷。肉身防御极强,虽说兼顾了一些攻击力,但最主要的还是偏向于防御。

    之后的鬼屋幻影符则是专司隐藏。速度,在敌人意料之外发动突然袭击,主要偏向于速度。

    而这剑修阵势符就是偏向于攻击了。

    当然,贾可道对这道符箓也仅仅只是初步了解,想要完全了解的话,就需要等到第一个剑修道兵炼制好之后才行了。

    说实话。贾可道倒是想要看看这剑修道兵与蔡银玲这样真正剑修之间的区别所在。

    这剩下的十人原本就是青木山谷里功劳最大的十个,即便他们被排在最后位置。也没有半点怨言。

    当然,在贾可道招呼他们十人进去的时候,这十个人脸上还是带出了一丝喜悦。

    不管怎么说,从之前那些战友出现的变化,他们也知道进入神庙之后,会变得更强大。

    尤其是那金刚护甲力士符与鬼武幻隐符尽数激活之后所产生的战斗力,简直让人难以相信。

    简单来说,这基本上就是穿着全身重甲的大剑士与暗影的叠加综合体了。

    之前的金刚护甲力士基本上就等同于全身重甲的大剑士,不但防御力强悍,力量也强悍。

    而这暗影则是与剑师实力相等的盗贼。

    实际上暗影这个等级的盗贼与大剑士实力的大盗相比,攻击力并没有出现太大的提升,但在隐藏与速度方面则出现了极大的提升。

    他们甚至于可以直接通过某种神秘力量的转换,从藏身的阴影里直接穿梭到敌人的影子里,从而发动迅雷一般的偷袭。

    这也正是那些强大魔导士害怕遇上暗影的原因之一了。

    如果配合足够强大的匕首,暗影甚至于可以试着刺杀魔导师层次的强大法师。

    总之,神出鬼没,出人意料等等之类的形容词都是用来形容暗影的强大。

    当然,如果遇上全身覆盖重甲的剑师,暗影就比较吃亏了,他们的武器通常情况下很难破开剑师的防御,要知道到了剑师这个层次,战士的体力之强是难以想象的,只要他们愿意,不怕减少自己的速度,他们甚至于可以在身上覆盖两层厚实的重甲,再加上一些剑师喜欢使用的盾牌乃至于一些魔法道具,着实让力气比较小的暗影感觉无力。

    之前就说过了,这金刚护甲力士符与鬼武幻隐符同时作用于一名道兵身上之后,其威力相当于重甲大剑士与暗影的重叠,这样就意味着,在鬼武道兵对敌人发动偷袭的时候,那个敌人即便是覆盖重甲也未必能够逃脱鬼武道兵的刺杀。

    毕竟鬼武道兵在金刚护甲力士符的作用下,所拥有的力量足以挥舞一把重达五百多公斤的钝器发动一次锐利的攻击。而钝器则是对付重甲最好的武器。

    想想看吧,一把重达五百多公斤的大锤子在巨力的作用下砸在身上,有重甲又有什么用处?

    虽说这样攻击一次之后。鬼武道兵或许就有些脱力了,但这就足够干掉敌人了。

    实际上就算是挥舞两百多公斤的锤子砸下去,很多家伙都要变成肉饼了。

    没有孟挺等人打下手,贾可道一个人在这些人身上绘制道兵符箓就有些慢了。

    当然,如果算上孟挺等人绘制时出现失误所导致的返工时间,贾可道一个人花费的时间也差不多与他们相等了。

    孟挺等人刻画道兵符箓后,贾可道描绘时所采用的材料乃是高级恶魔的魔核。基本上都是萨斯魔,狂战魔等等之类的魔核。这些恶魔的实力也就在十二级到十六级之间。

    但给最后十人绘制剑修阵势符的时候,贾可道所采用的材料就不是那些高级恶魔的魔核了,而是血战魔,魅惑领主这样顶级恶魔的魔核。

    说到这里。贾可道都有些郁闷,在试用白光葫芦的时候没有预料到其威力那么大,一招就将那头六臂蛇魔给干掉了,结果其魔核都在这一击之中粉碎彻底报废,白白浪费了一颗顶级魔核。

    要知道,这么一颗顶级魔核所磨出的粉末足以绘制出五个道兵所需要的剑修阵势符了。

    还好,如果不是贾可道在深渊位面里捞了几个顶级魔核的话,现在这十个剑修道兵是没可能炼制出来的,这需要消耗两颗顶级魔核。

    并且之前。贾可道清除魔核里的邪恶混乱之力时,不小心报废了一颗,搞得现在就剩下两颗的量了。

    要知道。在主物质位面里的顶级恶魔可不像深渊位面那样多。

    在那头巴库魔逃掉之后,如果不花费力气去寻找的话,恐怕短时间内很难再找到顶级恶魔了。

    十个剑修道兵花费了贾可道整整三天三夜的时间,其中还失败了几次,待到最后一名剑修道兵完工的时候,贾可道手边的顶级魔核粉末也就只剩下一次的量了。

    如果再多失败两次的话。这剑修道兵也就只能炼出九个。

    就这么简单。

    贾可道微微松了一口气,揉了揉脸。绘制这剑修阵势符与之前那些符箓完全不一样,消耗的精力极大,就连贾可道有着巴蛇血脉加成的肉身都有些支撑不住了。

    当落在最后一笔的时候,贾可道都感觉自己好似搬了几座大山那样累。

    右手一招,十名剑修道兵额头上的真梦符就飞了起来,落在贾可道手中自行叠成一摞,被贾可道收了起来。

    “呔!醒来!”

    贾可道唤醒这些剑修道兵的方法较之孟挺就要温柔多了,轻喝一声,声音如同炸雷在众人耳边响起。

    随着一阵低喃声响起,这些剑修道兵便渐渐从梦境里苏醒了过来。

    “你等先跟本尊过来。”

    尚未等这些剑修道兵完全清醒,贾可道就唤了一声,让这些剑修道兵跟在自己身后,朝着神庙外走去。

    这十名剑修道兵与那些鬼武道兵完全不同,虽说走路要比金刚护甲力士轻柔了一些,但依然能够发出脚步声,这让他们感觉有些奇怪,心头有些纳闷,难道自己失败了?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与那些鬼武道兵不同。

    贾可道带着他们一路出去,一直到了谷口都没有停下。

    待到出了青木山谷,远远就看到那些鬼武道兵在特伦斯与奥迪斯的带领下,追杀着那些散落在荒野里的恶魔。

    这些恶魔在恶魔督军被干掉之后,就被清理了几遍,但青木山谷四周出去的荒野太大了,而青木山谷也不可能将所有人都派出去清扫恶魔。

    因而总会有很多漏网之鱼,或者从更远处过来的恶魔。

    即便是这几日,都会时不时有恶魔不小心冲入青木山谷谷口,被把守谷口的战士干掉,由此可见恶魔的确还有不少。

    那些鬼武道兵此时已经陷入到极度的兴奋状态。

    他们每次出现将一头恶魔击杀之后,便会迅速再度隐身消失,待到再度出现的时候,便会是另外一头恶魔的厄运降临。

    当然,现在他们对于鬼武幻隐符的掌握还不够熟练,在很多时候都会不小心露出马脚来,但即便是这样,其威力也不小了。

    跟在贾可道身后那十名剑修道兵看着其他战友绞杀恶魔的威风劲头,倒是有些羡慕了。

    贾可道朝着四周看了看,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附近的恶魔都被那些新鲜出炉的鬼武道兵给干得差不多了。

    算了,就石头吧,贾可道也没有去寻找那些恶魔了,随即便指了指远处的一块巨石,开始指点起这些剑修道兵来。

    与鬼武道兵相比,这些剑修道兵的作用完全不一样。

    他们需要每三人或者每八人乃至于每三十六人组成不同的剑修阵势,才能够将道兵符箓的力量最大化。

    如果没有贾可道的指点,别说组成阵势了,就算是单独一人也没法使用道兵符箓加持的能力。

    在贾可道的一番指点之后,这些剑修道兵开始打坐运气,试着调动体内因为道兵符箓产生的灵气。

    他们不断坐在地上,竖起食指与中指合并的剑指,朝着那块巨石点去。

    但这种举动完全没有半点用处,倒是将一些鬼武道兵给引了过来。

    最初他们还以为这十个家伙所用出的能力会很惊人,但站在一旁看了半晌之后,不由得有些无趣的离开了,甚至于有一个鬼武道兵低声的笑了两句。(未完待续)

第三百九十八章 老子终于回来了    “灵宝虽然珍贵,但要说比天材地宝珍稀一万倍,还是不太可能的,许多比较奇特的天材地宝,其价值并不比灵宝逊色多少……”

    唐云倩毫不客气地反驳了自家侄女猜想,她的见识绝对不是唐楚兰能够比拟的,灵宝虽然属于传说中的存在,即便是契约守护神附带的灵宝,也只是蕴含了一点灵宝真灵的次品。

    但要说灵宝超过诸多天材地宝一万倍,这话绝对是言过其实的,唐云倩稍稍凝眉想了想了,随后想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也跟着失声惊呼道>

    “楚阳,难不成你抓到了神兽? ” 。 ?br />

    这是唐云倩能够想到的最符合价值的事物了,巅峰期的神兽,那可是不逊于天神的存在,就连人间至尊九宫境地仙都不敢轻易招惹,哪个家族若是能有护族神兽的话,长盛不衰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当然,前提是这只神兽终生不背弃它守护的家族。

    “神兽?”

    唐楚阳诧异地重复了一句,心里却一抽一抽的,他在想,若是让老爷子知道,自家六丫头居然拿他和神兽比较的话,也不知道是该荣幸?还是恼怒女儿把他比作兽类?

    “哦?竟然不是神兽?那是什么?”

    唐楚阳虽然只是回了两个字,但唐云倩是何等聪慧的女子,只从自家侄儿的语气里就听得出,她自己的猜测是不对的。

    “六姑,您就别问了,赶紧带二姐回主堡去。等我们到了,你们不就知道了?”

    说完这话。唐楚阳的声音便彻底消失,利用神像传音虽然方便。但消耗也同样不少,而且使用的还是最珍贵的元神精华,唐楚阳目前的元神精华储备可不富裕,若不是太想家,他才不会这么干奢侈的事情。

    临走之前,唐楚阳利用神像强大的增幅能力,将整个唐家牧场扫描了一边,发现在距离主堡不远的另一处山脚那里,新建造了另一片规模不小的建筑群。其中有足足三个大天位修士,和十名小天位修士。

    这些多出来的人,唐楚阳不用过脑子都知道肯定是古家派来的,对小小的唐家而言,古家竟然派出了这么强大的阵容,在唐楚阳看来,绝对不仅仅是为了护持唐家不被人欺辱那么简单。

    “古家!哼哼……”

    唐楚阳扯嘴冷笑了一声,根本不把这点儿危险放在心上,对于这一点他其实早就有了对应的安排。当初唐楚阳费尽心机地拉烛翎到外面混,本就是为了应对古家将来可能的诘难。

    如果再加上海大富和布衣这两个出身大陆顶尖宗门的嫡传弟子,即便古家在天威王朝再怎么强势,怕也不敢轻易和唐家直接翻脸。

    更何况。现在有了李令远,宇文侯和唐家老爷子这些强力支撑,别说让古家找唐家的麻烦了。唐老爷子不带着人杀到古家,就足够他们烧香拜佛庆祝祖宗保佑了。

    唐楚阳他们此时已经到了兜天谷。当初他初到此地的时候,因为实力低微的原因。加上唐云娇唐云倩等人不愿意冒险,以至于唐楚阳没有机会走出兜天谷。

    而这一次,他却是从落日山脉深处走到了这边,故地重游,唐楚阳心中多少都有些感慨,即便是大部分时间都在休眠的小茶壶,都在唐楚阳的识海里跳动了几下,以示怀念。

    小茶壶的事情,包括天神金身的事情,唐楚阳都还没有告诉唐浩然等人,不是它不想说,而是之前在潮汐山做的那些事情,就已经让几位老人家震撼得无法置信了。

    若是再把更加吓人的凡人成神的事情说出来,他都怀疑李令远等人会不会被吓昏过去?

    唐浩然等人当然是不会被吓昏的,即便比这在严重一百倍的奇迹,他们也顶多是震惊,甚至直接怀疑和不相信,七阶强者的心志之坚,绝不是随便什么事情都能撼动的。

    唐楚阳最怕的,其实还是唐浩然等人对他本身的怀疑,在唐楚阳重生之前,那个唐家唯一的男丁无疑是个真正没心没肺的二世祖,要说因为一次险死还生而大彻大悟,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唐楚阳的变化实在太大了,最重要的还不是性情上的变化,是他做出来的事情,以及自身所掌握的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学识,这些东西,唐楚阳根本就没法子向别人解释。

    但也正因为没办法解释,所以他才会担心,甚至于恐惧,唐家给唐楚阳带来了他期盼了一辈子的亲情和温暖,他甚至愿意为这得之不易的亲情牺牲一切!乃至于他好不容易重新得到的新生!

    人一旦有了牵挂之后,就再也难以做到无所畏惧,而唐家加诸在唐楚阳身上无微不至的关爱,就是唐楚阳心之所系,也是他心之所向,如果要让他失去这一切,唐楚阳都不敢想象他会做出什么可怕事情来。

    “楚阳,发什么呆?方才还急吼吼的喊着要回家,这会儿怎么又不声不响的发起呆了?”

    宇文侯嘶哑的嗓音突然自身边传开,唐楚阳如梦初醒,下意识地‘嗯啊’几句,顺口道>

    “以前听说离家久了,在回家就会生出‘近乡情怯’之感,我那时候对此嗤之以鼻,心里琢磨着,回自己家有什么好怕的?可等到自己真正经历了之后才明白,原来这话是真有几分道理在里面的……”

    “哈哈,怎么?你这是近乡情却了?”

    宇文侯好笑地看着唐楚阳,这个小家伙路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份成熟和稳重,简直稳当得让人难以相信他只是个十八岁的少年,如今突然见到唐楚阳这种懵懂的模样,宇文侯心里竟生出一股庆幸的感觉。

    “是啊。近乡情怯……”

    唐楚阳已经彻底回神儿了,非常配合地重复了一边。说着话,还佯作一副既想家。又有些担心的表情。

    宇文侯见状,正想出言逗一下唐楚阳,却不想唐浩然这时候突然飞身而至,满目歉疚地插话道>

    “唉…,何止是楚阳啊,连我也是这般,真有些不敢面对妙青,咱们当初走得痛快,独留他一个弱女支撑着唐家百十口人。几十年下来,也不知道是如何熬过来的……”

    宇文侯闻言沉默,许久之后,才点点头叹息道>

    “倒是真的难为妙青妹子了,我家妹子好歹是跟着你一起出来了,妙青妹子却一个人独自支撑唐家几十年,说起来,六弟你啊,真的亏欠她太多了……”

    妙青这个名字唐楚阳是知道的。因为唐家那位威势隆隆的老太君,名讳正是南宫妙青,身为唐家主母的她,可是唐老爷子那一辈里第一个被录入族谱的唐家大妇。

    唐老爷子和宇文侯的话。听在唐楚阳的耳朵里,他自己也跟着大点其头,虽然老太君那金刚钻一样的恐怖命格。也算是间接导致唐家几乎绝后的原因之一。

    但有句话说得好,人算虽然不如天算准确。但天算却不如人算的危害更大,导致唐家真正衰落的起因。老太君的命格倒在其次,家族之间的纵横算计,才是最大的元凶。

    就如唐浩然他们提到的那个未知的大哥,便有可能是导致唐家落得如此凄惨的主要原因,可惜,唐楚阳在老爷子等人心里的分量还是不够,他即便是想要打探,几位老爷子也不会现在告诉他。

    几人伤感的话题并未持续太久,马上就是要大团圆的日子了,这时候搞悲悲切切那一套,未免有些太破坏气氛了,因此唐老爷子和宇文侯随便说了几句之后,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唐楚阳的守护神上。

    七星剑侍的外形实在太拉风了,一身能够抵抗七阶仙王级守护神攻击的紫金盔甲,背后漂浮环绕,足有五件之多的灵宝,还有那一旦展开便足有百丈方圆的巨大云翅,都让唐浩然等人啧啧称奇。

    最让几人震惊的时,宇文侯这个好战分子因为好奇,便让唐楚阳和他过几招,但结果确实,除非宇文侯全力以赴,不然的话,他在驾驭七阶仙王级守护神的情况下,竟然拿四阶的唐楚阳没辙!

    尤其是唐楚阳全力以赴的飞行速度,竟然能够间断性地进行短距离的空间穿梭,这可是只有仙王级守护神才具备的神通,而唐楚阳这尊七星剑侍,却只是个三阶神兵级守护神而已。

    “我算是发现了,这小家伙身上的所有东西,咱们根本就不能以常理来衡量,他啊,根本就是个实实在在的小怪物!”

    这是宇文侯和唐楚阳过招无果后发出的感慨,其实真正动手之后,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即便是他全力以赴的情况下,如果唐楚阳一心想跑的话,他根本就没有有效的拦截手段。

    这个原因才是最吓人的,一个七阶神使,竟然拿一个驾驭着三阶守护神的四阶修士没辙,这话说出去都没人相信的。

    但他就这么在宇文侯切身体会下发生了!

    对于这些问题,唐楚阳的回应也很简单,那就是他拥有一个强大无比的九彩元神!

    而这个简单回答的威力,对于唐浩然等人来说,简直无与伦比,其他人或许不清楚九彩元神代表着什么,但身为七阶强者,越发的了解天地法则,和大陆隐秘的唐浩然等人却知道九彩元神到底代表了什么。

    成为灵画师的基础条件就是多彩元神,因此拥有多彩元神的修士整个五行大陆并不在少数,所有修士也知道,多彩元神上的颜色越多,就说明这个修士的潜力就越高。

    但亦今为止,在整个大陆几十上百万年的历史上,九彩级别的元神统共也就出过三个人而已。

    关于这三个人的传说,如今已经被修士界大多数修士所遗忘,更多的信息只有在一些比较古老的遗迹,和传承久远的隐世宗门里才能看到一些零碎的信息。

    但即便是这些零零散散的信息,其中随便一件事情,都是足以让整个大陆震惊的恐怖事件。

    就算是唐浩然和李令远等人,对这方面的信息也只是听闻,并且大多都是语焉不详的传言,不过只这些,便足以让他们知道九彩元神到底代表什么了。

    总结成一句话,那就是如果凡间界的修士将来真有人能够飞升成神的话,那么拥有九彩元神的修士,肯定位列前茅,并且是排名第一的存在!

    整个大陆有记载的历史里,距离现如今最近时期飞升的天神,也足有几十万年之久了,也就是说,从那之后的几十万年时间里,一直持续到现在为止,还从未有人能够飞升成神。

    这时候突然让李令远,唐浩然等人知道,唐家有那么一个男丁,竟然是拥有九彩元神的妖孽,由此可知,这个消息对他们的冲击有多大了。

    甚至于因为这个消息,唐浩然等人对唐楚阳创造出来的种种不可思议的奇迹,竟然有了一种释然的感觉。

    一个拥有成神潜质的修士,即便做出再怎么惊天动地的事情,难道不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么?

    天才,尤其是妖孽级的天才,生来就是为了惊天动地的。

    “唐家不知道是积了几辈子的福分,才出了楚阳这么个……,啧啧,六弟啊,二哥我现在真的开始嫉妒你了!”

    李令远初闻这个信息,啧嘴半天都想不出一个能够形容唐楚阳到底有多变态的词语,不过他心里却真的是羡慕得有些嫉妒了,有这么可怕的资质,将来只要好好培养,唐家便是雄霸大陆也不是不能想的。

    “哈哈哈……”

    唐浩然只能傻笑回应,因为连他自己都有种不能置信,疑在梦中的梦幻感。

    出了兜天谷之后,距离唐家牧场的距离越来越近,尽管唐老爷子依然保持着一脸激动之色,但却开始沉默了起来,唐楚阳能够理解这种心态,因为他自己就是这个感觉。

    不过再长的距离,在李令远等人强悍修为的支撑下,也只是用了不到半日的功夫便到了卧狮岭附近,宇文侯没有在场其他人那么大的心理负担,他看到卧狮岭的瞬间,便毫无形象地欢呼大叫道>

    “几十年了!老子终于回来了!!!”(未完待续……)

    –3766+dbqgliuea+2631948–>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