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灵宝虽然珍贵,但要说比天材地宝珍稀一万倍,还是不太可能的,许多比较奇特的天材地宝,其价值并不比灵宝逊色多少……”

    唐云倩毫不客气地反驳了自家侄女猜想,她的见识绝对不是唐楚兰能够比拟的,灵宝虽然属于传说中的存在,即便是契约守护神附带的灵宝,也只是蕴含了一点灵宝真灵的次品。

    但要说灵宝超过诸多天材地宝一万倍,这话绝对是言过其实的,唐云倩稍稍凝眉想了想了,随后想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也跟着失声惊呼道>

    “楚阳,难不成你抓到了神兽? ” 。 ?br />

    这是唐云倩能够想到的最符合价值的事物了,巅峰期的神兽,那可是不逊于天神的存在,就连人间至尊九宫境地仙都不敢轻易招惹,哪个家族若是能有护族神兽的话,长盛不衰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当然,前提是这只神兽终生不背弃它守护的家族。

    “神兽?”

    唐楚阳诧异地重复了一句,心里却一抽一抽的,他在想,若是让老爷子知道,自家六丫头居然拿他和神兽比较的话,也不知道是该荣幸?还是恼怒女儿把他比作兽类?

    “哦?竟然不是神兽?那是什么?”

    唐楚阳虽然只是回了两个字,但唐云倩是何等聪慧的女子,只从自家侄儿的语气里就听得出,她自己的猜测是不对的。

    “六姑,您就别问了,赶紧带二姐回主堡去。等我们到了,你们不就知道了?”

    说完这话。唐楚阳的声音便彻底消失,利用神像传音虽然方便。但消耗也同样不少,而且使用的还是最珍贵的元神精华,唐楚阳目前的元神精华储备可不富裕,若不是太想家,他才不会这么干奢侈的事情。

    临走之前,唐楚阳利用神像强大的增幅能力,将整个唐家牧场扫描了一边,发现在距离主堡不远的另一处山脚那里,新建造了另一片规模不小的建筑群。其中有足足三个大天位修士,和十名小天位修士。

    这些多出来的人,唐楚阳不用过脑子都知道肯定是古家派来的,对小小的唐家而言,古家竟然派出了这么强大的阵容,在唐楚阳看来,绝对不仅仅是为了护持唐家不被人欺辱那么简单。

    “古家!哼哼……”

    唐楚阳扯嘴冷笑了一声,根本不把这点儿危险放在心上,对于这一点他其实早就有了对应的安排。当初唐楚阳费尽心机地拉烛翎到外面混,本就是为了应对古家将来可能的诘难。

    如果再加上海大富和布衣这两个出身大陆顶尖宗门的嫡传弟子,即便古家在天威王朝再怎么强势,怕也不敢轻易和唐家直接翻脸。

    更何况。现在有了李令远,宇文侯和唐家老爷子这些强力支撑,别说让古家找唐家的麻烦了。唐老爷子不带着人杀到古家,就足够他们烧香拜佛庆祝祖宗保佑了。

    唐楚阳他们此时已经到了兜天谷。当初他初到此地的时候,因为实力低微的原因。加上唐云娇唐云倩等人不愿意冒险,以至于唐楚阳没有机会走出兜天谷。

    而这一次,他却是从落日山脉深处走到了这边,故地重游,唐楚阳心中多少都有些感慨,即便是大部分时间都在休眠的小茶壶,都在唐楚阳的识海里跳动了几下,以示怀念。

    小茶壶的事情,包括天神金身的事情,唐楚阳都还没有告诉唐浩然等人,不是它不想说,而是之前在潮汐山做的那些事情,就已经让几位老人家震撼得无法置信了。

    若是再把更加吓人的凡人成神的事情说出来,他都怀疑李令远等人会不会被吓昏过去?

    唐浩然等人当然是不会被吓昏的,即便比这在严重一百倍的奇迹,他们也顶多是震惊,甚至直接怀疑和不相信,七阶强者的心志之坚,绝不是随便什么事情都能撼动的。

    唐楚阳最怕的,其实还是唐浩然等人对他本身的怀疑,在唐楚阳重生之前,那个唐家唯一的男丁无疑是个真正没心没肺的二世祖,要说因为一次险死还生而大彻大悟,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唐楚阳的变化实在太大了,最重要的还不是性情上的变化,是他做出来的事情,以及自身所掌握的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学识,这些东西,唐楚阳根本就没法子向别人解释。

    但也正因为没办法解释,所以他才会担心,甚至于恐惧,唐家给唐楚阳带来了他期盼了一辈子的亲情和温暖,他甚至愿意为这得之不易的亲情牺牲一切!乃至于他好不容易重新得到的新生!

    人一旦有了牵挂之后,就再也难以做到无所畏惧,而唐家加诸在唐楚阳身上无微不至的关爱,就是唐楚阳心之所系,也是他心之所向,如果要让他失去这一切,唐楚阳都不敢想象他会做出什么可怕事情来。

    “楚阳,发什么呆?方才还急吼吼的喊着要回家,这会儿怎么又不声不响的发起呆了?”

    宇文侯嘶哑的嗓音突然自身边传开,唐楚阳如梦初醒,下意识地‘嗯啊’几句,顺口道>

    “以前听说离家久了,在回家就会生出‘近乡情怯’之感,我那时候对此嗤之以鼻,心里琢磨着,回自己家有什么好怕的?可等到自己真正经历了之后才明白,原来这话是真有几分道理在里面的……”

    “哈哈,怎么?你这是近乡情却了?”

    宇文侯好笑地看着唐楚阳,这个小家伙路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份成熟和稳重,简直稳当得让人难以相信他只是个十八岁的少年,如今突然见到唐楚阳这种懵懂的模样,宇文侯心里竟生出一股庆幸的感觉。

    “是啊。近乡情怯……”

    唐楚阳已经彻底回神儿了,非常配合地重复了一边。说着话,还佯作一副既想家。又有些担心的表情。

    宇文侯见状,正想出言逗一下唐楚阳,却不想唐浩然这时候突然飞身而至,满目歉疚地插话道>

    “唉…,何止是楚阳啊,连我也是这般,真有些不敢面对妙青,咱们当初走得痛快,独留他一个弱女支撑着唐家百十口人。几十年下来,也不知道是如何熬过来的……”

    宇文侯闻言沉默,许久之后,才点点头叹息道>

    “倒是真的难为妙青妹子了,我家妹子好歹是跟着你一起出来了,妙青妹子却一个人独自支撑唐家几十年,说起来,六弟你啊,真的亏欠她太多了……”

    妙青这个名字唐楚阳是知道的。因为唐家那位威势隆隆的老太君,名讳正是南宫妙青,身为唐家主母的她,可是唐老爷子那一辈里第一个被录入族谱的唐家大妇。

    唐老爷子和宇文侯的话。听在唐楚阳的耳朵里,他自己也跟着大点其头,虽然老太君那金刚钻一样的恐怖命格。也算是间接导致唐家几乎绝后的原因之一。

    但有句话说得好,人算虽然不如天算准确。但天算却不如人算的危害更大,导致唐家真正衰落的起因。老太君的命格倒在其次,家族之间的纵横算计,才是最大的元凶。

    就如唐浩然他们提到的那个未知的大哥,便有可能是导致唐家落得如此凄惨的主要原因,可惜,唐楚阳在老爷子等人心里的分量还是不够,他即便是想要打探,几位老爷子也不会现在告诉他。

    几人伤感的话题并未持续太久,马上就是要大团圆的日子了,这时候搞悲悲切切那一套,未免有些太破坏气氛了,因此唐老爷子和宇文侯随便说了几句之后,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唐楚阳的守护神上。

    七星剑侍的外形实在太拉风了,一身能够抵抗七阶仙王级守护神攻击的紫金盔甲,背后漂浮环绕,足有五件之多的灵宝,还有那一旦展开便足有百丈方圆的巨大云翅,都让唐浩然等人啧啧称奇。

    最让几人震惊的时,宇文侯这个好战分子因为好奇,便让唐楚阳和他过几招,但结果确实,除非宇文侯全力以赴,不然的话,他在驾驭七阶仙王级守护神的情况下,竟然拿四阶的唐楚阳没辙!

    尤其是唐楚阳全力以赴的飞行速度,竟然能够间断性地进行短距离的空间穿梭,这可是只有仙王级守护神才具备的神通,而唐楚阳这尊七星剑侍,却只是个三阶神兵级守护神而已。

    “我算是发现了,这小家伙身上的所有东西,咱们根本就不能以常理来衡量,他啊,根本就是个实实在在的小怪物!”

    这是宇文侯和唐楚阳过招无果后发出的感慨,其实真正动手之后,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即便是他全力以赴的情况下,如果唐楚阳一心想跑的话,他根本就没有有效的拦截手段。

    这个原因才是最吓人的,一个七阶神使,竟然拿一个驾驭着三阶守护神的四阶修士没辙,这话说出去都没人相信的。

    但他就这么在宇文侯切身体会下发生了!

    对于这些问题,唐楚阳的回应也很简单,那就是他拥有一个强大无比的九彩元神!

    而这个简单回答的威力,对于唐浩然等人来说,简直无与伦比,其他人或许不清楚九彩元神代表着什么,但身为七阶强者,越发的了解天地法则,和大陆隐秘的唐浩然等人却知道九彩元神到底代表了什么。

    成为灵画师的基础条件就是多彩元神,因此拥有多彩元神的修士整个五行大陆并不在少数,所有修士也知道,多彩元神上的颜色越多,就说明这个修士的潜力就越高。

    但亦今为止,在整个大陆几十上百万年的历史上,九彩级别的元神统共也就出过三个人而已。

    关于这三个人的传说,如今已经被修士界大多数修士所遗忘,更多的信息只有在一些比较古老的遗迹,和传承久远的隐世宗门里才能看到一些零碎的信息。

    但即便是这些零零散散的信息,其中随便一件事情,都是足以让整个大陆震惊的恐怖事件。

    就算是唐浩然和李令远等人,对这方面的信息也只是听闻,并且大多都是语焉不详的传言,不过只这些,便足以让他们知道九彩元神到底代表什么了。

    总结成一句话,那就是如果凡间界的修士将来真有人能够飞升成神的话,那么拥有九彩元神的修士,肯定位列前茅,并且是排名第一的存在!

    整个大陆有记载的历史里,距离现如今最近时期飞升的天神,也足有几十万年之久了,也就是说,从那之后的几十万年时间里,一直持续到现在为止,还从未有人能够飞升成神。

    这时候突然让李令远,唐浩然等人知道,唐家有那么一个男丁,竟然是拥有九彩元神的妖孽,由此可知,这个消息对他们的冲击有多大了。

    甚至于因为这个消息,唐浩然等人对唐楚阳创造出来的种种不可思议的奇迹,竟然有了一种释然的感觉。

    一个拥有成神潜质的修士,即便做出再怎么惊天动地的事情,难道不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么?

    天才,尤其是妖孽级的天才,生来就是为了惊天动地的。

    “唐家不知道是积了几辈子的福分,才出了楚阳这么个……,啧啧,六弟啊,二哥我现在真的开始嫉妒你了!”

    李令远初闻这个信息,啧嘴半天都想不出一个能够形容唐楚阳到底有多变态的词语,不过他心里却真的是羡慕得有些嫉妒了,有这么可怕的资质,将来只要好好培养,唐家便是雄霸大陆也不是不能想的。

    “哈哈哈……”

    唐浩然只能傻笑回应,因为连他自己都有种不能置信,疑在梦中的梦幻感。

    出了兜天谷之后,距离唐家牧场的距离越来越近,尽管唐老爷子依然保持着一脸激动之色,但却开始沉默了起来,唐楚阳能够理解这种心态,因为他自己就是这个感觉。

    不过再长的距离,在李令远等人强悍修为的支撑下,也只是用了不到半日的功夫便到了卧狮岭附近,宇文侯没有在场其他人那么大的心理负担,他看到卧狮岭的瞬间,便毫无形象地欢呼大叫道>

    “几十年了!老子终于回来了!!!”(未完待续……)

    –3766+dbqgliuea+2631948–>

第491-493章、鬼武道兵    ps:感谢很傻很天真的猪的打赏。

    这时,伤口的黑色就在火焰的不断燃烧之下开始一点点的褪去。

    嗯,这三昧真火用来对付邪恶混乱之力,甚至于剧毒都有特效,仅仅一点三昧真火很就很快将伤口上蕴含的邪恶混乱之力以及剧毒清扫了个干净。

    贾可道随后让特伦斯在这里守候,而自己则是带着一干弟子朝着谷内走去,而孟挺则是跟在贾可道身边,随时等着师尊问话。

    贾可道问了问谷里的情况之后,不由得轻叹一声,很显然,这次可谓是损失惨重了。

    别的不说,光是人口就损失了超过一万人,这足以让特伦斯侯爵领伤筋动骨了。

    要知道特伦斯忙碌了那么久才积攒起来这么一点人来,毕竟这立米迪王国处于荒野地带,魔兽数量不少,这人口原本就少,如果不是当初恶魔入侵造成大量人口逃难的话,这里压根就不可能聚集起这么多人来。

    现在青木山谷里也就只剩下六千多人。

    回到神庙之中,贾可道看了看土地神像,其上的神光也被削弱了不少。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人口减少,并且大家都忙着去抵抗恶魔了,用来烧香拜神的时间就少了,再加上为了将青木山谷屏蔽起来,土地公应该消耗了不少神力。

    “你们先去休息,为师这次回来暂时也不会出去了。”

    贾可道给弟子们吃了一颗定心丸之后便将他们赶了出去。

    而贾可道这时却没有将土地公招出来,而是盘腿在一个蒲团上坐了下来。

    外面的恶魔基本上给万鸦壶干掉了,那些散落的恶魔自有弟子们去处理,至于那头巴库魔已经吓得不知道逃出多远去了,恐怕现在就算是给它几个胆,它也是不敢回来了。

    贾可道将葫芦取了出来,这五金葫芦现在已经完全变异了,不应该叫做五金葫芦了,而是应该叫做白光葫芦。

    里面的茧子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团白色雾气,期间时不时有白光闪动,这种白光给贾可道的感觉却是锐利无比,之前那头六臂蛇魔就是例子,被那白光一扫就被切成了两段,连坚硬锋锐无比的骨剑都没能挡住白光的扫动。

    要知道这六臂蛇魔的骨剑并不是普通的骨剑,乃是六臂蛇魔一次次随着进化自行生成的兵器,专司锋锐坚硬,不说与完全由精金制成的剑相比,但至少不会差太远。

    贾可道看不出这种白光是什么,但由于之前被撕裂了一丝心神进去,因而贾可道隐隐约约能够感受到那团白雾之中蕴含着一丝极度的毁灭力量。

    由此,这白光葫芦已经不是什么普通灵器了,在贾可道看来,光是那无坚不摧的锐利,恐怕就要比绝大多数顶级灵器强出太多了。

    嗯,勉强够得上是一件仙器了。

    要说,贾可道之前一直缺少强力的攻伐之器,现在这白光葫芦的出现倒是圆了贾可道的心愿,并且这白光葫芦并没有到顶点。

    贾可道把玩了一会白光葫芦之后,张口一吸,白光葫芦随即便自行缩小投入口中消失不见。

    将白光葫芦收入体内之后,贾可道便微微闭上眼睛,现在总算是安定下来了,趁着这无事之时,贾可道正好静修一段时间,将从星界虚空乃至于数个位面里获得的东西尽数整理一番,试着看能否再抓住一丝大道。

    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孟挺等人就带着山谷里的金刚护甲力士,妖怪等等频频出动,清剿四周散落的恶魔。

    至于希望小镇与雄狮城,在第一时间就被奥迪斯和特伦斯带人收复了。

    当然,这种收复暂时也没有多大意义,在没有确定四周安全之前,特伦斯也不敢将山谷里的人迁移出去了。

    这一日,贾可道睁开了眼睛,自己的收获真的不小,仅仅一周时间,自己的道行就增长了不少,不过还有些事情需要先处理了才行。

    贾可道将一只纸鹤丢了出去,那纸鹤先是浑身充气,随后化为一道流光就飞出了神庙。

    孟挺,流青云等弟子乃至于特仑苏,奥迪斯等等就很快在纸鹤的通知下赶了回来。

    在见过贾可道之后,他们分列为两排,等着贾可道开口吩咐事情。

    很显然,师尊叫人过来,总不可能是为了什么小事。

    “特伦斯,你且挑选一批可靠的人出来,本尊有用。”

    贾可道这么一说,特伦斯大概就明白了仙尊要干什么了。

    大概应该是要炼制什么道兵了?

    与孟挺等人混久了,特伦斯也不是那么孤陋寡闻了,不会再以为这道兵是什么其它东西了。

    不过为了明确一点,特伦斯还是追问了一句:“仙尊,道兵也可?”

    贾可道点了点头:“也可,第一批就一百人吧。”他此时也想到了,若是人数太多的话,未免会耽误太多时间,最初一百人就应该够用了。

    何况,贾可道这次炼制道兵并不仅仅限于人类了。

    这时正值晌午之时,所有人基本上都聚集在谷内进食,挑选人倒也方便,何况这历经魔灾之后,剩下的人基本上都是奋勇向战之辈,特伦斯所需要做的就是公平公正,将功劳较大者挑选出来就行。

    毕竟在特伦斯看来,这次炼制道兵,完全可以当成一次战后奖赏来进行。

    当然,这几个月下来,奋勇战斗的人可不少,甚至于一些女人都加入到战斗之中。

    这让特伦斯感觉有些难以挑选。

    当然,难以挑选,不意味着无法挑选,在耗费了一番脑细胞之后,特伦斯总算将一百人挑选了出来。

    这一百人里有男有女,甚至于还有年仅十二岁的孩童。

    在抵抗恶魔的战斗里,只要愿意,那么都可以加入到战斗之中,用自己的武器向那些恶魔讨还自己的愤怒。

    贾可道亲自考察了这些人选,每一个人都被贴了一张黄粱符。

    在黄粱符的作用下,每个人的心性都显露无疑。

    让贾可道满意的是,每一个人都符合自己的要求,并且其中有十个人完全达到了刻画剑修阵势符的要求。

    这一次,贾可道准备炼制的道兵可不是金刚护甲力士了。

    要说在道门之中,金刚护甲力士乃是最弱的一种,这一点是没有半点疑问的。

    什么?火焰道兵?之前就说过了,那仅仅只是贾可道克隆的山寨货,完全没有被归入道兵的行列之中。

    贾可道这次准备炼制的道兵叫做鬼武道兵,所用的符箓叫做鬼武幻隐符,听这符箓的名字就大概知道这种道兵的特性了。

    第一组十人怀着激动不安的心情进入了神庙。

    贾可道也需要练练手的,毕竟这鬼武幻隐符,他也是第一次炼制。

    当然,按照惯例,孟挺等人也被叫了过来,打打下手,尤其是孟挺,龙沂水两个主修符箓,更是要多多学习才行。

    而孟挺现在是炼精化气中层,已经可以炼制金刚护甲力士了,贾可道也给他准备了一些材料,比如高级恶魔的魔核等等,可别小看了恶魔的魔核,实际上只要能够将其内蕴含的邪恶混乱之力驱逐掉,那么这恶魔的魔核甚至于比那些魔兽的魔核还要好用。

    但现在,他们还需要先多学习才行。

    十个人按照吩咐脱掉了衣服裤子,躺在了木案上。

    贾可道看了看,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这十个人,就是金刚护甲力士,其胸口腹部已经被刻上了金刚护甲力士符。

    这就是道兵的缺陷所在了。

    一旦被刻画上了道兵符箓,那么实力就基本上被固定了,想要提升实力的话,就只能添加新的道兵符箓,这样倒是不错,两个不同的道兵符箓作用是可以叠加的,这会让道兵在原有的实力基础上飞速猛增。

    嗯,唯一的问题就是人身上能够刻画符箓的面积有限,这使得能够刻画的符箓数量也是有限的。

    这么说吧,通常情况下,一个普通体型的人类身上能够刻画的道兵符箓最多也就是两个。

    毕竟,相对于那些单一的符箓来说,道兵符箓所需要的面积更大。

    就拿特伦斯来说,现在也没法继续增加道兵符箓了。

    当然,只要贾可道愿意,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的。

    只需要将之前的道兵符箓洗掉。

    但是,想要将刻画在身上的道兵符箓洗掉,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不但道兵需要承受极大的痛苦,就连贾可道也要浪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即便他现在已经到炼气化神中层也是如此。

    另外一些块头大的人类或许能够刻画三个道兵符箓,但这需要很精细的雕刻技艺,就老君观现在来说,也就只有贾可道可以做到这一点了。

    除贾可道之外,就连孟挺在雕刻上也没怎么下功夫,毕竟这需要耗费不少时间。

    简单来说,贾可道的雕刻技巧乃是从七岁开始锻炼,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中断过。

    而孟挺等人从进入老君观才开始练习雕刻技巧,也没怎么专门练习,这水平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现在这十个金刚护甲力士倒是能够再加上一个鬼武幻隐符。

    “孟挺,你们来先试试手。”

    贾可道掏出一把真梦符丢出,每人额头上便贴上了一张,随着真梦符贴上,这些金刚护甲力士随即便陷入到沉睡之中。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用一把刀插入他们胸口,他们也感受不到半点痛苦,所有的外在感觉都被真梦符完全切断了。

    听得师尊吩咐,孟挺等人倒是迫不及待摸出了自己的刻刀,凑到了这十个人面前。

    而贾可道则是先用符笔沾上一点朱砂,给这十个人身上勾出了鬼武幻隐符的线条。

    当然,这些符箓线条仅仅只是白描,丝毫没有半点用处,也没有灌入灵气。

    待到那些朱砂略干之后,孟挺等人就忙碌了起来。

    这可是难得的学习机会。

    要知道贾可道有时一走就是几个月时间,这些弟子想要得到师尊的指点着实有些困难。

    因而每一次学习机会,他们都是很珍惜的,就算是蔡银玲也凑了过来,虽说她专修飞剑,但这些知识也要学习一点,毕竟这与剑修之道并不冲突,仅仅只是用来炼制道兵。

    作为剑修,在很多修炼的时候,也是需要有人侍候护卫的,这道兵可要比其它普通人类强多了。

    如此一来,躺在方案上的十个人就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落在孟挺与龙沂水手上的还好,毕竟孟挺与龙沂水两人主修符箓,在符箓绘制方面功底也算是很不错了,而这影响着雕刻技艺。

    因而他两人在雕刻线条的时候出错就比较少了。

    但流青云这些弟子就不同了,他们主修其它方面,在制符雕刻这方面就要差上很多,尤其是蔡银玲,没刻画几条线条就出错了,结果不得不给对方释放了一道甘露符,待到对方身上的刀伤恢复之后,才能够继续下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孟挺的动作最快,第一个人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尽数刻画完毕。

    贾可道走过去看了看,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虽说之前这里面出了一些错误,但对于第一次接触到这鬼武幻隐符的孟挺来说,这已经算是很不错的成绩了。

    接下来,自然就是贾可道亲自出手描绘符箓了。

    见到师尊出手,其余弟子也就放下了手中的刻刀,凑了过来,准备观摩师尊的绘制。

    贾可道先取出一个砚台,倒入一些朱砂,再混入一些由恶魔魔核磨制的粉末,这些魔核粉末已经被清除了邪恶混乱之力,剩下的部分基本上等同于妖怪内丹一类的材料了。

    最后贾可道加入一些龙血,嗯,就是从绿龙奥普西斯身上提取出来的龙血。

    相对于其它血液来说,这龙血算得上是最好的炼金材料之一了,至于恶魔血液,那是没用的,一旦将其中的邪恶混乱之力去掉之后,那恶魔血液就成废品了,与魔核是万万不同的。

    当然,如果是旁门左道的话,这恶魔血液到是上好的材料。

    用符笔在砚台里搅拌几圈,使其均匀之后,贾可道就蘸了一点,随后就在刻画好的线条上落笔。

    贾可道虽说也是第一次绘制这鬼武幻隐符,但却要比孟挺等人轻松数倍,一笔下去行云流水,手如同山脉般沉重,丝毫不见半点抖动。

    孟挺用刻刀刻画这鬼武幻隐符用了接近一个小时,而贾可道用符笔绘制,也就用了十分钟不到。

    待到最后一笔落下,贾可道轻轻催动灵气,将其灌入绘制好的符箓之中。

    那道兵符箓在灵气灌入之后,随即便散现出一丝丝白光,渐渐的,那躺在方案上的人身上就浮现出一团白雾来。

    贾可道点了点头,将那道真梦符从其额头上取了下来:“将他唤醒吧。”

    孟挺点了点头,随后指尖就冒出一团火光,落在了那人身上。

    这火虽说仅仅只是凡火,但温度也不低,转眼之间,那人就被痛醒了过来,大声叫道:“烫烫烫!”

    但转即之后,此人就闭上了嘴巴,他这时倒是想了起来,自己身在神庙之中,不得放肆妄为,不过随着其醒来,他身上笼罩的白雾已经缩回了体内,消失不见。

    “跟本尊过来。”

    贾可道此时也想要看看这鬼武幻隐符的效果如何,随即便朝着那人说道。

    贾可道在这些人心目中的地位之高,是外人难以想象的,这并不仅仅只是因为他们认为贾可道是土地神的地上代言者这么简单,更有其它原因所在。

    因而听得贾可道吩咐,那人急忙应了一声就跟在贾可道身后。

    让众人目瞪口呆的是,此人跟在贾可道身后竟然落足无声,虽说对方现在是赤足,原本就不容易发出声音,但孟挺等人的耳力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不说别的,就算是一只猫,落在他们身边都能够听到一丝声响。

    但此人现在的脚步声就是没有了。

    孟挺到底心细,低头朝着那人脚上一看,方才明白过来。

    这人在行走之间,虽说看着好似脚步落在了地板上之上,但实际上其脚底每次落在的时候,与地板有一丝几乎不可见的缝隙。

    就这一丝缝隙,使得此人的脚步声完全消失!

    也是,连脚底都没挨在地板上,又怎么会发出声音来。

    最让孟挺等人吃惊的是,这个家伙似乎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就好似身体原有的本能一般。

    当然,孟挺等人也知道,这并不是此人原本的本能。

    这个家伙叫做茅斯,最初是一个普通的盗贼,脚步声轻倒也正常,但在其被炼制成为金刚护甲力士之后,其原本的盗贼习惯就完全改变了。

    走路如同重锤轰地,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在当盗贼的时候被欺负得太厉害,之后成为金刚护甲力士之后就极力展现自己的巨力。

    如此一来,只要他出现在什么地方,压根就不可能隐藏住自己的身形。

    说实话,到现在他都没有挂掉,也算是运气不错了。

    要知道有几个与他差不多习性的金刚护甲力士早就挂在了与恶魔的战斗之中。R115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