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很傻很天真的猪的打赏。

    这时,伤口的黑色就在火焰的不断燃烧之下开始一点点的褪去。

    嗯,这三昧真火用来对付邪恶混乱之力,甚至于剧毒都有特效,仅仅一点三昧真火很就很快将伤口上蕴含的邪恶混乱之力以及剧毒清扫了个干净。

    贾可道随后让特伦斯在这里守候,而自己则是带着一干弟子朝着谷内走去,而孟挺则是跟在贾可道身边,随时等着师尊问话。

    贾可道问了问谷里的情况之后,不由得轻叹一声,很显然,这次可谓是损失惨重了。

    别的不说,光是人口就损失了超过一万人,这足以让特伦斯侯爵领伤筋动骨了。

    要知道特伦斯忙碌了那么久才积攒起来这么一点人来,毕竟这立米迪王国处于荒野地带,魔兽数量不少,这人口原本就少,如果不是当初恶魔入侵造成大量人口逃难的话,这里压根就不可能聚集起这么多人来。

    现在青木山谷里也就只剩下六千多人。

    回到神庙之中,贾可道看了看土地神像,其上的神光也被削弱了不少。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人口减少,并且大家都忙着去抵抗恶魔了,用来烧香拜神的时间就少了,再加上为了将青木山谷屏蔽起来,土地公应该消耗了不少神力。

    “你们先去休息,为师这次回来暂时也不会出去了。”

    贾可道给弟子们吃了一颗定心丸之后便将他们赶了出去。

    而贾可道这时却没有将土地公招出来,而是盘腿在一个蒲团上坐了下来。

    外面的恶魔基本上给万鸦壶干掉了,那些散落的恶魔自有弟子们去处理,至于那头巴库魔已经吓得不知道逃出多远去了,恐怕现在就算是给它几个胆,它也是不敢回来了。

    贾可道将葫芦取了出来,这五金葫芦现在已经完全变异了,不应该叫做五金葫芦了,而是应该叫做白光葫芦。

    里面的茧子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团白色雾气,期间时不时有白光闪动,这种白光给贾可道的感觉却是锐利无比,之前那头六臂蛇魔就是例子,被那白光一扫就被切成了两段,连坚硬锋锐无比的骨剑都没能挡住白光的扫动。

    要知道这六臂蛇魔的骨剑并不是普通的骨剑,乃是六臂蛇魔一次次随着进化自行生成的兵器,专司锋锐坚硬,不说与完全由精金制成的剑相比,但至少不会差太远。

    贾可道看不出这种白光是什么,但由于之前被撕裂了一丝心神进去,因而贾可道隐隐约约能够感受到那团白雾之中蕴含着一丝极度的毁灭力量。

    由此,这白光葫芦已经不是什么普通灵器了,在贾可道看来,光是那无坚不摧的锐利,恐怕就要比绝大多数顶级灵器强出太多了。

    嗯,勉强够得上是一件仙器了。

    要说,贾可道之前一直缺少强力的攻伐之器,现在这白光葫芦的出现倒是圆了贾可道的心愿,并且这白光葫芦并没有到顶点。

    贾可道把玩了一会白光葫芦之后,张口一吸,白光葫芦随即便自行缩小投入口中消失不见。

    将白光葫芦收入体内之后,贾可道便微微闭上眼睛,现在总算是安定下来了,趁着这无事之时,贾可道正好静修一段时间,将从星界虚空乃至于数个位面里获得的东西尽数整理一番,试着看能否再抓住一丝大道。

    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孟挺等人就带着山谷里的金刚护甲力士,妖怪等等频频出动,清剿四周散落的恶魔。

    至于希望小镇与雄狮城,在第一时间就被奥迪斯和特伦斯带人收复了。

    当然,这种收复暂时也没有多大意义,在没有确定四周安全之前,特伦斯也不敢将山谷里的人迁移出去了。

    这一日,贾可道睁开了眼睛,自己的收获真的不小,仅仅一周时间,自己的道行就增长了不少,不过还有些事情需要先处理了才行。

    贾可道将一只纸鹤丢了出去,那纸鹤先是浑身充气,随后化为一道流光就飞出了神庙。

    孟挺,流青云等弟子乃至于特仑苏,奥迪斯等等就很快在纸鹤的通知下赶了回来。

    在见过贾可道之后,他们分列为两排,等着贾可道开口吩咐事情。

    很显然,师尊叫人过来,总不可能是为了什么小事。

    “特伦斯,你且挑选一批可靠的人出来,本尊有用。”

    贾可道这么一说,特伦斯大概就明白了仙尊要干什么了。

    大概应该是要炼制什么道兵了?

    与孟挺等人混久了,特伦斯也不是那么孤陋寡闻了,不会再以为这道兵是什么其它东西了。

    不过为了明确一点,特伦斯还是追问了一句:“仙尊,道兵也可?”

    贾可道点了点头:“也可,第一批就一百人吧。”他此时也想到了,若是人数太多的话,未免会耽误太多时间,最初一百人就应该够用了。

    何况,贾可道这次炼制道兵并不仅仅限于人类了。

    这时正值晌午之时,所有人基本上都聚集在谷内进食,挑选人倒也方便,何况这历经魔灾之后,剩下的人基本上都是奋勇向战之辈,特伦斯所需要做的就是公平公正,将功劳较大者挑选出来就行。

    毕竟在特伦斯看来,这次炼制道兵,完全可以当成一次战后奖赏来进行。

    当然,这几个月下来,奋勇战斗的人可不少,甚至于一些女人都加入到战斗之中。

    这让特伦斯感觉有些难以挑选。

    当然,难以挑选,不意味着无法挑选,在耗费了一番脑细胞之后,特伦斯总算将一百人挑选了出来。

    这一百人里有男有女,甚至于还有年仅十二岁的孩童。

    在抵抗恶魔的战斗里,只要愿意,那么都可以加入到战斗之中,用自己的武器向那些恶魔讨还自己的愤怒。

    贾可道亲自考察了这些人选,每一个人都被贴了一张黄粱符。

    在黄粱符的作用下,每个人的心性都显露无疑。

    让贾可道满意的是,每一个人都符合自己的要求,并且其中有十个人完全达到了刻画剑修阵势符的要求。

    这一次,贾可道准备炼制的道兵可不是金刚护甲力士了。

    要说在道门之中,金刚护甲力士乃是最弱的一种,这一点是没有半点疑问的。

    什么?火焰道兵?之前就说过了,那仅仅只是贾可道克隆的山寨货,完全没有被归入道兵的行列之中。

    贾可道这次准备炼制的道兵叫做鬼武道兵,所用的符箓叫做鬼武幻隐符,听这符箓的名字就大概知道这种道兵的特性了。

    第一组十人怀着激动不安的心情进入了神庙。

    贾可道也需要练练手的,毕竟这鬼武幻隐符,他也是第一次炼制。

    当然,按照惯例,孟挺等人也被叫了过来,打打下手,尤其是孟挺,龙沂水两个主修符箓,更是要多多学习才行。

    而孟挺现在是炼精化气中层,已经可以炼制金刚护甲力士了,贾可道也给他准备了一些材料,比如高级恶魔的魔核等等,可别小看了恶魔的魔核,实际上只要能够将其内蕴含的邪恶混乱之力驱逐掉,那么这恶魔的魔核甚至于比那些魔兽的魔核还要好用。

    但现在,他们还需要先多学习才行。

    十个人按照吩咐脱掉了衣服裤子,躺在了木案上。

    贾可道看了看,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这十个人,就是金刚护甲力士,其胸口腹部已经被刻上了金刚护甲力士符。

    这就是道兵的缺陷所在了。

    一旦被刻画上了道兵符箓,那么实力就基本上被固定了,想要提升实力的话,就只能添加新的道兵符箓,这样倒是不错,两个不同的道兵符箓作用是可以叠加的,这会让道兵在原有的实力基础上飞速猛增。

    嗯,唯一的问题就是人身上能够刻画符箓的面积有限,这使得能够刻画的符箓数量也是有限的。

    这么说吧,通常情况下,一个普通体型的人类身上能够刻画的道兵符箓最多也就是两个。

    毕竟,相对于那些单一的符箓来说,道兵符箓所需要的面积更大。

    就拿特伦斯来说,现在也没法继续增加道兵符箓了。

    当然,只要贾可道愿意,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的。

    只需要将之前的道兵符箓洗掉。

    但是,想要将刻画在身上的道兵符箓洗掉,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不但道兵需要承受极大的痛苦,就连贾可道也要浪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即便他现在已经到炼气化神中层也是如此。

    另外一些块头大的人类或许能够刻画三个道兵符箓,但这需要很精细的雕刻技艺,就老君观现在来说,也就只有贾可道可以做到这一点了。

    除贾可道之外,就连孟挺在雕刻上也没怎么下功夫,毕竟这需要耗费不少时间。

    简单来说,贾可道的雕刻技巧乃是从七岁开始锻炼,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中断过。

    而孟挺等人从进入老君观才开始练习雕刻技巧,也没怎么专门练习,这水平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现在这十个金刚护甲力士倒是能够再加上一个鬼武幻隐符。

    “孟挺,你们来先试试手。”

    贾可道掏出一把真梦符丢出,每人额头上便贴上了一张,随着真梦符贴上,这些金刚护甲力士随即便陷入到沉睡之中。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用一把刀插入他们胸口,他们也感受不到半点痛苦,所有的外在感觉都被真梦符完全切断了。

    听得师尊吩咐,孟挺等人倒是迫不及待摸出了自己的刻刀,凑到了这十个人面前。

    而贾可道则是先用符笔沾上一点朱砂,给这十个人身上勾出了鬼武幻隐符的线条。

    当然,这些符箓线条仅仅只是白描,丝毫没有半点用处,也没有灌入灵气。

    待到那些朱砂略干之后,孟挺等人就忙碌了起来。

    这可是难得的学习机会。

    要知道贾可道有时一走就是几个月时间,这些弟子想要得到师尊的指点着实有些困难。

    因而每一次学习机会,他们都是很珍惜的,就算是蔡银玲也凑了过来,虽说她专修飞剑,但这些知识也要学习一点,毕竟这与剑修之道并不冲突,仅仅只是用来炼制道兵。

    作为剑修,在很多修炼的时候,也是需要有人侍候护卫的,这道兵可要比其它普通人类强多了。

    如此一来,躺在方案上的十个人就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落在孟挺与龙沂水手上的还好,毕竟孟挺与龙沂水两人主修符箓,在符箓绘制方面功底也算是很不错了,而这影响着雕刻技艺。

    因而他两人在雕刻线条的时候出错就比较少了。

    但流青云这些弟子就不同了,他们主修其它方面,在制符雕刻这方面就要差上很多,尤其是蔡银玲,没刻画几条线条就出错了,结果不得不给对方释放了一道甘露符,待到对方身上的刀伤恢复之后,才能够继续下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孟挺的动作最快,第一个人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尽数刻画完毕。

    贾可道走过去看了看,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虽说之前这里面出了一些错误,但对于第一次接触到这鬼武幻隐符的孟挺来说,这已经算是很不错的成绩了。

    接下来,自然就是贾可道亲自出手描绘符箓了。

    见到师尊出手,其余弟子也就放下了手中的刻刀,凑了过来,准备观摩师尊的绘制。

    贾可道先取出一个砚台,倒入一些朱砂,再混入一些由恶魔魔核磨制的粉末,这些魔核粉末已经被清除了邪恶混乱之力,剩下的部分基本上等同于妖怪内丹一类的材料了。

    最后贾可道加入一些龙血,嗯,就是从绿龙奥普西斯身上提取出来的龙血。

    相对于其它血液来说,这龙血算得上是最好的炼金材料之一了,至于恶魔血液,那是没用的,一旦将其中的邪恶混乱之力去掉之后,那恶魔血液就成废品了,与魔核是万万不同的。

    当然,如果是旁门左道的话,这恶魔血液到是上好的材料。

    用符笔在砚台里搅拌几圈,使其均匀之后,贾可道就蘸了一点,随后就在刻画好的线条上落笔。

    贾可道虽说也是第一次绘制这鬼武幻隐符,但却要比孟挺等人轻松数倍,一笔下去行云流水,手如同山脉般沉重,丝毫不见半点抖动。

    孟挺用刻刀刻画这鬼武幻隐符用了接近一个小时,而贾可道用符笔绘制,也就用了十分钟不到。

    待到最后一笔落下,贾可道轻轻催动灵气,将其灌入绘制好的符箓之中。

    那道兵符箓在灵气灌入之后,随即便散现出一丝丝白光,渐渐的,那躺在方案上的人身上就浮现出一团白雾来。

    贾可道点了点头,将那道真梦符从其额头上取了下来:“将他唤醒吧。”

    孟挺点了点头,随后指尖就冒出一团火光,落在了那人身上。

    这火虽说仅仅只是凡火,但温度也不低,转眼之间,那人就被痛醒了过来,大声叫道:“烫烫烫!”

    但转即之后,此人就闭上了嘴巴,他这时倒是想了起来,自己身在神庙之中,不得放肆妄为,不过随着其醒来,他身上笼罩的白雾已经缩回了体内,消失不见。

    “跟本尊过来。”

    贾可道此时也想要看看这鬼武幻隐符的效果如何,随即便朝着那人说道。

    贾可道在这些人心目中的地位之高,是外人难以想象的,这并不仅仅只是因为他们认为贾可道是土地神的地上代言者这么简单,更有其它原因所在。

    因而听得贾可道吩咐,那人急忙应了一声就跟在贾可道身后。

    让众人目瞪口呆的是,此人跟在贾可道身后竟然落足无声,虽说对方现在是赤足,原本就不容易发出声音,但孟挺等人的耳力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不说别的,就算是一只猫,落在他们身边都能够听到一丝声响。

    但此人现在的脚步声就是没有了。

    孟挺到底心细,低头朝着那人脚上一看,方才明白过来。

    这人在行走之间,虽说看着好似脚步落在了地板上之上,但实际上其脚底每次落在的时候,与地板有一丝几乎不可见的缝隙。

    就这一丝缝隙,使得此人的脚步声完全消失!

    也是,连脚底都没挨在地板上,又怎么会发出声音来。

    最让孟挺等人吃惊的是,这个家伙似乎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就好似身体原有的本能一般。

    当然,孟挺等人也知道,这并不是此人原本的本能。

    这个家伙叫做茅斯,最初是一个普通的盗贼,脚步声轻倒也正常,但在其被炼制成为金刚护甲力士之后,其原本的盗贼习惯就完全改变了。

    走路如同重锤轰地,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在当盗贼的时候被欺负得太厉害,之后成为金刚护甲力士之后就极力展现自己的巨力。

    如此一来,只要他出现在什么地方,压根就不可能隐藏住自己的身形。

    说实话,到现在他都没有挂掉,也算是运气不错了。

    要知道有几个与他差不多习性的金刚护甲力士早就挂在了与恶魔的战斗之中。R1152( )

第三百九十七章 珍稀一万倍    卧狮岭唐家牧场所在,当初唐楚阳建造的那座恢弘神殿之内,唐楚兰坐在神殿门口,仰着俏脸呆呆地注视着神台上那尊神像,这尊唐楚阳通过自身样貌打造出来的神像,如今和他本身只有三分相像了。▲∴,

    若是不熟悉的人,即便是把唐楚阳和神像放到一起,也无法分辨出两者之间有什么相像之处,但唐家的人都知道,那尊神像其实就是唐楚阳,牧场里的那些信徒,甚至都能够通过神像和唐楚阳产生共鸣。

    可惜那些信徒的修为进境虽不算慢,但唐楚阳的实力成长实在太快了,这才不过半年时间过去,原本只是一阶守护神的神像,如今已经晋级为二阶守护神,并且正在大踏步向三阶守护神迈进。

    除开唐楚阳带进潮汐山的那百名资质最好的信徒,依仗着唐楚阳大量的天材地宝和聚元阵辅助,修为上有了突飞猛进的突破之外,这些留在唐家牧场里的信徒,目前进阶最快的也不过才一元境初期而已。

    即便如此,这种修为进境速度已经相当惊人了,以唐楚兰闻名景云县的优秀资质,也花费了大半年时间才达到一元境,等修为稳定到一元境初期的时候,已经是一年之后了。

    这些留在牧场的信徒里,能够出现几百个半年内打到一元境初期的修士,绝对是非常惊人的修炼速度了,如果让人知道,这些信徒最初的时候只是没什么培养价值的普通人,怕是整个大陆都得震惊。

    这都得益于唐楚阳比上四界的天神大方了太多,信徒供奉给他的元神。唐楚阳并未全部留下,而是通过天神金身凝炼之后。再反馈给信徒一部分,这才是导致牧场这些信徒修为暴增的主要原因。

    “小弟。你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潮汐山又是个怎么样的存在?那里危险么?小弟啊,没有你在家里,二姐突然觉得日子过得好没滋味,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唐楚兰俏脸上带着一丝掩不住的哀愁,两只白嫩小手无意识地互相缠绕着,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看着唐楚阳的神像发呆,思绪早就飘飞到了在景云县时,逗弄那个顽皮小弟的欢乐时光。

    “楚兰。又跑这里发呆来了?”

    清冷的声音突然自身后传来,唐楚兰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六姑唐云倩,这半年时间以来,到神殿这边睹物思人的可不止唐楚兰一个,包括老太君在内的一帮女人,每当看到唐家如今的变化,都忍不住要来这里走一趟。

    唐家如今已经是景云县周边千里唯一的霸主级家族了,即便是流云城那边的高家,如今也不敢轻易在冒犯唐家。有古家的三位大天位修士坐镇的唐家牧场,更是让所有觊觎唐家的势力退避三舍。

    这其中最重要的,还是唐家在顶尖高手上的变化,唐云婷自从契约了七仙女之后。其实力之强,甚至能和**境的大天位修士一较高下。

    即便是下面的唐云倩,唐云娇等人。在有了唐楚阳提前搭桥铺路的情况下,差的也只是境界和修为。一旦满足契约守护神的条件,完全不必为能不能契约到足够强大的守护神而担心。

    “六姑。你说小弟什么时候能回来啊?我如今已经契约了三阶守护神,不知道等他回来的时候,我还是不是他的对手了……”

    唐楚兰说话的时候,一双美目里也满是期待,想当初,自家小弟在偌大的唐家里只有挨揍的份儿,可自从那次重伤恢复之后,他的变化简直可以用翻天覆地来形容。

    唐楚兰从唐云倩和唐云娇等人那里,也知道了潮汐山是个多么神奇的地方,她甚至在想,小弟进去的时候才两仪境,以唐楚阳那惊人的天赋和悟性,等他从潮汐山出来的时候,修为得暴涨到什么地步?

    “潮汐山每三十年时间只会两次开启面向外界的通道,一次是三十年一届的试炼开始,一次是三年时间的试炼结束之日,潮汐山千变万化,危机处处,咱们也不知道楚阳会在那里遭遇些什么。”

    唐云倩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到神殿门口,靠着唐楚兰坐下来之后,这才接着说道:

    “如果楚阳前期收获够大的话,我想他很可能在三年试炼期结束的时候就会回来,但若是有什么危机,又或者收获不多的话,他很可能会在那里呆满三十年!”

    说完这话,唐云倩抬手指了指某个方向,压低了声音道:

    “楚阳心里很清楚,他现在对古家拥有很重要的利用价值,所以只要他一天没有出潮汐山,古家就得护持咱们唐家不受外界威胁,一直等到他离开潮汐山的那天!”

    唐楚兰闻言,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她知道六姑所指的那个方向,正是古家驻守唐家的那三位大天位修士所在的地方,不过一想到有可能足足三十年见不到自家小弟,唐楚兰就禁不住哀叹:

    “天呐!那得等上足足三十年啊!到时候我孩子都一大堆了!”

    听了唐楚兰的哀叹,唐云倩没好气地抬手点了一下这个调皮侄女的光洁的额头,清丽的俏脸上扯起一丝温情的笑容,玩笑道:

    “呵呵,你这丫头,这段时间因为你来唐家求亲的家族可不少,其中也不乏惊采绝艳之辈,姑姑怎地没见你睁眼瞧过哪个?这才多久,你都想到一大堆孩子的事情了?难不成想通了,要家人了?”

    “惊采绝艳?就凭他们也配?!和小弟一比,他们根本就是一群歪瓜裂枣!”

    唐楚兰闻言极为不屑地撇了撇嘴,虽然那些来求亲的人里面,确实有几个让唐楚兰比较满意的家族传人,但这人吧,最怕的就是比较,每当唐楚兰拿这些人和自家小弟放到一起比较的时候。

    就会发现,以前那些足以让她脸红心跳的青年俊才,竟然变得一文不值,让唐楚兰和对方相处一下的兴趣都提不起来。

    “哪有你这么说话的?!”

    唐云倩嗔怒地瞪了侄女一眼,那些来求亲的人,大部分都是真心到唐家来求亲的,个个都拿出了最大的诚意,唐楚兰这话要是被人家听见了,未免也太伤人颜面了。

    “我说的是事实嘛!”

    冷起脸的唐云倩可是非常吓人的,唐楚兰被自家姑姑这么一声呵斥,吓得整个脖子都缩了起来,虽然心虚,但却依然梗着脖子嘟囔了一句。

    唐云倩见侄女顶嘴,顿时杏目一瞪,抬手佯作要打她的模样,吓得唐楚阳娇躯一晃,整个人从神殿门口窜进了神殿之中,随后竟然还回过身冲她扮鬼脸,唐云倩顿生一种无可奈何之感,摇着头叹气道:

    “楚阳那个小怪物,哪是寻常人能够比拟的?你若是想要找楚阳那样的夫婿,怕是得到那些大宗门,乃至于四极皇朝这样的地方去找了,以咱们唐家目前的底蕴,便算是上门求亲,人家也不屑一顾……”

    “嘿嘿!六姑何须长他人志气?咱们唐家很差么?二姐将来若是想要嫁人了,我必定要全天下的青年才俊上门求亲,咱们不但要仔细挑拣,还要他们过五关斩六将,彻底让二姐满意了,才能把人娶走!”

    唐云倩话音才落,大殿里面的唐楚兰还没来得及回话,就突然被大殿内轰然响起的威严之声给镇住了。

    唐楚兰和唐云倩几乎同时转头看向神台上的神像,美目里满是震惊和难以置信,随后便是掩也掩不住的欣喜若狂,唐楚兰几乎本能一样地惊呼道:

    “小弟?你,你回来了?你在哪?!”

    唐楚兰失态的惊呼才出口,唐云倩也突然反应了过来,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自台阶上跳了起来,左右张望了一番,才紧张地冲大殿喊道:

    “楚阳?是不是你?你在哪?!”

    “哈哈哈!……,六姑,二姐,不只是我回来了,我还给你们带了个大大的惊喜回来,快回主堡去吧,我们一会儿就到!”

    唐楚阳的大笑之声再次响起,唐云倩和唐楚兰二人顿时喜形于色,对于唐楚阳的声音,家里人再熟悉不过了,尤其是这声音还是从神像之中传出来了,那东西可只有唐楚阳才能操纵。

    “哇!!真的是小弟回来了!!”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唐楚兰一声欢呼就跳了起来,兴奋无比地在大殿里来回乱跳了几下之后,这才欣喜无比地问道:

    “小弟,你说给我们带了个大惊喜回来?是什么惊喜?莫不是你抢到了许多宝贝不成?”

    边上的唐云倩虽然同样激动,但他毕竟是成年人了,这话也就是唐楚兰才能问得出来,不过唐云倩也对唐楚阳的回答充满期待,大量的天材地宝,绝对是任何一个家族都不会嫌多的好东西。

    “宝贝?嘿嘿,二姐啊,我保证我带回来的,绝对比你们想象的最珍贵的宝贝,都要珍稀一万倍!”

    “啊?!一万倍?!那,那,小弟,你不会是抢到灵宝了吧??!”

    比天材地宝珍贵一万倍的东西,以唐楚兰的见识,她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大陆上传说中的强大灵宝了,灵宝在五行大陆上还有一个更加威风的称呼,叫做‘仙器’!(未完待续。。)

    (..)–34853+dqsumh+11130881–>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