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浩然的话看似没有拒绝,但唐楚阳是何等精明之人,这话即便没有明面上拒绝,他也从中听出了艰难的犹豫之意,看来想要即刻了解这件事情怕是没可能了。︽,

    有些事情终归是要亲眼所见才具备更强的说服力,唐楚阳干出来的大事虽多,但别说是唐浩然了,就连一直在是不是跟踪唐楚阳的李令远都没有亲眼见到几件事。

    如果不是李令远发现唐楚阳成为落月城城主,已经是发生的既定事实,他是绝对不会相信凭借唐楚阳的实力,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挣出让那些皇朝大宗门都无法积攒下来的巨额贡献。

    该说的事情都已经说完,众人便开始全力恢复,这时候又到了唐楚阳表现的时候了。

    他先用从海大富和布衣那里得到的天石和地晶,布置出一个覆盖方圆十丈的中型聚元阵,随后又给唐浩然六人每个配上三张王级回复灵符。

    接着让唐浩然等人放心调息的同时,唐楚阳一边为众人护法,一边开始在聚元阵外围布置防御阵法,不说将近二十枚珍贵无比的回复灵符给予唐浩然等人的震撼。

    单单是众人脚下的中型聚灵阵,就让包括李令远,宇文侯等人在内的老头子们震惊得膛目结舌了,灵画师虽然精通阵符和阵纹,但却不一定每一个都是阵法师。

    甚至于在灵画师这个体系里,但凡能够在阵法上有点造诣的,基本上都是名闻大陆的牛人。五行大陆上职业体系已经发展的相当成熟,可谓各司其职。阵法师这个体系可不比灵画师弱多少。

    李令远等人只是从唐楚阳的布阵手法上,就能看出来这小家伙绝对不是略有涉猎那么简单。以唐浩然等人过百年的见识眼光,轻易便可看出,唐楚阳在阵法上的造诣,至少也是高阶水准的。

    即便是大师级也不是没可能!

    一个刚满十八岁的阵法师,灵画师双大师级存在,那该是一个多么妖孽的人物?

    这个念头在众人心中诞生的瞬间,包括唐浩然这个嫡亲爷爷在内,看向唐楚阳的目光都震撼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李令远等到到底都是七阶强者,心智之强。不是海大富和布衣等人能比,虽然震惊,但却依然能够很好地控制情绪,做到不露声色地打坐调息。

    在李令远,唐浩然这些寿元过百的修士眼里,他们听说过的,乃至于见识过的各种各样的天才也不是一个两个了,其中超过九成的天才就因为骄傲猖狂而未能成长起来。

    天才是最经不住夸的,家族和势力之间的斗争。基本上都是无所不用其极,毁掉敌对势力的天才这种事情,简直是防止敌手崛起的最佳遏制手段之一。

    唐浩然的资质悟性不够好么?不到一百五十年时间便晋级七阶神使,绝对数得上天才一级的人物了。更何况在唐浩然之上还有个不到一百年就突破七阶的李令远。

    可这两人的结果又如何?不但长时间的被人利用,最终还被人坑害得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密地里,被生生困了几十年之久。

    唐浩然等人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遭遇。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们当初太过自信和骄傲了,所以不论是唐浩然也好。还是李令远也罢,他们都不希望唐楚阳再重蹈覆辙。落得和他们一样的下场。

    如果让唐楚阳知道几人的想法,他怕是得苦笑一声,无言以对了,如果换做之前那个真正的败家子,这种下场几乎是可以预料的,但唐楚阳两世为人,在心性上,绝对不是一般天才能够比拟的。

    不过这种事情根本无法宣诸于口,注定是要带到棺材里的惊天大秘密的,反正唐楚阳已经想好了。

    他获得话语权的唯一办法,就是在将来的发展壮大过程中,不断用铁一般的事实,来让唐浩然等人明白,他和别人不一样!

    七阶强者对于天地元气的吸收能力,绝对不是唐楚阳这个级别的修士能够想象的,按理说,他们根本无需花费太多时间就能恢复到完满状态。

    但唐浩然等人的情况不同,他们被困在那处暗无天日的密地里几十年时间,这期间被血阁不定时的进攻折腾的根本不敢真正地闲下来休息,不论是真元,还是元神精华,都已经将近枯竭。

    加上唐浩然等人不论是元神,还是躯体,识海等等,都是非常虚弱的,因此,即便有唐楚阳拿出来的恢复灵符,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

    唐楚阳也明白这个道理,不然他也不会花费那么大的精力去专门布置防御阵法了。

    李令远的情况下要稍微好一些,因为琅邪老怪的躯体实在打熬的太完美了,他要做的就是不断融合,调理自身元神和亲躯体的契合度,真元和元神精华方面,直接使用灵符就好。

    唐楚阳花费了七天时间,布置了三个绕着中间的聚元阵转了三圈的三座高阶阵法,他身上所剩材料本就不多了,若不是咬牙动用了些鬼树王身上的材料,这三座阵法他都布置不出来。

    阵法布置完成三天之后,也就是唐楚阳离开密地的第十天,李令远最先出定,调理躯体是个消耗时间的精细活,想要在在短时内完全吃透琅邪老怪的躯体根本不可能。

    不过即便如此,李令远的修为也已经恢复了八成,如果单说实力方面的话,甚至于已经可以和他巅峰时期一较高低了,这完全得益于琅邪老怪打造的强大完美的肉身。

    琅邪老怪之所以能够称霸王者横行的活死人谷,强悍无匹的肉身就是他最大的依仗之一,唐楚阳使用大量灵符和天神神力,都没有让琅邪老怪的肉身受到任何伤害。

    由此便可大致推测出琅邪老怪的肉身有多强大了。

    “这具肉身实在太强大了……”

    尽管已经赞叹了太多次,可等到李令远出定之后,他依然忍不住再次惊叹于琅邪老怪在肉身上打下的雄厚基础,现在这具堪称完美的躯体属于李令远之后,他甚至有信心冲击大陆之巅的地仙境!

    如果让唐楚阳知道,李令远心里的念想只是陆地神仙的话,他估计得郁闷好长一段时间,琅邪老怪的躯体,他原本是打算将之打造成真正的天神傀儡的。

    那还只是一具没有元神的肉身而已,李令远得到了这具有潜力成为天神的肉身,非但不想着脱凡成神,最大的念想依然还在人间界打转。

    在唐楚阳看来,还有比这更坑爹的事情么?

    有了李令远加入护法行列之后,唐楚阳的护卫压力就大幅度减轻,他也趁着接下来的时间赶紧回复了一下,期间甚至还有闲心去外面找了几头五六阶的妖兽锻炼了下实战经验。

    在唐楚阳等人离开密地的二十多天时,唐浩然等人陆续从入定中醒了过来,这六人里,除开李令远,唐浩然,宇文侯和宇文怡两兄妹外,其他二人一个是李令远的家将,一个是宇文侯的家将。

    这两个家将和宇文怡都是六阶大天位修士,因为境界比李令远等人低的缘故,恢复得比较快,二十多年时间,加上灵符和完整版的聚元阵,让这三人完全恢复到了巅峰时期,甚至略有精进。

    唐浩然和宇文侯修为更高,他们虽然比李令远调息的时间更长,但也只是恢复到和李令远差不多的状态,不过即便如此,也足以应付接下来的所有事情了。

    几人商议一番之后,最终决定先会唐家一趟,确定家里人的安全之后,马上返回潮汐山,开始全力筹备夺城大战的事情。

    唐楚阳原本还想趁着这次出来的机会,是不是花费一些时间为唐家抢几座天塔什么的,不过他这个想法刚提出来就被唐浩然给否决了,老爷子的回答也很简单。

    “我手里的这件古宝虽然不是完整的,但却拥有直接进入一座金身神塔的通道,金身神塔是亦今为止,大陆上已知的最顶尖的神塔了,有了这个,咱们在这方面操之过急,等处理完潮汐山的事情再说!”

    唐楚阳想想,觉得自家老爷子说的确实有道理,天降神塔并不是抢的越多就越好,就算你抢到的再多,没有足够的人手去占领和消化,最后还不是得让给别人?

    加上唐老爷子手里已经有一座顶尖的金身神塔打底,唐家似乎也没必要那么上赶着去抢塔了,反而不如等处理完潮汐山那边的事情之后,统筹一下整体实力,转头回来抢更好的。

    “既然爷爷您老人家已经想好了,那孙儿就不再多想此事了,那咱们现在就回牧场去?”

    “嗯,回牧场,早就该回去了……”

    唐浩然离家太久了,尤其是从唐楚阳口中了解到,整个唐家目前竟然只剩下孤女寡母的时候,撕心裂肺的愧疚感,早就让他恨不得飞回唐家去看看那些被他抛下了几十年的家人了。

    “是啊,早该回去了……”

    李令远和宇文侯等人也跟着感慨出声,他们这些人离家的时候还是年富力强,可是再回去的时候,却个个地已经寿元过百。(未完待续。。)–+15967497–>

第486-488章 库仑魔    ps:感谢羊里水,很傻很天真的猪,猪猫狗,凯哥54等书友的打赏!

    一头头火鸦如同火焰爆弹一般撞击在恶魔身上,将一头头恶魔点燃,成为火炬,撞击时溅射出去的火焰落在地上就形成了一片片火海,将更多的恶魔包裹了进来。

    见到这一幕,隐藏于青木山谷之外的那几位恶魔督军都傻眼了。

    嗯,在它们眼里姑且算是火系法术吧,像这样大范围且锐利无比的火系法术,恐怕就算是二十级实力的火焰掌控者也未必能够办到吧。

    青木山谷里来了强援!

    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现在这几位恶魔督军顿时就陷入到进退两难的地步了,按照原计划那样杀进去?

    未必能够在对方面前讨好,但若是逃走的话,眼前这些被火鸦烧得四处横尸的恶魔手下丢掉了的话,自己的恶魔督军[万][书][吧]。nsb一职恐怕就要被大督军给取消了。

    很快,那头库仑魔督军就给其余三位恶魔督军做出了榜样,像这种没多少脑子的恶魔,只要怒气点燃之后,行动起来就一个字,冲!轰轰轰!

    三十多米高的库仑魔提着巨大狼牙棒朝着谷口冲去的时候,那地面都被它踩得震动了起来,犹如一场小型地震爆发了一般。

    那些火鸦撞在库仑魔身上,留下的火苗转眼之间就自行熄灭,完全不见撞在其它恶魔身上那种威力。

    当然,说实话,这库仑魔朝着谷口里冲去的时候,对那些恶魔所造成的伤害未必就小了。

    凡是挡在库仑魔前进道路上的恶魔,直接被那犹如巨木的腿直接撞飞,待到落在地上时,能够奄奄一息就算是最好的结果了,中级恶魔以下的恶魔直接被撞成肉饼或者全身骨头碎裂。魔核碎裂而死。

    看到冲入谷口通道的库仑魔,就算是孟挺都不由得有些后背发寒。

    这头恶魔看上去太彪悍了,三十多米的大块头,咆哮的声音,甚至于要比巨龙看上去都要多出几分震慑感来。

    与之一比,之前那些恶魔简直就是小孩子,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光是看其冲锋过来的样子,就足以让大多数人腿软了甚至于膀胱膨胀了。这种普通的库仑魔,贾可道见过一次,就在深渊第三十七层面里。那个米阔斯子爵的城堡外,想要将战车掀翻,但却被恶魔伯爵奥米斯莫手下的一头库仑魔子爵给拦了下来,最终被干掉。

    但这头库仑魔虽说没有爵位,但其块头却要比之前那头库仑魔更高大一些。

    贾可道也知道,若是让这库仑魔冲过来,光是其体重就足以将不少人给压死了,平白增添不少伤亡。

    “照天印!”

    贾可道顺手便将照天印丢了出去,那枚黑色小印在丢出之后。转眼之间便化为一座方石山峰朝着那库仑魔就砸了下去。

    这方石山峰出现之后的威势顿时将库仑魔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见到这方石山峰落下,库仑魔也不敢怠慢,前冲的身形随即停下,那巨大的狼牙棒就奋力朝着方石山峰砸了过去。

    转眼之间。狼牙棒与方石山峰就撞在了一起。

    轰然一声巨响传出,库仑魔的双腿顿时就朝着半凝结的岩浆地面沉下去一截,于此同时,方石山峰也被那狼牙棒给砸飞了出去。

    “呔!”

    贾可道轻喝一声。朝着那方石山峰一指,转眼之间,方石山峰就飞了回来。再度朝着库仑魔落下。

    那库仑魔满脸狰狞,嘿嘿一笑,似乎之前方石山峰对其没有半点伤害一般,再度挥动狼牙棒就朝着方石山峰砸了上去。

    轰!

    这次双方撞击的结果,让贾可道都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原本就有着裂缝的照天印在这次撞击之后,轰然一声化为两半。

    不过那库仑魔手上的狼牙棒也被撞断,落下的半片山峰砸在了库仑魔头上,再度将其砸入地下一截。

    但照天印对其的伤害也尽于此了。

    “你对付不了我!我是伟大的西提萨斯!”

    库仑魔得意洋洋的大吼一声,随即双手一伸,便将那半片山峰抓在了手里,随后全身发力,肌肉膨胀,便将那半片山峰朝着贾可道这边丢了过来。

    由此也可以看出,这库仑魔的确是深渊之中第一皮躁肉厚之辈,那半片山峰虽说没有照天印那般厉害,但其重量是不变的,落在其头上居然都没有让其怎么受伤,让那些观战者不由得脸色惨白无比。

    尤其是那半片山峰带着呼啸之声飞过来的威势,更是让人担心,除了孟挺这些弟子之外,其余人都不由得转身逃命。

    这也是无奈之举,即便他们相信大祭司阁下能够将这丢来的山峰给化解掉,但也难保自己不会受到池鱼之殃,因而先行逃开却是最好的选择。

    贾可道此时倒是没有去关注那些逃开的家伙,右手轻轻朝着那山峰一指,山峰就随即停下,贾可道袖子再一甩,山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到这一幕,众人不由得为自己逃开的举动感到羞愧。

    贾可道这一手也不是袖中乾坤,以他的袖中乾坤也没法将那半片山峰给收进去,这完全是将那山峰收入道德经里了。

    见到贾可道将那半片山峰变得消失掉,那库仑魔不由得一愣,之前一直压制住的伤势也按忍不住,噗一口就将鲜血喷了出来,神色也随即变得萎靡了不少。

    但库仑魔就是库仑魔,虽说在硬抗那山峰轰击之时,受了不少伤害,但依然硬挺着,将双腿拔了出来,踩着滚烫的岩浆就再度冲了过来。

    贾可道完全将库仑魔当成了试验品,此时又将五金葫芦取了出来,心神向内微微一探,就发现这五金葫芦中心处的红色茧子已经到了快要育出的地步。

    看来。这库仑魔正好给这宝贝开光。

    想到这里,贾可道左手在半空随即画了几笔,数道符箓随即形成,之后又快速燃烧,片刻之间一道剧烈的狂风就朝着那库仑魔吹了过去。

    这狂风之猛烈,就连那奔跑之中的库仑魔都有些把持不住,速度顿时变得缓慢了许多,之后又是一片暴雨照着那库仑魔淋了下去,与此同时,贾可道口中却念诵起了净心神咒。以前在希望小镇对抗那头恶魔督军所召唤出来的恶魔大督军时,贾可道就用过此咒,配合雨水却是妙用无穷,专门克制恶魔身上的邪恶混乱之力。

    此时贾可道口中一经念诵,那落下的暴雨顿时就好似硫酸王水一般,那库仑魔身上被雨水沾到之处就开始鼓起水泡,片刻之后爆开,将皮肤炸得皮开肉绽,而没有了皮肤的保护。那雨水更是凶狠,径直就将库仑魔身上的血肉腐蚀掉厚厚一层,痛得那库仑魔径直就一头栽倒在地。

    这时,一道犹如儿臂的雷电好似蜿蜒的长蛇便窜了下来。一头扎入库仑魔的胸口,轰然一声闷响,便在库仑魔的胸口炸开一个窟窿来,使其露出了胸前的肋骨以及其下不断跳动的心脏了。

    仅仅三道符箓。那原本狂暴无比的库仑魔就重伤倒地,让众人看向贾可道的目光里顿时就多上了几分敬畏。

    当然,这并不算完结。那库仑魔在恶魔之中,原本就属于皮躁肉厚之最,加之恢复能力极为强悍,就倒地这么一点时间,其显露出来的心脏就已经被一层交织起来的肉丝掩盖,看这恢复的速度,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连肋骨都会被掩盖起来。

    “去!”

    贾可道右手一抛,那五金葫芦就在狂风之中打了几个跟头,好不容易稳住之后,便从葫口之中喷出一道五金之气来,这五金之气转眼之间便冲到了库仑魔胸前。

    要说这库仑魔的确凶悍,即便是重伤倒地也不肯认输,挥舞着手中的狼牙棒就朝着五金之气砸了下去,只不过那五金之气径直就从狼牙棒上切过,随后就撞在了库仑魔那被覆盖好的胸腔上。

    库仑魔顿时一声惨叫吼出,五金之气此时却已化为一把利剑之状,深深插入库仑魔的胸口,片刻之间,一股鲜血从伤口处喷出,将五金之气染红。

    而那狼牙棒此时却已断成两截,前面的棒头径直就掉落下去,只剩下半截留在手中,但到了这时,库仑魔反倒是更加彪悍,奋力站起,就将那半截狼牙棒朝着贾可道砸了过去。

    这狼牙棒飞来的速度较之之前的山峰速度更快,转眼之间就飞到了贾可道面前,眼看就要将贾可道砸成肉酱。

    贾可道倒是笑了:“这孽畜垂死挣扎罢了!”

    话音落下,那半截犹如巨木的狼牙棒同样消失在贾可道面前。

    要说这道德经的确厉害,只要其内能够容纳,那么任何朝着贾可道投来的东西都能够吸纳进去,唯一的问题就是最好不要收纳神智清醒的活物,否则的话,贾可道存放在道德经里的那些东西就难免不会受到破坏了。

    而这时,那五金葫芦似乎拥有了一点灵智,对于那库仑魔的垂死挣扎极为不满,轻轻一催,那五金之气就随即旋转起来,转眼之间便在库仑魔胸口上钻出一个大窟窿来,而库仑魔的心脏随即便被贯穿,炽热的鲜血再度喷射而出,将那五金之气尽数渲染。

    直到这时,那五金之气从库仑魔身后钻出,略微盘旋之后便一头飞了回来,带着那一股血腥之气钻入葫芦之中消失不见。

    贾可道此时也顾不得那库仑魔了,转首朝着孟挺吩咐一声:“先将恶魔的魔核摘了。”

    随后贾可道也不管不问,盘腿坐下,孟挺此时也从呆愣中苏醒过来,应了一声便快速冲了过去,还好此时地表虽说依然滚烫,但岩浆已经完全凝固却无法伤到孟挺。

    来到那站立不动的库仑魔面前,孟挺双腿轻轻一蹬地面,就好似老鹰一般蹿了上去。

    换成普通人的话,库仑魔这三十多米的高度还真有些吃力,但对于孟挺来说倒是轻而易举就来到了库仑魔的胸前,当然,如果不是金缕八卦衣护着的话。孟挺此时也被那不断喷射出来的鲜血淋个劈头盖面了。

    要知道这库仑魔的血液对于人类来说却是带着剧毒,虽说没有绿龙的龙息那样剧烈,但以孟挺现在的道行和肉身还真有些承受不住。

    库仑魔此时的胸膛已经被那五金之气钻出了一个大洞,由于库仑魔已经奄奄一息,其肉身恢复能力大幅被削弱,此时胸口大洞边缘处只有少量肉丝有气无力的缓缓连接在一起,若是想要将伤口修补好,恐怕就需要比较长的一段时间了。

    孟挺压根对于恶魔的身体结构不了解,只听了师尊让自己将恶魔的魔核取了,但这恶魔魔核在什么地方。他就真的不知道了。

    无奈之下,孟挺就只能将蜈蜂小袋取出,驱使着那些怪虫钻入库仑魔胸口大洞之中寻找那魔核所在。

    还好,这库仑魔的魔核就在胸腹下部,虽说被无数肉筋缠绕保护着,但恶魔体内原本就要比体表脆弱很多,再加上库仑魔此时已经奄奄一息,那些怪虫倒是美餐了一顿,将魔核四周缠绕的肉筋尽数吞噬之后。方才将魔核搬运了出来。

    说实话,库仑魔的魔核与其体型完全就不对应。

    小怯魔的体型只有一米多点,其魔核也就只有指头大小,血战魔有十多米高。其魔核就有拳头大小,要说这库仑魔的个头足足有三十多米,其魔核怎么说也应该有一个人头大小了。

    但那些怪虫搬出来的魔核也就比血战魔略大一点罢了。

    当然,孟挺也不知道这些情况。只是将这库仑魔的魔核收入乾坤小袋,随后看了看师尊。

    此时,那五金葫芦正悬浮在贾可道胸前缓缓转动。一干弟子抓着大把的符箓站在贾可道四周护法,至于奥迪斯,特伦斯则是带着金刚护甲力士直接堵在了谷口通道两头,生怕被恶魔偷了进来,对仙尊大人不利。

    见到师尊无事,孟挺转首看了看这库仑魔,即便是胸腔里的魔核被取了出来,这库仑魔的身体也没倒下,稳稳的站在地面上,颇有点大义凛然,屹立不倒的威风劲头。

    这时,孟挺倒是发现了那些怪虫出现的异状。

    在吃了库仑魔缠绕在魔核上的肉筋之后,这些怪虫的体型增大了一些,体型最大者已经长到了四尺模样,但这并不算奇怪,奇怪的是这些怪虫身上浮现出一丝黑色雾气,并且怪虫外壳也变得厚实了很多,其上莫名浮现出一些黑色的魔纹来,那双大颚甚至于给人一种后背发凉的莫名震慑感觉。

    在这之前,这些怪虫也吃了不少恶魔的血肉,但变化也没有这样大。

    想了想,孟挺索性驱使着那些怪虫再度钻入库仑魔胸腔,任由它们疯狂吞噬其血肉。

    要说这库仑魔还真够倒霉的,被贾可道干翻之后,被孟挺去掉魔核断绝了恢复的可能不说,现在还被当成喂养怪虫的食物。

    随着那些怪虫迅速钻入库仑魔体内,开始吞噬起血肉来,库仑魔的身体随即便一阵痉挛,然后原本屹立不倒的躯体便开始倾斜。

    孟挺随即退开,数息之后,这库仑魔就一头栽倒在地面,震得地面都抖动了几下,将地面砸出一个凹坑来,无数碎石溅射而出。

    还好,孟挺身上那件金缕八卦衣随即绽放出金色光线,将那些碎石挡在了外面。

    否则的话,孟挺即便不在碎石之下受伤,恐怕也要被搞得灰头土脸了。

    贾可道此时已经将心神沉入那五金葫芦之中,贴近那个茧子仔细观察了起来。

    那红色茧子体表正在不断起伏,犹如一颗不断跳动的心脏。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凝聚在红色茧子外围的五金之气开始一点点被茧子吸收着,而其体表的起伏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这五金葫芦已经变异,贾可道也不知道红色茧子最终会变成什么模样,但至少不会再变成三金葫芦了,因而贾可道也只能耐心等待。

    终于,红色茧子起伏速度已经达到了肉眼所不及的程度,嘭一声轻响,五金之气随即便被茧子鲸吞了个干净,这还不够,贾可道沉在附近的心神也感觉到一股无以伦比的吸力。

    如果不是贾可道及时定住心神的话,恐怕整个心神都会被那茧子吸取进去,到那时会出现什么情况,贾可道都不知道,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心神一被吸收进去,贾可道立马就会变成白痴,除非心神从里面脱离出来。

    但即便是稳住了心神,其中的一丝心神也被茧子撕裂拉了进去。

    这心神被撕裂一丝,差点就让贾可道直接心境失守,走火入魔。

    在定住心神之后,贾可道后背不由得冒出一阵冷汗来,这种突发状况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而这个时候,那三位恶魔督军已经出现在山谷谷口通道外。

    那头血战魔冲在了最前面。

    身高十米有余的血战魔提着一把与自己身高等同的黑色巨剑,每冲出一步,其体型就会膨胀一分,十多步后,其体型已经膨胀了十五六米程度,那把黑色巨剑正好合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