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羊里水,很傻很天真的猪,猪猫狗,凯哥54等书友的打赏!

    一头头火鸦如同火焰爆弹一般撞击在恶魔身上,将一头头恶魔点燃,成为火炬,撞击时溅射出去的火焰落在地上就形成了一片片火海,将更多的恶魔包裹了进来。

    见到这一幕,隐藏于青木山谷之外的那几位恶魔督军都傻眼了。

    嗯,在它们眼里姑且算是火系法术吧,像这样大范围且锐利无比的火系法术,恐怕就算是二十级实力的火焰掌控者也未必能够办到吧。

    青木山谷里来了强援!

    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现在这几位恶魔督军顿时就陷入到进退两难的地步了,按照原计划那样杀进去?

    未必能够在对方面前讨好,但若是逃走的话,眼前这些被火鸦烧得四处横尸的恶魔手下丢掉了的话,自己的恶魔督军[万][书][吧]。nsb一职恐怕就要被大督军给取消了。

    很快,那头库仑魔督军就给其余三位恶魔督军做出了榜样,像这种没多少脑子的恶魔,只要怒气点燃之后,行动起来就一个字,冲!轰轰轰!

    三十多米高的库仑魔提着巨大狼牙棒朝着谷口冲去的时候,那地面都被它踩得震动了起来,犹如一场小型地震爆发了一般。

    那些火鸦撞在库仑魔身上,留下的火苗转眼之间就自行熄灭,完全不见撞在其它恶魔身上那种威力。

    当然,说实话,这库仑魔朝着谷口里冲去的时候,对那些恶魔所造成的伤害未必就小了。

    凡是挡在库仑魔前进道路上的恶魔,直接被那犹如巨木的腿直接撞飞,待到落在地上时,能够奄奄一息就算是最好的结果了,中级恶魔以下的恶魔直接被撞成肉饼或者全身骨头碎裂。魔核碎裂而死。

    看到冲入谷口通道的库仑魔,就算是孟挺都不由得有些后背发寒。

    这头恶魔看上去太彪悍了,三十多米的大块头,咆哮的声音,甚至于要比巨龙看上去都要多出几分震慑感来。

    与之一比,之前那些恶魔简直就是小孩子,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光是看其冲锋过来的样子,就足以让大多数人腿软了甚至于膀胱膨胀了。这种普通的库仑魔,贾可道见过一次,就在深渊第三十七层面里。那个米阔斯子爵的城堡外,想要将战车掀翻,但却被恶魔伯爵奥米斯莫手下的一头库仑魔子爵给拦了下来,最终被干掉。

    但这头库仑魔虽说没有爵位,但其块头却要比之前那头库仑魔更高大一些。

    贾可道也知道,若是让这库仑魔冲过来,光是其体重就足以将不少人给压死了,平白增添不少伤亡。

    “照天印!”

    贾可道顺手便将照天印丢了出去,那枚黑色小印在丢出之后。转眼之间便化为一座方石山峰朝着那库仑魔就砸了下去。

    这方石山峰出现之后的威势顿时将库仑魔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见到这方石山峰落下,库仑魔也不敢怠慢,前冲的身形随即停下,那巨大的狼牙棒就奋力朝着方石山峰砸了过去。

    转眼之间。狼牙棒与方石山峰就撞在了一起。

    轰然一声巨响传出,库仑魔的双腿顿时就朝着半凝结的岩浆地面沉下去一截,于此同时,方石山峰也被那狼牙棒给砸飞了出去。

    “呔!”

    贾可道轻喝一声。朝着那方石山峰一指,转眼之间,方石山峰就飞了回来。再度朝着库仑魔落下。

    那库仑魔满脸狰狞,嘿嘿一笑,似乎之前方石山峰对其没有半点伤害一般,再度挥动狼牙棒就朝着方石山峰砸了上去。

    轰!

    这次双方撞击的结果,让贾可道都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原本就有着裂缝的照天印在这次撞击之后,轰然一声化为两半。

    不过那库仑魔手上的狼牙棒也被撞断,落下的半片山峰砸在了库仑魔头上,再度将其砸入地下一截。

    但照天印对其的伤害也尽于此了。

    “你对付不了我!我是伟大的西提萨斯!”

    库仑魔得意洋洋的大吼一声,随即双手一伸,便将那半片山峰抓在了手里,随后全身发力,肌肉膨胀,便将那半片山峰朝着贾可道这边丢了过来。

    由此也可以看出,这库仑魔的确是深渊之中第一皮躁肉厚之辈,那半片山峰虽说没有照天印那般厉害,但其重量是不变的,落在其头上居然都没有让其怎么受伤,让那些观战者不由得脸色惨白无比。

    尤其是那半片山峰带着呼啸之声飞过来的威势,更是让人担心,除了孟挺这些弟子之外,其余人都不由得转身逃命。

    这也是无奈之举,即便他们相信大祭司阁下能够将这丢来的山峰给化解掉,但也难保自己不会受到池鱼之殃,因而先行逃开却是最好的选择。

    贾可道此时倒是没有去关注那些逃开的家伙,右手轻轻朝着那山峰一指,山峰就随即停下,贾可道袖子再一甩,山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到这一幕,众人不由得为自己逃开的举动感到羞愧。

    贾可道这一手也不是袖中乾坤,以他的袖中乾坤也没法将那半片山峰给收进去,这完全是将那山峰收入道德经里了。

    见到贾可道将那半片山峰变得消失掉,那库仑魔不由得一愣,之前一直压制住的伤势也按忍不住,噗一口就将鲜血喷了出来,神色也随即变得萎靡了不少。

    但库仑魔就是库仑魔,虽说在硬抗那山峰轰击之时,受了不少伤害,但依然硬挺着,将双腿拔了出来,踩着滚烫的岩浆就再度冲了过来。

    贾可道完全将库仑魔当成了试验品,此时又将五金葫芦取了出来,心神向内微微一探,就发现这五金葫芦中心处的红色茧子已经到了快要育出的地步。

    看来。这库仑魔正好给这宝贝开光。

    想到这里,贾可道左手在半空随即画了几笔,数道符箓随即形成,之后又快速燃烧,片刻之间一道剧烈的狂风就朝着那库仑魔吹了过去。

    这狂风之猛烈,就连那奔跑之中的库仑魔都有些把持不住,速度顿时变得缓慢了许多,之后又是一片暴雨照着那库仑魔淋了下去,与此同时,贾可道口中却念诵起了净心神咒。以前在希望小镇对抗那头恶魔督军所召唤出来的恶魔大督军时,贾可道就用过此咒,配合雨水却是妙用无穷,专门克制恶魔身上的邪恶混乱之力。

    此时贾可道口中一经念诵,那落下的暴雨顿时就好似硫酸王水一般,那库仑魔身上被雨水沾到之处就开始鼓起水泡,片刻之后爆开,将皮肤炸得皮开肉绽,而没有了皮肤的保护。那雨水更是凶狠,径直就将库仑魔身上的血肉腐蚀掉厚厚一层,痛得那库仑魔径直就一头栽倒在地。

    这时,一道犹如儿臂的雷电好似蜿蜒的长蛇便窜了下来。一头扎入库仑魔的胸口,轰然一声闷响,便在库仑魔的胸口炸开一个窟窿来,使其露出了胸前的肋骨以及其下不断跳动的心脏了。

    仅仅三道符箓。那原本狂暴无比的库仑魔就重伤倒地,让众人看向贾可道的目光里顿时就多上了几分敬畏。

    当然,这并不算完结。那库仑魔在恶魔之中,原本就属于皮躁肉厚之最,加之恢复能力极为强悍,就倒地这么一点时间,其显露出来的心脏就已经被一层交织起来的肉丝掩盖,看这恢复的速度,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连肋骨都会被掩盖起来。

    “去!”

    贾可道右手一抛,那五金葫芦就在狂风之中打了几个跟头,好不容易稳住之后,便从葫口之中喷出一道五金之气来,这五金之气转眼之间便冲到了库仑魔胸前。

    要说这库仑魔的确凶悍,即便是重伤倒地也不肯认输,挥舞着手中的狼牙棒就朝着五金之气砸了下去,只不过那五金之气径直就从狼牙棒上切过,随后就撞在了库仑魔那被覆盖好的胸腔上。

    库仑魔顿时一声惨叫吼出,五金之气此时却已化为一把利剑之状,深深插入库仑魔的胸口,片刻之间,一股鲜血从伤口处喷出,将五金之气染红。

    而那狼牙棒此时却已断成两截,前面的棒头径直就掉落下去,只剩下半截留在手中,但到了这时,库仑魔反倒是更加彪悍,奋力站起,就将那半截狼牙棒朝着贾可道砸了过去。

    这狼牙棒飞来的速度较之之前的山峰速度更快,转眼之间就飞到了贾可道面前,眼看就要将贾可道砸成肉酱。

    贾可道倒是笑了:“这孽畜垂死挣扎罢了!”

    话音落下,那半截犹如巨木的狼牙棒同样消失在贾可道面前。

    要说这道德经的确厉害,只要其内能够容纳,那么任何朝着贾可道投来的东西都能够吸纳进去,唯一的问题就是最好不要收纳神智清醒的活物,否则的话,贾可道存放在道德经里的那些东西就难免不会受到破坏了。

    而这时,那五金葫芦似乎拥有了一点灵智,对于那库仑魔的垂死挣扎极为不满,轻轻一催,那五金之气就随即旋转起来,转眼之间便在库仑魔胸口上钻出一个大窟窿来,而库仑魔的心脏随即便被贯穿,炽热的鲜血再度喷射而出,将那五金之气尽数渲染。

    直到这时,那五金之气从库仑魔身后钻出,略微盘旋之后便一头飞了回来,带着那一股血腥之气钻入葫芦之中消失不见。

    贾可道此时也顾不得那库仑魔了,转首朝着孟挺吩咐一声:“先将恶魔的魔核摘了。”

    随后贾可道也不管不问,盘腿坐下,孟挺此时也从呆愣中苏醒过来,应了一声便快速冲了过去,还好此时地表虽说依然滚烫,但岩浆已经完全凝固却无法伤到孟挺。

    来到那站立不动的库仑魔面前,孟挺双腿轻轻一蹬地面,就好似老鹰一般蹿了上去。

    换成普通人的话,库仑魔这三十多米的高度还真有些吃力,但对于孟挺来说倒是轻而易举就来到了库仑魔的胸前,当然,如果不是金缕八卦衣护着的话。孟挺此时也被那不断喷射出来的鲜血淋个劈头盖面了。

    要知道这库仑魔的血液对于人类来说却是带着剧毒,虽说没有绿龙的龙息那样剧烈,但以孟挺现在的道行和肉身还真有些承受不住。

    库仑魔此时的胸膛已经被那五金之气钻出了一个大洞,由于库仑魔已经奄奄一息,其肉身恢复能力大幅被削弱,此时胸口大洞边缘处只有少量肉丝有气无力的缓缓连接在一起,若是想要将伤口修补好,恐怕就需要比较长的一段时间了。

    孟挺压根对于恶魔的身体结构不了解,只听了师尊让自己将恶魔的魔核取了,但这恶魔魔核在什么地方。他就真的不知道了。

    无奈之下,孟挺就只能将蜈蜂小袋取出,驱使着那些怪虫钻入库仑魔胸口大洞之中寻找那魔核所在。

    还好,这库仑魔的魔核就在胸腹下部,虽说被无数肉筋缠绕保护着,但恶魔体内原本就要比体表脆弱很多,再加上库仑魔此时已经奄奄一息,那些怪虫倒是美餐了一顿,将魔核四周缠绕的肉筋尽数吞噬之后。方才将魔核搬运了出来。

    说实话,库仑魔的魔核与其体型完全就不对应。

    小怯魔的体型只有一米多点,其魔核也就只有指头大小,血战魔有十多米高。其魔核就有拳头大小,要说这库仑魔的个头足足有三十多米,其魔核怎么说也应该有一个人头大小了。

    但那些怪虫搬出来的魔核也就比血战魔略大一点罢了。

    当然,孟挺也不知道这些情况。只是将这库仑魔的魔核收入乾坤小袋,随后看了看师尊。

    此时,那五金葫芦正悬浮在贾可道胸前缓缓转动。一干弟子抓着大把的符箓站在贾可道四周护法,至于奥迪斯,特伦斯则是带着金刚护甲力士直接堵在了谷口通道两头,生怕被恶魔偷了进来,对仙尊大人不利。

    见到师尊无事,孟挺转首看了看这库仑魔,即便是胸腔里的魔核被取了出来,这库仑魔的身体也没倒下,稳稳的站在地面上,颇有点大义凛然,屹立不倒的威风劲头。

    这时,孟挺倒是发现了那些怪虫出现的异状。

    在吃了库仑魔缠绕在魔核上的肉筋之后,这些怪虫的体型增大了一些,体型最大者已经长到了四尺模样,但这并不算奇怪,奇怪的是这些怪虫身上浮现出一丝黑色雾气,并且怪虫外壳也变得厚实了很多,其上莫名浮现出一些黑色的魔纹来,那双大颚甚至于给人一种后背发凉的莫名震慑感觉。

    在这之前,这些怪虫也吃了不少恶魔的血肉,但变化也没有这样大。

    想了想,孟挺索性驱使着那些怪虫再度钻入库仑魔胸腔,任由它们疯狂吞噬其血肉。

    要说这库仑魔还真够倒霉的,被贾可道干翻之后,被孟挺去掉魔核断绝了恢复的可能不说,现在还被当成喂养怪虫的食物。

    随着那些怪虫迅速钻入库仑魔体内,开始吞噬起血肉来,库仑魔的身体随即便一阵痉挛,然后原本屹立不倒的躯体便开始倾斜。

    孟挺随即退开,数息之后,这库仑魔就一头栽倒在地面,震得地面都抖动了几下,将地面砸出一个凹坑来,无数碎石溅射而出。

    还好,孟挺身上那件金缕八卦衣随即绽放出金色光线,将那些碎石挡在了外面。

    否则的话,孟挺即便不在碎石之下受伤,恐怕也要被搞得灰头土脸了。

    贾可道此时已经将心神沉入那五金葫芦之中,贴近那个茧子仔细观察了起来。

    那红色茧子体表正在不断起伏,犹如一颗不断跳动的心脏。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凝聚在红色茧子外围的五金之气开始一点点被茧子吸收着,而其体表的起伏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这五金葫芦已经变异,贾可道也不知道红色茧子最终会变成什么模样,但至少不会再变成三金葫芦了,因而贾可道也只能耐心等待。

    终于,红色茧子起伏速度已经达到了肉眼所不及的程度,嘭一声轻响,五金之气随即便被茧子鲸吞了个干净,这还不够,贾可道沉在附近的心神也感觉到一股无以伦比的吸力。

    如果不是贾可道及时定住心神的话,恐怕整个心神都会被那茧子吸取进去,到那时会出现什么情况,贾可道都不知道,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心神一被吸收进去,贾可道立马就会变成白痴,除非心神从里面脱离出来。

    但即便是稳住了心神,其中的一丝心神也被茧子撕裂拉了进去。

    这心神被撕裂一丝,差点就让贾可道直接心境失守,走火入魔。

    在定住心神之后,贾可道后背不由得冒出一阵冷汗来,这种突发状况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而这个时候,那三位恶魔督军已经出现在山谷谷口通道外。

    那头血战魔冲在了最前面。

    身高十米有余的血战魔提着一把与自己身高等同的黑色巨剑,每冲出一步,其体型就会膨胀一分,十多步后,其体型已经膨胀了十五六米程度,那把黑色巨剑正好合用。

第三百九十五章 重见天日    裂缝之内的空间,如同一个直来直去的紫黑色山洞,山洞约莫三丈直径,其内到处充斥一条条手指粗细的红色光线,让见到此景的唐楚阳,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地球上的红外防盗装置。

    随手从储物戒指里取了一块坚硬的矿石,抬手向着眼前密密麻麻的红色光柱扔了过去,伴随着‘哧哧哧’的切割声。

    不过眨眼时间过去,一块硬度高达七阶的灵矿石直接被四分五裂,看得唐楚阳一阵儿心惊肉跳,跳脚骂娘。

    修士躯体的强度,很少有能够超过同阶灵矿的,他拿出来的这块七阶矿石还属于比较精品的那种,就硬度而言,也就九宫境的地仙之躯能够勉强抗衡。

    这么坚硬的灵矿都被如此轻易地切成碎块,那就意味着即便是地仙亲至,在这个暴力破开的空间裂缝里都无法保全自身。

    唐楚阳原本还觉得,拥有六丁六甲符保护,怎么地也能为分担一些来自空间威胁的压力,现在看来,别说是王符了,他甚至怀疑就算拿出君符来,也不见得能起到多大作用。

    抬手再挥,这次唐楚阳拿出一张将符,单手掐诀激发将符之后顺手就扔了出去。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陡然传来,将符里瞬间膨胀出来的巨量元气四散弥漫,直接把方圆数十丈范围内的空间炸得一阵荡漾,而充斥期间的红色光柱,竟然如同玻璃柱子一样,被轻而易举地炸得粉碎!

    “咦?将符竟有如此奇效?!”

    唐楚阳略微有些吃惊。方才他拿七阶灵矿实验,得到的结果让唐楚阳心里发凉。此时扔出将符,也只是想起了李令远说过需要大量将符。原本还将信将疑,现在看来,李令远怕是已经试验过了。

    不然他也不可能信誓旦旦地对唐楚阳说,只要拥有足够多的将符,就能穿越这个空间裂缝离开密地。

    唐楚阳智商,悟性都算不错,稍微琢磨了一下便大体明白了其中原理,这空间裂缝就好像是人类的胃部一样,如果你只是试验它的消化能力。肯定是自讨苦吃。

    但如果你扔个点燃的炮仗进去,再怎么强的消化系统,怕也会被炸得七零八落。

    “呵呵,想明白了?”

    这时候李令远的声音自唐楚阳背后传来,唐楚阳闻言回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有些道理其实就这么简单,当你不了解它的时候,贸然接触了它的最强一面。自然会把人吓住。

    可等你了解了它的特性和弱点时,又会觉得这东西根本就不堪一击,这就和突破境界差不多,没有达到那个程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厉害,等自己也到了那个地步,反而觉得稀松平常了。

    明白了这个道理。唐楚阳也就恍然醒悟,归根结底。还是他的见识的东西太少,阅历浅薄。才会这般大惊小怪,若是有个几十年让他去经历,了解,唐楚阳自忖不会比任何人差。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等唐浩然等人都准备好后,唐楚阳在前面如同弹药无限的人形大炮一样,不断地将一张张将符激发,然后扔出去,炸掉了空间裂缝里的威胁之后,众人缓缓推进。

    随着时间的流逝,消耗得将符数量的增多,唐楚阳破坏起来也越发的得心应手,因为不知道通道到底有多长,唐楚阳储物戒指里的将符却是有总量了,因此越到后面他用起来便越谨慎。

    以至于等到将符消耗数量超过一万张的时候,尽管他们还没有走出通道,但唐楚阳对将符的激发技巧,使用手法,如何把将符发挥到最大威力方面的能力,已经得到了突飞猛进般的提高。

    “最锻炼人的,果然永远都是实际操作啊……”

    有了这么大的收获,唐楚阳心里禁不住生出些感慨,这让他突然明白,上一世师傅为什么动不动就要罚他画符,那根本就是为了让他从画符的过程中,去明悟灵符的本质!

    如今想想,唐楚阳在灵符上堪比宗师级的炼制手法,不就是得益于上辈子数十万乃至于过百万的画符过程中,养成的近乎于本能的认知和感悟么?

    生出这样感慨之后没多久,随着唐楚阳某一次本能地甩出一张将符,还没来得及激发,就被四面八方陡然涌来的清新气息给洗涤得惊醒过来。

    “出来了?”

    唐楚阳有些茫然地转首四顾,入目所见,发现他竟然置身于一处两座山脉交叉的峡谷深处,感受着周身肌肤疯狂地吸取着周遭浓郁的天地元气,唐楚阳终于反应过来,他们真的已经出了裂缝。

    “出来了!终于出来了!整整二十五年啊!没想到我居然还有机会再次品味自由的滋味,血阁!你们给老子等着!!!”

    宇文侯激动无比的嘶哑声音突然传来,唐楚阳急忙回头,他发现宇文侯是最激动的,有种恨不得仰天长啸的感觉,但李令远,和唐浩然等人虽然激动,但却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

    这就是心性问题了,唐楚阳单从这一面就能判断出来,他爷爷唐浩然和李令远等人,都是心性沉稳之人,这或许和他们的生平阅历有关。

    如果换做唐楚阳自己,他自问被关在拿出暗无天日,连修炼都不能的密地里,并且足足关上二十多年,一旦重见天日,恐怕难以做到向唐浩然和李令远这般,强行压抑心中激动情绪。

    “老五,别那么激动,这里可是落日山脉核心区域边缘,你这一嗓子喊出去,随时都有可能招来几头神兽,赶紧调息!这里可并不安全!”

    在宇文侯的情绪激动到即将爆发的时候,李令远一声呵斥,把宇文侯冲到喉咙里的长啸生生压制了下去。甚至于额头都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神兽,这两个字对任何人类修士来说。都是个威慑力无比巨大的代名词,如果是几头神兽。那杀伤力足以让任何一个大宗门卑躬屈膝!

    尤其是对于宇文侯这样的七阶强者来说,他们更清楚神兽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那个撕开空间裂缝神龙,其实就是唐浩然等人给赶出去的,但却是他们六人联手,加上古宝的辅助才做到的。

    就这样,还害得李令远遭受重创,肉身都被那条神龙给撕成碎片了,其他人也是个个身受重伤。不然唐浩然他们虽然被关了二十多年,但也不至于凄惨到现在这个地步。

    “这里就是落日山脉核心区域边缘么?”

    唐楚阳有些惊奇地四周看了看,李令远的判断他还是非常信任的,毕竟唐家就在落日山脉附近,以唐老爷子和李令远的修为,肯定把这边摸的透透的。

    “没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出了这个峡谷向西走上差不多四五千里,就到兜天谷了。到哪里,便距离牧场不远了……”

    回应唐楚阳问题的是唐浩然,他说话的语气多少有些激动,几十年没有归家。突然到了离家不过万里的地方,他绝对有理由生出游子归家的感慨。

    “牧场……”

    唐楚阳也被老爷子略带感伤的语气给引起遐思,说起来。他也离家大半年了,想起活泼的二姐唐楚兰。睿智的二姑唐云婷,清冷的六姑唐云倩等等。颇有一种想要赶快回家的冲动。

    想到这些让唐楚阳留恋,并愿意为之拼搏的亲人,唐楚阳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奇异的,酸酸涩涩的幸福感,他突然抬头问唐浩然道:

    “爷爷,等你们恢复了,咱们是先回家?还是重新进入潮汐山?”说到这里,唐楚阳有突然拍了一下脑袋,略带着些懊恼地接着道:“对了!咱们还能回去潮汐山么?”

    “哈哈,你小子才想到这个么?”

    唐浩然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就连李令远和宇文侯等人也紧跟着笑了起来,唐楚阳带着一身奇迹一样的事迹,给予众人的压力实在太大了,这时候突然看到他在阅历上表现来的不成熟一面。

    包括唐浩然,李令远,宇文侯在内,几人都有大松一口气的解脱感,这个怪物一样的小家伙,总算是还有一些正常的同龄人所具备的缺点的。

    笑过之后,唐浩然调整了一下情绪,淡定地冲唐楚阳道:

    “放心吧乖孙,这个空间裂缝虽然被你毁掉了,但爷爷手里有一件宝贝,能让咱们在任何地点重新进入潮汐山,

    不过,那件宝贝并不完整,想要激发,需要花费不少代价,咱们得先准备充足了再想潮汐山的事情……”

    “只要能进去就好!”

    唐楚阳点着头松了口气,他是担心凌紫嫣和海大富他们,还有陆俊,金阳,阿宝等跟着他闯荡潮汐山的家将和信徒,尤其是后者,那可是他将来起家的本钱。

    李令远虽然不知道唐楚阳担心的是什么,但他却知道,他们这些人有必须重新回到潮汐山的理由,因此,他走过去拍了拍唐楚阳的肩膀,笑道:

    “放心吧楚阳,就冲你当上了落月城城主这件事情,我们这帮老家伙都在去拼一把,若是能够让人类阵营胜利的话,你这个城主所能获得的收益,至少能让唐家壮大的时间缩减一百年以上的时间!”

    “对!你小子啊,可是帮了咱们的大忙了!”

    宇文侯也满脸赞赏的点头看着唐楚阳,那可是潮汐山十八座主城的城主之位,以李令远他们六人的实力,哪怕拼尽全力,也不见得能够抢到这个位子,没法子,他们的根基太浅了。

    “是啊,这小家伙单人独骑的,竟然做到了咱们几个老家伙联合都做不动的事情,跟他比起来,咱们上百年的寿元还真是白活了……”

    唐浩然说着话的时候,语气里满是感慨,以他的资质天赋,若是好好呆在唐家发展的话,现如今的唐家最差也得是大中型的家族了。

    只是唐浩然太急切了,带着一帮兄弟直接跑到外面去玩儿大场面,结果好处还没得到的呢,却先被人给坑了,而且,这一坑就是几十年的宝贵时间。

    唐浩然旁边的宇文怡似是知道唐浩然在感慨什么,当下轻轻抚着夫君的宽厚的肩膀,柔声道:

    “夫君,你其实不用这般愧疚的,谁也不曾想到大哥……,他竟然会做出这等不仁不义之事,大家不是也没有怪你么?再说,如今唐家不是有了楚阳么?这是老天给你的补偿啊!”

    见唐浩然语气感伤,李令远也想起什么一般,微微叹口气,随后抬头充满自信地望着唐浩然,指了指唐楚阳才开口道:

    “是啊,六弟,你被那个老东西那般算计,现在连老天都看不过眼了,你看,有了楚阳这么个小怪物,唐家何愁不能名闻天下?那老东西对咱们的亏欠,这笔账,又何愁要不回来?!”

    “对!老六,既然那个老王八蛋为了自身利益,竟然直接罔顾咱们这些生死兄弟的性命,咱们和他已经是不死不休,他不是有家族撑腰么?

    不要紧,只要把楚阳这小家伙身上优势,能够被咱们全部发挥出来的话,不用三十年时间,咱们就能正大光明地杀上门去和那老混蛋算账了!”

    宇文侯的劝解最为激烈,言语称呼上恶劣无比不说,张口闭口都是打打杀杀,不过他的话也让一脸迷惑的唐楚阳听出了些东西。

    听几人话里的意思,似乎自家老爷子等人之所以会落得这般凄惨遭遇,居然是因为某个人的坑害,而这个人,唐楚阳通过综合几人的话语,表情,推测出,很可能就是唐老爷子他们的老大。

    也就是李令远等六兄弟的结义兄长!

    “爷爷,听李二爷爷和宇文爷爷的意思,你们之所以会落得这般下场,竟是别人陷害之故?”

    尽管心里已经有了些许猜测,但唐楚阳依然忍不住开口问出了心中疑惑,关于这位神秘的老大,唐楚阳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想到了对唐家意图不明的古家。

    唐楚阳的问话,直接将几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过来,李令远,宇文侯等人齐齐转头看了看唐浩然,自己却并未开口,似乎是打算把这个问题交给唐浩然来处理。

    唐浩然也明白李令远等人的意思,这件事情涉及到的人物和势力实在太过复杂,参与进去的话,很可能会因此遭受杀身之祸,唐楚阳身为唐家嫡传男丁。

    让不让他接触这件事情,自然得让他这个当家老爷子来做出决定,唐浩然抬头望着唐楚阳充满期待的目光,最终,却摇着头叹气道:

    “乖孙,这些事情你现在先别问了,等处理好了潮汐山的事情之后,爷爷自会将所有事情告诉你的……”(未完待续。。)

    ps:(ps:拿个全勤实在太不容易了,明天又得爆更补偿了,头疼啊……)

    (ps:看到‘看海’盟主刷屏打赏,有加上赠送章节宣传,突然动力又变得满满的,不过今天就这一更了,明天补)–+15967496–>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