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裂缝之内的空间,如同一个直来直去的紫黑色山洞,山洞约莫三丈直径,其内到处充斥一条条手指粗细的红色光线,让见到此景的唐楚阳,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地球上的红外防盗装置。

    随手从储物戒指里取了一块坚硬的矿石,抬手向着眼前密密麻麻的红色光柱扔了过去,伴随着‘哧哧哧’的切割声。

    不过眨眼时间过去,一块硬度高达七阶的灵矿石直接被四分五裂,看得唐楚阳一阵儿心惊肉跳,跳脚骂娘。

    修士躯体的强度,很少有能够超过同阶灵矿的,他拿出来的这块七阶矿石还属于比较精品的那种,就硬度而言,也就九宫境的地仙之躯能够勉强抗衡。

    这么坚硬的灵矿都被如此轻易地切成碎块,那就意味着即便是地仙亲至,在这个暴力破开的空间裂缝里都无法保全自身。

    唐楚阳原本还觉得,拥有六丁六甲符保护,怎么地也能为分担一些来自空间威胁的压力,现在看来,别说是王符了,他甚至怀疑就算拿出君符来,也不见得能起到多大作用。

    抬手再挥,这次唐楚阳拿出一张将符,单手掐诀激发将符之后顺手就扔了出去。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陡然传来,将符里瞬间膨胀出来的巨量元气四散弥漫,直接把方圆数十丈范围内的空间炸得一阵荡漾,而充斥期间的红色光柱,竟然如同玻璃柱子一样,被轻而易举地炸得粉碎!

    “咦?将符竟有如此奇效?!”

    唐楚阳略微有些吃惊。方才他拿七阶灵矿实验,得到的结果让唐楚阳心里发凉。此时扔出将符,也只是想起了李令远说过需要大量将符。原本还将信将疑,现在看来,李令远怕是已经试验过了。

    不然他也不可能信誓旦旦地对唐楚阳说,只要拥有足够多的将符,就能穿越这个空间裂缝离开密地。

    唐楚阳智商,悟性都算不错,稍微琢磨了一下便大体明白了其中原理,这空间裂缝就好像是人类的胃部一样,如果你只是试验它的消化能力。肯定是自讨苦吃。

    但如果你扔个点燃的炮仗进去,再怎么强的消化系统,怕也会被炸得七零八落。

    “呵呵,想明白了?”

    这时候李令远的声音自唐楚阳背后传来,唐楚阳闻言回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有些道理其实就这么简单,当你不了解它的时候,贸然接触了它的最强一面。自然会把人吓住。

    可等你了解了它的特性和弱点时,又会觉得这东西根本就不堪一击,这就和突破境界差不多,没有达到那个程度的时候。会觉得非常厉害,等自己也到了那个地步,反而觉得稀松平常了。

    明白了这个道理。唐楚阳也就恍然醒悟,归根结底。还是他的见识的东西太少,阅历浅薄。才会这般大惊小怪,若是有个几十年让他去经历,了解,唐楚阳自忖不会比任何人差。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等唐浩然等人都准备好后,唐楚阳在前面如同弹药无限的人形大炮一样,不断地将一张张将符激发,然后扔出去,炸掉了空间裂缝里的威胁之后,众人缓缓推进。

    随着时间的流逝,消耗得将符数量的增多,唐楚阳破坏起来也越发的得心应手,因为不知道通道到底有多长,唐楚阳储物戒指里的将符却是有总量了,因此越到后面他用起来便越谨慎。

    以至于等到将符消耗数量超过一万张的时候,尽管他们还没有走出通道,但唐楚阳对将符的激发技巧,使用手法,如何把将符发挥到最大威力方面的能力,已经得到了突飞猛进般的提高。

    “最锻炼人的,果然永远都是实际操作啊……”

    有了这么大的收获,唐楚阳心里禁不住生出些感慨,这让他突然明白,上一世师傅为什么动不动就要罚他画符,那根本就是为了让他从画符的过程中,去明悟灵符的本质!

    如今想想,唐楚阳在灵符上堪比宗师级的炼制手法,不就是得益于上辈子数十万乃至于过百万的画符过程中,养成的近乎于本能的认知和感悟么?

    生出这样感慨之后没多久,随着唐楚阳某一次本能地甩出一张将符,还没来得及激发,就被四面八方陡然涌来的清新气息给洗涤得惊醒过来。

    “出来了?”

    唐楚阳有些茫然地转首四顾,入目所见,发现他竟然置身于一处两座山脉交叉的峡谷深处,感受着周身肌肤疯狂地吸取着周遭浓郁的天地元气,唐楚阳终于反应过来,他们真的已经出了裂缝。

    “出来了!终于出来了!整整二十五年啊!没想到我居然还有机会再次品味自由的滋味,血阁!你们给老子等着!!!”

    宇文侯激动无比的嘶哑声音突然传来,唐楚阳急忙回头,他发现宇文侯是最激动的,有种恨不得仰天长啸的感觉,但李令远,和唐浩然等人虽然激动,但却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

    这就是心性问题了,唐楚阳单从这一面就能判断出来,他爷爷唐浩然和李令远等人,都是心性沉稳之人,这或许和他们的生平阅历有关。

    如果换做唐楚阳自己,他自问被关在拿出暗无天日,连修炼都不能的密地里,并且足足关上二十多年,一旦重见天日,恐怕难以做到向唐浩然和李令远这般,强行压抑心中激动情绪。

    “老五,别那么激动,这里可是落日山脉核心区域边缘,你这一嗓子喊出去,随时都有可能招来几头神兽,赶紧调息!这里可并不安全!”

    在宇文侯的情绪激动到即将爆发的时候,李令远一声呵斥,把宇文侯冲到喉咙里的长啸生生压制了下去。甚至于额头都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神兽,这两个字对任何人类修士来说。都是个威慑力无比巨大的代名词,如果是几头神兽。那杀伤力足以让任何一个大宗门卑躬屈膝!

    尤其是对于宇文侯这样的七阶强者来说,他们更清楚神兽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那个撕开空间裂缝神龙,其实就是唐浩然等人给赶出去的,但却是他们六人联手,加上古宝的辅助才做到的。

    就这样,还害得李令远遭受重创,肉身都被那条神龙给撕成碎片了,其他人也是个个身受重伤。不然唐浩然他们虽然被关了二十多年,但也不至于凄惨到现在这个地步。

    “这里就是落日山脉核心区域边缘么?”

    唐楚阳有些惊奇地四周看了看,李令远的判断他还是非常信任的,毕竟唐家就在落日山脉附近,以唐老爷子和李令远的修为,肯定把这边摸的透透的。

    “没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出了这个峡谷向西走上差不多四五千里,就到兜天谷了。到哪里,便距离牧场不远了……”

    回应唐楚阳问题的是唐浩然,他说话的语气多少有些激动,几十年没有归家。突然到了离家不过万里的地方,他绝对有理由生出游子归家的感慨。

    “牧场……”

    唐楚阳也被老爷子略带感伤的语气给引起遐思,说起来。他也离家大半年了,想起活泼的二姐唐楚兰。睿智的二姑唐云婷,清冷的六姑唐云倩等等。颇有一种想要赶快回家的冲动。

    想到这些让唐楚阳留恋,并愿意为之拼搏的亲人,唐楚阳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奇异的,酸酸涩涩的幸福感,他突然抬头问唐浩然道:

    “爷爷,等你们恢复了,咱们是先回家?还是重新进入潮汐山?”说到这里,唐楚阳有突然拍了一下脑袋,略带着些懊恼地接着道:“对了!咱们还能回去潮汐山么?”

    “哈哈,你小子才想到这个么?”

    唐浩然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就连李令远和宇文侯等人也紧跟着笑了起来,唐楚阳带着一身奇迹一样的事迹,给予众人的压力实在太大了,这时候突然看到他在阅历上表现来的不成熟一面。

    包括唐浩然,李令远,宇文侯在内,几人都有大松一口气的解脱感,这个怪物一样的小家伙,总算是还有一些正常的同龄人所具备的缺点的。

    笑过之后,唐浩然调整了一下情绪,淡定地冲唐楚阳道:

    “放心吧乖孙,这个空间裂缝虽然被你毁掉了,但爷爷手里有一件宝贝,能让咱们在任何地点重新进入潮汐山,

    不过,那件宝贝并不完整,想要激发,需要花费不少代价,咱们得先准备充足了再想潮汐山的事情……”

    “只要能进去就好!”

    唐楚阳点着头松了口气,他是担心凌紫嫣和海大富他们,还有陆俊,金阳,阿宝等跟着他闯荡潮汐山的家将和信徒,尤其是后者,那可是他将来起家的本钱。

    李令远虽然不知道唐楚阳担心的是什么,但他却知道,他们这些人有必须重新回到潮汐山的理由,因此,他走过去拍了拍唐楚阳的肩膀,笑道:

    “放心吧楚阳,就冲你当上了落月城城主这件事情,我们这帮老家伙都在去拼一把,若是能够让人类阵营胜利的话,你这个城主所能获得的收益,至少能让唐家壮大的时间缩减一百年以上的时间!”

    “对!你小子啊,可是帮了咱们的大忙了!”

    宇文侯也满脸赞赏的点头看着唐楚阳,那可是潮汐山十八座主城的城主之位,以李令远他们六人的实力,哪怕拼尽全力,也不见得能够抢到这个位子,没法子,他们的根基太浅了。

    “是啊,这小家伙单人独骑的,竟然做到了咱们几个老家伙联合都做不动的事情,跟他比起来,咱们上百年的寿元还真是白活了……”

    唐浩然说着话的时候,语气里满是感慨,以他的资质天赋,若是好好呆在唐家发展的话,现如今的唐家最差也得是大中型的家族了。

    只是唐浩然太急切了,带着一帮兄弟直接跑到外面去玩儿大场面,结果好处还没得到的呢,却先被人给坑了,而且,这一坑就是几十年的宝贵时间。

    唐浩然旁边的宇文怡似是知道唐浩然在感慨什么,当下轻轻抚着夫君的宽厚的肩膀,柔声道:

    “夫君,你其实不用这般愧疚的,谁也不曾想到大哥……,他竟然会做出这等不仁不义之事,大家不是也没有怪你么?再说,如今唐家不是有了楚阳么?这是老天给你的补偿啊!”

    见唐浩然语气感伤,李令远也想起什么一般,微微叹口气,随后抬头充满自信地望着唐浩然,指了指唐楚阳才开口道:

    “是啊,六弟,你被那个老东西那般算计,现在连老天都看不过眼了,你看,有了楚阳这么个小怪物,唐家何愁不能名闻天下?那老东西对咱们的亏欠,这笔账,又何愁要不回来?!”

    “对!老六,既然那个老王八蛋为了自身利益,竟然直接罔顾咱们这些生死兄弟的性命,咱们和他已经是不死不休,他不是有家族撑腰么?

    不要紧,只要把楚阳这小家伙身上优势,能够被咱们全部发挥出来的话,不用三十年时间,咱们就能正大光明地杀上门去和那老混蛋算账了!”

    宇文侯的劝解最为激烈,言语称呼上恶劣无比不说,张口闭口都是打打杀杀,不过他的话也让一脸迷惑的唐楚阳听出了些东西。

    听几人话里的意思,似乎自家老爷子等人之所以会落得这般凄惨遭遇,居然是因为某个人的坑害,而这个人,唐楚阳通过综合几人的话语,表情,推测出,很可能就是唐老爷子他们的老大。

    也就是李令远等六兄弟的结义兄长!

    “爷爷,听李二爷爷和宇文爷爷的意思,你们之所以会落得这般下场,竟是别人陷害之故?”

    尽管心里已经有了些许猜测,但唐楚阳依然忍不住开口问出了心中疑惑,关于这位神秘的老大,唐楚阳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想到了对唐家意图不明的古家。

    唐楚阳的问话,直接将几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过来,李令远,宇文侯等人齐齐转头看了看唐浩然,自己却并未开口,似乎是打算把这个问题交给唐浩然来处理。

    唐浩然也明白李令远等人的意思,这件事情涉及到的人物和势力实在太过复杂,参与进去的话,很可能会因此遭受杀身之祸,唐楚阳身为唐家嫡传男丁。

    让不让他接触这件事情,自然得让他这个当家老爷子来做出决定,唐浩然抬头望着唐楚阳充满期待的目光,最终,却摇着头叹气道:

    “乖孙,这些事情你现在先别问了,等处理好了潮汐山的事情之后,爷爷自会将所有事情告诉你的……”(未完待续。。)

    ps:(ps:拿个全勤实在太不容易了,明天又得爆更补偿了,头疼啊……)

    (ps:看到‘看海’盟主刷屏打赏,有加上赠送章节宣传,突然动力又变得满满的,不过今天就这一更了,明天补)–+15967496–>

第484-485章、吃惊的布鲁斯    ps:继续求正版订阅,谢谢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了!

    虽说这些翼魔也称得上是皮躁肉厚,但相对于狂魔,剑魔这样同等级的中级恶魔来说,还差上不少,被雷电击中之后,就已经去掉了小半条命,然后再从上百米高度摔落下来,顿时就奄奄一息了。

    若是摔在外面空地上也好,至少能够慢慢恢复,若是摔在那些恶魔正在冲锋的线路上,就算是这翼魔恢复能力再强,转眼之间就被那些恶魔踩成了肉饼。

    孟挺这一手直接就将上千头翼魔去掉了三成,也算是很给力了。

    而这时,一头绿龙就冲上了天空,与那些翼魔大战了起来。

    在这段抵抗恶魔的时间里,孟挺的道行在战斗中可谓是突飞猛涨,从最初炼精化气入门瓶颈冲到了炼精化气中层。

    在众师兄弟里,孟挺也算是第一个了。

    当然,换成是谁,每天要花费半天功夫不停的绘制符箓,又要在这谷口战斗半天,这道行若是不涨的话,还真就怪了。

    到了正午时分,那些疯狂冲击城墙的恶魔终于完全退出了谷口。

    孟挺等人此时也已是累得腰酸背痛,但他们丝毫不敢怠慢,后面送了热气腾腾的饭菜上来,他们抓紧时间拼命进食。

    因为这些恶魔在正午时分要暂停半个小时的进攻,以避开那些神明可能的窥视。

    这也给了孟挺等人休息的时间和机会。

    “大师兄,我的符箓丢完了,借我一点,我以后还你。”

    孟挺抓紧时间将最后两口饭菜呼啦呼啦的刨入口中,刚刚轻微的打了个饱嗝,就见到蒋和义走了过来,馋着脸求道。

    孟挺呵呵一笑,从乾坤小袋里抓出一叠符箓来递给蒋和义,笑道:“等你还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孟挺这话倒也不是乱说,相对于其他师兄弟来说,这蒋和义专修卦象,在众师兄弟里算得上是战斗力最为纤弱的一个了。

    嗯,他在绘符方面也算是最差的一个,每半天绘制的符箓,他最多三个小时就丢光了,然后就只能依靠几件灵器撑着。

    但说实话,像这样的战斗,符箓绝对要比灵器更方便。

    当恶魔冲近的时候,那山丘小印之类的东西最多也就只能砸死一个恶魔,但一把符箓丢出去,那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还好,孟挺在进入炼气化精中层之后,这绘符的速度较之以前提升了很多,即便是支撑两三个师弟的消耗也不算太大的问题。

    唯一的问题就是乾坤小袋里的符纸和朱砂都不多了。

    在这几个月时间里,符箓简直就是不要命的向外丢,对于符纸和朱砂的消耗就可想而知了。

    可偏偏这异界里并不出产符纸,也没有找到朱砂矿,让孟挺多少有些心焦。

    还好,之后又坚持了两个小时之后,就到了换班的时候。

    青羽鸡妖,夹山松鼠,白大乃至于那一帮子鸡鸭鹅妖怪尽数来到了谷口,将孟挺等人替换了下去,而那些暗堡,城墙上的火焰道兵,金刚护甲力士也纷纷换班。

    这守了整整半天时间,着实让人劳累不堪。

    说实话,在孟挺看来,这青木山谷已经快要到极限了,火焰道兵还好说,山谷里还有六千,虽说里面大部分都是老弱妇孺,但替补损失暂时也足够了。

    毕竟除了那些暗堡里的,其余的火焰道兵也不用面对与恶魔厮杀,只需要从城墙或者城墙后面向前抛射火箭即可。

    但作为防守中坚的金刚护甲力士就损失大了。

    原本希望小镇,雄狮城再加上青木山谷,这三处的金刚护甲力士足足接近四百人,但在连续的战斗之后,现在青木山谷里的金刚护甲力士已经被削减到不足一百五十人了。

    也就是说足足有两百五十名以上的金刚护甲力士战死沙场。

    别以为金刚护甲力士的防御够厚,就不用担心阵亡,若是对上那些普通士兵,剑士这些人类的话,倒也不用担心。

    但敌人是恶魔!

    是来自于深渊的恶魔,乃是主物质位面里最为凶残可怕的敌人!

    小怯魔倒不用说了,在金刚护甲力士面前那就是一刀两个的菜,但那些中级以上的恶魔就不同了。

    那些中级恶魔大多拥有类法术能力,而这些类法术能力拥有各种负面削弱效果,或者单体杀伤能力。

    虽说那金刚护甲力士符原本就能够抵抗不少负面削弱效果,再加上孟挺等人也会时不时给这些金刚护甲力士加持太上宁心护身符之类的符箓,但总会出现一些遗漏,或者被那些高级恶魔盯上。

    当然,金刚护甲力士里阵亡最多的原因还是被围攻至死。

    说实话,就连那些恶魔现在都知道这些金刚护甲力士要第一时间干掉,否则等他们发威起来的话,就算是四臂蛇魔这些中级,高级恶魔都有可能会被他们劈成两半。

    最多再坚守一周时间,就要想办法了。

    孟挺再度轻叹一声,给青羽鸡妖,白大几个妖怪首领吩咐了几句,就准备带着那些换下来的火焰道兵,金刚护甲力士回去谷里休息,他们几个师兄弟还要继续回绘制符箓才行。

    就在这时,孟挺就听到一个声音传入耳中:“你们做得不错,为师很满意。”

    嗯?

    是谁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是师尊!”

    孟挺急忙转头一看,却见到贾可道的身形缓缓从空气之中浮现出来。

    孟挺揉了揉眼睛,这并不是幻觉,哪里还按捺得住,一个飞跃就扑到了贾可道面前:“师尊,您老人家终于回来了。”

    见到真的是师尊,流青云几人也是欣喜万分,急忙来到贾可道面前跪下,向师尊行礼。

    而那些青木山谷的老资格连同那些妖怪也都知道贾可道的套路,一个个急忙俯身向贾可道口称仙尊。

    反倒是那些从外面进来山谷的火焰道兵等等则是口称大祭司。

    总之,贾可道这一出现,青木山谷谷口顿时变得混乱无比。

    这青木山谷谷口的混乱顿时就被恶魔禀报了上去。

    那几位恶魔督军不由得欢喜了起来,在它们看来,一定是这谷里的人再也无法支撑了。

    “继续攻打山谷!”

    一声令下,那些恶魔便再度如同潮水朝着青木山谷涌了过来,而那几位恶魔督军也悄然潜伏到了青木山谷附近,等待着机会。

    只要青木山谷一旦显现出丝毫的虚弱来,这些恶魔督军就不会有半点心慈手软,立马冲入青木山谷!

    说实话,在这段时间的攻打里,这几位恶魔督军也将在谷口防守的人类给盘点清楚了。

    首先是那些能够射出火箭的人类,这些人类虽说可以射出火箭,但实际上体质与普通人类差不多,应该是一些比较特殊的法师,而那些全身刀枪不入,力大无穷的家伙就应该是比较特殊的大剑士,或者角斗士。

    除了这两种之外,那几个站在城墙上丢法术的法师,身上散发出让恶魔难以按捺的香味,如果不是担心那个能够将剑射出来的家伙,它们早就杀进去了。

    这几个法师的价值很高,几个恶魔督军都猜测,如果能够吃到一个这样的法师,自己恐怕很快就可以再度进化了。

    至于那头六臂蛇魔则是死死的注意着蔡银玲,毫无疑问,虽说这段时间以来,六臂蛇魔断掉的手臂已经长了回来,但这个仇却被六臂蛇魔给死死记住了。

    再说了,断掉的手臂虽说长了回来,但相对于原本的手臂,这条手臂就要差上太多了。

    也就是说六臂蛇魔在断掉那条手臂之后,其实力直接下降了六分之一。

    这如何不让六臂蛇魔恨得咬牙切齿。

    另外,最让这些恶魔督军感兴趣,流口水便是青羽鸡妖这些妖怪了。

    相对于修道士来说,这些妖怪在恶魔眼里就是比较奇怪的魔兽,虽说有时候会变成怪模怪样的人形,但就是魔兽,并且味道一定会比那些人类更香。

    当然,如果让青羽鸡妖这些妖怪知道那些恶魔督军在打自己的主意,恐怕都要气得冲出来与对方单挑了。

    当然,青羽鸡妖这些妖怪还是太嫩了点,毕竟妖怪这玩意,完全就是靠岁数来取胜了。

    年纪越大的妖怪,修行时间越长,那么就越厉害,嗯,这主要是指同一类妖怪。

    就拿青羽鸡妖来说,虽说现在已经很厉害了,但想要与那些恶魔督军里任何一个单挑的话,即便是在这灵气充裕无比的异界里,恐怕也要再修行五十年以上才有取胜的可能。

    看到那些恶魔再度冲来,不管是孟挺等师兄弟,还是青羽鸡妖等妖怪还是那些火焰道兵,金刚护甲力士,都没有了之前的紧张,一个个信心十足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那个在城墙后负责防止偷袭的布鲁斯亲王都有些焦急了,急忙招呼大伙准备防守。

    但一个站在布鲁斯亲王旁边的金刚护甲力士不由得笑了起来,小声道:“亲王殿下,不用担心,在大祭司阁下回来后,我们青木山谷就再也不用担心恶魔了。”

    布鲁斯亲王压根就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要说布鲁斯亲王压根就不认识贾可道,当初在王城里,贾可道给其治疗的时候,他也处于昏迷之中,未曾看到过贾可道。

    大祭司?

    布鲁斯亲王这个时候倒是想了起来,在青木山谷这段时间里,亲王殿下倒是听闻了这位大祭司的不少情况。

    据说这青木山谷就是这位大祭司创建的,就连让老国王推崇无比的女婿特伦斯侯爵大人也对于大祭司极为尊敬,即便是嘴上提到大祭司也不忘赞美几声,这位侯爵大人尚且如此,就可以想象其他人的模样了。

    而这位大祭司供奉的土地神在布鲁斯亲王的记忆里从未有出现过,很有可能是一位伪神,但其又十分灵验,很多伤病只要去神庙虔诚祈祷,那么过一夜之后就会完全恢复,即便是比较重的伤势或者病痛也能够得到有效的好转。

    最让布鲁斯亲王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土地神的祭司们都能够施展很奇怪的神术(就是符箓)或者制作很奇怪的药丸(炼丹),能够让人恢复伤势,增强体力,消除疲劳等等,好处太多了。

    甚至于布鲁斯亲王有幸吃到一粒丹药,那停滞不前的斗气似乎都动了一下,但再吃几粒却没有了效果,让布鲁斯亲王都有些想要撞墙,他一直怀疑当时自己第一次能够吃上一把那种药丸的话,指不定,斗气就能够向上冲刺了。

    而那些祭司还拥有强大的魔法道具(灵器),更是让布鲁斯亲王羡慕不已,要知道像这样的魔法道具,王室里这么多年的积累也没有几件啊。

    当然这种种困惑让布鲁斯亲王又认为这位土地神应该是一位真神,如果不是真神的话,又怎么可能赐予这些祭司这么多神奇的力量呢?

    说实话,布鲁斯亲王最羡慕的还算是那叫做蔡银玲的女祭司了,能够让剑飞出去,嗯,这之前就说过了。

    总之,布鲁斯亲王都有一种想要改信的冲动了。

    虽说立米迪王室的祖先乃是一位神明,立米迪王室的神脉也一直传承了下来。

    可问题是自家的老祖先太不给力了,也不知道是陨落了还是怎么回事,在两百多年之前,这位老祖先就不再赐予神术给自己的祭司了。

    这也使得教会没几年就自行解散,最终只有王室成员方才继续信奉这位祖先,期望有一天,这位祖先能够再度展现神迹。

    但这都已经过了两百多年了,那位老祖先依然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而这次来到青木山谷,见识到那位土地神的神迹后,一些远房旁系的王室成员都加入到祭拜这位土地神的行列里了。

    这也使得布鲁斯亲王都有些蠢蠢欲动,但作为王室嫡系血脉,一位亲王想要改信可不只是信仰的问题,更多却是王室内部的一些问题。

    简单来说,如果改信的话,布鲁斯亲王的第一个麻烦就是将会被取消继承人排序的资格。

    另外还有可能被取消亲王的爵位。

    毕竟立米迪王室能够统治这个王国,最初就是依靠老祖先这位神明的恩泽,因而王室的传统也正是如此,改信可以,但要交出一些东西来。

    嗯,这种改信就差不多与华夏背叛祖宗一样严重了。

    鉴于问题的严重性,布鲁斯亲王需要继续观察一下才行。

    “还请师尊出手,惩戒邪魔!”

    张庆明见到恶魔来袭,他性格原本就有些跳脱,此时倒是有些兴奋,这就跟小孩之间打架的心理有些相似,你打我?我爸爸来了,抽不死你!

    贾可道见到众弟子连同那些外门弟子都如同张庆明一般神色,不由得苦笑一声,原本打算让这些弟子再多磨练几天的,不过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毕竟,贾可道此时也能够感受到那几位恶魔督军正悄然藏在青木山谷之外,若是再磨练弟子的话,指不定就要陨落几个了。

    磨练是可以,但过于厉害的强敌就不一样了。

    想到这里,贾可道便将万鸦壶取了出来,轻轻一抛,那万鸦壶在半空略微翻滚了一圈之后,壶口对准那些冲来的恶魔,片刻之间,无数火红小点就从壶口之中喷了出去。

    这是什么?

    除了孟挺几个嫡传弟子多少能够猜到一点,在场其余的人都有些茫然,但不管怎么说,他们也知道,大祭司阁下出手了,于是他们便开始憋气,准备着叫好。

    转眼之间,那些火红小点就化为了一头头火鸦,犹如流星,顺着谷口通道就向外冲了出去。

    上万头火鸦所形成的场景在那些异界人类眼里无疑于什么火系禁咒等等之类的东西了。

    转眼之间,这谷口通道就被冲过去的火鸦所释放出来的高温融为一片岩浆之地。

    那些冲过来的恶魔,大多数就好似被风吹了一下,然后身上就好似沙堆不断崩溃,化为灰烬,只留下一副骨架倒在地上。

    顿时,这一幕,让那些异界人类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就连之前准备的叫好声都忘记,只是傻愣愣的看着。

    数千头冲入谷口通道的恶魔就这样灰飞烟灭,只有少数的高级恶魔,例如四臂蛇魔,弗洛魔,力魔等等这些恶魔略微扛了一会,但冲过去的火鸦太多了,一些火鸦都没来得及转弯就一头撞在这些恶魔身上,将它们化为一根根人形火炬。

    总之,在火鸦尽数从万鸦壶里喷出,冲出谷口通道之后,这谷口通道里的恶魔就全军覆灭了。

    而这个时候,那些火鸦在冲出谷口通道之后,更是朝着那些尚未反应过来,继续朝着谷口通道里涌入的恶魔冲了过去。

    这次还好一点,那些恶魔在发出惊叫声后开始转身逃命,除了那些小怯魔之外,其余的恶魔都不是傻子,看到这个势头,它们就知道不对决,当然那些傻傻的小怯魔在对危险的预感方面却要比其它恶魔胜出一筹,就在其它恶魔转身之前,那些小怯魔就已经向后逃跑了。R115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