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继续求正版订阅,谢谢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了!

    虽说这些翼魔也称得上是皮躁肉厚,但相对于狂魔,剑魔这样同等级的中级恶魔来说,还差上不少,被雷电击中之后,就已经去掉了小半条命,然后再从上百米高度摔落下来,顿时就奄奄一息了。

    若是摔在外面空地上也好,至少能够慢慢恢复,若是摔在那些恶魔正在冲锋的线路上,就算是这翼魔恢复能力再强,转眼之间就被那些恶魔踩成了肉饼。

    孟挺这一手直接就将上千头翼魔去掉了三成,也算是很给力了。

    而这时,一头绿龙就冲上了天空,与那些翼魔大战了起来。

    在这段抵抗恶魔的时间里,孟挺的道行在战斗中可谓是突飞猛涨,从最初炼精化气入门瓶颈冲到了炼精化气中层。

    在众师兄弟里,孟挺也算是第一个了。

    当然,换成是谁,每天要花费半天功夫不停的绘制符箓,又要在这谷口战斗半天,这道行若是不涨的话,还真就怪了。

    到了正午时分,那些疯狂冲击城墙的恶魔终于完全退出了谷口。

    孟挺等人此时也已是累得腰酸背痛,但他们丝毫不敢怠慢,后面送了热气腾腾的饭菜上来,他们抓紧时间拼命进食。

    因为这些恶魔在正午时分要暂停半个小时的进攻,以避开那些神明可能的窥视。

    这也给了孟挺等人休息的时间和机会。

    “大师兄,我的符箓丢完了,借我一点,我以后还你。”

    孟挺抓紧时间将最后两口饭菜呼啦呼啦的刨入口中,刚刚轻微的打了个饱嗝,就见到蒋和义走了过来,馋着脸求道。

    孟挺呵呵一笑,从乾坤小袋里抓出一叠符箓来递给蒋和义,笑道:“等你还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孟挺这话倒也不是乱说,相对于其他师兄弟来说,这蒋和义专修卦象,在众师兄弟里算得上是战斗力最为纤弱的一个了。

    嗯,他在绘符方面也算是最差的一个,每半天绘制的符箓,他最多三个小时就丢光了,然后就只能依靠几件灵器撑着。

    但说实话,像这样的战斗,符箓绝对要比灵器更方便。

    当恶魔冲近的时候,那山丘小印之类的东西最多也就只能砸死一个恶魔,但一把符箓丢出去,那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还好,孟挺在进入炼气化精中层之后,这绘符的速度较之以前提升了很多,即便是支撑两三个师弟的消耗也不算太大的问题。

    唯一的问题就是乾坤小袋里的符纸和朱砂都不多了。

    在这几个月时间里,符箓简直就是不要命的向外丢,对于符纸和朱砂的消耗就可想而知了。

    可偏偏这异界里并不出产符纸,也没有找到朱砂矿,让孟挺多少有些心焦。

    还好,之后又坚持了两个小时之后,就到了换班的时候。

    青羽鸡妖,夹山松鼠,白大乃至于那一帮子鸡鸭鹅妖怪尽数来到了谷口,将孟挺等人替换了下去,而那些暗堡,城墙上的火焰道兵,金刚护甲力士也纷纷换班。

    这守了整整半天时间,着实让人劳累不堪。

    说实话,在孟挺看来,这青木山谷已经快要到极限了,火焰道兵还好说,山谷里还有六千,虽说里面大部分都是老弱妇孺,但替补损失暂时也足够了。

    毕竟除了那些暗堡里的,其余的火焰道兵也不用面对与恶魔厮杀,只需要从城墙或者城墙后面向前抛射火箭即可。

    但作为防守中坚的金刚护甲力士就损失大了。

    原本希望小镇,雄狮城再加上青木山谷,这三处的金刚护甲力士足足接近四百人,但在连续的战斗之后,现在青木山谷里的金刚护甲力士已经被削减到不足一百五十人了。

    也就是说足足有两百五十名以上的金刚护甲力士战死沙场。

    别以为金刚护甲力士的防御够厚,就不用担心阵亡,若是对上那些普通士兵,剑士这些人类的话,倒也不用担心。

    但敌人是恶魔!

    是来自于深渊的恶魔,乃是主物质位面里最为凶残可怕的敌人!

    小怯魔倒不用说了,在金刚护甲力士面前那就是一刀两个的菜,但那些中级以上的恶魔就不同了。

    那些中级恶魔大多拥有类法术能力,而这些类法术能力拥有各种负面削弱效果,或者单体杀伤能力。

    虽说那金刚护甲力士符原本就能够抵抗不少负面削弱效果,再加上孟挺等人也会时不时给这些金刚护甲力士加持太上宁心护身符之类的符箓,但总会出现一些遗漏,或者被那些高级恶魔盯上。

    当然,金刚护甲力士里阵亡最多的原因还是被围攻至死。

    说实话,就连那些恶魔现在都知道这些金刚护甲力士要第一时间干掉,否则等他们发威起来的话,就算是四臂蛇魔这些中级,高级恶魔都有可能会被他们劈成两半。

    最多再坚守一周时间,就要想办法了。

    孟挺再度轻叹一声,给青羽鸡妖,白大几个妖怪首领吩咐了几句,就准备带着那些换下来的火焰道兵,金刚护甲力士回去谷里休息,他们几个师兄弟还要继续回绘制符箓才行。

    就在这时,孟挺就听到一个声音传入耳中:“你们做得不错,为师很满意。”

    嗯?

    是谁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是师尊!”

    孟挺急忙转头一看,却见到贾可道的身形缓缓从空气之中浮现出来。

    孟挺揉了揉眼睛,这并不是幻觉,哪里还按捺得住,一个飞跃就扑到了贾可道面前:“师尊,您老人家终于回来了。”

    见到真的是师尊,流青云几人也是欣喜万分,急忙来到贾可道面前跪下,向师尊行礼。

    而那些青木山谷的老资格连同那些妖怪也都知道贾可道的套路,一个个急忙俯身向贾可道口称仙尊。

    反倒是那些从外面进来山谷的火焰道兵等等则是口称大祭司。

    总之,贾可道这一出现,青木山谷谷口顿时变得混乱无比。

    这青木山谷谷口的混乱顿时就被恶魔禀报了上去。

    那几位恶魔督军不由得欢喜了起来,在它们看来,一定是这谷里的人再也无法支撑了。

    “继续攻打山谷!”

    一声令下,那些恶魔便再度如同潮水朝着青木山谷涌了过来,而那几位恶魔督军也悄然潜伏到了青木山谷附近,等待着机会。

    只要青木山谷一旦显现出丝毫的虚弱来,这些恶魔督军就不会有半点心慈手软,立马冲入青木山谷!

    说实话,在这段时间的攻打里,这几位恶魔督军也将在谷口防守的人类给盘点清楚了。

    首先是那些能够射出火箭的人类,这些人类虽说可以射出火箭,但实际上体质与普通人类差不多,应该是一些比较特殊的法师,而那些全身刀枪不入,力大无穷的家伙就应该是比较特殊的大剑士,或者角斗士。

    除了这两种之外,那几个站在城墙上丢法术的法师,身上散发出让恶魔难以按捺的香味,如果不是担心那个能够将剑射出来的家伙,它们早就杀进去了。

    这几个法师的价值很高,几个恶魔督军都猜测,如果能够吃到一个这样的法师,自己恐怕很快就可以再度进化了。

    至于那头六臂蛇魔则是死死的注意着蔡银玲,毫无疑问,虽说这段时间以来,六臂蛇魔断掉的手臂已经长了回来,但这个仇却被六臂蛇魔给死死记住了。

    再说了,断掉的手臂虽说长了回来,但相对于原本的手臂,这条手臂就要差上太多了。

    也就是说六臂蛇魔在断掉那条手臂之后,其实力直接下降了六分之一。

    这如何不让六臂蛇魔恨得咬牙切齿。

    另外,最让这些恶魔督军感兴趣,流口水便是青羽鸡妖这些妖怪了。

    相对于修道士来说,这些妖怪在恶魔眼里就是比较奇怪的魔兽,虽说有时候会变成怪模怪样的人形,但就是魔兽,并且味道一定会比那些人类更香。

    当然,如果让青羽鸡妖这些妖怪知道那些恶魔督军在打自己的主意,恐怕都要气得冲出来与对方单挑了。

    当然,青羽鸡妖这些妖怪还是太嫩了点,毕竟妖怪这玩意,完全就是靠岁数来取胜了。

    年纪越大的妖怪,修行时间越长,那么就越厉害,嗯,这主要是指同一类妖怪。

    就拿青羽鸡妖来说,虽说现在已经很厉害了,但想要与那些恶魔督军里任何一个单挑的话,即便是在这灵气充裕无比的异界里,恐怕也要再修行五十年以上才有取胜的可能。

    看到那些恶魔再度冲来,不管是孟挺等师兄弟,还是青羽鸡妖等妖怪还是那些火焰道兵,金刚护甲力士,都没有了之前的紧张,一个个信心十足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那个在城墙后负责防止偷袭的布鲁斯亲王都有些焦急了,急忙招呼大伙准备防守。

    但一个站在布鲁斯亲王旁边的金刚护甲力士不由得笑了起来,小声道:“亲王殿下,不用担心,在大祭司阁下回来后,我们青木山谷就再也不用担心恶魔了。”

    布鲁斯亲王压根就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要说布鲁斯亲王压根就不认识贾可道,当初在王城里,贾可道给其治疗的时候,他也处于昏迷之中,未曾看到过贾可道。

    大祭司?

    布鲁斯亲王这个时候倒是想了起来,在青木山谷这段时间里,亲王殿下倒是听闻了这位大祭司的不少情况。

    据说这青木山谷就是这位大祭司创建的,就连让老国王推崇无比的女婿特伦斯侯爵大人也对于大祭司极为尊敬,即便是嘴上提到大祭司也不忘赞美几声,这位侯爵大人尚且如此,就可以想象其他人的模样了。

    而这位大祭司供奉的土地神在布鲁斯亲王的记忆里从未有出现过,很有可能是一位伪神,但其又十分灵验,很多伤病只要去神庙虔诚祈祷,那么过一夜之后就会完全恢复,即便是比较重的伤势或者病痛也能够得到有效的好转。

    最让布鲁斯亲王感到吃惊的是,这位土地神的祭司们都能够施展很奇怪的神术(就是符箓)或者制作很奇怪的药丸(炼丹),能够让人恢复伤势,增强体力,消除疲劳等等,好处太多了。

    甚至于布鲁斯亲王有幸吃到一粒丹药,那停滞不前的斗气似乎都动了一下,但再吃几粒却没有了效果,让布鲁斯亲王都有些想要撞墙,他一直怀疑当时自己第一次能够吃上一把那种药丸的话,指不定,斗气就能够向上冲刺了。

    而那些祭司还拥有强大的魔法道具(灵器),更是让布鲁斯亲王羡慕不已,要知道像这样的魔法道具,王室里这么多年的积累也没有几件啊。

    当然这种种困惑让布鲁斯亲王又认为这位土地神应该是一位真神,如果不是真神的话,又怎么可能赐予这些祭司这么多神奇的力量呢?

    说实话,布鲁斯亲王最羡慕的还算是那叫做蔡银玲的女祭司了,能够让剑飞出去,嗯,这之前就说过了。

    总之,布鲁斯亲王都有一种想要改信的冲动了。

    虽说立米迪王室的祖先乃是一位神明,立米迪王室的神脉也一直传承了下来。

    可问题是自家的老祖先太不给力了,也不知道是陨落了还是怎么回事,在两百多年之前,这位老祖先就不再赐予神术给自己的祭司了。

    这也使得教会没几年就自行解散,最终只有王室成员方才继续信奉这位祖先,期望有一天,这位祖先能够再度展现神迹。

    但这都已经过了两百多年了,那位老祖先依然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而这次来到青木山谷,见识到那位土地神的神迹后,一些远房旁系的王室成员都加入到祭拜这位土地神的行列里了。

    这也使得布鲁斯亲王都有些蠢蠢欲动,但作为王室嫡系血脉,一位亲王想要改信可不只是信仰的问题,更多却是王室内部的一些问题。

    简单来说,如果改信的话,布鲁斯亲王的第一个麻烦就是将会被取消继承人排序的资格。

    另外还有可能被取消亲王的爵位。

    毕竟立米迪王室能够统治这个王国,最初就是依靠老祖先这位神明的恩泽,因而王室的传统也正是如此,改信可以,但要交出一些东西来。

    嗯,这种改信就差不多与华夏背叛祖宗一样严重了。

    鉴于问题的严重性,布鲁斯亲王需要继续观察一下才行。

    “还请师尊出手,惩戒邪魔!”

    张庆明见到恶魔来袭,他性格原本就有些跳脱,此时倒是有些兴奋,这就跟小孩之间打架的心理有些相似,你打我?我爸爸来了,抽不死你!

    贾可道见到众弟子连同那些外门弟子都如同张庆明一般神色,不由得苦笑一声,原本打算让这些弟子再多磨练几天的,不过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毕竟,贾可道此时也能够感受到那几位恶魔督军正悄然藏在青木山谷之外,若是再磨练弟子的话,指不定就要陨落几个了。

    磨练是可以,但过于厉害的强敌就不一样了。

    想到这里,贾可道便将万鸦壶取了出来,轻轻一抛,那万鸦壶在半空略微翻滚了一圈之后,壶口对准那些冲来的恶魔,片刻之间,无数火红小点就从壶口之中喷了出去。

    这是什么?

    除了孟挺几个嫡传弟子多少能够猜到一点,在场其余的人都有些茫然,但不管怎么说,他们也知道,大祭司阁下出手了,于是他们便开始憋气,准备着叫好。

    转眼之间,那些火红小点就化为了一头头火鸦,犹如流星,顺着谷口通道就向外冲了出去。

    上万头火鸦所形成的场景在那些异界人类眼里无疑于什么火系禁咒等等之类的东西了。

    转眼之间,这谷口通道就被冲过去的火鸦所释放出来的高温融为一片岩浆之地。

    那些冲过来的恶魔,大多数就好似被风吹了一下,然后身上就好似沙堆不断崩溃,化为灰烬,只留下一副骨架倒在地上。

    顿时,这一幕,让那些异界人类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就连之前准备的叫好声都忘记,只是傻愣愣的看着。

    数千头冲入谷口通道的恶魔就这样灰飞烟灭,只有少数的高级恶魔,例如四臂蛇魔,弗洛魔,力魔等等这些恶魔略微扛了一会,但冲过去的火鸦太多了,一些火鸦都没来得及转弯就一头撞在这些恶魔身上,将它们化为一根根人形火炬。

    总之,在火鸦尽数从万鸦壶里喷出,冲出谷口通道之后,这谷口通道里的恶魔就全军覆灭了。

    而这个时候,那些火鸦在冲出谷口通道之后,更是朝着那些尚未反应过来,继续朝着谷口通道里涌入的恶魔冲了过去。

    这次还好一点,那些恶魔在发出惊叫声后开始转身逃命,除了那些小怯魔之外,其余的恶魔都不是傻子,看到这个势头,它们就知道不对决,当然那些傻傻的小怯魔在对危险的预感方面却要比其它恶魔胜出一筹,就在其它恶魔转身之前,那些小怯魔就已经向后逃跑了。R1152( )

第三百九十四章 空间裂缝    看到离开密地所谓的通道时,唐楚阳才明白李令远为什么会说这个通道比较危险,这哪里是什么传送通道啊,根本就是一个人力破坏出来的空间裂缝。

    只是可能因为造成这个空间裂缝的力量太过强大,让眼前这个如同竖起来的眼睛一样巨大空间裂缝,一直持续存在着,并且不断地向四周释放着空间乱流。

    这绝对是通过暴力撕开的通道,而且还不是人类干的!

    这是唐楚阳看到眼前这个巨大空间裂缝时的第一反应,能在第一眼就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也是得益于唐楚阳进入潮汐山之后,遇到的王者级妖兽,灵兽,乃至于实在太多了 ” 。

    这让唐楚阳对它们的攻击方式和气息都极为熟悉,尤其是这处空间里残留的气息虽然微弱,但却让唐楚阳轻易判断出破开这处空间裂缝的是那种生物。

    因为这熟悉的气息,就在来幽冥鬼潭之前他才刚刚体会过,唐楚阳几乎本能地就断定,这条空间裂缝是一条神龙给撕开的,而且这条神龙的实力,甚至都不如他之前遇到的那条黑龙。

    “这里,是不是曾经有神兽守护?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一条未曾完全觉醒血脉的神龙……”

    唐楚阳说着话,转头望向了唐浩然等人,几人闻言,顿时一脸惊诧地看向唐楚阳,凭借空间里遗留的气息来判断生灵,这是只有七阶强者才能做到的事情,可以说是王者级强者的必备技能。

    即便是下面的天位修士。虽然也能凭借气息来推测出一些事情,但那更多的是依靠自身丰富无比的阅历。以唐楚阳的年纪来看,他显然是不具备这样丰富的阅历。

    至于修为。那更是和七阶强者天差地远,唯二的两个因素都和唐楚阳沾不上关系,唐浩然等人非常震惊,唐楚阳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小子,我本以为够高看你了,现在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啧啧,你是怎么得出这个判断的?”

    宇文侯这话几乎是撮着牙花子说出来的。唐楚阳只是来到这里之后,只是随处看了几眼,前后连三息时间都不到,便立刻得到了这么个近乎于事实的判断,这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宇文侯可非常清楚,那条神龙已经离开这里将近十年了,即便神兽气息再怎么强大,将近十年过去之后,此间留下的气息恐怕也微弱的几近于无了。

    若是换做宇文侯自己的话。不,在宇文侯看来,即便是换做修为最强的二哥李令远,在近十年之后的现在。恐怕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这么精准的推断!

    “呃,这个么。说来也是巧了,在经过飞龙天桥的时候。我曾经和一条神龙交过手,因为事情没有过去多久。所以,我对神龙的气息还是比较敏感的……”

    被宇文侯这个寿元过百的老人家一脸惊叹地看着,唐楚阳又一次老脸发红,生出些不好意思的感觉来,他能够如此轻易地做出这般精准的判断,完全是瞎猫撞到了死耗子。

    如果空间里留下的那丝若有若无的气息,是他此前从未遇到过的神兽,唐楚阳是绝对无法做出如此精确的推测的。

    “你还和一条神龙交手了?!”

    宇文侯闻言,顿时吃惊地瞪圆了双眼,这件事唐楚阳可没有和他们说过,唐楚阳之前也只是说到了琅邪老怪而已,后面的事情并未来得及细说。

    毕竟,这次元气荒漠一样的密地,实在不是个聊天的好地方。

    “嗯,那条死长虫抓了我的人,我自然要给他一些教训的……”

    唐楚阳这话回的极为随意,他当时也确实是这么想的,不过这话听在唐浩然等人的耳朵里,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神龙,五行大陆上最为顶尖的五大神兽族群之一,即便是最差劲的神龙,幼生期都拥有至少七阶的实力。

    成长期的神龙就更恐怖了,大部分都是八阶的实力,小部分血脉纯粹的,甚至直接就是九阶兽中帝王,万兽拜服!

    唐楚阳哪怕遇到的是一只幼生期的神龙,那也是高达七阶的王者级神兽,按照修士界的常识来说,普通的妖兽都要比同阶的修士强出许多,强悍一些的以一敌二,以一敌三都不是问题。

    更高一个层次的灵兽,稍微强点的,对上人类修士都可以轻松地以一敌五,而作为最上层的神兽,又是作为最顶尖的五大神兽族群之一的神龙。

    其实力之强,哪怕是对上同阶人类中的天才级修士,至少也能做到以一敌十才对。

    往直白了说,就是宇文侯,李令远,唐浩然他们六个人里有四个七阶神使,两个个大天位圆满,即便联手,歇尽全力,也就勉强能够在一条幼生期的神龙的猛攻下勉强自保而已。

    至于教训神龙,那根本就是个天大的笑话,他们连想都不敢那么想!

    “教训?还是教训一条神龙……,难道咱们都老了么?”

    宇文侯有些傻傻地看了看唐浩然和李令远,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唐楚阳的话了,他尽管不敢置信,但却并不怀疑唐楚阳的话,因为这小子根本就没必要骗他们这些长辈。

    “我也这么想……”

    唐浩然面目不可思议地望着唐楚阳,赞赏的同时,心底里也充斥着满腔的骄傲,这可是唐家的男人,他唐浩然的嫡亲子孙!

    不过这个孙子太让人难以想象了,简直就是近乎于妖孽一样的存在,才不过区区十八岁而已,竟然已经是高阶灵画师,并且只差一步就可能会成为五行大陆上最年轻的大师级灵画师!

    区区四阶的实力,竟然能够单人独骑的干掉一尊六阶,实则是至少七阶以上的凶兽,那可是凶兽,发狂的时候实力比神兽都要恐怖的凶兽!

    如果这些还不能说明一些什么的话,那么进入恶人道之后,这小子轻易干掉了一尊鬼树王,紧接着又把琅邪老怪这个凶名昭著的超级王者给干掉了。

    这一切的一切,在唐浩然听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样的传奇故事,但偏偏这都是事实,是眼前这个年不过十八,修为只有四相境的俊美少年赶出来的。

    “哈哈!!”

    李令远突然笑了,只是笑得有些苦涩,他是唐浩然等六兄弟里资质最好的,同时也是修为最好之人,原本这一直是他最骄傲的地方,可是拿到唐楚阳这里一比,李令远甚至都觉得羞愧。

    “如果哪天楚阳这小子告诉我,他明天就要飞升神界了,我想我绝对不会再感到惊讶了……”

    李令远已经被震惊麻木了,他觉得将来不论唐楚阳搞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他都不应该再为此感到吃惊,面对这么个不能以常理度之的小怪物,捅破天那都该是玩泥巴一样的寻常事。

    “呃,我觉得,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唐楚阳实在不好意思继续听下去了,他所干出来的那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虽然都是事实,但却没有哪怕一件是纯凭他自身的实力和努力做到的。

    即便是灵画师这个职业上的惊人成就,也是沾了上辈子丰厚记忆遗产的光,如果没有上一世的丰富记忆,以及重生之后的强大九彩元神,唐楚阳绝对不会有现在这般成就!

    所以唐楚阳做到的那些成绩虽然耀眼,但却没有一件是他自己认为问心无愧和理所当然的,如今这般被几位长辈反复惊叹,夸赞,任凭他脸皮够厚,也有些听不下去了。

    唰唰!

    唐楚阳抬手连挥,连续七道银亮的华光倏然自掌心射出,随后化作一枚散发着强大灵压的王符,银光闪烁,灵气逼人!

    “六丁六甲!天地乾坤!启!!!”

    同时激发七枚王符,即便以唐楚阳浑厚无比的元气储量,也不得不依靠咒语来辅助完成,启动王符所需的元气,对于李令远这样的七阶神使不过九牛一毛,但对四阶的唐楚阳可不是个小数字。

    这六枚王符被激发的瞬间,唐楚阳体内的储满的元气直接被消耗了六成以上,一瞬间输出这么巨量的本命元气,让唐楚阳原本红润的面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

    啪啪啪!

    七枚王符连续爆开,随后化作一团银色光华将包括唐楚阳在内的七个人,全部包裹了起来,随后光团收缩变幻,凝出五面巨大银色盾牌护住七人全身的同时,一团彩色光华倏然融入几人眉心。

    “好强大的辅助王符!”

    初次体会完整版六丁六甲符的唐浩然等人,在感觉到体内翻天覆地变化的瞬间,心里再次忍不住竟然,这王符的功效实在太强大了,强大得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我先进去了!”

    唐楚阳此时已经是一脸谨慎之色,空间裂缝他虽然不是第一次面对,但却是第一次要迈入其中,要说心里不紧张绝对是骗人的,尤其是背后的几人都是他的亲人长辈,一点意外都出不得。

    一脚踏入空间裂缝的瞬间,唐楚阳便有种潜水进入海底的错觉,尽管身上有六丁六甲符这么强悍的王符保护,唐楚阳依然感觉到了来自于絮乱空间无所不在撕扯和束缚感。

    完全进入通道之后,那种既是撕扯,又是束缚的矛盾感觉顿时充斥全身,唐楚阳强行压抑那种不适感,抬头望向通道之内,入目所见,顿时让唐楚阳有种骂娘的冲动。

    “你妹!这他妈难道是传说中红外防盗系统么?!”(未完待续……)

    –3766+dbqg59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