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到离开密地所谓的通道时,唐楚阳才明白李令远为什么会说这个通道比较危险,这哪里是什么传送通道啊,根本就是一个人力破坏出来的空间裂缝。

    只是可能因为造成这个空间裂缝的力量太过强大,让眼前这个如同竖起来的眼睛一样巨大空间裂缝,一直持续存在着,并且不断地向四周释放着空间乱流。

    这绝对是通过暴力撕开的通道,而且还不是人类干的!

    这是唐楚阳看到眼前这个巨大空间裂缝时的第一反应,能在第一眼就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也是得益于唐楚阳进入潮汐山之后,遇到的王者级妖兽,灵兽,乃至于实在太多了 ” 。

    这让唐楚阳对它们的攻击方式和气息都极为熟悉,尤其是这处空间里残留的气息虽然微弱,但却让唐楚阳轻易判断出破开这处空间裂缝的是那种生物。

    因为这熟悉的气息,就在来幽冥鬼潭之前他才刚刚体会过,唐楚阳几乎本能地就断定,这条空间裂缝是一条神龙给撕开的,而且这条神龙的实力,甚至都不如他之前遇到的那条黑龙。

    “这里,是不是曾经有神兽守护?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一条未曾完全觉醒血脉的神龙……”

    唐楚阳说着话,转头望向了唐浩然等人,几人闻言,顿时一脸惊诧地看向唐楚阳,凭借空间里遗留的气息来判断生灵,这是只有七阶强者才能做到的事情,可以说是王者级强者的必备技能。

    即便是下面的天位修士。虽然也能凭借气息来推测出一些事情,但那更多的是依靠自身丰富无比的阅历。以唐楚阳的年纪来看,他显然是不具备这样丰富的阅历。

    至于修为。那更是和七阶强者天差地远,唯二的两个因素都和唐楚阳沾不上关系,唐浩然等人非常震惊,唐楚阳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小子,我本以为够高看你了,现在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啧啧,你是怎么得出这个判断的?”

    宇文侯这话几乎是撮着牙花子说出来的。唐楚阳只是来到这里之后,只是随处看了几眼,前后连三息时间都不到,便立刻得到了这么个近乎于事实的判断,这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宇文侯可非常清楚,那条神龙已经离开这里将近十年了,即便神兽气息再怎么强大,将近十年过去之后,此间留下的气息恐怕也微弱的几近于无了。

    若是换做宇文侯自己的话。不,在宇文侯看来,即便是换做修为最强的二哥李令远,在近十年之后的现在。恐怕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这么精准的推断!

    “呃,这个么。说来也是巧了,在经过飞龙天桥的时候。我曾经和一条神龙交过手,因为事情没有过去多久。所以,我对神龙的气息还是比较敏感的……”

    被宇文侯这个寿元过百的老人家一脸惊叹地看着,唐楚阳又一次老脸发红,生出些不好意思的感觉来,他能够如此轻易地做出这般精准的判断,完全是瞎猫撞到了死耗子。

    如果空间里留下的那丝若有若无的气息,是他此前从未遇到过的神兽,唐楚阳是绝对无法做出如此精确的推测的。

    “你还和一条神龙交手了?!”

    宇文侯闻言,顿时吃惊地瞪圆了双眼,这件事唐楚阳可没有和他们说过,唐楚阳之前也只是说到了琅邪老怪而已,后面的事情并未来得及细说。

    毕竟,这次元气荒漠一样的密地,实在不是个聊天的好地方。

    “嗯,那条死长虫抓了我的人,我自然要给他一些教训的……”

    唐楚阳这话回的极为随意,他当时也确实是这么想的,不过这话听在唐浩然等人的耳朵里,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神龙,五行大陆上最为顶尖的五大神兽族群之一,即便是最差劲的神龙,幼生期都拥有至少七阶的实力。

    成长期的神龙就更恐怖了,大部分都是八阶的实力,小部分血脉纯粹的,甚至直接就是九阶兽中帝王,万兽拜服!

    唐楚阳哪怕遇到的是一只幼生期的神龙,那也是高达七阶的王者级神兽,按照修士界的常识来说,普通的妖兽都要比同阶的修士强出许多,强悍一些的以一敌二,以一敌三都不是问题。

    更高一个层次的灵兽,稍微强点的,对上人类修士都可以轻松地以一敌五,而作为最上层的神兽,又是作为最顶尖的五大神兽族群之一的神龙。

    其实力之强,哪怕是对上同阶人类中的天才级修士,至少也能做到以一敌十才对。

    往直白了说,就是宇文侯,李令远,唐浩然他们六个人里有四个七阶神使,两个个大天位圆满,即便联手,歇尽全力,也就勉强能够在一条幼生期的神龙的猛攻下勉强自保而已。

    至于教训神龙,那根本就是个天大的笑话,他们连想都不敢那么想!

    “教训?还是教训一条神龙……,难道咱们都老了么?”

    宇文侯有些傻傻地看了看唐浩然和李令远,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唐楚阳的话了,他尽管不敢置信,但却并不怀疑唐楚阳的话,因为这小子根本就没必要骗他们这些长辈。

    “我也这么想……”

    唐浩然面目不可思议地望着唐楚阳,赞赏的同时,心底里也充斥着满腔的骄傲,这可是唐家的男人,他唐浩然的嫡亲子孙!

    不过这个孙子太让人难以想象了,简直就是近乎于妖孽一样的存在,才不过区区十八岁而已,竟然已经是高阶灵画师,并且只差一步就可能会成为五行大陆上最年轻的大师级灵画师!

    区区四阶的实力,竟然能够单人独骑的干掉一尊六阶,实则是至少七阶以上的凶兽,那可是凶兽,发狂的时候实力比神兽都要恐怖的凶兽!

    如果这些还不能说明一些什么的话,那么进入恶人道之后,这小子轻易干掉了一尊鬼树王,紧接着又把琅邪老怪这个凶名昭著的超级王者给干掉了。

    这一切的一切,在唐浩然听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样的传奇故事,但偏偏这都是事实,是眼前这个年不过十八,修为只有四相境的俊美少年赶出来的。

    “哈哈!!”

    李令远突然笑了,只是笑得有些苦涩,他是唐浩然等六兄弟里资质最好的,同时也是修为最好之人,原本这一直是他最骄傲的地方,可是拿到唐楚阳这里一比,李令远甚至都觉得羞愧。

    “如果哪天楚阳这小子告诉我,他明天就要飞升神界了,我想我绝对不会再感到惊讶了……”

    李令远已经被震惊麻木了,他觉得将来不论唐楚阳搞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他都不应该再为此感到吃惊,面对这么个不能以常理度之的小怪物,捅破天那都该是玩泥巴一样的寻常事。

    “呃,我觉得,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唐楚阳实在不好意思继续听下去了,他所干出来的那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虽然都是事实,但却没有哪怕一件是纯凭他自身的实力和努力做到的。

    即便是灵画师这个职业上的惊人成就,也是沾了上辈子丰厚记忆遗产的光,如果没有上一世的丰富记忆,以及重生之后的强大九彩元神,唐楚阳绝对不会有现在这般成就!

    所以唐楚阳做到的那些成绩虽然耀眼,但却没有一件是他自己认为问心无愧和理所当然的,如今这般被几位长辈反复惊叹,夸赞,任凭他脸皮够厚,也有些听不下去了。

    唰唰!

    唐楚阳抬手连挥,连续七道银亮的华光倏然自掌心射出,随后化作一枚散发着强大灵压的王符,银光闪烁,灵气逼人!

    “六丁六甲!天地乾坤!启!!!”

    同时激发七枚王符,即便以唐楚阳浑厚无比的元气储量,也不得不依靠咒语来辅助完成,启动王符所需的元气,对于李令远这样的七阶神使不过九牛一毛,但对四阶的唐楚阳可不是个小数字。

    这六枚王符被激发的瞬间,唐楚阳体内的储满的元气直接被消耗了六成以上,一瞬间输出这么巨量的本命元气,让唐楚阳原本红润的面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

    啪啪啪!

    七枚王符连续爆开,随后化作一团银色光华将包括唐楚阳在内的七个人,全部包裹了起来,随后光团收缩变幻,凝出五面巨大银色盾牌护住七人全身的同时,一团彩色光华倏然融入几人眉心。

    “好强大的辅助王符!”

    初次体会完整版六丁六甲符的唐浩然等人,在感觉到体内翻天覆地变化的瞬间,心里再次忍不住竟然,这王符的功效实在太强大了,强大得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我先进去了!”

    唐楚阳此时已经是一脸谨慎之色,空间裂缝他虽然不是第一次面对,但却是第一次要迈入其中,要说心里不紧张绝对是骗人的,尤其是背后的几人都是他的亲人长辈,一点意外都出不得。

    一脚踏入空间裂缝的瞬间,唐楚阳便有种潜水进入海底的错觉,尽管身上有六丁六甲符这么强悍的王符保护,唐楚阳依然感觉到了来自于絮乱空间无所不在撕扯和束缚感。

    完全进入通道之后,那种既是撕扯,又是束缚的矛盾感觉顿时充斥全身,唐楚阳强行压抑那种不适感,抬头望向通道之内,入目所见,顿时让唐楚阳有种骂娘的冲动。

    “你妹!这他妈难道是传说中红外防盗系统么?!”(未完待续……)

    –3766+dbqg595–>

第481-483章、飞剑断臂    ps:感谢一念沧海购房计划的感谢兄弟姐妹们这段时间的支持!猛虎一定会写得更好的!还请正在看免费的书友正版订阅一下,几分钱,但却能够让贫道感觉到一种家的温暖,贫道在这里五体投地给您们拜谢了!

    那些翼魔虽说在绿龙与奥迪斯的组合下不堪一击,不管是绿龙的龙息还是奥迪斯的大关刀就能够让这些翼魔好似苍蝇一样掉落下去,但由于翼魔数量太多,使得绿龙压根就无法靠近库仑魔。

    当然,就算是靠近了库仑魔,恐怕受伤的还是绿龙,要说巨龙的敌人里,最难对付的恐怕就是这样巨人型并且对于龙息攻击抵抗很高的敌人了。

    成年绿龙拥有超过二十级的实力,但对上库仑魔的话,还真没多少办法,可能朝着对方吐上十口龙息,最多也就是将对方的皮肤腐蚀掉一层罢了,而近身肉搏的话,光看那根狼牙棒,绿龙就知道,如果自己被击中一下的话,恐怕就很难有飞起来的机会了。

    当然,如果绿龙豁出去的话,以绿龙现在快接近三十米的体型,一口咬住那库仑魔的脖子不放,或许能够两败俱伤,但最终绝对是绿龙挂在库仑魔手上,没有半点意外。

    毕竟库仑魔的恢复能力太强悍了,这一点,绿龙是明白的。

    库仑魔很快就冲到了城墙边,巨大的狼牙棒就好似一棵巨树直接砸在了城墙上,轰然一声巨响,上百名火焰道兵就在城墙被轰出一个大洞的同时,被震飞出去,无数飞溅出去的石头直接将这些火焰道兵打得千疮百孔,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下一刻,没等那些守军反应过来,这头库仑魔就伸手一抓,将几名火焰道兵抓在了手里,径直就塞入那张巨口之中,一阵咬嚼之后,鲜血就顺着其嘴角流淌了下来。

    这头库仑魔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好吃,好吃!”

    到了这时,特伦斯也明白了过来,这希望城是没法守住了。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遇上了这么个防御力暴强的家伙,恐怕就算是所有金刚护甲力士同时攻击对方,都没有多少用处。

    随即撤退的命令就下达了,接近五千火焰道兵与金刚护甲力士混合在一起与立米迪王室,贵族等等一并从另外一个城门冲了出去,当然,特伦斯,奥迪斯以及绿龙则是吸引着库仑魔的注意力。

    说实话,那三位恶魔督军还真没想到对方行事这么果断,一见不妙就下令逃跑。

    这三位恶魔督军还蹲在库仑魔那个方向看热闹,当然它们也不排除如果这头库仑魔受了重伤,直接出手将其干掉的想法。

    毕竟这头库仑魔对于其它恶魔督军的威胁太大了点,不管是六臂蛇魔还是血战魔以及巴库魔,别看实力相差不大,但真要是开战的话,库仑魔恐怕对抗这三位都不会有太吃力,那狼牙棒一砸下来,就算是里面最强壮的血战魔都要暂避其锋。

    等到有恶魔跑来汇报那城池里的人都逃了的时候,这三位恶魔督军方才反应过来。

    而这个时候,三位恶魔督军也出现了分歧,巴库魔是最想要干掉库仑魔的恶魔督军,相对于其它两位恶魔督军来说,巴库魔的体质最弱,别看它在这里是最灵活的一个,但若是被库仑魔砸中一棒子,只需要一棒子,那么巴库魔就得变成肉酱。

    而六臂蛇魔和血战魔多少能够多挨几棒子,不至于一下就挂掉了。

    六臂蛇魔想要追杀希望城里逃出去的人,而血战魔则是想到了这希望城里的物质。

    结果,巴库魔没动,守在了库仑魔后面,看着库仑魔与一头绿龙以及两个人类的大战。

    而六臂蛇魔则是围着城池转了大半圈后,带着自己的恶魔大军去追杀那些胆小人类去了,而血战魔则是带着恶魔大军冲入到希望城中,开始抢夺起城池里的食物以及其它东西来。

    对于这些来自于深渊的恶魔来说,希望城里简直就是一个宝库,成堆的小麦,饲养在院子里的啰啰兽,腌制好的腌肉乃至于人类吃剩下丢在潲水桶里有些馊了的食物等等,都是让这些恶魔欣喜若狂,甚至于为了抢夺食物,这些恶魔不惜大打出手。

    后来,特伦斯,奥迪斯与绿龙自然是逃了出去,而那些火焰道兵,金刚护甲力士以及立米迪王室,贵族等等逃出希望城之后没多久就受到了那头六臂蛇魔的追击。

    还好,青木山谷实际上距离希望小镇并不算远,逃到青木山谷之后,孟挺等人联手将那头六臂蛇魔给击退了。

    那六臂蛇魔也是运气较差,在追入谷口的时候就遇上了在谷口值班的蔡银玲。

    要说贾可道手下弟子里,攻击力最强的就算是这个蔡银玲了。

    见到那六臂蛇魔追来,蔡银玲就直接动用了飞剑,只见一道白色光华射出,转眼之后就消失不见。

    要说这六臂蛇魔也被吓了一跳,那道白色光华的速度太快了,但没有击中自己。

    被惊吓了一跳的六臂蛇魔随即就加快了速度就准备追入山谷,好好的杀戮一番。

    蔡银玲第一击失手之后,脸都快要红的抬不起来了。

    说实话,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蔡银玲这飞剑培育出来了,但准头极差,经常射失目标。

    这次在数千人众目睽睽之下射失,蔡银玲着实丢不下这个脸,运气一催,那道白色光华就闪电般的再度出现,唰一声,就从那六臂蛇魔身旁蹿过。

    就这么一下,那六臂蛇魔就感觉自己一条手臂突然失去了知觉,再一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一条手臂竟然被那道白色光华给切掉了,此时从自己断臂之处喷出的血液正在减缓之中。

    这一下,差点没将六臂蛇魔给吓得魂飞魄散。

    那到底是什么法术,竟然如此厉害。

    六臂蛇魔在第一时间就启动了高等传送术,在蔡银玲努力指挥飞剑再度射来之前,六臂蛇魔终于将自己给传送了出去,逃过了一劫。

    当然,在六臂蛇魔看来,是自己逃过了一劫。

    但实际上,如果它待在那里不动弹的话,恐怕就算是再待上几分钟都未必会有危险。

    这里面的原因很简单。

    蔡银玲在踩了狗屎运将六臂蛇魔的一条手臂切掉之后,那飞剑又没有了准头,在蔡银玲的驱使下,飞剑竟然从一个观战的贵族头顶射了过去。

    伤到是没有伤到,不过这位悲催的贵族头顶的头发被尽数削断,直接开了一条高速公路出来,使得这位贵族足足一个月时间都没好意思出现。

    但即便失误多多,蔡银玲依然是立下了大功。

    追过来的那几位恶魔督军见到六臂蛇魔竟然逃了回来,最关键的是其手臂断掉了一条,顿时大惊,也不敢继续追来。

    当然,这也不意味着它们没有办法对付青木山谷。

    在希望城分赃之后,这几位恶魔督军总算是没有大打出手,而是将兵力集中在青木山谷之外,每日驱赶那些恶魔去冲击谷口,企图打开一条通道来,用海量的恶魔去耗死那些人类。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

    这座山谷太危险了,就连六臂蛇魔都断臂逃回,可见里面必然有剑圣这等人类顶级强者。

    但就算是顶级人类强者不管是斗气还是魔力都是有限的,只要不断驱赶恶魔去攻击,那么总有一天能够成功的。

    至于几位恶魔督军都躲了起来,以防止自己被人类强者采用斩首战术干掉。

    说实话,就算是蔡银玲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那一飞剑竟然有如此的震慑力,将几个恶魔督军都吓得不敢在谷口出现了,至于利用高等传送术进入青木山谷那是不可能的,在恶魔大军逼近青木山谷之后,土地公就在第一时间将青木山谷封闭了起来,用腿能够走进去,但若是想要使用什么法术进去的话,那就会撞墙了。

    此时孟挺见到那些恶魔已经逼近了暗堡,急忙一声令下,从城墙上就升起一波箭雨朝着那些恶魔落下,而孟挺等人也将手中的灵器给打了出去,什么虫群,火鸦统统朝着那些恶魔扑了过去,期间还混杂着一些山丘小印,巨木锥等等之类的灵器。

    这些都是张庆明的手笔,在经过这么久的制器之后,对于这些入门级别的灵器,他倒是没有什么困难了。

    在这样的攻击下,那些恶魔压根就没有时间对暗堡进行破坏,只能朝着城墙拼命扑来。

    但很快,从城墙上跳下来的金刚护甲力士在奥迪斯的带领下,让这些恶魔知道了什么叫做大关刀。

    当然,最让这些恶魔绝望的是,特伦斯站在城墙上,手持大弓,箭矢好似连珠一样射出,凡是漏网的恶魔或者从天上飞过来的恶魔都成为了他的标靶。

    而若是比较强大的恶魔利用高等传送术来到城墙之后的话,那么就是那位刚刚伤好不久的布鲁斯亲王的任务了。

    这位布鲁斯亲王也算是倒霉了,最初在统领大军的时候贪图美色,被一头魔女吸了精气,被送回了王城,然后王城被亡灵围困。

    之后又是恶魔攻城,给抬到希望城后,希望城也被攻破,最后到了青木山谷,总算是身体恢复了一些,不用整天躺在床上了,就连斗气也恢复了。

    到了这时,布鲁斯亲王也算是恢复了一些自信,对于把守城墙后方的重任倒也没有推卸。

    毕竟这位布鲁斯亲王倒也明白事理,如果这谷口被攻破的话,自己这些人就算是彻底完蛋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那个叫做蔡银玲的女子,让布鲁斯亲王很苦恼。

    这倒不是说他看上去了蔡银玲。

    嗯,蔡银玲虽说进入炼气化精入门阶段之后,面容多少改善了一点,但原来的底子太差,这灵气不管怎么滋养,最终也是张普通脸。

    布鲁斯亲王就算是再饥不择食也不可能看上蔡银玲。

    再说了,看蔡银玲在谷中的地位就知道不低,应该是那位土地神的祭司什么之类的神职人员。

    布鲁斯亲王就算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对一位神明的祭司下手,这里面最关键的问题就在于蔡银玲那把飞剑了。

    自从看到六臂蛇魔在蔡银玲那把飞剑之下断臂而逃后,布鲁斯亲王就感觉自己不好了。

    这个叫做蔡银玲的女子身上是没有半点斗气的,作为一位剑师,布鲁斯亲王不可能看错,而其身上也绝对没有半点魔力,这一点是宫廷法师告诉布鲁斯亲王的。

    但到了这里,问题出现了。

    这个蔡银玲为什么能够那么厉害,一把没有剑柄的长剑,竟然能够飞出去,一剑将六臂蛇魔断臂,不是斗气,不是法术,这着实让布鲁斯亲王都想得有些头痛了。

    他突然之间察觉到,自己似乎发现了一条新的道路!

    自从自己被那头魔女暗害之后,布鲁斯亲王就知道自己在斗气上再也不可能前进了。

    这并不是什么丧气话,尤其是在来到这青木山谷,恢复斗气之后,布鲁斯亲王就再度确认了这一点。

    自己前面的道路已经断绝了,就是因为那个魔女。

    但那个蔡银玲没有斗气,没有魔力都可以这么厉害,这是为什么?

    布鲁斯亲王甚至于不敢向这个女子询问,每次遇到这个蔡银玲的时候,布鲁斯亲王就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上显现出来的锐利,那是一种没法用语言来具体描述的感觉,简单点来说,对方就好似一把剑,逼得自己除了问好之外,连多余的一点话都没法说出来。

    最终,布鲁斯亲王的状态被他哥哥,也就是那个老国王给发现了。

    这个老国王着实不应该当国王,应该当个媒婆比较合适,他居然会以为布鲁斯亲王爱上了那个蔡银玲。

    好吧,虽说那个蔡银玲的相貌很普通,但里面有着一种立米迪王国人类所不具备的异国风情,并且还那么厉害,这就是英雄爱英雄了。

    认为自己想对了的老国王立即就向布鲁斯亲王表示自己可以去帮着打听一下。

    这顿时将布鲁斯亲王给搞愣了,半晌之后才明白过来。

    开什么玩笑,我要的是实力,可不是老婆,何况那么丑的老婆。

    当然,布鲁斯亲王心头也在犹豫,如果如国王哥哥所说的那样,自己娶了这个老婆,不但密切了与土地神教会之间的关系,并且还能够借助对方的力量来复国。

    的确,就目前来说,立米迪王国表面上没有亡国,但实际上已经亡国了,就连王室成员都寄人篱下,还不叫亡国么?

    现在只不过挂着一个国王的名义罢了。

    国王哥哥已经说了,如果复国的话,就将王位交给自己。

    但最终,这位布鲁斯亲王也没敢真的让老国王去做媒。

    之后,孟挺知道这事之后,都不由得为这位布鲁斯亲王捏了一把冷汗。

    还好,这位布鲁斯亲王还算明智,没有去提亲,如果真的去提亲了的话,那就真的是作死了。

    自己那个蔡银玲师弟可不是一般的人物,至少现在,在她的生活里,除了飞剑还是飞剑,谁要是想要挡她的路,恐怕直接就一剑飞了过来。

    至于能不能射中那就是另外的情况了。

    而那个布鲁斯亲王是否想要拜蔡银玲为师,孟挺是不管的,别说蔡银玲尚未出师,就算是出师了,恐怕在短时间内也不会收徒。

    最关键的问题还在于这个布鲁斯亲王就是个异界人类,且不提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类的问题,就光是给其解释什么叫剑修,剑修的入门等等情况,就足以让人头大了。

    若是选择这样的徒弟,倒不如回华夏随便抓一个人来,指不定都要比这布鲁斯亲王在这方面的领悟强上百倍。

    想到这里,孟挺不由得轻叹一声,不知道师尊去哪里了,自己倒是有些想家了。

    也不知道青木山谷能够守多久。

    孟挺看着如同潮水一样的恶魔再度退下去,微微松了一口气,终于又挺过一关了。

    但没过多久,恶魔再度攻了上来。

    也不知道哪里来这么多恶魔,光是这段时间在青木山谷谷口处被*掉的恶魔就接近三万之数了,但青木山谷外面的恶魔依然是密密麻麻。

    “五雷符!”

    这次攻过来的恶魔数量极多,在狭长的谷口堆积如山,拼命朝着城墙冲来,就连天上也是密密麻麻上千头翼魔扑来。

    难道这些恶魔今天拼命了?

    孟挺随即将这个念头丢到了脑海之后,掏出一大把符箓向天一扬,疾喝一声。

    随即一团团火光便将符箓包裹燃烧,片刻之间,天上就雷声滚滚,一道道闪电无中生有从高空落了下来。

    这一招,孟挺之前就用过不少次了,因而那些翼魔一听到雷声,哪里还敢怠慢,转身就逃。

    但它们却不知道,这雷电速度是极快的,一旦落下,除非是施展高等传送术,否则的话,就算是速度再快,也很难逃脱。

    转眼之间,数十道雷电就迅速蔓延而下,形成了一张密集的电网,将一部分翼魔给笼罩了进去。

    随后轰轰轰,连续数十声炸响传来,被电网笼罩住的翼魔尽数皮开肉绽,好似被猎枪子弹击中的小鸟,一头就朝着地面栽落下来。R115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