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一念沧海购房计划的感谢兄弟姐妹们这段时间的支持!猛虎一定会写得更好的!还请正在看免费的书友正版订阅一下,几分钱,但却能够让贫道感觉到一种家的温暖,贫道在这里五体投地给您们拜谢了!

    那些翼魔虽说在绿龙与奥迪斯的组合下不堪一击,不管是绿龙的龙息还是奥迪斯的大关刀就能够让这些翼魔好似苍蝇一样掉落下去,但由于翼魔数量太多,使得绿龙压根就无法靠近库仑魔。

    当然,就算是靠近了库仑魔,恐怕受伤的还是绿龙,要说巨龙的敌人里,最难对付的恐怕就是这样巨人型并且对于龙息攻击抵抗很高的敌人了。

    成年绿龙拥有超过二十级的实力,但对上库仑魔的话,还真没多少办法,可能朝着对方吐上十口龙息,最多也就是将对方的皮肤腐蚀掉一层罢了,而近身肉搏的话,光看那根狼牙棒,绿龙就知道,如果自己被击中一下的话,恐怕就很难有飞起来的机会了。

    当然,如果绿龙豁出去的话,以绿龙现在快接近三十米的体型,一口咬住那库仑魔的脖子不放,或许能够两败俱伤,但最终绝对是绿龙挂在库仑魔手上,没有半点意外。

    毕竟库仑魔的恢复能力太强悍了,这一点,绿龙是明白的。

    库仑魔很快就冲到了城墙边,巨大的狼牙棒就好似一棵巨树直接砸在了城墙上,轰然一声巨响,上百名火焰道兵就在城墙被轰出一个大洞的同时,被震飞出去,无数飞溅出去的石头直接将这些火焰道兵打得千疮百孔,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下一刻,没等那些守军反应过来,这头库仑魔就伸手一抓,将几名火焰道兵抓在了手里,径直就塞入那张巨口之中,一阵咬嚼之后,鲜血就顺着其嘴角流淌了下来。

    这头库仑魔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好吃,好吃!”

    到了这时,特伦斯也明白了过来,这希望城是没法守住了。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遇上了这么个防御力暴强的家伙,恐怕就算是所有金刚护甲力士同时攻击对方,都没有多少用处。

    随即撤退的命令就下达了,接近五千火焰道兵与金刚护甲力士混合在一起与立米迪王室,贵族等等一并从另外一个城门冲了出去,当然,特伦斯,奥迪斯以及绿龙则是吸引着库仑魔的注意力。

    说实话,那三位恶魔督军还真没想到对方行事这么果断,一见不妙就下令逃跑。

    这三位恶魔督军还蹲在库仑魔那个方向看热闹,当然它们也不排除如果这头库仑魔受了重伤,直接出手将其干掉的想法。

    毕竟这头库仑魔对于其它恶魔督军的威胁太大了点,不管是六臂蛇魔还是血战魔以及巴库魔,别看实力相差不大,但真要是开战的话,库仑魔恐怕对抗这三位都不会有太吃力,那狼牙棒一砸下来,就算是里面最强壮的血战魔都要暂避其锋。

    等到有恶魔跑来汇报那城池里的人都逃了的时候,这三位恶魔督军方才反应过来。

    而这个时候,三位恶魔督军也出现了分歧,巴库魔是最想要干掉库仑魔的恶魔督军,相对于其它两位恶魔督军来说,巴库魔的体质最弱,别看它在这里是最灵活的一个,但若是被库仑魔砸中一棒子,只需要一棒子,那么巴库魔就得变成肉酱。

    而六臂蛇魔和血战魔多少能够多挨几棒子,不至于一下就挂掉了。

    六臂蛇魔想要追杀希望城里逃出去的人,而血战魔则是想到了这希望城里的物质。

    结果,巴库魔没动,守在了库仑魔后面,看着库仑魔与一头绿龙以及两个人类的大战。

    而六臂蛇魔则是围着城池转了大半圈后,带着自己的恶魔大军去追杀那些胆小人类去了,而血战魔则是带着恶魔大军冲入到希望城中,开始抢夺起城池里的食物以及其它东西来。

    对于这些来自于深渊的恶魔来说,希望城里简直就是一个宝库,成堆的小麦,饲养在院子里的啰啰兽,腌制好的腌肉乃至于人类吃剩下丢在潲水桶里有些馊了的食物等等,都是让这些恶魔欣喜若狂,甚至于为了抢夺食物,这些恶魔不惜大打出手。

    后来,特伦斯,奥迪斯与绿龙自然是逃了出去,而那些火焰道兵,金刚护甲力士以及立米迪王室,贵族等等逃出希望城之后没多久就受到了那头六臂蛇魔的追击。

    还好,青木山谷实际上距离希望小镇并不算远,逃到青木山谷之后,孟挺等人联手将那头六臂蛇魔给击退了。

    那六臂蛇魔也是运气较差,在追入谷口的时候就遇上了在谷口值班的蔡银玲。

    要说贾可道手下弟子里,攻击力最强的就算是这个蔡银玲了。

    见到那六臂蛇魔追来,蔡银玲就直接动用了飞剑,只见一道白色光华射出,转眼之后就消失不见。

    要说这六臂蛇魔也被吓了一跳,那道白色光华的速度太快了,但没有击中自己。

    被惊吓了一跳的六臂蛇魔随即就加快了速度就准备追入山谷,好好的杀戮一番。

    蔡银玲第一击失手之后,脸都快要红的抬不起来了。

    说实话,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蔡银玲这飞剑培育出来了,但准头极差,经常射失目标。

    这次在数千人众目睽睽之下射失,蔡银玲着实丢不下这个脸,运气一催,那道白色光华就闪电般的再度出现,唰一声,就从那六臂蛇魔身旁蹿过。

    就这么一下,那六臂蛇魔就感觉自己一条手臂突然失去了知觉,再一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一条手臂竟然被那道白色光华给切掉了,此时从自己断臂之处喷出的血液正在减缓之中。

    这一下,差点没将六臂蛇魔给吓得魂飞魄散。

    那到底是什么法术,竟然如此厉害。

    六臂蛇魔在第一时间就启动了高等传送术,在蔡银玲努力指挥飞剑再度射来之前,六臂蛇魔终于将自己给传送了出去,逃过了一劫。

    当然,在六臂蛇魔看来,是自己逃过了一劫。

    但实际上,如果它待在那里不动弹的话,恐怕就算是再待上几分钟都未必会有危险。

    这里面的原因很简单。

    蔡银玲在踩了狗屎运将六臂蛇魔的一条手臂切掉之后,那飞剑又没有了准头,在蔡银玲的驱使下,飞剑竟然从一个观战的贵族头顶射了过去。

    伤到是没有伤到,不过这位悲催的贵族头顶的头发被尽数削断,直接开了一条高速公路出来,使得这位贵族足足一个月时间都没好意思出现。

    但即便失误多多,蔡银玲依然是立下了大功。

    追过来的那几位恶魔督军见到六臂蛇魔竟然逃了回来,最关键的是其手臂断掉了一条,顿时大惊,也不敢继续追来。

    当然,这也不意味着它们没有办法对付青木山谷。

    在希望城分赃之后,这几位恶魔督军总算是没有大打出手,而是将兵力集中在青木山谷之外,每日驱赶那些恶魔去冲击谷口,企图打开一条通道来,用海量的恶魔去耗死那些人类。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

    这座山谷太危险了,就连六臂蛇魔都断臂逃回,可见里面必然有剑圣这等人类顶级强者。

    但就算是顶级人类强者不管是斗气还是魔力都是有限的,只要不断驱赶恶魔去攻击,那么总有一天能够成功的。

    至于几位恶魔督军都躲了起来,以防止自己被人类强者采用斩首战术干掉。

    说实话,就算是蔡银玲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那一飞剑竟然有如此的震慑力,将几个恶魔督军都吓得不敢在谷口出现了,至于利用高等传送术进入青木山谷那是不可能的,在恶魔大军逼近青木山谷之后,土地公就在第一时间将青木山谷封闭了起来,用腿能够走进去,但若是想要使用什么法术进去的话,那就会撞墙了。

    此时孟挺见到那些恶魔已经逼近了暗堡,急忙一声令下,从城墙上就升起一波箭雨朝着那些恶魔落下,而孟挺等人也将手中的灵器给打了出去,什么虫群,火鸦统统朝着那些恶魔扑了过去,期间还混杂着一些山丘小印,巨木锥等等之类的灵器。

    这些都是张庆明的手笔,在经过这么久的制器之后,对于这些入门级别的灵器,他倒是没有什么困难了。

    在这样的攻击下,那些恶魔压根就没有时间对暗堡进行破坏,只能朝着城墙拼命扑来。

    但很快,从城墙上跳下来的金刚护甲力士在奥迪斯的带领下,让这些恶魔知道了什么叫做大关刀。

    当然,最让这些恶魔绝望的是,特伦斯站在城墙上,手持大弓,箭矢好似连珠一样射出,凡是漏网的恶魔或者从天上飞过来的恶魔都成为了他的标靶。

    而若是比较强大的恶魔利用高等传送术来到城墙之后的话,那么就是那位刚刚伤好不久的布鲁斯亲王的任务了。

    这位布鲁斯亲王也算是倒霉了,最初在统领大军的时候贪图美色,被一头魔女吸了精气,被送回了王城,然后王城被亡灵围困。

    之后又是恶魔攻城,给抬到希望城后,希望城也被攻破,最后到了青木山谷,总算是身体恢复了一些,不用整天躺在床上了,就连斗气也恢复了。

    到了这时,布鲁斯亲王也算是恢复了一些自信,对于把守城墙后方的重任倒也没有推卸。

    毕竟这位布鲁斯亲王倒也明白事理,如果这谷口被攻破的话,自己这些人就算是彻底完蛋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那个叫做蔡银玲的女子,让布鲁斯亲王很苦恼。

    这倒不是说他看上去了蔡银玲。

    嗯,蔡银玲虽说进入炼气化精入门阶段之后,面容多少改善了一点,但原来的底子太差,这灵气不管怎么滋养,最终也是张普通脸。

    布鲁斯亲王就算是再饥不择食也不可能看上蔡银玲。

    再说了,看蔡银玲在谷中的地位就知道不低,应该是那位土地神的祭司什么之类的神职人员。

    布鲁斯亲王就算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对一位神明的祭司下手,这里面最关键的问题就在于蔡银玲那把飞剑了。

    自从看到六臂蛇魔在蔡银玲那把飞剑之下断臂而逃后,布鲁斯亲王就感觉自己不好了。

    这个叫做蔡银玲的女子身上是没有半点斗气的,作为一位剑师,布鲁斯亲王不可能看错,而其身上也绝对没有半点魔力,这一点是宫廷法师告诉布鲁斯亲王的。

    但到了这里,问题出现了。

    这个蔡银玲为什么能够那么厉害,一把没有剑柄的长剑,竟然能够飞出去,一剑将六臂蛇魔断臂,不是斗气,不是法术,这着实让布鲁斯亲王都想得有些头痛了。

    他突然之间察觉到,自己似乎发现了一条新的道路!

    自从自己被那头魔女暗害之后,布鲁斯亲王就知道自己在斗气上再也不可能前进了。

    这并不是什么丧气话,尤其是在来到这青木山谷,恢复斗气之后,布鲁斯亲王就再度确认了这一点。

    自己前面的道路已经断绝了,就是因为那个魔女。

    但那个蔡银玲没有斗气,没有魔力都可以这么厉害,这是为什么?

    布鲁斯亲王甚至于不敢向这个女子询问,每次遇到这个蔡银玲的时候,布鲁斯亲王就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上显现出来的锐利,那是一种没法用语言来具体描述的感觉,简单点来说,对方就好似一把剑,逼得自己除了问好之外,连多余的一点话都没法说出来。

    最终,布鲁斯亲王的状态被他哥哥,也就是那个老国王给发现了。

    这个老国王着实不应该当国王,应该当个媒婆比较合适,他居然会以为布鲁斯亲王爱上了那个蔡银玲。

    好吧,虽说那个蔡银玲的相貌很普通,但里面有着一种立米迪王国人类所不具备的异国风情,并且还那么厉害,这就是英雄爱英雄了。

    认为自己想对了的老国王立即就向布鲁斯亲王表示自己可以去帮着打听一下。

    这顿时将布鲁斯亲王给搞愣了,半晌之后才明白过来。

    开什么玩笑,我要的是实力,可不是老婆,何况那么丑的老婆。

    当然,布鲁斯亲王心头也在犹豫,如果如国王哥哥所说的那样,自己娶了这个老婆,不但密切了与土地神教会之间的关系,并且还能够借助对方的力量来复国。

    的确,就目前来说,立米迪王国表面上没有亡国,但实际上已经亡国了,就连王室成员都寄人篱下,还不叫亡国么?

    现在只不过挂着一个国王的名义罢了。

    国王哥哥已经说了,如果复国的话,就将王位交给自己。

    但最终,这位布鲁斯亲王也没敢真的让老国王去做媒。

    之后,孟挺知道这事之后,都不由得为这位布鲁斯亲王捏了一把冷汗。

    还好,这位布鲁斯亲王还算明智,没有去提亲,如果真的去提亲了的话,那就真的是作死了。

    自己那个蔡银玲师弟可不是一般的人物,至少现在,在她的生活里,除了飞剑还是飞剑,谁要是想要挡她的路,恐怕直接就一剑飞了过来。

    至于能不能射中那就是另外的情况了。

    而那个布鲁斯亲王是否想要拜蔡银玲为师,孟挺是不管的,别说蔡银玲尚未出师,就算是出师了,恐怕在短时间内也不会收徒。

    最关键的问题还在于这个布鲁斯亲王就是个异界人类,且不提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类的问题,就光是给其解释什么叫剑修,剑修的入门等等情况,就足以让人头大了。

    若是选择这样的徒弟,倒不如回华夏随便抓一个人来,指不定都要比这布鲁斯亲王在这方面的领悟强上百倍。

    想到这里,孟挺不由得轻叹一声,不知道师尊去哪里了,自己倒是有些想家了。

    也不知道青木山谷能够守多久。

    孟挺看着如同潮水一样的恶魔再度退下去,微微松了一口气,终于又挺过一关了。

    但没过多久,恶魔再度攻了上来。

    也不知道哪里来这么多恶魔,光是这段时间在青木山谷谷口处被*掉的恶魔就接近三万之数了,但青木山谷外面的恶魔依然是密密麻麻。

    “五雷符!”

    这次攻过来的恶魔数量极多,在狭长的谷口堆积如山,拼命朝着城墙冲来,就连天上也是密密麻麻上千头翼魔扑来。

    难道这些恶魔今天拼命了?

    孟挺随即将这个念头丢到了脑海之后,掏出一大把符箓向天一扬,疾喝一声。

    随即一团团火光便将符箓包裹燃烧,片刻之间,天上就雷声滚滚,一道道闪电无中生有从高空落了下来。

    这一招,孟挺之前就用过不少次了,因而那些翼魔一听到雷声,哪里还敢怠慢,转身就逃。

    但它们却不知道,这雷电速度是极快的,一旦落下,除非是施展高等传送术,否则的话,就算是速度再快,也很难逃脱。

    转眼之间,数十道雷电就迅速蔓延而下,形成了一张密集的电网,将一部分翼魔给笼罩了进去。

    随后轰轰轰,连续数十声炸响传来,被电网笼罩住的翼魔尽数皮开肉绽,好似被猎枪子弹击中的小鸟,一头就朝着地面栽落下来。R1152( )

第三百九十三章 离开密地    “副坛主,那二人进去了,咱们怎么办?!”

    漩涡之外,幸存的七阶强者一脸惭愧地躬身半跪,心惊胆战地看着一脸铁青之色的张志凌,十名七阶强者,加上一尊半神,竟然连一个七阶和一个四阶的修士都没有拦住。

    这样的事情无论怎么看都不算光彩,尤其是贵为半神之尊的张志凌,被唐楚阳和李令远如此戏弄,心底之愤怒,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张志凌面色阴沉无比地盯着巨大的漩涡,目中寒光闪烁不定,沉默许久之后,这才摆手道:

    “无妨!里面那几个神秘人破解了密地的禁制,这几十年一直都是依靠密地禁制来阻拦咱们血阁进入此处,这二人即便冲过了咱们的封锁,进去之后也无法突破禁制!”

    说到这里,张志凌停顿了一下,目中愤恨仿似实质一般穿透巨大漩涡,凶恶的面容绷得紧紧的,咬牙切齿道:

    “你们给我好好盯着这里,一旦那二人无功而返,我必定要让他们后悔活在这时间,若是他们未曾出来,要么就是已经身死魂灭,要么就是和那些神秘人是一伙的,

    若是前者也就罢了,但若是后者的话,即便他们生离此地,我付出些代价找到他们也不算难事,到时候,他们的下场,可不仅仅是死那么简单!”

    张志凌这话可不是无的放矢,送给唐楚阳的那只凤鸣镯里,有他设置的隐秘禁制,即便凤鸣镯不在他的感知范围。只要张志凌愿意使用代价不小的禁术,找到拿着凤鸣镯的唐楚阳还是很容易的。

    血阁这边愤恨无比地围绕着漩涡做出安排时。漩涡之内的密地里,唐浩然等人。团团围坐到一起,一脸认真地听唐楚阳讲述他的遭遇。

    “孙儿到目前为止的经历差不多就是这样了,至于家里,爷爷不用担心,我答应了和古家合作,至少在我出去之前,他们肯定是要护着唐家的,不过等我出去,必然要覆灭高家!”

    花费了大约一个时辰的时间。唐楚阳把他的经历大体向唐老爷子交代了一下,林家的衰落,高家的侵占,古家的欺压等等,唐楚阳说得比较详细。

    进入潮汐山后和凌央泽,陌柏等人结怨,唐楚阳也大略地把事情交代了一下,至于他当上落月城城主的事情,自然是要好好交代一番的。因为他还需要眼前这帮老爷子去帮忙镇场子呢。

    “流云城高家?应该是摩云宗高家的一个分支吧?嘿嘿,咱们才几十年不露面,竟然连高家这种不入流的家族都敢随便欺辱唐家了?穆元明那厮是干什么吃的?竟然看着不管?!”

    说起高家,宇文侯一张猥琐的老脸上满是不屑之色。听到唐家被高家恶意侵占,又是一脸愤愤不平地开始埋怨穆元明,唐浩然闻言却打住了宇文侯的话头。解释道:

    “五哥莫要责怪元明,咱们当初出事的时候。元明还在天威王朝帝都驻守,再说穆家虽是军方势力。比起流云城的高家或许超出甚多,但高家背后毕竟还有一个摩云宗,那不是穆家能够招惹得起的,他能暗中护持唐家这些年,足够了……”

    “我当然知道!”

    宇文侯没好气地点着头,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又是满脸埋怨地看着唐浩然,责怪道:

    “当初我就说了,应该在出门之前把高寻和高邑一家全部干掉,斩草除根,都怪你心慈手软,竟然偷偷放了这两个祸害,如今好了,害得家里一帮孤女寡母被人如此欺辱!”

    “这……”

    唐浩然一脸尴尬之色,他性情宽和仁厚,当初唐家和摩云谷高家虽然因为利益纠葛多次大战,但二十多年前即将覆灭高家时,唐浩然经不住高邑一家哀求,悄悄放走了他们。

    谁知几十年后,高家不记着他的活命之恩也就罢了,竟然还恩将仇报,连唐家一门孤寡都不打算放过,说起来,这祸根也是唐浩然亲手埋下的,他此时自然也有些后悔了。

    李令远等人和唐浩然上百年的交情了,自然清楚自家六弟是个什么性子,见宇文侯说得他一脸尴尬,李令远便叱喝道:

    “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这个时候提那些还有什么用?先别说这些了,咱们还是准备一下,一切等离开这里之后再说!”

    见二哥张口了,原本还是一脸埋怨之色的宇文侯脖子一缩,连连点头道:

    “对对对!二哥说的有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困了几十年时间,可把老子给憋死了,先离开这里再说,等出去了,咱们直接杀上摩云谷去,我看高家那两兄弟敢不敢放个屁出来!”

    “你这厮……”

    李令远抬手点着宇文侯,见这厮一张老脸笑得如同盛开的菊花一样,无奈地摇了摇头,最终却将目光转向唐楚阳,温和道:

    “楚阳,你怎么说?”

    李令远这一问,厅中众人齐齐把目光转向唐楚阳,方才听了唐楚阳一番讲述,若不是有李令远在旁作证,他们甚至都怀疑这小家伙是不是编造传奇故事。

    单人独骑猎杀六阶凶兽,和万鬼窟的鬼王称兄道弟,史无前例的在半年之内当上潮汐山十八座主城的城主,数万张将符,乃至于连他们这些人也极为重视的王符等等等等。

    这其中哪怕是单独的拿出一件事情来,都足以让一名七阶强者自傲了,但这一串两人不可思议的奇迹,竟然都是眼前这个修为只有四阶的小家伙创造出来的。

    这种事情,怎么听都觉得其中透露着满满的梦幻意味,别说是唐楚阳这个小小的四阶修士了,在唐浩然等人看来,即便是他们几个老家伙联手,都不见得能把这些事情给做全了。

    也因为这一件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让唐浩然等人一次次地拔高了唐楚阳在他们心里的地位,如今,包括李令远在内,在话语权方面,基本上已经把唐楚阳当做同等地位的强者来看待了。

    不说别的,单单是从李令远口中得知,他们二人为了冲进来竟然砸进去足足三十枚王符,两百多枚超品将符这件事情,就让在场的所有人倒抽冷气了。

    在场所有人绑到一起卖出去,也不值两百多张超品将符,更何况还有足足三十枚价值更高的王符!

    “我觉得李二爷爷说的对,这地方的禁制有些奇怪,竟然无时无刻都在抽取修士本身的真元和元神精华,我只是带了一个多时辰而已,本身真元竟然被抽掉快一成了,还是先出去为好……”

    被一帮最年轻都几十岁的老人家以征询的目光盯着,唐楚阳心里涌去满满的成就感的同时,也多少有些亚历山大的感觉。

    在场这些人的年龄加起来,都抵得上十几个唐楚阳了,他可不觉得自己的经验阅历,能和这帮老人精们相媲美。

    李令远闻言点点头,随后转头冲唐浩然等人道:

    “既如此,咱们还是赶快离开吧,你们几个体内的真元怕是已经近乎枯竭了,早些出去,你们也能早些恢复,接下来可还有许多事情等着咱们去做呢!”

    “那就先离家这里吧……”

    唐浩然也跟着点头站了起来,满目慈爱地看了看唐楚阳,笑眯眯地道:

    “接下来,我们这帮老头子可要靠你来护持了,乖孙,你可有信心保我等平安?”

    “这是毫无疑问的!”

    唐楚阳想都没想便点头应承,别说他已经知道离开这里只要拥有足够多的将符就不会有什么意外,即便是做不到,这时候他也得痛痛快快地先答应了再说。

    “好!这小子年纪虽幼,这气魄却已经有老六当年的几分架势,很合老子的胃口啊!”

    宇文侯也跟着一脸赞赏地点了点头,走过去满意地拍了拍唐楚阳并不厚实的肩膀,啧啧嘴,面上带着些遗憾道:

    “就是可惜这身子骨啊,竟然和我一样,看着有些文弱了……”

    宇文侯虽然一脸遗憾,但说话的语气,怎么听这么透着一股子得意劲,李令远,唐浩然等人闻言齐齐摇头,自然知道这老家伙这是在向所有人说,你们看,这小子身板像我啊!

    既然决定离开了,众人也就不再耽搁时间,这处密地他们已经足足呆了几十年,早就腻味的不能再腻味了,密地里的好东西也早已被唐浩然等人搜刮干净,此时离开,可谓毫无留恋。

    不过在离开之前,宇文侯又跑到控制漩涡的禁制那里捣鼓了一番,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一脸的坏笑,冲几人解释道:

    “反正咱们都要离开了,禁制上的能量也不用再节省着用,我加了几个禁制进去,算是为血阁那帮王八蛋留上一份厚礼!”

    “你啊……”

    李令远等人齐齐没好气地看了宇文侯一眼,对他的作为却是一脸认同之色,他们被血阁困在此地几十年,备上一份‘厚礼’回馈一下,也只是稍解心中愤恨而已。

    等将来众人足够强大时,这几十年的被困之仇,唐浩然等人是肯定要和血阁清算的,当然,这得等他们先离开了这里再说。(未完待续。。)

    ps:(ps:又是新的一周!求票求票!求点击!求收藏!小猪拜求各种支持……)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