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副坛主,那二人进去了,咱们怎么办?!”

    漩涡之外,幸存的七阶强者一脸惭愧地躬身半跪,心惊胆战地看着一脸铁青之色的张志凌,十名七阶强者,加上一尊半神,竟然连一个七阶和一个四阶的修士都没有拦住。

    这样的事情无论怎么看都不算光彩,尤其是贵为半神之尊的张志凌,被唐楚阳和李令远如此戏弄,心底之愤怒,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张志凌面色阴沉无比地盯着巨大的漩涡,目中寒光闪烁不定,沉默许久之后,这才摆手道:

    “无妨!里面那几个神秘人破解了密地的禁制,这几十年一直都是依靠密地禁制来阻拦咱们血阁进入此处,这二人即便冲过了咱们的封锁,进去之后也无法突破禁制!”

    说到这里,张志凌停顿了一下,目中愤恨仿似实质一般穿透巨大漩涡,凶恶的面容绷得紧紧的,咬牙切齿道:

    “你们给我好好盯着这里,一旦那二人无功而返,我必定要让他们后悔活在这时间,若是他们未曾出来,要么就是已经身死魂灭,要么就是和那些神秘人是一伙的,

    若是前者也就罢了,但若是后者的话,即便他们生离此地,我付出些代价找到他们也不算难事,到时候,他们的下场,可不仅仅是死那么简单!”

    张志凌这话可不是无的放矢,送给唐楚阳的那只凤鸣镯里,有他设置的隐秘禁制,即便凤鸣镯不在他的感知范围。只要张志凌愿意使用代价不小的禁术,找到拿着凤鸣镯的唐楚阳还是很容易的。

    血阁这边愤恨无比地围绕着漩涡做出安排时。漩涡之内的密地里,唐浩然等人。团团围坐到一起,一脸认真地听唐楚阳讲述他的遭遇。

    “孙儿到目前为止的经历差不多就是这样了,至于家里,爷爷不用担心,我答应了和古家合作,至少在我出去之前,他们肯定是要护着唐家的,不过等我出去,必然要覆灭高家!”

    花费了大约一个时辰的时间。唐楚阳把他的经历大体向唐老爷子交代了一下,林家的衰落,高家的侵占,古家的欺压等等,唐楚阳说得比较详细。

    进入潮汐山后和凌央泽,陌柏等人结怨,唐楚阳也大略地把事情交代了一下,至于他当上落月城城主的事情,自然是要好好交代一番的。因为他还需要眼前这帮老爷子去帮忙镇场子呢。

    “流云城高家?应该是摩云宗高家的一个分支吧?嘿嘿,咱们才几十年不露面,竟然连高家这种不入流的家族都敢随便欺辱唐家了?穆元明那厮是干什么吃的?竟然看着不管?!”

    说起高家,宇文侯一张猥琐的老脸上满是不屑之色。听到唐家被高家恶意侵占,又是一脸愤愤不平地开始埋怨穆元明,唐浩然闻言却打住了宇文侯的话头。解释道:

    “五哥莫要责怪元明,咱们当初出事的时候。元明还在天威王朝帝都驻守,再说穆家虽是军方势力。比起流云城的高家或许超出甚多,但高家背后毕竟还有一个摩云宗,那不是穆家能够招惹得起的,他能暗中护持唐家这些年,足够了……”

    “我当然知道!”

    宇文侯没好气地点着头,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又是满脸埋怨地看着唐浩然,责怪道:

    “当初我就说了,应该在出门之前把高寻和高邑一家全部干掉,斩草除根,都怪你心慈手软,竟然偷偷放了这两个祸害,如今好了,害得家里一帮孤女寡母被人如此欺辱!”

    “这……”

    唐浩然一脸尴尬之色,他性情宽和仁厚,当初唐家和摩云谷高家虽然因为利益纠葛多次大战,但二十多年前即将覆灭高家时,唐浩然经不住高邑一家哀求,悄悄放走了他们。

    谁知几十年后,高家不记着他的活命之恩也就罢了,竟然还恩将仇报,连唐家一门孤寡都不打算放过,说起来,这祸根也是唐浩然亲手埋下的,他此时自然也有些后悔了。

    李令远等人和唐浩然上百年的交情了,自然清楚自家六弟是个什么性子,见宇文侯说得他一脸尴尬,李令远便叱喝道:

    “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这个时候提那些还有什么用?先别说这些了,咱们还是准备一下,一切等离开这里之后再说!”

    见二哥张口了,原本还是一脸埋怨之色的宇文侯脖子一缩,连连点头道:

    “对对对!二哥说的有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困了几十年时间,可把老子给憋死了,先离开这里再说,等出去了,咱们直接杀上摩云谷去,我看高家那两兄弟敢不敢放个屁出来!”

    “你这厮……”

    李令远抬手点着宇文侯,见这厮一张老脸笑得如同盛开的菊花一样,无奈地摇了摇头,最终却将目光转向唐楚阳,温和道:

    “楚阳,你怎么说?”

    李令远这一问,厅中众人齐齐把目光转向唐楚阳,方才听了唐楚阳一番讲述,若不是有李令远在旁作证,他们甚至都怀疑这小家伙是不是编造传奇故事。

    单人独骑猎杀六阶凶兽,和万鬼窟的鬼王称兄道弟,史无前例的在半年之内当上潮汐山十八座主城的城主,数万张将符,乃至于连他们这些人也极为重视的王符等等等等。

    这其中哪怕是单独的拿出一件事情来,都足以让一名七阶强者自傲了,但这一串两人不可思议的奇迹,竟然都是眼前这个修为只有四阶的小家伙创造出来的。

    这种事情,怎么听都觉得其中透露着满满的梦幻意味,别说是唐楚阳这个小小的四阶修士了,在唐浩然等人看来,即便是他们几个老家伙联手,都不见得能把这些事情给做全了。

    也因为这一件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让唐浩然等人一次次地拔高了唐楚阳在他们心里的地位,如今,包括李令远在内,在话语权方面,基本上已经把唐楚阳当做同等地位的强者来看待了。

    不说别的,单单是从李令远口中得知,他们二人为了冲进来竟然砸进去足足三十枚王符,两百多枚超品将符这件事情,就让在场的所有人倒抽冷气了。

    在场所有人绑到一起卖出去,也不值两百多张超品将符,更何况还有足足三十枚价值更高的王符!

    “我觉得李二爷爷说的对,这地方的禁制有些奇怪,竟然无时无刻都在抽取修士本身的真元和元神精华,我只是带了一个多时辰而已,本身真元竟然被抽掉快一成了,还是先出去为好……”

    被一帮最年轻都几十岁的老人家以征询的目光盯着,唐楚阳心里涌去满满的成就感的同时,也多少有些亚历山大的感觉。

    在场这些人的年龄加起来,都抵得上十几个唐楚阳了,他可不觉得自己的经验阅历,能和这帮老人精们相媲美。

    李令远闻言点点头,随后转头冲唐浩然等人道:

    “既如此,咱们还是赶快离开吧,你们几个体内的真元怕是已经近乎枯竭了,早些出去,你们也能早些恢复,接下来可还有许多事情等着咱们去做呢!”

    “那就先离家这里吧……”

    唐浩然也跟着点头站了起来,满目慈爱地看了看唐楚阳,笑眯眯地道:

    “接下来,我们这帮老头子可要靠你来护持了,乖孙,你可有信心保我等平安?”

    “这是毫无疑问的!”

    唐楚阳想都没想便点头应承,别说他已经知道离开这里只要拥有足够多的将符就不会有什么意外,即便是做不到,这时候他也得痛痛快快地先答应了再说。

    “好!这小子年纪虽幼,这气魄却已经有老六当年的几分架势,很合老子的胃口啊!”

    宇文侯也跟着一脸赞赏地点了点头,走过去满意地拍了拍唐楚阳并不厚实的肩膀,啧啧嘴,面上带着些遗憾道:

    “就是可惜这身子骨啊,竟然和我一样,看着有些文弱了……”

    宇文侯虽然一脸遗憾,但说话的语气,怎么听这么透着一股子得意劲,李令远,唐浩然等人闻言齐齐摇头,自然知道这老家伙这是在向所有人说,你们看,这小子身板像我啊!

    既然决定离开了,众人也就不再耽搁时间,这处密地他们已经足足呆了几十年,早就腻味的不能再腻味了,密地里的好东西也早已被唐浩然等人搜刮干净,此时离开,可谓毫无留恋。

    不过在离开之前,宇文侯又跑到控制漩涡的禁制那里捣鼓了一番,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一脸的坏笑,冲几人解释道:

    “反正咱们都要离开了,禁制上的能量也不用再节省着用,我加了几个禁制进去,算是为血阁那帮王八蛋留上一份厚礼!”

    “你啊……”

    李令远等人齐齐没好气地看了宇文侯一眼,对他的作为却是一脸认同之色,他们被血阁困在此地几十年,备上一份‘厚礼’回馈一下,也只是稍解心中愤恨而已。

    等将来众人足够强大时,这几十年的被困之仇,唐浩然等人是肯定要和血阁清算的,当然,这得等他们先离开了这里再说。(未完待续。。)

    ps:(ps:又是新的一周!求票求票!求点击!求收藏!小猪拜求各种支持……)

    …

    …

第476-480章 回到主位面(求正版订阅)    ps:感谢不泽之颠的打赏。求正版订阅,谢谢。

    当然,在发现这点之后,奥秘妮萨转身就想要逃走,但为时已晚,贾可道好不容易才将对方勾引到自己身边,哪里肯放她逃走,右手就直接抓在了其颈子上,随后一抖,便将奥秘妮萨体外浮现出来的白色微光尽数震散,并且掏出一道符箓就贴在了对方额头上,使其昏迷了过去。

    就在这时,贾可道莫名感觉有道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这道目光极度邪恶,混乱,里面充满了无法抑制的血腥和暴虐。

    贾可道此时哪里敢停留,提着奥秘妮萨就朝着远处逃遁而去。

    很显然,自己在这里的所作所为已经被深渊里的某位存在给盯上了。

    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贾可道可不像之前那样自大了。

    在逃出数百里之后,贾可道一头就钻入一座火山之中,随后进了道德经,消失在岩浆之中。

    那道目光追踪到火山之后,就失去了贾可道的踪迹,不由得生出一股怒气来,随即天空之上一支长满了黑毛的巨手就拍了下来,落在火山上。

    原本在这片深渊大地上耸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火山,就这么一下,便轰然倒塌,暗红色的岩浆顿时出去,在方圆数十里内形成了一片不断掉落下来的岩浆雨。

    在这一击之后,那只黑毛巨手消失在空气中,而那道目光也随即消失不见。

    回到制器阁,贾可道第一时间便将这头魅惑领主的记忆提取了出来。

    相对于奥米斯莫的记忆来说,这头魅惑领主的记忆要有条理得多,当然,里面大部分都是如何勾引其它恶魔,吸取其它恶魔精气等等之类让人见了面红耳赤的记忆。

    但即便是如此,贾可道也从这头魅惑领主的记忆里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奥米斯莫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恶魔贵族,阴谋背叛乃至于挖空心思去吞并其它恶魔贵族的地盘等等,这在深渊位面里是常态。

    但这头奥秘妮萨与之就不同了。

    其最初乃是一头魅魔,被上级恶魔贵族赏赐给一位恶魔男爵,在一次意外之中将恶魔男爵干掉,继承了爵位好之后,奥秘妮萨就成为了第三十七层面里的交际花。

    利用自己的美貌和交好大多数的恶魔贵族,这才一步步爬上了恶魔伯爵的高位。

    像这样的恶魔贵族,光是从见识以及消息来源上来说,就要比那头奥米斯莫强太多了。

    在奥秘妮萨的记忆里,贾可道发现奥秘妮萨城堡里竟然有一个位面传送阵,只要输入相关坐标,那么就能够将自己传送到相关的位面去。

    至于这个位面传送阵是怎么来的,奥秘妮萨也不知道,毕竟这个城堡原本就是她利用手段干掉前任恶魔伯爵之后夺取下来的。

    贾可道此时心头不由得一阵激动,念诵了好一阵子太上清静经之后方才将心境平息下来。

    终于能够返回主物质位面了。

    贾可道想了想,在奥秘妮萨的额头上又多加了一道符箓。

    像这样的恶魔贵族怎么严加防范都不为过,如果让这头恶魔伯爵在自己的制器阁里翻天的话,那损失就有些大了。

    给火阳平吩咐几声让其注意之后,贾可道就开始试探着将一个炼制好的傀儡人丢出了道德经。

    这种傀儡人,贾可道之前就用过,用来试探那位沙漠伪神,现在一样管用,何况贾可道还在这傀儡人身上贴了一道幻象符,若是对自己有敌意的存在,第一眼看到这个傀儡人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将这傀儡人当成贾可道。

    当然,时间一久,这种感觉就会消失。

    但即便是如此,也足够用来试探外面的情况了。

    将傀儡人放出道德经,隔了十多分钟之后,贾可道将傀儡人收了回来,傀儡人并没有受到任何攻击。

    但即便是如此,贾可道也没有大意,等了数日之后,方才离开道德经。

    离开道德经之后,贾可道就发现自己被埋在地下了。

    那座火山倒塌下来,岩浆被尽数挤了出去,就剩下大量的碎石。

    这对于贾可道来说,倒不算什么难事。

    道德经青光扫出,将大量碎石径直吞入道德经中,便在碎石堆里开出了一条道路来。

    离开了碎石堆,贾可道就径直朝着奥秘妮萨的城堡赶了过去。

    当然,此时的贾可道已经恢复了人形,仅仅只是体外吸附一些邪恶混乱之力用来掩盖自己。

    在这深渊里,贾可道还没有办法隐去自己的身形,这需要对深渊位面有着较高的理解才行。

    没多久,贾可道就悄然来到了粉红城堡之外。

    让贾可道惊异的是,此时的粉红城堡已经变成了一个混乱无比的战场。

    大群的恶魔在城堡内大打出手,它们都是奥秘妮萨的手下,但在数日前,传来奥秘妮萨战败失踪的消息传来之后,城堡内的恶魔首领们顿时就生出了不该有的想法。

    恶魔伯爵!

    顿时城堡内频频出现战斗,几位实力强大的恶魔首领各自率领着自己的手下朝着其它恶魔首领发动攻击。

    它们想要在其它恶魔贵族染指这座城堡之前将所有对手干掉。

    但对于任何一位恶魔首领来说,这都是一个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的任务。

    而城堡内不断的战斗,倒是给贾可道的潜入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不过等到贾可道潜入主塔大厅的时候,就有点为难了。

    此时的主塔大厅内,两派恶魔正在自己首领的率领下处于对峙之中。

    一方恶魔首领是一头四臂蛇魔,另一方则是比较少见的双首深渊犬,而这两位恶魔首领身后则是鱼龙混杂,有翼魔,剑魔,狂魔等等,甚至于还有魅魔。

    很显然,这两方都想要占据这座主塔,搜刮恶魔伯爵奥秘妮萨的宝藏,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可问题是这两边的恶魔正巧将通往地下密室的通道门给挡住了,此时双方如同地球上的小混混谈判一样,相互用污秽难听的脏话攻击着对方,但却没有一头恶魔愿意先动手。

    它们知道,如果双方在这里厮杀一番的话,无疑就便宜了外面的那些恶魔首领。

    贾可道皱了皱眉头,虽说他现在不太愿意暴露自己的身形,但现在也是没有办法了,在这城堡里,阳神虽说可以隐去身形,但却不能够直接穿过墙壁地面。

    在深渊位面里,任何一座城堡在修建之处,其地基就是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因而在城堡修建好之后,任何恶魔都不能够在城堡内使用高等传送术等等类法术,很显然,贾可道也被限制了。

    算了,干掉它们吧。

    贾可道想了想,就将万鸦壶祭了出去。

    毫无疑问,在这样的封闭环境之中,壶口里喷出的火鸦直接就将这里变成了一片火海,那些恶魔连怎么回事都没有搞清楚就被火海直接吞噬,前后不到数息功夫,这些恶魔就被烧成了焦炭,就连地面的石板也被烧成了岩浆。

    用这万鸦壶可要比照天印动静小多了。

    待到贾可道下到密室,就发现了这里密室与自己城堡里的密室不同。

    且不提面积要宽大数倍,在密室的中心处,有着一个两米多高的石头平台,在平台四周刻满了各种魔纹,平台的四个角上各自竖立着一个尖锥状的装饰,在其尖顶处镶嵌着一个魔核。

    贾可道走近看了看,的确是魔核,并且至少是恶魔男爵以上的魔核。

    贾可道早已将奥秘妮萨记忆里的相关部分仔细查看了数番,自然明白这传送阵的用法。

    这传送阵启动需要一百头小怯魔以上恶魔的鲜血,并且需要男爵以上魔核作为传送能量。

    传送阵上原本就有魔核,而地下的凹槽里也是灌满了血水,这是奥秘妮萨所准备的退路,一旦有危险降临,奥秘妮萨就能够立马启动这个传送阵,将自己送到另外一个位面去,借以逃脱危险。

    但奥秘妮萨的这条退路压根就没用上,就被贾可道给抓住,使得这条退路成为了贾可道回去的捷径。

    上面传来了恶魔的吼叫声,很显然,主塔里的动静已经将外面的恶魔首领引了过来。

    而此时贾可道也能够感受到之前那道目光似乎在搜寻着自己。

    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贾可道站到了传送阵上,随后按照奥秘妮萨记忆里的方法激活了位于传送阵四周的恶魔男爵魔核。

    实际上,这个传送阵的操作很简单,那四枚恶魔男爵的魔核刚刚被激活,传送阵就被一片五彩光华笼罩,下一刻,贾可道的身形就消失在传送阵上,而那四枚恶魔男爵魔核中蕴含的力量也随即被消耗干净,成为了一堆堆灰烬。

    直到这时,一道目光似乎穿透了城堡的主塔,盯到了这里,一股带着无以伦比邪恶,残暴的气息降临了下来。

    那些正在争夺城堡的恶魔首领,乃至于它们的跟班小弟在这一瞬间停止了战斗,它们纷纷跪在了地上,不管是头颅还是四肢就紧紧贴在了地上,它们能够感觉这股气息里蕴含的杀意和愤怒。

    并且来自于血脉深处的恐惧让它们压根就不敢动弹半分。

    那道目光在城堡主塔内巡视一圈之后,并没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随即那股怒火就再也无法按耐下去,一声似乎从恶魔血脉深处传出的怒吼声传来,这座城堡内的恶魔,不管是剑魔,还是狂魔,或者力魔甚至于六臂蛇魔等等恶魔都在这一声怒吼之中倒了下去,原本炽热的身体迅速变得冰凉。

    转眼之间,整座城堡就从之前的喧闹变得寂静无比。

    “可恶!”

    贾可道仅仅感受到这一声愤怒,就感觉眼前的一切变化了,自己回到了星界虚空之中,一道红色的流光包裹着自己,以极快的速度向前穿梭着,眼前不断有一个个位面经过。

    前后不到数息时间,贾可道就看到了那个巨大无比的球体。

    是主物质位面!

    尚未等贾可道生出喜悦,那道红色流光就带着自己一头钻了进去。

    终于回来了。

    此时的贾可道正悬浮在一条被白雪覆盖的山脉之上,呼吸着四周的灵气,贾可道的心情从没有这么好过。

    虽说较之星界虚空里的灵气来说,这主物质位面的灵气显得要稀薄不少,但却要温顺得多,只需要自己轻轻一吸,就能够将方圆数里之内的灵气尽数吸收干净。

    这种感觉在星界虚空里完全感受不到的。

    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贾可道现在已经踏入炼气化神中层,并且对于这个世界的大道有了一丝了解,因而在主物质位面这样优越的环境里,贾可道甚至于不用变化巴蛇肉身,都能够轻易控制四周的灵气乃至于环境了。

    这与刚刚踏入炼气化神下层时,却是完全不同的变化了。

    在高空之上略微呆愣了一会,贾可道笑了起来,自己应该尽早回去才是。

    想到这里,贾可道捏指一算,便确定了自己的方位,随后朝着立米迪王国的方向飞了过去。

    还好,贾可道返回主物质位面后的着陆点距离立米迪王国并不算远,这里正是特姆公国的国境之内。

    在返回的过程中,贾可道还丢出五金葫芦吸收了下面的不多,但那特姆公国以后恐怕就要哭了,毕竟这五金之气被吸收了一些之后,那些矿藏里蕴含的金属就会减少一些,从而使得价值降低。

    贾可道此时是阳神出行,飞行速度极快,恐怕就算是这个主物质位面里的巨龙也赶不上贾克东的速度。

    渐渐的,贾可道进入了立米迪王国的国境,并很快就看到立米迪王国的王城。

    此时的立米迪王城似乎并没有恢复往日的繁荣,就连城池之外遗留的亡灵骸骨都没有人收捡,整座王城已经变得好似鬼蜮一般。

    贾可道也没有在这里停留,而是调整了一下方向,朝着青木山谷飞去。

    但很快,贾可道就发现了一群恶魔在平原上游荡,这些入侵立米迪王国的恶魔似乎并没有被击退,反倒是变得更猖狂了。

    在接下来的旅途里,贾可道看到的恶魔数量越来越多,甚至于在经过一座恶魔大营的时候,有几头巨翼魔在发现贾可道后,追了上来。

    当然,这几头企图追上来的巨翼魔尚未加速,刚刚冲上高空,就看不到贾可道的身影了。

    嗯?

    前面正爆发着一场小规模的战斗,数以百计的小怯魔在十多头狂魔的带领下正在追杀数名人类。

    贾可道眼睛一亮,那几个人类却是自己炼制出来的火焰道兵。

    很显然,火焰道兵较之金刚护甲力士就差远了,远远的射箭还行,若是被一群恶魔围上的话,其下场并不会比那些普通士兵更好。

    见到自己人被追杀,贾可道自然是不会不管的,照天印一丢,落下,轰然一声巨响,就将上百头拥挤在一起的小怯魔砸成了肉酱。

    这一击,顿时就将那些恶魔吓得屁滚尿流,一个个转身就逃。

    贾可道并没有追杀这些恶魔,这完全没有多少意义。

    待到贾可道落在那几个死里逃生的火焰道兵面前时,这几个火焰道兵就变得激动了起来:“是大主祭阁下!”

    随即这几个火焰道兵便跪在了贾可道面前。

    很快,从这几个火焰道兵口中,贾可道便知道了自己离开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特伦斯伯爵在王城与大公主举行了盛大婚礼之后,如愿以偿成为了立米迪国王的乘龙快婿,并且在贵族长老院正式注册,从这时开始特伦斯这个侯爵方才名正言顺。

    而其领地则是希望小镇为中心,面积大约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放在华夏人口比较密集的地区,已经是五十到一百个县的土地范围了。

    嗯,这里需要说明一点的就是,这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在立米迪王国里的确达到了侯爵领的标准,但这仅仅只是最低标准,要知道,在立米迪王国里任何一位侯爵的领地都不会低于十五万平方公里。

    并且那些候国的面积至少在三十万平方公里以上。

    当然,那些候国毕竟是国家,与这些侯爵倒是有些差别。

    不管怎么说,从这里也能够看出来,立米迪王国在解围之后,多少有些不太愿意让这位新晋侯爵的地盘扩张太快。

    虽说这仅仅只是给特伦斯画的一个大饼,真正想要将这块地盘拿下来的话,还需要特伦斯自己出兵从恶魔手里拿下来。

    毕竟这个时候,恶魔的数量越来越多了,立米迪王国境内的城池已经沦陷十七个了,最要命的就是,这十七个城池里至少有两个在特伦斯的大饼上,在特伦斯的大饼旁边也有数个城池沦陷。

    偏偏由于立米迪王室担心恶魔入侵或者是有意为之,特伦斯伯爵在王城驻扎了三个月时间,然后王城就受到了恶魔围攻。

    一场血战之后,特伦斯伯爵带着金刚护甲力士,火焰道兵与立米迪王室乃至于一干贵族还有两大教会一并合力冲出了王城。

    不过在冲出王城之后,两大教会就分道扬镳,各自朝着自己的教会总部离去,而立米迪王室与一干贵族则是赖上了特伦斯侯爵。

    这倒是合了特伦斯的心思,有了这立米迪王室在手里,这就有了正统大义。

    不过在回到希望小镇之后,麻烦也跟着降临了。

    数支恶魔大军再度杀了过来,并且由于恶魔不断攻陷人类城池,使得恶魔不断进化,因而这一次杀过来的恶魔大军较之以前就有了质的提升。

    以往尽数都是小怯魔的景象不见了,每支恶魔大军的数量超过了一万之数,但里面的小怯魔最多也就只占到了一半,剩下的恶魔至少也是焚烧者,链魔,剑魔等等之类的中级恶魔,其中不乏有四臂蛇魔,精英链魔等等之类的高级恶魔,而率军的恶魔督军也比以前强大了一些。

    面对恶魔大军的进犯,特伦斯自然不可能放弃抵抗,随即特伦斯侯爵领的军队便与这些进犯的恶魔大军拉开了一场血腥的战争序幕。

    要说最初之时,特伦斯对上恶魔大军还是占据一些优势的,其麾下数以百计的金刚护甲力士作为中坚力量,配以数千火焰道兵,分成数十个小队不断对行进之间的恶魔大军乃至于恶魔占据的村落,小镇等等地方发动偷袭。

    不管是金刚护甲力士还是火焰道兵,里面不少人都在王城时经历过战斗的,虽说那些亡灵较之这些恶魔要弱上很多,但不管怎么说,这些恶魔不会有亡灵那种杀不尽的感觉。

    因而在最初的接战之中,特伦斯与奥迪斯一并带着这些小队分头出动,这种类似于游击战的打法,将第一支来犯的恶魔大军打得连走路都要将注意力集中在两旁的荒野之中,生怕突然几支箭矢射来,将自己的小命给勾走。

    就算是最强悍的战士,在这种情况下都会感到精神疲劳从而情绪烦躁,何况那些恶魔了。

    结果这支恶魔大军一路过来,仅仅数百里的路程就将它们给拖垮了。

    那位恶魔督军虽说愤怒无比,但也不得不撤军返回,待到撤军的时候,特伦斯更是带着人加大了偷袭的力度,使得这支恶魔大军在返回出发的城池时,仅仅只剩下了不到五千恶魔。

    虽说那位恶魔督军乃是一头血战魔,个体实力很强大,但在主物质位面里,恶魔的实力原本就被削弱了不少,若是被那些人类围上的话,恐怕就算是一头恶魔伯爵,最终也会成为一具尸体,何况它原本就只是一头普通的血战魔罢了。

    这场胜利极大的鼓舞了那些人类的士气,但同时也鼓舞了那些贵族,他们纷纷提出领军的要求,要求为击败恶魔献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特伦斯自然明白这些贵族的心思,他们打的算盘不可谓不精了。

    借用特伦斯侯爵领的军队给自己打地盘。

    毕竟这些贵族里绝大多数都是所谓的宫廷贵族,并没有自己的地盘,而对于领地的渴望,也是这些宫廷贵族祖祖辈辈追求的目标。

    还好,特伦斯也没有脑子发热,断然拒绝了这些贵族的要求,并表示,如果这些贵族愿意为抗魔事业献一份力的话,那么特伦斯侯爵领可以提供一定的粮食和武器,但招募军队则需要离开特伦斯侯爵领,去其它地方招募。

    很显然,特伦斯的这番话,顿时在那些宫廷贵族里激起了轩然大波。

    那些宫廷贵族纷纷指责特伦斯侯爵独断专行,只顾自己的私利,不愿意为了抗击恶魔献出自己的力量。

    总之,在一瞬间,特伦斯这位之前在他们嘴里不断被称赞的英雄,现在就变成了近乎于恶魔般的存在。

    当然,这些宫廷贵族现在是要权没权,要军队没军队,也就是开开嘴炮罢了,真要是做些什么,却是万万不可能的。

    但,这样的情况,也将特伦斯的精力给拖住了。

    而接下来,接连数支恶魔大军就好似约定好了一般,从三个方向朝着希望小镇乃至于青木山谷扑来。

    很显然,在立米迪王国境内,在自保的基础上还有余力与恶魔抗争的势力,现在就只剩下特伦斯侯爵领这么一个地方了。

    至于其他的大贵族乃至于那些城主,能够将自己的城池守住,就算是很不错了,至于反攻什么的,想都别想了。

    而立米迪王室所提倡让贵族们联合起来反攻恶魔的提议也因为种种原因压根就没法实现。

    面对数支恶魔大军的进犯,特伦斯侯爵不得不放弃了恶魔大军进犯沿途线路上的数百个村庄乃至于小镇,所有的粮食搬走,所有的农夫迁走。

    总之,要让那些恶魔无法得到半点补充,当然,这仅仅只是理想主义罢了。

    那些恶魔可不像人类这样麻烦,由于深渊环境的极度恶劣,在这些恶魔的眼里,这里有太多的食物了。

    沿途遇到的魔兽,野兽乃至于树木的树叶,果实,麦田里的麦子等等之类的东西都是可以拿来下肚的美味。

    很快,一场大战就在希望小镇附近展开,四万多恶魔将希望小镇围了个水泄不通,之后又有一万多恶魔分为两队径直扑向了雄狮城以及青木山谷。

    扑向青木山谷的那些恶魔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要知道,在恶魔大军靠近希望小镇的时候,奥迪斯就骑着绿龙回去了青木山谷,毕竟这青木山谷可要比希望小镇重要多了。

    而青木山谷内驻守的金刚护甲力士以及火焰道兵在绿龙以及奥迪斯的辅助之下,让那些进犯的恶魔知道了什么叫做痛苦。

    这一战,就连孟挺都带着内外门弟子投入到了战斗之中。

    还好,青木山谷的谷口处除了不断加宽的城墙之外,还修建了不少暗堡,里面驻满了火焰道兵,凡是那些恶魔胆敢靠近的话,就会在好似葫芦嘴一样的谷口遭受到大量的火箭攻击,之后又会被那些金刚护甲力士直接击溃。

    至于孟挺这些师兄弟则是不断将师尊赐给的灵器乃至于各种符箓打出,专门对付那些实力最为强大的恶魔,在一场快速的战斗之后,恶魔崩溃了,逃走了。

    青木山谷是守住了,不过希望小镇却是陷入到一场持久的血战之中。

    而贾可道救下来的这几名火焰道兵便是之前希望小镇派出来偷袭恶魔大军的小队,只不过在这段时间里,被恶魔不断追杀,小队里最强大的五名金刚护甲力士已经战死,就连原本有着三十人配置的火焰道兵,现在也就剩下这么几个了。

    贾可道听得希望小镇被围,心头倒是松活了一些,虽说被围了,但至少没有沦陷,这倒是一个好消息。

    不过随即,贾可道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按照这些火焰道兵的述说,这主物质位面里的时间最多也就是过了十个月,而自己在星界虚空以及其它几个位面里消耗的时间恐怕就不下十年时间了。

    这完全对不上,贾可道沉思了起来,而那几个火焰道兵此时也不敢打扰贾可道,静静的站了起来,各自选了一个地方,警惕的查看着四周情况,以免被恶魔给包围了都不知道。

    可以看出,这些火焰道兵已经不是那些初上战场的菜鸟了,与恶魔之间的战斗,已经让他们成长为一个个优秀的战士。

    良久之后,贾可道的眉头松开了。

    原来如此,很显然,星界虚空里的时间流速与主物质位面并不一样。

    这一点,贾可道在初入星界虚空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一点,只不过没有确切的对照罢了。

    而现在,贾可道可以确定,星界虚空里的时间流速并不固定,会随着某种变化而变化。

    贾可道感觉自己隐隐抓到了什么东西,但并不明确,想了一会之后,暂时将其放弃了。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先将希望小镇的围给解了。

    可以想象,在经过数月的围困之后,恐怕希望小镇现在的情况并不会太妙。

    青木山谷,谷口,孟挺正站在城墙上朝着谷口之外看去。

    无数的恶魔密密麻麻拥挤在一起,朝着谷口扑来,位于城墙前方百米之内的暗堡里不断朝着那些恶魔射出火箭,这个时候,压根就不用瞄准,只要张弓引箭,然后射出去,就能够射中一头恶魔,至于能否将这头恶魔直接射杀,就要看运气了,毕竟这些恶魔的恢复能力是超过人类很多的,一些对于人类来说的致命伤,对于这些恶魔来说,也就是小伤罢了。

    但不管怎么说,随着一的火箭射出,那些恶魔就会一片片的倒下。

    青木山谷绝不能失守了。

    孟挺心头暗暗对自己说道。

    在之前的几个月时间里,最先失守的就是雄狮城,那些恶魔将希望小镇围困之后,分出两支恶魔军队分别攻击雄狮城,青木山谷失败之后,就调集重兵想要将雄狮城先拿下来。

    值得庆幸的是,就在恶魔大军尚未抵达希望小镇之前,特伦斯侯爵就将雄狮城里大部分老弱妇孺迁入了青木山谷,留在雄狮城里的也就只有一千多火焰道兵以及五十名金刚护甲力士,而剩下的三千年轻火焰道兵则被充入了希望小镇之中。

    而留守雄狮城的那些火焰道兵以及金刚护甲力士让攻城的恶魔吃到了一个大亏。

    在雄狮城沦陷的时候,攻城的恶魔前前后后至少挂掉了一万多,在最后关头如果不是那位恶魔督军亲自出手的话,恐怕恶魔大军压根就没法将雄狮城给攻打下来。

    也正是如此,在经历了雄狮城的惨胜之后,恶魔大军的几位督军就拿定了主意,绝不能将自己的手下在这里消耗太多了。

    毕竟对于这些恶魔督军来说,自己手下的恶魔大军就代表着自己的地位,若是损失太多,又没能得到及时补充的话,这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要知道,恶魔的本质是什么?邪恶混乱!

    其它恶魔督军见到这样的情况后,恐怕也不会介意联手将一个带着残兵败将的恶魔督军干掉,好让自己少一个竞争对手。

    正是如此,希望小镇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才能够在恶魔围困之中硬撑下来。

    要知道,光是那几头恶魔督军就足够让希望小镇喝一壶了。

    一头血战魔,实力十九级,一头雄性六臂蛇魔,实力十八级,一头库巴魔,实力二十级。

    虽说这些恶魔督军在主物质位面里实力受到了削弱,但由于它们不同于人类的强悍肉身乃至于强大的类法术能力,使得只要它们全力攻击的话,这希望小镇压根就支撑不了多久。

    毕竟在高端战力方面,希望小镇着实太弱了点。

    特伦斯乃是金刚护甲力士外加火焰道兵以及连射手,只要有人保护,勉强能够对抗一头恶魔督军了,而就算是加上绿龙,奥迪斯,也没法对抗剩下的两头恶魔督军。

    尤其是那头库巴魔,原本是一头巴布魔,吃了十多个人类之后进化成为了迷踪魔,之后又进化为萨斯魔,最后利用献祭的机会,成为了库巴魔。

    在深渊位面里,库巴魔被其它恶魔称为最卑鄙,最无耻,最烂,最下贱的恶魔。

    实际上库巴魔就是巴布魔的究极强化版本,恶魔中的刺客。

    只要它愿意并且抓住机会的话,它能够轻而易举的将一位传奇法师干掉!

    当然这仅限于在深渊位面之中,而在主物质位面里,虽说实力受到了限制,它抓住机会的话,轻易干掉大剑师这个等级的战职者都是没有问题的。

    还好,这位恶魔督军巴库魔手下的恶魔数量最少,质量也最差,这也使得其没有直接潜入希望小镇实施斩首行动,毕竟如果将希望小镇的高端战力干掉的话,那么获得最大的利益的绝对不会是它。

    如此,它手下的恶魔在围困希望小镇时却是最懒散的。

    至于另外两位恶魔督军也是各自勾心斗角,不愿意出力。

    按照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希望小镇坚守个数年时间都没有问题,毕竟希望小镇的地下挖掘了大量的仓库,里面储备了足够的粮食,在数年之中也不用担心粮食的问题。

    但意外总是在大家意想不到的时候发生。

    在围困了希望小镇数月之后,一支新的恶魔大军到来了。

    这支恶魔大军的恶魔督军乃是一头库仑魔!

    嗯,库仑魔乃是深渊位面里公认的蛮力王,最为狂暴,最没脑子等等一系列的形容词都是用来形容库仑魔了。

    其体型足足有三十多米,实力二十一级,在这四位恶魔督军里算是最强悍的存在了,并且其手下也是最多的,刚刚来到这里就喧宾夺主,隐隐成为了这几支恶魔大军的统领。

    当然,在几位恶魔督军的作战会议上,这位没脑子的恶魔督军第一要求就是立马将这座城池攻占,大家好分肉吃。

    嗯,现在的希望小镇应该叫做希望城了,与以往的希望小镇不同,希望城在大家的努力下已经成为了一座城池,城墙虽说没有雄狮城那样高,那样厚,但依然是一座城池。

    对于库仑魔的提议,其余三位恶魔督军都表示了反对,正如之前几位恶魔督军间的勾心斗角一样,大家都担心攻下希望城之后,这库仑魔得到的利益最大。

    若这位恶魔督军是一头迷诱魔的话,攻城一事就算了,反正大家都得不到好处,就耗着吧。

    但之前就说了,这位新来的恶魔督军乃是一头没脑子的库仑魔。

    什么?你们不答应?

    库仑魔顿时大发雷霆,差点就直接与其它三位恶魔督军干上一架。

    当然库仑魔虽说号称没脑子的肌肉块,但也不是完全没一点脑子,冲上去就与其它三位恶魔督军干架,如果那样的话,恐怕也就没有后面的事情发生了。

    这头库仑魔将其它三位恶魔督军辱骂了一通之后就离开了。

    而接下来,它就直接发动了对希望城的攻击。

    与其余恶魔督军攻城时躲在后释放类法术不同,这库仑魔是一个类法术都不懂的,它能够使用的也就是身边三十米内的邪恶灵光以及对各种法术的强悍抗性,乃至于巨力!

    因而这位恶魔督军在下令攻城之后,就提着一根巨大的狼牙棒冲在了最前面。

    这库仑魔的体型太大了,在守军的眼里极为醒目,因而也给它引来了无数的火箭。

    但让那些火焰道兵以及金刚护甲力士感到吃惊的是,不管何种箭矢,在射到这头库仑魔身上的时候,就会好似撞在了石头上,在发出噗噗的轻响之后,连半个白点都没法留下,箭矢就径直被弹飞出去。

    最后就连特伦斯射出的连珠箭,形成一条线,连续不断撞击在对方的腹部,最后的一箭方才插入对方皮肤,但下一刻,就因为插入太浅,自行脱落了。

    太强了!

    这一幕直接就让那些把守在城墙上的火焰道兵,金刚护甲力士的士气变得有些低落。

    而绿龙此时带着奥迪斯冲上了天空,刚刚朝着库仑魔喷出一口龙息,就被飞来的大群翼魔给围住了。r115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