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爷爷,想要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

    唐楚阳这句话出口,语气繁杂无比,仿似有千言万语都糅合到了这简简单的一句话当中,同时,说出这话的同时,唐楚阳突然感觉周身一轻,似乎有什么长久附加在他身上的意识消失了。

    莫名其妙的,唐楚阳感觉到了冥冥中的一股感激和解脱的意念,这股意念微弱的几乎难以察觉,但却又真实地存在着,唐楚阳心中莫名地灵光一闪,突然明白这股意念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你一直都未曾彻底离开……”

    那股意念显然是唐楚阳的前身遗留在这具躯体里不甘,或者说是遗憾,如今找到了原本该是仙逝的唐家老爷子,那个原本憋屈死的唐楚阳也彻底安息,解脱了。

    那股意念离开唐楚阳身体的瞬间,他竟然感觉自身原本停滞的修为,竟然极为明显地往上蹿升了一大截,一种心神通明,圆润自如的感觉倏然用遍唐楚阳周身各处。

    这一瞬间,唐楚阳的修为竟然直接进入四相境大圆满境界,今后只要稍微筹备一下,就可以迎接五行天劫的考验了!

    “你,你是我的乖孙?!”

    唐浩然怔怔地看着俊美无比的唐楚阳,说出口的话,既是疑问,又是肯定,他不认识唐楚阳,甚至于他离家之时,唐楚阳的大姐唐楚秋都未曾出生。

    但那种源自于血脉的联系,让唐老爷子看到唐楚阳的第一眼,就知道眼前这个俊美少年就是他唐家第三代男丁。他唐浩然的嫡亲子孙!

    “这个东西,或许更能说明问题……”

    唐楚阳探手从储物戒指里。将代表他身份的族牌取了出来,这东西原本是一直带在身上的。但自从唐楚阳身上的衣衫连续被各种意外毁掉数次之后,尽管这块材质奇特的族牌并未损坏。

    唐楚阳依然把他收到了储物戒指里,继承了前身记忆的唐楚阳非常清楚,对于一个家族子弟而言,族牌,甚至比他们自身的性命都还重要许多。

    “不用看族牌,我也可以肯定,你就是我唐浩然的子孙!”

    唐浩然摆摆手,说出来的话掷地有声。一股子让人信服的冲天豪气喷薄而出,竟让心底带着些小忐忑的唐楚阳都被感染,俊美的脸上抑制不住地涌起丝丝激动。

    “这,这真的是咱们唐家的第三代男丁?乖孙,快过来让奶奶看看!”

    这温润中透着些许清脆的女音突然自耳边出来,让唐楚阳禁不住嘴角一抽,只听声音的话,唐楚阳觉得声音的主人不会超过三十岁。

    若看人的话,这位容貌绝美中透着温婉的女子。似乎也没有超过三十岁。

    其实唐楚阳散掉守护神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眼前这个类似于客厅模样的空间里所有人的样貌,不算小的客厅里除开李令远和唐楚阳之外,统共就只有五个人而已。四男一女,想看不完都难。

    尽管唐楚阳知道,在修士界不能以样貌来评判年龄。但前世带来的惯性认知,总让他本能地使用前世评判标准。最初看到这个美貌女子时,他还以为是李令远。或者其他哪个爷爷的晚辈。

    如今听这称呼和语气,再看看她就站在唐老爷子的身边,唐楚阳就算再笨也知道,这位美貌温婉的女子,竟然是唐老爷子的小老婆,他唐楚阳的小奶奶!

    “您是二奶奶吧?我听姑姑们说起过您?老太君也经常提起您……”

    身为靠嘴皮子混生活的麻衣神相,瞎话唐楚阳几乎张口就来,被误认为已经被人谋害的唐老爷子和老爷子的平妻,几乎是整个唐家最不愿意提起的伤心事,唐楚阳知道的这些信息,还都是从族谱上看来的。

    唐浩然生平娶妻三人,一正二平,其中唐楚阳的三奶奶据说不是人族,为唐浩然生下一子之后,因为所在族群的激烈反对,最终被逼离开了唐浩然。

    如今陪在老爷子身边的,便只有一正一平两位妻子,正妻自然是家里的那位老太君,而平妻,也就是眼前这位容貌温婉绝丽的宇文怡了。

    可惜,唐楚阳的嘴巴虽甜,但却被宇文怡毫不留情地揭穿了他的瞎话,她稍稍带着些责怪地看了唐楚阳一眼,笑道:

    “呵呵,你这小家伙嘴巴可够甜的,若我没记错的话,我们散播出去的消息可是我和你爷爷双双身亡,以大姐的性情脾气,她怕是不会愿意让人提起这些伤心事的。”

    “呃……”

    唐楚阳一张俊脸瞬间变得的血红,任凭他的脸皮够厚,但自家长辈当着他的面儿揭穿他的谎言,这让他铁打的脸皮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此情此景,直接把一只被怀疑的李令远给带进了现场氛围,他抬手拍了拍唐楚阳的肩膀,大笑道:

    “哈哈!臭小子,你怡奶奶就是个直性子,听不得好听话,你别理他便是,看她怎么撒泼?!”

    “……”

    李令远话一出口,原本充满温情的氛围倏然一滞,除唐楚阳之外的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了李令远,目光里满是惊讶和疑惑,这让李令远相当尴尬,左右看了看,没好气地道: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说错了么?!”

    李令远这话刚说完,一位个头不高,且相当干瘦的猥琐老头突然跳了出来,以之前唐楚阳听到的那股熟悉的虚弱声音嘿笑道:

    “嘿嘿,你倒是蛮了解我妹子的性情,可是,你又是哪个?千万便告诉我你是我二哥,我不是瞎子,也不是傻子,我二哥如今的模样,露出脸来能直接吓死人,他可长不成你这般人模狗样的。”

    李令远闻言,顿时气得鼻歪眼斜,这话说得也太缺德了吧?更让人气氛的是,这厮竟然当着他这个真二哥的面儿,就这么理所当然地编排他的不是。

    但让李令远憋屈的是,他实在找不到什么办法来证明,他就是真真正正的李令远,当下也只能气愤无比地哆嗦着手,指着眼前的猥琐老头大骂道:

    “你!王八蛋!宇文憨妞,你给我记住今天这话,回头咱们再好好算算这笔账!”

    “呃,为什么这厮明明不是二哥,他叫骂起来的时候,竟然让我有种面对二哥的感觉呢?六弟,这什么情况?”

    后面这话,被称作‘宇文憨妞’的猥琐老头是问唐浩然的,而被问到的唐浩然也觉得,此人虽然容貌陌生,元神气息陌生,但生气的架势,却和他的二哥李令远一般无二!

    “乖孙,这到底怎么回事?”

    唐浩然很聪明,直接就把问题扔到的了‘明白人’身上,此人是和自家乖孙一起来的,能解释此人身份的,怕也眼前这个嫡亲乖孙能够说明了。

    “他便是李二爷爷了,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唐楚阳可不想继续让李令远憋屈下去了,经过之前一连串惊险经历之后,他已经感受到了李令远对他的爱护,此时在唐楚阳的心里,李令远的地位甚至要比刚见面的唐老爷子都要高出不少。

    虽然唐楚阳事无巨细地将李令远变身的缘由娓娓道来,唐浩然等人的面色越来越兴奋,齐齐表情激动地望向了李令远。

    而猥琐老头南宫憨妞在兴奋到某个节点时,却突然如同办事儿快到高chao时突然萎了一样,整张脸都苦苦地皱到了一起,如同一截干枯无比的老树皮。

    等到唐楚阳将所有事情陈述完毕,唐浩然等人已经一脸喜意都将李令远围了起来,为重生的二哥高兴的同时,也满是好奇地问一些关于借壳重生的感触和经验。

    唯独一脸猥琐的宇文憨妞不敢上前,反而慢慢地向后倒退,左右张望,似乎是想要找个什么地方躲起来。

    “宇文侯!”

    “哎哎,二哥,我在呢!”

    一声暴喝传来,吓得宇文憨妞陡然挺直了身板,猥琐的老脸上竟然怪异无比地透出一股子冲天的浩然正气,满脸认真地冲着李令远严肃道:

    “二哥,我之前那般怀疑你,皆是为了保护六弟和我家妹子,当初你离开的时候可是特意吩咐过我的,哪怕是我自己死了,也得保证六弟和我家妹子活着,那个,你变化太大,这可不怪我……”

    说到后面,宇文侯的语气越来越弱,他方才梗着脖子和自家二哥在那儿死杠,这时候想想二哥当时咬牙切齿的表情,他都觉得厚背一阵阵的发凉,妈的,最贱啊,那么多废话干嘛?!

    “憨妞,你做得很好!”

    宇文侯准备承受来自二哥的狂风暴雨时,却没想到李令远给予他的回应是和风细雨的认可,不过想想二哥狂暴的性子,宇文侯有些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睛,心虚道:

    “二哥,我真的错了,谁能想到你会有这般奇遇?您要打便打,我宇文老五绝对不还手!”

    “你就是还手,也不是二哥的对手!”唐浩然趁隙补刀。

    “嘿!老六,你这老小子怎么说话呢?枉五哥我拼了性命护持你舒舒服服地活到现在,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儿狼!”飄天文學,

    ps:(ps:第四更,承诺完成,诸位书友们晚安了……)

    …

    (l~1`x*>+`<w>`+<*l~1x)

第471-475章、魅惑领主    ps:感谢烦恼的时候就看书打赏!

    顿时,那些恶魔贵族一个个脸上带出了垂涎之色,鼻子不停的耸动,似乎真的闻见了什么美味。

    而贾可道自己不管怎么闻,所闻到的都是一股子腥臭味,那是大厅内各种血液长期残留之后留下来的味道。

    当然,贾可道表面上并没有任何表情显露出来,直到负责侍候的魅魔扭动着细腰丰臀,将盖子揭开之后,贾可道的眼睛便微微一缩。

    这是?

    是人类!

    在贾可道面前的大盘子里摆放着一具人类的尸体!光从腐烂程度来看,恐怕已经放置了快一周了。

    而其余恶魔贵族面前的盘子里同样摆放着人类尸体,但较之贾可道面前那一整具尸体而言,其余恶魔贵族面前的盘子里也就只是两条手臂或者一条大腿了。

    顿时,那些恶魔贵族就惊叫了起来,这不是被惊吓之后的惊叫,而是一种惊喜到极致的喜悦。

    很显然,对于这些恶魔贵族来说,这的的确确就是无上美味了。

    “果然是美味!”

    见到那些恶魔贵族已经开始迫不及待将盘中的人类尸块抓起塞入口中,那副模样就好似饿死鬼投胎一般,而贾可道也从人类尸体上撕下一块,丢入口中,笑道。

    当然,贾可道人肉是不可能吃的,不过现在的肉身乃是邪恶混乱之力凝聚而成。就算是吃下人肉,贾可道也不会感到半点恶心。

    不过,贾可道更关心的却是这米阔斯子爵是如何搞到这人类尸体的。

    要知道。在这深渊位面之中,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没可能出现人类的,除非是某些法师运气太差,在位面传送的时候传送错了地方,结果传送到了这深渊之中。

    当然,像这样的法师一进入深渊,只要被恶魔发现了踪迹。就会立马成为众多恶魔争先恐后争夺的对象,就算是一位开始领悟规则的传奇法师。来到了这深渊之中,也会因为规则的混乱使得实力大减,从而被众多恶魔围攻至死。

    当然,像这样的法师即便是挂掉了。其尸体也不是寻常恶魔贵族所能够享受到的,多数都被那些恶魔侯爵,公爵享受了。

    很显然,这位米阔斯子爵或许拥有了什么大秘密。

    对于贾可道的询问,米阔斯子爵顿时变得支吾了起来。

    在贾可道再三逼问,显现出一股很不耐烦的神色之后,这米阔斯子爵起身表示自己在主物质位面发展了一个恶魔教派,这些尸体乃是那些恶魔信徒献祭上来的。

    按照恶魔伯爵一贯的个性,贾可道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好处。就逼着那米阔斯子爵带着自己前往密室,联系那个恶魔教派。

    很显然,在米阔斯子爵看来。这是恶魔伯爵大人想要夺取自己辛苦发展起来的恶魔教派,但在贾可道心头却是一阵惊喜。

    只要获得了与主物质位面联系的方法,那么就能够获得主物质位面的坐标,最后回去的可能性就要比之前那样漫无目的的寻找强上太多了。

    当然,贾可道此时也注意到,那米阔斯子爵眼中似乎露出了一丝喜悦。

    有问题!

    当然。这点问题相对于贾可道想要回到主物质位面来说,就不算什么问题了。只要能够接触到主物质位面。

    跟在那米阔斯子爵身后。贾可道就来到了位于主塔之下的地下密室。

    整个地下密室的各种魔纹,凹槽等等都与奥米斯莫城堡里的一模一样,唯独在墙面每一个方向挂了一具人类骨骸。

    这一点倒不用怀疑,毕竟恶魔贵族们多数都不精通炼金术的运用,在深渊位面之中,精通炼金术的就只有那些黑暗奴仆进化而来的黑暗法师,黑暗*师乃至于黑暗领主。

    当然,相对于其它位面的炼金术士来说,深渊位面的黑暗法师系只能用呆板两个字来形容。

    那些炼金术需要努力试验才能够晋级,而黑暗法师系则只需要足够的食物以及时间就能够晋升,并且在晋升之后,它们就自行懂得与炼金相关的知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它们并不能自行学习来获得知识。

    那些黑暗法师的传承都是来自于传说中那位制造出黑暗奴仆的深渊君主,如此一来,这地下密室的雷同就可以理解了。

    米阔斯子爵先向贾可道表达了自己的无礼和歉意之后,便站在了密室中心之处,很快,一队队的小怯魔就颤抖着身体走进了密室。

    这是它们有生以来第一次进入这个密室,但也是最后一次。

    这些小怯魔在进入密室之后,便被这头迷诱魔给控制了。

    对于迷诱魔来说,控制低级恶魔没有丝毫的困难。

    小怯魔们开始用铁叉捅入了自己的心脏,将腥臭的血液放了出来,然后一头头倒下。

    随着那些腥臭血液冲入凹槽之中,迷诱魔开始念诵起一种极为生涩难懂的语言来,这种语言落入耳中,只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无比邪恶,但却无法将其记录下来。

    就连贾可道都无法记录这种语言。

    是黑暗圣言!

    贾可道不由得一喜,这种语言,贾可道在恶魔伯爵的记忆里也见过,但却无法获得其中蕴含的东西,也就是说,让贾可道来念诵这黑暗圣言是不可能的。

    据说这种黑暗圣言蕴含着这个世界的黑暗本质,除了恶魔之外,任何生物若是念诵这黑暗圣言,那么就会被深渊之中邪恶混乱之力腐蚀,不管在什么地方。

    现在。这头恶魔在自己面前念诵黑暗圣言,贾可道自然不会放过机会。

    但过了一会,贾可道心头不由得暗叹一声。放弃了对这黑暗圣言的试探。

    正如之前无法记忆一样,贾可道完全无法测试出这种黑暗圣言是怎么回事。

    看这头恶魔子爵脸上的表情,恐怕就算是它自己,在念诵完黑暗圣言之后,自己都记不住自己念诵了什么。

    这一点,贾可道已经从恶魔伯爵的记忆里知道了。

    随着恶魔子爵不断念诵黑暗圣言,在它的身上升腾起一种邪恶力量。这种邪恶力量与四周的邪恶混乱之力有些相似,但却要单纯一些。里面只有极度的邪恶。

    贾可道感觉自己直视对方似乎都有些心神不定了,眼前浮现出一幅幅幻象,各种尸体堆积起来的画面与赤身*的男人,女人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极具诱惑力的场面。

    好厉害的邪力!贾可道心头一动,随即默念起清静经来,数息之后将这种诱惑驱散。

    到了这时,贾可道也明白了过来,这些恶魔看上去不算很厉害,但它们各自都拥有一些诡异的能力。

    就好似眼前这头迷诱魔,其身上现在散发出来的邪力,恐怕就算是一位心性坚定的主祭多看几眼都很难抵抗这种诱惑,从而从神的光辉之中投身到恶魔信徒的行列之中。

    当然。如果这头迷诱魔胆敢在主物质位面与那些教会对战时玩这一招的话,恐怕要不了几分钟就会被聚火干掉。

    那些教会对付恶魔可不会心驰手软。

    渐渐的,一条若隐若现的黑色光柱在迷诱魔面前出现。一种怪异的血腥味开始在密室内散发出来。

    直到这时,那米阔斯子爵方才停下黑暗圣言的念诵,朝着贾可道谀笑道:“残暴无比的奥米斯莫大人,我已经联系上了恶魔信徒,您可以亲自来看看。”

    贾可道知道,对方若是想要动手的话。恐怕就在自己查看的时候了,不过就算是如此。贾可道也没有拒绝,这米阔斯子爵的话语也没有错,它的确联系上了恶魔信徒,只要自己与那恶魔信徒接触一下,就能够取得主物质位面的坐标了。

    至于如何返回主物质位面,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随着米阔斯子爵将中心的位置让开,贾可道随即便走了过去,伸手就贴在了那道黑色光柱上,随即一个声音就在贾可道心里响起:“伟大的主人啊,请接收您最卑微仆人献上的祭品吧。”

    就在贾可道伸手贴在那黑色光柱之上的时候,那米阔斯子爵随即便暴喝一声:“动手!”一道渎神之语就打在了贾可道身上,同时米阔斯子爵却朝着密室大门蹿了过去,死死卡在了大门处。

    这却是想要将贾可道死死的堵在这里,毕竟在这种密室里,顶级恶魔惯用的高等传送术是没有办法使用的。

    这道渎神之语落在贾可道身上却丝毫没有半点用处。

    这时,挂在墙壁上的四具人类骨骸却朝着贾可道扑了过来。

    “三昧真火!”

    贾可道体外顿时冒出三色火光,那四具人类骨骸刚一靠近就察觉到无限危机,竟然被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被逼回去之后,那四具人类骨骸在一瞬间就变成了四头恶魔。

    其中三头恶魔都是雌性六臂蛇魔,而另外一头恶魔却是人类女人形态,面容绝美,全身上下*,布满了黑色魔纹,后背长着一对黑色翅膀,屁股上长着一根蝎尾,除了那黑色魔纹之外,与魅魔倒是没有丝毫差别。

    “奥秘妮萨!”

    到了这时,贾可道倒是完全明白了这里面的阴谋。

    很显然,那头米阔斯子爵已经投靠了这个奥秘妮萨伯爵。

    不过这个奥秘妮萨伯爵倒是舍得下血本,为了迷惑自己,竟然舍得将数万恶魔拿来送死。

    当然,这一招若是用在恶魔伯爵奥米斯莫身上的话,倒是对了症,虽说恶魔多疑,但在这样的大胜之下,即便是有警惕心也会被减弱,而与主物质位面的联系更能够勾引奥米斯莫的兴趣,使得其警惕心进一步降低。

    “奥米斯莫!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随着那奥秘妮萨的笑声。三头蛇魔随即便使出了剑刃壁障,数十把由类法术形成的剑刃环绕着三头六臂蛇魔就朝着贾可道逼了过去,而那奥秘妮萨的蝎尾则是迅速延长。紧贴地面朝着贾可道的下身刺了过来。

    同时,那头米阔斯子爵站在密室大门处,双手朝着贾可道一指:“许愿术!束缚它!”

    顿时一双由黑色雾气形成的巨手从贾可道脚下伸了出来,一把就将贾可道双腿紧紧抓住了,即便是贾可道拼命蹬了一脚,以其巨力也无法将这黑色巨手挣脱。

    这许愿术乃是迷诱魔这种高级恶魔特有的类法术能力,在各种恶魔之中。也就只有这迷诱魔拥有这种近乎于神迹的类法术能力。

    唯一的问题就是每年时间只能使用一次。

    这也正是为什么迷诱魔的战斗力不强,反倒能够位列高级恶魔之中的原因所在了。

    借助许愿术的威力。施法者能够许下一个愿望。

    听上去,这个类法术能力很强大,但许愿术并不是所有愿望都能够实现的,尤其是一些含糊不清乃至于过高的愿望会让施法者自尝恶果。

    譬如如果有人借助许愿术请求让自己拥有用不尽的黄金。那么许愿术生效之后的结果就很有可能是自己变成一尊黄金人像,的确,在自己变成黄金人像之后,这黄金也就真的用不尽了,你压根就没法用了。

    再譬如,米阔斯子爵许愿让自己成为恶魔君主,而这个愿望或许就会直接将恶魔君主招来,然后米阔斯子爵被恶魔君主一口吞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米阔斯子爵也就成为了恶魔君主的一部分。

    当然,如果一个普通人许愿让自己延寿二十年等等之类的愿望倒是能够比较容易实现。

    而米阔斯子爵作为迷诱魔自然不会容易犯这样的错误。

    它并没有许愿直接干掉奥米斯莫,作为恶魔伯爵。奥米斯莫在深渊位面内拥有一些特权,而不会被即死法术击杀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束缚的话,作为恶魔伯爵就没法避免了,并且在许愿术的所有力量汇聚在这一个要求上的时候,所产生的力量是超乎想象的。

    贾可道一个没提防,就被束缚住了。至少在短时间内是没法挣脱开了。

    而在贾可道被束缚之后,那三头六臂蛇魔的剑刃壁障就将贾可道完全包围。数十把剑刃就朝着贾可道劈砍了下去。

    换成任何一个人,就算是那位恶魔伯爵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就只能硬抗了,并且也不可能保证自己不受伤。

    而奥秘妮萨在尾勾刺向贾可道时不由得微笑了起来,那笑容犹如圣洁的贞女,让人莫名就会生出一种好感,并且心头也会生出一种犹如堕入初恋的感觉,从而彻底放松警惕。

    要说这奥秘妮萨的实力虽说有二十三级,较之血战魔的十九级要高上很多,但在战斗力上却算得上是顶级恶魔里最弱的一个了。

    但她的魅惑之光却能够轻易迷惑大多数的恶魔,就算是恶魔伯爵在这魅惑之光里也会出现短暂的迷失。

    在这样的情况,想要击杀一头恶魔伯爵也就容易多了。

    当然,为了确保自身的安全,那奥秘妮萨并没有近身搏杀,仅仅只是那三头六臂蛇魔紧逼的同时悄然放出尾勾试图偷袭罢了。

    但这尾勾也不容忽视,只要中了这尾勾,不管你是恶魔伯爵还是恶魔侯爵,都会从此被这魅惑领主魅惑控制,生死两难。

    “果然是妖孽啊!”

    贾可道也不由得被这魅惑领主的魅力引得一阵轻叹,但手上却是没有丝毫停顿,那万鸦壶随即便取了出来。

    见到贾可道莫名摸出一个酒壶来,奥秘妮萨一愣,但下一刻就尖叫了起来:“快阻止它!”

    作为恶魔伯爵,奥秘妮萨对于危险的敏锐性却要比其它恶魔强上太多了。

    在尖叫的同时,奥秘妮萨就一头朝着顶上的石壁撞了上去。

    而这时,一团小小的红色小点就从万鸦壶的壶口里喷了出来,顿时。密室内就响起一片乌鸦的叫声。

    下一刻,无数火鸦显现出来将密室变得拥挤不堪。

    在这样狭小空间内,上万头火鸦同时涌现。所造成的杀伤力较之以前提升了数十倍之多。

    就这一瞬间,整件密室就变成了岩浆池,即便是拥有较强的火抗,那三头六臂蛇魔连带那头米阔斯子爵就被火焰烧成了灰烬。

    要说那米阔斯子爵着实有些倒霉了,若是它警惕心高上一点,见到贾可道摸出万鸦壶的同时就逃出大门的话,就算是中招。最多也就是一点烧伤罢了。

    但现在,上万头火鸦的火焰聚集在一起。这头米阔斯子爵连召唤真名力量的机会都没有就肉身连同魔核被烧成了灰烬。

    恶魔的火抗再厉害,也不可能与火元素这种可以在岩浆之中洗澡的元素生物相提并论的。

    倒是那奥秘妮萨一头撞破了密室顶上的石壁,逃了出去。

    但即便是如此,这头魅惑领主的蝎尾也没能逃过化为灰烬的厄运。

    在恶魔伯爵跟着米阔斯子爵去了密室之后。上面的恶魔贵族便开始起争夺贾可道尚未品尝完的人类尸体来。

    要说平时,它们是没有胆量这么做的,但偏偏这时候,人类尸体的诱惑力太强了,因而它们也顾不得恶魔伯爵的残暴了,纷纷争夺起来,并且抢得拳脚相加,还好,这个时候。它们倒是略微保持了一丝清醒,没有进行生死之战,仅仅只是*搏杀罢了。

    但即便是如此。这个大厅里也变得一片狼藉,甚至于几头魅魔都被那些余兴未尽的恶魔贵族抓在手里,就这样压倒在地上就那个了起来。

    就在这些恶魔贵族感觉很爽的时候,地下就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片刻之间,轰然一声。地板上就破开一个洞来,碎石朝着四周溅射。同时一头恶魔就跳了出来,与此同时,一股火柱就跟着冲了出来,将那恶魔烧得唧唧直叫,但却没有丝毫停留,朝着大门就冲了过去。

    “是奥秘妮萨!”

    对于这个恶魔伯爵奥米斯莫大人的死对头,这些恶魔贵族可是太清楚了,一经发现是这位恶魔伯爵,就算是兴致再高的恶魔贵族此时也立马软掉了,吓得纷纷一个个随即就朝着那奥秘妮萨射出各种类法术。

    顿时大厅内就被各种类法术所覆盖,什么混沌之锤,不洁之击,火焰风暴等等。

    但那奥秘妮萨不愧是恶魔伯爵,即便在躲闪这些类法术的同时,尾勾一伸,便将一头恶魔男爵给刺中。

    偏偏这头恶魔男爵是一头精英链魔,在朝着奥秘妮萨露出痴迷的笑容后,就挡在了奥秘妮萨身后,无数链条就朝着之前同一个战壕的恶魔贵族射了出去,转眼之间就在大厅内形成了一个大网,将那些类法术攻击尽数挡了下来。

    这还不算什么,下一刻,这恶魔男爵身上就冒出了丝丝红光,吓得其它的恶魔贵族恨不得立马挖出一个大坑将自己藏起来。

    它居然要自爆了!

    这是任何一个恶魔贵族基本上都会的招数,但绝少有恶魔用这招,毕竟就算是最绝望的时候,恶魔贵族或许也会有一两招逃命的后着,再说了,在生死一线的时候,这自爆术也未必有机会释放出来。

    但这个时候,恶魔男爵将大厅内的恶魔贵族吓得一个个朝着里面窜去,甚至于有两头恶魔贵族直接使用了高等传送术逃走了。

    当然,在其它恶魔贵族的城堡里使用高等传送术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如果一个城堡不能够干扰高等传送术的话,那么在敌人进攻的时候,岂不是直接被敌人斩首?

    如此一来,在城堡里使用高等传送术被干扰后,多数都是直接传送到地下岩层里或者直接卡在墙壁中,运气最差的一个不小心被传送到另外一个层面去,那可就真的悲催了。

    一位恶魔贵族在离开自己城堡所在的层面后,那就基本上与普通恶魔差不多了,那样的话,别说返回自己层面了,先保住自己小命再说吧。

    这也是无奈的办法,毕竟那恶魔男爵自爆的威力不说将这座坚固无比的城堡炸掉。至少将这个大厅炸掉是没有丝毫问题了。

    而这时,贾可道刚刚从奥秘妮萨撞开的窟窿里追了出来,在那头迷诱魔挂掉之后。那股由许愿术招来的束缚力量就再也无法阻挡贾可道。

    见到那精英恶魔即将自爆,贾可道顺势就将照天印打了出去。

    那些恶魔贵族就看到一个小印飞出,转眼之间便化为巨大的方石山峰,那恶魔男爵被方石山峰击中,片刻之后就被砸飞出去,随后轰然一声巨响,一股朝着四周扩散开来的热浪生出。那方石山峰也被震得倒飞了回来。

    贾可道将照天印接住后一看,不由的轻叹一声。虽说将那恶魔男爵的自爆给挡住了,但照天印上却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缝。

    看来这照天印有些不太适用了。

    不过这个时候,贾可道也没有停留,随即便追了出去。

    此时城堡里已是混乱一片。之前发生的事情着实让外面这些恶魔有些害怕,都还以为是恶魔伯爵大人准备将子爵大人给干掉。

    但从大厅里冲出来的魅惑领主就造成了更大的混乱。

    这位魅惑领主即便是逃走也没忘记在城堡里制造混乱,随着那尾勾不断从沿途的恶魔身上扎过,一头头恶魔,不管是中级还是高级在对奥秘妮萨痴迷的微笑之后就投入到战斗之中。

    因而在贾可道追出大厅的时候,那头魅惑领主奥秘妮萨却已经消失在贾可道眼中了。

    对于那魅惑领主奥秘妮萨来说,恶魔伯爵奥米斯莫在地下密室里都被控制住了,在当时的奥秘妮萨看来,不管是杀还是收复。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转眼之间,对方掏出一个酒壶。就将局面改变了。

    此时的魅惑领主奥秘妮萨已经逃到了自己的军队之中。

    很显然,之前那些派出去送死的恶魔军队并不是奥秘妮萨的主力,实际上就算是那些送死的恶魔,到最后至少也逃回了五成以上。

    而奥秘妮萨暗中布置在附近的恶魔军队就超过了三十万之数,这可是奥秘妮萨将领地上所有恶魔尽数收刮之后的成果。

    虽说里面超过大半都是小怯魔,但用来充当炮灰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随着奥秘妮萨一声令下。布置在四周的恶魔大军就开始合围,准备将奥米斯莫伯爵领大军一网打尽。

    大量的小怯魔率先冲了出来。它们基本上都被黑暗法师改造了,刚一靠近就一个个开始自爆,虽说未必炸死多少恶魔,但却极大的打击了奥米斯莫恶魔大军的士气。

    最要命的却是奥秘妮萨大军的整体实力闻占上风。

    贾可道此时压根就没有去理会奥秘妮萨大军对自己手下的围攻,从自己得到了主物质位面的坐标之后,贾可道就没打算继续冒充那个恶魔伯爵了,是该回去的时候了,只不过在这之前,那头恶魔伯爵奥秘妮萨是要干掉的,但最好能够抽取对方的记忆。

    贾可道还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比较快速返回主物质位面的法子,而不是离开深渊位面之后,从星界虚空飞回去,那将会是很漫长的路程。

    贾可道此时站在城堡主塔之上,看了一会,只见双方恶魔已经陷入到一场混战之中。

    实际上像这样的战斗,有没有恶魔贵族的指挥都没有什么大碍,对于这种恶魔混战来说,恶魔贵族所起到的最大作用实际上还是亲自上阵搏杀。

    由于数量上的优势,奥秘妮萨大军开始一步步走向了胜利,将城堡四周的恶魔一步步压缩空间。

    各种类法术成为了战场上的杀戮利器,尤其是那些已经参加到战斗之中的恶魔贵族。

    它们随便放出一道渎神之语,就能够将敌人横扫一片,实力上的差距使得它们手中释放出来的渎神之语能够轻而易举发挥出即死效果,将那些恶魔干掉。

    看来,还是得动用万鸦壶,才能够将那头魅惑领主给赶出来。

    想到这一里,贾可道将万鸦壶祭了出来。

    这里可要比密室里宽敞太多了。

    随着万鸦壶从壶口喷出一大群小红点。片刻之后,上万头火鸦就在贾可道身边浮现出来,随后乌鸦叫声不断响起。这些火焰化为一道道火流星就冲上了高空,随后朝着地面坠落下去。

    当第一颗火流星落在战场之上,将十多头恶魔点燃成为火炬,方圆数十米的地面上出现了一片火海时,那些处于混战之中的恶魔倒是没怎么注意到,它们更多的精力则是用在了如何将对面的敌人干掉。

    但很快,随着一枚枚火流星不断掉落下来。在地面上升起一片片火海的时候,就算是神经最为粗大的恶魔也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了。

    那些焚烧者丢出来的火球威力克没有这么大。这至少是精英焚烧者乃至于火焰魔丢出来的火球了。

    一些恶魔开始朝着战场之外逃走,对于它们来说,逃走并不可耻,如果将小命丢在这里。那才是傻蛋。

    贾可道此时纵观整个战场,哪里会容忍这些恶魔逃走,顺手便将照天印给丢了出去。

    轰然一声巨响,逃走的恶魔转眼之间就被方石山峰砸成了肉酱。

    这一幕,让那些准备逃走的恶魔傻眼了。

    这怎么回事?

    天上不断掉落火流星下来,而逃出去的恶魔竟然被一座山峰砸成肉酱。

    今天是怎么了?

    难道是某位恶魔公爵降临了么?

    这些恶魔按照惯例,直接就将这样的大手笔定在了本层面里最为强大的存在头上。

    顿时,战场上炸开了锅,不管是哪一方的恶魔。这个时候都没有心思战斗下去了,转身就逃。

    当然,贾可道驱使的照天印自然也是沿着战场砸了一圈。

    这一圈砸下来。顿时将那些恶魔给镇住了,就算是恶魔男爵,子爵这样的存在也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那照天印砸下来的速度和力量太猛了,别说那些普通恶魔,就算是恶魔男爵,子爵都没有多大把握躲闪开来。

    再说了。这些恶魔压根就不知道这攻击来自于哪位存在,只能猜测。但这一猜测就出问题了。

    想想看吧,若真是一位恶魔公爵出手,你这些小鸡仔还敢反抗?岂不是找死?

    倒不如趁着人多,想个办法逃出去才是王道啊。

    在这些恶魔看来,对方若是一位恶魔公爵的话,这实力相差也太大了,压根就没有还手的机会。

    战场上的寂静也就维持了不到数息时间。

    上万头火鸦不断化为火流星坠落下去,这块战场上的火海开始迅速融合在一起,逼得这些恶魔不得不再度向外逃出。

    若是普通的火焰也就罢了,这些恶魔大多数都是中级恶魔以上,火抗较高,虽说会被烧伤,但也不会太过于致命。

    可贾可道这万鸦壶里的火鸦并不是什么普通火焰,每落下一只火鸦,地上火海威力就会大上一丝,若是万只火鸦尽数落下,其威力将会翻上数个跟头。

    就算现在从天上落下的火鸦不过两千多头,那些恶魔就已经吃不消了。

    凡是被火海覆盖的地方,那些恶魔只要钻进去,全身立马被点燃,十多息时间,一头中级恶魔就会被烧成灰烬,而一头高级恶魔也就是半分多钟的时间。

    不过那些高级,顶级恶魔里的不少家伙,还能够利用高等传送术直接从战场逃走。

    对于这一点,贾可道也感觉有些无奈,这些恶魔可称得上是得天独厚了,光这高等传送术,如果没有相应的法子将其限制住的话,其逃命倒是快捷无比。

    虽说这高等传送术逃不了太远,但那些恶魔却能够瞬间释放,贾可道即便是驱使着照天印追着砸下去,也砸不到几个,反倒是让更多的恶魔给逃了出去。

    但贾可道却相信,那头恶魔伯爵奥秘妮萨此时就藏在下面,只不过对方的化形之术着实有些厉害,加上下面恶魔数量众多,贾可道一时半会之间也没法找到对方所在。

    但对方若是一旦使用高等传送术的话,那么就没法掩饰自己,就会被贾可道给找出来。

    到了后来,贾可道索性将照天印悬在了高空并不落下,任由那些恶魔逃走。

    很快。能逃走的恶魔大多数都逃走了,剩下一些脑子不太好使的恶魔还在相互厮杀之中,不过此时的战场上。恶魔数量已经降低到不足一万了,并且还有不少恶魔正在火海里挣扎。

    贾可道这时也不留手了,朝着万鸦壶一指,随即盘旋在万鸦壶四周的数千火鸦尽数化为流星朝着战场直坠而下。

    这一幕极为壮观,但对于下面的恶魔来说就不是好事了。

    轰轰轰!

    剩下的恶魔里面至少有七成在这一瞬间被干掉,但随着一道高等传送术所绽放出来的红光出现,贾可道右手一指。那悬挂在高空之中的照天印就朝着刚刚完成传送显出身形来的魅惑领主奥秘妮萨落了下去。

    奥秘妮萨显现出身形之后略微松了一口气,她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然之间这战场就变成了火葬场。并且奥秘妮萨能够感受到,有一道目光正在追寻着自己,只要自己出现,那么等待自己的就是雷霆一击。

    好吧。奥秘妮萨猜到这道目光或许就是那位恶魔伯爵奥斯米莫,可问题是那位恶魔伯爵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厉害了。

    这让奥秘妮萨百思不得其解。

    但就在刚才,奥秘妮萨抓住了机会,使用高等传送术将自己传送到战场外的一个小山丘后面。

    算了,不要多想了,还是先回去吧,这次失败或许会让其它恶魔伯爵对自己的地盘产生不该有的想法。

    奥秘妮萨正待离开的时候,突然之间,就察觉极度的危险笼罩了自己。随后奥秘妮萨抬头一看,只见那座方石山峰正高速朝着自己这边坠落下来。

    “可恶!”

    奥秘妮萨暗骂一声,*身体之上再度浮现出一层淡淡白光。瞬间便消失在原地。

    轰然一声巨响,方石山峰就砸在了地上,不过奥秘妮萨已经在另一个地方出现。

    想逃?

    贾可道可没有让其离开的想法,随后就追了上去。

    随着方石山峰不断追着奥秘妮萨落下,这位魅惑领主都有些坚持不住了。

    相对于其它恶魔伯爵来说,魅惑领主的战斗力的确有些偏弱。

    但其逃跑能力倒不弱。

    至少。到了最后,贾可道都不得不将照天印暂时收了起来。只是在后面缀着。

    即便是照天印不再落下,这头魅惑领主也没有停下脚步,一个劲的逃跑。

    渐渐的,这一前一后也不知道跑出了多远。

    “终于逃回来了。”

    看到远处那座粉红色的城堡,魅惑领主心头松了一口气,那种跗骨之蛆的感觉一直浮现在自己心头,使得自己压根就没敢有半点松弛。

    嗯?

    这里应该就是前面那头魅惑领主的城堡了。

    相对于恶魔伯爵奥米斯莫的城堡来说,这座粉红色城堡看上去要娇小可爱得多,但等到贾可道追近的时候,才发现,那粉红色实际上那是一种覆盖在城堡表面上的血液,带着大量的泡沫,让人一看,心头就莫名生出一种*来。

    见到城堡出现,魅惑领主奥秘妮萨顿时加快了速度,想要直接逃回城堡之中。

    但贾可道此时却将万鸦壶掏了出来,轻轻一催,无数火鸦喷射而出,转眼之间便将那座城堡环绕起来。

    看到眼前这一幕,魅惑领主奥秘妮萨不得不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悬浮在高空之上的贾可道,随后全身散发出淡淡白光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就出现在贾可道身后,双手露出尖锐的指甲,就朝着贾可道后心抓了下去,而尾勾则是犹如闪电直接扎向了贾可道的后颈。

    与此同时,魅惑领主口中喷出一股粉红色的雾气就将贾可道全身笼罩了起来。

    总之,这个时候,奥秘妮萨已经完全豁出去了,如果不能将这个追在自己身后的家伙干掉,那么自己别说逃回城堡,恐怕就算是继续逃命也不可能了。

    但这奥秘妮萨的攻击完全无效,就在其双手指甲与尾勾就要击中贾可道的时候,一层浮现出来的巴蛇鳞片将其尽数挡下,并且震得奥秘妮萨指甲尾勾断裂。

    到了这时,奥秘妮萨才发现,虽说对方与恶魔伯爵奥米斯莫长得一模一样,但实际上并不是同一头恶魔。(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