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生谁知道啊,放狗唱歌两位书友的打赏!另外求正式订阅,推荐票,月票!

    如此反复数次之后,扎格拉斯没辙了,就连他召唤出的亡灵骨手刚一出现就被那些饥饿的蝗虫啃掉,至于他自己如果不是跑得快的话,恐怕也就在这些蝗虫的嘴里了。

    要说扎格拉斯也不是没有大招,毕竟他身上依附着一丝半位面本源,如果激活火山的话,炽热的岩浆,喷出的火山灰加上硫磺毒气,足以将这些蝗虫灭个干干净净。

    但如果那样的话,这个半位面的一切就回到了始点,这一年多时间就算是白忙活了。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扎格拉斯还真不想打扰了贾可道。

    对于扎格拉斯是千难万难的事情,但对于贾可道来说却是轻松至极。

    要知道,在华夏古时,蝗灾这个东西可称得上是天灾了。

    凡是蝗灾一起,必定赤地千里,民众流离失所。

    因而为了对付蝗灾,道门之中也随之诞生了怯蝗符与聚蝗符这两种用在蝗虫身上的符箓。

    炼精化气入门即可绘制怯蝗符,此符所在之处数里之内,蝗虫都不敢侵入。

    其效果可谓是神奇了。

    当然这仅仅只是将蝗虫从一个地方赶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只算是治标不治本。

    而炼精化气上层才能够绘制的聚蝗符才是消灭蝗灾的根本。

    贾可道此时也不敢耽误了。要知道,这些蝗虫在这里已经异变了,若是再耽误一点时间的话。整个半位面的植被都要被啃光了。

    “聚蝗符!”

    贾可道开始临空绘符,这临空绘符只能用在绘制比自己道行低两级的符箓之上。

    而贾可道现在乃是炼气化神中层,与炼精化气上层正好是两级之差,倒是省了贾可道不少麻烦。

    毕竟这临空绘符可要比在黄裱纸上绘制符箓速度快多了。

    手指头在半空来回划动,转眼之间一道散发出淡淡微光的符箓就出现在贾可道面前。

    “急急如律令!”

    贾可道轻喝一声,这道聚蝗符随即便飞了出去,落入一个凹坑之后就燃烧了起来。一种怪异的香味随即从凹坑里生出,迅速朝着四周扩散出去。

    随着这种怪异香味扩散开来。所过之处,蝗虫尽数噤声,片刻之后嗡一声巨响,一片片由蝗虫组成的黄雾从地面。植物上升腾而起,循着那香味就朝着这边扑了过来。

    见到这一幕,扎格拉斯的灵魂之火都剧烈跳动了起来,之前那么点蝗虫就差点将他给啃成排骨,现在如此之多的蝗虫汇聚过来,岂不是死路一条?

    贾可道呵呵一笑,右手一挥,将扎格拉斯收入袖中,自己却静静站在那里。

    那些蜂拥而来的蝗虫。在靠近贾可道的时候便自行绕开,虽说它们看不到贾可道,但在靠近这里的时候却会从血脉深处涌现出一种恐惧来。

    最初飞来的蝗虫已经将那个凹坑淹没。虽说燃烧之中的聚蝗符没有显现出来,但怪异的香味依然在空气中扩散。

    很快,一座由蝗虫堆积起来的小山就出现了,并在不断的膨胀之中。

    贾可道顺手将一头绕过身边的蝗虫抓在了手里。

    好家伙,这蝗虫的个头可要比地球上的同类大多了,贾可道抓在手里都有些抓不稳。并且其挣扎的力量很强,如果不是贾可道的话。普通人类抓住这蝗虫,光是其腿上的尖刺,略微挣扎就能够将手掌戳出几个窟窿来。

    最让贾可道吃惊的是,这蝗虫的口器已经出现了一些变异,其上甚至于有一些金属光泽。

    贾可道倒是知道这半位面的岩石里蕴含着少量的金属,可没想到这些蝗虫将泥土都吃了进去,使得口器都开始金属化了。

    想了想,贾可道随即摸出一根手指头粗的钢棍来,凑到那蝗虫的口器前,这蝗虫也不知道是不是饿急了,张开口器就一口咬在了钢棍上。

    随即便是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待到贾可道将钢棍拿来的时候,钢棍上已经出现了几道深深的凹槽,如果再让这蝗虫咬上几口的话,钢棍就非断不可了。

    到了这时,贾可道倒是明白了,难怪那扎格拉斯身上被咬得那样凄惨,要知道他的僵尸身体可是来自于一头狂魔,其肌肉坚韧程度足以抗住普通人类手持长剑的劈砍了。

    随后贾可道便用心神连接上了位面本源,查看了一下之前的情况。

    良久之后,贾可道不由得吸了一口气。

    相对于鸡鸭鹅那些家禽来说,这些虫子来到这个异界之后的变异程度要高出太多了。

    不光是蝗虫,就连蚂蚁,蜜蜂等等虫子都是如此。

    这种变异主要体现在体型增大,一些器官出现特定变异,繁衍速度加快,食物范围扩展等等之类方面。

    当然,由于虫子先天上的弱势,使得虫子里面拥有妖气的个体极少。

    就拿蝗虫来说,整个半位面里的蝗虫数量现在已经超过三亿,而其中刚刚诞生妖气的蝗虫就只有一个。

    并且就贾可道刚才查看位面本源时已经看到,那头诞生了妖气的蝗虫此时并没有被聚蝗符吸引,反倒是在一个山头上挖了个洞,将自己深深的藏了起来。

    嗯,对此,贾可道并不意外。

    毕竟那蝗虫一旦身上诞生了妖气,不管从智力还是肉身等等角度来说,与原本的同类就出现了本质上的不同。

    也就是说,它们应该归纳到半妖之中了,而不再是普通的虫子。

    此时。整个半位面的蝗虫基本上都汇聚到了这里来,看着那堆积如山,正在拼命朝着里面钻入的蝗虫。贾可道莫名的吞了一口口水,脑海里竟然浮现出油炸蝗虫的景象来。

    好吧,实际上这是由巴蛇的贪吃本性与贾可道的好吃结合了起来的后果。

    “收!”

    贾可道见到已经没有了蝗虫飞来,便将右手袖子一甩,一个袖中乾坤便将那堆积如山的蝗虫尽数收了进去。

    好重,这是贾可道的第一个反应。

    在之前,贾可道可没有用袖中乾坤收过这样多的东西。

    要知道。贾可道现在的袖中乾坤也仅仅只是入门罢了,距离小成都有着一段距离。

    这些蝗虫的重量都超过了千吨。一经收入袖中,贾可道的袖子就重得有些抬不起来了。

    贾可道知道,若是再多收一点蝗虫的话,恐怕自己的袖中乾坤就没法支撑下去。那些蝗虫就会破袖而出。

    “去那个山头,里面有一只蝗王,抓住后别杀了,本尊有用。”

    贾可道也没有迟疑,随即便将扎格拉斯从袖中丢出,吩咐一声之后便迈步进了道德经。

    这么多蝗虫若就这样全部杀掉,着实有些浪费了。

    因而贾可道在进了制器阁后,便将石髓鼎中的三昧真火点燃,准备炼制一些丹药来。

    这蝗虫原本就是药材。味甘、辛,性温。能健脾消食,息风止痉。止咳平喘,通络。

    贾可道就是看中了这最后的通络之用。

    在藏经阁里,贾可道曾经看到过一种丹药,叫着巨蝗通络丹,此丹的炼制对于道行的要求比较高,要求炼气化精上层才能够炼制。而对于药材的要求却是简单无比。

    就一味药材,巨蝗!

    嗯。这个要求比较奇怪,要求体长超过十厘米以上,低于十厘米的蝗虫是不能拿来入丹的。

    像这样的蝗虫,在地球上不多的,每炉丹药需要十万只蝗虫做药,这样多的巨蝗,加上贾可道没有时间亲自前往,就算是高价购买,一时间也不可能凑齐的。

    毕竟这昆虫,体型越大,在自然界里就越难以隐藏自己,越难以生存,体型合适才好。

    之前贾可道也用普通蝗虫来炼丹,这也就是大名鼎鼎的东亚飞蝗,华夏历史上历代蝗灾都是这玩意引发的。

    贾可道原本以为就算是不合格的蝗虫也能够炼出药效略差的巨蝗通络丹来,结果直接失败,差一点就将当时用的次等赤铜丹炉给炸了。

    不过现在好了,三亿多头巨蝗,都能够炼制三千多炉丹药了。

    虽说这种巨蝗同样也是东亚飞蝗,但这巨蝗通络丹对药材的唯一要求就是体型,至于品种倒是没有任何限制。

    贾可道分出十万巨蝗,将其陆续灌入石髓鼎内,而石髓鼎内的三昧真火略微一舔舐,进入石髓鼎的巨蝗就随即爆裂开来,转眼之间便被化为一团黄绿色汁液,其余的硬壳等等杂质则是被贾可道小心翼翼的分离开来,从出渣口喷出丹鼎。

    没多久,石髓鼎下就堆起了一座小山,而火阳平则手持扫帚与铲子,不时将这些残渣从鼎下移走。

    贾可道现在可不敢分神,毕竟用巨蝗这种*来炼制丹药,贾可道尚且还是第一次。

    渐渐的,石髓鼎内那团黄绿色汁液不断变大,贾可道在操纵三昧真火将巨蝗一一舔爆的同时,也分出一缕心神开始将这黄绿色汁液提纯。

    毕竟十万只巨蝗体内提取出来的汁液堆积在一起,这石髓鼎是无法容纳的。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足足三个小时之后,贾可道方才将最后一头巨蝗送入石髓鼎。

    直到这时,贾可道方才略微松了一口气,但数息之后便全神贯注将精力用在了提纯之上。

    对于任何丹药来说,融化仅仅只是第一步,而提纯以及合药都是最为关键的步骤。

    不过对于贾可道来说,只要自己不分神,那么提纯这一步早已是炉火纯青了。

    仅仅只花费了大半个小时,贾可道便将那团几乎将石髓鼎撑爆的黄绿色汁液提纯成为三团汁液。

    其一为纯黄色。在三昧真火的烘烤之下,散发出一丝丝怪异的香味,让人闻之有一种莫名的食欲。其二则是纯绿色,散发出淡淡绿光,其内给人的感觉却是充满生机,最后一团汁液,体积最小,黑色,朝着四周散发出一种令人作呕的臭味。

    这最后一团黑色汁液便是经过提纯之后留下的药渣了。

    火阳平急忙用一个大瓷瓶将药渣接住。随后封口。

    这玩意太臭了,若是留在制器阁里的话。恐怕火阳平就没法活了。

    随后,便是合药。

    贾可道一催三昧真火,三昧真火随即便将两团药液烧得沸腾起来,两团药液这时便迅速靠近。一点点的融合在一起。

    数分钟过去了,石髓鼎的出丹口突然开启,轰一声轻响,数以千计葡萄籽大小的丹药便从出丹口里喷了出来,火阳平急忙用瓷盆接住。

    贾可道看到之后不由得点了点头,火阳平的接丹手法倒是比较娴熟了,待到其踏入炼气化精入门之后,就可以教授其炼丹之术了。

    以后一些简单的丹药,自己也可以不用炼制了。

    待到火阳平将丹药分开装入十多个瓷瓶之后。贾可道取来一粒巨蝗通络丹,放入口中,仔细品尝。数息之后不由得点了点头,颇为有些自得,自己的炼丹之术现在恐怕连开派祖师都未必能够赶上了。

    服下之后,便是一股凉气传遍全身,运行于经络之内。

    这种丹药若是炼气化神之下服用,可开窍增气。好处颇多,若是普通人服用。却是最佳,能够开启气门,缩短踏入炼精化气入门的时间。

    “阳平,此丹药,你每三日可服用一粒。”

    贾可道将一瓶巨蝗通络丹赐给了火阳平,倒是让火阳平不由得惊喜万分。

    这巨蝗通络丹的效果,火阳平略知一二,他的思维方式来自于贾可道,自然视这巨蝗通络丹为无上珍品。

    要知道,火阳平这段时间正在努力练习贾可道传授的呼吸吐纳之法,虽说颇有成效,但较之踏入炼气化精还有一段距离。

    现在有了这巨蝗通络丹,每瓶数百粒,足够服用一年多了,怎么说也能够踏入炼气化精了。

    贾可道炼好一炉巨蝗通络丹后,就离开了制器阁,回到了半位面中。

    此时的扎格拉斯早就候在了外面,旁边悬浮着数十只亡灵骨手,正将一头人类大腿粗细的蝗虫牢牢抓住。

    不过这头蝗虫较之之前那些巨蝗却有些不同,之前那些巨蝗虽说体型巨大,一拳大小,但实际上也仅仅只是普通蝗虫的放大版本,口器有些金属化,其余的确没有太多变化。

    而这头蝗王的后腿已经退化,与前肢无异,前半部身体与普通巨蝗无异,变化最大的就是其腹部了,整头蝗王长八十多厘米,这腹部就七十多厘米,犹如一个兵乓球后面吊了个温水瓶。

    在亡灵骨手的控制下,还挣扎着时不时排出一个卵块来。

    看到这里,贾可道倒是有些惊异了。

    很显然,这头蝗王的变异已经与其它普通巨蝗出现了本质上的不同。

    这是一头类似于蚁后的蝗后了,专司产卵的蝗后。

    并且其身上冒出的妖气颇为浓郁,若是再过得一段时间,应该就要彻底化妖了。

    像这样的巨蝗应该已经通了一些灵智,见到贾可道走来,顿时挣扎得更加剧烈了,两条长长的触角不断朝着贾可道上下摆动,犹如求饶一般。

    而扎格拉斯指着身上新添的几个窟窿朝着贾可道哭诉:“仙尊大人,这蝗王颇为厉害,我身上都被咬了。”

    “嗯,你做得不错,先下去吧。”

    贾可道挥了挥手,让扎格拉斯离开,对于扎格拉斯来说,事情还多,被毁坏的植物需要水分滋润等等事情都需要扎格拉斯去处理,

    “等着。”

    贾可道突然之间想起了那个被镇压在棺材里的亡灵巫师西提密斯,将扎格拉斯叫住了,随后将那口棺材取出,丢给了扎格拉斯,笑道:“里面是一个亡灵巫师,或许你可以从他身上学到一点东西。”

    扎格拉斯将棺材打开。刚刚从睡梦中醒过来的西提密斯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有些愣神,由于长时间在真梦符的作用下做梦,梦境过于真实。使得现在的西提密斯都有些搞不清楚现实与梦境之间的差别了。

    但之前苏醒那一次的后果使得他谨慎了不少,眼睛盯着眼前这头僵尸,愣了好久之后,方才试探着用精神力企图去控制对方。

    很遗憾,这种控制的企图失败了,并且西提密斯被扎格拉斯狠狠的揍了一顿。

    扎格拉斯可是人类灵魂直接入驻僵尸身体的,因而西提密斯的控制压根就没用。

    虽说西提密斯是一位亡灵巫师。但在扎格拉斯那强悍的僵尸身体前,连半个亡灵法术都没能放出就被直接一拳打在了脸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实际上,在没有尸体的情况下,西提密斯这样的亡灵巫师,战斗力是很弱的。并且亡灵法术对于拥有僵尸身体的扎格拉斯来说,没有多少用处。

    贾可道此时可没有去管西提密斯被扎格拉斯从棺材里拖出来,拉到一边去修理。

    他将那个五金葫芦取了出来,来到了半位面的一个山头前,这是半位面里唯一拥有金属矿藏的山头。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对于一个半位面来说,能够诞生出这条小小的金属矿脉已经算是很不错了,毕竟与金属有关的规则也就是这段时间才诞生的。

    “呔!去!”

    贾可道将一道三昧真火打入五金葫芦之中,那五金葫芦随即便漂浮了起来。葫口对准了那座小山,一道火焰随即便喷射了出去。

    火焰喷在小山上,片刻之间。小山上的岩石就迅速发红,数息之后便开始软化,形成了岩浆,在重力的影响下,朝着山脚流淌下来。

    这也是没有办法,虽说贾可道对于半位面的掌控比较熟悉了。但还不能够借此修改半位面里的温度规则,能够调动一下火山喷发等等就算不错了。

    如此一来。贾可道也不得不使用这样比较费力的办法来将那些岩石层剥离开来,如果能够修改与温度有关的规则,那问题就要简单很多了。

    只需要将这小山的岩石熔点降低,那么压根就不用喷出三昧真火,其金属矿脉之上的岩石就会自行融化脱落。

    当然,就算是如此,贾可道也没费多大的劲,就将小山之上的岩石层尽数融化脱落。

    随着岩石层融化脱落,暴露出来的就是一条闪烁着金属光泽的矿脉,在金属矿脉暴露出来之后,那五金葫芦之中随即便喷出五色光彩来,转眼之间便照在了那金属矿脉上。

    片刻,在五色光彩的照耀下,金属矿脉开始逐渐缩小,其上升腾起各种色彩的雾气,被五彩光彩吸纳进去。

    前前后后不到十分钟时间,这条金属矿脉就尽数消失在空气之中。

    直到这时,五金葫芦才将已经膨胀了数倍的五色光彩吸回,好似打了个饱嗝一样,优哉游哉的飞回了贾可道手上。

    贾可道随即将心神探入五金葫芦之中,探查了一番。

    在吸收了整整一条矿脉之后,这五金葫芦里已经发生了变化,一团五彩迷雾盘踞在葫芦之中,而在五彩迷雾的中心,则有一团淡淡的火光在燃烧。

    那便是贾可道打入葫芦之中的三昧真火了,不过这团三昧真火已经完全变异,那些五彩迷雾不断进入三昧真火之中,待到被三昧真火喷出来的时候,变得更加精纯。

    就这一点来说,较之书籍上记载的五金葫芦已经有了很大不同。

    或许这就因为之前没有人将三昧真火打入五金葫芦的缘故?

    贾可道试了试五金葫芦,从葫芦里喷出的五色光彩,从一块巨石上掠过之后,那巨石随即便四分五裂,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断继续碎裂,最终成为一堆如同面粉一般的石粉。

    果然锐利,贾可道点了点头,不管这五金葫芦如何变化,但却越来越锐利了。

    但那点金属矿脉着实有些少了,贾可道轻叹一声。

    当然,这也是贾可道有些奢求了。毕竟现在的半位面虽说已经吞了不少位面碎片,但总计面积翻了一倍,也就两千多平方公里。

    在这个两千多平方公里的陆地上。能够诞生一条金属矿脉已经算是不错了。

    要知道,在不少面积超过上万平方公里的半位面里,都没有一条金属矿脉出现过。

    当然,关于这一点,贾可道暂时还不太清楚。

    应该去寻找一些新的金属矿脉了,贾可道心头寻思着。

    现在道行已经稳定了下来,想要再度提升。需要一段时间,因而贾可道现在略微有些空闲时间可以做点其它事情了。

    总之不能让自己空闲下来。任何对星界虚空的探索都能够让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大道了解更深入。

    扎格拉斯此时已经将西提密斯修理服帖了。

    对于西提密斯来说,他还是第一次被亡灵修理,并且修理得如此悲惨,门牙都掉了七八颗。满脸青紫,再配上那如同骷髅一样的身体,不用化妆都可以去拍僵尸片了。

    贾可道给扎格拉斯吩咐一声之后,便离开了半位面前往更远虚空搜寻。

    而扎格拉斯则带着西提密斯开始恢复起半位面受到破坏的植被来。

    贾可道的运气不错,在离开半位面后,很快就在星界虚空之中找到了一个位面碎片。

    不过这个位面碎片里压根就没有什么金属矿脉,贾可道仅仅只是在其上留下了一道符箓充作标记,便离开了。

    以后,贾可道可以根据这道符箓找回来。将这个位面碎片送到半位面处。

    渐渐的,贾可道一口气找到了十多个位面碎片,但拥有金属矿脉的位面碎片却未找到一个。

    嗯?

    那是什么?

    在干掉了一群没事找事的星界鳗。让阳神再度壮大了一些之后,原本打算换个方向搜寻的贾可道突然之间发现前方极远处一个位面射来的光线变得暗淡了下来。

    贾可道对此,已经有足够的经验,那应该是一个半位面经过时将光线给阻挡了。

    从光线的暗淡程度来看,那个半位面距离自己不算太远。

    要说在这一带星界虚空里,半位面是很少的。当然,完整的位面就基本上没有。那些将光线投射过来的位面,虽说能够看见它们的光线,但如果贾可道移动过去的话,恐怕数年时间内都未必能够抵达。

    因而,半位面倒是要比那些位面实际多了。

    生出几分喜色的贾可道随即便朝着那个半位面飞了过去,这期间还遇上了一个由火焰组成的位面碎片。

    贾可道照例在其上留下了一道符箓,毕竟这位面碎片也是比较难以找到的,不能浪费了。

    在飞行了大半天之后,贾可道终于看到了那个半位面。

    错了,当贾可道第一眼看到这个半位面的时候,就否决了之前的推断。

    这压根就不是一个半位面。

    这个东西整体大概有十多公里长,但其外面并没有位面屏障存在,这也就是说对方并不是半位面乃至于位面碎片。

    贾可道在靠近这个物体的时候,不由得心头生出一丝不安,但这种不安并不是那种危险降临的不安,而是一种靠近巨型神秘物体时的不安。

    贾可道来到了这个巨型物体的上方,向下看去。

    此时,贾可道距离其只有一百多公里远,但却能够将这个十多公里的庞然巨物看个清楚了。

    这个庞然巨物主体为黄褐色,其上凹凸不平,期间闪过一丝丝金线,如同闪电一般,转眼之后就消失不见。

    这到底是什么?

    在看了一会会后,贾可道隐隐约约看出了一个大概,这个物体呈现出一个人形来,但由于其上的凹凸疙瘩使得这个人形有些模糊,但四肢与头颅还是能够大致分出来的。

    十多公里长的一个人形?

    说实话,贾可道内心都不由得生出了一丝惊异,自己化身巴蛇现在也就两千米长,而这个人形却是自己的五倍以上。

    随即之间,贾可道的脑海里就千思万绪起来。

    在脑子不断的思考之中,贾可道小心翼翼的落在了这个人形的腿部。

    其上覆盖着一层岩石。一条石头缝里还长出了一丛带着淡金色的草来。

    这个人形之上没有水,没有空气,更没有阳光。居然能够长出草来,再度让贾可道生出几分惊异。

    贾可道右手朝着那丛淡金色的草丛轻轻一招,草丛动了一下,但却没能被贾可道临空拔出。

    要知道,别看贾可道就这么招了一下手,那擒龙手神通所产生的力量至少能够将一座小山给抬起来了,但却不能够将草丛给拔出来。

    这顿时引起了贾可道的兴趣。

    贾可道随即便用双手抓在了草丛上。骤然用力,草丛上突然之间爆发出一圈金光。将贾可道的双手弹开。

    在弹开贾可道的双手之后,那淡金色草丛就好似一个动物,吱溜一声就缩回了石缝之中,再也不肯出现了。

    这种金光给贾可道一种较为熟悉的感觉。略微回忆之后,贾可道明白了,这就是神性的气息啊。

    在发现了这一点之后,贾可道自然不肯罢休,随即便双手一伸,朝着那石缝就挖了下来。

    这些岩石的硬度要远远超过贾可道所见过的岩石,可以这么说,几乎比拟钻石了。

    使得贾可道的双手在其上挖掘的速度很慢,要知道。贾可道的肉身现在可是比钻石还要坚硬。

    费了不少力气之后,贾可道方才将那条石缝四周的岩石扳断挖开,看到那淡金色草丛此时已经在石缝深处缩成了一团。

    就在贾可道伸手准备将其抓住的时候。这草丛却突然暴起,周身再度爆发出金光,企图将贾可道的右手弹开,再度逃窜。

    但在经历过之前那一幕之后,贾可道早就有了防备,就在草丛爆出金光的时候。袖子向下一落,将那草丛给装了进去。

    待到贾可道将这草丛从袖中取出的时候。这草丛还妄想挣扎,结果被贾可道用一条红绳一系,就再也无法挣扎,好似一棵普通的草静静躺在贾可道的手心之上。

    这也是贾可道突发灵感,话说在华夏古时,也有人参芝草千年成精之类的话题,而对付它们很简单,只需要一根红绳将其系住,对方就无法逃走。

    当然,这根红绳也不是普通的红绳,贾可道在其上下了个镇灵符,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还真没法将这草丛给制住。

    将这草制住之后,贾可道方才查看起来,手指捏住一张叶片轻轻一拧,一丝淡淡的香味从叶片受损处飘散了出来。

    “龙血草?”

    贾可道闻见之后,不由得精神一振,就连阳神也在不知不觉之中增强了一丝,脑海里顿时冒出一个名词来。

    这龙血草原本是华夏古时的一种仙草,据说乃是神龙战死流出的血液浇灌之后才会长出来的仙草。

    像这样的仙草,在现代也就只能在道门典籍里能够找到了,至于实物,贾可道从未见过。

    嗯,不会是龙血草,其余的特征并不相似。

    不过这香味倒是很相似。

    贾可道沉思片刻倒是明白了过来,这香味实际上并不是龙血草特有的香味,而是那些仙草惯有的香味罢了。

    说白了,只要是仙草,其中就会蕴含这种香味,而那些凡间的草药却不可能带有这种味道。

    这种香味应该是区别凡草与仙草的重要特征了。

    想不到这里竟然也能够找到仙草,当然,贾可道心里也明白,这或许并不是华夏特有的仙草,应该是异界里比较珍贵的宝物了。

    就与那些魔兽与妖怪之间的区别一样。

    贾可道颇为有些欢喜的将这棵仙草收入到道德经里。

    有了这棵仙草,自己一些缺少材料才能够炼制的丹药倒是有了着落。

    有第一棵就可能有第二棵,贾可道略微有些贪婪的扫视起四周来。

    让贾可道颇为遗憾的是,在自己四周数百米范围内再也没有这种仙草的存在了。

    找找看吧,贾可道心头轻叹一声,移动脚步,朝着人形大腿位置走去。

    但没走多远,贾可道就停了下来,目光凝视着前方。

    此时在贾可道前方不到百米的地方。竟然无声无息出现了数十头看上去诡异无比的怪兽,体型有十多米。

    这些好似一条条巨大狼犬的怪兽周身覆盖着一层特殊的金属鳞片,远远望着贾可道。眼中却没有丝毫波动,如同一头头亡灵一般。

    贾可道能够看到这些怪兽身上的死气与生气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怪异的平衡状态,两者都极为旺盛,与贾可道曾经见过的亡灵完全不一样。

    要知道,亡灵身上的死气,也就是阴气。也没有这些怪兽身上的浓郁,而同样。这些怪兽身上的生气也要比贾可道见过大多数魔兽都要浓郁,甚至于与那头地行龙差不多了。

    交织在一起的生气和死气在这些怪兽体外形成了一圈淡黄色的灵光。

    初入大剑士的实力!

    虽说这样的实力,对于贾可道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但在这么个地方遇到数十头具有大剑士实力的怪兽。的确有些让人奇怪。

    贾可道向前走了一步,这些怪兽随即便张开了布满尖锐利齿的嘴巴,朝着贾可道发出了无声的咆哮,这些怪兽的身形随即就好似迷雾遇上了狂风,转眼之间便消散得无影无踪。

    贾可道丝毫没有察觉到那些怪兽去了什么地方。

    但下一刻,贾可道的右手就朝着身后一抓,一头怪兽突然就出现在贾可道身后,一口朝着贾可道的后颈咬了下来,却偏偏被贾可道一把抓住了喉管。略微用力,喉管碎裂,怪兽变成了尸体。

    一股黑色的液体随即便从怪兽被捏碎的喉管里涌了出来。朝着贾可道的手掌蔓延了上去。

    呼,一片三昧真火随即在贾可道手上形成将黑色液体烧成了灰烬。

    这是?

    贾可道能够从那黑色液体里感受一种腐朽和神*织的气息。

    这种气息最初之时,贾可道还以为是深渊那种邪恶混乱之力,但在三昧真火将其焚烧摧毁之后,贾可道才发现这一点。

    难道自己脚下的巨型人形是一位神明?

    这种种神性的气息让贾可道脑海里不由得生出了这个念头。

    不过尚未等贾可道深思下去,那些怪兽纷纷出现在贾可道身后。张开狰狞的巨口就咬了下来。

    贾可道虽说对这些怪兽能够无声无息的瞬间转移感到有些吃惊,但这点威胁还真不在贾可道的眼里。

    实际上光是这无声无息的瞬间移动。这些怪兽的实力就完全超过了大剑士,就算是一位剑师站在这里,稍不小心的话,恐怕就要被这些怪兽给咬死了。

    贾可道向前踏出一步,躲过了那些怪兽的扑击之后,随手便将那五金葫芦给取了出来,朝着前方一照,一团五色光彩就从葫口里喷了出来。

    正巧几头怪兽从贾可道前方浮现出来,被那五色光彩罩个正着。

    转眼之间,那几头怪兽身上的金属鳞片就被五色光彩蒸发吞噬进去,随着五色光彩的不断吞噬,那几头怪兽的身形开始迅速缩小,片刻之后就只剩下一团散发出淡淡金色的核心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这种怪兽除了那团核心之外,竟然都是由金属构成,准确说应该是铁。

    贾可道接下来如法炮制,五金葫芦一转,又将数头怪兽罩住。

    前后不到一分钟时间,那数十头怪兽就尽数团灭,使得五金葫芦里的五色光彩再度膨胀了一些。

    贾可道随即将那数十个核心招了过来,将其中一个核心捏碎,让贾可道没有想到的是,这核心并不坚硬,被捏碎之后,从其中透出一丝金线来。

    神性?

    里面竟然是一丝神性。

    对此,贾可道是不会认错的。

    只不过相对于贾可道曾经得到过的神性来说,这一丝神性显得极为暗淡,并且丝毫没有半点动静,从其内散发出一股腐朽的气息来。

    贾可道心头突然一动,随即便将那粒沙砾神性从道德经里取了出来。

    这粒沙砾神性当初在渡雷劫的时候替贾可道将最后一道雷电挡了下来,但之后就变成了一粒平淡无奇黑色的沙砾,但其内似乎有什么奥妙,贾可道之前无法探知。

    这时,随着贾可道将那沙砾神性取出之后,原本黑色沙砾随即蠕动起来,但显得有气无力。

    贾可道急忙将这沙砾凑到了那一丝神性旁边。

    随着这么一凑,那沙砾随即便将那丝神性一点点的吞噬了下去。(未完待续)

第三百八十七章 劝离    “灵符,确实是所有修士都喜欢的好东西,但却不是不可或缺的,楚阳,你若是还想在修士界里踏入巅峰,最好现在就把依靠灵符为主要战斗手段的念头给掐掉!”

    李令远温和的面色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严肃近乎于斥责的态度,唐楚阳如今已经是唐家的希望,李令远和唐家的关系可谓不分彼此,他可不想唐家未来的希望走上舍本逐末的道路。

    “再强大的灵符,也有用完的时候,即便你拥有无穷无尽的灵符可以使用,但那也需要本身的元气,元神精华去激,激灵符所需的元气并不多,可这个数量一旦积累起来,绝对不是个小数字!

    以你现在的修为,就算本身元气再怎么雄厚,又能激多少张灵符,目前你修为低,将符消耗也不大,但如果是王符呢?以你现在的实力,怕是最多也就能激二十枚王符!”

    尽管现在并不是说教的好时候,但李令远却不得不花费一些时间,来纠正唐楚阳这个错误的认知,灵符在关键时刻却是可以救命,但灵符再强,也不可能重要得过修士的元神和识海!

    这是任何一个强者都知道的常识,作为长辈的李令远觉得,他有这个义务让唐楚阳知道,对于修士而言,什么东西才是不可或缺的真正依靠。

    “李爷爷,您说的道理,我都明白,我也没有打算靠灵符来纵横修士界的念头,灵符只是一种工具而已,一种可以让我。让唐家崛起的更快,更稳妥的必须工具。嗯,就是工具!”

    唐楚阳当然知道李令远的意思。他上辈子其实也算是个修士,修士根本性的依靠是什么,唐楚阳不可能不明白,他现在之所以无论做什么,最先想到的都是灵符。

    原因其实很简单,唐楚阳的修为实在太低了,四相境的实力放到景云县算是个高手,但扔到偌大的五行大6,虽然不至于垫底。但也绝对算不上强大。

    如果唐楚阳现在是天位修士,他自然会把精力转移到对元神和肉身的强化,以及对守护神的驾驭能力上,不过他的想法怕也只有他自己明白,这个时候也不能和李令远顶嘴。

    毕竟李令远这么说是为他好,唐楚阳总不能非要把心里的想法搬出来和人抬杠吧,见李令远话匣子打开,大有继续说教下去的趋势,唐楚阳灵机一动。再次抬手在储物戒指上一抹。

    唰!

    红光闪现,数百张紫芒爆射的灵符如同涌泉一样喷涌而出,几个眨眼的功夫,就将他身周空间铺得严严实实。

    “这是?……。品将符?这么多?!!”

    李令远的说教被生生地打住了,眼前数百近千张紫光闪烁的灵符散出来的灵压太强大了,即便是那瑰丽无比的梦幻紫芒。也让李令远看的有些失神。

    以李令远丰富的阅历,品将符他自然是见过的。即便是亲手用过的也不算少,但数百上千张将符。绝对是他生平仅见了。

    品灵符不同于寻常灵符,他不是灵画师想炼就能炼出来的,如果不是机缘巧合,又或者状态常,想要炼制品灵符几乎是不可能生的事情。

    据李令远所知,大部分的品灵符,都是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炼制出来的,即便是宗师级的灵画师,一年几万灵符的炼制量,能够炼制出的品灵符,也绝对不会过两位数。

    上千张品将符突然出现,直接就把李令远给震撼了,他甚至都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都好了。

    但这正是唐楚阳想要的结果,他不介意听长辈的说教,但现在显然不是说教的时候,这一趟来幽冥鬼潭,林林总总的意外加起来耽误的时间实在太久了。

    落月城那边可还有一场拍卖会等着他的,烛翎即便能够凭借着他的声誉拖延一段时间,但这个时间怕也有限的很,唐楚阳现在只想快点把人救出来,然后赶紧回落月城举行拍卖会。

    “李爷爷,如果再给你配上一千张品将符,二十枚王符,咱们两个配合冲进那处密地的机会能不能更大一些?”

    “能!”

    李令远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上千张威力能够媲美下品王符的品将符,别说只是面对血阁的一堂人手,即便是再加一堂,他也有信心安全地带着唐楚阳冲过血阁的阻拦!

    “呵呵,我也觉得是可以的……”

    唐楚阳配合着点了点头,上千张品将符,加上二十枚以上的王符,就算是他自己,都有信心趁隙冲过血阁的阻拦了。

    血阁那边的实力确实很强,但唐楚阳又不是要和他们打生打死,只是冲过几十个修士的阻拦而已。

    哪怕这几十个修士里有半神,更有十名七阶强者,在没有全神戒备的情况下,唐楚阳突破阻拦的机会还是非常大的。

    “臭小子,你这些品将符哪里来的?!”

    震撼过后,李令远立刻想到了这些品将符的来历,他虽然知道唐楚阳是个灵画师,但不是他看不起唐楚阳,上千张灵符哪怕李令远再怎么觉得唐楚阳天才。

    也不会认为这是一个小小四阶修士,一个中级灵画师能够炼制得出来的,别说是唐楚阳了,就算是一个宗师级的灵画师,积攒上千张品将符,也至少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

    “李爷爷,这些灵符的来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现在属于我了,您完全可以放心使用,咱们现在最紧要的事情是救人!”

    对于李令远的问题唐楚阳实在有些无奈,他还能怎么解释?说这些灵符都是我炼制的,你不要大惊小怪?

    真要这么说的话,李令远不大惊小怪才是怪事了,纠缠着一些实在没必要的事情浪费时间,那可不是唐楚阳想要的,大不了等救完人之后,他在好好的解释一下关于这些品将符的事情就是了。

    唐楚阳的话让李令远微微一呆,随后想起他们现在的处境,多少有些尴尬地嘿笑道:

    “嘿,你说得对,倒是我有些大惊小怪了,咱们先救人!”

    说完这话,李令远抬眼看了看唐楚阳,却又抬手向着凌紫嫣三人一指,继续道:

    “不过啊,你恐怕得先和他们分开一段时间,他们三个的实力对咱们这次救人不会有多大帮助,反而因为救人连累他们背后的师门,你去劝劝他们吧。”

    “嗯……”

    唐楚阳点了点头,海大富和布衣是来帮忙的,尽管他们愿意为了帮唐楚阳而冒生命危险,但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唐楚阳可不想损失这两个得之不易兄弟。

    离开李令远这边,唐楚阳把海大富,布衣和凌紫嫣叫到一起,他的劝说方式很简单,就是将所有事情坦言相告,等把能说的全部说了之后,海大富和布衣全部陷入了沉默。

    血阁,这个在修士界不为大多数修士所知的隐世宗门,对于霸神宗和生佛寺这样的顶尖宗门来说,虽然也属隐秘,但以海大富和布衣在各自宗门的身份,已经够资格知道血阁的存在。

    布衣和海大富也非常清楚,以血阁脱凡俗的实力,绝对不是霸神宗,或者生佛寺能够比拟的,他们虽然都愿意为帮助唐楚阳不惜性命,但那也只是针对他们本身而言。

    如果因为他们而牵连到了背后的师门,这个责任绝对不是海大富和布衣能够承受得起的,他们也不敢去承受。

    “楚阳,我,我……”

    海大富嗫喏着,才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现在这种情况实在太让人憋屈了,他并不畏惧血阁,不就是一死么?他海大富绝对不是个怕死的人。

    但海大富却不能不顾及背后的师门,哪怕他不在意整个霸神宗,海大富也不能不顾及养他,教他的师尊,自古忠义两难全,海大富此时对这句话有了更加深刻的体悟。

    “阿弥陀佛,唐大哥,我不怕死,但我不能连累生佛寺,欠你的恩情,怕只能今后再还了……”

    布衣的回答就要坦然了很多,或许是佛门修士的心境远其他系别的修士,又或者布衣对这件事情看得更加透彻,这时候他反而显得比豪爽的海大富更加干脆。

    “哈哈,你们两个啊,完全没必要因为这个觉得为难,你们毕竟不是孤家寡人,师门培养你们,是为了壮大宗门势力,可不是为了让你们为宗门拉仇恨的,

    走吧,去落月城给我镇场子去,我如今没办法回去,那边指不定乱成了什么样子,拿着我的信物去帮我管理一下落月城,那便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唐楚阳也只能这么说了,海大富和布衣都是颇重情义之人,他没法子在这件事情本身上多说什么,因为那会让海大富和布衣更加愧疚,说完这话,唐楚阳直接转身看向凌紫嫣。

    这个已经和他私定终身的皇朝公主,才是最难劝服的那个,因为就在唐楚阳陈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时,这个美得不像话的小女子就已经表现出一脸的抗拒之色了。

    唐楚阳注视凌紫嫣那一脸不情愿的表情,沉默许久之后,这才严肃无比,近乎一字一顿地道:

    “你若真当你是我唐家的媳妇,那这个时候就应该表现出你作为当家主母的气度,今后的时间还长,像现在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只有这么一次,我希望你能做出不让我失望的决定!”(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