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四张绿芒闪烁,足有墙壁大小的巨大能量符印,构成了一个还算宽敞的闭关室,室内一身斗篷的李令远闭目而坐,单手前伸手掌贴在琅邪老怪的后背上。,最新章节访问:. 。

    当然,也可以说是贴在琅邪老怪的尸体上。

    这是一副很奇怪的场景,李令远明明活着,但他身上却没有半点生机,琅邪老怪已经彻底死干净了,可他的躯体却充斥着勃勃生机。

    生者已死,死者还生,这种怪异绝伦的场景,让守在外面的唐楚阳竟然有一丝不可言喻的,对于生和死的感悟。

    李令远是幸运的,他本是魔修,想要借壳重生就必须要找到开启了火属‘性’神印的躯体才行。

    而琅邪老怪虽然是妖修,但却因为奇遇又开启了火属‘性’神印,成为罕见魔妖双修,魔修强大的战斗力,加上妖修近乎不死的恢复能力,正是琅邪老怪称霸活死人谷的主要原因。

    鬼帝宫很大,或者说落日山脉很大,海大富和布衣出去转悠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值得注◆,m.意的收获,这时候他们两个已经被唐楚阳叫了回来,因为李令远这边需要护法。

    尽管四周环境很是幽美,似乎也没什么危险,可唐楚阳还是非常败家地使用了一枚遮天蔽日符,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唐楚阳的阅历也不再是进入‘潮’汐山之前的菜鸟级别。

    但凡能够进入鬼帝宫的修士,修为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大家都是来这里寻宝的。寻找的同时,抢夺别人已经得到的宝物。无疑要比自己‘花’费力气去找要省力的多。

    这种情况下,鬼帝宫是不可能存在绝对安全的地方的。李令远闭关时说了,他大约需要三天的时间来适应新的躯体,而且即便适应了新的躯体之后,还得‘花’费三五天时间恢复一下。

    这就意味着唐楚阳至少要在这里呆上小十天的时间,为安全起见,使用一枚遮天蔽日符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绝对是非常划算的事情,尽管,他身上的遮天蔽日符也不多了。

    原本以为要枯燥地等上十天。谁知道李令远既生还死的奇特状态,竟然触动了唐楚阳对于生和死的感悟,不想错过哪怕一点提升修为可能的唐楚阳,几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闭关感悟。

    等他再次从那种奇异的感悟中清醒过来时,竟然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原先是他为李令远护法,现在却成了李令远等人为唐楚阳护法了。

    “呃,我不是故意的……”

    这是唐楚阳看到周围护法的海大富等人之后,张口说出来的第一句话。等他看到了已经融合了琅邪老怪躯体的李令远后,禁不住再次惊愕,惊讶道:

    “李爷爷,这是你的本来面目?”

    琅邪老怪俊逸无比的容貌。此时变得线条刚硬,下巴也被微微拉长了一些,原本狭长的眼睛也稍微变大了一些。

    鼻端似乎也更加‘挺’拔了。这些都只是看似很轻微的变化而已,但只是这些看似轻微的变动。却让琅邪老怪彻底变了个人。

    总体上,琅邪老怪身上那股子邪魅的味道消失了。多出来的一种厚重里透着一股霸道的奇特韵味,唐楚阳原本以为这该是李令远的本来面目,却不想李令远摇了摇头,微笑着道:

    “这可不是我本来的样貌,而且我也不能再用本来的面目,血阁的人见过我,如果我依然恢复本来面目的话,对我,对唐家都没有什么好处。”

    “也对……”

    唐楚阳表示了解地点了点头,关于血阁,李令远已经和唐楚阳大体描述过了,那是个实力比霸神宗这样的顶尖宗‘门’都要强大的隐世宗‘门’,以唐家如今的根基,连人家一个喷嚏都顶不住。

    不论是为了李令远自己,还是为了将来的唐家,在没有能够硬撼血阁的实力之前,暴‘露’李令远和唐家的关系,绝对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情。

    想明白了这个原因,唐楚阳也就不再纠缠此事,转而问道:

    “李爷爷,你现在恢复到什么程度了,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去救我爷爷?”

    “呵呵……”

    听了唐楚阳的问话,李令远并未急着回答,反而有些欣喜地笑了起来,伸开双臂满意地看看这具强大的躯体,欣赏许久,李令远这才感‘激’地道:

    “臭小子,李爷爷该谢谢你啊,真没想到你竟然能够把琅邪老怪这个称霸活死人谷的王者给灭杀,他的躯体实在太完美了,我都不敢想象你是怎么战胜他的!”

    能不完美吗?我原本是打算留着做一具天神级傀儡的,唐楚阳心里多少有些心疼,但面上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模样,虽然失去了一具天神级别的傀儡。

    但能得到李令远这个活着的七阶神使,唐楚阳并不觉得自己就亏了,虽然把琅邪老怪的‘肉’身炼制成傀儡的话,实力肯定会比现在的李令远强大许多。

    但同时,傀儡一旦炼制成功,再想进步几无可能,但李令远就不同了,他可是实实在在的生灵,只要还在继续修炼,实力上就有无限提升的可能‘性’,这个道理,唐楚阳还是非常清楚的。

    “这‘肉’身强大程度,远超我的想象,原本按照我自己想来,怎么也得半年时间才能彻底恢复,可这具躯体竟然是火木双属‘性’的魔妖双修,‘肉’身生机和元神‘精’气无比充裕!”

    李令远的语气里满是兴奋之意,没有人比他更能体会这种绝处逢生的的惊喜感触了,这就像一个患了绝症等死的人,突然得到了外形超强的生物‘药’剂一样,不但绝症痊愈,身体更强壮如同超人。

    这一切都是他原本不抱希望的唐楚阳给予的,这个被唐家刻意保护起来的小小晚辈,从两人见面的那一刻开始,几乎一直在创造着各种奇迹。

    李令远有时候禁不住在想,难道是老天也觉得六弟承受的委屈太多,觉得太过亏欠六弟了,所以才降下唐楚阳这么个小怪物一样的天才晚辈,来补偿他那个仁义无双的六弟么?

    这个时候再看唐楚阳,李令远是越看越是喜爱,越看也越觉得羡慕,六弟后继有人了啊,他叹口气,随即充满信心地继续冲唐楚阳道:

    “我的实力虽然才恢复了六成不到,但凭借这具‘肉’身的强大的‘精’气,至少也能发挥我巅峰时期八成以上的实力,若是再配合我手里的古宝,嘿,即便是半神,我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李令远的自信不是没有缘由的,他虽然比困在那个憋屈的地方几十年,但同时,那地方的宝贝也不少,单单是古宝就有五六件之多,这次李令远出来又是搬救兵的,身上的古宝就有三件。

    以前他是借壳而存,加上元神近乎枯竭,一身雄厚真元几近于无,古宝威力即便再强大,他也难以发挥出来。

    但此时不同了,琅邪老怪打熬了不知道几百年的躯体,实在太强大了,强大的超乎他的想象,只要手里的三件古宝能够毫无滞碍的使用,哪怕只发挥一半的威力,他都有信心和半神硬撼!

    “这么说,李爷爷是有信心带着我尝尽那处密地,而且不必付出巨大代价了?”

    看李令远一脸的自信之‘色’,唐楚阳也非常高兴,只要让李令远或者去见唐老爷子,他心里也就不用承担不必要的负疚感了。

    不过唐楚阳显然想得太过美好了,他这话才说完,李令远原本自信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不过随即便缓和了下来,叹气道:

    “你小子太小看血阁的实力了,没错,以我现在的状态而言,拦截血阁那些人的信息确实更大了,但和你一起冲进去,基本上没有多大可能,对方毕竟拥有半神强者坐镇,

    更何况,他们可还有足足十名七阶强者,我能凭借古宝拦住他们给你创在进入密地的机会,也是因为我有三件古宝辅助,至于他们几个……”

    李令远说着话,抬手指了指守在附近的海大富,布衣和凌紫嫣三人,面‘色’凝重地继续道:

    “如果你不想害了他们,最好还是现在就和他们分开吧,血阁太强大了,如果被人知道了他们的出身,即便是这三个小家伙背后的宗‘门’,恐怕也只有忍痛放弃他们了……”

    “血阁就这么可怕?”

    唐楚阳问这话的时候,心里多少都有些不服气,七阶王者,他见识得不是一个两个了,总的来说,实力再强也就是那个样子了,只要唐楚阳肯付出足够大的代价,干掉他们也不是没有可能。

    “你小子啊……”李令远无奈地看着唐楚阳,抬手点了点,却平心静气地劝解道:“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你身上那数万张将符,一口气全部‘激’发的话,别说是半神,地仙怕也得退避三舍!”

    这话可是说到唐楚阳心里去了,他自从进入‘潮’汐山以来,使用海量灵符以数量战胜质量的法子,已经让他创造出太多不可思议的结果了。

    尽管唐楚阳不愿意承认,但他心里确实已经对灵符产生了很大的依赖,这次也不例外,对唐楚阳来说,半神再强,还有那只即将晋级的吞日龙龟强?

    上万张灵符砸过去,即便炸不死他,也能‘弄’他个半死吧?

    ps:(ps:感谢诸位童鞋的打赏和月票!谢谢……);–80836+dsuaahhh+27041958–>

第439-444章、混乱,杀戮,拯救    这就是那剑魔记忆里的冥河了,就是比当初小怯魔记忆里看到的冥河颜色略淡了一点,想来那是深渊里流动的冥河,未必就与这条冥河一样。

    当贾可道第一次亲眼看到这条冥河的时候,心头莫名生出一丝寒意,这种寒意只要将目光挪开,那么就会消散。

    而这种寒意就算是面对那邪恶混乱本源的时候,贾可道也没有生出来过,仅仅只是少许不安罢了。

    不管是小怯魔还是剑魔的记忆里,从出生之后,它们就再也不愿意靠近冥河了,至于原因不知。

    看了一会,贾可道索性落在了河岸边,右手朝着河水一抓,嗯?没有动静?

    贾可道倒是有些愕然,那源自于禺猇血脉的控水神通在这个时候竟然失效了,贾可道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贾可道沉思一会之后,便取出一根金属棒,捏了几下在前端捏出一个勺子来,随后便小心翼翼的在河水里一舀,收了回来。

    此时长柄勺子里已经舀上了一些冥河之水。

    嗯?

    贾可道看到舀上来的冥河之水不由得有些愕然。

    原本黄红混杂的冥河之水在舀上来之后竟然变得清透无比,如同普通河水一般,这让贾可道真的有点茫然了。

    看来,得找点试验品才行了。

    贾可道抬头看了看四周,寂静无比。别说恶魔了,就连一只小虫子都没有。

    贾可道索性朝着最初的那座城堡飞了回去,他记得自己在离开格纳斯位面之前。似乎在那里见到了一些恶魔。

    待到贾可道赶回去的时候,方才发现,之前被自己完全摧毁的城堡已经被尽数修复,一队队小怯魔正在城墙上来回巡逻着,而在那岩浆河旁,依然是一些小怯魔正在用石头勺子采取金属溶液。

    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熟悉,就好似之前所发生的事情都是幻象一般。

    但贾可道知道那并不是幻象。只不过在自己离开之后,又有恶魔将这里占据罢了。

    就你们了。

    贾可道也不多话。飞近之后,右手袖子一挥,那城墙上正在巡逻的数十头小怯魔就立即消失不见。

    尚未等那些城堡里的恶魔反应过来,贾可道已经悄然远离。

    回到冥河之畔。贾可道袖子一甩,那数十头小怯魔随即出现,在河岸边的碎石地上一个个撞得头破血流。

    尚未等这些小怯魔从地上跳起逃跑,贾可道轻轻一抓,便将两头小怯魔凌空丢入到冥河之中。

    两头小怯魔在空中惊骇无比,拼命扇动翅膀,但这却是无济于事的。

    待到这两头小怯魔噗通一声掉入水中之后,那原本平静无比的冥河依然平静无比,而两头小怯魔在接触到冥河之水后身体就好似在一瞬间被抽去了魂魄。也不挣扎了,就这样径直沉入了下去。

    呀!

    这一幕顿时让那些小怯魔好似炸了锅的油,拼命朝着远处逃去。

    但贾可道可不会让它们就这样逃走。右手临空一划,一道道符箓自行生成,随后飞出,朝着那些小怯魔就撞了过去。

    待到符箓钻入那些小怯魔的身体,原本拼命逃走的小怯魔一个个就呆立在原地,随后双眼微闭就朝着贾可道走了回来。

    催眠符!原本是炼精化气入门就可绘制的符箓。在贾可道手里连黄裱纸都不用,直接便可在空气中使用灵气凌空画符。

    要说这催眠符用来对付那些高级恶魔或许没有半点用处。但用来对付这些小怯魔却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之后,贾可道就用这些小怯魔做了不少实验。

    第一个实验就是用金属绳将两头小怯魔绑上,径直丢入冥河之中,待到两头小怯魔不再挣扎的时候,贾可道轻轻一拽便将两头小怯魔直接拉了上来。

    此时这两头小怯魔如同之前的前辈一样,全身僵直不动。

    贾可道随即便检查了起来,要说两头小怯魔的身体还带着温度,甚至于可以感受到血液的流动,唯一的问题就是心脏的跳动正在缓慢减少,就好似快要进入龟息之中一般。

    将这两头小怯魔尽数检查一番之后,贾可道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这两头小怯魔的魔核已经失去了作用,原本保存在魔核的恶魔意识已经消散,准确来说,它们在接触到冥河之水的时候就直接挂掉了,或者说其原本与肉身紧密结合无法分离的魂魄消失了。

    接下来,贾可道试了几次,凡是接触到河水的小怯魔都是如此,没有一个例外。

    而如果用舀上来的冥河之水接触这些小怯魔,却没有半点反应。

    如此来说,这冥河之水在离开冥河之后,其原本诡异无比的效果就消失了,或者说冥河之水变成了普通河水。

    说实话,到了这时,贾可道的脑海里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些东西,但很模糊,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

    贾可道甚至于有一种亲身试验的念头了。

    但很快就被贾可道给打消了。

    他可不敢保证自己在接触到冥河之水后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

    到了这时,贾可道也没有了继续试验下去的兴趣,随即便解除了那些小怯魔的催眠符。

    而那些小怯魔在醒转过来之后,哪里还敢停留,一个个屁滚尿流的仓皇逃走了。

    贾可道此时却一屁股坐了下去,双手捏了个法诀,口中缓缓念诵起《太上清静经》来,借此稳定心境,思考这其中的奥妙。

    贾可道这一坐也不知道是多少时间。而那格纳斯位面意识似乎也知道自己没法对付贾可道,招惹了此人反倒惹来灾祸,因而在贾可道静坐之时。也没有什么变故出现,甚至于在贾可道周围百里之内都没有一个恶魔出现。

    时间逐渐流逝,突然,一丝清风在冥河之上吹了起来。

    贾可道抬头朝着那丝清风看了看,那丝清风原本不应该在这里出现的,并且它的出现似乎勾动了什么变化。

    贾可道突然之间便站了起来,飞到空中。看了看冥河之水流动的方向,便朝着上游飞了过去。

    之前就说过。格纳斯位面并不大,较之火焰之地还要小上一些。

    在贾可道的疾速飞行之下,没多久,格纳斯位面的边缘处就出现在贾可道的视线范围内。

    好浓郁的邪恶混乱之力。贾可道看到在格纳斯位面的边缘处,无数的红色,黄色乃至于黑色混合交织在一起,以极为缓慢的速度使得边缘一点点的延伸出去。

    红色乃是火焰,黄色则是大地,而黑色就是邪恶混乱了,当然里面还混杂着一丝丝蓝色,那是水,很少很少。

    而那条冥河到了格纳斯位面边缘处尚未中断。还朝着外面延伸出去了一截,一直到位面屏障处,末端则是隐没在虚空之中。

    这就是一个奇怪的现象。没有源头的冥河从虚空里突然出现,随后流淌而下。

    贾可道感觉自己似乎看到了什么,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风越来越大了,伴随着呼啸之声。

    突然之间一丝丝灵魂波动带着哭泣声出现在贾可道的脑海之中。

    这是?

    贾可道的目光此时不由自主的再度看向了冥河末端。

    那是?

    这时的冥河末端上空突然出现一点点的绿色亮光,那是灵魂!

    以贾可道的目光想要看清楚是很容易的事情。

    一个个只有指头大小的智慧生物,半透明状。大多数身体外散发出一层淡淡的绿光,有少部分身上则是散发出蓝光。极少数身上散发出黄光。

    贾可道能够感受到这些散发出不同颜色微光的灵魂之间的实力不同。

    散发出绿光的灵魂大概也就是普通人,较为浓郁的绿光灵魂也就是精锐士兵的程度,而蓝光则是剑士,黄色乃是大剑士。

    这一点,贾可道是不会看错的,毕竟在异界里,灵魂的实力实际上就是与意志挂钩的,而更强大的战职者在意志上多数都不会很差,至少要比普通人强韧很多。

    灵魂最初很少,但渐渐增多,形成了一条稀稀拉拉的灵魂长河,在清风的吹拂下朝着下游缓缓飘去。

    这些灵魂里有人类,矮人,人马乃至于一些魔兽,它们在最初进入冥河上空时是出于沉睡之中的,但很快就苏醒了过来。

    它们用好奇无比的目光看着灵魂长河之外的世界。

    很显然,外面的场景与它们想象之中的景象并不一致。

    很快,就有微弱的灵魂波动扩散开来:“这里就是神国了吗?”

    “不会吧,听说神国就连大地都淌着蜜,树木上长着面包,烤鸡,河里流淌着奶,这里哪一点像了?”

    “我们不是应该由尊贵的神使接引,前往神国么?”

    “这里可能就是神国的边缘吧?”

    “嗯,可能是。”

    就在一些苏醒过来的灵魂开始用灵魂波动谈论的时候,一阵充满着绝望的灵魂波动响了起来。

    “欧,不可能!这不可能!不可能!”

    一个白发苍苍的人类老头灵魂将下面的景象仔细看了一遍之后,脸色苍白的吼叫了起来。

    “这位先生,您没事吧?”

    旁边的灵魂倒是出于好心,关心询问起来。

    或许在这些灵魂看来,接下来的旅途会变得越来越美好。

    “没事?呵呵,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白发老头灵魂惨笑道。

    “什么地方?难道不是神国边缘么?”

    灵魂们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就这么一会功夫,它们已经对之前的推断彻底信了。

    “神国边缘?看见下面那条河了么?那是冥河!”

    白发老头灵魂厉声说道。

    “冥河?是什么?”

    对于白发老头灵魂的话语。很多灵魂都不理解。

    但这些灵魂里始终都有一两个知识略微渊博的。

    一个有些颤抖的灵魂波动响了起来:“老先生,冥河?您确定是冥河?”

    这是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男人灵魂,它的脸色已经惨白至极。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没错,这就是冥河,传说之中流转整个深渊的冥河啊,没想到,我扎格拉斯在死后竟然真的看到了!”

    白发老头灵魂此时的情绪反倒是变得稳定了一声,用一种略显凄凉的灵魂波动说道。

    “您老人家就是大博学者扎格拉斯大人?”

    那个年轻男人灵魂顿时惊呆了,反倒是没有注意到对方话语里的残酷事实。

    “没错。我就是大博学者扎格拉斯,难道还有人敢冒充我么?”

    白发老头灵魂的神色完全转变。略带着一丝高傲回答道。

    大博学者!

    扎格拉斯!

    虽说有很多灵魂都不明白这两个名词或者名字的含义,但也有不少灵魂用敬仰的目光看着扎格拉斯。

    大博学者号称主物质位面里最有学问的存在。

    实际上博学者相对于那些战职者,施法者来说,其等级划分很简单。

    刚刚入门的乃是初学者。在经过数年时间的学习之后,就可以被称为博学者学徒了。

    之后,想要成为博学者的话,那么就需要同时聚集十位博学者对其进行测试,只有通过这种测试,才能够成为博学者。

    嗯,最后就是大博学者了。

    而大博学者并不是测试出来的,而是资深的博学者在某个方面的知识研究得到了极大的成果之后被所有博学者公认,承认。才能够成为大博学者!

    说实话,每一位博学者都可以称得上异界里顶尖的教授,科学家了。

    这些人都是十分傲气的。因而想要让这些博学者公认,承认,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了。

    因而在得知这白发老头灵魂竟然就是大博学者扎格拉斯大人之后,很多灵魂都相信了它的话。

    但接下来,问题来了。

    “这里是深渊?”

    “欧,不可能吧?”

    “妈妈爸爸。亲爱的杰米亚,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可是晨曦之主的虔诚信徒啊!富饶而美丽的晨曦山呢?我要晨曦山!”

    “你是虔诚信徒。我也是啊,我是爱情女神的虔诚信徒啊!我的纵欲之境呢?”

    在那些灵魂反应过来之后,顿时在灵魂长河里就炸开了锅,各种各样的灵魂波动,带着焦急不安在空中来回震荡。

    “呵呵,我还是知识之主的神眷者呢。”

    看到这些灵魂的惊慌失措,白发老头灵魂不由得低叹一下,片刻之后,它头顶上原本已经若隐若现的信仰之线彻底断裂了,这是它主动切断的信仰之线,因而在转眼之后,突然一个金色符文浮现了出来,印在了扎格拉斯的灵魂之上,痛得扎格拉斯死去活来。

    “渎神者?”

    之前那个也算是有点见识的年轻灵魂不由得惊叫了起来。

    顿时那些原本还在哭泣恐慌的灵魂顿时远离了扎格拉斯。

    渎神者这个名字可不好玩。

    不管是在哪个位面里,渎神者最终的下场都是被送上火刑柱或者其它什么地方处死想,并且与渎神者有关联的任何人都会受到牵连。

    想想看吧,侮辱了神明,下场会很好么?

    见到之前对自己恭敬无比的其它灵魂,在这一瞬间就好似遇到瘟疫一样躲开自己,扎格拉斯不由得狂笑了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在灵魂长河里,即便是想要跳到冥河里,也是不可能的,灵魂们只能前进,不能后退或者上下。

    贾可道已经隐去了身形,随着这些灵魂缓缓朝着下游移动。

    此时,贾可道能够察觉到这些灵魂虽说已经出现在格纳斯位面,但实际上又暂时没有位于格纳斯位面,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概念。也就是说,贾可道现在想要对这些灵魂干些什么都是不可能的。

    这与那位火焰君主点燃神火之时的情况差不多了,只不过在本质上略微有些差异。

    当这些灵魂漂流到冥河中段时。新的变化出现了。

    格纳斯位面上空开始乌云密布,一点点雨水朝着地面坠落下来。

    远处的恶魔都开始欢呼起来,虽说它们天然就适应了这里的恶劣环境,但出现雨水这种新的变化,还是感觉有些愉悦的。

    这也意味着那些小魔菇能够长得更好。

    而在冥河上空的那些灵魂在雨点触及之后,便真实的出现在格纳斯位面之中,狂风劲吹。大量灵魂开始朝着冥河两畔坠落下去。

    在这一刻,那些灵魂突然之间感受到一种难以抑制的恐惧。从内心深处冒了出来,它们发出尖锐无比的灵魂波动,但却丝毫无法阻止自己的下坠。

    贾可道眼疾手快,朝着那个名叫扎格拉斯的大博学者灵魂一招手。那带着黄色微光的灵魂就飞了过来,贾可道抓在手里,随后便径直收入袖中。

    对于这一幕,注意到的灵魂很少,毕竟贾可道早已隐去了自己身形,即便是有灵魂注意到扎格拉斯的情况,也最多只能够看到扎格拉斯飞了过去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再说了,这些灵魂正在无尽恐惧之中向下坠落,它们即便是看到了这一幕。也不会有什么感觉。

    贾可道此后频频出手,凡是蓝光以上的灵魂,都会被贾可道直接收入袖中。而一些绿光较为浓郁的灵魂,贾可道也不会放过。

    毕竟蓝光以上的灵魂并不多,每一百个灵魂里也就只有五六个,而黄光灵魂到现在为止,贾可道也就只看到了扎格拉斯一个。

    贾可道并不知道自己抓这些灵魂有什么用处,不过隐隐约约感觉之后有用罢了。

    在连续收取了上百个蓝光灵魂以及数百个浓绿灵魂之后。贾可道在灵魂里搜寻的眼睛不由得一亮,一个周身散发出橙光的灵魂出现在灵魂长河里。

    这个灵魂并不是人类。而是一头巨龙的灵魂。

    说实话,贾可道还是第一次看到巨龙的灵魂。

    在橙色光芒的包裹之下,这头巨龙也就只有指头大小,在灵魂状态下,不管是人类还是巨龙,它们第一次平等了起来,嗯,仅仅只是从体型上来说。

    说实话,贾可道大概也能够看出这头巨龙仅仅只处于青年期,是一头白龙。

    在第一眼看见的时候,贾可道差一点就将这巨龙灵魂看成是银龙了。

    但银龙与白龙之间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贾可道自然不会客气,袖子一抖,便将这头巨龙灵魂连同在它四周的一些灵魂都统统收入袖中。

    在这头巨龙灵魂身旁的灵魂至少也是蓝光以上,甚至于还有几个黄光,其中一个灵魂几乎就要转化为橙光了,并且巨龙领域与这些人类灵魂之间相互仇视着。

    看到这里,贾可道大概也能够猜测出一点故事来。

    这头白龙应该是比较倒霉,遇上了一群企图屠龙的勇士,然后两败俱伤,嗯最后的胜利者应该是这些屠龙勇士了,毕竟白龙挂掉了,而贾可道也不相信就这么五六十个人类就能够将一头白龙干掉,没死的人类应该更多。

    当然,这个时候,贾可道也不会去探寻这个故事的真相。

    此时的雨水已经转变为狂风暴雨。

    海量的灵魂已经进入这个位面,在狂风暴雨之下朝着冥河两侧坠落下去。

    当然,这些灵魂的数量就现在看来是很多的,但如果贾可道从小怯魔处获得的记忆相比,进入这个格纳斯位面的灵魂数量就太少了,与深渊相比。

    贾可道大概估算了一下,到现在为止,已经进入格纳斯位面的灵魂数量大概也就只有五百多万,而看天上的乌云正在缩小,达到顶点的狂风暴雨也开始出现颓势,那么接下来之后进入格纳斯位面的灵魂也不会比现在更多了。

    那些早已掉落在河畔碎石地上的灵魂就好似一个个泥团被水泡开了,那些灵魂体外出现了大量泡沫。在迅速膨胀之后就形成了一个个红色的茧子竖立在碎石地上。

    而那些运气不好掉入冥河之中的灵魂也同样在外面形成了泡沫,然后缓缓靠在了岸边。

    终于,这一场灵魂雨结束了。

    乌云消散。狂风与雨水同时消停。

    此时冥河两旁已经竖立了密密麻麻的红色茧子,这些红色茧子只有巴掌大小,其内缓缓出现一些震动。

    有些不同,贾可道略有所悟的看着那些红色茧子,随后便落在河畔,伸手将几个红色茧子抓在了手里,准备剖开查看一下。

    这红色茧子的坚固程度都超出了贾可道的想象。

    如果不是贾可道的力量足够的话。恐怕在红色茧子上连一道伤痕都无法留下。

    剖开茧子,里面就径直流出了一滩红色的水。

    什么都没有。

    好似在接触到外面空气的一瞬间。里面的东西就自行融化了。

    贾可道将红色水蘸了一点,检查了一遍。

    居然与魄水有些相似,只不过里面蕴含着大量的邪恶混乱之力,并且在迅速的蒸发之中。

    一连开了十多个红色茧子后。贾可道停了下来。

    这种检查没有多少用处,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在红色茧子里,灵魂已经出现不可逆转的变化。

    就在贾可道停下不久,最初形成的红色茧子已经开始破裂了。

    一条条淡红色的肉虫从破开的茧子里爬了出来,这些肉虫身上湿漉漉的,皮肤极为娇嫩,贾可道伸手戳了一下,一条肉虫的皮肤就随即爆裂开来,将一些具有微酸的体液溅射出来。

    它们出壳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扑在破裂的茧壳上大口大口的吞食起来。

    原本坚固无比的茧壳在肉虫出壳之后随即就变得柔软无比。

    这些肉虫将茧壳尽数吞下之后。体型随即便从三根指头粗变成了儿臂,而原本柔嫩无比的皮肤也变得坚韧起来,即便是贾可道伸手猛戳几下。其皮肤也不再爆裂开来。

    当然,贾可道的这种举动很快就引来了这些肉虫的攻击。

    不管怎么说,这些肉虫除了体型之外,实际上与小怯魔记忆里的肉虫差不多。

    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贾可道也早已在小怯魔的记忆里看到过的。

    肉虫们在相互碰到一起的时候,随即就爆发了激烈的战斗。

    它们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生前的任何记忆。将任何靠近自己的肉虫当成了生死大敌,扑上去就用自己布满利齿的环形嘴巴撕咬对方。

    这完全就是一场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或者以运气论英雄的战斗。

    抢先咬住敌人的肉虫在一阵拼命撕扯之后就能够干掉对手,然后疯狂吞噬敌人的尸体,以便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壮。

    而也有运气较差的肉虫,刚刚干掉敌人,全身带伤的时候就遇到了新的敌人,然后被新敌人干掉,自己连同敌人的尸体成为新敌人的食物。

    争分夺秒!

    第一头干掉敌人,并迅速吃掉对方的肉虫此时体型已经从儿臂提升到了两倍儿臂的粗壮。

    对于这些肉虫来说,有了体型上的优势,那么接下来的战斗就比较轻松了。

    渐渐的,强者越强,弱者嘛,被吃掉。

    到了后来,甚至于那些最强壮的肉虫开始守在那些尚未破裂的红色茧子旁边,等候着那些新虫的出现。

    这完全就是一场*裸的屠杀。

    终于,一条肉虫在体型增长到大腿粗的时候,就开始脱离战场,寻了一个石缝,费劲的钻了进去,随后外壳开始出现大量细丝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第一头小怯魔应该出现了?

    贾可道的眼睛在河滩上来回扫视着,查看着这些肉虫的变化。

    随着第一头小怯魔的出现,河滩上的情况出现了变化。

    小怯魔对于这些肉虫来说,基本上就是可以轻易碾压它们的强者了。

    伸手抓住几条肉虫,一阵狼吞虎咽之后,这头小怯魔就慌乱的开始远离冥河。

    而这个时候,贾可道已经注意到。远处那贫瘠无比的大地上,一些恶魔正朝着这边赶来。

    这些恶魔大多数都是小怯魔,少部分则是进化之后的翼魔。剑魔这些恶魔。

    它们在抵达河畔之后,随即便开始了一场盛宴。

    凡是个头够大的肉虫,都被它们盯上,然后被抓住塞入口中吞吃。

    将肚子填饱之后,这些恶魔方才停手。

    之后,凡是新出现的小怯魔就被它们拦下,收为手下。

    当然。那些从外面赶来的小怯魔却不肯放弃这样饱食一顿的好机会,它们在河滩上拼命击杀着肉虫。吞食着这难得一见的美食。

    但那些翼魔,剑魔此时却不允许它们继续吞吃下去。

    要知道,这里每一条肉虫都可能进化成为小怯魔。

    作为城堡的主人,这些翼魔。剑魔想要招收更多的小怯魔充当手下,就这样被吃掉了,如何能够让它们忍耐。

    在一头剑魔挥动剑臂击杀了数头抢食的小怯魔之后,其余的小怯魔随即就吓得立马逃走,但在逃到没有其它恶魔的河畔后,它们又会开始吞吃那些肉虫。

    这是一种来自于血脉深处进化的渴望。

    渐渐的,运气较好,在其它恶魔杀戮之下又吃够了肉虫的小怯魔也寻了个略微安全的地方陷入沉睡之中,体外喷出细丝将自己包裹起来。

    它们很快就从茧子里爬了出来。而这时它们已经从小怯魔进化成为翼魔,剑魔,狂魔等等之类更高级的恶魔了。

    为了建立自己的城堡。这些新鲜出炉的恶魔也需要小怯魔充当手下,因而它们也加入到拦截小怯魔的行列里。

    这无形之中就加剧了竞争。

    对于这些恶魔来说,不管是之前的老牌恶魔,还是才进化的恶魔,它们相互之间略微冲突之后就演变成为一场厮杀。

    这就是整个格纳斯位面的缩影,到处都是厮杀。杀戮,血腥。

    时间不断推移。渐渐的,河滩上的红色茧子已经变得很稀少,而肉虫也不多了,大量的肉虫进化成为小怯魔,被那些翼魔,剑魔,狂魔等等拦截下来,或一顿拳打脚踢,或直接杀戮,总之,只要给这些小怯魔一点震慑,那么它们就会变得很老实。

    召集了足够的手下之后,那些恶魔开始一一撤离。

    毕竟这些恶魔即便是脑子经常残疾,但它们也明白一点,自己召集的小怯魔不能够超过自己的震慑范围,否则的话,恐怕还没带回城堡就会逃掉大半。

    贾可道此时已经坐在了河畔旁,之前的积累现在已经形成了洪峰正不断冲击着炼气化神下层到中层之间的瓶颈。

    贾可道已经抓到了一丝大道,虽说这一丝大道与世界的崩灭有关,但这并不妨碍贾可道冲击炼气化神中层。

    此时的贾可道已经进入到完全不知外界的状态,而那些恶魔即便是从贾可道身边走过,也无法看到贾可道的存在。

    甚至于无所不在的混乱邪恶之力也被贾可道莫名之间透出的气势尽数排挤了出去。

    渐渐的,贾可道身上透出了一丝丝青气,犹如烟雾,缠绕在身边,并不断朝着四周扩散出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贾可道身上透出的青气已经将四周百里之内尽数笼罩。

    那些位于青气范围内的恶魔都好似看到了天敌一样,纷纷逃走,即便是有城堡也顾不得了。

    突然之间,原本藏在贾可道阳神之中那本道德经凭空出现在贾可道头顶之上,悬浮约一尺高。

    一缕缕青光好似清水流下,将贾可道体外的青气洗涤。

    受此一激,那些青气便夹杂着青光开始退回贾可道体内。

    而这时,格纳斯位面的位面屏障上竟然自行破开了一个窟窿,无数的狂暴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顺着那个窟窿就如同瀑布一样倾泻了下去。

    在这个窟窿的下面便是贾可道。

    格纳斯位面似乎在抗拒灵气的进入,海量的狂暴灵气从这个只有数平方米的窟窿里拥挤下去。

    灵气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不断凝结起来,在靠近贾可道之前就凝聚为实体,如同清水一样倾注在道德经上。

    此时的道德经散发出的青光犹如一把倒置的伞。将这些灵气一点不剩的收集起来,吸收进去。

    之后,道德经的青光变得越见浓郁起来。

    贾可道此时已将那些青气尽数收回体内。不断吸收起道德经里散发出来的青光。

    这种异状持续了整整一周时间,那位面屏障方才修复,将狂注而下的灵气止住。

    道德经这时才回到阳神之后。

    贾可道缓缓睁开眼睛,两道青光随即从眼中射出,环视一圈之后,缓缓收回。

    终于踏入炼气化神中层了。

    贾可道体味着在道行刚刚提升之后,这个世界朝着自己露出的一些东西来。

    良久之后。贾可道眼中的青光缓缓消散,恢复到之前的模样。

    但贾可道此时就好似完全与四周融合在一起。举手投足之间自然会影响到四周的环境。

    贾可道轻轻向前跨出一步,身形便自行消散在原地,再度出现的时候,却已经在那格纳斯位面之外的星界虚空之中了。

    贾可道对于这格纳斯位面的了解虽说比不上那位面意识。但也相差不多了。

    但与位面意识被约束在位面之中不同,贾可道可以借用这个位面的好处,但却不用付出任何义务。

    想了想,贾可道再度回到了格纳斯位面之中,将之前从灵魂长河里捞出来的灵魂尽数从袖子里抛出。

    顿时,在贾可道面前,就密密麻麻出现了数以千计的灵魂球。

    这些灵魂在出现之后,不由得惊讶的看了看四周,对于自己能够安然无恙。它们感到有些奇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灵魂之间随即便荡起一阵阵灵魂波动,相互之间猜测了起来。

    就在这时,贾可道显出了身形。朝着这些灵魂笑了笑,将侵袭过去的邪恶混乱之力驱散。

    对于突然出现的贾可道,这些灵魂里大多数都惊慌不安的,虽说这些智慧生物在生前要不是有实力的职业者,要么就是身居高位,但在死亡变成灵魂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泡影,生前的一切压根就没可能保护到现在的灵魂。

    但里面的灵魂始终有机敏的。

    那个大博学者扎格拉斯随即便从灵魂之中挤了出来。在指头大小的灵魂光辉里,扎格拉斯就朝着贾可道径直跪了下来,传出的灵魂波动如实的显示出它心头的激动。

    “伟大的神啊,您难道是来救赎我这个渎神者的吗?”

    贾可道在这些灵魂里记忆最深刻的就算是这个大博学者了,实际上一个大博学者对自己所能够起到的作用可要比其它灵魂大多了,即便是那头白龙灵魂也比不上一个大博学者,虽说它的灵魂较之扎格拉斯更为强大。

    扎格拉斯的话语顿时在灵魂里激起了一阵骚动,那些灵魂此时就好似如同遇上了救世主,纷纷朝着贾可道跪下,大量的灵魂波动来回交织着,企图让眼前的神明搭救自己。

    “本尊不是神明,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本尊可以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可以保留自己的记忆成为亡灵。”

    贾可道之所以将这些灵魂从灵魂长河里捞出来,无非就是想要找一点试验材料,来验证自己的一些想法罢了。

    一听到贾可道如此一说,那些灵魂顿时有些茫然,甚至于一些灵魂开始激动起来,指着贾可道就开始大嚷:“他是一个骗子,是一个亡灵巫师,大家不要相信他,我们可以在这里生活下去。”

    嗯,不管是人类还是矮人或者其它什么智慧生物,里面都有着野心家。

    即便是在死亡变成灵魂之后,这些野心家也会企图利用各种手段将一部分灵魂拉到自己麾下,从而建立起自己的权势来。

    但它们却忘记了一点,这里可不是主物质位面,而是一个它们压根就不了解的陌生地方。

    “嗯,你们愿意选择这次机会么?”

    贾可道丝毫不理会那些野心家的话语,脸上带着一丝微笑朝着那些灵魂问道。

    “我愿意!”

    那个扎格拉斯却是第一个点头答应了下来。

    至于那几个野心家灵魂则是煽动着一些灵魂跟着自己离开了这里,朝着更加陌生的地方飞去。

    在离开了灵魂长河之后,这些灵魂倒是可以轻而易举的飞行了,这倒是一个难得的好处。

    但大部分的灵魂还是留了下来,它们并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也不愿意去相信那几个野心家的话语。

    当然,它们之所以犹豫完全就是因为对于变成亡灵有些无法接受罢了。

    毕竟,如果不是必要的话,任何一个人不会愿意变成亡灵的。(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