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尊半神,十名七阶强者,还有四十名天位修士,这么强大的阵容,咱们……”

    唐楚阳虽然不惧七阶强者,那也是在单对单的情况下,如果数量达到两名,他都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撑得住,超过三个七阶强者的话,唐楚阳绝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逃跑。▲∴,

    即便是不算这十名七阶强者,单单是那四十名天位修士,都能打得唐楚阳落荒而逃了,他的元神精华再多,也扛不住几十个境界超过他的人轮番围攻啊。

    后面的话唐楚阳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他相信李令远肯定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而现在,唐楚阳也需要知道李令远打算怎么硬撼血阁强大的防守阵容。

    “我拦住他们,你冲进去……”

    李令远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极为平淡,平淡的近乎淡漠,但却让唐楚阳嗅出了一丝不祥的味道。

    “不行!我不能这么干!”

    唐楚阳不笨,李令远话里简单的几个字,加上血阁那边强大到让人绝望的防守阵容,再配合上他近乎淡漠的语气,那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唐楚阳在第一时间就品味了出来。

    李令远这是要拼死来拖住血阁的修士,以此为唐楚阳创造冲进通道的机会,这是要拿命去换其他人生存下去的机会!

    在这之前,唐楚阳和李令远的几次相遇并不算愉快,要说关系什么的,两人之间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可是就在李令远语气淡漠地说出‘我拦人,你冲进去’这话时。

    李令远在唐楚阳心里的地位。已经瞬间被他拔升到近乎于亲人的程度了,尽管到目前为止。唐楚阳对李令远的了解也只是截止到目前的简短接触。

    可不论是再怎么陌生的两人,一旦涉及到需要付出生命去捍卫,去做的事情时,需要付出生命的那一方,总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另一方最大的信任和感动。

    唐楚阳即便再怎么多疑,这个时候也被李令远平平淡淡的两句话给感动了,不但感动,而且感激。因为要被救出来的那些人里,唐家老爷子对唐楚阳来说无疑是最重要的。

    “想救你爷爷,就按照我说的去做!如果还有其他办法,谁愿意去死?!”

    李令远再次拿出了长辈姿态,冲唐楚阳说话的时候,已经带上了呵斥的口气,不过说完这话之后,李令远又缓和了语气,带着些无奈地劝解道:

    “况且。我肉身以毁,元神已经近乎枯竭,即便逃出生天,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以我这个将死之人换取你爷爷他们活下去的机会,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么?”

    “肉身毁了可以再找,元神枯竭可以温养。这不是您去送死的理由!”

    唐楚阳反驳的话几乎想都没想就顺口说了出来,听了李令远的话。唐楚阳终于明白为何感应不到他身上的生机了,肉身已毁。借壳而存,能感觉得到生机才怪。

    “重新寻找肉身?你小子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当肉身那般好找的?必须和我开启的神印契合不说,而且肉身强度还不成差了,不然根本不可能容得下我的元神!”

    李令远有些好笑地瞪了唐楚阳一眼,他也不想死啊,整个大陆上的修士之所以玩命儿的修炼,还不是为了长生?为了与天争命?

    他李令远从一阶凡人修炼到如今的七星境后期,只差一步就能踏入半神的门槛,富贵荣华什么的暂且不说,那么多老兄弟在一块守着,他怎么可能会愿意去送死?

    “如果我的元神只是遭受重创,温养复原自然不难,但我的元神如今已经枯竭,除非能够找到‘混元蕴神符’才有可能修复,但你知道混元蕴神符是什么级别的灵符么?

    君符啊!放眼整个大陆,能炼制君符宗师级灵画师只有三位,而且即便是这三位宗师级的灵画师,炼制一枚君符少说也得几十年时间,这还不算炼制君符所需要的那些世所难得的珍稀材料!”

    李令远似乎也为自己的必死结果而感觉不甘,这些话他原本可以不说的,但被唐楚阳这个晚辈几句生硬的关心,引出了压抑在心底里那股充满无奈的绝望。

    这时候李令远老年人一样唠叨不停地说出来的话,更多的不是在向唐楚阳解释他活下去的几率有多低,而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来排解即将离世的压抑和恐慌。

    “君符是没指望得到的,我也没想过能够得到君符,而另一个能让我活下去的办法,就是寻找一个同为七阶强者的人类躯体,修士一旦达到七星境,周身已经完全和元神同化,身体每一处肌肤都蕴含元神精气,

    如果能够得到这些元神精气温养,只要我的元神没有彻底消散,恢复起来也只是时间问题,如果这个七阶躯体足够强悍,我甚至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但这可能么?”

    这话李令远说得要多无奈,就有多无奈,但凡修为能够迈进七阶这个门槛的修士,哪一个不是历经生死考验的强人?想要直接抽掉一尊七阶强者的元神,并且让其肉身无损。

    这种事情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除非对方心甘情愿地付出肉身,但在无比现实和残酷的修士界,会有这么傻的七阶强者存在么?

    就算真有那样无私的人,怕也活不到成为七阶强者的时候!

    可就在李令远语气悲伤地陷入到自己的世界里时,一直默默地呆在一旁听着的凌紫嫣却美眸一亮,抬头看了看李令远,有些弱弱地抬手指着唐楚阳,冲李令远脆生生道:

    “李,李爷爷,你说的那种肉身,楚阳,他似乎就有一具……”

    “什么肉身?”悲伤的氛围突然被凌紫嫣打断,李令远语气非常些不愉快,不过等听明白了凌紫嫣的话之后,李令远顿时双目一突,惊呼道:“你说什么?!这小子身上有七阶强者的肉身?!”

    说这话的时候,李令远指着唐楚阳的手臂都在剧烈的颤抖,他心里其实并不相信凌紫嫣的话,但处于绝望中的人突然看到生机,哪怕明知道这个生机只是虚幻,心底也难免会生出几分惊喜。

    但唐楚阳的回答,直接让李令远陷入呆滞,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嗯,我身上似乎还真有一尊七阶强者的躯体呢,而且这具身体的强度超乎想象的高!”

    “呵呵……”

    陷入呆滞的李令远忽然笑了起来,笑得非常轻松和愉快,他突然反应过来了,这两个小家伙啊,原来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不要如此绝望和悲伤。

    好孩子啊!

    李令远看向凌紫嫣的眼神温和了许多,虽然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娃不是唐家的人,但从刚才那句话就可以看出来,她至少这个性子纯良的好孩子。

    “好了,你们两个的心意,老夫明白,不就是死嘛,我早就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了,也早就有了赴死的准备,行了,不说这些了,楚阳啊,准备一下吧,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经过刚才的一番唠叨,李令远心底里的抑郁已经发泄的差不多,两个孩子的好心劝解让他很开心,如今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那些没有交代的,到时候里面的人自然补充。

    如今,也是时候去救人了。

    “我真的有……”

    唐楚阳叹气,这种不属于恶意的不信任,他在唐家的时候已经遭遇过太多次了,所以这次他也懒得继续解释了,抬手轻轻在储物戒指一抹,光华一闪,琅邪老怪的躯体就被他直接抛了出来。

    “你这是干什么?”

    李令远有些不解地看着唐楚阳,同时他笼罩方圆数百里的强大感知,也跟着本能地感应了一下唐楚阳抛出来的‘东西’。

    只是感应到这个‘东西’的强大之后,李令远再次双目一突,眼珠子都差点儿瞪出了眼眶,近乎呓语一样呢喃道:

    “这,这是,七,七阶强者的肉身?”

    这呢喃的话说出来后,有好似如梦初醒一样,周身强悍无匹的气势陡然爆发开来,灰色的斗篷如同充气的气球一样瞬间鼓胀了起来,李令远的声音变了调一样惊讶叫道:

    “没有元神的七阶强者肉身!竟然是没有元神,完好无损的七阶强者肉身!好强大的,好完美的肉身!!!”

    “我都说了我有的……”

    唐楚阳笑眯眯地看着激动到无以复加的李令远,这个时候他已经把眼前这个毫无生气的老头,当做真正的长辈来看了,人家为了给让他救人,连命都不要了,唐楚阳没有理由不感激他!

    即便,在李令远看来,他的命也没有多长时间了。

    “我,我,你,你……”

    太激动了,太不可置信了,也太欣喜若狂了,李令远坚若磐石的心境,在这一刻,激动得差点儿崩溃掉,这就像一个已经绝望的溺水之人,突然被人从水里提出来一样。

    那一瞬间获得新生,遭遇超乎想象的结局时,心底里那种千言万语都无法言表的激动,让他在那一瞬间整个人都凌乱了。

    “李爷爷,我觉得你现在开始融合这尊肉身的话,咱们救人的成功率会更高,您说是么?”(未完待续。。)

    ps:(ps:时间上太紧张了,今天的四更赶得有些急,错别字可能不少,诸位见谅吧……)

    (..)–34853+dqsumh+11115257–>

第434-438章 、小深渊位面    ( )ps:感谢csw11书友的三次打赏!很久没有求推荐票了,在这里求一下,谢谢各位兄弟姐妹,诸位道友的支持了!另外求正版订阅,谢谢!

    那种长着人头的虫子就叫做人面虫,正如贾可道所检查的那样,这些人面虫体内就只有一丝残魂,那个池子则是一个魔力池,除了给城堡蓄积魔力之外的主要用处就是用来搜集星界里出现的残魂,而这些残魂被吸过来后就会在池水里化为人面虫。

    简单来说,这种人面虫就是这些恶魔的主食,嗯,应该是美味了。

    通常情况,人面虫只能由城堡主人,这头剑魔来享受的,至于那些小怯魔则只能享受播种在城堡后面的小魔菇,那是一种生命力极为顽强的深渊真菌,只要不将它们丢进岩浆里,在这个格纳斯位面里的大多地方都可以存活。

    而如果用恶魔的血液浇灌一下的话,这些小魔菇就会迅速生长,极为旺盛,因而就成为了那些小怯魔的主食。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种小魔菇味道极为难吃,且没有什么营养,仅仅只够活命罢了。

    嗯,整个格纳斯位面里的恶魔并不算多,城堡也就只有一百多个,不过凭借着那条贯穿整个位面的冥河,这个位面勉强发展了起来。

    据说在最辉煌的时候差一点就直接融入到真正的深渊位面中了,可惜在这之前格纳斯位面就受到了某位神明的攻击。

    格纳斯位面里最为强大的三位大恶魔一战而损,恶魔几乎被尽数屠灭,后面出现的这些恶魔都是从冥河河畔重新进化起来的。

    与主物质位面的生物不太一样的是,这些恶魔从出生开始,就拥有了这些记忆。

    这给贾可道的感觉有些怪异,就好似这个位面拥有某种灵智一样。

    嗯,到了这时,贾可道倒是有些警觉了起来。他能够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似乎有一双无形的眼睛正时刻注意着自己。

    贾可道此时并不知道,就在自己将这头剑魔的记忆完全读取之后,这个格纳斯位面里所有城堡里,每一头掌管着城堡的恶魔不管是在战斗还是休息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头颅望着天空,似乎在倾听着什么。

    数息之后,这些恶魔首领便开始召集城堡之中的恶魔,将恶魔编队之后便离开了城堡,朝着贾可道这个方向匆匆赶了过去。

    贾可道将剑魔的记忆尽数翻看之后。便伸手探入剑魔的无头尸体里,摸索了一下,将胸腔里的一颗魔核摸了出来。

    与那些火元素差不多的是,这些恶魔最重要器官也就是这魔核了,虽说剑魔这个实力等级的恶魔头颅掉了后也没法复活,但其魔核却能够保存一点意识,如果有机会的话,或许有一点复活的机会。

    当然,对于贾可道来说。这种恶魔的魔核如果经过净化的话,勉强也能够算是一种制器的材料了。

    随后,贾可道便显出身形,准备驱使那些小怯魔开采岩浆河里的金属液体。

    虽说贾可道的袖中乾坤也能够收取那些金属液体。但贾可道总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因而那些小怯魔才是最好的选择,自己只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回来收取仓库里的金属锭就可以了。

    但让贾可道没有想到的是,等到自己将身形显现出来之后。并且放出一丝巴蛇的气息后,那些小怯魔竟然没有丝毫畏惧,双眼充血。朝着贾可道就扑了过来。

    当然,这些小怯魔的攻击都是徒劳的,贾可道仅仅只需要一挥手,所形成的气流就将这些小怯魔尽数切成碎片。

    看到满地的碎尸块,贾可道不由得叹了一声,看来最终这些小怯魔也没法供自己驱使啊。

    但很快,贾可道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在自己的感觉里,那头原本逃走的翼魔竟然又回来了。

    贾可道飘上高空朝着城堡之外远远望去,就看到那头翼魔正朝着这边飞来,而其身后很远处则是跟着一群小怯魔,在没有翼魔的看管下,这些小怯魔竟然也没有溃散,一直追在翼魔身后,即便是跑得气喘吁吁也没有一个小怯魔逃走。

    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倒让贾可道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了。

    不过那翼魔倒是很快就发现了漂浮在高空之上的贾可道,等到它飞入城堡后,也只能拼命的朝着贾可道吼叫,却没法靠近半分。

    贾可道现在这个高度,那头翼魔压根就没可能接近。

    待到那翼魔吼叫了一阵之后,贾可道也没有心思等待下去,就开始降落下来。

    见到贾可道的高度降低,那翼魔倒是兴奋无比,但很快就高兴不起来了。

    贾可道轻轻一伸手,这头翼魔就感觉自己好似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自己就朝着对方飞了过去。

    啪嗒一声脆响,翼魔的头颅就被贾可道很直接扳断,拎在手里,开始提取其中的记忆。

    贾可道之所以这么做,完全就是为了了解到这头翼魔返回的缘故。

    嗯,没过几分钟,贾可道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原来如此。

    这些恶魔在之前受到了一种召唤,或者叫做感召更恰当一些,一个从内心深处冒出的声音指引着它们来到了这里,干掉一个入侵者!

    这个位面的确形成了自己的意识,贾可道心头想到,嗯,这按照地球上的说法应该叫做什么?盖亚意识?

    好像差不多。

    看来,自己的到来的确引起了这个位面的不安,而之前那无所不在,若隐若现的目光就应该是位面意识的注意了。

    而现在,这个位面的意识正在召集恶魔来干掉自己。

    这就不得不让贾可道注意了。

    当然,该做的事情,贾可道也不会放弃。

    将那些跟在翼魔身后扑来的小怯魔尽数干掉后,贾可道就抓了一把成兵丹出来,朝着地面一丢。

    嘭嘭嘭,一团团烟雾从地面上冒出,一连串清脆的炸裂声响起。

    片刻之后。五十多名天兵天将就出现在贾可道面前,见到贾可道之后就齐齐抱拳朝着贾可道行了一礼:“见过仙尊。”

    这些天兵天将便是那成兵丹形成的,半透明状,但却是实质,身上铠甲兵器齐全。

    贾可道随即便下令,让一名天兵去攻击石头,测试它们的实力。

    那块人形大小的石头被天兵一枪便戳出了一个窟窿来。

    贾可道还算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些天兵的实力比剑士还要高上一些,而天将则比大剑士高一点,按照这种规律。那有着魔家四将的成兵丹就应该与剑师差不多了。

    按照这样的效果,这成兵丹倒算得上一种很实用的丹药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些由成兵丹变化而成的天兵天将,只能存在一天时间,时间一到就会自行灰飞烟灭。

    但即便是如此,也不可否认,这成兵丹的确好用。

    贾可道随即便下令让这些天兵天将去岩浆河旁采集金属液体。

    这些天兵天将看上去有些呆板,但只要下令就会立即执行,不打半点折扣。

    用这些天兵天将来采集金属液体,其效率倒是要比那些小怯魔高太多了。

    看着正一板一眼执行着自己命令的天兵天将。贾可道想着有时间还是要多炼制一些成兵丹备用。

    要说青木山谷有了这些成兵丹的话,即便是遇到大量敌人也不用担心了。

    嗯,贾可道这时倒是有些时间了,索性就将石髓鼎从道德经里取了出来。不过在这之前,贾可道在四周插下了几面旗子,将无所不在的邪恶混乱之力驱逐了出去。

    毕竟这种邪恶混乱之力可能会影响到成丹的效果,贾可道也不敢大意。

    在开始炼丹之后。贾可道的麻烦很快就来了。

    距离这里较近的恶魔赶了过来,三个城堡。

    最初这三个城堡的恶魔碰到一起之后,便自行厮杀了起来。这可是一阵好杀,两千多恶魔混战在一起,不一会儿功夫,地上就躺了不少恶魔尸体。

    但这场混战很快就收手罢战,很显然,在这个过程中,那个位面意识起到了劝阻的作用。

    虽说这三个城堡的恶魔军队之后相互之间保持着距离,但它们始终是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贾可道此时正忙着炼丹,哪里抽得出时间去对付这些小苍蝇,索性再抓了一把成兵丹摔在地上,变出了上百名天兵天将,随后下令,任何靠近城堡三里之内的存在均为敌人,可杀。

    这些天兵天将接令之后便站在了城墙上,目光如炬,扫视着四周。

    待到那些恶魔出现之后,这些天兵天将就一身呐喊,脚下生出一团云雾,便腾云驾雾朝着那些恶魔扑了过去。

    不过,这些天兵天将不管怎样说都仅仅只是丹药化成,因而即便是腾云驾雾,其高度也不过十来米,但总归要比那些在地上奔跑的小怯魔强太多了。

    没多久,双方就撞在了一起。

    相对于那些动作比较缓慢的小怯魔来说,那些手持长枪的天兵却好似一头头猛虎,长枪在前,猛力一刺,犹如闪电,转眼之间,长枪之上便串上了五六头小怯魔,随后长枪一缩,再度横扫出去,便将趁机扑上来的小怯魔尽数扫飞出去。

    而那些天将此时已经扑入恶魔群中,手中的大关刀大开大合,力扫千军,每一次刀光闪过,就会有七八个小怯魔头颅飞起,鲜血喷出胸腔。

    对于那些小怯魔来说,这完全就是一场**裸的大屠杀。

    不管从速度还是力量上来说,那些小怯魔在天兵天将面前都是待宰的小鸡。

    数息时间一过,那些天兵天将掀起的杀戮狂潮就将那些小怯魔的士气直接击溃到零点以下,顿时那些小怯魔转身就逃,哪里还顾得上攻击敌人。

    倒是那三个恶魔首领要强上很多,比那些小怯魔倒是多挺了一会,有一头翼魔,一头剑魔,一头焚烧者。

    但等到那些小怯魔一逃,就将这三个恶魔首领给直接暴露了出来。

    剑魔的位置最差。顶在比较前面的地方,等到身前的小怯魔一逃,十多把长枪就朝着它攒刺过来,这头剑魔连挥剑招架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长枪刺穿,随后天兵们一起发力,将剑魔挑起,又是一阵攒刺,将其刺得千疮百孔,就连眼眶里也被两把长枪贯穿而入。硬生生从后脑穿出,将脑浆都带了出去。

    而那头翼魔已是吓得浑身哆嗦,准备逃走,可这时已经没有了机会,被一名天将奋力跃起,刀光一闪,便将其从中剖开,当场击杀。

    倒是那焚烧者躲在最后面丢火球,虽说没能干掉一个天兵。但在小怯魔开始溃败的时候,它却安全的逃了出去。

    但它也是很悲催的,刚刚逃出不到数里之路,一道黑红色的光柱就从天而降。落在了它身上。

    顿时凄厉的惨叫声从焚烧者口中飙了出来,但在黑红光柱之中,这头焚烧者身体开始迅速膨胀了起来,数息之后。其体型就膨胀了一倍有余,尤其是那两条原本就比较长的手臂,现在竟然伸长了一倍半。

    待到黑红光柱消散的时候。焚烧者很不情愿的转身朝着天兵天将冲了回来,而那些逃散的小怯魔此时也纷纷冲了回来。

    正在炼丹的贾可道转首看了一眼,不由得笑了起来,看来这格纳斯位面的意识竟然直接插手了。

    现在那头焚烧者在短短数息时间里就进化成为了实力十一级的精英焚烧者。

    除了位面意识直接插手,这种奇迹基本上是不可能出现的。

    不过这时,贾可道心头的不安反倒是缩减了很多。

    看来,这格纳斯位面意识所能够插手的极限也就在这里了,利用位面本源赐予恶魔力量,促使其提前进化。

    不过那焚烧者在进化为精英焚烧者后,实力就不太一样了。

    之前丢火球是一个个的丢,命中率也很低,但现在,轰,一声巨响传来,精英焚烧者一丢就是三个火球,一名天兵躲闪不及当即便被三枚火球击中,半透明的身体被爆炸的烈焰高高掀起,待到掉落下来的时候,身体已经渐渐消散。

    不过那些天兵天将也不是吃素的,随即就杀了过去。

    在那精英焚烧者再度干掉一名天兵之后,就被一名天将挥刀斩掉了头颅。

    剩下的小怯魔在冲过来后,也很快被一一斩杀干净。

    两名天兵阵亡,贾可道皱了皱眉头,随即便加快了炼丹的速度。

    因为贾可道发现更多的恶魔从四面赶了过来。

    那一百多名天兵天将不断击杀着赶来的恶魔,但自身也开始不断损失。

    很快,那些恶魔就学得聪明了一点,四面八方同时朝着城堡进攻,使得贾可道不得不将剩下的成兵丹尽数丢出。

    随着更多的天兵天将与恶魔厮杀在一起,格纳斯位面意识也加快了对那些恶魔的进化。

    “嗷!”

    一道黑红色光柱消散,一头手持四把锐利骨剑的四臂蛇魔从光柱里跳了出来,扭动着蛇尾就迅速游向了城堡。

    三名天兵随即便扑了上去,长枪攒刺,但随即便被两把骨剑夹住,另外的两把骨剑则轻而易举将两名天兵的头颅斩落了下来。

    这四臂蛇魔在这些恶魔里算得上是近战最强了,它一路杀过去,待到其冲到城墙下的时候,已经有六名天兵被其斩杀。

    此时一名天将从后面追了上来,跃起就是一刀朝着四臂蛇魔劈了下去。

    但四臂蛇魔天生就是近战精英,大刀转眼之间便被夹住,随后在天将身后就浮现出一名全身笼罩在黑雾之中的巴布魔,两把淬毒匕首向前一戳,之前悍勇无比的天将就不得不遗憾的消散在空气之中。

    到了这个时候,围在城堡四周的恶魔数量已经超过了三万,而那些负责警戒的天兵天将的数量已经从两百多迅速削减到不足一百,甚至于在岩浆河旁负责收取金属液体的天兵天将都加入到战斗之中了。

    到了这时,甚至于一些小怯魔都得到了进化的机会,成为了更强悍的恶魔。

    看到那些天兵天将不断消散在空气之中,贾可道不由得轻叹一声,随即便将有着魔家四将形象的成兵丹丢了出去。

    这四枚成兵丹乃是成兵丹里的精品,贾可道之前打算收藏起来当成纪念的。不过现在嘛,为了不影响到自己炼丹,也就只能先用出去了。

    毕竟,贾可道这次炼制的成兵丹,加入了从岩浆河里提纯出来的一些秘银,想来炼出的成兵丹其品质要比之前那炉强上很多了。

    但前提是不受到影响。

    那四枚成兵丹摔落地面之后,随即便爆出四团烟雾。

    四名体型彪悍的天将从烟雾里冲出,贾可道连命令都没下,这四名天将就呀呀呀的冲向了跳过城墙的恶魔。

    其中魔礼青手持长剑,其上有着符印。有着地水火风四字,长剑轻轻一挥,一股黑风随即生成,其中隐藏无数长矛。

    那头刚刚跳过城墙进来的四臂蛇魔,被那黑风一卷,身上就出现无数窟窿,当即倒地毙命。

    随后又一头体型不断膨胀的狂魔朝着魔力青冲来,但被魔力青用长剑唤出一条火蛇,朝着那狂魔身上一绕。就将其化为灰烬。

    此时随着那些天兵天将不断阵亡消散,跳上城墙的恶魔数量越来越多。

    那手持长枪的魔礼海,一枪将扑来的一头翼魔刺死之后,便取下了背后挂着的琵琶。拨动弦声,一股无形的音波扩散而出,将两头企图从身后偷袭的巴布魔镇成了肉沫。

    那手持一把伞的魔礼红更是厉害,手中的伞微微一转。四周顿时陷入一片黑暗,随即无数雨点喷射出去,只要挡在这雨点喷射线路之上的恶魔。顿时被雨点穿得千疮百孔。

    唯独手持双鞭的魔礼寿,取下腰间一囊,轻轻一拍,一头白色小老鼠就从囊中窜起,直奔天空,片刻之后化为一头白象,肋生飞翅,长鼻一卷,便将一头刚刚进化完成的翼魔卷起,巨口一张便将其活生生的吞了下去。

    随着这魔家四将加入战团,原本即将崩溃的战局随即便稳定了下来。

    那些不断溃败下来的天兵天将随即便簇拥在魔家四将身边,形成四个小战团,将那些恶魔吸引过来,随后由魔家四将出手绞杀,而这些天兵天将仅仅只是防备那些恶魔窜过防线影响到贾可道。

    很显然,这魔家四将较之那些天兵天将要多上一点灵智。

    但它们总归只是丹药所化,加上数量太少,随着更多的恶魔涌入,就算是那魔家四将也有些难以抵挡了。

    尤其是几头精英焚烧者进化成为全身带火与火元素有些相似的火焰魔之后,战局彻底崩溃。

    这些火焰魔的实力至少也与剑师,魔导士相等了。

    如果放在主物质位面的话,都快要成为大督军了。

    何况,在主物质位面里,那些恶魔的实力都受到很大的压制,但在这格纳斯位面里,到处充斥着邪恶混乱之力,这些恶魔的实力非但没有受到压制,反倒是比之前更加强悍。

    随着这几头火焰魔联手在城堡上空招出一片火云,无数的火球好似雨点一样落下,就算是魔家四将也不得不轻叹一声,被剧烈的爆炸直接消散在空气之中。

    轰轰轰!

    将魔家四将放出之后的贾可道原本将心思全力用在了炼丹之上,但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就这么一会功夫,那魔家四将就挂掉了,最让他不能容忍的是,数十个火球直接飞了过来,在一连串的爆炸声后,虽说石髓鼎没有受到破坏,但里面正在炼制的丹药却报废了。

    那几面旗子压根就没能挡住火球的爆炸,使得之前被隔离出去的邪恶混乱之力又窜了回来,然后丹药就受到污染,彻底报废。

    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贾可道将石髓鼎一收,肉身就开始膨胀了起来,一块块鳞片随即便在肉身上浮现了出来。

    此时贾可道或许是受到了一点影响,肉身膨胀速度极快,转眼之间就从人类变成了数百米长的巨蛇,而此时扑过来的恶魔就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刚一近身,尚未递出爪子,就被膨胀开来的巨蛇直接压到了身下。变成了一滩肉泥。

    蛇尾一甩,城堡内的建筑物纷纷倒塌,数以百计的恶魔,不管是小怯魔还是更高级的狂魔,剑魔,焚烧者乃至于两头四臂蛇魔都好似保龄球一样被击飞出去,但尚未落地之时,其体内已成一滩肉酱,骨头碎裂,就连魔核都被震成了粉末。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顿时将那些刚刚跃上城墙的恶魔给吓傻了。

    恶魔固然邪恶混乱。但在脑子清醒的时候也不是傻子。

    它们也知道害怕,害怕死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城堡里怎么会突然出现一条巨蛇?

    呼!

    尚未等它们反应过来,贾可道已经张开了巨口,用力一吸,一股巨大的吸力随即形成。

    横扫一圈,贾可道就好似一个巨型吸尘器,不管是恶魔,还是碎裂的石块,统统飞了起来。朝着那张巨口投入。

    这一口下来,贾可道至少将两千多恶魔吸入腹中。

    而此时的贾可道不断膨胀的躯体已经高出了城墙,出现在那些围在城堡四周的恶魔眼里。

    震撼,恐怖。转身逃!

    任何恶魔此时的第一反应都如此的雷同。

    逃?

    贾可道的体型此时已经膨胀了一千两百多米,虽说尚未膨胀到极限,但却已是胃口大开,要说之前被吸进去的恶魔连贾可道肚子小半都没有填饱。

    至于那些恶魔身上携带的邪恶混乱之力对于巴蛇来说压根就没有半点作用。好似核子熔炉一样的胃就算是邪恶混乱之力这样的无形东西都能够轻而易举的消化掉。

    呼!

    贾可道为了加快速度,直接就将头颅探了出去,张嘴猛吸。

    如果此时从高空上看下去。就会发现,贾可道真的如同一台吸尘器,而那些四处逃散的恶魔就如同灰尘,蛇头一转,所朝向的恶魔就会出现一大片空白。

    就这么吸了一会之后,贾可道都忍不住打起了饱嗝。

    恶魔的数量的确有些多了。

    并且这些恶魔与之前吞过的亡灵不一样,比较而言,贾可道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恶魔的肉要扎实很多,并且分量十足,以至于贾可道的胃一时间都有些消化不及了。

    当然这也与贾可道刚刚膨胀到一千二百米有关,如果膨胀到极限的一千九百多米的话,那么也就只有七成饱了。

    待到贾可道的躯体不再膨胀时,数以万计的恶魔大多数已经进了贾可道的肚子,而少部分则是拼命逃了出去。

    而这个时候,那个格纳斯位面意识似乎也没有再出现过,就连贾可道之前感受到的窥视感也随之消失了。

    贾可道想了想,或许是格纳斯位面意识给恶魔进化输出的力量消耗太大的缘故?

    对于那些逃走的恶魔,贾可道并没有追上去,完全没有必要。

    自己现在要对付的是格纳斯位面意识,而不是这些零星的恶魔。

    既然那个格纳斯位面意识退缩了,那么自己就找上门去吧。

    贾可道可不会给对方恢复的机会,蛇头一转,就朝着地面冲了下去。

    之前就说过了,巴蛇打洞的本事很不错,当贾可道的蛇头刚刚靠近地面时,地上就自行出现了一个凹坑,并且迅速向下塌陷。

    前后不到五分钟,贾可道就全身钻入了地下,好似一条蚯蚓不断深入。

    要说就这样单纯朝着地下钻入,是没什么收获的,但贾可道就在那个格纳斯位面意识不断给恶魔进化之时,已经顺着那股力量将这个位面的本源锁定了,因而虽说贾可道看上去仅仅只是朝着地下不断深入,但实际上却是不断朝着位面本源靠近。

    这是一种很难解释的现象。

    轰,随着贾可道锁定位面本源不断靠近时,大地也随即震动了起来,剧烈的震动使得地下的岩层不断塌方挤压。

    这并不是贾可道靠近位面本源所引来的结果,而是那个格纳斯位面意识在发现贾可道靠近位面本源之后引发的攻击。

    感受着大地的挤压,贾可道心头不由得一晒,那个格纳斯位面意识未免也太高看自己的力量了。

    要说换一位存在来的话,或许还真没办法,恐怕在这格纳斯位面意识的攻击下就被大地直接挤成了肉饼了,或者仓皇逃窜。

    但对于贾可道来说,这点大地挤压之力太小了。给他的感觉就好似在给自己按摩一样,几乎都要让贾可道爽快得呻吟起来了。

    在大地挤压震动没有丝毫效果之后,格纳斯位面意识停下了这种举动,很显然,既然无法对敌人造成伤害,那么继续下去,只能白白的损耗力量。

    贾可道也知道,这个格纳斯位面意识也不可能就此罢手。

    果然,新的攻击很快就来了。

    前面的地壳裂开了一条条缝隙,无数岩浆涌出。将贾可道浸泡在里面。

    但这压根就没法阻挡贾可道的前进。

    终于,一个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在贾可道的脑海里响了起来:“停止。”

    贾可道直接就拒绝了这个声音,很快,声音再度响起:“停止,给你力量。”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贾可道的脑海里也浮现出一些景象来,基本上都是那些恶魔进化的画面。

    让贾可道差点笑出声来,自己就算是想要力量,也不可能去变成一头恶魔的。何况以自己现在的道行,若是变成恶魔的话,反倒是亏了大本,就算是将整个位面的力量聚于一身。又有什么用处?

    反倒是成为了这位面意识的傀儡。

    像这样的算盘,贾可道想想就知道了,压根就不用过多考虑。

    在贾可道再度拒绝之后,位面意识的声音终于消散。

    很显然。这位面意识再聪明也不可能像人一样,像现在一样已经是很了不得了,但最终也不可能想出更多的办法了。

    位面意识毕竟不是真正的智慧生物。

    也不知道贯穿了多厚的地壳。贾可道突然之间就察觉到前面有浓郁的邪恶混乱气息,并且带着一丝危险。

    贾可道知道格纳斯位面的本源就在前面了,如果自己一头撞进去的话,恐怕还真有些危险。

    要知道像这样的位面,可不比火焰之地。

    贾可道随即便将速度减慢了很多,很快,前面一空,一团漆黑无比的圆球就出现在贾可道面前。

    这团黑色圆球正在不断的崩溃变化之中。

    贾可道知道这就是位面本源了。

    就在贾可道靠近的时候,这团黑色圆球里随即便浮现出一只巨大的眼睛来,足足有百米之长,将贾可道死死盯住。

    贾可道顿时就感觉自己被浓郁的邪恶混乱所包围,这些邪恶混乱企图钻入自己体内,将自己同化为它们的一部分。

    贾可道体外随即冒出一层火光,三昧真火!将这些邪恶混乱驱散,不过庞大的躯体也不由得向后略微退了一点。

    在这最后一击都没有奏效的情况下,那只巨眼不得不自行消散。

    而贾可道也没有傻到像在火焰之地那样猛吸一口。

    这可不是什么火焰本源,而是邪恶混乱本源,贾可道也不愿意去冒这个险,只是眼睛死死的盯在这不断变化之中的本源上。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在这里,贾可道完全就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贾可道摇了摇头,转身就朝着来路返回。

    虽说贾可道没有从那位面本源上咬下一口来,但眼睛里却是闪烁着喜悦的神色。

    这一次的收获可不小。

    到了这时,贾可道大概明白了那团黑色的位面本源是怎么回事了,为什么这个位面里会充斥着邪恶混乱。

    实际上,像这样的邪恶混乱本源就是这个世界里邪恶混乱的聚合体。

    按照道家的说法,任何世界的本质都是阴阳生死两面,用这个异界的说法就是光明与黑暗交织,诞生与毁灭共存。

    而这邪恶混乱本源就是这个世界从诞生之日开始一点点积累起来的混乱和邪恶,它们就好似永远无法祛除的肿瘤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积累起来,任何生物的混乱和邪恶的那一面都会让这种邪恶混乱本源不断成长。

    这个世界也会因此一点点的迈向死亡。

    嗯,当然,别看说得这么恐怖,但想要一个世界灭亡的话。所需要的时间恐怕以亿计算都不算多。

    由于这原本就是世界的另一面,因而与邪恶混乱本源的接触,使得贾可道已经感受到阻挡自己的瓶颈开始松动了。

    简单来说,贾可道感觉自己已经抓住了这个世界的一丝大道!

    到了这个时候,什么格纳斯位面意识,什么恶魔,什么邪恶混乱本源都被贾可道抛到了脑后,在钻出地面之后,贾可道就径直朝着格纳斯位面之外冲了出去。

    一条近两千米长的庞然巨物突然钻出地面,并朝着高空冲去。这一幕着实将一头正驱使着小怯魔修建城堡的狂魔吓了个半死,当然,很快它就变成了真死,一块被巴蛇冲天而带出来的巨石直接将它压成了肉酱。

    匆匆离开格纳斯位面后,贾可道发现之前那个半位面居然还没有飘走,这倒让他生出几分惊喜来,这倒是让自己减少了一些麻烦。

    很快,贾可道就将自己的身体缠绕在半位面上将其奋力拖到了格纳斯位面前,然后用力一推。这个半位面就好似遇上了磁铁,就粘在了格纳斯位面之上。

    贾可道这力道都是用得精妙,如果用力略多的话,那么这个半位面很可能就一头撞入格纳斯位面。被彻底吞噬,如果轻了的话,那么两者之间原本就存在的斥力就会将两者相互推开。

    而现在,半位面直接粘在了格纳斯位面上。虽说随即就有一丝丝的邪恶混乱之力从格纳斯位面上侵入半位面,但想要将半位面尽数污染的话,还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

    而贾可道则能够在这段时间里好好参悟一下之前所得。至于贾可道为什么这么做,则是不愿意就此将这个格纳斯位面放弃,毕竟贾可道感觉在这里还有好处可捞。

    将巴蛇肉身恢复为人形之后,贾可道重新将旗子布置了一番,随后便端坐下来,微微闭眼,脑海里却好似一个超高速放映机,无数邪恶混乱本源的变化随即就出现在脑海之中,被贾可道一一分析感悟。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一丝邪恶混乱之力侵入贾可道布置的阵法中后,贾可道从这种状态里苏醒了过来。

    贾可道伸手轻轻一弹,那侵入过来的邪恶混乱之力随即便缩了回去。

    贾可道不由得轻叹一声,有些可惜了,这侵入的邪恶混乱之力干扰自己最后那点分析感悟。

    但这也倒不算太大的事情,毕竟这个格纳斯位面虽说充斥着邪恶混乱之力,但相对于真正的深渊来说,还是差了不少东西。

    贾可道就算是将最后那点分析感悟下来,也多感悟不到多少东西来。

    贾可道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半位面尽头,轻轻向前迈出一步,就轻而易举的进入到格纳斯位面之中。

    随着贾可道的进入,在格纳斯位面的天空之中随即便有无数的邪恶混乱之力缠绕过来,贾可道不由得笑了笑,恐怕这就是那位面意识最后无奈的挣扎了。

    贾可道在空气中轻轻弹动了数下,那些与云雾夹杂在一起的邪恶混乱之力就好似见到了天敌一样,飞快缩了回去。

    贾可道此时不说完全了解了这邪恶混乱之力,但至少了解了不少,驱散这种力量对于贾可道来说,都不用动用三昧真火了。

    而这里的混乱灵气,贾可道也可以少许吸收了,唯一的问题就是不能吸收太多。

    之前就说过,这种混乱原本是世界逐渐崩坏的体现,即便是贾可道也要小心加谨慎才行。

    之后,贾可道完全无视了位面意识的存在,在天空之上选了个方向就飞了出去。

    “嗯,按照之前的记忆,应该是这个方向了。”

    贾可道嘴上低喃着,眼睛却朝着下方不断扫视着。

    很快,远处一条河流引起了贾可道的注意,随即贾可道就加快了飞行的速度。

    没错,就是这里了。

    贾可道将高度降低到百米左右,静静看着下面这条缓缓流动的河流。

    这条河流就好似一条画在地上的河流,波涛不惊,黄红混杂的河水缓缓流动。(未完待续,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