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猪猫狗书友的5888打赏,感谢纯银世纪书友打赏,废话不多说了,看书吧。

    要知道普通的熔炉可没有龙虎赤炎鼎这样快速的融化提纯能力。

    将十万多符文尽数刻入火焰晶石之后,贾可道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捶打定型了。

    在一阵狂捶之后,一个巴掌大小的乌鸦变形酒壶就出现了,其上铭刻着大量细小的黑点,整体造型就是一头火鸦的变形。

    随着贾可道将灵气灌入这万鸦壶,其上便浮现出一层薄薄的焰光来,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要说这万鸦壶倒是与照天印不同,激活之后,普通人基本上就没可能靠近了。

    贾可道将万鸦壶收回袖中之后便将照天印取出略微修补了一番。

    但这个修补也仅仅只是将其上出现的裂痕修补一下,延长两三次出手机会罢了。

    彻底修复所花费的话倒不如直接重新回炉重铸了。

    将照天印修补之后,贾可道便从藏经阁里取了一本书过来。

    这本书之前就看过多次了,乃是一本专门介绍打造丹炉的书籍。

    贾可道准备趁着手上材料还算充裕,打造一个丹炉将那个次等赤铜丹炉给换掉了。

    当然,这里面的难点之前就介绍过,对于使用要求低的丹炉,那么炼制材料的要求就高,而炼制材料要求较低的。那么对于使用要求就比较高了。

    当然,这里面也有材料要求高,使用要求也高的。就不逐一论之了。

    之前就说过,贾可道在给几个弟子炼制工具的时候,也给自己挑选过。

    当时,贾可道的道行也就是炼气化精上层,在能够炼制的丹炉里,最好的就算是那青蛟鼎了,使用条件也低。炼气化精入门即可,只不过需要一条青蛟魂魄。这就让贾可道有些抓头了。

    青蛟,贾可道都没见过,何谈找到其魂魄。

    火虬的魂魄倒是有一条,不过在龙虎赤炎鼎内。若是将其抽出来的话,那龙虎赤炎鼎就算是废了,实为不智。

    其次便是石髓离火鼎,日月阴阳鼎,这两种丹炉较为合适了。

    贾可道选择了一番之后,最终选择了石髓离火鼎。

    这里面最关键的原因就是石髓离火鼎的材料,自己有,炼制时间也短,而日月阴阳鼎则需要太阳真火与月华来滋养。所消耗的时间就长了。

    何况这石髓鼎需要炼气化神下层才能使用,而自己正好合用。

    何况这石髓离火鼎的好处就是能够在成丹之时,让丹药附带一股石髓精气。也就是说,如果用这石髓离火鼎炼制辟谷,疗伤等等之类的丹药,其效果却要比普通丹药强出五成以上,并且炼制出来的丹药附带一些治疗魂魄的效果。

    这一点对于贾可道来说很重要,要知道对于现在的贾可道来说。即便是服用壮魄丹,治疗效果也不明显了。何况那壮魄丹的六个时辰限制,用来渡劫也就罢了,若是用来充当疗伤丹药的话,局限性就太大了一点。

    不过那日月阴阳鼎也有自己的好处,炼制出来的丹药带有滋补三昧真火的作用,这对于提升丹道却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选定了石髓鼎之后,贾可道便忍痛从阳神里弄出了一点火焰本源,用眼睛盯着看了一会。

    那团火焰本源很快就变化为了一小点散发出淡淡红光的软泥。

    这就是所谓的石髓了。

    这石髓须得千年时间方才形成,之后三千年方可完全成型,即便是在上古之时,也算得上是难得的珍物了。

    若这石髓过得万年的话,便会产出琼浆,那可是天庭宴会之中专用之物。

    说实话,贾可道原本是打算直接用火焰本源变出琼浆来的,可在贾可道脑子里想着那玩意的时候,火焰本源压根就没有反应,等待贾可道退其求次选择石髓之时,这火焰本源方才开始变化。

    这让贾可道不由得轻叹了一声,看来这位面本源也并不是万能。

    总有一些东西是没法变出来的。

    这点石髓就暂时也够了。

    贾可道随即便将一些火焰晶石与铜锭丢入到龙虎赤炎鼎内,融化提纯。

    待到两者充分融合之后,贾可道方才将其取出,反复捶打,将符文一一篆刻上去,之后又将其丢入龙虎赤炎鼎,加入一点石髓再行融化混合。

    如此反复循环,有时还需要加入更多的金属。

    这石髓鼎也是顶级灵器,虽说仅仅只是炼丹之物,但炼制的时间却比那万鸦壶和照天印都要多出很多。

    贾可道足足花费了近半年的时间,方才将这石髓鼎炼制完成。

    可别小看了这个石髓鼎,这近半年的时间里,贾可道前前后后都将道德经里储备的金属锭给消耗了个精光,甚至于到了最后不得不将次等赤铜丹炉也一并融化混合了进去。

    但最终,石髓鼎还是炼制好了。

    石髓鼎的造型看上去很普通,三足而立,鼎外无数纹路,犹如一个长着三条腿的鸡蛋。

    石髓鼎炼制好后,贾可道随即便放入药材开始炼丹。

    任何丹炉在炼制好后的三日之内都必须炼丹,以便滋养圆润丹炉,防止丹炉损坏。

    这第一炉丹药,贾可道炼制的便是精粮丹,为炼气化神下层可炼之丹药,算得上是食粮丹之上的高级丹药了,服用一粒便可一年不食。

    对于现在的贾可道来说,这精粮丹可要比其它丹药重要得多了。

    一口气连续炼制三炉精粮丹后。贾可道随即又将几块火焰晶石,几块金属锭乃至于一些药材丢入到这石髓鼎中开炉炼制。

    此时的火阳平已经算是烧火童子了,跟在贾可道身边做事。耳闻目染,多少也明白了一些东西,因而见到贾可道现在的举动倒是有些惊异,不由得问道:“仙尊要炼制何物?为何将这等东西加入?”

    贾可道将双手贴在石髓鼎上一催,鼎内的三昧真火随即便被催燃,直到这时,贾可道方才笑呵呵的回道:“本尊这是准备炼制一炉成兵丹。”

    “成兵丹?仙尊。可是撒豆成兵的成兵丹?”

    不得不说这火阳平的资质不错,这段时间可是学了不少东西。连撒豆成兵都知道了。

    “嗯,不错,这成兵丹并不是普通的丹药,实际上与制器有些关联了。”

    说到这里。贾可道神色有些恍惚,不管是符箓,炼丹,还是制器,这走到后面,相互之间都有些关联,恐怕到最后,彼此之间并不会有多少差别了吧。

    听得贾可道这么一说,火阳平脸上随即便浮现出恍然之色。不过他这烧火童子却没有烧火的能力,只能在一旁倾听,时不时拿出那本书看看。随后又自己思考起来。

    半月之后,石髓鼎周身冒出火光,一放即收,片刻之后,轰然一声脆响,从顶部的出丹口里随即便喷出无数小点来。

    贾可道袖子一甩。便将石髓鼎里喷出的丹药尽数收在袖中,随后摸出一粒来仔细查看。

    说实话。这成兵丹,贾可道还是第一次炼制,并且这成兵丹成丹之后的效果也是随机而成,因而贾可道也不知道这成兵丹的效力如何,到底有多大用处。

    但与其它丹药一样,这成兵丹带着一股浓郁的药香味。

    而与其它丹药不同的是,这成兵丹每一粒只有黄豆大小,以贾可道那敏锐的目力看下去,却能够发现在成兵丹上自行浮现出一些画像来。

    就拿贾可道手上现在这粒成兵丹来说,其上浮现出来的画像便是一个身穿盔甲,手持长枪的小兵形象,而随后贾可道将所有成兵丹尽数查看了一遍。

    这一炉喷出成兵丹的数量有三百三十粒。

    其中小兵形象的成兵丹有三百一十粒,而剩下的成兵丹里有十六粒其上形象为手持大刀的武将,最后的四粒却是形态各异,分别手持宝剑,琵琶,伞,双鞭,其身后则各有装饰。

    看到最后四粒成兵丹,贾可道不由得在脑海里浮现出一些东西来。

    这不就是天庭看守南天门的魔家四将,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四天王么?

    对于这四天王,倒是颇有争议的。

    佛教认为其四人乃是护法四天王,而道教则将其定为看守南天门的守将,总之都将其划到自己的地盘上,但却没人知道这里面的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成兵丹所炼制出来的效果看来就是天兵天将了。

    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嗯,有机会到时可以试上一试,贾可道将这成兵丹收好,随后又抓紧时间炼制其它几种丹药,以作备用。

    毕竟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贾可道怀疑自己恐怕没有多少时间来炼丹了。

    做好准备之后,贾可道便出了道德经,至于火阳平则让他在制器阁里看书,贾可道从藏经阁里取了十多本书籍让其研读。

    回到半位面之后,贾可道就发现外面的星界出现了变化。

    看来就在这段时间里,这个半位面又移动了不少距离。

    而远处一个黑红色的球体则引起了贾可道的注意。

    贾可道在离开半位面后,很快就靠近了这个球体。

    这个黑红色的球体体积不算大,但也不算小,比贾可道所见过的火焰之地要小上一号,大概也就只有火焰之地一半还要小上一点。

    但不管怎么说这也算得上是一个位面了。

    但这个位面从外部压根就无法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在其位面屏障后面是一片黑红色的迷雾,并且这个位面给予自己的感觉有些熟悉。

    贾可道静静的悬浮在位面之外,脑海里飞快翻动起记忆来。

    哦。对了,就是这种感觉。

    对于一位炼气化神的修道者来说,查看自己记忆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很快。贾可道就找到这种熟悉感觉的由来。

    是自己在火山地带遇到的那些恶魔的气息。

    没错,就是这样。

    难道说,这个位面就是传说之中的深渊?

    这倒是让贾可道有些迟疑不定了。

    毕竟,按照那些博学者的说法,深渊乃是一个近乎于无穷大的位面,它从上到下分为无数个断层,每一个断层都很大。近乎于一个普通位面了。

    当然,也有人说。深渊在不断增加,每一个被恶魔彻底占领的位面都会被拖入深渊之中,成为其中的一部分等等。

    不管按照哪种说法,这深渊位面都不会比主物质位面小。而眼前这个位面除了气息熟悉之外,还真没法与那个庞大的深渊位面挂上等号。

    贾可道犹豫了一会,伸手轻轻碰了一下位面屏障。

    让贾可道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位面的位面屏障轻而易举就被自己的手突破了进去。

    要知道就算是那个火焰之地,自己在进入的时候也感觉到了很强的抗拒之力。

    但这里,这个位面,似乎丝毫不抗拒外来的存在。

    这让贾可道莫名感觉到一种不安,但同时贾可道也能够预感到如果进去的话,或许收获会很大。

    进去!

    最终。贾可道选择了进去,修道原本就是逆天而行与顺势两者之间的摩擦,从没有一位修道者能够在不经受挫折的情况下修道。

    当然。为了防止意外,贾可道将几面旗子布置那个半位面内,如果遭遇无法阻挡的意外时,贾可道就能够凭借这个乾坤挪移阵将自己给送出来。

    嗯,当然,由于世界的不同。这个乾坤挪移阵未必就能够发挥出完美的效果来,但至少让自己离开这个位面是没有问题的。

    用来布阵的旗子原本就是一次性用品。使用一次之后便会自行摧毁,如此一来,那些旗子即便是用不上,也不用担心其它问题。

    贾可道轻轻向前迈出一步,就跨过了那位面屏障,进入了这个似乎与深渊有些关系的位面。

    待到贾可道穿过位面屏障,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处于暗红色的天空之上。

    四周的云雾都是暗红色,空气中带着一股淡淡的邪恶,混乱之力,从四面八方想要侵入贾可道体内。

    贾可道伸手一抓,随即便将一团云雾抓在了手心之中。

    这云雾之中含有少量带有腐蚀性的水分以及更浓郁的邪恶,混乱之力,并且带着粘性,即便是想要甩都甩不掉。

    手掌一合,那团云雾就被贾可道从手心里催出的三昧真火彻底烧毁。

    这种邪恶混乱之力,看上去很恐怖,实际上,用三昧真火就很容易消灭掉。

    下去看看,在天空之上,地面很显得很模糊,很难看清楚。

    贾可道随即便开始降低高度,朝着地面落下。

    这是?

    当贾可道将高度降低到三百多米时,地面上的情况尽数落入眼中。

    这是一片什么样的大地啊,暗红色的岩石,土壤,乃至于稀稀拉拉的植物都是暗红色,这就是一个暗红色的世界。

    落到地面,贾可道抓起一把泥土,很干燥。

    轻轻吸一口气,地表附近的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硫磺气息乃至于更浓郁的邪恶与混乱。

    这里太贫瘠了。

    贾可道看着光秃秃的大地,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要说这里给贾可道最大的感受并不是贫瘠,而是无所不在的邪恶混乱之力,这种混乱不仅仅只是力量的体现,就包括四周的灵气里也夹杂着这种混乱,使得贾可道都无法吸收这种混乱的灵气。

    与星界之中那些狂暴灵气相比,这种灵气无疑就好似腐朽了一般。

    或许是感受到了贾可道的气息,一头黑色的甲虫,从石头缝里钻了出来,两条长长的触角在空气中晃动了几下,随即张开后背的翅膀,嗡嗡嗡的朝着贾可道扑了过来。

    但转即之后便被贾可道的两根指头夹住。

    这是一头看上去很狰狞的怪虫。

    数对强壮有力的大颚正朝着贾可道不断收合着。企图将贾可道的指头夹断,至于腹部的爪子则不断在贾可道手指上划动,如果换成一个普通人的话。恐怕就这么一会,手指头就会变成鲜血淋淋了。

    啪,贾可道指头轻轻用力,将甲虫夹成了肉酱,随后轻轻一甩,将甲虫尸体与爆出来的浆汁甩到了地上。

    贾可道没有去在意这头甲虫,随意选了一个方向。便迈步走去,虽说现在贾可道对肉身体重已经控制得很不错了。

    但贾可道现在的肉身体重也有数吨之重。沉重的脚步落在大地上,不断留下一个个深深的脚印。

    看来是惹了马蜂窝了。

    贾可道没走出多久,大地的缝隙里就升起一团团的黑色烟雾,发出震天的嗡嗡声朝着贾可道扑来。

    这些黑色烟雾实际上就是由那些甲虫组成的。

    这些甲虫的数量很多。但实际上战斗力并不强。

    “喝!”

    贾可道轻轻一喝,巨大的声浪就扩散出去,将无数的甲虫直接震晕,好似雨点一样不断掉落下去。

    嗯,这些甲虫对于贾可道来说仅仅只是一个小插曲罢了。

    当然,仅仅只是甲虫就这样凶暴,由此可见这个位面里的环境之恶劣了。

    当然,在接下来的行程里,为了避免一些小麻烦。贾可道索性遁出阳神,将肉身收好之后,隐去了身形。

    顺着那浓郁的硫磺味。贾可道很快就找到了一座小火山。

    而就在这座小火山的山脚处却耸立着一座城堡。

    这座城堡占地面积并不大,其整体造型则是一个放置在地上的恶魔头颅,两颗长长獠牙拱起,形成了城堡的城门,而城堡内那根高高耸立的长角则是城堡里的主塔。

    在城堡的城墙之上,一队小怯魔正手持着钢叉巡逻着。

    一条从火山口里引出的岩浆河将城堡环绕了半圈之后流走。

    而在这条岩浆河旁。数以百计的小怯魔正手持着石头制造的勺子将岩浆河里的漂浮的金属溶液舀起,倒入到河岸上的石头模具里。待到火红的金属溶液凝结为一块块的金属锭后,又一批小怯魔便将其下放上石柱,将其滚着运回城堡。

    在城堡的一些建筑物里,正传来浓烟,里面发出啪啪的捶打声。

    看到这里,贾可道直接就推翻了这个世界很贫瘠的看法。

    虽说这个世界没有多少水,大地很干燥,没有多少植物,但这里却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宝藏。

    看看那火山里流出来的岩浆吧,上面一层都是各种金属融化之后混合的金属液体。

    贾可道眼睛一扫而过就发现了里面蕴含的不少金属。

    最大分量便是铁了,其次分别是铜,银,金等等之类的金属,甚至于还有一种散发出淡淡银白色的金属。

    贾可道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金属,地球上是绝对没有这种金属的。

    贾可道悄然来到岩浆河旁,伸手从岩浆里挑出一点金属液,随后放入口中品尝了一下。

    温度很高,这是正常的,这个位面也拥有与主物质位面差不多的温度规则。

    嗯,那种散发出银白色光芒的金属,好似有些熟悉。

    贾可道随即便在记忆里搜寻了起来。

    过了一会,贾可道总算是找到了这种熟悉的来源。

    是秘银!

    竟然是秘银!

    在亡灵巫师西提密斯的记忆里,这种金属极为昂贵,在主物质位面里储量极为稀少。

    秘银乃是唯一能够不影响到法术,神术运转的金属,并且还能够大幅提升法术威力。

    这使得秘银被称为魔法道具之魂,基本上高级魔法道具里都会或多或少的加入一点秘银,并且法师们的法术试验如果有了秘银的话,成功率也会提升不少。

    如此一来,主物质位面里,每一个秘银矿都被那些强大的法师,炼金术士或者教会控制着,而每一个新的秘银矿在发现之后,都会引起一场场血腥的争斗。

    简单来说。秘银的价值绝非那些普通人类可以想象的。

    甚至于秘银的重量单位都与其它金属不一样,炼金术士们单独给秘银起了一个萨司的重量单位,相当于三克的重量。

    这也是秘银用在魔法道具里时。对比其它材料每一千克时能够发挥出最佳性能比的重量。

    也就是说,重量达到一千克的魔法道具,想要让其性价比最高的话,那么至少要加入三克,也就是一萨司的秘银。

    秘银加多了,制出的魔法道具或许很难保本,而加少了。无疑会让魔法道具的威力衰弱很多,并且同时也浪费了其它材料的价值。

    当然。对于那些强大的炼金术士来说,魔法道具里加入的秘银自然是越多越好,但这在很多时候仅仅只是一个奢望罢了。

    由于秘银的极度稀少,很多炼金术士学徒在学成出师之前都基本上没有多少机会接触到这种极为珍贵的魔法金属。

    嗯。不管怎么说,光是这条岩浆河,恐怕每天产出的金属就相当地球上一个小型矿藏的总和了。

    可以想象,像这样的岩浆河,在这个位面里应该还有不少的。

    别的不说,光是那些铁水,放到主物质位面去,就足以让一个国家发动国战来抢夺了。

    按照主物质位面里那种落后的开采冶金手段,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钢铁都是不够用的。

    何况,里面还有不少的铜,金银乃至于一点点秘银。

    最让人难受的是。由于小怯魔的数量限制乃至于它们的劳动情绪不高等等原因,它们从岩浆河里采集上来的金属液体仅仅只有岩浆河流过时的一成不到,更多的金属液体与岩浆一起朝着下游流走了。

    要知道这些金属液体的纯度可不低,至少在主物质位面里,那些铁匠经过上千次锻打之后才可能将铁块捶打到这种纯度。

    当然,想要将各种金属分离出来。对于那些铁匠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而在这里,似乎那座恶魔城堡里的铁匠直接就拿来使用了。

    太浪费了。

    够了!

    如果将这条岩浆河搬到主物质位面去。恐怕就算是一位半神也会忍不住出手抢夺了。

    说实话,贾可道都很是心动了。

    自己道德经里储备的金属锭在炼制石髓鼎的时候已经消耗殆尽,急需补充。

    并且,贾可道可以断定,这种秘银若是用在炼制灵器上的话,或许会有让人意想不到的好处出现。

    占领这个位面!

    贾可道第一次生出了这个念头。

    嗯,就先从这条岩浆河开始吧。

    贾可道的目光随即便从岩浆河转移到了那座城堡里。

    但就在贾可道想着是将这些小怯魔保留下来,充当劳力还是将所有恶魔干掉,自己重新找劳力比较好的时候,那座城堡的城墙上出现了一些混乱。

    那些小怯魔正在城墙上慌乱的盯着远处,而岩浆河边的小怯魔则已经丢下了石勺朝着城堡后面的大门逃去。

    贾可道很快就找到了混乱的原因所在,一支由小怯魔组成的军队正从贫瘠的大地上朝着这边开来,在它们头顶数十米的地方,一头与小怯魔长相很相似,但体型与翅膀都要大出两号的恶魔手持着钢叉飞舞着,不断用生涩难懂的恶魔语鼓舞着这些小怯魔:“打下城堡之后,所有小怯魔都将会得到二十条人面虫!逃跑的杀!”

    很显然,任何一头恶魔也不会认为这支恶魔军队没事跑到这里来踏青的。

    它们唯一的目标就是这座城堡了。

    贾可道还是第一次见到恶魔之间的战斗,因而便飞上了天空,在两百多米高度悬浮着,等待着这场恶魔之间的战斗爆发。

    跑来攻城的恶魔军队里大概有八百多头小怯魔以及那头翼魔。

    而城堡里的小怯魔大概有六百多头,此时已经有一头双手是长剑的恶魔走上了城墙,大声呵斥着那些混乱的小怯魔,并且很快就将几头不听招呼的小怯魔当场击杀。

    这是一头剑魔,近战能力很强,实力等级通常在九级左右。与资深剑士实力差不多,而那头翼魔也是这个实力等级,在近战肉搏方面并不算很强。但由于其能够飞行,而双方的体型相差也不大,因而两相抵消之后,两者之间的实力倒是差不多。

    很快,攻城的小怯魔就在翼魔的带领下抵近了城堡,并开始在岩浆河附近探路,企图找出一条越过岩浆河的道路来。

    而这时。城堡里已经严正以待了。

    甚至于城墙上已经架上了一具很破烂的弩车。

    当贾可道看到这里的时候,倒是对这些恶魔有些刮目相看了。

    它们竟然有弩车?虽说很破烂。但却能够看出弩车的风格的确与恶魔很贴近,并不是从什么地方捡回来的。

    这绝对让人有些难以相信了。

    但这应该是出自这个位面的产物,毕竟想想也知道,恐怕很少有人会将这样的东西送到这里来吧?

    “进攻!干掉那些垃圾!”

    翼魔此时已经降落在地面上。大声咆哮了起来,可以看出,它的飞行能力并不强,大概也就是比滑翔好一点。

    那些小怯魔连整队都没有,直接乱糟糟的就将一些大石头丢入岩浆河里充作浮垫,拼命扇动后背上的小翅膀朝着对岸冲去。

    说实话,这完全就是一场自杀式的冲锋。

    固然这些小怯魔能够扇动小翅膀减轻体重,但依然有上百头小怯魔直接掉入岩浆河里,转眼之间就被炽热无比的岩浆烧成了骨骸。永远的沉了下去。

    而好不容易跳过岩浆河的小怯魔在翼魔的驱赶下就朝着城堡冲了过去。

    大量的石头从城墙上向下丢了下来。

    对于守城的小怯魔来说,它们唯一的远战武器就是随处可见的石头了。

    石头从城墙上落下,砸在那些小怯魔的头上。随即就将攻城小怯魔的士气彻底打成了零。

    也不知道是哪一头小怯魔起的头,那些小怯魔完全不顾翼魔的辱骂,转头就朝着岩浆河逃去,等到它们逃回对岸的时候,又有上百头小怯魔掉进了河里。

    待到那头翼魔好不容易将溃散的小怯魔重新整队好的时候,它手下的小怯魔已经只剩下不到三百头了。其中光是岩浆河就淹没了两百多小怯魔,而其余的小怯魔则逃走了不少。

    待到这时。那头翼魔不由得恨恨的看了城堡一眼,驱使着那些小怯魔开始撤离。

    而城堡里的那头剑魔一看,不由得欢喜了起来,那个死比翼魔竟然胆敢攻打自己的城堡,现在正是趁胜追击的时候!

    “出击!”

    剑魔大声一吼,那些早已被胜利鼓噪得士气爆棚的小怯魔连城堡大门都没有开启,就一个个的朝着城墙下跳去。

    结果,跳下去的小怯魔至少有三十个被摔断了腿,待到城门放下,搭在岩浆河上后,更多的小怯魔从城门上涌过,你挤我推,等到小怯魔尽数过了河,也有五十多小怯魔被推下了岩浆河。

    剑魔带着那些小怯魔追出一段距离之后,也没能追上敌人,最后不得不垂头丧气的返回,而等到踏上城门后,那些小怯魔又激动了起来,就好似后面有敌人追赶一样,再度将几十头小怯魔挤下了岩浆河。

    看到这里,贾可道差点就笑得喘不过气来了。

    这些恶魔简单太逗了。

    不管攻城还是守城,两边的恶魔都好似一个个作死的逗比。

    攻城的恶魔连城墙边都没沾到,结果就挂掉了两百多,而出城追击的恶魔也将自己挤下了一百多。

    这着实太作死了。

    贾可道不由得想到,如果自己是攻城方的话,恐怕略微引诱几下,那些恶魔就自己将自己给干死了。

    嗯,时间也不早了,早点将这个城堡拿下,自己还有事呢。

    刚才贾可道已经在那个翼魔身上留下了一个符文记号,只要在百里之内,贾可道就可以轻易找到对方,当然,速度要尽快,毕竟对于翼魔来说,百里并不算太远。

    贾可道悄然飘过城墙,来到了一座建筑物前,这座建筑物里不断传来敲打声,大门上面挂着一个铁锤的招牌,很显然就是一座铁匠坊。

    进去之后。里面是几头手臂粗壮,身体瘦小的恶魔,看了一会。贾可道不由得摇了摇头,或许这座城堡以前能够锻造出弩车来,但现在眼前那几个恶魔的锻造手法极为低劣,光是打造钢叉的废品率就高得让人发指。

    如果是在主物质位面里,恐怕这几头恶魔早就被铁匠坊老板给炒了鱿鱼,但在这里,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铁水。随便它们怎么糟蹋都行。

    离开了铁匠坊,贾可道就看到了一个画着人头模样的房子。

    这个房子门口就站着几头手持钢叉的小怯魔充当守卫。而那些路过的小怯魔看着这件房子嘴角都会滴出口水来。

    贾可道倒是有些奇怪,便走了进去,嗯,里面有着一个池子。周围则好似蚕房,放着一个个由石头打造而成的大盘子,一些小怯魔正在池子旁忙碌着。

    待到贾可道走近一看,才发现,那个池子里盛装着黄红色的水,隐隐透出一种光亮来,而那些小怯魔正用网子捞取着池水里时不时浮现出来的虫子。

    将这些虫子捞取起来后,小怯魔们便会流着口水将其倒入石头盘子里,时不时还有小劣魔左盯右看之后伸手捞起一条虫子塞入口中。随后便大口大口的嚼咬起来,从它们口中便会随即发出一种凄厉的惨叫声来,颇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贾可道随即便从石头盘子里抓出了一条虫子。

    这种虫子大约有一尺长。细长的环形身体,倒是与蚯蚓有些相似,而其头部骇然是一个男性人类的头颅,双眼之中含泪。

    说实话,当贾可道发现这个的时候,都感觉后背有些发寒。

    不过在贾可道检查一番之后发现。这种人头虫子没有丝毫的智慧,仅仅在头颅和身体里带着一丝残魂罢了。

    说实话。这种虫子着实让贾可道感觉有些恶心,尤其是看到那些小怯魔偷吃的时候。

    总之,这一幕让贾可道失去了继续逛下去的念头,在离开这间房子后,贾可道就径直去了城堡的主塔。

    之前贾可道就发现了,那头剑魔的居所就应该在主塔之中。

    贾可道在主塔门口处略微停了一下,他能够感受到在这门口有一种波动正无时不刻的扫描着,任何想要进入主塔大门的恶魔都会被这种波动发现。

    至于贾可道自己,倒是没有被这波动发现。

    主塔里面空间并不大,除了一个呈现螺旋状的上升楼梯之外,就基本上没有什么东西了。

    尚未等贾可道走上楼梯,那头剑魔就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贾可道伸手就将这头剑魔的脖子给捏住了,尚未等其反应过来,手上一发力,就将剑魔的脖子捏断,将头颅给取了下来。

    贾可道随后便临空画了个符箓点在了剑魔的头颅上,嘴里轻念两声,原本眼睛瞪得很大的剑魔随即就闭上了眼睛,陷入到梦境之中。

    贾可道还是第一次读取恶魔的记忆,倒是做好了诸多防备手段,毕竟这恶魔体内的邪恶混乱之力着实有些让贾可道不太舒服,只要接触到了,它们就好似无孔不入的蛆虫,拼命的朝着你体内钻入。

    半晌之后,贾可道睁开了眼睛,眼睛之中浮现出一层薄薄的红色,不过在略微眨眼一层火光喷出之后,那层红色就烟消云散了。

    不管贾可道如何防备,那邪恶混乱之力多少都跟着记忆钻了一点进去。

    还好,贾可道对付这种邪恶混乱之力已经比较熟练了,只需要将这邪恶混乱之力逼在一处,以三昧真火炼之便可灭掉。

    之后,贾可道便就地坐下,开始翻看起这头剑魔的记忆来。

    或许与恶魔的混乱特性有点关系,即便是这头剑魔,它的记忆也是杂乱无章,并且时不时会出现一些断层。

    但即便是如此,贾可道将其记忆尽数翻看之后,算是对这个位面有了一些了解。

    在恶魔的记忆里,这个位面叫做格纳斯,在恶魔语的意思就是未完整的深渊。

    每一头恶魔从出生开始,脑海里就有这个记忆了。

    之前那种铁匠恶魔叫做黑暗奴仆,在恶魔里乃算得上是高技术人才了,虽说战斗力低得只有渣五的程度,但恶魔的武器,盔甲等等之类的东西都是它们打造出来。

    城堡里的那几个黑暗奴仆乃是这个剑魔从更强大的恶魔手上用资源换来的,如果这头剑魔能够进化为四臂蛇魔的话,那么就可以将这几头黑暗奴仆同时进化为更高级的黑暗法师,那样的话,黑暗法师就可以制作出更多更好的武器盔甲来,甚至于能够制作出魔法道具。(未完待续)

第三百八十三章 竟然是这样?    落日山脉在天威王朝算是最为知名的几大试炼地之一,传闻落日山脉中心拥有不知一座天神塔,许多家族一直想要冲击落日山脉核心区域,却几千上万年过去依然一无所获。

    不是这些家族冲进去没有找到天神塔,而是根本就到不了落日山脉核心区域,就会被无穷无尽的妖兽给杀得无功而返,越往落日山脉深处走,妖兽的等级和实力就越强大。

    在数百年前,天威王朝就组织过一次声势浩大的扫荡落日山脉的行动,单单是七阶强者就组织了几十上百位,据说还有三名半神随同,但却依然被阻挡在落日山脉中心区域之外。

    无他,皆因落日山脉核心区域竟然有神兽存在,而且还是成年神兽,更让人震惊的是,神兽不止一只!

    神兽,那可是从荒古时期传承下来的血脉,哪怕是血脉最淡薄的神兽,幼生期都拥有五阶实力,成年期最差的也得是个兽王!

    如果血统再高贵一些,诸如蜚,毕旻这一级别的,成年期最起码也得是半神级别,如果再有点儿什么奇遇达到巅峰期,那就是连人类顶尖修士‘地仙’都不敢招惹的强悍存在。

    小小的落日山脉,突然出现不止一只神兽,这当然会引起许多大势力的注意,神兽虽然是能够独霸一方的强悍存在,同若是能够制服的话,那可是能够守护家族,宗门数代,乃至数十代守护神!

    因此。经历了天威王朝声势浩大的扫荡失败后,大陆上其他更强大势力非但没有被吓住。反而开始群情汹涌,纷纷前往落日山脉碰运气。争夺肥肉。

    接下来声势更加好大的进攻落日山脉的行动再次开始,这次联合起来的是以皇朝,顶尖宗门这个级别的大陆明面上最强大的超级联合体。

    面对这种近乎综合了五行大陆过一半顶尖势力的超级联合体,大陆上所有修士都认为,踏平落日山脉指日可待!

    可等到落日山脉核心处一口气跑出来超过十头成年神兽时,以四极皇朝,五大顶尖宗门为首的超级联合体,甚至连动手都不敢,便直接仓皇无比的地逃离了落日山脉。

    超过十头以上的神兽聚集在一起。只有一种情况下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就是落日山脉是这帮神兽的地盘,用人类的方式来理解,就是那里是所有神兽的家,甚至于国家!

    人类顶尖强者不是没有杀过神兽,但要说去攻打一个神兽国度的话,那就不是简单的‘战争’两个字能够形容的事情了,真要打起来,搞得天翻地覆都不是多奇怪的事情。

    和一个满是神兽的国家开展。这是任何一个稍有理智的势力都不会去干的事情,那不是打仗,简直就是灭世之战!

    也因此,四极皇朝。五大宗门这个超级联合体被吓退之后,落日山脉的核心区域,就被所有人势力划为禁区。轻易不敢冒犯。

    这些信息,都是唐楚阳从李令远的收魂珠中看到的。这些信息毫无疑问都是李令远的记忆,虽然还没有完全看完搜魂珠里的所有信息。但唐楚阳已经知道李令远他们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几十年都出不去了。

    就算鬼帝宫真的在落日山脉,如果被十几头,甚至于几十头神兽围着,就算是真正的天神下凡,也不见得能够冲得出去。

    “落日山脉核心区域竟然是个神兽窝么?”

    唐楚阳喃喃自语,心里甚至带着一些后怕,当初他带着唐家一帮女人们进山的时候,心里未尝没有冲进核心区域看一看的念头,现在看来,他当时那个念头简直就是找死。

    接下来李令远的记忆就转到了潮汐山,因为这些记忆都是零散的记忆碎片,唐楚阳看到的都是重点,或者说都是李令远想让他知道的事情。

    鬼帝宫确实在潮汐山,因为这个惊人的发现源自于唐家老爷子,唐家的根就在距离落日山脉不远的景云县,而唐家牧场所在的狮子峰,更是属于落日山脉的一部分。

    而身为唐家的上一任家主,整个家族的顶梁柱,唐老爷子怎么可能对近在咫尺的落日山脉不了解?当初,唐老爷子就是参与扫荡落日山脉的修士之一。

    如果仅仅如此,当时参与扫荡落日山脉的人并不少,那么多修士里不可能只有唐老爷子一个人发现这个秘密,这里就涉及到了困住李令远他们的那处禁地了。

    也是因为那处禁地,让唐老爷子和李令远他们发现,‘鬼帝宫’只是个名头而已,并不是指它就会是个气势恢宏的宫殿。

    接下来的记忆,唐楚阳越看越心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他甚至都不敢相信,所谓的鬼帝宫竟然是以这种不可思议的形式存在的。

    简单来说,潮汐山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鬼帝宫!

    鬼帝宫这个名字,只是不知道从哪个时代被某个修士自行冠上的称呼而已,幽冥鬼潭之下其实只有两处所在,一处生,一处死。

    生,指的是冥王殿,死,指的是鬼君楼,所谓的鬼帝宫,根据李令远的记忆来看,完全是因为一件强大的古宝而创在出来的。

    其实也不能说是创造,鬼帝宫的出现,是因为这件古宝有个相当逆天的能力,它,竟然能够创造一个直接连通到神塔的通道!

    并且,这件古宝本身还能够直接将一座神塔强行挪移到它的身边,进而成为保护古宝的力量。

    也就是说,所谓的鬼帝宫,其实并不是什么宫殿,而是一座实实在在的神塔!

    神塔是什么?整个五行大陆上怕是没有人不知道,甚至包括基数最大的普通凡人!

    天降神塔,十年一度,这是整个五行大陆修士界最为盛大的节日,哪怕只是个普通凡人,如果能够活到正常死亡,这一生至少也能经历五次以上的天降神塔。

    十年一度的天降神塔,可以说是整个大陆上所有生灵追求长生的最大平台,普通凡人可以依靠他成为修士,修士可以依靠他成为强者。

    而强者,可以依靠它成神!

    尽管修士界已经有太过久远的时间里没有人飞升成神,但通过天降神塔能够成神这件事情,所有修士都知道它不只是个传说。

    因为顶尖强者想要成神,必须要找到天降神塔里最顶尖的‘通天塔’,并且经历了通天塔内的考验之后,才能够飞升成神!

    但几万年,乃至于几十万年来,五行大陆经历了不知道多少万次的天降神塔,但迄今为止,依然没有人能够找到传说中的通天塔,这也导致修士界几十万年下来,一直无人成神!

    天降神塔时,整个五行大陆会降下无以计数的宝塔,最次的是托地云塔,依次往上还有五蕴天塔,青云仙塔,金身神塔,以及传说中的通天混元塔。

    李令远记忆里的这件强大古宝所拥有的逆天能力,就是能够直接控制一座金身神塔,并创造出一个直接贯通到神塔内的通道!

    虽为的鬼帝宫,其实就是这件古宝控制的金身神塔!

    而传说中鬼帝宫内的天材地宝之所以无穷无尽,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这件古宝在每次天将神塔的时候,都会将一座金身神塔给扯过来,成为它的附庸!

    看到这里,唐楚阳禁不住想到了他在唐家牧场听到的,关于落日山脉核心区域拥有不止一座神塔的传言,看来这些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神塔为什么会降到落日山脉而已。

    现在唐楚阳知道了,但他反而更加震惊了,震惊于那件不知名古宝的强大,震惊于它拥有的逆天威能!

    天降神塔,按照唐楚阳自己的推测,应该是上界天神为了饲养凡间界被圈养的修士们,毕竟修士契约天神之后,能够为他们提供源源不断的元神供奉。

    而元神供奉,在唐楚阳看来,其实就相当于修士服用的灵丹,又或者各类灵草灵药。

    金身神塔可是仅次于通天混元塔的存在,在凡间界而言,神塔已经是最顶尖的宝塔了,以四极皇朝,霸神宗等五大顶尖宗门这样的存在,为了一座金身神塔都会不惜开战。

    若是让人知道,有那么一件古宝,竟然能够不必寻找,便能把一座神塔给生生扯过来,并且还能创造出一个直接进入宝塔内部的通道,那整个五行大陆修士界还不得彻底乱套啊?

    “没想到啊,竟然会是这样的?”

    蓝色的搜魂珠自唐楚阳手心溃散,化作点点星芒逐渐消逝,李令远给他的记忆已经看完了,搜魂珠也因失去作用而崩溃,唐楚阳的脑海里,也如硼散的搜魂珠一样,乱成了一锅粥。

    这些堪称惊天的隐秘,给与唐楚阳的冲击太大了。

    在进入潮汐山之前,唐楚阳就一直在想着怎么带着唐家抢几座宝塔,以此为基础短时间内加强整个唐家的实力,但那时候他最贪心的想法也不过抢一座仙塔而已。

    可李令远和唐老爷子发现的那件古宝,竟然能够随随便便地找到神塔,而且还是随取随用的那种!

    “这些都是真的?”

    唐楚阳依然有些难以置信地问了李令远一句,不过问完之后他自己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可是搜魂珠,是人家李令远的记忆,想假怕也假不了。(未完待续。。)

    (..)–34853+dqsumh+1111525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