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唤神》更多支持!

    “主人,这就是通往鬼帝宫的通道了,冥王殿十大宫都有单独通向鬼帝宫的单独通道,只有通过了十大宫的考验,才拥有前往鬼帝宫的资格……”

    平等宫第三殿,没有半分阴森之气的奢华内殿里,火吉,青妖,宝宝毕恭毕敬站在唐楚阳身后,活得最久的火吉抬手指着一面墙壁上的巨大轮盘,向唐楚阳解释它的作用。︾頂︾点︾小︾说,

    “这阴阳轮盘就是通道,一转阴,二转阳,转阴可往鬼帝宫,转阳可出幽冥鬼潭,如今主人已经掌控平等宫,无需考验便可直接进入鬼帝宫……”

    唐楚阳闻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却没有作声,海大富见气氛沉默,急忙站出来冲火吉问道:

    “不是说还有个鬼君……”

    “那地方是陷阱,谁去谁死!”

    海大富还没有把话说完,火吉便知道他说的是哪里了,整个幽冥鬼潭只有三处地方,真正的宝地只有冥王殿和鬼帝宫,另一处地方完全就是个巨坑,谁跳进去谁死。

    “原来如此……”

    海大富和布衣一脸恍悟之色,火吉可是一直生存在幽冥鬼潭的守护灵兽,由他嘴里说出来的信息,绝对是隐秘中的隐秘,但只这个信息,就让海大富和布衣收获巨大了。

    这么重要的信息只要带回宗门,布衣和海大富必然能立下大功。身份地位也会跟着水涨船高,能够得到的无形奖励。并不比寻找到天材地宝差。

    “多谢告知!”

    海大富和布衣郑重地向火吉道谢,尽管火吉等三尊强大的兽王已经被唐楚阳控制。但海大富和布衣却和火吉等没有直接关系,人家告诉了你这么隐秘的信息,道谢的态度必须得摆出来。

    “走,咱们回冥王殿吧……”

    唐楚阳冲布衣,海大富和凌紫嫣招呼一声,当先离开了火吉负责守护的第三殿。

    “咱们不去鬼帝宫么?”海大富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不过话才说完就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道:“噢,忘了咱们来这里救人的……”

    海大富不过脑子的大嘴巴。唐楚阳早已经深有体会,知道他只是顺口说说,无奈摇摇头,一边走,一边解释道:

    “我需要找到那个斗篷人,只有他知道我爷爷被关在哪里,不然咱们就只能无头苍蝇一般在这里乱转,对了,布衣。你不是能帮我找人么?打算怎么做?”

    唐楚阳说着话就转头看向布衣,之前在通道里的时候,布衣说过他有办法帮唐楚阳找到斗篷人,现在既然没什么事情了。还是赶紧联系上斗篷人比较好。

    “找人没问题,不过却需要唐大哥得配合一下,不然单凭我自己。根本无法让紫金钵发挥作用。”

    布衣一边点头,一边回答唐楚阳的问题。找人对他来说不算多难的事情,只要有那人的形象。配合紫金钵的神通,在冥王殿几千里范围内找个人,可谓简单至极。

    “紫金钵?那可是寻人探宝的好东西啊,布衣,紫金钵不是只有藏经阁弟子才有么?你怎么会有?”

    海大富一脸好奇之色地挤到到了唐楚阳和布衣之间,紫金钵可是比他的妖离钟还要好的宝贝,那可是实实在在的极品法宝,整个生佛寺统共也就三十六个而已。

    “我师祖便是藏经阁长老!”

    布衣回答的相当痛快,这个问题没什么好隐瞒的,若只是海大富问的话,布衣可能会懒得回答,但他见唐楚阳也是一脸好奇,自然就不得不回答了。

    其实布衣不知道,唐楚阳好奇的并不是布衣怎么得到的紫金钵,而是好奇紫金钵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法宝,在他的记忆力,唐三藏取经三套件里,似乎就有一件是紫金钵。

    不过唐三藏手里那个紫金钵可是后天灵宝,自然不是人间凡物能够比拟,唐楚阳只是好奇,生佛寺的紫金钵,是不是和西天圣土那个紫金钵有什么间接联系呢?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唐楚阳的脑袋里转了转,他就直接摇了摇头,紫金钵的来历不重要,只要能帮他找到人就好。

    “需要我怎么配合?”唐楚阳开口问道。

    布衣闻言微微一笑,抬手一翻,手中已经多了一个婴儿脑袋大小,造型古拙的黑紫色钵盂,他将钵盂让唐楚阳单手托住后,这才开口道:

    “唐大哥只需将感知凝于紫金钵上,然后摒弃杂念,直接观想那人形象便可!”

    “这么简单?”

    唐楚阳有些诧异地说了一句,不过却马上开始摒除杂念,闭目感应紫金钵,瞬息间,唐楚阳的元神感知里,紫金钵变成了一面散发着梦幻迷离紫光的小圆镜。

    镜面平滑而幽深,仿似一只能够洞彻天地的通天神目,唐楚阳心里微微一震,不敢怠慢,急忙开始观想斗篷人的形象。

    斗篷人那张丑陋到近乎腐烂的脸,给与唐楚阳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观想起来可谓毫不费力,前后不过三息时间,斗篷人的形象便被唐楚阳观想了出来。

    只有巴掌大小的斗篷人形象悬立于紫色小圆镜上,形象完成的刹那,镜面倏然喷射出一道紫蒙蒙的光华,携着斗篷人的形象冲天而起。

    唐楚阳也被这突然的变化惊醒,睁开眼,正好看到手里的紫金钵喷出一道紫色光华,如天际流光,向着某个方向一闪而逝。

    “成了!”

    布衣满意地点点头,及时抬手掐了几个法诀,将几道金光打入紫金钵当中。紫色光华再闪,不大的紫金钵口突然多了一层光幕。看的唐楚阳似曾相识。

    “这玩意儿,和我当初在牧场收集信徒信仰的那个屏幕有些像啊。应该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吧?”

    光幕上突然荡起一阵儿轻微涟漪,随后变作一副画面,那是一处和平等宫没有太大区别的宫殿,宫殿内,人影憧憧,似乎是在争吵着什么,场面非常混乱。

    但唐楚阳却一眼就找到了盘膝坐在角落里的斗篷人,俊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惊讶,喜呼道:

    “找到了!”

    “谁?!”

    一声暴喝突然自紫金钵中响起。把唐楚阳吓得差点儿脱手将之扔出去,幸好他神经还算坚韧,强忍着惊骇拖住了紫金钵,惊诧无比地自语道:

    “这他妈是可视电话吗?”

    “可视电话?那是何物?”

    布衣有些好奇地走了过来,影像传音是紫金钵的基本功能,五行大陆上也不缺少这样的传音之物,唐楚阳的惊诧,让布衣有些不理解。

    布衣的问话让唐楚阳俊脸一抽,心底暗骂。又口误了,面上却不动声色,随口道:

    “嗯,可视电话是一种可以远距离通话。并且能够看到对方形象的法宝,功能很强大……”

    看唐楚阳说得一脸认真,海大富却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有些不屑地看了看唐楚阳手里的紫金钵,随意道:

    “不就是影响传音嘛。稍微有点儿实力的宗门都有这东西,楚阳。你找灵器师帮你炼制一些,保证都是万里传音级别的,这玩意儿可算不得多好的东西。”

    妈的!以后谁再跟我说古代没有电话,我直接拿紫金钵扣他头上去!

    唐楚阳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海大富的好意,传音符他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像紫金钵这种比可视电话还先进的宝物,唐楚阳还是第一次接触,说到底,还是他的见识太浅薄了。

    “你是谁?说话!!”

    这时候紫金钵里再次传来一声大喝,将走神的唐楚阳给吸引了过来,这声音他很熟悉,绝对是斗篷人没错,当下不用布衣指点,唐楚阳就冲着紫金钵道:

    “别那么激动,你周围已经有很多人在注意你了!”

    画面里,斗篷人左右看看,果然发现他四周已经有很多人诧异地看向他这边,当下强行收摄心神,重新默默盘膝坐下。

    唐楚阳的声音斗篷人自然非常熟悉,这声音直接在他识海响起的,这让斗篷人有些惊讶,直接以元神感知回应道:

    “是你小子?你怎么……,不对!这是观想传音,以你修为根本不可能做到,嘿,你小子身上的好东西可真不少。”

    “这些并不重要,你那里是什么地方?算了,我对这鬼地方不熟悉,还是你来找我吧,我在平等宫等你!”

    “平等宫?!你怎么会跑到最危险的第九宫去了?赶快离开那里!那地方至少有两尊以上的灵兽守护,即便是我去了也难以全身而退,你先离开那里,就在广场等我,我马上到!”

    听到‘平等宫’三个字,斗篷人直接被惊得差点再次从地上跳起来,他被关在幽冥鬼潭几十年,对这里的了解远超大部分来探宝的修士,平等宫他自然去过,不但去过,还差点儿死在里面。

    唐楚阳这边,看到斗篷人听到‘平等宫’这三个字后,语气竟然激动到失态,想起数次接触里斗篷人高高在上的态度,唐楚阳心中恶念丛生,语气随意地道:

    “你说的的守护灵兽吧?看样子你是知道这里了,你遇到的是吞元雪蟾?九头青蛟?还是三目龙鹰?!”

    “什么?!你遇到吞元雪蟾了?!快跑!!嗯?不对,你怎么没事儿?还有,九头青蛟你也遇到了?你居然没事?!”

    听到唐楚阳的回话之后,斗篷人再也平静不下去了,这小子不但遇到了吞元雪蟾,竟然还见到了差点儿干掉斗篷人九头青蛟,这让斗篷人再也淡定不下去了。

    一连串的问题出口之后,斗篷人忽然身躯一僵,回想起唐楚阳之前话,不可置信地道:

    “平等宫第三殿守护灵兽你们也遇到了?!”(小说《唤神》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

第417章、我是磨刀石?    不过,贾可道很快就将这种心动给压制了下去。

    在很多时候,过分的贪心带来的并不是好处,而是麻烦和灾难。

    远处那个火焰君主此时已经从群山之中露出了头颅,随着它的走动,贾可道能够清楚发现它经过之处的火焰尽数被其吸入体内,随后又被尽数喷射出去,甚至于整个火焰之地都随之震动。

    在这时,贾可道倒是明白了为什么这头恐怖存在会被人称之为火焰君主了。

    的确是火焰君主,它就是这里的君主,随着距离的拉近,其渐渐的与四周的火焰环境融为一体,给人一种化身整个位面的感觉。

    当然,这里面还是有很多瑕疵的。

    贾可道此时倒是不急着出手了,静静的看着那头火焰君主,感受着对方与四周融为一体的变化。

    这对于贾可道来说,可是难得的一手资料。

    这种现象只可能从这种即将点燃神火的元素生物身上才能够看到,一旦等到对方点燃神火之后,这样的现象就会被隐藏起来,压根就不可能直接被看到。

    贾可道此时身边的环境也渐渐的变化了起来,一丝丝空气中的火焰被贾可道的毛孔轻轻吞吸进去,然后排出。

    这仅仅只是贾可道的试验罢了。

    不过的确有些效果,但想要达到那头火焰君主的程度,恐怕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做到的。

    “去死吧!入侵者!”

    贾可道原本隐遁的阳神在做这个试验的时候就显露了出来。而对于那头火焰君主来说,此时四周的火山,大地。岩浆乃至于火焰都成为了它身体的延伸,很显然,贾可道这个突然出现的异物自然就被其发现了。

    火焰君主怒吼一声,双手就抱住了一座火山,骤然发力,竟然将这座火山活生生的从地面拔了出来,随后便奋力朝着贾可道一丢。

    火山如同一枚巨大的炮弹就向贾可道飞了过来。

    这是一种示威。也是一种试探。

    这基本上就是野兽争斗之间的惯例了。

    如果最初的试探,你都无法接下来的话。那么之后你面临的将会是无止尽的追杀,直到死亡。

    贾可道呵呵一笑,随即便将照天印丢了出去。

    小小的黑色小印转眼之间便化为一座方石山峰朝着那火山撞了过去。

    数息之后,两座山峰撞在了一起。轰然一声巨响,方石山峰被巨大的冲击力给撞了回来,恢复为一枚黑色小印回到了贾可道手里。而那座火山也在空中解体,化为无数的碎石和岩浆朝着下面笼罩下去。

    看到这一幕,那头火焰君主倒是愣了一下,从它崛起火焰之地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够与之对垒,并且略占上峰。

    “你很强!”

    火焰君主第一次停下了脚步,远远望着在它眼中好似芝麻一样的贾可道。火焰之中传出一个低沉而轰鸣的声音来。

    “你也不弱。”

    贾可道颇为有一点肉痛的看着收回来的照天印,虽说是山寨版的照天印,但也花费了自己不少功夫和时间。

    此时的照天印上面已经隐隐裂开了一丝裂痕。如果不修复的话,恐怕下一次丢出去就差不多要碎了。

    这便是印类灵器的弊端所在了,如果材质不够坚硬的话,多用几次就要报废。

    当然,也正因为其材质要求不严,这类灵器炼制起来才会那么容易。这也是有得有失了。

    说实话,一般的家伙即便是丢出一座火山来。这照天印也不可能裂开一丝裂痕。

    那火焰君主的实力的确不弱,再加上对方与这火焰之地隐隐连为一体,如此一来,丢出的火山才能够如此强悍。

    到了这时,贾可道已经将之前的念头完全收了回去。

    要说击败这头火焰君主或许有机会,但若是想要将其活捉,拿来作为万鸦壶的主灵,嗯,就目前来说,基本上不可能。

    说实话,就算是想要将对方干掉,或许都有困难啊。

    此时的火焰君主已经大步朝着贾可道逼了过来,从其口中喷出一股白色的岩浆。

    这股岩浆与那些遍地都是的岩浆完全不同,贾可道能够轻易感受到其中蕴含的一丝狂暴火焰之力。

    这样的火焰甚至于能够伤害到阳神!

    贾可道在明白这一点之后,不得不后撤躲开了喷来的岩浆。

    “哈哈,你害怕了!”

    火焰君主虽说看上去是一个巨大的大块头,有些憨的感觉,但其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岁月,见识了太多的东西,光从智力上来说,是绝对不会弱于贾可道的。

    见到贾可道躲闪那岩浆,火焰君主顿时便兴奋了起来,身体上的火焰随即转化为白色,带着同样的狂暴火焰之力朝着贾可道扑了过去。

    贾可道左手打出了一道符箓,符箓随即燃烧了起来,在火焰君主的头顶形成了一小片乌云,倒是让火焰君主不由得一愣:“这是水的味道?可恶的水?”

    让贾可道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这火焰之地里想要凝聚一片乌云是这么困难,至于想要让乌云下雨那简直就是不可能。

    暴怒起来的火焰君主一巴掌就将头顶上的乌云打得烟消云散。

    在整个火焰之地里都没有水的存在,这使得什么招雨符等等之类的符箓完全失去了作用。

    至于其它火焰之类的符箓,别开玩笑了,那只能给对方加餐。

    简单来说,对方已经占据了完全的地利,整个环境都是有利于火焰君主的。

    这使得贾可道的很多手段和神通等等之类的东西都失去了效果。

    到了后来,贾可道就只能不断后退,而那火焰君主则是得意洋洋的追赶着,就好似追着一只打不到的小苍蝇。

    偶尔一次贾可道的反击,随即便被那火焰君主击溃,甚至于贾可道身上还可能会沾上一点火焰,这种火焰竟然能够顺着阳神内烧去,逼得贾可道不得不将被烧着的阳神剥离掉。

    这使得对方的气势越发高涨,身上的火焰开始不断凝实,而那灵光之中的金色变得越发浓郁。

    这倒是让贾可道感觉颇为有些郁闷,看这情形,自己倒是成为了对方的磨刀石?(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