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过,贾可道很快就将这种心动给压制了下去。

    在很多时候,过分的贪心带来的并不是好处,而是麻烦和灾难。

    远处那个火焰君主此时已经从群山之中露出了头颅,随着它的走动,贾可道能够清楚发现它经过之处的火焰尽数被其吸入体内,随后又被尽数喷射出去,甚至于整个火焰之地都随之震动。

    在这时,贾可道倒是明白了为什么这头恐怖存在会被人称之为火焰君主了。

    的确是火焰君主,它就是这里的君主,随着距离的拉近,其渐渐的与四周的火焰环境融为一体,给人一种化身整个位面的感觉。

    当然,这里面还是有很多瑕疵的。

    贾可道此时倒是不急着出手了,静静的看着那头火焰君主,感受着对方与四周融为一体的变化。

    这对于贾可道来说,可是难得的一手资料。

    这种现象只可能从这种即将点燃神火的元素生物身上才能够看到,一旦等到对方点燃神火之后,这样的现象就会被隐藏起来,压根就不可能直接被看到。

    贾可道此时身边的环境也渐渐的变化了起来,一丝丝空气中的火焰被贾可道的毛孔轻轻吞吸进去,然后排出。

    这仅仅只是贾可道的试验罢了。

    不过的确有些效果,但想要达到那头火焰君主的程度,恐怕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做到的。

    “去死吧!入侵者!”

    贾可道原本隐遁的阳神在做这个试验的时候就显露了出来。而对于那头火焰君主来说,此时四周的火山,大地。岩浆乃至于火焰都成为了它身体的延伸,很显然,贾可道这个突然出现的异物自然就被其发现了。

    火焰君主怒吼一声,双手就抱住了一座火山,骤然发力,竟然将这座火山活生生的从地面拔了出来,随后便奋力朝着贾可道一丢。

    火山如同一枚巨大的炮弹就向贾可道飞了过来。

    这是一种示威。也是一种试探。

    这基本上就是野兽争斗之间的惯例了。

    如果最初的试探,你都无法接下来的话。那么之后你面临的将会是无止尽的追杀,直到死亡。

    贾可道呵呵一笑,随即便将照天印丢了出去。

    小小的黑色小印转眼之间便化为一座方石山峰朝着那火山撞了过去。

    数息之后,两座山峰撞在了一起。轰然一声巨响,方石山峰被巨大的冲击力给撞了回来,恢复为一枚黑色小印回到了贾可道手里。而那座火山也在空中解体,化为无数的碎石和岩浆朝着下面笼罩下去。

    看到这一幕,那头火焰君主倒是愣了一下,从它崛起火焰之地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够与之对垒,并且略占上峰。

    “你很强!”

    火焰君主第一次停下了脚步,远远望着在它眼中好似芝麻一样的贾可道。火焰之中传出一个低沉而轰鸣的声音来。

    “你也不弱。”

    贾可道颇为有一点肉痛的看着收回来的照天印,虽说是山寨版的照天印,但也花费了自己不少功夫和时间。

    此时的照天印上面已经隐隐裂开了一丝裂痕。如果不修复的话,恐怕下一次丢出去就差不多要碎了。

    这便是印类灵器的弊端所在了,如果材质不够坚硬的话,多用几次就要报废。

    当然,也正因为其材质要求不严,这类灵器炼制起来才会那么容易。这也是有得有失了。

    说实话,一般的家伙即便是丢出一座火山来。这照天印也不可能裂开一丝裂痕。

    那火焰君主的实力的确不弱,再加上对方与这火焰之地隐隐连为一体,如此一来,丢出的火山才能够如此强悍。

    到了这时,贾可道已经将之前的念头完全收了回去。

    要说击败这头火焰君主或许有机会,但若是想要将其活捉,拿来作为万鸦壶的主灵,嗯,就目前来说,基本上不可能。

    说实话,就算是想要将对方干掉,或许都有困难啊。

    此时的火焰君主已经大步朝着贾可道逼了过来,从其口中喷出一股白色的岩浆。

    这股岩浆与那些遍地都是的岩浆完全不同,贾可道能够轻易感受到其中蕴含的一丝狂暴火焰之力。

    这样的火焰甚至于能够伤害到阳神!

    贾可道在明白这一点之后,不得不后撤躲开了喷来的岩浆。

    “哈哈,你害怕了!”

    火焰君主虽说看上去是一个巨大的大块头,有些憨的感觉,但其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岁月,见识了太多的东西,光从智力上来说,是绝对不会弱于贾可道的。

    见到贾可道躲闪那岩浆,火焰君主顿时便兴奋了起来,身体上的火焰随即转化为白色,带着同样的狂暴火焰之力朝着贾可道扑了过去。

    贾可道左手打出了一道符箓,符箓随即燃烧了起来,在火焰君主的头顶形成了一小片乌云,倒是让火焰君主不由得一愣:“这是水的味道?可恶的水?”

    让贾可道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这火焰之地里想要凝聚一片乌云是这么困难,至于想要让乌云下雨那简直就是不可能。

    暴怒起来的火焰君主一巴掌就将头顶上的乌云打得烟消云散。

    在整个火焰之地里都没有水的存在,这使得什么招雨符等等之类的符箓完全失去了作用。

    至于其它火焰之类的符箓,别开玩笑了,那只能给对方加餐。

    简单来说,对方已经占据了完全的地利,整个环境都是有利于火焰君主的。

    这使得贾可道的很多手段和神通等等之类的东西都失去了效果。

    到了后来,贾可道就只能不断后退,而那火焰君主则是得意洋洋的追赶着,就好似追着一只打不到的小苍蝇。

    偶尔一次贾可道的反击,随即便被那火焰君主击溃,甚至于贾可道身上还可能会沾上一点火焰,这种火焰竟然能够顺着阳神内烧去,逼得贾可道不得不将被烧着的阳神剥离掉。

    这使得对方的气势越发高涨,身上的火焰开始不断凝实,而那灵光之中的金色变得越发浓郁。

    这倒是让贾可道感觉颇为有些郁闷,看这情形,自己倒是成为了对方的磨刀石?(未完待续)

第三百七十八章 龙鹰和青蛟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唤神》更多支持!“主人面前,宝宝岂敢不现真身,宝宝还处于幼生期,只能化作幼童模样……”

    白嫩童子回答起来毕恭毕敬,一副大小大人的模样,不过这话听到唐楚阳的耳朵了,他却再次被震撼了一把。

    吞元雪蟾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七阶的兽王级别,却还只是幼生期而已,如果到了成年期,它的实力该可怕到什么地步?!

    吞元雪蟾的话没有让唐楚阳表现出其他情绪,但海大富和布衣却知道小童子所言句句属实,海大富不得不再次为唐楚阳进行科普,滔滔不绝道:“楚阳,吞元雪蟾比较特殊,我虽未曾亲眼见过,但也从师尊那里听到过关于吞元雪蟾的事情,幼生如童子,成长美少年,成年比冠玉,巅峰震群神,这谚语说的便是吞元雪蟾!

    据说,吞元雪蟾拥有荒古时期‘吞天麒麟’的血脉,乃是极为珍稀的拥有荒古传承血脉的灵兽,虽不敢说集天地钟爱于一身,却也是堪比现如今存世的龙凤一流的强悍存在,可惜吞元雪蟾晋级极难,每一个晋级期都要渡过一次化形天劫,我听师尊说,以他上千年的阅历,还从未见识过达到巅峰期的吞元雪蟾,便是成年期的也只是听闻。从未亲见!”

    海大富说这话的时候,一脸憧憬之色,见唐楚阳的注意力已经被他吸引。海大富抬手指了指化身成可爱童子模样的吞元雪蟾,继续道:“吞元雪蟾初生便有六阶实力,幼年期可晋级七阶,成长期八阶,成年期九阶,若是有幸能够成长到巅峰期,便是天神也可张口吞之。可令群神退避!”

    “有这么夸张?!”

    唐楚阳再次吃惊了,他虽然看中一尊兽王的实力。但也绝对没想到吞元雪蟾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成长潜力,如果事实真如海大富所言,那只这一头灵兽,便足以让唐家称霸大陆了。

    “呃。只是传言而已,是真是假我可不敢保证,毕竟吞元雪蟾存世甚为稀少,亦今为止,还从未听说过有谁见识过巅峰期的吞元雪蟾,便是成年期的都只有传闻而已……”

    唐楚阳的表情太过认真了,这让海大富不敢把道听途说的信息当成事实来说,科普可不是误导,这个罪名他可承担不起。

    见海大富被唐楚阳问得心虚。布衣微微一笑,海大富所言和布衣知道的差不多,不过有些信息却是可以肯定的。布衣略微想了想,冲唐楚阳道:“唐大哥,巅峰期的吞元雪蟾能让群神退避虽然只是传说,但成年期的吞元雪蟾拥有地仙实力却是真的,我们生佛寺的上一任主持,就曾经有幸见识过三位陆地神仙和成长期的吞元雪蟾交手!”

    “哦?竟有此事?!”

    唐楚阳更加好奇。直接将探寻的目光转向了布衣,希望他能够多说一些关于吞元雪蟾的事情。

    可惜布衣却是苦笑一声。冲唐楚阳摆了摆手,无奈道:“此事我也只是从师尊那里听到的,师尊他老人家当时也只是随口一提,为的是增长我的阅历,这事肯定属实,至于其他的,我也不清楚……”

    没有得到更多的信息,让唐楚阳多少有些失望,不过知道吞元雪蟾拥有成长到堪比地仙的实力,唐楚阳已经很满意了,至少这让他对吞元雪蟾有了比较清晰的认知。

    转头看了眼乖巧无比的可爱童子,唐楚阳纵身从飞天虎的巨手上跳了下去,轻飘飘地落到吞元雪蟾身边,抬手一招,空中的金色小剑凌空飞舞,环绕着不足三尺的白嫩童子旋转起来。

    海大富,布衣和凌紫嫣三人见状,以为唐楚阳依然不打算轻易放过吞元雪蟾,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唐楚阳一个手势将话头给堵了回去。

    不过,海大富三人虽然闭嘴了,但唐楚阳操纵金色的轩辕剑吓唬吞元雪蟾的时候,另外两个隐藏起来的家伙却被唬住了,几乎想都没想就出声阻止道:“还请主人手下留情!”

    这异口同声的求情一出口,结结实实地把唐楚阳四人给吓了一大跳,只一个吞元雪蟾就足够吓人了,谁也没有想到这通道里竟然还隐藏着两个更加沉得住气的。

    幸好这话里的‘主人’二字让唐楚阳不至于惊吓过度,不然在说话声出现的一刹那,他说不得只能痛下杀手,先干掉吞元雪蟾来确保自己的安全了。

    唰唰!

    一青一红两道光华闪现,就在距离吞元雪蟾不远的地方,突然有一老一少两人倏然现身,老的那位,一头红白相间长发,驼背弯腰,是个干瘦无比的小老头。

    另一个年轻的却是个妙龄女子,容貌说不上绝美,却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一头绿色长发披散在两肩和背后,肌肤晶莹白嫩,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好似会说话一般。

    化作童子模样的吞元雪蟾见到两人,当即一脸喜色,可看到面无表情的唐楚阳,可爱的小脸儿又是一垮,有些愤愤道:“火爷爷,青姐姐,宝宝这次可被你们两个害死了,主人他刚才差点儿杀了宝宝!”

    干瘦老头闻言讪讪一笑,面上多少带着些尴尬之色,旁边的绿发女子也是同样表情,两人小心地看了一眼唐楚阳,见他绷着一张脸,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绪,干瘦老头犹豫一下,干笑道:“主人面相和善,丰神俊朗。一看便知是个心胸豁达,深明大义的人物,他不会你这小家伙一般见识的……”

    干瘦老头一个马匹拍回去。唐楚阳表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但心底里却暗暗松了口气,干瘦老头和绿发女子虽是人形,身上却散发着强大的灵兽威压。

    既然这老头出现的第一时间就是拍马屁,并且和吞元雪蟾熟识,想来该是这座宫殿里的守护兽了,自身安全可以确保的情况下。唐楚阳的底气也就足了起来。

    “嘿,我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竟然这般了不起。你们两个,既然奉我为主,为何藏匿不见?!难道是看不上我这个修为低劣的新主人?!”

    这话唐楚阳说得一句比一句严厉,到得最后一句话出口。已是一副声色俱厉的模样,唬得干瘦老头和绿发女子噤若寒蝉,一时根本做不得声。

    事实上唐楚阳的修为他们确实看不上眼,身为兽王的吞元雪蟾都只是三只守护兽当中实力最差的,以干瘦老头和绿发女子的强悍实力,自然不会把一个小小的四阶人类放在眼里。

    但之前唐楚阳表现的太过凶狠了,吞元雪蟾不过是现形威慑一下而已,干瘦老头和绿发女子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不被他们放在眼里的主人。竟然直接出手要杀掉吞元雪蟾。

    唐楚阳得到的那个金色小剑,不但是控制整个宫殿的钥匙,同时也是威慑大殿内三只守护兽的必杀手段。只要守护大殿的三只灵兽不服管教,掌管金色小剑的主人便可以剑诛之!

    这就等于干瘦老头和绿发女子的性命,从唐楚阳亮出金色小剑的时候,已经不再属于他们自己,所以看唐楚阳表现得如此冷厉,干瘦老头和绿发女子即便贵为兽王。此时也是心惊肉跳。

    “主人恕罪……”

    干瘦老头和绿发女子躬身俯首,不敢多言。事情本来就是他们做得不对,这个时候多说多错,只有摆正自身姿态,才是获得原谅的最佳途径。

    唐楚阳抬眼看了看两人,又转头看看身边的吞元雪蟾,沉默了数息之后,这才语气平淡地问道:“说说你们的身份,来历,嗯,还有原形……”

    “是!”

    唐楚阳话音才落,干瘦老头和绿发女子急忙恭敬地应了一声,随后两人互看一眼,干瘦老头上前一步,恭声道:“主人,老朽火吉,原形乃是‘三目龙鹰’是平等宫第三殿守护灵兽……”

    等干瘦老头说完,绿发女子急忙迈出几步,和老头齐平之后恭敬地冲唐楚阳道:“禀主人,奴家青妖,原形乃是‘九头青蛟’,平等宫第二殿守护灵兽……”

    嘶嘶!!

    火吉和青妖自我介绍完后,唐楚阳正想说什么,却被身后两声倒抽冷气的声音打断,转头一看,却见布衣和海大富齐齐手抚着腮旁,一副牙疼到不行的模样,禁不住惊讶道:“你们两个怎么了?”

    海大富一只手摸着俊脸,一只手抬起来指了指干瘦老头,龇牙咧嘴道:“三目龙鹰,七阶兽王,火金土三属性罕见灵兽,双翅展开,一瞬三千里,一双金光灵目可观千里,更可怕的是它的神通第三目,洞察人心!分毫不差!”

    等海大富说完,布衣一只手揉着脸,一只手指着绿发女子,以艳羡无比的语气冲唐楚阳道:“这个更了不起,九头青蛟乃是九元神龙嫡系,每一个脑袋都掌握一种神通,肉身强横,水火难伤,法宝难敌,若是能够晋级九元神龙,腾云驾雾,行云布雨,纵横凡间无可匹敌!”

    唐楚阳闻言,心中无比震撼,但面上却是一脸随意,略带着些不屑道:“他们若真如你二人所言那般强大,恐怕也不会被人擒入此地,只是担当区区护殿灵兽了!”(小说《唤神》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ps:(ps:感谢诸位书友慷慨的月票!小猪拜谢诸位大神们的支持……)(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