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旗阵也在,就是远处的球体分布出现了变化,已经不是贾可道熟悉的分布了,也就是说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贾可道所在的半位面来到了一个陌生地方。

    唉,贾可道不由得轻叹一声,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机会返回主物质位面了。

    不过转眼之后,贾可道便平复了心境,开始检查起自身的情况来。

    过了一会,贾可道不由得有些惊喜。

    自己的道行在昏睡之后,已经抵达了炼气化神下层的瓶颈,并且自己能够控制巴蛇与人形之间的转换了,只不过这种转化需要时间罢了,但不至于像之前那样变成巴蛇之后就没法变回来。

    了解到这一切之后,贾可道不由得略微松了一口气,虽说自己暂时找不到回去的路,但至少一切都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贾可道右手一招,便将那五色旗给招了回来。

    将五色旗收好,贾可道便再度遁出阳神,将肉身收入道德经中,离开了这个半位面,重新进入虚空之中。

    在虚空不远之处,有一个火红的球体,看上去体积不小,贾可道便朝着这个火红球体飞了过去。

    随着距离的拉近,这个火红球体的全貌开始落入贾可道眼中。

    这应该是一个比较完整的位面了。

    红色的半透明位面屏障里悬浮着一块火红色的大陆。

    太大了。即便贾可道悬浮在这个位面外的虚空,也无法一眼将里面那块大陆看完。

    这是一个火焰的世界,大陆上随处可见的高耸火山。不断将炽热的岩浆喷射出来,地面上则是密布着一条条由岩浆组成的河流。

    贾可道试探着伸手触摸了一下位面屏障,位面屏障并没有抗拒贾可道的进入。

    很好,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完整位面,贾可道心头不由得生出一丝喜意。

    像这样的位面,应该会有一些土著生物的存在。

    如果换成贾可道才到这个异界的时候,对于这样的言论保管不信。

    但现在。就连虚无一物的星界虚空里都能够诞生星界鲸,星界鳗这样的星界生物。这么一个火焰的世界,谁又敢说没有火焰生物呢?

    当然,贾可道希望这个火焰位面里的土著生物已经发展出了文明,最好的结果就是它们与主物质位面有过交集。

    这一点。贾可道是抱有比较大的希望。

    毕竟,在主物质位面里,那些法师在召唤用来作战的火元素或者火焰生物,据说就是来自于主物质位面外的其它位面。

    贾可道为了以防万一,给自己的阳神加持了十多道符箓后,方才一头冲入了这个火焰位面。

    这个火焰位面的天空并不算很高,贾可道进入这个位面之后,悬浮在空中,距离下面一座火山也就只有千米不到的高度。

    咕噜咕噜。一阵声音随即便从下面的火山里传来,数息之后,一股由岩浆构成的火柱就朝着贾可道射了过来。

    贾可道轻易便躲闪开来。不过这里的温度可不低,即便是漂浮在远离火山的高空,贾可道也能够察觉到空气的温度超过了百度。

    这样的温度若是寻常人过来,恐怕第一次时间就被烫死了,不过对于贾可道的阳神来说,都是小问题了。

    即便是被岩浆喷中。最多也就是损失一点罢了。

    贾可道并没有轻易下到地面去,只是在高空移动。目光扫视着布满岩浆河流的大地。

    很快,贾可道就找到了生物活动的迹象。

    在一处岩浆河岸边,有着一些火红色的人形在移动。

    贾可道不由得一喜,随即便降低了高度,隐去身形之后,就朝着那河岸边悄然落下。

    那是一群与猿猴差不多的火焰生物,它们身上带着一些火光,汇聚成群,正站在岩浆河浅处,伸手抓捞着什么东西。

    很快,一头约有两米多高的火猿从岩浆河里抓到了一条一米多长由火焰组成的鱼,不由得兴奋的跳到了河岸上。

    这头火猿应该是首领了,与它相比,其余的火猿要矮上不少。

    在火猿首领大吼一声之后,其余的火猿便从岩浆河里跳了上来,开始在这头火猿首领的指挥下享受着这条火鱼。

    与主物质位面里吃东西不太一样的是,这些火猿吃鱼的方法并不是将这条火鱼直接吃下去,而是一个个排着队,每一头火猿走到火鱼前,便朝着那火猿首领跪下,然后凑近火鱼,用鼻子轻轻一吸,一缕火光随即从火鱼身上脱离,被火猿吸入鼻孔。

    吸了火光的火猿随即便带着满足的神色退下,换成后面的火猿来享受这火鱼大餐。

    而每一头吸收了火光的火猿其体型就会随之增长一点,虽然不明显,但贾可道却能够轻易看出来。

    待到十多头火猿尽数享受了火光之后,那条火鱼就只剩下一点了。

    到了这个时候,那头火猿首领就张大了鼻孔,靠近火鱼,猛力一吸,整条火鱼剩下的那点火光就尽数被火猿首领吸入鼻孔。

    而那条火鱼仅仅只剩下一点骨头,随后就变成了一滩岩浆,形态完全消散。

    很显然,这些火焰生物的食物与主物质位面的生物完全不一样,它们所需要的就是其它火焰生物体内的火焰。

    当然,那些岩浆里蕴含的火焰,它们似乎并不感兴趣,或许这与肉食动物无法消化木头一个道理。

    虽然木头里也蕴含着营养,但很多生物都没法吸收罢了。

    贾可道观察了一会,发现这些火猿大致处于比较原始的社会阶段,但已经有了自己的语言,当然,这种语言,贾可道压根就没法理解,但也意味着自己可以与这些火猿沟通。

    接下来,那些火猿继续在岩浆河里捕捉火鱼。

    待到捕捉了五条火鱼,将它们的火光吸收之后,这些火猿就终止了这种捕鱼活动,一个个躺在了河岸边的石头上,懒洋洋的打起瞌睡来。

    到了这时,贾可道方才将显出形态来,朝着这群火猿缓步走去。

    选择这个时候与那些火猿接触,贾可道有着自己的考虑,毕竟任何生物都有护食行为,如果贾可道之前就出现的话,那么这些火猿或许会将自己视为抢夺食物的敌人,那样的话,压根就没可能沟通。(未完待续)

第三百七十三章 冰凰珠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唤神》更多支持!

    唐楚阳在灵符价值上近乎菜鸟一样的认知,再次狠狠地被海大富给科普了一下,尤其是一些属性特殊的灵符,唐楚阳终于认识到了它们的珍贵城府。

    认识到一枚王级的恢复灵符到底有多珍贵后,唐楚阳诚挚地向海大富表达了他的谢意,随后很认真地道:

    “我能不能把给你的那枚王符要回来?”

    “你不是吧?这是典型的过河拆桥啊!”

    海大富很配合地哀嚎了一样子,毫不客气地将手中的王符给激发了,唐楚阳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这枚王符不用的话,是绝对保不住的。

    哧哧哧!

    强大却极为温和的恐怖灵压陡然弥漫开来,银亮光华耀起的刹那便化作五色彩光,五行之气旋转交缠,随后凝聚成一条一丈多粗的巨大光柱,将海大富笼罩了起来。

    五彩光华接触到激发的瞬间,海大富仿似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场景一样,一双本就不小的眼睛瞪得贼大,眼珠子都快要凸出眼眶一样,以无比震惊的语气连连惊呼道: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这太,太强大了!简直不可思议!妈的!怎么可能这样?!!”

    海大富的表情语气实在太夸张了,即便是向来和海大富不对付的布衣,都有些被吓到的感觉。他几步走近了唐楚阳,犹疑问道:

    “唐大哥。他这是怎么了?难道你的灵符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怎么把海大富这厮给惊成这样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

    唐楚阳有些不是很肯定地说了句,尽管方才被海大富科普了一下回复类灵符的珍贵性。但有些东西唐楚阳不放在眼里,可不代表海大富也会无视。

    “难道是这枚‘五蕴复灵符’出问题了?不该啊!这种灵符我上辈子都不知道画过多少了,不可能出错啊!”

    唐楚阳稍稍靠近了海大富,凝目审视,此时海大富虚弱到苍白的俊脸,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原本因为强行剥离性命交修的法宝,显得有些晦暗的印堂,这时候也逐渐恢复了光泽。

    五蕴复灵符可是五行俱全。全方位恢复一切技能的全能灵符,不但能够回复消耗的元气,以及一定量的元神精华,即便是五脏遭受重创,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

    这还只是五蕴复灵符最基本的功效而已,更强大的是,在治疗修士本体创伤的同时,还能大幅度增强力量,防御。元神强度等等,并且持续足足一个时辰之久。

    这些功效并不是唐楚阳切身体会过的,但灵符炼制成功的那一刹那,冥冥之中有那么一种神奇的感悟。让唐楚阳非常肯定他炼制出来的灵符一定具备这样的效果。

    约莫盏茶之间后,身上依然被五彩光华包裹的海大富突然自地上站了起来,虎虎生风地来回走动了几步。完全不复方才那般虚弱的随时都会晕过去的病秧子模样,如同换了个人一样激动道:

    “太他妈强大了!我。我,你娘个蛋蛋的!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恢复灵符?!!”

    布衣瞪大眼睛看着生龙活虎的海大富。似乎也为他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震惊,抬手拽了下唐楚阳的法袍,震惊地惊叹道:

    “唐大哥,你这究竟是什么灵符?这厮之前所受创伤绝对不轻,没有三五个月绝难彻底恢复,可,可是他现在的状态,似乎不但未曾受过创伤,反而给我一种更强了的感觉!?”

    “五蕴复灵符……”

    唐楚阳苦笑着回了一句,他明白了,海大富之所以这么大的反应,恐怕是因为五蕴复灵符的效果太好了,完整的阵符,阵符,配合完整性超过这个世界的完美阵基,灵符效果想差都难啊。

    “五蕴复灵符?怎地我从未听说过?……”

    布衣抬手挠着光亮的脑袋,说话时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转头以更加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唐楚阳,近乎呻-吟一样惊叹道:

    “唐大哥,这种王级回复类灵符,不会是由你独创吧?!”

    唐楚阳闻言一愣,要这么说的话还真不是不可以,因为五蕴复灵符本就是他学自另一个世界的灵符体系,当下无所谓地点点头:

    “是的吧……”

    “还真是啊?!”

    布衣彻底震惊了,独创灵符,那可是只有宗师级灵画师才具备的能力啊,而一个灵画师,没个几百年时间的经验积累,别说向晋级宗师了,便是大师级灵画师都不可能。

    布衣转头看着唐楚阳,一身白蓝相间的五阶法袍,俊美的脸庞年轻得让人羞愧,他才十八岁啊!高阶灵画师的身份已经足够吓人了,如今又炼制出了只有宗师级大能才能炼制的王级恢复灵符。

    布衣已经被震撼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个时候,感受着海大富身上强烈无比的恐怖灵压,再转头看看一脸随意的唐楚阳,布衣真的很想问一句,唐大哥,你真的是人么?

    相比于布衣的震惊,切身体会到五蕴复灵符到底有多强大的海大富,所承受的震撼简直可以用惊涛骇浪来形容。

    只一枚灵符,他需要至少三五个月才能勉强恢复的伤势,竟然正在短短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内完全恢复,并且整个人都被灵符强大的威能拔升到了实力翻倍的地步!

    “疼啊,心疼死我了!效果这么逆天的王符,若是留给师尊使用的话,便是对上半也有一战之力了!娘的!糟蹋啊!!”

    海大富心疼的整张脸都抽到了一起。如同被生生挤压出来的包子一样,一脸怨念地望向了唐楚阳。语气里充满祈求道:

    “楚阳,这种灵符还有么?再给我一枚。只要一枚,哥哥我的命就是你的了!”

    海大富这话可不是开玩笑,而是句句出自肺腑,五蕴复灵符的效果强大到让他无法置信,这样的王符,别说是换他的命,便算是换他师尊的命,怕也有人愿意接这个活儿!

    “……”

    唐楚阳直接给了海大富一个‘你有病’的表情,话都懒得回便直接转身向前方的宫殿走去。得马上开始找人了,他可没时间在这里跟海大富胡闹。

    “喂喂!别走啊,哥哥我可是认真的!”

    “见到宝贝不认真的,那还是正常人么?”

    跟在唐楚阳身后的布衣狠狠地鄙视了海大富一下,这厮也太贪心了吧,竟然连吃带要的,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吧?

    唐楚阳在前面闷头走路,布衣和凌紫嫣紧跟身后,最后面的海大富活蹦乱跳。咋咋呼呼,等到快要靠近那座巨大的宫殿时,海大富这才冲着唐楚阳大喊道:

    “楚阳,你要干嘛去?不会是要进入那座宫殿吧?那里可不是谁都能随便进去的。我敢保证,宫殿之外肯定会有大量的禁制保护,而且最差都是黄阶五级以上的禁制。以咱们的修为很难破开的!”

    “你说的是这个?”

    唐楚阳探手前指,距离他不到一丈远的地方。一层赤红色的光膜好似一个巨大的玻璃罩一样,将一座占地千丈的巨大宫殿整个保护了起来。不断向外散发着炽烈无比的恐怖灵压。

    “对!就是这个,我看看这是什么禁制……”

    海大富说着话,几步就窜到了唐楚阳身边,凝目仔细看了看赤红如火的光罩,尤其是看到光罩之上不断游走的火龙图案时,龇着牙倒抽着冷气道:

    “该死的!竟然是九龙神火罩?!楚阳,这是玄阶七级的大禁制,咱们绝对破不开的!”

    唐楚阳闻声不语,面无表情地抬头看了看笼罩整个宫殿的赤红色光罩,随后抬手一翻,‘唰唰唰’破空声不断,不过眨眼的功夫便有数百上千张将符破空而出。

    唐楚阳手下不停,一张张蓝色灵符爆米花一样,成片成片地从他的储物戒指里爆了出来,等四人头顶上被数千将符布满时,唐楚阳这才抬手指着漫天灵符,笑眯眯地冲海大富道:

    “这样也打不开?”

    海大富俊脸上的表情一僵,机械地抬头看看漫天飞舞的将符,又抽抽着脸看了眼笑眯眯的唐楚阳,撮着牙花子道:

    “你当哥哥啥都没说……”

    妈的!拿几千张将符去硬撼禁制,别说是玄阶禁制了,就算是地阶,也搁不住这么轰啊!

    见海大富不出声了,唐楚阳摇摇头,单手掐诀一引,正想控制将符轰击禁制,却不想凌紫嫣突然上前几步阻止了他,不待唐楚阳问话便淡淡道:

    “这禁制是火属性的,交给我吧,我有办法破掉它!”

    说完话,凌紫嫣抬去娇嫩的左手,向右手上带着的一枚金色戒指轻轻一抹,再翻过手时,嫩白小手中已经多了一颗鸽蛋大小的深蓝色珠子。

    这颗深蓝色的珠子晶莹剔透,周身有淡淡蓝色雾气环绕,取出的瞬间,唐楚阳三人便感觉四周温度陡然降低,如同突然从炎炎夏日进入寒冬一般,一片刺骨寒意洗遍全身。

    唐楚阳三人齐齐惊讶地望向凌紫嫣手中的蓝色珠子,没想到凌紫嫣身上竟然会有如此异宝,海大富仔细分辨了一下之后,想起了什么一般,倒抽着冷气,不是很肯定地犹疑道:

    “嘶!!这不会是传说中的‘冰凰珠’吧?”

    凌紫嫣闻言,冰冷的俏脸上略带着一丝诧异,转头看了海大富一眼之后,点头道:

    “海大富果然见多识广,没错,这就是冰凰珠!”(我的小说《唤神》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R1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