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唤神》更多支持!

    唐楚阳在灵符价值上近乎菜鸟一样的认知,再次狠狠地被海大富给科普了一下,尤其是一些属性特殊的灵符,唐楚阳终于认识到了它们的珍贵城府。

    认识到一枚王级的恢复灵符到底有多珍贵后,唐楚阳诚挚地向海大富表达了他的谢意,随后很认真地道:

    “我能不能把给你的那枚王符要回来?”

    “你不是吧?这是典型的过河拆桥啊!”

    海大富很配合地哀嚎了一样子,毫不客气地将手中的王符给激发了,唐楚阳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这枚王符不用的话,是绝对保不住的。

    哧哧哧!

    强大却极为温和的恐怖灵压陡然弥漫开来,银亮光华耀起的刹那便化作五色彩光,五行之气旋转交缠,随后凝聚成一条一丈多粗的巨大光柱,将海大富笼罩了起来。

    五彩光华接触到激发的瞬间,海大富仿似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场景一样,一双本就不小的眼睛瞪得贼大,眼珠子都快要凸出眼眶一样,以无比震惊的语气连连惊呼道: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这太,太强大了!简直不可思议!妈的!怎么可能这样?!!”

    海大富的表情语气实在太夸张了,即便是向来和海大富不对付的布衣,都有些被吓到的感觉。他几步走近了唐楚阳,犹疑问道:

    “唐大哥。他这是怎么了?难道你的灵符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怎么把海大富这厮给惊成这样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

    唐楚阳有些不是很肯定地说了句,尽管方才被海大富科普了一下回复类灵符的珍贵性。但有些东西唐楚阳不放在眼里,可不代表海大富也会无视。

    “难道是这枚‘五蕴复灵符’出问题了?不该啊!这种灵符我上辈子都不知道画过多少了,不可能出错啊!”

    唐楚阳稍稍靠近了海大富,凝目审视,此时海大富虚弱到苍白的俊脸,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原本因为强行剥离性命交修的法宝,显得有些晦暗的印堂,这时候也逐渐恢复了光泽。

    五蕴复灵符可是五行俱全。全方位恢复一切技能的全能灵符,不但能够回复消耗的元气,以及一定量的元神精华,即便是五脏遭受重创,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

    这还只是五蕴复灵符最基本的功效而已,更强大的是,在治疗修士本体创伤的同时,还能大幅度增强力量,防御。元神强度等等,并且持续足足一个时辰之久。

    这些功效并不是唐楚阳切身体会过的,但灵符炼制成功的那一刹那,冥冥之中有那么一种神奇的感悟。让唐楚阳非常肯定他炼制出来的灵符一定具备这样的效果。

    约莫盏茶之间后,身上依然被五彩光华包裹的海大富突然自地上站了起来,虎虎生风地来回走动了几步。完全不复方才那般虚弱的随时都会晕过去的病秧子模样,如同换了个人一样激动道:

    “太他妈强大了!我。我,你娘个蛋蛋的!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恢复灵符?!!”

    布衣瞪大眼睛看着生龙活虎的海大富。似乎也为他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震惊,抬手拽了下唐楚阳的法袍,震惊地惊叹道:

    “唐大哥,你这究竟是什么灵符?这厮之前所受创伤绝对不轻,没有三五个月绝难彻底恢复,可,可是他现在的状态,似乎不但未曾受过创伤,反而给我一种更强了的感觉!?”

    “五蕴复灵符……”

    唐楚阳苦笑着回了一句,他明白了,海大富之所以这么大的反应,恐怕是因为五蕴复灵符的效果太好了,完整的阵符,阵符,配合完整性超过这个世界的完美阵基,灵符效果想差都难啊。

    “五蕴复灵符?怎地我从未听说过?……”

    布衣抬手挠着光亮的脑袋,说话时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转头以更加不可思议的目光望着唐楚阳,近乎呻-吟一样惊叹道:

    “唐大哥,这种王级回复类灵符,不会是由你独创吧?!”

    唐楚阳闻言一愣,要这么说的话还真不是不可以,因为五蕴复灵符本就是他学自另一个世界的灵符体系,当下无所谓地点点头:

    “是的吧……”

    “还真是啊?!”

    布衣彻底震惊了,独创灵符,那可是只有宗师级灵画师才具备的能力啊,而一个灵画师,没个几百年时间的经验积累,别说向晋级宗师了,便是大师级灵画师都不可能。

    布衣转头看着唐楚阳,一身白蓝相间的五阶法袍,俊美的脸庞年轻得让人羞愧,他才十八岁啊!高阶灵画师的身份已经足够吓人了,如今又炼制出了只有宗师级大能才能炼制的王级恢复灵符。

    布衣已经被震撼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个时候,感受着海大富身上强烈无比的恐怖灵压,再转头看看一脸随意的唐楚阳,布衣真的很想问一句,唐大哥,你真的是人么?

    相比于布衣的震惊,切身体会到五蕴复灵符到底有多强大的海大富,所承受的震撼简直可以用惊涛骇浪来形容。

    只一枚灵符,他需要至少三五个月才能勉强恢复的伤势,竟然正在短短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内完全恢复,并且整个人都被灵符强大的威能拔升到了实力翻倍的地步!

    “疼啊,心疼死我了!效果这么逆天的王符,若是留给师尊使用的话,便是对上半也有一战之力了!娘的!糟蹋啊!!”

    海大富心疼的整张脸都抽到了一起。如同被生生挤压出来的包子一样,一脸怨念地望向了唐楚阳。语气里充满祈求道:

    “楚阳,这种灵符还有么?再给我一枚。只要一枚,哥哥我的命就是你的了!”

    海大富这话可不是开玩笑,而是句句出自肺腑,五蕴复灵符的效果强大到让他无法置信,这样的王符,别说是换他的命,便算是换他师尊的命,怕也有人愿意接这个活儿!

    “……”

    唐楚阳直接给了海大富一个‘你有病’的表情,话都懒得回便直接转身向前方的宫殿走去。得马上开始找人了,他可没时间在这里跟海大富胡闹。

    “喂喂!别走啊,哥哥我可是认真的!”

    “见到宝贝不认真的,那还是正常人么?”

    跟在唐楚阳身后的布衣狠狠地鄙视了海大富一下,这厮也太贪心了吧,竟然连吃带要的,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吧?

    唐楚阳在前面闷头走路,布衣和凌紫嫣紧跟身后,最后面的海大富活蹦乱跳。咋咋呼呼,等到快要靠近那座巨大的宫殿时,海大富这才冲着唐楚阳大喊道:

    “楚阳,你要干嘛去?不会是要进入那座宫殿吧?那里可不是谁都能随便进去的。我敢保证,宫殿之外肯定会有大量的禁制保护,而且最差都是黄阶五级以上的禁制。以咱们的修为很难破开的!”

    “你说的是这个?”

    唐楚阳探手前指,距离他不到一丈远的地方。一层赤红色的光膜好似一个巨大的玻璃罩一样,将一座占地千丈的巨大宫殿整个保护了起来。不断向外散发着炽烈无比的恐怖灵压。

    “对!就是这个,我看看这是什么禁制……”

    海大富说着话,几步就窜到了唐楚阳身边,凝目仔细看了看赤红如火的光罩,尤其是看到光罩之上不断游走的火龙图案时,龇着牙倒抽着冷气道:

    “该死的!竟然是九龙神火罩?!楚阳,这是玄阶七级的大禁制,咱们绝对破不开的!”

    唐楚阳闻声不语,面无表情地抬头看了看笼罩整个宫殿的赤红色光罩,随后抬手一翻,‘唰唰唰’破空声不断,不过眨眼的功夫便有数百上千张将符破空而出。

    唐楚阳手下不停,一张张蓝色灵符爆米花一样,成片成片地从他的储物戒指里爆了出来,等四人头顶上被数千将符布满时,唐楚阳这才抬手指着漫天灵符,笑眯眯地冲海大富道:

    “这样也打不开?”

    海大富俊脸上的表情一僵,机械地抬头看看漫天飞舞的将符,又抽抽着脸看了眼笑眯眯的唐楚阳,撮着牙花子道:

    “你当哥哥啥都没说……”

    妈的!拿几千张将符去硬撼禁制,别说是玄阶禁制了,就算是地阶,也搁不住这么轰啊!

    见海大富不出声了,唐楚阳摇摇头,单手掐诀一引,正想控制将符轰击禁制,却不想凌紫嫣突然上前几步阻止了他,不待唐楚阳问话便淡淡道:

    “这禁制是火属性的,交给我吧,我有办法破掉它!”

    说完话,凌紫嫣抬去娇嫩的左手,向右手上带着的一枚金色戒指轻轻一抹,再翻过手时,嫩白小手中已经多了一颗鸽蛋大小的深蓝色珠子。

    这颗深蓝色的珠子晶莹剔透,周身有淡淡蓝色雾气环绕,取出的瞬间,唐楚阳三人便感觉四周温度陡然降低,如同突然从炎炎夏日进入寒冬一般,一片刺骨寒意洗遍全身。

    唐楚阳三人齐齐惊讶地望向凌紫嫣手中的蓝色珠子,没想到凌紫嫣身上竟然会有如此异宝,海大富仔细分辨了一下之后,想起了什么一般,倒抽着冷气,不是很肯定地犹疑道:

    “嘶!!这不会是传说中的‘冰凰珠’吧?”

    凌紫嫣闻言,冰冷的俏脸上略带着一丝诧异,转头看了海大富一眼之后,点头道:

    “海大富果然见多识广,没错,这就是冰凰珠!”(我的小说《唤神》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R12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千万别让人知道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唤神》更多支持!

    “这地方…,果然很大啊……”

    唐楚阳转头四望,入目所见皆是处处透着一股子庄严的恢弘楼阁和庞大殿宇,而唐楚阳四人所在之处,正好是一片面积极大的气派广场。

    “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我消耗太大,暂时动弹不了了。”

    海大富说话的时候整个人透着一股无力感,先是强行割舍了性命交修的法宝,紧接着又强行引爆妖离钟,消耗了体内大半儿的本命元气打开妖族通道。

    此刻脚踏实地后,他再也撑不下去,一屁股跌坐在地连说话的力气都不剩多少了。

    “海老大,这个给你!”

    唐楚阳抬手递给海大富一枚银色灵符,这是一枚凝缩到了只有小拇指节大小的银色灵符,虽未曾激活,但却不断向外散发着淡淡的却不容人忽视的强大灵压。

    “王符?楚阳,你觉得我现在还有力气使用王符么?留着你自己防身吧……”

    海大富摆摆手,他以为唐楚阳是让他拿去防身的,不过海大富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哪里还有力气去激发王{符,这个时候再强大的灵符,放在他身上也是浪费。

    “这是恢复用的!”

    唐楚阳解释了一句,回复类的灵符他身上有不少,但品阶达到王级的却屈指可数。统共也不超过五枚,原本唐楚阳是打算留给自己用的。

    海大富能做到这个地步。要说唐楚阳心里没有点感动是不可能的,他可不想委屈了自己的兄弟。

    “回复类王符?!”

    正在查看周遭环境的布衣惊诧地回过头。一双清亮的眸子死死盯住了唐楚阳手中的银色灵符,恢复类的灵符实在太稀少了,稀少到即便是最低级的兵符,都能卖出天价来。

    一张回复类的将符,都能让一名七阶强者露出笑脸,如果是王符的话,作为雇佣一名七阶强者的杀人费都够了。

    唰!

    海大富以快到了和他虚弱状态不相符的速度,瞬间将唐楚阳手中的王符给抓了过来,面上一点尴尬之色都没有地咧嘴道:

    “既然是恢复类的。那哥哥就不客气了,这可是好东西……”

    当然是好东西了!布衣有些羡慕地看着海大富,就算是霸神宗这样拥有不少灵画师的顶尖宗门,整个山门里怕也没有多少枚王级回复类灵符,这玩意儿可不是说炼就能炼制出来的。

    一枚达到王级的恢复类灵符,别说是海大富了,便是他背后那个身为七阶强者的师尊,怕也拒绝不了。

    “布衣也想要?这样,等回头我找齐了材料再炼制几张就是。到时候人手三五十张,若是遇上了势均力敌的对手,耗也能耗死他了!”

    布衣脸上的羡慕之色几乎不加遮掩,唐楚阳又怎能看不出来。不过他现在身上也没剩几张了,接下来指不定会遇到什么危险,而唐楚阳有没打算让布衣冒险。最终他还是决定留着自己用。

    “只要有材料你就能炼制?!”

    布衣和海大富听出唐楚阳话里的意思了,齐声问出这话的时候两人语气里充满震惊。王符,尤其是回复类的王符。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炼制出来的。

    哪怕是大师级的灵画师!

    “我以为,你们不应该问出这句话的……”

    唐楚阳没有正面回答,这种问题也不需要回答,因为他本身就不是个喜欢冲朋友说空话的人。

    “也对,本来就是个怪物!”

    海大富抽着气点点头,想象认识唐楚阳以来的所见所闻,似乎这小子能够轻松炼制王级回复类灵符,也不是让人多么震惊的事情,他本来就是个妖孽嘛。

    “唐大哥确实不是正常人,倒是我大惊小怪了……”

    布衣也是一脸认真之色,似乎是想到了唐楚阳身上的种种不可思议,对此倒也马上就表示理解了。

    “嘿!怎么说话呢?又是怪物,又是不正常的,你们两个家伙把我当什么了?!”

    唐楚阳没好气地点了点布衣和海大富,正想继续说些什么,却不想凌紫嫣忽地嫣然一笑,加了一句:

    “他们的意思就是说,你是个不正常的怪物,嘻嘻……”

    说完话,凌紫嫣自己忍不住就笑了起来,海大富一呆之后便开始大笑,直接瘫倒在地。

    就连很能控制情绪的布衣,都禁不住失笑出声,凌紫嫣这么个冷美人突然开个玩笑,任凭海大富和布衣心性坚韧纸,惊愕之下也难以控制情绪。

    “……”

    唐楚阳惊讶转头看着巧笑嫣兮的凌紫嫣,一张嘴张得老大,太突然了,怎么好好的一座冰山,突然就融化了呢?

    不过,真的很美啊……

    唐楚阳的目光太专注了,只是盯着凌紫嫣看了几息,冰山一样的绝美女子便羞怯地收束了俏脸上笑意,有些恼羞成怒道:

    “你,你一直盯着我看什么?”

    你脸上长出花来了,唐楚阳真的很想把这话说出来,不过他知道凌紫嫣面皮薄,最终只是讪讪一笑,傻傻道:

    “你笑起来,很美……”

    “……”

    这次变成凌紫嫣无言以对了,一张绝美容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长这么大,还从未有人这么直白地当着她的面儿夸赞她绝美的样貌。

    “哎呀呀,又甜又腻的,我实在受不了了!”

    海大富很不客气地张嘴破坏了场中暧昧的气息,苍白俊脸上的表情辛苦地挤出一副搞怪模样,不过他实在太虚弱了。表情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便累得开始翻白眼儿了。

    “都快咽气了。还有心情搞怪,海老大。你可真够豁达的!”

    唐楚阳愤愤地瞪了海大富一眼,刚才的气氛多奇妙啊,再持续一会儿没准都该投怀送抱了,偏偏被这个粗活一嗓子给嚎得支零破碎,啥氛围也没了。

    不过海大富这个时候连反击的力气都没有,拼着最后一丝力气调动识海里几近枯竭的元气,哧!的一声将握在手中的灵符激发,一抹摧残的绿光瞬息将海大富整个包裹。

    唐楚阳见状,却有些生气地几步走近了海大富。等到海大富身上的绿光内敛,他一把将海大富拉起来,一脸严肃道:

    “给你王符,不是让你留着上香的!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虚弱?知不知道我接下来需要你帮多少忙?你留着那东西干什么?被人干掉之后便宜别人?!”

    “呃,这个,这个……”

    海大富稍微恢复了一丝血色的俊脸满是尴尬,方才他使用的只是一张回复类的兵符,尽管也很珍贵,但对于现在受创不轻他的来说。能够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

    不过唐楚阳给的,那可是王级的回复灵符啊,那玩意儿实在太稀少,也太珍贵了。就算是海大富那位强大的师尊,怕也不会轻易舍得使用。

    “如果不是这枚王符只能作用于自身,我都不会把他交到你手里!”

    唐楚阳一脸不满地嘟囔了一句。一张俊脸整个黑了下去,语气里甚至都带了意思呵责的意味了。

    但海大富非但不生气。反而却听得眼圈发红,唐楚阳这话的意思很简单。如果是指向性的灵符,他会直接激发之后在扔到海大富身上。

    “我想留给师尊,这种级别的灵符,用在我身上就是浪费……”

    海大富声音低沉地解释了一句,如果只是攻击防御,甚至控制类的王符,危急时刻,海大富用起来绝对不会客气,可是回复类的灵符太少见了,就连他的师尊几十年都不见得能得一枚。

    “可你得知道!”唐楚阳抬头认真地盯着海大富,抬手指了指海大富,又拍了拍自己的心口,道:“在我心里,你比你的师尊要重要的多得多!”

    “……”

    海大富扭着头,不敢去看唐楚阳认真的俊脸,心里虽然认同唐楚阳的话,但还是觉得王级灵符用在这个时候,太浪费了。

    “我真他妈服你了!”

    唐楚阳彻底没脾气了,一枚王符而已,海大富竟然宝贝到了这个地步,这厮的追求也忒小了点儿吧?!

    “楚阳,我不是你,你在灵画师上的天赋不能以常理来论,王级的恢复类灵符你或许早见惯了,可是你知道这玩意儿在修士界有多珍贵么?”

    海大富慢慢回过头,一边说着话,一边将另一只手握着的银色灵符举到唐楚阳身前,略微有些激动地接着道:

    “一枚!只需要这一枚!甚至都能让一名七阶强者,像我师尊那般的七阶强者为你卖命!!”

    “炼制一枚王级回复类灵符,真的很难……”海大富略微平抑了一下有些激动的情绪,看唐楚阳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知道他还是不信,只能继续解释道: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炼制这一类灵符的,但在我们霸神宗,炼制一枚回复类的灵符,最难的不是材料,而是守护神!

    没有治疗专属神位的守护神,哪怕具备治疗能力,修士也无法将这种神通借下来!可是这一类的守护神实在太少了,即便是以炼符闻名天下的神元宗,也不过才掌握了两尊守护神而已。”

    说到这里的时候,海大富抬头凝重地望着唐楚阳,眼神极为复杂地变幻数次,这才语气有些干涩地道:

    “如果不是我认可了你这个兄弟,我怕是早就把你抓起来逼问守护神形象了,楚阳,你一定要记住,千万千万别让人知道你能够炼制王符级回复类灵符!会出大事的!”(我的小说《唤神》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ps:(ps:还是盟主大人给力啊,这才月初,所有月票几乎全给了小猪了,没说的,叩谢了……)R1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