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兄弟姐妹们,贫道看了看推荐票,暴汗啊,才那么点票票,虽说我们没想着去拼什么榜,但多少也要有点面子吧,来吧,来吧,投上两票,贫道谢了。

    即便变回了人形,那么阳神也应该没有问题了?

    贾可道随即就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阳神从肉身内遁出出现在虚空之中。

    与肉身不同,阳神出现在虚空里后,就能够感觉到极为轻微的灵气波动。

    实际上这个星界虚空里不管什么地方,无时不刻都有着灵气潮汐,只不过在很多时候,这灵气潮汐的波动很轻微,轻微到很难发现的程度。

    但在贾可道现在的阳神面前,这种轻微的灵气潮汐就很容易被发现了。

    贾可道现在的阳神较之以前已经强大了很多,在阳神的眼睛里,四周狂暴灵气的流动每一丝都能够看得格外分明仔细。

    灵气潮汐开始增强了,贾可道的肉身已经变回了人类,因而贾可道也不敢让肉身暴露在那狂暴无比的灵气潮汐之下。

    说实话,之前的昏睡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在这星界虚空之中,虽说很难遇到星界土著生物,但如果在睡着的时候遇到了,恐怕贾可道也就只能等死了。

    将肉身收入道德经后,贾可道就准备返回主物质位面了。

    实力上的限制应该不再是阻止贾可道返回的障碍。

    但等到贾可道开始寻找主位面的时候。贾可道愣神了,就连已经开始迅速狂暴起来的灵气潮汐也不在他的注意范围内了。

    原因就是主物质位面不见了!

    在贾可道的视野范围内,球体倒是有几个。但主物质位面那个球体不见了。

    主物质位面即便是从极远处看过去,只要能够看到,那么就可以看出其与其它位面的不同之处。

    这种感觉很难说出来,但贾可道却能够辨认。

    现在看不到主物质位面那个球体,也就只能说明一点,自己已经远离了主物质位面附近的虚空。

    如果能够知道主物质位面的大概方向还好,但贾可道现在连自己在什么位置都不知道。又如何查找主物质位面的下落。

    迷路了?

    一想到这里,贾可道就不由得苦笑一声。

    在这个包含着无数位面的星界里迷路。可称不上一件好玩的事情。

    贾可道对于这里太陌生了,之前在主物质位面附近转悠,即便是距离再远,只要有主物质位面这个坐标在。自己就不用担心迷失方向。

    可现在,唉。

    贾可道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运气了。

    似乎自己的运气有点变坏了。

    灵气潮汐极为狂暴之处已经形成了灵气巨浪,它们在这里肆意着,就连贾可道的阳神也不得不拼命朝着远处飞去,以避免被那巨浪卷入。

    要知道,像灵气巨浪那样的灵气潮汐,就算是巴蛇肉身都会被拔掉鳞片,何况阳神了。

    但与巴蛇肉身相比,阳神的最大好处就是速度极快。转眼之间,贾可道的阳神就远离了那片灵气潮汐暴动之处。

    但这一逃,贾可道就越见找不到方向了。

    不过到了这时。贾可道还有一个最后的办法。

    在进入道德经后,贾可道就径直的穿过了黑色光门,出现在老君观里。

    此时的老君观已经显得有些荒凉了,由于贾可道不允许那些妖怪进入观中,加上老郑头现在正逍遥快活着,观里空无一人。使得那些茂盛生长的植物已经将自己的地盘开始拓展到老君观内了。

    贾可道这时并没有急着返回,而是来到观门外。一道符箓打出。

    待到这道符箓化为火光燃烧殆尽之时,那些妖怪就从远处跑了过来。

    “参见仙尊!”

    这些妖怪与人类接触较多,说起话来倒是像模像样了,只不过化为人形的模样还比较丑,尤其是那头穿山甲,手臂双腿上的鳞片尚未褪去,犹如长满了肿块一般,看上去倒是让人有些恶心。

    “免了,这段时间,这山上可有什么事情发生?”

    贾可道虽说能够感受到幻阵并未受到破坏,但依然还是问了一句。

    不过,接下来,贾可道就有些后悔自己问这句话了。

    这些妖怪就好似见到了久违的父母,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什么昨天有一对小鸟搬迁到半山腰了,山下的田鼠生了一胎,乃至于树妖树上多长了一片叶子等等之类的繁琐小事,让贾可道平波如水的心境都不由得起了一丝波澜。

    不过贾可道倒也没有斥责它们,毕竟对于这些妖怪来说,困守在这山上着实有些无聊了。

    好一阵子后,贾可道方才让众妖住嘴,开始有选择的询问起来。

    山下此时已经是人声鼎沸的著名观光景区,几乎快要成为百慕大,尼斯湖之类的地方了。

    没法,这里太神奇了一点,每一个来观光的旅客都满足了惊险刺激的*,当然,现在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上山寻求这种刺激了。

    太多的旅客将山路都踩塌了,使得景区不得不限制上山时间段,以便于修复山路。

    当然那些上山的修路工人也会受到妖怪的惊吓,还好,被多吓几次之后也就习惯了。

    了解到山上无事之后,贾可道便将妖怪尽数驱散,之后去看了一次老郑头。

    这老郑头现在倒真是焕发了青春,出任了他老婆公司的ceo,干得热火朝天,并且其妻也怀上了孕,这一点贾可道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如此看来,这老郑头恐怕在数十年内都很难回到老君观了。

    老郑头今天很兴奋,老婆经过家庭医生的检查,又去了医院,最终确认怀孕了。

    当然,之后医生的一句话将他的兴奋给浇灭了:“贵夫人由于先天心脏病,不适应怀孕,建议引产。”

    先天心脏病,不适合怀孕?

    老郑头顿时就傻了,要说那五味吞气丹能够对先天心脏病起作用,老郑头自己都是不信的。

    这也就让老郑头陷入到一个保大保小的问题里了。

    还是保大吧,虽说对于肚子的孩子万分不舍,但老郑头还是能够分得清重要关系的。

    可问题是看老婆现在的一脸母爱,恐怕这个事情很难说通。

    不过就在老郑头犹豫着怎么给老婆说这个事情的时候,一个身穿八卦道袍的年轻人出现在他面前。(未完待续)

第三百六十九章 血阁    (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唤神》更多支持!)唐楚阳只是看到了妖离钟的难得和珍稀,但却忽略了,或者说小看了他这个人在海大富和布衣眼里的价值,就拿海大富来说,别说只是爆掉妖离钟来帮助唐楚阳了。

    假如某一天唐楚阳需要海大富冒着生命危险去帮他,即便是有要拯救家人这个负担,海大富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帮忙,这不是说唐楚阳在海大富心里的地位已经超过他的家人。

    而是‘情义’二字让海大富根本不能去考虑太多,反过来说其实也一样,经历了这次事件之后,海大富若是有需要唐楚阳冒生命危险的时候,唐楚阳就算会有负担,也会毫不犹豫地应下来。

    在一个谁拳头大,谁就是道理的世界里,情义也好,声誉也罢,已经成了大多数修士展现人性,融入修士界这个庞大群体的一种标志性作为。

    不是虚伪,不是做作,更不是算计,只是一种所有人潜意识里想要搭建起来的,不让所有修士彻底失去七情六欲的准则。

    爱情,亲情,友情,师徒之情,无论什么情感都好,这只是一种在弱肉强食,残酷无比的竞争世界里,所有人都想为自己保留的不多的一方净土。

    失去了这一方净土,就意味着彻底失去了人性,即便是最毫无顾忌的魔族。也不敢抛弃心底里的所有净土,这是一种最高层面上的善和恶。没有任何有灵性的种族愿意让自己化为最极致的恶。

    从这个层面来判断海大富的行为,所有的事情就显得非常理所当然。至少对于此时此刻的海大富来说,灵宝珍稀,但情义无价!

    “准备好,我要开始了……”

    海大富已经没有太多的精力去说些什么了,彻底切断性命交修的法宝,对他自身的伤害可不小,虽然不至于被重创到无法行动的地步,却也至少砍掉了差不多一半的实力。

    双手缓慢但却稳若泰山地打出一个个奇奥无比的手诀,海大富结印的过程既艰难。又轻松,艰难的是身体,轻松的是精神,总算能帮上唐楚阳的忙,这让他心里的歉疚瞬间轻松了许多。

    青铜小钟‘嗡嗡’震颤着,原本只有拇指大小的体积开始迅速地膨胀起来,重锤摆动,却无有任何声响传出。

    但距离妖离钟最近的唐楚阳,却分明看到了一股肉眼可见的波纹。以狂猛无匹,迅捷绝伦的速度孟让向着四周扩散,瞬息荡漾千丈方圆。

    “启!!!”

    海大富苍白的嘴唇张开,一个简单的音节自口中爆出。却艰难地以非常短促的方式结束,刹那间,青铜钟化作一道青黄交杂的光华。瞬时冲向幽冥鬼潭中的某个漩涡。

    偌大的幽冥鬼潭中,统共有九个百丈方圆的巨大漩涡。每一个漩涡都在无休止地自转着,方式在九个漩涡的下方。有个通向异空间的甬道一样,不断地在向幽冥鬼潭释放着恐怖撕扯力。

    唰!!

    九个漩涡以九宫格的布局,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幽冥鬼潭当中,妖离钟瞬息飞到左侧中央那个漩涡之后,青黄交杂的光华陡然爆发出更加摧残的光芒,瞬息将整个漩涡笼罩了起来。

    哗!!!

    围在幽冥鬼潭修士足有十数万人,尽管能够冲到幽冥鬼潭边上的人很少,可数量也有千余人之多,海大富的妖离钟搞出这么大动静,自然在第一时间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妖离钟?!竟然是妖离钟?!霸神宗的人不是已经进去了么?怎么还有人逗留在外?”

    “嘿!怪不得那几个人看着修为不高,却能走到幽冥鬼潭边上,原来是出身名门的嫡传弟子,啧啧,看这模样,是要牺牲妖离钟来打开妖族通道了,为了一次进入的机会,毁掉一件灵宝,还真是舍得啊……”

    “咦?那名蓝裙女子不是长生皇朝的‘云苓公主’么?她怎么会和霸神宗的弟子在一起?难道霸神宗和长生皇朝结盟了?”

    妖离钟一出,四周被吸引注意力的修士们顿时议论纷纷,霸神宗可是整个大陆上数得着的顶尖大宗门,对于低阶修士而言,知道妖离钟存在的或许不多。

    可能够走到幽冥鬼潭边上的修士,即便是修为最差的也是小天位修士,对于这些已经可以成为高手的修士来说,妖离钟这种霸神宗嫡传弟子的标志性法宝,大多数修士还是认识的。

    远处修士议论纷纷的时候,站在海大富身边戒备的唐楚阳三人同样面色凝重,布衣清亮的眼睛向远处的人群看了看,随后面色变得有些难看,转头冲唐楚阳道:

    “唐大哥,咱们得做点儿准备了,那边好像有一些和霸神宗关系不太好的宗门弟子……”

    “好!”

    唐楚阳一脸郑重地点了点头,随手一挥‘唰唰唰!’一片五彩光华如同一条巨大的匹练一样横跨而出,只两三息的时间,上万张将符就被他这么随手飚了出来。

    嘶嘶嘶!!!

    上万张将符一出,四周顿时传出一大片倒抽冷气的声音,就连远在数十里之外的大部分修士,也被漫天飞舞的各色光华吸引,等看到那足足过万张的将符时,一个个被惊得目瞪口呆,张嘴结舌。

    距离唐楚阳四人大约几百丈远的一处潭边,三个扮相粗豪,却身着青黑色紧身法袍的壮汉齐齐瞪大双目,为首一名满脸横肉,胡须犹若钢针的汉子吸着气惊叹道:

    “他娘的!那小子是‘神元宗’哪个大能的血脉?!竟然随身带着这么多将符?!”

    神元宗同属五行大陆顶尖大宗门,实力盛名不逊于霸神宗和生佛寺,整个宗门以炼制各类灵符闻名天下。宗门弟子数量虽然是几大顶尖宗门里最少的。

    但却全都是灵符师,更恐怖的是。整个神元宗弟子当中超过五分之一修士,都是更加高贵的灵画师!

    唐楚阳修为不高。面相又极为年轻,能够在这般年龄便能随手甩出上万张将符的,即便是以炼符闻名天下的神元宗里,也至少得是嫡系血脉才能这么奢侈。

    为首的粗豪汉子话音一落,他身后左侧一个脸上有条狰狞疤痕的壮汉一边点着头,一边低沉地道:

    “怕是错不了的,不过此子面生的很,难道是神元宗雪藏的天才弟子?”

    右侧壮汉虽然也是一副粗豪模样,但双目中却闪烁着一种叫做‘精明’智慧光芒。审视了唐楚阳四人许久,这才疑惑地冲最前面的壮汉道:

    “堂主,情况有些不对头啊,上个月六大顶尖宗门的人可全都进入通道了,这四人里一个是霸神宗的嫡传弟子,一个是神元宗的嫡亲血脉,

    那个小和尚虽未出手,但看他装扮,想来也可能是生佛寺的弟子了。而那女子,不是长生皇朝正在寻找的云苓公主么?这样出身不凡的四个人,似乎不该凑到一起啊……”

    “你说得对!”

    为首的粗豪壮汉闻言点了点头,头也不回地说了这么一句之后。目光闪闪地看着漫天飞舞的将符,随后又道:

    “事物反常即为妖,咱们先不急着进去了。看看这四个小家伙要干什么!”

    为首粗豪壮汉话才说完,他左侧的汉子就苦着脸摇头了摇头。提醒一样反对道:

    “不行啊大哥,咱们这次过来可是有任务的。万一耽搁了任务的话,回去还不得被刚长老骂死?”

    “叫堂主!”为首的粗豪汉子猛地回头看着苦着脸的壮汉,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这才咧嘴继续警告道:“跟你说多少次了,外出任务的时候不要叫我大哥!”

    “难道你不是我一母同胞的大哥么?”

    被呵斥的壮汉一脸不服地回瞪了一眼,似乎一点都不惧粗豪汉子满脸凶恶的瞪视,不过被粗豪汉子瞪了几息后,最终泄气一样低下头,嘟囔道:

    “就知道冲我耍威风,真怀疑你是不是我亲哥哥……”

    “你!”

    见为首的粗豪汉子一副要吵起来的架势,之前那个分析唐楚阳四人身份的汉子急忙插话道:

    “堂主,现在可不是发脾气的时候,咱们还是想想怎么找到李令远那个老家伙吧,刚长老说那厮使用秘法借尸还魂,已经离开了鬼帝宫,咱们必须得调查清楚他的行踪,还是不要为其他事情分心的好……”

    粗豪汉子闻言,到没有像对待喊他大哥的汉子那样随便,但面上依然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摇头道:

    “血燎,不是我说你,李令远跑出来又能怎么样?那几个老家伙被困在鬼帝宫几十年时间,不论是肉身,还是元神,怕是都已经被鬼帝宫无所不在的幽冥鬼气给腐蚀的所剩无几,

    若不是进入鬼帝宫的通道禁制太多,而咱们‘血阁’短时间内又进不去,岂能容他们活到现在?嘿,不过三五个七阶修士而已,还能翻出天去?”

    血燎闻言,双目中闪过一丝无奈,眼前这个一脸钢针胡须的汉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自傲了一些,根本就不将凡尘间的那些高阶修士放在眼里,血燎知道,这是因为血阁的实力太强大了。

    在超脱凡俗的血阁弟子看来,别说是区区一个李令远了,便算是那些大陆上顶尖的大宗门,诸如生佛寺,神元宗这样的存在,也不会被血阁弟子放在眼里。(我的小说《唤神》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ps:(ps:感谢诸位书友的慷慨打赏和宝贵月票!小猪鞠躬叩谢,今天有事回来晚了了,不说了,接着码字去……)R1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