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唤神》更多支持!)唐楚阳只是看到了妖离钟的难得和珍稀,但却忽略了,或者说小看了他这个人在海大富和布衣眼里的价值,就拿海大富来说,别说只是爆掉妖离钟来帮助唐楚阳了。

    假如某一天唐楚阳需要海大富冒着生命危险去帮他,即便是有要拯救家人这个负担,海大富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帮忙,这不是说唐楚阳在海大富心里的地位已经超过他的家人。

    而是‘情义’二字让海大富根本不能去考虑太多,反过来说其实也一样,经历了这次事件之后,海大富若是有需要唐楚阳冒生命危险的时候,唐楚阳就算会有负担,也会毫不犹豫地应下来。

    在一个谁拳头大,谁就是道理的世界里,情义也好,声誉也罢,已经成了大多数修士展现人性,融入修士界这个庞大群体的一种标志性作为。

    不是虚伪,不是做作,更不是算计,只是一种所有人潜意识里想要搭建起来的,不让所有修士彻底失去七情六欲的准则。

    爱情,亲情,友情,师徒之情,无论什么情感都好,这只是一种在弱肉强食,残酷无比的竞争世界里,所有人都想为自己保留的不多的一方净土。

    失去了这一方净土,就意味着彻底失去了人性,即便是最毫无顾忌的魔族。也不敢抛弃心底里的所有净土,这是一种最高层面上的善和恶。没有任何有灵性的种族愿意让自己化为最极致的恶。

    从这个层面来判断海大富的行为,所有的事情就显得非常理所当然。至少对于此时此刻的海大富来说,灵宝珍稀,但情义无价!

    “准备好,我要开始了……”

    海大富已经没有太多的精力去说些什么了,彻底切断性命交修的法宝,对他自身的伤害可不小,虽然不至于被重创到无法行动的地步,却也至少砍掉了差不多一半的实力。

    双手缓慢但却稳若泰山地打出一个个奇奥无比的手诀,海大富结印的过程既艰难。又轻松,艰难的是身体,轻松的是精神,总算能帮上唐楚阳的忙,这让他心里的歉疚瞬间轻松了许多。

    青铜小钟‘嗡嗡’震颤着,原本只有拇指大小的体积开始迅速地膨胀起来,重锤摆动,却无有任何声响传出。

    但距离妖离钟最近的唐楚阳,却分明看到了一股肉眼可见的波纹。以狂猛无匹,迅捷绝伦的速度孟让向着四周扩散,瞬息荡漾千丈方圆。

    “启!!!”

    海大富苍白的嘴唇张开,一个简单的音节自口中爆出。却艰难地以非常短促的方式结束,刹那间,青铜钟化作一道青黄交杂的光华。瞬时冲向幽冥鬼潭中的某个漩涡。

    偌大的幽冥鬼潭中,统共有九个百丈方圆的巨大漩涡。每一个漩涡都在无休止地自转着,方式在九个漩涡的下方。有个通向异空间的甬道一样,不断地在向幽冥鬼潭释放着恐怖撕扯力。

    唰!!

    九个漩涡以九宫格的布局,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幽冥鬼潭当中,妖离钟瞬息飞到左侧中央那个漩涡之后,青黄交杂的光华陡然爆发出更加摧残的光芒,瞬息将整个漩涡笼罩了起来。

    哗!!!

    围在幽冥鬼潭修士足有十数万人,尽管能够冲到幽冥鬼潭边上的人很少,可数量也有千余人之多,海大富的妖离钟搞出这么大动静,自然在第一时间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妖离钟?!竟然是妖离钟?!霸神宗的人不是已经进去了么?怎么还有人逗留在外?”

    “嘿!怪不得那几个人看着修为不高,却能走到幽冥鬼潭边上,原来是出身名门的嫡传弟子,啧啧,看这模样,是要牺牲妖离钟来打开妖族通道了,为了一次进入的机会,毁掉一件灵宝,还真是舍得啊……”

    “咦?那名蓝裙女子不是长生皇朝的‘云苓公主’么?她怎么会和霸神宗的弟子在一起?难道霸神宗和长生皇朝结盟了?”

    妖离钟一出,四周被吸引注意力的修士们顿时议论纷纷,霸神宗可是整个大陆上数得着的顶尖大宗门,对于低阶修士而言,知道妖离钟存在的或许不多。

    可能够走到幽冥鬼潭边上的修士,即便是修为最差的也是小天位修士,对于这些已经可以成为高手的修士来说,妖离钟这种霸神宗嫡传弟子的标志性法宝,大多数修士还是认识的。

    远处修士议论纷纷的时候,站在海大富身边戒备的唐楚阳三人同样面色凝重,布衣清亮的眼睛向远处的人群看了看,随后面色变得有些难看,转头冲唐楚阳道:

    “唐大哥,咱们得做点儿准备了,那边好像有一些和霸神宗关系不太好的宗门弟子……”

    “好!”

    唐楚阳一脸郑重地点了点头,随手一挥‘唰唰唰!’一片五彩光华如同一条巨大的匹练一样横跨而出,只两三息的时间,上万张将符就被他这么随手飚了出来。

    嘶嘶嘶!!!

    上万张将符一出,四周顿时传出一大片倒抽冷气的声音,就连远在数十里之外的大部分修士,也被漫天飞舞的各色光华吸引,等看到那足足过万张的将符时,一个个被惊得目瞪口呆,张嘴结舌。

    距离唐楚阳四人大约几百丈远的一处潭边,三个扮相粗豪,却身着青黑色紧身法袍的壮汉齐齐瞪大双目,为首一名满脸横肉,胡须犹若钢针的汉子吸着气惊叹道:

    “他娘的!那小子是‘神元宗’哪个大能的血脉?!竟然随身带着这么多将符?!”

    神元宗同属五行大陆顶尖大宗门,实力盛名不逊于霸神宗和生佛寺,整个宗门以炼制各类灵符闻名天下。宗门弟子数量虽然是几大顶尖宗门里最少的。

    但却全都是灵符师,更恐怖的是。整个神元宗弟子当中超过五分之一修士,都是更加高贵的灵画师!

    唐楚阳修为不高。面相又极为年轻,能够在这般年龄便能随手甩出上万张将符的,即便是以炼符闻名天下的神元宗里,也至少得是嫡系血脉才能这么奢侈。

    为首的粗豪汉子话音一落,他身后左侧一个脸上有条狰狞疤痕的壮汉一边点着头,一边低沉地道:

    “怕是错不了的,不过此子面生的很,难道是神元宗雪藏的天才弟子?”

    右侧壮汉虽然也是一副粗豪模样,但双目中却闪烁着一种叫做‘精明’智慧光芒。审视了唐楚阳四人许久,这才疑惑地冲最前面的壮汉道:

    “堂主,情况有些不对头啊,上个月六大顶尖宗门的人可全都进入通道了,这四人里一个是霸神宗的嫡传弟子,一个是神元宗的嫡亲血脉,

    那个小和尚虽未出手,但看他装扮,想来也可能是生佛寺的弟子了。而那女子,不是长生皇朝正在寻找的云苓公主么?这样出身不凡的四个人,似乎不该凑到一起啊……”

    “你说得对!”

    为首的粗豪壮汉闻言点了点头,头也不回地说了这么一句之后。目光闪闪地看着漫天飞舞的将符,随后又道:

    “事物反常即为妖,咱们先不急着进去了。看看这四个小家伙要干什么!”

    为首粗豪壮汉话才说完,他左侧的汉子就苦着脸摇头了摇头。提醒一样反对道:

    “不行啊大哥,咱们这次过来可是有任务的。万一耽搁了任务的话,回去还不得被刚长老骂死?”

    “叫堂主!”为首的粗豪汉子猛地回头看着苦着脸的壮汉,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这才咧嘴继续警告道:“跟你说多少次了,外出任务的时候不要叫我大哥!”

    “难道你不是我一母同胞的大哥么?”

    被呵斥的壮汉一脸不服地回瞪了一眼,似乎一点都不惧粗豪汉子满脸凶恶的瞪视,不过被粗豪汉子瞪了几息后,最终泄气一样低下头,嘟囔道:

    “就知道冲我耍威风,真怀疑你是不是我亲哥哥……”

    “你!”

    见为首的粗豪汉子一副要吵起来的架势,之前那个分析唐楚阳四人身份的汉子急忙插话道:

    “堂主,现在可不是发脾气的时候,咱们还是想想怎么找到李令远那个老家伙吧,刚长老说那厮使用秘法借尸还魂,已经离开了鬼帝宫,咱们必须得调查清楚他的行踪,还是不要为其他事情分心的好……”

    粗豪汉子闻言,到没有像对待喊他大哥的汉子那样随便,但面上依然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摇头道:

    “血燎,不是我说你,李令远跑出来又能怎么样?那几个老家伙被困在鬼帝宫几十年时间,不论是肉身,还是元神,怕是都已经被鬼帝宫无所不在的幽冥鬼气给腐蚀的所剩无几,

    若不是进入鬼帝宫的通道禁制太多,而咱们‘血阁’短时间内又进不去,岂能容他们活到现在?嘿,不过三五个七阶修士而已,还能翻出天去?”

    血燎闻言,双目中闪过一丝无奈,眼前这个一脸钢针胡须的汉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自傲了一些,根本就不将凡尘间的那些高阶修士放在眼里,血燎知道,这是因为血阁的实力太强大了。

    在超脱凡俗的血阁弟子看来,别说是区区一个李令远了,便算是那些大陆上顶尖的大宗门,诸如生佛寺,神元宗这样的存在,也不会被血阁弟子放在眼里。(我的小说《唤神》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ps:(ps:感谢诸位书友的慷慨打赏和宝贵月票!小猪鞠躬叩谢,今天有事回来晚了了,不说了,接着码字去……)R12 )

第407章、终于变回来了    无奈那块位面碎片对于星界鲸来说,略微有些大了,使得在吞咽起来比较缓慢,而贾可道出现的时候,其正巧吞到一半,想要吞下去,一时半会是来不及了,而即便是想要吐出来,短时间内也是不可能的。

    如此一来,贾可道倒是没有花费多少力气就将这头体型超过三百米的星界鲸给捕获了。

    不过这次,贾可道倒是没有半点迟疑,一口就将星界鲸吞下了三分之一,随后巨口不断蠕动,花费了十多分钟,贾可道方才将这头星界鲸尽数吞下。

    相对于之前的星界鳗来说,这头星界鲸的分量可要大多了,那些星界鳗的体型虽说有上百米,上百条加起来看上去要比星界鲸多。

    但实际上,星界鳗的体型瘦长,因而别说一百条星界鳗了,就算是有三百条星界鳗也没可能与一头星界鲸的分量相比。

    因而贾可道将这头星界鲸吞下肚子后,就不得不将身体略微卷盘起来,等待消化之后再行动身。

    星界鲸在贾可道的肚子里不断溶解,挥发出大量的淡蓝色气息被贾可道吸收。

    而贾可道能够轻易察觉到自己阳神正在飞速成长之中。

    光这一头星界鲸就足足能够与五百条星界鳗相比了。

    贾可道此时舒服得连头颅都有些昏晕了,微微低垂着。

    在短短的半个小时内,贾可道的阳神就成长了三成。并且按照贾可道之前的经,即便是星界鲸彻底被消化掉之后,阳神还能够继续成长一段时间。如此一来,自己的阳神就能够成长一半。

    如果能够再捕捉到一头星界鲸就好了,贾可道尚未将这头星界鲸给消化完,心里又生出了一些奢望。

    实际上这样的大家伙是很难捕捉到的。

    由于它们性格比较温顺胆小,也就使得它们在逃跑的本事上较之那些星界鳗强上不知道多少倍。

    它们能够利用自己对星界的熟悉,轻而易举的将追击者甩掉。

    而这一点,贾可道之后很快就遇上了。

    将这头星界鲸消化完之后。贾可道便继续在四周搜寻了起来,他现在有点贪心。即便是没有了星界鲸,如果有个几百条星界鳗也行啊。

    很快,贾可道就感觉自己今天是不是幸运爆棚了。

    又一头星界鲸出现在贾可道的视线范围内。

    这头星界鲸较之之前那头星界鲸还要庞大一半以上,光头部来说也就比贾可道略小一圈罢了。其远远朝着贾可道这边游了过来。

    贾可道不由得感谢了一声太上老君,便迎了上去。

    让贾可道颇为有些惊异的是,这头星界鲸在发现自己之后竟然没有丝毫转身逃走的迹象,反倒是朝着贾可道就扑了上来。

    待到靠近的时候,星界鲸突然发力,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了贾可道身后,张开了几乎与贾可道差不多大的嘴巴一口就咬在了贾可道的尾巴上。

    即便是以贾可道现在对痛苦的忍耐力,也没能忍住,带着痛苦的灵魂波动就朝着四周散发了出去。

    在对亡灵法术了解了一些之后。贾可道就基本上将自己的灵魂波动给抑制住了。

    但星界鲸这一口太狠了,被巨口咬住的尾巴上,鳞片碎裂。鲜血飞溅,痛得贾可道压根就无法压制灵魂波动了。

    很显然,这头体型有五百多米的星界鲸已经足以对贾可道造成威胁了。

    毕竟贾可道现在对于在星界里的战斗方式还不太熟悉,基本上也就是使用纯肉搏的战斗方式。

    当然,巴蛇最强的战斗方式原本也就是肉搏了。

    贾可道痛极之后,尾巴猛力抽动。那头星界鲸在一瞬间便被贾可道直接给甩飞了出去,不过即便是被甩飞出去。星界鲸也借着这股巨力从贾可道的尾巴上狠狠的撕下了一块肉。

    被撕掉肉的尾巴鲜血狂涌,但很快就自行止住。

    贾可道这时眼睛都有些发红了,就算是那些星界鳗都没能对贾可道造成多大的伤害,多数都是皮肉之伤罢了。

    可星界鲸这一口,差一点就咬到了骨头上,这如何不让贾可道愤怒。

    “死!”

    贾可道主动的朝着那头星界鲸放出了灵魂波动,通过灵魂波动传达的信息与心灵链接差不多,即便双方语言不通,彼此之间都能够相互明白对方的意思。

    而那头星界鲸也不甘示弱,一股灵魂波动传了过来:“死。”

    嗯,大概就这个意思,毕竟这星界鲸的智力应该不会太高。

    但星界鲸的战斗意志不管是多么坚强,但最终还是贾可道缠住之后直接绞杀。

    绞杀乃是蛇类生物用来对付敌人的杀手锏。

    在贾可道的记忆里,巴蛇从没有使用过这一招。

    但这并不意味着巴蛇不会这一招,只不过是没有能够让巴蛇施展这一招的敌人罢了。

    在荒蛮之时,巨兽之间是很少直接对抗厮杀的,而巴蛇的食物也没有足够让巴蛇绞杀的体积。

    贾可道在将那头星界鲸缠住的时候,身体就不由自主的收紧,向内收缩,将那头星界鲸直接绞成了数段,不过这星界鲸体内并没有血液存在,因而场面看上去倒是不怎么血腥。

    从战斗快感中清醒过来的时候,贾可道不由叹息一声,自己的心境似乎有些不太稳定,看来这巴蛇肉身对于自己的影响还真不小。

    看来,自己还是得早点摆脱这种状态才行。

    随后,贾可道美美的吃了一顿大餐,这头五百多米长的星界鲸看上去仅仅只比之前那头星界鲸长两百多米,但实际上体积却要大上七八倍。

    贾可道将这头星界鲸的断体一一吞下之后,就有一种昏昏欲睡的困意涌上心头。

    这种困意压根就没法制止,贾可道不得不选了一个位面碎片,将身体缠绕在上面,之后困意直接将贾可道击淹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或许是一会,或许是很久。

    待到贾可道醒来的时候,他惊喜的发现自己身体已经从巴蛇形态变回了人类身体。

    虽说因此变得赤身*,可贾可道丝毫不在意,从道德经里取出一件道袍穿上。

    在重新感受到道袍的柔软后,贾可道感觉极为舒服,差一点就呻吟出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