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楚阳决定不再给布衣继续说他愚蠢的机会,海大富积攒起来的怒气也必须转移出去,所以他放心了心中所有顾忌,开口道:

    “我需要马上进入通道,并且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冥王殿!”说着话,唐楚阳转头看向海大富和布衣,继续道:“我对幽冥鬼潭一点都不了解,所以,接下来得全靠你们两个了!”

    唐楚阳这几句毫不犹豫,甚至带着些理所当然的语气,果然让海大富愤怒的俊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解,布衣绷起来的温和俊脸也重现阳光。

    “早这样多好?”

    海大富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他只是愤怒于唐楚阳的见外而已,虽然真实算起来,三个人相处的时间绝对算不上长,但唐楚阳,布衣和他之间建立友谊的过程太特殊,不能以常理论。

    “说正事吧,唐|优|优|小|说|更|新|最|快|.|大哥好像很急……”

    恢复了理智的布衣永远那么懂事,大多数时候都是在为别人着想,他的‘自私’似乎只会在面对海大富的时候表现出来。

    “你说的轻巧,爆掉的不是你的保命底牌是吧?”

    海大富没好气地瞪了布衣一眼,想要打开进入幽冥鬼潭的通道,要么是七阶以上的强者联手,动用大威能强行开辟,要么就得等到幽* 冥鬼潭开启的日子。

    不过幽冥鬼潭一百年才开启一次,唐楚阳显然不可能有那么长的时间等待,再有就是使用比较特殊的古宝,灵物。乃至于在属性契合通道的空间类法宝,比如‘妖离钟’。

    布衣对海大富的叫嚣难得地没有顶回去。同为顶尖宗门出身的他非常清楚妖离钟,对于霸神宗内门嫡传弟子的重要性。

    这个主意是布衣提出来的。虽然本意是为了唐楚阳,但毕竟需要海大富牺牲掉自己的保命底牌,换做布衣自己,他再大度也不可能不在乎自己的保命底牌。

    唐楚阳走前两步,面上带着没怎么掩饰的歉意,正想说什么,海大富就直接抬手阻住了,他表情认真地冲唐楚阳道:

    “别那么多废话,妖离钟于我而言只是一张底牌而已。如果你要跟我明算账,我欠你的可不只是一条命那么简单,所以你现在乖乖给我闭嘴,等救完人再说别的!”

    说完这话,海大富头都不回地抬手指了指布衣,接着道:

    “虽然我和这厮说不到一块去,但有一点我却敢断言,如果哪天你需要他的保命本钱,哪怕是让这厮拿命和你一起去拼。这厮绝对会我和我一样,不会有半分怨言!你懂?”

    “我懂!”

    唐楚阳认真地点了点头,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唐楚阳要是再说什么感谢。歉意之类的,怕是又要把海大富这个暴脾气的家伙给惹毛了,人情记在心里就好。他唐楚阳可不缺还的本钱。

    “那就跟我来吧!”

    海大富不再多说废话,只要是能够帮到唐楚阳的事情。这个时候海大富不会有任何犹豫,唐楚阳和他的关系可不是君子之间的淡水之交。而是更加紧密的利益共同体。

    不敢说是不分彼此,但同生共死是肯定能做到的,至少在此时此刻海大富不会多想其他。

    越靠近幽冥鬼潭,四周能够遇到的人就越少,来这边找机会发财的修士,基本上九成都被挡在了幽冥鬼潭的禁制之外,毕竟只要身处禁制之内,所有需要依靠元神精华的战力等同被废。

    哪怕不是佛修,在身处禁制之内的时候也等同被废掉了一半以上的战力,毕竟四大体系的修士主要战斗方式,还是要依靠契约守护神来实现的。

    如果没有元神精华支撑,哪怕你拥有再牛逼的契约守护神,召唤不出来也是白瞎。

    在幽冥鬼潭这个更加特殊的地方,哪怕是初来乍到的人也能从距离鬼潭的远近,来大体判断某些修士的实力处于什么层面。

    因为幽冥鬼潭的禁制无时无刻都在发挥着作用,并且越靠近潭边,这种压制就越发的强大,因此也导致实力越弱的人,就距离鬼潭越远,而实力越强的人就越靠近鬼潭。

    这就让唐楚阳这个初次来到幽冥鬼潭的人,都能从哪些层次分明地扎堆的修士群体里,判断出哪些人的实力比较强,哪些人的实力又比较弱。

    之所以能有这么肯定的判断,原因也很简单,因为随着他和海大富四人距离鬼潭的距离越近,元神上所感受到的压迫就越强烈。

    判断一个陌生修士的实力,最简单的半大就是感应对方的元神强度,这是因为大部分修士外出时,为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大多都不会收敛元神气息,以此来吓退一些实力不如他的宵小。

    就唐楚阳这两年对五行大陆的了解来看,一个修士的实际战力,基本上是和境界,也就是元神强度拥有直接关系的。

    元神越强大的修士,驾驭契约守护神时,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就越强,反之亦然。

    当然,这其中也有个比较特殊的群体,那就是灵画师,灵画师的元神天神就比一般修士强大许多,比如唐楚阳,他虽然才境界和修为不过四相境,但元神强度却不逊于天位修士。

    因此对于整个大陆上的修士而言,但凡能够越级而战的修士,都属于各大家族,宗门喜欢招揽的精英级修士,但越级而战的灵画师,在所有修士看来简直稀松平常。

    唐楚阳一路上表现得都很轻松,幽冥鬼潭的禁制虽强,但他的元神更加变-态,这也让唐楚阳一口气走到距离幽冥鬼潭三百里之内,才稍稍感觉到一丝压力。

    但布衣,海大富和凌紫嫣三人就不同了。尤其是实力最弱的凌紫嫣,早在靠近幽冥鬼潭五百里之内的时候。凌紫嫣就已经额头见汗,前进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不过抵抗幽冥鬼潭禁制的办法。可不仅仅只有元神硬撼这么一个办法,使用护体灵符也是个可以轻松抵抗禁制的,当然,这里的‘灵符’说的可不是神灵符,而是纯由元气炼制的元灵符。

    唐楚阳身上最不缺的就是元灵符了,在发现了凌紫嫣异状之后他第一时间就拿出一枚王符,不过在激发之前,却被凌紫嫣倔强地阻止了。

    满脸疑惑的唐楚阳还没来得及问话,一旁看出问题的就海大富也跟着阻止唐楚阳这么做。并且摇头解释道:

    “幽冥鬼潭的禁制,对于修士元神是一种难得的淬炼,你看,那些不断在某一块区域走动的修士,是不是数量很多?他们其实不是奔着幽冥鬼潭的宝物来的,而是为了淬炼元神!”

    海大富一边说着话,一边抬手只想了禁制最外围,人数最多的修士群体,唐楚阳顺着海大富的手臂望过去。果然发现那些不停走动的修士只是在特定的范围内移动,哪怕很累,也没有停下。

    “淬炼元神?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元神被洗萃的感觉?”

    想要淬炼元神,只有在元神承受巨大压力的情况下才可以。这个道理唐楚阳还是很清楚的,但他却未曾感受到太多的压力,按照海大富的意思。那些修士里还天位修士都有。

    没道理那些修为比唐楚阳高的人都能淬炼,而修为低了一个境界的唐楚阳。却无法感受到来自元神上的压力和淬炼吧?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个小怪物啊?!”

    海大富没好气地瞥了唐楚阳一眼,灵画师的元神天生就比寻常修士强出一大截。单是这个,就能让灵画师在幽冥鬼潭这边逛花园一样随便走了。

    更何况天生的多彩元神,还能让灵画师免疫大部分直接作用于元神的禁制,就拿海大富自己来说,同样是个灵画师的他,此时就没有感觉到太多来自于禁制的压迫。

    “到了……”

    布衣一张清秀的俊脸略微有些苍白,比实力,他或许和海大富不相上下,但比元神的话,他可就比不上身为灵画师的海大富了。

    一千里范围的禁制,换做寻常赶路的话,即便是修为最差的凌紫嫣,都不会花费超过半个时辰,但唐楚阳四人花费了足足四个时辰才走到了幽冥鬼潭边上。

    唐楚阳和海大富还好,虽然距离幽冥鬼潭越近,他俩感受到的压力就越大,但还不至于让海大富和唐楚阳寸步难行,但布衣和凌紫嫣就不同了。

    布衣和凌紫嫣虽然资质不俗,但在元神强度上天生就弱了身为灵画师的海大富和唐楚阳一筹,加上这里的禁制对布衣和凌紫嫣的元神是难得的淬炼机会。

    唐楚阳尽管心急,但也没有强迫布衣和凌紫嫣放弃淬炼机会,使用灵符来加快赶路速度。

    “你们两个没问题吧?”

    唐楚阳有些担心地看了布衣和凌紫嫣一眼,两人此时的状态不算太好,面色苍白不说,元神气息也显得很虚弱。

    如果不是唐楚阳感觉两人的元神气息虽然虚弱,但却变得更加凝实,他甚至都怀疑布衣和凌紫嫣是不是受伤了。

    “不用担心他们,这只是他们刻意扩散了元神的范围,来承受更多禁制导致的暂时虚弱,等他们重新聚拢元神之后,修为上怕是会有不少精进”

    海大富面上带着一脸羡慕,一边看着满脸是汗的布衣和凌紫嫣,一边冲莫名其妙的唐楚阳道:

    “啧啧,真羡慕他们啊,随便走走路,都能让修为精进,咱们两个天生元神强大,这个福利怕是一辈子都享受不到啊……”

    “那就开始吧!”(未完待续……)

    ps:(ps:感谢诸位书友的月票和打赏!小猪拜谢,有事情要出门,下一章至少要六个小时之后了,正好够我出门办完事,然后回家码字……)R12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我错了    “你为什么不直接带我进去?!”

    唐楚阳这话问得饱含怨气,他从不是个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掌控的人,即便是唐家大院里的那些姑姑,姐姐,唐楚阳可以为她们不惜丢掉性命,但却绝对不愿意被她们操纵。

    这从他抗拒老太君等人给他安排的二世祖生活轨迹,就能看出唐楚阳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更何况,即便是到了此时此刻,唐楚阳依然无法完全相信斗篷人。

    斗篷人被唐楚阳一句话给问沉默了,如果不是那股强大的元神感知依然笼罩在身上,唐楚阳甚至怀疑斗篷人是不是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许久之后,斗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如果你和我一起出现,这对你没有半点好处,我和你爷爷,其实一直都被一股强大的势力盯着,你若和我一起出现,这会给你带来超乎你想象的大麻烦!非常大!”

    尽管元神感知的上交流,无法表达出具体的表情,语气,但唐楚阳依然从斗篷人的话里感到了一股子前所未有的凝重。

    “那个盯着你们的势力很强?”

    唐楚阳有些好奇,斗篷人好歹也是个七阶神使级别的强者了,能让他这么凝重忌讳的势力,整个五行大陆上够资格的恐怕也没几个,难道是堪比海大富心魔幻境里提到的那种级别的势力?

    这一次斗篷人沉默的更久,似乎是沉浸在某种回忆当中,等唐楚阳再次等的不耐烦时。斗篷人才道:

    “你身边的那两个小家伙,他们两个背后的师门。对上盯着我和你爷爷的那个势力,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这样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明白!”

    唐楚阳一点都不奇怪斗篷人会知道布衣和海大富,他甚至一直都在怀疑斗篷人肯定在暗处关注着他,不过斗篷人的话依然让唐楚阳有些吃惊,能让大陆顶尖的生佛寺和霸神宗都没有还手之力。

    这个盯着他爷爷的势力到底得强大到什么地步?

    不过唐楚阳心里也没有多大的畏惧和担忧了,他身上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多到了唐楚阳几乎已经无所顾忌的地步,这就是所谓的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反正满眼都是仇人了不是?

    “明白就好。照我说的去做吧,我知道你到目前为止依然无法完全相信我,但等到救出你爷爷的时候,你就会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这话依然没有感情波动,可是唐楚阳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分明感觉到了一种似乎是叹息一样的情绪,不过这时候任凭斗篷人说什么,唐楚阳都不会完全信任斗篷人的。

    就在唐楚阳感觉笼罩在身上的强大感知即将离开时,他突然想到了斗篷人言语中的漏洞。急忙问道:

    “既然你说我爷爷一直被人盯着,那等到我去救人的时候,不是依然要被他们发现?这样的话,是否和你一起出现。好意也没多大意义吧?”

    这个漏洞原本只是唐楚阳灵光一闪间想到的,他上辈子习惯了从别人的言语中收集,综合和分析想要的信息。这种习惯长期坚持下来后,让唐楚阳的大脑具备了本能地分析重要信息的能力。

    可等到唐楚阳话出口的功夫。他已经越发的怀疑,甚至于肯定斗篷人隐瞒了一些很重要的信息!

    “你怀疑我在骗你?!”

    尽管唐楚阳的元神感知无法表达出怀疑的语气。但他这些话本身就已经是在质疑了,斗篷人是何等人精,岂能听不出来唐楚阳话里的意思?

    “随便你怎么想,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怀疑这种情绪一旦在心底扎根,没有合理充分的解释的情况下,可以轻松地击溃任何程度的信任,唐楚阳此时此刻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已经不是质疑那么简单了。

    “困住我和你爷爷的地方,如果那些人能够进去的话,我们早就化成飞灰了,还用等到你来救?!小子,我最后和你说一遍,自己想办法进入通道,然后到冥王殿找我,来不来随你!”

    斗篷人的回答非常平静,平静到感知里连半分其他波动也无,而且话才说完,强大的元神感知便如同潮水一样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次奥!”

    唐楚阳郁闷无比地暗骂一声,一张俊脸气得铁青,他不是愤怒斗篷人嚣张的态度,而是愤怒于,即便他现在开始怀疑斗篷人了,但却不得不继续走下去。

    因为,身为唐家嫡传血脉,唐家老爷子他不能不救!

    这时候布衣和海大富一脸凝重地靠了过来,他们二人的修为虽然不高,但斗篷人的强大元神感知也没有刻意避开他们,所以看到唐楚阳突然面色贴切,布衣和海大富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

    “楚阳,那人是谁?”

    海大富面色凝重,说着话还有些不放心地四处看了看,刚才那股强大得让人恐惧的元神感知,让海大富有种面对他师尊的感觉,这说明和唐楚阳联系的神秘人,至少也是七阶的神使!

    王者级别的强者!

    “没事。”

    唐楚阳缓缓舒口气,调整了一下有些激愤的情绪,接下来的行程恐怕要比他想象得复杂的多,唐楚阳觉得,或许不应该让除了他自己之外的人跟着一起冒险了。

    “海老大,布衣,我觉得……”

    唐楚阳一边说话,一边斟酌着用词,布衣和海大富这二人是那种可以交托厚背的好兄弟,唐楚阳无法干巴巴地说出让他们离开的话来。

    可是海大富根本就没有给唐楚阳的说下去的机会,从刚才那股强大的元神感知降临,到唐楚阳变得面色铁青,以及现在的犹豫,外粗内细的海大富过过脑子就知道唐楚阳想说什么了。

    “后面的话你最好别说!说了,兄弟就没得做了!唐楚阳,你他妈怎么想的?看不起我和布衣?我们两个的实力确实不如你,甚至加起来都未必打得过你,但这不是你赶我们走的理由!”

    海大富面上的凝重已经变成了愤怒,从猜到了唐楚阳想干什么那一刻起,他就出离的愤怒了,海大富当然知道唐楚阳肯定遇到了更大的困难和危险,才想让他和布衣离开。

    但正是因为唐楚阳这份‘好心’,海大富才更加生气,不说这一路上他和布衣到底占了唐楚阳多大的便宜,单单就这一路上三人之间的知心相交,为唐楚阳舍了性命海大富都甘之如饴。

    能同甘却不能共苦的兄弟,那还是兄弟么?海大富承认他豪爽的外表下,掩盖的是一颗精明无比,甚至于略带着些现实的心,可唐楚阳在他心里的地位不一样。

    在有了过命交情的情况下,唐楚阳遇到了危险却赶他离开,这在海大富看来根本就不是为了他好,而是在看清他,甚至于侮辱他!

    我海大富有那么不堪么?!

    带着这样的想法,海大富对唐楚阳表达出来的任何善意和好心,都充满了不可抑制的愤怒,这厮,太他妈看不起人了!

    布衣温和的俊脸也沉了下去,他是个性子非常温和的人,除开面对海大富这个天敌的时候,他很少给哪怕是陌生人去摆脸色,布衣可不比海大富傻,海大富能明白唐楚阳想说,他能不知道?

    “唐大哥,你这么做,不对!”

    这话布衣说得极其平淡,可是唐楚阳却从里面听到了压抑到极致的愤怒,这个心境已经修炼但近乎圆满,喜乐嗔怒都能够做到不言于表清秀小和尚。

    能够让他绷着脸,用没有任何情绪的语气说话,就是布衣最大的的愤怒,唐楚阳能够非常清晰地感觉到,这个温吞的小和尚和海大富一样,对他的‘好意’愤怒到了极致。

    “我错了!对不起!”

    唐楚阳这话说得干脆无比,几乎不敢有任何犹豫,海大富和布衣此时的状态,让唐楚阳有种他继续把说话下去的话,两人立马就会和他翻脸的感觉,非常强烈!

    妈的,为嘛鼻子这么算呢?这两个王八蛋都要和我翻脸了啊!

    唐楚阳自认坚强的情感神经再次被友情拨动,剧烈无比的震颤,让他差点情绪失控,比血液都要珍贵的眼泪差点儿狂奔而出。

    “嘿!别介,老子可承受不起你唐少爷的道歉!”

    “阿弥陀佛,贫僧又破戒了……”

    海大富和布衣难得地一唱一和,相得益彰,看得唐楚阳无言以对,只能无奈地把大半儿眼白不停地送给这两个混蛋,嘚瑟个什么劲儿啊,哥是不想让你们去送死啊,白痴!

    “你们三个又在打什么哑谜?”

    一直被当成透明人的凌紫嫣有些受不了了,经历了飞龙天桥一战之后,她不但和唐楚阳的感情更加牢固,即便是布衣和海大富,也都和凌紫嫣相当熟稔。

    尤其是性子比较豪爽的海大富,对凌紫嫣,他都开始直呼‘弟妹’了,反正三兄弟里他海大富是最大的,也是最为直接的,从来不屑于虚伪和客套。

    海大富闻言正想答话,却不想被布衣直接抢了话头,难得地不客气道:

    “唐大哥做了一件蠢事,非常蠢的那种……”(未完待续……)

    ps:(ps:第二更奉上!不求月票,求几张推荐票可以吧?每次瞅见别人十几万,几十万的推荐票,小猪都羡慕的口水哗啦啦的,当时心里就想,咱啥时候能有破十万的时候啊……)R1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