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实话,虽说比不上主物质位面那么庞大,但也不算小了,毕竟贾可道现在也就一千八百米长,而那里面的陆地长度也有上百公里。

    不过这样剧烈的灵气潮汐冲刷在贾可道身上,也就是刮得贾可道有些隐隐生痛罢了,要说什么损伤是没有的。

    在吸收了一会灵气之后,贾可道便想要将身体变回人形了,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贾可道颇为有些无奈,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这里的缘故,自己竟然没法变回人形了。

    没法变回人形,阳神也没法遁出。

    这就让贾可道有些苦恼了。

    之后,贾可道又索性进了道德经试了一下,还是不能够变回去,至于那黑色光门,贾可道就没有去尝试了,且不说能不能过去,就算是过去了,自己这么庞大的躯体还不得将老君观直接变成废墟?

    并且以巴蛇对四周环境的影响来看,自己真要是回去了,保管老君观四周的幻阵直接消散掉,而现在老君观山脚可是著名旅游风景区,自己一现身就好玩了。

    指不定一会核弹都能够落下来。

    难道自己就这样一辈子当巴蛇活着?

    还好,贾可道现在虽说没法进入小竹屋内,但却能够用心神翻看藏经阁里的书籍,也不至于荒废了时光,至于制器就别想。

    不过大多数时间,贾可道也不得不待在虚空里,毕竟就算是进入了道德经,自己身体缩小了,但在里面依然很拥挤,又没什么用处。

    时间一点点过去,贾可道在这虚空里也算是吃了不少苦头。

    最初的那些灵气潮汐看上去很狂暴,但在后面出现的那些灵气潮汐面前就不算什么了。

    最初,贾可道被一场灵气潮汐刮得掉落了不少鳞片,虽说本着不浪费的原则,贾可道将这些鳞片收入到道德经里,但接下来越来越剧烈的灵气潮汐使得贾可道身上的伤势不断加重。

    如果不是有生生不息这个天赋神通撑着的话,贾可道就算是巴蛇,也得挂在这里。

    但时间一久,贾可道也跟着虚弱了下来,就肉身来说,光出不进,没有东西吃,就算是巴蛇一样会虚弱的。

    还好,在这灵气潮汐一次次的冲刷之中,贾可道渐渐掌握了能够在这虚空里移动的方法,说起来却是巴蛇血脉吞噬某种大妖血脉的好处显现了出来。

    这种大妖血脉原本是能够穿越各界的存在,贾可道暂时没可能领悟其能够穿越各界的神通,但不借助任何介质就能够飞行的神通却是领悟了一点,就这么一点就足以让贾可道在这上不沾天下不着地的虚空之中缓慢移动了。

    刚刚能够移动,贾可道便试着再度朝着主物质位面发动了冲击。

    其结果不用多说,照例被弹飞了出去,而这次则是弹得更远。

    距离没法计算,但至少比第一次远出了数十倍,以贾可道现在的缓慢移动速度,在短时间内是没可能回去了。

    再一次失败之后,贾可道暂时打消了回去主物质位面的念头。

    至少就目前来看,青木山谷没有什么大事,而在特伦斯迎娶大公主殿下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稳固新增的领地了。

    有数百金刚护甲力士,数万全民皆兵的火焰甲兵,特伦斯,奥迪斯,绿龙奥普斯西,再加上孟挺等人在幕后帮助,一般势力就算是想动歪心眼,也要考虑一下后果了。

    至于那个跛脚半神穆诺兹大概是不会去找凡人的麻烦。

    恶魔?

    它们可不会愿意啃硬骨头的。

    将主物质位面里的事情暂时放下,贾可道便寻找起能够入口的东西来。

    由于灵气潮汐的不断侵蚀,贾可道很是虚弱,如果再不补充一下的话,以后恐怕连动弹都会困难。

    一个球体正在缓缓从贾可道不远处路过,里面有一块陆地,贾可道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追了上去。

    待到追近一看,那块陆地上光秃秃一片,什么都没有,并且外面的那层光膜也是若隐若现,恐怕下一次灵气潮汐到来的时候,这个球体就要毁灭掉了。

    贾可道朝着那球体一撞,原本就脆弱无比的光膜在这一撞之下就随即爆裂开来。

    让贾可道没有想到,看似脆弱无比的光膜在爆裂的同时能够爆发出这样的威力来,在那一瞬间,贾可道头颅上的鳞片尽数被爆掉,甚至于出现了一个骇人的窟窿。

    这样的威力基本上比贾可道所遇到的灵气潮汐还要强上一些了。

    贾可道却是不知道,自己太鲁莽了一点。

    这球体即便是再小的球体,那也是一个位面。

    虽说体积小的被称为半位面或者位面碎片,只有较大的才被称为位面,最大的,蕴含规则最齐全的才被称为主物质位面。

    但毕竟是位面,组成位面的基本东西都有。

    譬如贾可道撞爆的这个算是位面碎片了,比普通的半位面更小,但依然拥有光膜,也就是位面屏障。

    这位面屏障称得上是位面的保护体系了,能够隔绝可能危害到位面存在的东西进入位面。

    嗯,贾可道之前想要冲入主物质位面被弹回来的原因就是如此。

    可以想象,主物质位面的位面屏障有多么厉害,就算是神明也没法将自己的身体直接投入主物质位面,只能采用取巧的办法降临一缕意识来进入主物质位面。

    而贾可道撞爆位面屏障的时候,爆裂的位面屏障所释放出来的力量可不仅仅只是那么一点爆炸的威力,而是混合了组成位面屏障的规则之力。

    说实话,如果不是贾可道的体型够大,再加上那么一点对于外界的影响,还真没法将这个球体外面的位面屏障给撞爆。

    不管怎么说,即便是贾可道受到重创,这个位面碎片里的陆地已经好似一头小羊羔,**裸的展现在贾可道面前。

    既然是位面碎片,那么里面的陆地也不会太大,贾可道游了进去,发现这块陆地的大小也就比自身大上一点,整体就是一块岩石罢了。

    贾可道随即便将身体缠绕在陆地上,张开巨口朝着陆地就是一口咬了下去。R1152( )

第三百六十三章 你想救他么?    如果唐楚阳知道凌紫嫣心中所想的话,怕是会直接笑醒过来,身为麻衣相士的他最不怕的就是命格上的问题了,像唐家老太太那么惊天动地的命格唐楚阳都不怕,更何况是凌紫嫣?

    可惜,唐楚阳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这次他的消耗实在太大,真正陷入了昏迷状态,就连神台空间的天神金身,也因为唐楚阳的暴受到了不小的损伤,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而沉入自我摧残状态的凌紫嫣,越想越绝望,甚至开始产生轻生的念头,绝望之后的决绝表情,一丝丝,一点点地开始爬上她绝美的俏脸,一股了无生望的气息逐渐从身上弥漫开来。

    修士已经是高于普通人的半灵体,发自心底里的情绪,不但能够直接融合到元气里进行攻击,同时巨大的心绪波动,在不压制的情况下会直接影响气息。

    凌紫嫣身上的求死之念伴随着气息散发出来,第一时间就被距离她最近的布衣和海大富感应到了,两人齐齐转头,一脸惊异地望着凌紫嫣,不明白这姑娘怎么就突然想不开了?

    “凌姑娘,唐大哥已经为你连续两次险些身亡,你可莫让平白辜负了他的付出!”

    说出这话的是布衣,海大富不懂情爱一脸迷惑,可布衣不同,他心底里/ 有自己的心爱之人,无论为那个女子做任何事情他都甘之如饴,哪怕是死!

    将心比心,布衣几乎第一时间就大体判断出的凌紫嫣为何会有这种状态。因为他也曾有过这样的状态,而且就在不是很久之前。

    “可是。因为我,已经数次让他险些丧命。我,我本就是不祥之人,只要是和我亲近的人,最终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我,我不想害他……”

    凌紫嫣的心思果然被布衣猜中了,她表情越发的凄凉,痴痴地看着唐楚阳苍白的俊脸,一边抬手温柔无比地为他擦拭着不存在的污渍。一边仿似完全沉浸到了自己的世界一样泣声道:

    “母后因为我死了,最疼我的皇兄因为我死了,鹰叔叔也为了保护我死了,现在,楚阳为了救我,已经连续两次险些丧命,我,我就是个不祥之人,根本不该存在于这世上。也不配这么多人关心爱护我!”

    “母后?皇兄?凌姑娘,你,你是公主?!”

    海大富没有仔细听凌紫嫣都说了些什么,不过。‘母后’‘皇兄’这些字眼,直接让他猜到了凌紫嫣的身份,当下有些惊讶地张大嘴巴看着凌紫嫣。

    海大富和布衣虽然知道了凌紫嫣的名字。但对这个容颜绝世的女子是什么身份背景,根本没有半点儿了解。

    毕竟凌紫嫣是唐楚阳的红颜知己。除非人家自己主动交代,不然海大富和布衣是不能主动去问的。这是唐楚阳的事,而且还是比较**的事情,他们和唐楚阳关系再好,也不能主动问这个。

    “嗯……”

    凌紫嫣无所谓地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她对自己皇朝公主的身份非但没感觉任何自豪,反而发自心底里的产生了一丝厌恶,争权夺利,勾心斗角的成长过程,早就让凌紫嫣想离开那个没什么好留恋的群体了。

    “她都生了轻生的念头了,你还有心情关心这个?!”

    布衣一脸恼怒地压低声音斥了海大富一句,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这闲心去关注身份上的问题,这厮的脑袋里装的全都是浆糊么?

    “呃,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

    海大富被布衣瞪得有些心虚,讪讪地挠了挠头,急忙抬手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唐楚阳,转移话题道:

    “楚阳现在的状态很奇怪,咱们根本就探不到他的识海,根本无法为他渡气疗伤,你们生佛寺不是有很多‘生白骨活死人’拿手神通么?快想想法子啊!”

    “四大体系里最擅长治疗的是妖修!你自己不想法子救治唐大哥,居然能如此坦然地将事情推给我?!你真的是要修?!”

    布衣不可置信地瞪着海大富,似乎非常震惊海大富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面上的表情和语气要多夸张就有多夸张,就好似海大富说出这话来,简直就是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

    “啊?!那个,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海大富被布衣的表情和语气给弄得羞惭无比,一脸惊慌地连连摆手,话说了一半,突然反应了过来,没好气地冲布衣愤愤骂道:

    “你娘的小秃驴,你海大爷是这个意思么?以楚阳此时此刻的状况,便是我师尊来了怕也没辙,怎么什么话到你的嘴里就全变味儿了呢?”

    布衣闻言,不甘示弱地双目一瞪,张口就想还嘴,却不想这时候原本寂静无声的黑龙突然浑身一震,陡然化作漫天黑雾笼罩方圆数千丈范围。

    “有情况!”

    布衣和海大富齐齐惊呼一声,‘唰唰’两声飞身到唐楚阳和凌紫嫣身侧,一脸警惕地将两人护持了起来,同时双手不停,一边快速绝伦地结印,一边将十数丈灵符扔了出来。

    漫天黑雾只是弥散了几息时间,便开始疯狂地想着中间凝聚,几乎是转瞬间的功夫,黑雾消散,一名肌肤莹雪,身披一件近乎透明黑纱,蛇妖丰乳,容貌妩媚到了极致性感女子化身而出。

    这黑纱妩媚女子樱唇瑶鼻,一双桃花眼仿似能够滴出水一样,若隐若现的性感娇躯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向外散发着让人欲罢不能,气血沸腾的诱-人气息。

    “妈的!好白,好大,好美……”

    海大富喉结上下滚动,有些干涩地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赶紧闭上眼睛调动体内元气。歇尽全力地压制着体内沸腾的血液。

    这女子身上散发的妩媚气息太可怕了,海大富只是看了一眼而已。心底里竟然生出一种不可抑制的,想要扑上去狠狠蹂-躏这黑纱女子的冲动。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布衣虽然表面上看不出异状,但口中佛号却听也不敢停,手中也不知何时多了一串晶莹剔透的念珠,不断地被他洁白如玉的双手快速拨动着,可见他也不想表面这么平静。

    “呵呵,心境不错嘛。”

    黑纱女子樱唇微张,一把甜柔媚到了让人心颤声音,自那性感得让人忍不住咬上一口的小嘴中吐出。略略有些赞许地点点头,随后便将视线凝聚到了昏迷的唐楚阳身上,一丝羞怒一闪而过。

    随后看到俏脸上生出死寂之色的凌紫嫣,妩媚绝世的容颜陡然一肃,厉声喝道:

    “嫣儿,还不醒来!!”

    “啊!”

    凌紫嫣惊呼一声,仿似脑袋被几十根针扎了一样,痛苦地捂着脑袋尖叫一声,转头看到妩媚女子。俏脸上的痛苦之色转身被惊喜代替,泣声道:

    “黑龙姐姐?你没事?!”

    一句话说完,不待妩媚女子张口回话,便想起了什么一样抬手指着昏迷的唐楚阳。一脸悲戚哀求之色地哭声道:

    “黑龙姐姐,快救救楚阳,求求你。救救她!!”

    “哼!”

    娇媚性感的女子冷哼一声,顺着凌紫嫣的目光望向唐楚阳。勾人的桃花眼里再次闪烁恼怒,其中还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惊惧之色。随后漫不经心道:

    “方才这小混蛋差点儿杀了本王,本王为何要救他?!非但不能救他,本王还要杀了他,以报他创本王身躯之仇!”

    说着话,娇嫩得仿似能挤出水一样的白嫩小手微抬,一抹漆黑无比的光华闪耀起来。

    “不要!!”

    凌紫嫣见状,一脸惊慌地张开双臂护住唐楚阳,一边的正拼命压制心中旖念的布衣和海大富也是面色巨变,身形一闪,瞬间都挡在了凌紫嫣的身前。

    海大富一脸青红交加,咬牙压制絮乱气息的同时,他也不敢再看黑纱女子,只是一脸恭敬地低着头道:

    “前辈,您好歹也是至高无上的神龙,这般对一个陷入昏迷的凡俗小修士,未免也太不符合您高贵的身份了吧?”

    “凡俗小修士?!嘻嘻……”

    黑纱女子仿似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嬉笑一声,随后娇媚无比的俏脸猛地变得冰寒无比,近乎咬牙切齿道:

    “一个能把本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凡俗小修士?什么时候你们人类已经强大到了,随便一个凡俗‘小’修士,都能把至高无上的神龙都打得遍体鳞伤的地步了?!”

    娇媚女子的声音依然柔媚无比,说到‘小修士’三字时,刻意在‘小’字上加重了语气,言语之中的恼怒,几无半分遮拦,听得海大富和布衣心惊肉跳,无言以对。

    唐楚阳方才爆发出来的实力太可怕,太吓人了,即便是亲眼所见的布衣和海大富,到了现在依然有种无法置信感觉。

    “黑龙姐姐,你若要报仇,便杀了我好了,反正楚阳是为了救我才这般拼命,我,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

    凌紫嫣这时候推开了布衣和海大富,一脸坚定之色地看着面色冰寒的柔媚女子,唐楚阳为她两次险些丧命,凌紫嫣能为他死一次也能让心里好受些。

    看到凌紫嫣眼中的决绝之意,柔媚女子凝视片刻,突然妩媚无比地轻笑一声,没头没脑地问到:

    “你想不想救他?”

    “当然想!”凌紫嫣几乎想也没想便回了一句,说完才反应过来,无可置信,有欣喜若狂地惊呼道:“黑龙姐姐,你,你方才说要救楚阳?!”

    柔媚女子随意地整理着近乎透明的黑纱,仿似忘记了刚才说的话一样,没好气道:

    “我说了么?”(未完待续……)R1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