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果唐楚阳知道凌紫嫣心中所想的话,怕是会直接笑醒过来,身为麻衣相士的他最不怕的就是命格上的问题了,像唐家老太太那么惊天动地的命格唐楚阳都不怕,更何况是凌紫嫣?

    可惜,唐楚阳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这次他的消耗实在太大,真正陷入了昏迷状态,就连神台空间的天神金身,也因为唐楚阳的暴受到了不小的损伤,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而沉入自我摧残状态的凌紫嫣,越想越绝望,甚至开始产生轻生的念头,绝望之后的决绝表情,一丝丝,一点点地开始爬上她绝美的俏脸,一股了无生望的气息逐渐从身上弥漫开来。

    修士已经是高于普通人的半灵体,发自心底里的情绪,不但能够直接融合到元气里进行攻击,同时巨大的心绪波动,在不压制的情况下会直接影响气息。

    凌紫嫣身上的求死之念伴随着气息散发出来,第一时间就被距离她最近的布衣和海大富感应到了,两人齐齐转头,一脸惊异地望着凌紫嫣,不明白这姑娘怎么就突然想不开了?

    “凌姑娘,唐大哥已经为你连续两次险些身亡,你可莫让平白辜负了他的付出!”

    说出这话的是布衣,海大富不懂情爱一脸迷惑,可布衣不同,他心底里/ 有自己的心爱之人,无论为那个女子做任何事情他都甘之如饴,哪怕是死!

    将心比心,布衣几乎第一时间就大体判断出的凌紫嫣为何会有这种状态。因为他也曾有过这样的状态,而且就在不是很久之前。

    “可是。因为我,已经数次让他险些丧命。我,我本就是不祥之人,只要是和我亲近的人,最终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我,我不想害他……”

    凌紫嫣的心思果然被布衣猜中了,她表情越发的凄凉,痴痴地看着唐楚阳苍白的俊脸,一边抬手温柔无比地为他擦拭着不存在的污渍。一边仿似完全沉浸到了自己的世界一样泣声道:

    “母后因为我死了,最疼我的皇兄因为我死了,鹰叔叔也为了保护我死了,现在,楚阳为了救我,已经连续两次险些丧命,我,我就是个不祥之人,根本不该存在于这世上。也不配这么多人关心爱护我!”

    “母后?皇兄?凌姑娘,你,你是公主?!”

    海大富没有仔细听凌紫嫣都说了些什么,不过。‘母后’‘皇兄’这些字眼,直接让他猜到了凌紫嫣的身份,当下有些惊讶地张大嘴巴看着凌紫嫣。

    海大富和布衣虽然知道了凌紫嫣的名字。但对这个容颜绝世的女子是什么身份背景,根本没有半点儿了解。

    毕竟凌紫嫣是唐楚阳的红颜知己。除非人家自己主动交代,不然海大富和布衣是不能主动去问的。这是唐楚阳的事,而且还是比较**的事情,他们和唐楚阳关系再好,也不能主动问这个。

    “嗯……”

    凌紫嫣无所谓地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她对自己皇朝公主的身份非但没感觉任何自豪,反而发自心底里的产生了一丝厌恶,争权夺利,勾心斗角的成长过程,早就让凌紫嫣想离开那个没什么好留恋的群体了。

    “她都生了轻生的念头了,你还有心情关心这个?!”

    布衣一脸恼怒地压低声音斥了海大富一句,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这闲心去关注身份上的问题,这厮的脑袋里装的全都是浆糊么?

    “呃,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

    海大富被布衣瞪得有些心虚,讪讪地挠了挠头,急忙抬手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唐楚阳,转移话题道:

    “楚阳现在的状态很奇怪,咱们根本就探不到他的识海,根本无法为他渡气疗伤,你们生佛寺不是有很多‘生白骨活死人’拿手神通么?快想想法子啊!”

    “四大体系里最擅长治疗的是妖修!你自己不想法子救治唐大哥,居然能如此坦然地将事情推给我?!你真的是要修?!”

    布衣不可置信地瞪着海大富,似乎非常震惊海大富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面上的表情和语气要多夸张就有多夸张,就好似海大富说出这话来,简直就是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

    “啊?!那个,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海大富被布衣的表情和语气给弄得羞惭无比,一脸惊慌地连连摆手,话说了一半,突然反应了过来,没好气地冲布衣愤愤骂道:

    “你娘的小秃驴,你海大爷是这个意思么?以楚阳此时此刻的状况,便是我师尊来了怕也没辙,怎么什么话到你的嘴里就全变味儿了呢?”

    布衣闻言,不甘示弱地双目一瞪,张口就想还嘴,却不想这时候原本寂静无声的黑龙突然浑身一震,陡然化作漫天黑雾笼罩方圆数千丈范围。

    “有情况!”

    布衣和海大富齐齐惊呼一声,‘唰唰’两声飞身到唐楚阳和凌紫嫣身侧,一脸警惕地将两人护持了起来,同时双手不停,一边快速绝伦地结印,一边将十数丈灵符扔了出来。

    漫天黑雾只是弥散了几息时间,便开始疯狂地想着中间凝聚,几乎是转瞬间的功夫,黑雾消散,一名肌肤莹雪,身披一件近乎透明黑纱,蛇妖丰乳,容貌妩媚到了极致性感女子化身而出。

    这黑纱妩媚女子樱唇瑶鼻,一双桃花眼仿似能够滴出水一样,若隐若现的性感娇躯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向外散发着让人欲罢不能,气血沸腾的诱-人气息。

    “妈的!好白,好大,好美……”

    海大富喉结上下滚动,有些干涩地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赶紧闭上眼睛调动体内元气。歇尽全力地压制着体内沸腾的血液。

    这女子身上散发的妩媚气息太可怕了,海大富只是看了一眼而已。心底里竟然生出一种不可抑制的,想要扑上去狠狠蹂-躏这黑纱女子的冲动。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布衣虽然表面上看不出异状,但口中佛号却听也不敢停,手中也不知何时多了一串晶莹剔透的念珠,不断地被他洁白如玉的双手快速拨动着,可见他也不想表面这么平静。

    “呵呵,心境不错嘛。”

    黑纱女子樱唇微张,一把甜柔媚到了让人心颤声音,自那性感得让人忍不住咬上一口的小嘴中吐出。略略有些赞许地点点头,随后便将视线凝聚到了昏迷的唐楚阳身上,一丝羞怒一闪而过。

    随后看到俏脸上生出死寂之色的凌紫嫣,妩媚绝世的容颜陡然一肃,厉声喝道:

    “嫣儿,还不醒来!!”

    “啊!”

    凌紫嫣惊呼一声,仿似脑袋被几十根针扎了一样,痛苦地捂着脑袋尖叫一声,转头看到妩媚女子。俏脸上的痛苦之色转身被惊喜代替,泣声道:

    “黑龙姐姐?你没事?!”

    一句话说完,不待妩媚女子张口回话,便想起了什么一样抬手指着昏迷的唐楚阳。一脸悲戚哀求之色地哭声道:

    “黑龙姐姐,快救救楚阳,求求你。救救她!!”

    “哼!”

    娇媚性感的女子冷哼一声,顺着凌紫嫣的目光望向唐楚阳。勾人的桃花眼里再次闪烁恼怒,其中还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惊惧之色。随后漫不经心道:

    “方才这小混蛋差点儿杀了本王,本王为何要救他?!非但不能救他,本王还要杀了他,以报他创本王身躯之仇!”

    说着话,娇嫩得仿似能挤出水一样的白嫩小手微抬,一抹漆黑无比的光华闪耀起来。

    “不要!!”

    凌紫嫣见状,一脸惊慌地张开双臂护住唐楚阳,一边的正拼命压制心中旖念的布衣和海大富也是面色巨变,身形一闪,瞬间都挡在了凌紫嫣的身前。

    海大富一脸青红交加,咬牙压制絮乱气息的同时,他也不敢再看黑纱女子,只是一脸恭敬地低着头道:

    “前辈,您好歹也是至高无上的神龙,这般对一个陷入昏迷的凡俗小修士,未免也太不符合您高贵的身份了吧?”

    “凡俗小修士?!嘻嘻……”

    黑纱女子仿似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嬉笑一声,随后娇媚无比的俏脸猛地变得冰寒无比,近乎咬牙切齿道:

    “一个能把本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凡俗小修士?什么时候你们人类已经强大到了,随便一个凡俗‘小’修士,都能把至高无上的神龙都打得遍体鳞伤的地步了?!”

    娇媚女子的声音依然柔媚无比,说到‘小修士’三字时,刻意在‘小’字上加重了语气,言语之中的恼怒,几无半分遮拦,听得海大富和布衣心惊肉跳,无言以对。

    唐楚阳方才爆发出来的实力太可怕,太吓人了,即便是亲眼所见的布衣和海大富,到了现在依然有种无法置信感觉。

    “黑龙姐姐,你若要报仇,便杀了我好了,反正楚阳是为了救我才这般拼命,我,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

    凌紫嫣这时候推开了布衣和海大富,一脸坚定之色地看着面色冰寒的柔媚女子,唐楚阳为她两次险些丧命,凌紫嫣能为他死一次也能让心里好受些。

    看到凌紫嫣眼中的决绝之意,柔媚女子凝视片刻,突然妩媚无比地轻笑一声,没头没脑地问到:

    “你想不想救他?”

    “当然想!”凌紫嫣几乎想也没想便回了一句,说完才反应过来,无可置信,有欣喜若狂地惊呼道:“黑龙姐姐,你,你方才说要救楚阳?!”

    柔媚女子随意地整理着近乎透明的黑纱,仿似忘记了刚才说的话一样,没好气道:

    “我说了么?”(未完待续……)R12 )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不祥之人    “她的是条母龙?”

    唐楚阳依然有些不确定地问了一句,之前黑龙和他交谈,是通过感知直接影响识海,性别什么的根本无从辨别。

    “龙!黑龙姐姐是条神龙!”

    凌紫嫣有些恼了,她已经听出了唐楚阳言语里的那份儿刻意,似乎是有意要打压黑龙姐姐的身份。

    “楚阳,你似乎对黑龙姐姐这般不善?”

    唐楚阳闻言嘴角一抽,看看手心里凌紫嫣愤愤不平的俏脸,这丫头怎么就突然变得这么情绪化了呢?转头再看看似乎已经奄奄一息的黑龙,叹着气无奈道:

    “它要把我老婆炼成法宝,难道让我说‘荣幸啊,需要不要把我也搭进去?’,它到现在为止还活着,就已经是我最大的善待了……”

    “啊?!黑龙姐姐是这么说的么?”

    凌紫嫣惊讶地张大红润小嘴儿,她是先被弄混了才被黑龙给收起来的,中间一直在用元神和黑龙交流,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唐楚阳翻翻白眼儿,心里大体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龙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超级生物,它们的实力无比强大,高贵的身份和俯视众生的高傲自尊,让眼前这条黑龙不屑于《 向一个凡人解释什么。

    哪怕,它并无恶意。

    不过就因为这个所谓顶尖生物的高傲自尊,就让自己平白浪费了近乎所有底牌,唐楚阳很难在此情此景下。对这条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黑龙有什么好感。

    “唐大哥,你没事吧?……”

    这时候布衣和海大富终于赶过来了。他们一直在关注着这边的变化,亲眼看到唐楚阳生生地虐废了一条神龙。两人在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的同时,更加关心唐楚阳的安危。

    “楚阳,你这家伙真的不是哪位大仙转世?”

    海大富看着躺在那里蔓延数千丈的黑色神龙,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了这么一句,此时此刻,他还真的有点怀疑,唐楚阳是不是某位大能的转世之身了,这实力实在有点儿太吓人了。

    “九天十地八荒**上天入地唯我独尊混元震天破世无上仙魔佛妖混沌耀世神尊知道么?那就是我的上一世了……”

    唐楚阳一张嘴,连个磕巴都没打。就报出了一个让布衣和海大富膛目结舌的名号来,听得布衣眉头紧皱,海大富俊脸狂抽,楞了许久,海大富才惊愕道:

    “呃……,这是哪位大能?名号竟然如此惊天动地?”

    唐楚阳闻言,摇头叹气,懒得接话了。

    “噗嗤……”

    凌紫嫣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名号一听就知道是唬人的嘛。张口就想解释一下,不过却突然看到海大富和布衣面色一变,布衣更是惊呼出声:

    “唐大哥!你怎么了?!”

    凌紫嫣心中一惊,正打算回头。突然感觉脚下一空,整个人开始不受控制地向下低落。

    强行凌空转身看向背后的唐楚阳,顿时发现原本的金甲巨人已经崩散。而自己的意中人正一脸苍白地从身旁跌落下去。

    “楚阳!”

    凌紫嫣惊叫一声,急忙探出双手紧紧抱住唐楚阳。不是很强壮的躯体入怀的刹那,羞意还未曾生出。一股冰凉的气息让凌紫嫣俏脸再变,惊慌失措道:

    “楚阳,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唐楚阳这个时候还强撑着没有昏迷,见凌紫嫣一脸担心惊惶之色,苍白无比的俊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安慰道:

    “支出有点大,没事的,休息一下就好,你不用……”

    才说到一半,潮水一般的疲累感瞬间席卷全身,最后一句话没说完就双目一闭,直接昏睡了过去。

    “楚阳,楚阳!你,你怎么了?别吓我!”

    凌紫嫣惊慌无比地紧抱着唐楚阳,全副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昏迷的唐楚阳身上,完全忘了她此时还身在半空中,布衣和海大富见状急忙一左一右地飞过来,携着凌紫嫣缓缓落地。

    “给我看看……”

    刚一落地,布衣急忙抬手以掌心对着唐楚阳眉心,元气轻吐,闭目凝神感应唐楚阳的伤势。

    约莫几息时间,布衣缓缓睁开眼,原本凝重的面色稍稍放松,微吐口气,看着一脸紧张地望着自己的海大富和凌紫嫣,表情奇怪地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

    这动作弄得海大富和凌紫嫣心惊肉跳,一时不明白布衣是怎么个意思,海大富最是性急,忍不住斥道:

    “布衣,这时候你还卖弄什么玄机啊?!楚阳他到底怎么样了?”

    凌紫嫣也急切地望着布衣,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绝美俏脸上的焦急之色,已经很好地表明了她心里到底有多担心。

    “我也说不好……”

    见海大富急眼了,布衣也顾不得心里的疑惑,清秀俊脸上满是疑惑不解,喃喃地自语道:

    “唐大哥的身体没有受到任何损伤,只是元神显得虚弱无比,可是,为什么我找不到他的识海所在?”

    海大富闻言,啪!的一下打掉了布衣抚在唐楚阳额头的手,一边将手心贴上去,一边没好气地斥道:

    “放屁!你能感觉到楚阳的元神,却探不到他的识海?你当我是什么都不懂菜鸟么?!不懂就别瞎折腾!”

    说着话,海大富闭上双眼,心神一动,一缕元气顺着掌心进入唐楚阳的眉心处,才不过几息时间,海大富的表情就古怪了起来,神色和之前的布衣毫无差别。

    “靠!这什么情况下?”

    又是数息时间过去,海大富惊诧无比地收起大手,一双大眼里满是惊异和不解。有些心虚地看了眼凌紫嫣期待的眼神儿,转头冲布衣惊异道:

    “为什么我找不到楚阳的识海?!”

    “这也正是我想问的!”布衣没好气地翻个白眼。随后想到什么一样面色一变,语气凝重道:“不会是……”

    “不可能!”

    布衣的话还没说。海大富就从眼神里读懂了他的意思,仿似不能接受布衣的猜测一样,直接大声打断了他的话,一连声道:

    “使用禁术自爆而亡的人不少见,但毁掉整个识海的禁术,简直闻所未闻!再说,楚阳不是那等没了自制的人……”

    话说到后面,海大富的声音也有些变调,布衣的猜测其实很简单。唐楚阳的识海消失,很可能是因为之前爆发出那种恐怖金身需要付出的代价。

    让一个区区四阶的修士,拥有打废一条神龙的实力,恐怕也只有强悍无比的‘献祭禁术’能够办到了,而献祭禁术的激发条件就是自身付出巨大代价。

    唐楚阳只能能够爆发那种强大到让布衣和海大富无法置信的实力,肯定是因为动用了献祭禁术,而代价,恐怕就是他的识海!

    海大富和布衣在这里打哑谜,满脸担忧之色的凌紫嫣已经是一脸凄楚之色。只看二人表情,就知道唐楚阳的情况不容乐观,凌紫谈心底焦虑已经无以复加。

    “能不能告诉我,楚阳。他,他现在到底怎么了?”

    凌紫嫣的语气柔弱,表情凄苦。原本灵动的美眸也变得有些呆滞,唐楚阳自打遇到她以来。已经连续两次为她差点儿丢了性命,这让凌紫嫣觉得自己很没用。

    布衣闻言。正想开口解释,一旁的海大富却突然张口道:

    “他没事,就是方才消耗太大,以至于陷入昏迷,休息一下就好!”

    说完还极为隐晦地冲布衣摇了摇头,看凌紫嫣现在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有多惊惶担心了,这个时候唐楚阳又在昏迷当中,这时候何苦让凌紫嫣更加担心?

    “是,是啊,唐大哥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

    布衣也是个伶俐人,虽然佛门中人不该诳语,可若是善意的谎言,佛祖不会怪罪的,况且又是为了安慰未来的唐大嫂。

    “真的么?那就好,那就好,可,可他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凌紫嫣俏脸上依然挂满担忧,唐楚阳虽然没有受什么外伤,但他现在的面色太吓人了,苍白得近乎透明,周身气息已经微弱到了几乎不可查的地步,这让凌紫嫣怎能完全放心?

    这话与其说是在问布衣和海大富,倒不如说是凌紫嫣在说给自己听,脑海里,也禁不住想到了和唐楚阳认识的经过,一直到目前为止,唐楚阳和她相处,似乎一直处于比较倒霉的状态。

    先是为了给自己积攒够成为城主的贡献,眼前这个昏迷的俊美少年单人独骑,追踪那只让整个潮汐山人心惶惶的凶兽,后来又因为自己,唐楚阳和皇叔凌央泽决裂,反目成仇。

    紧接着又到了琅邪老怪这里,为了救自己,唐楚阳再次冒着生命危险将自己救了下来,而这一次,依然还是因为自己。

    “难道,我,我真的是不祥之人?”

    凌紫嫣心底里生出一丝丝绝望,她突然想到了在长生皇朝的成长经历,自己的母后生自己时因为难产而死。

    十二岁的时候偷跑去阴阳山抓灵兽,却激怒了一只神兽,导致最疼自己的八皇兄为此丢掉了性命。

    因为一次出去散心,遭遇一位潜伏到长生皇朝的黑魔族七阶魔王,那个看着自己长大的暗卫为了保护自己,拼死和对方大战,最终身死。

    就连皇叔凌央泽,也因为自己的,导致原本即将突破到七星境的修为,跌到了**境,似乎但凡是和自己亲密一些人,最终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未完待续……)R1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