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兄弟姐们的支持,感谢您们的订阅!谢谢了!

    说实话,贾可道从最开始到现在都认为这个世界里都没可能有其它道门弟子的存在,但现在,这个八卦镜让他起了极大的疑惑。

    虽说现在没有发现,但这个八卦镜至少可以说明一点,这个世界曾经有道门弟子来过。

    贾可道将那八卦镜小心翼翼的吞到了嘴里,藏在了一颗牙齿里面。

    这东西还是回去之后慢慢研究吧。

    就在这时,那个跛脚教会的金属饰品突然之间浮现出一缕亮光来,尚未等贾可道决定怎么办的时候,那一缕亮光就直冲云霄。

    贾可道莫名有一种危险的预感产生,尾巴一甩,便将那金属饰品砸成了碎片,当然地面上也随即出现了一个巨坑。

    先离开这里,贾可道将灰巾力士驱散,辨认了一下方向,就朝着西北方而去,按照他的推算,走西北方应该是最安全的线路,至少比北方安全多了。

    到了这个时候,贾可道游行的速度加快了数倍,前面是一片低谷森林,渐渐低于地平线,巨大犹如山脉的躯体也没有任何顾忌,直接就碾压过去,随即便在森林里开出一条坦途通道来。

    顷刻之间,原本安静的森林就炸开了锅,不管是魔兽还是野兽,甚至于那些潜伏在枯烂树叶之下的虫类,都纷纷从森林里向外逃去。

    不管是谁。都能够感受到这种来自于巨型神明的压迫感以及那庞大躯体无形之中对于外界的影响。

    噼啪噼啪!

    突然之间,贾可道停了下来,那一双巨大的蛇眼正视前方。一个全身散发出金色光芒拄着一根拐棍的人类突然之间出现在他面前。

    顿时,贾可道的脑海里浮现出极度危险的警讯。

    在贾可道眼里,这个金色人形体外一圈淡淡的金色灵光,无数的信仰连线从远处蔓延而来连接在祂身上。

    这是一位神明?

    对了,应该是跛脚者穆诺兹,

    贾可道不由得在心里暗暗警惕了起来,对方的实力犹如大海一样浩瀚。比之前那个偷袭者强大太多了。

    “你应该就是跛脚者穆诺兹?”

    贾可道并没有像对付之前偷袭者一样直接出手对付这位半神。

    如果可以的话,贾可道还没有与这样强大的存在对上的想法。暂时还没有。

    “嗯?卑微的爬虫居然还会说话?太有趣了,哈哈哈。”

    很显然,这位半神并没有将贾可道视为可以平等对话的对象,而是看成了与凡人一样低贱生物。

    不过异界里的神明的确有这种底气所在。

    不成神明。终为蝼蚁。

    不管从任何一个方面来说,神明较之其它凡人来说,都具有至高无上的实力和地位。

    “乖乖跟着我回去,我还差一件用来高举王座的神器,你应该感到很荣幸,能够为一位真神高举王座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这位半神压根就没有让贾可道开口的兴趣,自己只管着说了下去,只不过祂说的话,可差点没将贾可道给气得吐出血来。

    当然。如果换成这个世界里的存在,指不定就就范了,毕竟与神明的差距有点大了。

    但贾可道可是来自于地球。身为道门弟子,又敕封了土地,河神两个地祗,对于这异界神明的尊敬基本上没有,又听到对方如此说话,巨口就随即张开。一口就朝着那跛脚者穆诺兹吸了过去。

    无比巨大的吸力一瞬间便将半神穆诺兹罩住,并迅速将其朝着嘴里吸去。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倒是让那半神穆诺兹显得有些狼狈。在使用普通方法没能将吸力挣脱之后,不得不一个空间跳跃,身形消失,再度出来的时候已经在贾可道头顶,随后怒吼一声就用那根拐杖朝着贾可道打了下来。

    贾可道也不由得叹息一声,自己对于四周的影响还是小了一点,连对方的空间跳跃都不能够切断,不过接下来贾可道也没有过多思考的机会了,而是将精力用在了对抗对方的打击之中。

    贾可道能够感受到,随着对方的拐杖打下来,自己四周的空气在这一瞬间就好似变成了泥潭,不断朝着中心的自己挤压过来,这不但起到束缚自己的作用,并且还想要将自己直接挤死在中间,至于那拐杖的实体攻击,贾可道倒是不怎么担心的。

    嘭!一声巨响,拐杖打在了贾可道的头颅上,一股无以伦比的巨力在贾可道头顶炸开,随即一阵剧烈无比的冲撞痛苦顺着贾可道的身体就蔓延了下来。

    贾可道有些惊异的发现自己头顶的一块鳞片竟然在那拐杖的攻击下碎裂了。

    一丝来自于巴蛇血脉的愤怒使得贾可道的尾巴就朝着那半神穆诺兹抽了过去。

    巨大的风压之中隐隐带着一丝影响,使得那半神穆诺兹突然之间有种错觉,似乎这一方天地在这一瞬间对自己产生了排斥。

    半神穆诺兹甩了甩头,躲过了这一次尾击之后,方才笑道自己应该是太过于敏感了。

    但下一刻,又一击尾击甩来的时候,半神穆诺兹算是确定了这种感觉并不是虚幻。

    这条巨蛇竟然能够影响四周的规则?错了,这不仅仅只是影响规则那么简单,似乎……

    没等穆诺兹想出什么来,贾可道又一击降临了,而这一次却是一枚黑色小印从贾可道口中喷出,朝着穆诺兹狠狠的砸了下去。

    这是什么玩意?

    穆诺兹都感觉有些好笑,那么猛烈的尾击都没能打中自己,这么个小玩意还想干什么?

    穆诺兹并没有从那个黑色小印上感受到一丝丝魔法力量,在祂眼里,这个黑色小印就是一个普通物品罢了。

    但下一刻,穆诺兹惊骇了,那个黑色小印竟然在一瞬间膨胀起来,化为一座巨大的方石山峰就朝着自己落了下来。

    这这这,说实话,穆诺兹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件看上去毫不起眼的东西竟然拥有如此的变化。

    好吧,穆诺兹的脑子现在有些凌乱了。

    在祂长达数百年的生命里,压根就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

    转眼之间,那方石山峰就落在了穆诺兹的头顶上。(未完待续)

第三百六十章 暴揍黑龙    一个拥有天神金身的凡人,和一个能够使用法则金身的凡人,这根本就该是同一个人才对,也没有可能是一个人,天神和凡人之间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小

    这就好像是硬要拿一个三岁神通,和一个世界级的著名科学家比较一样,三岁的神童撑死了也就学个二次元方程,但科学家却连高等分子式都只是最基础知识,两者根本就没什么可比性。

    可是如果这个三岁的神童愣是把原子方程式给玩儿了出来,对于懂行的人来说,这该是多大的冲击,又该是多么让人震撼,且难以置信的场景?

    如今被唐楚阳随手给抓出来的神龙,面对的就是这样让人根本无法相信的情状,而且还是亲眼所见,切身体会!

    “不该是这样的,怎可能会这样?不能啊?!!”

    数千丈的恐怖躯体剧烈地摆动着,周身漆黑的神龙怎么也无法接受切身感受到的事实,此时它的语气再不复之前的高高在上,俯视众生,而是震撼中带着些微惧意地看着身高百丈的唐楚阳。

    唐楚阳可不会管它怎么想,尽管看到这条数千丈长的神龙时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但这次唐楚阳使用法则金身,付出的代价可是非常大的。

    不但识海里的元神精华和元气被抽干了,就连灵台空间里的神力也全部耗掉,并且搭上了一条金身手臂的代价,付出这么巨大的代价,他也不过能够维持法则金身几十息时间。哪里有时间浪费?

    握紧的拳头猛地向后一收,随后身周万丈内五行法则疯狂想着金色的拳头汇聚。唐楚阳顿感周遭一切事物尽在掌握,蓄力足够。抬臂狠狠地一拳向着数千丈长的黑龙砸了出去。

    呼!!

    嘶啦!

    这一拳速度太快了,快到了似乎连空间都撕裂了一般,金光璀璨的一拳砸出,唐楚阳身前近千丈范围内,都被拉扯出一条条恐怖的黑色裂痕,如同一张张远古凶兽咆哮的巨口。

    一团硕大无朋的金色光团疯狂凝聚,又在唐楚阳一拳打出的瞬间,爆射而出,速度之快。只一脱手,便瞬息到了黑龙庞大的躯体之前,根本让人难以反映过来。

    “昂!!!”

    数千丈长的黑龙陡然惊怒咆哮,庞大的龙头猛地张开巨口,诡异的黑色火焰喷薄而出,刹那形成一面万丈方圆的恐怖黑墙,将黑龙整个保护了起来。

    嘭!!!

    金色的光团携着无边威势,迎头撞在刚刚成型的黑色火墙上,‘噗嗤!’一声轻响。至少几十丈厚的黑色火墙如同一张破烂窗纸一样,轻易就被金色光团洞穿。

    这金色光团看着没什么威武惊人的外形,但却是唐楚阳调动万丈内的所有五行之气凝聚而成,威力之强。远不是黑龙遂不及防下喷出来的黑色火焰能够抵挡。

    金色光团穿透黑色火墙之后,几乎一闪而逝,下一刻就出现在了黑龙庞大的躯体中间。

    “噗嗤!”

    又是一声闷闷的怪响。直径足有几十丈大小的金色光团,竟然轻易便穿透了黑空庞大躯体。带起漫天青黑色的血液,这才化作一道金色的流光飞射到不知道多远的天际极处。

    “嗷!昂!!!”

    剧烈的疼痛让黑龙惊怒无比地惨叫出声。它心里虽然认定了拥有法则金身的唐楚阳,已经拥有和它一战的资格,但怎么也没想到对面那小小人类只是随手一击,竟然对它造成这么可怕的伤害。

    黑龙的本体虽然早就被毁,但它在此地修炼不知道多少万年,收集路经此地的修士躯体,以及万千妖兽,鬼物,花费数万年才凝聚了现在的躯体,就肉身强度而言,可不比真正的天神差。

    但这么强大的堪比上位天神的强悍躯体,在对面那个明明是凡人的小子面前,竟然脆弱的连一张窗户纸都不如,这让黑龙心底又惊又怒,彻底将心里最后一丝轻视给抛掉了。

    “凡人!你敢伤我神躯,本王必要让你付出代价!!”

    唐楚阳闻言,张口狂笑出声,双脚猛地在黑色的天桥上一顿,整个人化作一道恐怖绝伦的金光飞向黑龙。

    “哈哈,放马过来就是!看看咱们到底是谁要付出代价!”

    出口的话还没说完,唐楚阳已经到了黑龙的身边,法则金身太强大了,尽管唐楚阳并不懂得该怎么使用,可单单是这具百丈高的躯体实力,就已经强大的让他觉得无人能敌了。

    只是一个简单的纵跃而已,法则金身恐怖的实力直接就让唐楚阳从数千丈外的地方,直接出现在了黑龙庞大躯体跟前,速度之快,比瞬移还恐怖!

    唐楚阳出现的位置,正好处于黑龙的尾部,他虽然不会使用法则金身,但不代表他不会打架,这一冲,当然不可能奔着黑龙的脑袋去。

    身为从小被各种神话熏陶大的麻衣神相,唐楚阳非常清楚,不论是什么品种的龙,一身实力大半儿全在一张巨大的嘴巴上,他可没有往炮口上撞的习惯。

    数十丈长的巨臂猛地前探,唐楚阳在黑龙反应过来之前,瞬间抱住了黑龙巨大的尾巴。

    这时候黑龙才终于反应过来,感觉尾巴被人抱住,一边抬头摆尾地挣扎,一边略有些惊恐地大叫:

    “该死的凡人!本王的高贵的神躯岂是你能触碰?快松开你肮脏的双手!!!”

    “哈哈哈!!让我松手?可以啊!”

    唐楚阳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抱紧了黑龙的尾巴,随着后面的话出口,他猛地将黑龙数千丈长的庞大躯体抡了起来,如同挥舞一根几千丈的棍子一样,猛地向着飞龙天桥砸了过去。

    “布衣。海老大,快闪人!!!”

    唐楚阳虽然暴怒。但却没有失去理智,布衣和海大富这会儿可还在天桥上呢。这黑龙的躯体直径少说也有百丈,足有数千丈那么恐怖,这一下砸过去,非得把桥上的所有生物砸成肉泥。

    “还用你说?!等你提醒,哥哥我早成死人了!”

    海大富变了调地愤愤骂着,人却半点儿不敢耽搁,拉着一旁发呆的布衣就横飞了出去,守护神瞬间被召唤出来,飞天虎的双翅一展。嗖!的一声就飞窜到了千丈之外。

    紧接着停也不敢停,又是双翅连震,足足飞出万丈远,才呼扇着翅膀停在空中,这才心惊肉跳地转头看向飞龙天桥那边。

    轰隆隆!

    一阵儿惊天动地,恐怖以极的巨响陡然自天桥那边出来,让海大富感觉天都塌下来一样,有种面临世界末日的错觉。

    万丈之外,唐楚阳将黑龙数千丈的庞大躯体抡直了后。紧接着就全力想着飞龙天桥狠狠砸下,伴随着崩天裂地的恐怖巨响,巨大仿若撼天的恐怖反震力,差点儿将唐楚阳给震飞出去。

    “嗷!!!”

    这一下撞击实在太狠了。直接让黑龙痛的嚎叫声都变了调,不知道多少亿万斤的巨力撞下来,直接让黑龙头晕眼花。好不容易继续起来的力量瞬间溃散,庞大躯体也有些瘫软。

    紧抓着黑龙巨大的尾巴的唐楚阳自然感觉到了。当下不失时机地再次用力抱住黑龙,猛地爆吼一声。嚣张至极地狂笑道:

    “哈哈哈!让你这死长虫品味一下小爷的打狗棍法!嘿!天下无狗!!”

    说着话,唐楚阳轮着黑龙庞大的躯体,如同双手握着一根擎天巨棒,打狗棒法什么的,唐楚阳当然是不会的,只是此情此景,让他感觉畅快无比,只想抓着黑龙几千丈长的躯体,像棍子一样胡抡乱砸罢了。

    轰轰轰!

    嘭嘭嘭!

    哐哐哐!

    咔嚓!咔嚓!咔嚓!

    梆梆梆!!!

    飞龙天桥横跨天尸河,天鬼墓,唐楚阳这一通乱砸,顿时将方圆几十上百里范围的所有事物砸得漫天乱飞,各种恐怖至极的巨响绵延不绝地传出。

    一些原本冒头打算占便宜的妖物鬼物,遂不及防之下,直接被唐楚阳轮着黑龙恐怖的躯体砸成烂泥,非但半点便宜没有占上,反而为此送了性命。

    唐楚阳这边砸的痛快淋漓,远处看戏的海大富和布衣已经被所见场景给震撼的无法言喻了,海大富飞窜到万丈之外后,才突然发现布衣一点动静都没有,转头诧异道:

    “布衣,你小子怎地了?”

    海大富虽然和不提性格反冲,但他本心里可不是个恶人,对于布衣这个共死数次的队友,心底里还是非常在意的。

    “那是一条神龙吧?”

    布衣表情奇特,抬手指着正抓着黑龙四处乱砸的唐楚阳,语气说不出的怪异。

    “废话,那么大一条神龙,傻子都看得出来了!”海大富没好气地回了一句,突然好似明白了布衣的意思一样,一张没好气的俊脸顿时僵住,楞了许久,才不可置信道:

    “我的个娘咧!那他妈可是一条神龙啊!!楚阳这厮,竟然能够这般践踏一条神龙?!!”

    布衣点点头,眼神里带着‘你才反应过来?’的鄙夷,清秀的俊脸上却依旧是一脸不可置信,喃喃道:

    “神龙啊!数千丈长的神龙,少说也得有十数万年的道行,便是半神,不,就算是最强的九宫地仙来了,怕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可唐大哥,他竟然打得那条神龙毫无还手之力!”

    “娘的!我感觉像在做梦啊!……”

    海大富闻言,一双大眼瞪得更大了,是啊,一个四相境的大修士而已,怎么可能把一条强大无比的神龙给虐的还不手?这怕是只有在梦里才有可能出现的场景吧?(未完待续。。)

    ps:(ps:感谢诸位书友慷慨的月票!感谢诸位书友豪爽的打赏!小猪拜谢您不遗余力的支持!鞠躬叩谢了……)–+15756807–>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