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个拥有天神金身的凡人,和一个能够使用法则金身的凡人,这根本就该是同一个人才对,也没有可能是一个人,天神和凡人之间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小

    这就好像是硬要拿一个三岁神通,和一个世界级的著名科学家比较一样,三岁的神童撑死了也就学个二次元方程,但科学家却连高等分子式都只是最基础知识,两者根本就没什么可比性。

    可是如果这个三岁的神童愣是把原子方程式给玩儿了出来,对于懂行的人来说,这该是多大的冲击,又该是多么让人震撼,且难以置信的场景?

    如今被唐楚阳随手给抓出来的神龙,面对的就是这样让人根本无法相信的情状,而且还是亲眼所见,切身体会!

    “不该是这样的,怎可能会这样?不能啊?!!”

    数千丈的恐怖躯体剧烈地摆动着,周身漆黑的神龙怎么也无法接受切身感受到的事实,此时它的语气再不复之前的高高在上,俯视众生,而是震撼中带着些微惧意地看着身高百丈的唐楚阳。

    唐楚阳可不会管它怎么想,尽管看到这条数千丈长的神龙时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但这次唐楚阳使用法则金身,付出的代价可是非常大的。

    不但识海里的元神精华和元气被抽干了,就连灵台空间里的神力也全部耗掉,并且搭上了一条金身手臂的代价,付出这么巨大的代价,他也不过能够维持法则金身几十息时间。哪里有时间浪费?

    握紧的拳头猛地向后一收,随后身周万丈内五行法则疯狂想着金色的拳头汇聚。唐楚阳顿感周遭一切事物尽在掌握,蓄力足够。抬臂狠狠地一拳向着数千丈长的黑龙砸了出去。

    呼!!

    嘶啦!

    这一拳速度太快了,快到了似乎连空间都撕裂了一般,金光璀璨的一拳砸出,唐楚阳身前近千丈范围内,都被拉扯出一条条恐怖的黑色裂痕,如同一张张远古凶兽咆哮的巨口。

    一团硕大无朋的金色光团疯狂凝聚,又在唐楚阳一拳打出的瞬间,爆射而出,速度之快。只一脱手,便瞬息到了黑龙庞大的躯体之前,根本让人难以反映过来。

    “昂!!!”

    数千丈长的黑龙陡然惊怒咆哮,庞大的龙头猛地张开巨口,诡异的黑色火焰喷薄而出,刹那形成一面万丈方圆的恐怖黑墙,将黑龙整个保护了起来。

    嘭!!!

    金色的光团携着无边威势,迎头撞在刚刚成型的黑色火墙上,‘噗嗤!’一声轻响。至少几十丈厚的黑色火墙如同一张破烂窗纸一样,轻易就被金色光团洞穿。

    这金色光团看着没什么威武惊人的外形,但却是唐楚阳调动万丈内的所有五行之气凝聚而成,威力之强。远不是黑龙遂不及防下喷出来的黑色火焰能够抵挡。

    金色光团穿透黑色火墙之后,几乎一闪而逝,下一刻就出现在了黑龙庞大的躯体中间。

    “噗嗤!”

    又是一声闷闷的怪响。直径足有几十丈大小的金色光团,竟然轻易便穿透了黑空庞大躯体。带起漫天青黑色的血液,这才化作一道金色的流光飞射到不知道多远的天际极处。

    “嗷!昂!!!”

    剧烈的疼痛让黑龙惊怒无比地惨叫出声。它心里虽然认定了拥有法则金身的唐楚阳,已经拥有和它一战的资格,但怎么也没想到对面那小小人类只是随手一击,竟然对它造成这么可怕的伤害。

    黑龙的本体虽然早就被毁,但它在此地修炼不知道多少万年,收集路经此地的修士躯体,以及万千妖兽,鬼物,花费数万年才凝聚了现在的躯体,就肉身强度而言,可不比真正的天神差。

    但这么强大的堪比上位天神的强悍躯体,在对面那个明明是凡人的小子面前,竟然脆弱的连一张窗户纸都不如,这让黑龙心底又惊又怒,彻底将心里最后一丝轻视给抛掉了。

    “凡人!你敢伤我神躯,本王必要让你付出代价!!”

    唐楚阳闻言,张口狂笑出声,双脚猛地在黑色的天桥上一顿,整个人化作一道恐怖绝伦的金光飞向黑龙。

    “哈哈,放马过来就是!看看咱们到底是谁要付出代价!”

    出口的话还没说完,唐楚阳已经到了黑龙的身边,法则金身太强大了,尽管唐楚阳并不懂得该怎么使用,可单单是这具百丈高的躯体实力,就已经强大的让他觉得无人能敌了。

    只是一个简单的纵跃而已,法则金身恐怖的实力直接就让唐楚阳从数千丈外的地方,直接出现在了黑龙庞大躯体跟前,速度之快,比瞬移还恐怖!

    唐楚阳出现的位置,正好处于黑龙的尾部,他虽然不会使用法则金身,但不代表他不会打架,这一冲,当然不可能奔着黑龙的脑袋去。

    身为从小被各种神话熏陶大的麻衣神相,唐楚阳非常清楚,不论是什么品种的龙,一身实力大半儿全在一张巨大的嘴巴上,他可没有往炮口上撞的习惯。

    数十丈长的巨臂猛地前探,唐楚阳在黑龙反应过来之前,瞬间抱住了黑龙巨大的尾巴。

    这时候黑龙才终于反应过来,感觉尾巴被人抱住,一边抬头摆尾地挣扎,一边略有些惊恐地大叫:

    “该死的凡人!本王的高贵的神躯岂是你能触碰?快松开你肮脏的双手!!!”

    “哈哈哈!!让我松手?可以啊!”

    唐楚阳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抱紧了黑龙的尾巴,随着后面的话出口,他猛地将黑龙数千丈长的庞大躯体抡了起来,如同挥舞一根几千丈的棍子一样,猛地向着飞龙天桥砸了过去。

    “布衣。海老大,快闪人!!!”

    唐楚阳虽然暴怒。但却没有失去理智,布衣和海大富这会儿可还在天桥上呢。这黑龙的躯体直径少说也有百丈,足有数千丈那么恐怖,这一下砸过去,非得把桥上的所有生物砸成肉泥。

    “还用你说?!等你提醒,哥哥我早成死人了!”

    海大富变了调地愤愤骂着,人却半点儿不敢耽搁,拉着一旁发呆的布衣就横飞了出去,守护神瞬间被召唤出来,飞天虎的双翅一展。嗖!的一声就飞窜到了千丈之外。

    紧接着停也不敢停,又是双翅连震,足足飞出万丈远,才呼扇着翅膀停在空中,这才心惊肉跳地转头看向飞龙天桥那边。

    轰隆隆!

    一阵儿惊天动地,恐怖以极的巨响陡然自天桥那边出来,让海大富感觉天都塌下来一样,有种面临世界末日的错觉。

    万丈之外,唐楚阳将黑龙数千丈的庞大躯体抡直了后。紧接着就全力想着飞龙天桥狠狠砸下,伴随着崩天裂地的恐怖巨响,巨大仿若撼天的恐怖反震力,差点儿将唐楚阳给震飞出去。

    “嗷!!!”

    这一下撞击实在太狠了。直接让黑龙痛的嚎叫声都变了调,不知道多少亿万斤的巨力撞下来,直接让黑龙头晕眼花。好不容易继续起来的力量瞬间溃散,庞大躯体也有些瘫软。

    紧抓着黑龙巨大的尾巴的唐楚阳自然感觉到了。当下不失时机地再次用力抱住黑龙,猛地爆吼一声。嚣张至极地狂笑道:

    “哈哈哈!让你这死长虫品味一下小爷的打狗棍法!嘿!天下无狗!!”

    说着话,唐楚阳轮着黑龙庞大的躯体,如同双手握着一根擎天巨棒,打狗棒法什么的,唐楚阳当然是不会的,只是此情此景,让他感觉畅快无比,只想抓着黑龙几千丈长的躯体,像棍子一样胡抡乱砸罢了。

    轰轰轰!

    嘭嘭嘭!

    哐哐哐!

    咔嚓!咔嚓!咔嚓!

    梆梆梆!!!

    飞龙天桥横跨天尸河,天鬼墓,唐楚阳这一通乱砸,顿时将方圆几十上百里范围的所有事物砸得漫天乱飞,各种恐怖至极的巨响绵延不绝地传出。

    一些原本冒头打算占便宜的妖物鬼物,遂不及防之下,直接被唐楚阳轮着黑龙恐怖的躯体砸成烂泥,非但半点便宜没有占上,反而为此送了性命。

    唐楚阳这边砸的痛快淋漓,远处看戏的海大富和布衣已经被所见场景给震撼的无法言喻了,海大富飞窜到万丈之外后,才突然发现布衣一点动静都没有,转头诧异道:

    “布衣,你小子怎地了?”

    海大富虽然和不提性格反冲,但他本心里可不是个恶人,对于布衣这个共死数次的队友,心底里还是非常在意的。

    “那是一条神龙吧?”

    布衣表情奇特,抬手指着正抓着黑龙四处乱砸的唐楚阳,语气说不出的怪异。

    “废话,那么大一条神龙,傻子都看得出来了!”海大富没好气地回了一句,突然好似明白了布衣的意思一样,一张没好气的俊脸顿时僵住,楞了许久,才不可置信道:

    “我的个娘咧!那他妈可是一条神龙啊!!楚阳这厮,竟然能够这般践踏一条神龙?!!”

    布衣点点头,眼神里带着‘你才反应过来?’的鄙夷,清秀的俊脸上却依旧是一脸不可置信,喃喃道:

    “神龙啊!数千丈长的神龙,少说也得有十数万年的道行,便是半神,不,就算是最强的九宫地仙来了,怕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可唐大哥,他竟然打得那条神龙毫无还手之力!”

    “娘的!我感觉像在做梦啊!……”

    海大富闻言,一双大眼瞪得更大了,是啊,一个四相境的大修士而已,怎么可能把一条强大无比的神龙给虐的还不手?这怕是只有在梦里才有可能出现的场景吧?(未完待续。。)

    ps:(ps:感谢诸位书友慷慨的月票!感谢诸位书友豪爽的打赏!小猪拜谢您不遗余力的支持!鞠躬叩谢了……)–+15756807–>

第398章、八卦镜?    若是记忆里的巴蛇,此时这个家伙恐怕已经被剥夺所有力量成为一个普通人了,不会仅仅只是迷失方向。

    如此来计算,自己现在只能够发挥出巴蛇肉身实力的一成不到。

    但就算是如此,那个洛克勒对于贾可道也丧失了继续充当练习道具的作用。

    既然如此,就送他一个全尸吧。

    贾可道脑海里想着,便朝着那一片烟尘张开了巨口。

    此时的洛克勒感到很疑惑,自己制造出来的烟尘,这么久时间都没有消失,最让他奇怪的是,那条巨蛇找不到了。

    这对于一位大剑师来说,简直就是可笑至极的事情。

    且不提那巨蛇竖立起来比山脉还高,极为醒目,就说以大剑师对外界的敏锐感觉,千米之内的大多数动静都不可能逃过大剑师的目光和听觉。

    但偏偏这样的事情就发生了,洛克勒最初还以为自己陷入到幻觉之中,但洛克勒很快就抛弃了这个想法。

    原因很简单,作为一位大剑师,洛克勒身上不可能没有防止幻觉之类的魔法道具,如果区区幻觉就将自己陷住的话,恐怕洛克勒在很早之前就挂掉了,何至于活到现在。

    既然没有陷入幻觉,那么就只剩下一个 可能了!

    这条巨蛇竟然拥有了影响规则的力量!

    没错,巴蛇的自成天地,对外界的影响,实际上用异界的观点来看,就是对规则的影响。

    在发现这一点之后,洛克勒后背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能够影响规则的力量意味着什么,洛克勒是再熟悉不过了。

    跛脚教会的首席大主祭丹蒙脱大人就是这样的存在。

    能够影响规则与不能影响规则之间犹如天壤之别,哪怕只能够影响一丝规则,在战斗时所能够发挥出来的作用,足以碾压敌人。

    逃!

    在明白了这些后。洛克勒哪里还敢迟疑,转身就朝着烟尘之外逃去。

    洛克勒在全力爆发逃走的时候,其速度无疑快如闪电。

    嗯,洛克勒感觉自己逃得很快,但落在贾可道眼里,却是慢如龟爬。

    这么一点影响,就让洛克勒完全丧失了逃生的希望。

    呼!

    一股浩瀚的吸力传来,洛克勒心头一惊,但身体却违背了自己的意识,朝着后面飞去。

    拼了!

    到了这时。洛克勒算是彻底明白了,自从自己靠近巨蛇后,就丧失了逃走的可能,那么就只能拼命了。

    虽说养尊处优这么多年,但洛克勒并没有完全放弃对自己的磨练,每年总会有两个月外出冒险,前往那些寻常战职者不敢去的险地历险。

    当然,如此一来,洛克勒倒也找到了不少的宝贝。

    譬如这个!

    洛克勒在被吸到贾可道巨口边缘时。奋力将一个东西丢入到巨口之中,顿时一团火光浮现出来,极度的高温一瞬间几乎将空气燃烧起来,火光直接就喷了出去。远远望去,倒好似贾可道自己喷出来的火光一般。

    这样的高温,就算是贾可道多少也有些吃不住了,毕竟这口腔里较之其它地方要嫩上一些。

    等到贾可道忍住剧痛。四处寻找那个可恶的偷袭者时,对方竟然不见了踪影。

    就算是贾可道拼命朝着四周查看也没能找到,那个偷袭者的蓝色灵光在一瞬间竟然消失了。

    可恶!

    贾可道有些恼怒。但也无可奈何。

    但下一刻贾可道笑了,原来那个偷袭者就躺在自己面前,看他大半截身体变成焦炭的模样就知道了。

    在他使用那个杀手锏的时候,不但伤到了贾可道,但自己也是无可奈何的被卷了进去。

    这是一件从某险地里找到的魔法道具,虽说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能够将巴蛇口腔伤到,这份威力也不是那些普通魔法道具可以比拟的,在贾可道看来,之前那爆开的火光,其威力至少也能够抵得上一枚微型核弹了。

    贾可道的口腔里都有小半肉被烧熟了。

    而这样的火光被贾可道喷出的时候,这个偷袭者也没能逃掉,被极度高温的火焰喷个正着,于是就掉落下来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能够伤害到巴蛇的火焰,打在一个人类身上,就算是那斗气都没法护住**了。

    如此一来,洛克勒直接被自己丢出的杀手锏干掉,而贾可道在痛了一会之后,被烧熟的肉块不断脱落,新肉开始生长出来。

    巴蛇虽说没有其它洪荒巨兽的神奇能力,但光是其体型和极度强悍的生命力,就足以让所有敌人绝望了。

    贾可道观察了四周一会,之前的大战已经将那些硕果仅存的苍蝇吓得无影无踪了,贾可道便准备遁出阳神,结果贾可道发现在巴蛇的形态之下,自己的阳神压根就没法遁出。

    无奈之下,贾可道不得不招来一只灰巾力士,将这个偷袭者的尸体翻找了一下,倒是找到了不少东西,当然,如果不是贾可道借助灰巾力士的眼睛,压根就没法看清这些东西。

    其中一些旅行之中用的小玩意就不用多说了,让贾可道比较感兴趣的则是两件东西。

    一个是带着一支跛脚标志的六边形金属质地饰品,这应该是跛脚教会的东西,贾可道之前在王城的时候见过跛脚教会的圣徽,那就是一支跛脚。

    如此来说,这个偷袭者竟然是跛脚教会派出来的?

    这倒是让贾可道有些意外,之前他还以为是荒野教会的人,毕竟自己可是干掉了不少荒野教会的人。

    但接下来的那件东西却让贾可道有些震惊了。

    一个八卦镜!

    这玩意,贾可道是绝对不可能认错的,他对这个太熟悉了,老君观里可有不少,这原本就是道门之物。

    一个跛脚教会的家伙怎么会有个八卦镜?

    一瞬间,贾可道就陷入到沉思之中。

    难道说这跛脚教会与道门有关?

    怎么可能?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就被贾可道给否决了。

    如果与道门有关的话,贾可道都不可能看不出一点端详来。

    这跛脚教会不管是从人员还是其教义等等方面来看,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异界教会。

    这个可能被否决的话,那么就应该是这个家伙从某个地方或者某人身上得到的。(未完待续……)R1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