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你是哪个?”

    唐楚阳话才出口,就瞬间反应过来,飞龙天桥之上除了他们之外,果然还是有其他人或者生物存在的,马上又不客气道:

    “是你抓了我的人?把她放了!”

    “哈哈哈哈!!!”

    唐楚阳的话音还没有落下,一阵震耳欲聋的大笑声陡然凭空出现,远处一diǎn准备都没有的布衣和海大富,直接就被这大得恐怖的笑声给震得口吐鲜血,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頂↗diǎn↗小↗说,.x.

    即便是拥有神力保护的唐楚阳,也是浑身一震,灵台荡起一阵剧烈的涟漪,顿觉体内一阵气血翻腾,稳固无比的元神有那么一瞬间差diǎn儿直接崩溃掉。

    “好恐怖的威势!!”

    感受着那大笑声中蕴含的恐怖威压,唐楚阳原本自信狂暴的面色陡然一黑,虽然还没有正式交手,但只这笑声中所附带的浩瀚无匹的威压,唐楚阳就知道,这是他遇到的最为恐怖的一个对手。

    唰唰唰!

    唐楚阳二话不说,毫不犹豫地双手连挥,数百上千张灵符被他毫不吝啬地甩了出来,顿时,以他为中心方圆数十丈内紫光,银芒乱闪,转瞬将唐楚阳周身空间填满。

    紫蒙蒙的超品灵符,加上银光璀璨的王符,布满唐楚阳周身数十丈空间的刹那,那恐怖无比的笑声也跟着戛然而止,淡漠道:

    “放人?你是在命令本尊么?”

    这声音仿似是在压抑暴怒的气息,同时有带着难以掩饰的惊讶,似乎是在生气唐楚阳不客气的冒犯。又似是在为唐楚阳扔出来的那么多强悍灵符而惊讶。

    “命令也好,警告也罢。把人还给我,还有商量的余地。抢了我的人,老子管你是谁?!!”

    未知的声音淡漠中带着无上高傲,虽然看不到对方的任何踪迹,但那种居高临下,俯视蝼蚁一声的说话语气让唐楚阳非常不爽,最烦这种自以为至高无上的存在了。

    上辈子奉承了一辈子的高高在上的神仙们,这一世唐楚阳可不打算做回老本行,他为什么要造神?除了增强自身实力这个原因之外,还有潜意识里对所谓天神的抗拒和挑战。

    “哈哈哈!不过区区下位天神金身而已。竟敢对本尊如此嚣张?!这小女娃本王看中了,用来炼制一样宝物,想要人?嘿嘿,自己来拿好了……”

    未知的声音仿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哈哈几声,接下来更是不客气地承认抓走了凌紫嫣,说出来的话对唐楚阳可谓是不屑鄙夷至极。

    “你确定?”

    听对方说要把凌紫嫣当材料,炼制成一样宝物,唐楚阳的面色瞬间变得冰寒无比。话说到这个份儿,对方的敌我态度已经表达的相当明确,这个未知的存在根本就是人类当材料来看的。

    “哼!你配让本尊胡言么?”

    这话一出,那声音顿时变得威严浩瀚。神威莫匹,一股比之前强大数十上百倍的威压,以狂涛奔浪之势席卷而起。又狠狠地想着唐楚阳扑了下来,威势之强。如末世降临!

    听到这话,唐楚阳已经懒得回应了。转头看了看远处的布衣和海大富,这二人虽然没有被更加恐怖的威压直接重创,却也因为遭受的太过突然,正在歇尽所能地抵抗。

    唐楚阳见布衣和海大富没什么危险,也稍稍放了些心思,这两人毕竟都是出身名门的精英弟子,实力远不是寻常大修士能够比拟的,虽然暂时无法对抗那个未知的存在,但自保还是没问题的。

    “天为乾!地为坤!天地倒悬!五行不尊……”

    唐楚阳的面色变得前所未有的郑重,口中咒语一字一句,每个音节都吐得凝重无比,这是他到五行大陆以来,最为严肃的一次掐诀念咒。

    原本永远都带着一丝疏离于世的目光,这时候多了一分疯狂的暴怒,一分难言的绝望和狂暴。

    识海里如同世界级龙卷肆虐一样,不论是海量的元气,还是光华四射的九彩精华,全都如同决堤的黄河一样,狂涛怒卷,汹涌澎湃地喷涌而出。

    四阶修士淡绿色的本命元气,和九彩光华闪烁的元神精华,这时候也诡异地融合了起来,化作一股梦幻绝伦,似是白色,又似是黑色,让人绝难辨别的诡异黑白之色。

    唐楚阳面色越来越冰寒,俊美的脸侧甚至变得有些苍白晶莹起来,这是超负荷调动体内所有精气神,才会出现的随时都有可能走火入魔的虚弱征兆。

    灵台里的小世界以前所未有的态势弥漫开来,瞬息占据了唐楚阳识海的大部分空间,除开定定地所在最中央位置的元神,包括小茶壶,五行神印在内,全都被排斥到了最角落处。

    刷!!

    暴涨的灵台倏然收缩,化作一片浓郁到了极致的金色恐怖光华,眨眼不到的速度就将唐楚阳的元神包裹起来,随后渲染成刺目以极的亮金色。

    哧哧哧!

    唐楚阳身上的蓝白色法袍陡然被五行之力撕裂,又凌空被更加可怕的力量挤压成飞灰,一道道激光一样的金色光柱自唐楚阳的皮肤之下射出,神威浩瀚,光耀万丈!

    啪啦!啪啦!

    一阵阵轻微的,但让人难以忽视的碎裂声突然传出,疯狂挤压着唐楚阳的恐怖威压,明明是无形之物,此时却被金色的激光柱如同有形之物一般,给搅拌的七零八落,漫天乱飞。

    “这是?!”

    原本沉寂下去的未知声音再次说话了,语气里带着不可抑制的惊讶,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甚至还有那么一丝想要掩藏都藏不住的震惊和惧意。

    这时候唐楚阳周身四处,已经被难以计数的金色激光柱透射而出。随后光耀万丈的金光猛然一胀一缩,由摧残刺目转瞬化作内敛的暗金色。如液体一般在唐楚阳吃过的躯体上来回流动。

    “赦!!!”

    随着唐楚阳口中最有一个音节吐出,金色液体如同受到了莫名的指引一样。瞬息凝成一件金色的全身盔甲,将唐楚阳整个包裹在内,只留一双不知何时化作一金一银的双目在外,神光四射!

    这金色的全身盔甲看似平淡无奇,其上一diǎn其他装饰和花纹也无,但金色盔甲上却不断有金色流光游动,划过一道道玄奥莫名的轨迹,如同不可窥测的天道法则一般,让人望之生畏。

    此时唐楚阳的身躯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涨大成百丈高的金甲巨人,庞大的躯体上非但没有恐怖的神威席卷而出,范围内敛的如同一尊金色的雕像一样,淡漠而立。

    可片片就是这么平淡的站在那里,却让人无法无法感应到他的存在,甚至于用眼睛去看,唐楚阳身上的金色盔甲似乎也在不停地变化着色彩,金色,银色。紫色,蓝色,不断变化,反转往复。

    “法。法则金身?!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那未知的声音再次开口了,不过这次它的声音里充满了惊慌失措,以及根本掩饰不了的不可置信。威严浩瀚的声音也在瞬间变得尖利起来。

    “没什么不可能的!”

    百丈高的金甲巨人口中,唐楚阳平静的声音淡淡吐出。缓缓抬起一只恐怖的巨大手臂,摊开金光闪闪的手掌。随后又猛地虚空一握,暴喝道:

    “藏头露尾的以为自己很神秘?给我出来吧!!”

    轰隆隆!

    无边空间当中陡然天雷滚滚,却不见雷云翻滚,雷电闪烁,只是一阵儿震耳欲聋的声响之后,一条身长数千丈的庞让大物却猛然被什么恐怖却无形的力量硬生生给砸了出来。

    这庞然大物锦鳞电目,鳄嘴虬髯,鹿角鹰爪,舒卷自如,周身有无边黑雾笼罩,以唐楚阳的见识,几乎在第一眼就判断出这庞然大物的身份。

    竟然真尼玛是一条龙!

    而且还是一条形象和华夏神话传说里的神龙,至少有八分相像的黑色神龙!

    “昂!!!”

    唐楚阳这虚空一握,似是极为厉害,这黑色神龙出来之后,翻卷数千丈的庞大躯体,仰头发出尖利的龙吟,似乎极为痛苦。

    “你竟能看到我?竟然能伤我法身?你一阶凡人,便算是拥有天神金身,下位天神又怎么可能凝成法则金身?!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莫名的痛苦,让黑色神龙彻底失态了,说出来的话更像是泼妇丧失理智的尖叫,神龙本就是上界神兽,深知天神的金身分级,远不是凡间所谓的‘借神’能比。

    凡间修士和守护神之间合神之后,能够动用的也就是法相真身而已,无非就是体型暴增,力量和防御力大幅度提升。

    但天神本尊动用的真身可不同,天神本尊的真身都是经历数万年,数十万年,乃至于数百万年修炼,感悟天道法则,最终耗费莫大神力才能凝聚而成。

    凡界修士所理解的真身,不过是根据从契约守护神借到的元神神力数量,从而划分的法身,真身,金身几个等级。

    天神本尊的真身,却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两者在威能上的差距根本就不能以道理计,根本就是天神和凡人两个层面的力量。

    下位天神撑死了也就能够凝聚出五行法身而已,再往上还有阴阳金阳真身,轮回金身,等修为达到了仙王级别以上之后,才能够凭借大神通凝炼近乎化身天地五行阴阳法则的法则金身。

    关键是,黑色神龙原本以为凭借眼前区区凡人,哪怕拥有天神金身也难以伤到自己,而事实上,它却被对方轻易给抓出来了!(未完待续。。)

    ps:(ps:抱歉,前天被老婆紧急召唤,去石家庄陪老丈人和丈母娘做手术,脂肪肝,似乎还有什么肿瘤,被吓得不轻,当天没有回到家,所以断更了,实在抱歉!)

    (还有,给书荒的朋友们推荐两本书,一本是起diǎn的老作者‘葆星’大神的《武破九霄》,一本是书坊的《八荒刀神》,两本书的名字全都霸气无比,不用看都知道是热血爽文了,喜欢这一类文文的荒可以去看看的……)</>

第397章、自成天地(为第250张月票加更)    ps:又加更了,为第250张月票加更。感谢书友火赤龙,纯银世纪的打赏!

    那洛克勒倒是机警,在贾可道巨口移动的时候,手上的光剑就随之消散,斗气光芒再度将自己全身覆盖,随后朝着贾可道身后飞去。

    贾可道不由得轻叹一声,自己对这巴蛇躯体还是不太熟悉。

    要知道,在自己曾经经历过的巴蛇记忆里,那些巴蛇可以直接干涉天地元气,在自己体外一定范围内按照自己的意志自成一方小天地。

    自己若是再熟悉一下的话,这个家伙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逃出去。

    呼!贾可道直接甩动尾巴,巨大的蛇尾就好似一条山脉朝着洛克勒横扫了过去。

    洛克勒此时叫苦不已,别看这条巨蛇看上去行动似乎很迟缓,但实际上动作之敏捷完全与其体型不成比例。

    与这样的巨型块头战斗,压根就是一件催命的事情。

    到现在为止,自己都用出两张底牌了,可连对方的鳞片都没能碰到一下。

    最可恨的是自己压根就不敢面对其巨口,而那条尾巴也是不时的抽来,极大压制了他的实力。

    好不容易,就在躲过了对方尾巴抽击的同时,洛克勒凝聚出斗气光剑,狠狠的一剑刺在了对方的鳞片上。

    这也是洛克勒的一种试探。

    但让洛克勒惊异无比的,自己以往无坚不摧的斗气光剑,在刺中对方鳞片的同时竟然自行崩溃不说,还有一股反弹之力片刻之间就冲到了自己身上。

    洛克勒就好似一只被球拍击中的兵乓,瞬间就飞了出去。

    这股反弹之力与洛克勒所用之力差不多,受此重击,洛克勒好不容易将身体停下时,已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到了这时,那洛克勒心头已经生出了退意,说实话,面对这样的对手,恐怕任何的近战职业者都不会感到好过。

    压根就没法对其弱点进行攻击不说,就算那眼睛,难道就真的是弱点么?

    洛克勒不经意间看到了巴蛇眼睛反射出来的两层光线,不由得又想一口血吐出来。

    很显然,对方的眼睛上有着一层透明的东西,恐怕也不会是那么简单的。

    退还是战?

    洛克勒有一点点犹豫了。

    但转眼之后,神谕的内容浮现在洛克勒的脑海之中。

    作为跛脚教会的唯一大剑师,洛克勒若是现在退走的话,无疑就违反了神谕。

    神谕之中的意味很紧迫,乃是近年来很罕见的,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洛克勒这次违反了神谕,压根就没有半点可以周转的可能。

    神的意志并不是凡人可以违背的。

    除非背叛?!

    当洛克勒脑海里冒出这个念头的瞬间就被他转眼压制了下去。

    不行!

    洛克勒眼里的犹豫随即便转成了坚毅。

    当年四处乞讨的流浪汉能够成长为现在的大剑师,能够享受到所有人的尊敬,能够随意吃到美味,抱住最漂亮的女人,这一切都是来自于神的恩赐。

    如果没有神的指引,自己或许在九十年前就成为了冰原上的枯骨。

    洛克勒这时倒是有些后悔了,若是自己不是过于自傲,将惯用的佩剑带来的话,现在也不用这样畏手畏脚了。

    作为大剑师,洛克勒固然可以飞行,可以将全身斗气转化为光剑,但这两者之间并不兼容。

    在手持光剑的时候,洛克勒就没法飞行,而斗气覆盖全身飞行的时候,就没有了光剑。

    想到这里,洛克勒一头冲向了地面,伸手一探,便将一根树枝抓在了手里,轻轻一催,树枝上随即便冒出了一层淡淡的斗气光芒来,看到这斗气光芒,洛克勒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对于贾可道来说,现在已经将那个偷袭者视为了上好的练习道具,用来熟悉自己的巴蛇躯体。

    因而在最初的时候,看到那洛克勒想要逃走的模样,贾可道不由得有些惋惜,虽说这个家伙在自己眼里算不了太大的麻烦,但就这样跑了的话,自己还未必能够追到他,而自己之后又到哪里去找这样实力强大的练习道具呢?

    就在贾可道想着如何将对方留下来的时候,那洛克勒就从地面朝着贾可道冲了过来,脚下不断踩踏着,激起大量烟尘,将自己笼罩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洛克勒虽说之前的表现有些失措,但现在将轻视之心收起来后,所表现出的战斗素养的确不低。

    但不管洛克勒如何隐藏自己,贾可道依然轻而易举发现了他,然后一尾巴就砸了下来。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贾可道不断活动着身体,大部分时间用尾巴轰击着跳蚤一样的洛克勒,小部分时间则是用巨口去吞吸对方。

    而在这样的活动过程里,贾可道之前吞下的海量亡灵也被尽数消化掉,那纯粹的灵魂力量,贾可道并没有截取半分,任由其尽数融入巴蛇肉身之中,使得贾可道对于巴蛇躯体的熟悉程度越来越高。

    这些灵魂力量对于巴蛇躯体是有好处的,能够进一步淬炼巴蛇肉身,若是贾可道截取了的话,反倒不美,毕竟这些灵魂力量若是被贾可道阳神吸收,反倒是污秽了阳神的纯净。

    毕竟到了贾可道这样的道行,阳神需要自身修炼壮大,而不是依靠外来的弥补。

    渐渐的,那个洛克勒就发现这条巨蛇有了变化,周围的环境似乎有些不同了,具体怎么样,洛克勒也说不出来,但感觉自己行动起来不如以前流畅。

    这就是贾可道逐渐熟悉了巴蛇躯体的好处了。

    作为洪荒巨兽里的顶级强者,巴蛇之所以能够对抗龙族,无所顾忌,除了其肉身极为强悍之外,能够在体外自成一方天地也是极为重要的原因。

    而这个时候,贾可道已经能够略微影响一点四周的环境了,这种影响看上去并不起眼,但却能够对敌人造成很大的阻碍。

    说实话,这个洛克勒应该感谢自己当初选择了近战职业,如果是一位法师的话,就算是魔导士,现在恐怕释放魔法都有些困难了。

    看着在自己制造的烟尘里失去方向感在原地转圈子的洛克勒,贾可道不由得叹息一声,自己对于巴蛇肉身的熟悉程度还是不够啊。R115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