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又加更了,为第250张月票加更。感谢书友火赤龙,纯银世纪的打赏!

    那洛克勒倒是机警,在贾可道巨口移动的时候,手上的光剑就随之消散,斗气光芒再度将自己全身覆盖,随后朝着贾可道身后飞去。

    贾可道不由得轻叹一声,自己对这巴蛇躯体还是不太熟悉。

    要知道,在自己曾经经历过的巴蛇记忆里,那些巴蛇可以直接干涉天地元气,在自己体外一定范围内按照自己的意志自成一方小天地。

    自己若是再熟悉一下的话,这个家伙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逃出去。

    呼!贾可道直接甩动尾巴,巨大的蛇尾就好似一条山脉朝着洛克勒横扫了过去。

    洛克勒此时叫苦不已,别看这条巨蛇看上去行动似乎很迟缓,但实际上动作之敏捷完全与其体型不成比例。

    与这样的巨型块头战斗,压根就是一件催命的事情。

    到现在为止,自己都用出两张底牌了,可连对方的鳞片都没能碰到一下。

    最可恨的是自己压根就不敢面对其巨口,而那条尾巴也是不时的抽来,极大压制了他的实力。

    好不容易,就在躲过了对方尾巴抽击的同时,洛克勒凝聚出斗气光剑,狠狠的一剑刺在了对方的鳞片上。

    这也是洛克勒的一种试探。

    但让洛克勒惊异无比的,自己以往无坚不摧的斗气光剑,在刺中对方鳞片的同时竟然自行崩溃不说,还有一股反弹之力片刻之间就冲到了自己身上。

    洛克勒就好似一只被球拍击中的兵乓,瞬间就飞了出去。

    这股反弹之力与洛克勒所用之力差不多,受此重击,洛克勒好不容易将身体停下时,已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到了这时,那洛克勒心头已经生出了退意,说实话,面对这样的对手,恐怕任何的近战职业者都不会感到好过。

    压根就没法对其弱点进行攻击不说,就算那眼睛,难道就真的是弱点么?

    洛克勒不经意间看到了巴蛇眼睛反射出来的两层光线,不由得又想一口血吐出来。

    很显然,对方的眼睛上有着一层透明的东西,恐怕也不会是那么简单的。

    退还是战?

    洛克勒有一点点犹豫了。

    但转眼之后,神谕的内容浮现在洛克勒的脑海之中。

    作为跛脚教会的唯一大剑师,洛克勒若是现在退走的话,无疑就违反了神谕。

    神谕之中的意味很紧迫,乃是近年来很罕见的,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洛克勒这次违反了神谕,压根就没有半点可以周转的可能。

    神的意志并不是凡人可以违背的。

    除非背叛?!

    当洛克勒脑海里冒出这个念头的瞬间就被他转眼压制了下去。

    不行!

    洛克勒眼里的犹豫随即便转成了坚毅。

    当年四处乞讨的流浪汉能够成长为现在的大剑师,能够享受到所有人的尊敬,能够随意吃到美味,抱住最漂亮的女人,这一切都是来自于神的恩赐。

    如果没有神的指引,自己或许在九十年前就成为了冰原上的枯骨。

    洛克勒这时倒是有些后悔了,若是自己不是过于自傲,将惯用的佩剑带来的话,现在也不用这样畏手畏脚了。

    作为大剑师,洛克勒固然可以飞行,可以将全身斗气转化为光剑,但这两者之间并不兼容。

    在手持光剑的时候,洛克勒就没法飞行,而斗气覆盖全身飞行的时候,就没有了光剑。

    想到这里,洛克勒一头冲向了地面,伸手一探,便将一根树枝抓在了手里,轻轻一催,树枝上随即便冒出了一层淡淡的斗气光芒来,看到这斗气光芒,洛克勒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对于贾可道来说,现在已经将那个偷袭者视为了上好的练习道具,用来熟悉自己的巴蛇躯体。

    因而在最初的时候,看到那洛克勒想要逃走的模样,贾可道不由得有些惋惜,虽说这个家伙在自己眼里算不了太大的麻烦,但就这样跑了的话,自己还未必能够追到他,而自己之后又到哪里去找这样实力强大的练习道具呢?

    就在贾可道想着如何将对方留下来的时候,那洛克勒就从地面朝着贾可道冲了过来,脚下不断踩踏着,激起大量烟尘,将自己笼罩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洛克勒虽说之前的表现有些失措,但现在将轻视之心收起来后,所表现出的战斗素养的确不低。

    但不管洛克勒如何隐藏自己,贾可道依然轻而易举发现了他,然后一尾巴就砸了下来。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贾可道不断活动着身体,大部分时间用尾巴轰击着跳蚤一样的洛克勒,小部分时间则是用巨口去吞吸对方。

    而在这样的活动过程里,贾可道之前吞下的海量亡灵也被尽数消化掉,那纯粹的灵魂力量,贾可道并没有截取半分,任由其尽数融入巴蛇肉身之中,使得贾可道对于巴蛇躯体的熟悉程度越来越高。

    这些灵魂力量对于巴蛇躯体是有好处的,能够进一步淬炼巴蛇肉身,若是贾可道截取了的话,反倒不美,毕竟这些灵魂力量若是被贾可道阳神吸收,反倒是污秽了阳神的纯净。

    毕竟到了贾可道这样的道行,阳神需要自身修炼壮大,而不是依靠外来的弥补。

    渐渐的,那个洛克勒就发现这条巨蛇有了变化,周围的环境似乎有些不同了,具体怎么样,洛克勒也说不出来,但感觉自己行动起来不如以前流畅。

    这就是贾可道逐渐熟悉了巴蛇躯体的好处了。

    作为洪荒巨兽里的顶级强者,巴蛇之所以能够对抗龙族,无所顾忌,除了其肉身极为强悍之外,能够在体外自成一方天地也是极为重要的原因。

    而这个时候,贾可道已经能够略微影响一点四周的环境了,这种影响看上去并不起眼,但却能够对敌人造成很大的阻碍。

    说实话,这个洛克勒应该感谢自己当初选择了近战职业,如果是一位法师的话,就算是魔导士,现在恐怕释放魔法都有些困难了。

    看着在自己制造的烟尘里失去方向感在原地转圈子的洛克勒,贾可道不由得叹息一声,自己对于巴蛇肉身的熟悉程度还是不够啊。R1152( )

第三百五十八章 你是哪个?    绵延无尽的压力不断地从四周传来,唐楚阳感觉自己如同置身一个密封的容器里,不断被无穷无尽的气压挤压着,似乎下一刻就会被挤成肉酱一般。

    转头四处看了看,尽管没有什么参照物可以让他搞清楚目前到了什么位置,但唐楚阳知道三天之后的现在,他最多也就过了飞龙天桥的一半儿距离而已。

    身上感觉到的压力,比三天前恐怖了三倍都不止,唐楚阳大体计算了一下,差不多二十四个时辰的时间,飞龙天桥上的恐怖威压就会增加最初的一倍压力。

    这种几乎无所不在的威压,并不只是针对修士的肉身,对元神的挤压反而要更加恐怖一些,不过唐楚阳的元神比较强悍,到目前为止,三倍的威压还无法让他的元神感觉到太大的压力。

    唐楚阳抬起头,极尽目力地往前方看了看,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一抹蓝色的影子,那是正在艰难前进的凌紫嫣。

    想起凌紫嫣惊人的忍耐力,唐楚阳心底还是相当惊讶的,这个在琅邪老怪手里已经近乎崩溃的小女子,也不止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在飞龙天桥上爆发出令人震惊的强大意志。

    不但一举超越了唐楚阳,就连布衣和海大富都被她远远甩在身后,为了照顾这个发了疯一样的倔强[ 女子,唐楚阳不得不紧随其后,将布衣和海大富扔在了最后面。

    “楚阳,你那位红颜知己的表现,很让人吃惊啊……”

    背后突然传来海大富说话的声音。唐楚阳诧异回头,发现这才几个眨眼的功夫。气喘吁吁的海大富竟然已经跟了过来。

    “确实很让人吃惊……”

    唐楚阳认同地点了点头,他比海大富要更加了解凌紫嫣。在他原本的想法里,凌紫嫣这个娇嫩嫩的皇家公主就能支撑着在几倍压力下不倒,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谁知这倔女人非但支撑下去了,反而远超唐楚阳预料的,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就把唐楚阳,海大富和布衣三个大男人甩在了身后,而且看她的样子,似乎还有些余力的样子。

    一直在和海大富较劲的布衣这时候也跟了上来,停在唐楚阳身边后。先抬臂擦了擦额间密密麻麻的汗珠,这才有些气喘道:

    “女人对心中执念的执着程度,在大多数时候是要远超男人的,因为这世上能让她们不顾一切去追求的事情实在不多……”

    唐楚阳和海大富闻言,齐齐转头惊诧地望着布衣,这话说得实在是太精辟,太高深了,如果不是看人的话,唐楚阳甚至认为这话该是泡在女人堆里的情圣才能说出来的话。

    “布衣。行啊!没想到你一个出家人,竟然对女人这么了解?!”

    “哇哇哇!楚阳老弟,你看出来了吧?这厮就是个道貌岸然的淫僧啊,什么佛门修士。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妈妈的,哥哥我算是长见识了!”

    唐楚阳和海大富的惊诧让布衣瞬间俊脸血红。顾不上喘气就连连摆手,憋了半天才磕磕巴巴道:

    “你。你们别这么看着我,这话不是我的说的。是,是我听别人说的……”

    “听别人说的?你一佛门中人,怎会认得这般了解女人的人?别不是对方就是个女人吧?哦……,我知道了,布衣,你不会是破色戒了吧?!!”

    海大富一个‘哦’出口,声调拉得极长,看向布衣的目光也充满的探寻,似乎想要从他身上找出什么了不得的隐秘。

    “他还真有可能是从女人口中听来的……”

    唐楚阳若有所思地看着布衣,并没有跟着海大富起哄,因为他突然想到了在布衣的心魔幻境里看到的景象,布衣的话,应该是听自那个黄裙女子吧?

    “好了,别闹了海老大,三天时间咱们才走了一半的距离,如果接下来咱们不能在三天之内走出去的话,随时都有可能被这恐怖的龙威压成肉酱,还是省点力气赶路吧。”

    黄裙女子是布衣的最**的秘密,唐楚阳既然知道布衣最怕的是什么,在自己不会去主动说起这个的同时,自然也有义务为布衣遮挡一下。

    虽然唐楚阳觉得七情六欲乃人之常情,就算和尚动了真情也不该有什么奇怪的,但在大多数人的眼里,尤其是在五行大陆这种更加封建的世界里,和尚就是不能娶妻,以身侍佛的高尚存在。

    被唐楚阳这么一转移话题,海大富突然想起什么一般,猛地拍了一下脑袋,抬手指了指脚下的黑色龙骨,惊奇道:

    “哎呀,你不说,我还真忘了,这飞龙天桥我虽然来得次数并不多,但却感觉这次的龙神威慑出乎预料的强大,比我上一次来的时候至少强了两倍!”

    “是这样?”

    唐楚阳惊讶地看了眼海大富,随后又看向布衣,见布衣也认同地点了点,这才啧着嘴继续道:

    “这么说来,以前这飞龙天桥中部只有一倍半的威压,而现在却变成了三倍?”

    “的确如此!”

    布衣和海大富齐齐点头,飞龙天桥这种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来过和没来过完全是两码事,尤其是加诸在身上的恐怖威压,这一点他们两人绝对不可能同时出错。

    唐楚阳闻言,面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飞龙天桥万年不变,这可是布衣和海大富信誓旦旦地说出来的事实,既然偏偏在他们经过的时候发生了变化。

    那就说明肯定有他们不知道的异变发生了,或者正在发生,想到这里,唐楚阳突然抬头看向前方的凌紫嫣,元神感知如同潮水一般涌涌而出,蔓延上百里远却未曾感觉到凌紫嫣的存在。

    “糟!紫嫣出事了!”

    “什么?!”

    “怎么会?!”

    布衣和海大富闻声色变,齐齐放出元神感知扑向前方,虽然神龙威慑同样作用于元神,但海大富和布衣的元神凝实无比,在备受压力的情况下,短时间内把感知蔓延出去还是做得到的。

    “真的不见了!”

    和唐楚阳一样的探查结果,让海大富和布衣彻底变了颜色,三人抬头对视一眼,随后齐齐飞身而起,迅若急电地奔向前方。

    一边急速飞奔,唐楚阳三人一边放出元神感知仔细感应,几乎不放过身周的每一寸所在,一直奔行了足足三百里后,唐楚阳三人依然一无所获。

    海大富面色严肃,闭目细细将身周几十里范围感应一边后,突然失望地睁开双目,语气凝重地冲唐楚阳道:

    “以凌姑娘的实力,不,即便是天位修士,也不可能在飞龙天桥上几息时间内,就前进三百里以上,她恐怕还在这三百里内的某个地方,或者是直接被传送阵给转移走了!”

    布衣这时候也是毫无发现,他转头看着面色越发难看的唐楚阳,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索性直接将自己的判断道出:

    “飞龙天桥数万年来从未发生过此等奇事,此地被上古神龙威压笼罩,便是半神,地仙,也不可能在龙骨之上布置阵法,凌姑娘的失踪,恐怕不是人为,问题应该出在天桥上!”

    唐楚阳听完布衣和海大富的分析也不支声,只是绷紧了俊脸眯起寒光闪烁双目,凌紫嫣如今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非同寻常,尤其是经历了琅邪老怪一事之后。

    唐楚阳已经知道自己对凌紫嫣动了情,而且之前那次不算表白的表白,也让唐楚阳明白了凌紫嫣的心思,往深了说,凌紫嫣如今已经是他的半个老婆了。

    自己的老婆在眼皮子底下失踪,唐楚阳表面看着平静,心里其实已经翻江倒海,他原本是个很谨慎的人,可一旦涉及到非常在意的人时,唐楚阳就很难控制自己的思维和情绪。

    “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我!布衣,海大富,你们两个暂且退开一些,我不管他是谁,想从我唐楚阳眼皮子底下抢人,我必然要他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唐楚阳说着话,抬手向着身边的布衣和海大富轻轻一推,一股无形的力量柔和地将二人拉扯到了数十里之外,随后唐楚阳傲然而立,环目四顾,面无表情地扬声道:

    “不论你是谁!现在马上把人交出来,我可以既往不咎,如若不然,我会让你后悔这么做的。”

    这几句话说出来,不但平平淡淡,且轻飘飘的没有半分威胁的意思,可是唐楚阳身上突然席卷而出的恐怖神威,已经在无声地宣泄着自身的愤怒。

    唰唰!

    唐楚阳双手迅捷绝伦地不断结印,眉心处,一点璀璨金光猛然闪耀起来,随后一股犹若天神下凡一般可怖无比的浩瀚神威,如同狂暴的山洪一样,猛然向四面八方席卷开来。

    原本挤压在唐楚阳身上的龙威,在他身上恐怖神威爆发出来的刹那,就如同脆弱的窗户纸一样,被金色的神力轻易撕扯得七零八落,消失无踪。

    “神威?!竟然是真正的神威?!凡人,你怎么可能拥有真正的天神威压?!”

    唐楚阳如同喷薄火山一样的恐怖神威才刚刚放出来,他识海里便有一把威势隆隆,且包含诧异的声音响了起来,似乎对唐楚阳这么个凡人修士竟拥有天神之威,感觉无比惊诧。

    “你是哪个?”

    唐楚阳不客气地反问了一句,自己的老婆被人不声不响地抓走了,他现在可正处于办狂暴状态,谁来了他也不鸟!(未完待续……)R1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