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绵延无尽的压力不断地从四周传来,唐楚阳感觉自己如同置身一个密封的容器里,不断被无穷无尽的气压挤压着,似乎下一刻就会被挤成肉酱一般。

    转头四处看了看,尽管没有什么参照物可以让他搞清楚目前到了什么位置,但唐楚阳知道三天之后的现在,他最多也就过了飞龙天桥的一半儿距离而已。

    身上感觉到的压力,比三天前恐怖了三倍都不止,唐楚阳大体计算了一下,差不多二十四个时辰的时间,飞龙天桥上的恐怖威压就会增加最初的一倍压力。

    这种几乎无所不在的威压,并不只是针对修士的肉身,对元神的挤压反而要更加恐怖一些,不过唐楚阳的元神比较强悍,到目前为止,三倍的威压还无法让他的元神感觉到太大的压力。

    唐楚阳抬起头,极尽目力地往前方看了看,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一抹蓝色的影子,那是正在艰难前进的凌紫嫣。

    想起凌紫嫣惊人的忍耐力,唐楚阳心底还是相当惊讶的,这个在琅邪老怪手里已经近乎崩溃的小女子,也不止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在飞龙天桥上爆发出令人震惊的强大意志。

    不但一举超越了唐楚阳,就连布衣和海大富都被她远远甩在身后,为了照顾这个发了疯一样的倔强[ 女子,唐楚阳不得不紧随其后,将布衣和海大富扔在了最后面。

    “楚阳,你那位红颜知己的表现,很让人吃惊啊……”

    背后突然传来海大富说话的声音。唐楚阳诧异回头,发现这才几个眨眼的功夫。气喘吁吁的海大富竟然已经跟了过来。

    “确实很让人吃惊……”

    唐楚阳认同地点了点头,他比海大富要更加了解凌紫嫣。在他原本的想法里,凌紫嫣这个娇嫩嫩的皇家公主就能支撑着在几倍压力下不倒,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谁知这倔女人非但支撑下去了,反而远超唐楚阳预料的,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就把唐楚阳,海大富和布衣三个大男人甩在了身后,而且看她的样子,似乎还有些余力的样子。

    一直在和海大富较劲的布衣这时候也跟了上来,停在唐楚阳身边后。先抬臂擦了擦额间密密麻麻的汗珠,这才有些气喘道:

    “女人对心中执念的执着程度,在大多数时候是要远超男人的,因为这世上能让她们不顾一切去追求的事情实在不多……”

    唐楚阳和海大富闻言,齐齐转头惊诧地望着布衣,这话说得实在是太精辟,太高深了,如果不是看人的话,唐楚阳甚至认为这话该是泡在女人堆里的情圣才能说出来的话。

    “布衣。行啊!没想到你一个出家人,竟然对女人这么了解?!”

    “哇哇哇!楚阳老弟,你看出来了吧?这厮就是个道貌岸然的淫僧啊,什么佛门修士。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妈妈的,哥哥我算是长见识了!”

    唐楚阳和海大富的惊诧让布衣瞬间俊脸血红。顾不上喘气就连连摆手,憋了半天才磕磕巴巴道:

    “你。你们别这么看着我,这话不是我的说的。是,是我听别人说的……”

    “听别人说的?你一佛门中人,怎会认得这般了解女人的人?别不是对方就是个女人吧?哦……,我知道了,布衣,你不会是破色戒了吧?!!”

    海大富一个‘哦’出口,声调拉得极长,看向布衣的目光也充满的探寻,似乎想要从他身上找出什么了不得的隐秘。

    “他还真有可能是从女人口中听来的……”

    唐楚阳若有所思地看着布衣,并没有跟着海大富起哄,因为他突然想到了在布衣的心魔幻境里看到的景象,布衣的话,应该是听自那个黄裙女子吧?

    “好了,别闹了海老大,三天时间咱们才走了一半的距离,如果接下来咱们不能在三天之内走出去的话,随时都有可能被这恐怖的龙威压成肉酱,还是省点力气赶路吧。”

    黄裙女子是布衣的最**的秘密,唐楚阳既然知道布衣最怕的是什么,在自己不会去主动说起这个的同时,自然也有义务为布衣遮挡一下。

    虽然唐楚阳觉得七情六欲乃人之常情,就算和尚动了真情也不该有什么奇怪的,但在大多数人的眼里,尤其是在五行大陆这种更加封建的世界里,和尚就是不能娶妻,以身侍佛的高尚存在。

    被唐楚阳这么一转移话题,海大富突然想起什么一般,猛地拍了一下脑袋,抬手指了指脚下的黑色龙骨,惊奇道:

    “哎呀,你不说,我还真忘了,这飞龙天桥我虽然来得次数并不多,但却感觉这次的龙神威慑出乎预料的强大,比我上一次来的时候至少强了两倍!”

    “是这样?”

    唐楚阳惊讶地看了眼海大富,随后又看向布衣,见布衣也认同地点了点,这才啧着嘴继续道:

    “这么说来,以前这飞龙天桥中部只有一倍半的威压,而现在却变成了三倍?”

    “的确如此!”

    布衣和海大富齐齐点头,飞龙天桥这种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来过和没来过完全是两码事,尤其是加诸在身上的恐怖威压,这一点他们两人绝对不可能同时出错。

    唐楚阳闻言,面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飞龙天桥万年不变,这可是布衣和海大富信誓旦旦地说出来的事实,既然偏偏在他们经过的时候发生了变化。

    那就说明肯定有他们不知道的异变发生了,或者正在发生,想到这里,唐楚阳突然抬头看向前方的凌紫嫣,元神感知如同潮水一般涌涌而出,蔓延上百里远却未曾感觉到凌紫嫣的存在。

    “糟!紫嫣出事了!”

    “什么?!”

    “怎么会?!”

    布衣和海大富闻声色变,齐齐放出元神感知扑向前方,虽然神龙威慑同样作用于元神,但海大富和布衣的元神凝实无比,在备受压力的情况下,短时间内把感知蔓延出去还是做得到的。

    “真的不见了!”

    和唐楚阳一样的探查结果,让海大富和布衣彻底变了颜色,三人抬头对视一眼,随后齐齐飞身而起,迅若急电地奔向前方。

    一边急速飞奔,唐楚阳三人一边放出元神感知仔细感应,几乎不放过身周的每一寸所在,一直奔行了足足三百里后,唐楚阳三人依然一无所获。

    海大富面色严肃,闭目细细将身周几十里范围感应一边后,突然失望地睁开双目,语气凝重地冲唐楚阳道:

    “以凌姑娘的实力,不,即便是天位修士,也不可能在飞龙天桥上几息时间内,就前进三百里以上,她恐怕还在这三百里内的某个地方,或者是直接被传送阵给转移走了!”

    布衣这时候也是毫无发现,他转头看着面色越发难看的唐楚阳,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索性直接将自己的判断道出:

    “飞龙天桥数万年来从未发生过此等奇事,此地被上古神龙威压笼罩,便是半神,地仙,也不可能在龙骨之上布置阵法,凌姑娘的失踪,恐怕不是人为,问题应该出在天桥上!”

    唐楚阳听完布衣和海大富的分析也不支声,只是绷紧了俊脸眯起寒光闪烁双目,凌紫嫣如今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非同寻常,尤其是经历了琅邪老怪一事之后。

    唐楚阳已经知道自己对凌紫嫣动了情,而且之前那次不算表白的表白,也让唐楚阳明白了凌紫嫣的心思,往深了说,凌紫嫣如今已经是他的半个老婆了。

    自己的老婆在眼皮子底下失踪,唐楚阳表面看着平静,心里其实已经翻江倒海,他原本是个很谨慎的人,可一旦涉及到非常在意的人时,唐楚阳就很难控制自己的思维和情绪。

    “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我!布衣,海大富,你们两个暂且退开一些,我不管他是谁,想从我唐楚阳眼皮子底下抢人,我必然要他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唐楚阳说着话,抬手向着身边的布衣和海大富轻轻一推,一股无形的力量柔和地将二人拉扯到了数十里之外,随后唐楚阳傲然而立,环目四顾,面无表情地扬声道:

    “不论你是谁!现在马上把人交出来,我可以既往不咎,如若不然,我会让你后悔这么做的。”

    这几句话说出来,不但平平淡淡,且轻飘飘的没有半分威胁的意思,可是唐楚阳身上突然席卷而出的恐怖神威,已经在无声地宣泄着自身的愤怒。

    唰唰!

    唐楚阳双手迅捷绝伦地不断结印,眉心处,一点璀璨金光猛然闪耀起来,随后一股犹若天神下凡一般可怖无比的浩瀚神威,如同狂暴的山洪一样,猛然向四面八方席卷开来。

    原本挤压在唐楚阳身上的龙威,在他身上恐怖神威爆发出来的刹那,就如同脆弱的窗户纸一样,被金色的神力轻易撕扯得七零八落,消失无踪。

    “神威?!竟然是真正的神威?!凡人,你怎么可能拥有真正的天神威压?!”

    唐楚阳如同喷薄火山一样的恐怖神威才刚刚放出来,他识海里便有一把威势隆隆,且包含诧异的声音响了起来,似乎对唐楚阳这么个凡人修士竟拥有天神之威,感觉无比惊诧。

    “你是哪个?”

    唐楚阳不客气地反问了一句,自己的老婆被人不声不响地抓走了,他现在可正处于办狂暴状态,谁来了他也不鸟!(未完待续……)R12 )

第396章、随机空间跳跃    ps:兄弟姐妹们,还有免费的评价票么?别浪费了啊。另外今天是最后一天双倍月票了,如果要投给本书就投了吧,不然后面投就只有一张了。

    洛克勒原本是坐镇在跛脚教会总部的。

    跛脚教会的总部位于立米迪王国国境以北的冰雪地带,在那里,跛脚教会占据了一片与伯爵领相当的土地,建立了自己的总部。

    简单来说,那里就是一个完全的神权国度,没有世俗官员,也没有贵族的存在,有的只是祭司与信徒。

    那里才是跛脚教会的根本所在,就算是亡灵包围了立米迪王城,威胁到跛脚教会在立米迪王城的分部,也不能够让这位大剑师离开总部半步。

    但在之前,跛脚教会的教皇陛下召见了这位大剑师,传达了神谕,神谕中要求洛克勒大剑师立即前往立米迪王国截杀一头巨蛇,神需要这头巨蛇的尸体制造高举王座的神器!

    作为虔诚信徒的洛克勒大剑师自然不会拒绝神谕的要求,立即就孤身一人上路赶了过来。

    对于一位大剑师来说,一头体长超过一千三百米的巨蛇行动时的动静,怎么也不可能躲过他的耳目。

    当然,实际上,只要位于巴蛇为中心半径二十公里之内,只要不是, 瞎子,都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巴蛇那庞大无比的躯体。

    太醒目了,何况贾可道也没法将自己身体隐遁。

    但这头巨蛇太警觉了,洛克勒感觉自己的暴露应该是在对巨蛇的庞大感到惊奇的时候,不小心放松了呼吸所致。

    当然,贾可道不会告诉这个偷袭者,自己能够直接看到所有生物体外的灵光,如此一来,别说躲在山峰上,就算是用躲在地下。像大剑师这样浓郁的蓝色灵光太容易被发现了。

    何况,作为修道之人,对于莫名的杀机更为敏锐,这个家伙大概也不知道如何隐藏自己的杀气吧。

    当然,这也正常,作为跛脚教会里,从某种程度上比两位大主祭地位更高的大剑师,洛克勒一向都是正面对敌,以大剑师的骄傲,他压根就不屑于偷袭敌人。

    嗯。从剑士开始,这个系列的职业者都是为了正面对敌而存在的。

    如果不是神谕要求干掉巨蛇,而洛克勒想要确保一击必杀尽快干掉对方的效果,也不会偷偷摸摸的躲在山峰上。

    不过现在嘛,既然被对方发现了,洛克勒也不再掩饰自己,全身斗气光芒绽放出来,径直冲上了高空。

    对于大剑师这个等级实力的强者来说,或多或少都能够离开地面飞行了。只不过长短距离不同罢了。

    可以这么说,近战职业者到了这个实力程度,打不过法职,至少也能够逃跑了。

    “去死吧!大蛇!”

    洛克勒冲到高空之后。双手一握,全身斗气光芒朝着双手汇聚过去,转眼之间便形成了一把光耀夺目的长剑。

    失去了斗气护身的洛克勒转眼之间便朝着巴蛇坠落下去,光芒长剑在前。直指贾可道的一只眼睛。

    从之前所观察到的情况来说,这条巨蛇的举动并不快,这当然是洛克勒的感觉。在他看来,自己这一剑足以将对方一只眼睛破坏掉。

    如果将对方两只眼睛都坏掉的话,那么接下来的战斗就会很轻松了。

    当然,洛克勒也防备了一手,毕竟这蛇类生物即便是行动再缓慢,其攻击速度都会很快。

    一个白色的蛋状物体被洛克勒丢了出来,下落百米之后瞬间爆炸开来,形成了一片极度夺目的亮光,并且一股恶臭的气味迅速扩散开来。

    这就是洛克勒的防备手段了,利用刺眼的光芒致使敌人暂时失明,那恶臭气味能够掩盖自己体味,使得敌人无法捕捉自己的身形。

    当然,这位洛克勒大人多半是没有系统学习与蛇有关的东西。

    地球上的蛇,都是依靠舌头感受嗅类物质或者红外线来捕捉猎物,视觉都是极差。

    而异界里的蛇,据贾可道所知,也差不多。

    这也算是歪打正着了,但贾可道可与那些普通蛇类不一样。

    呼!

    不管对方玩什么花招,贾可道就用一招对付他,张开巨口,用力一吸。

    顿时那位大剑师洛克勒就感觉到自己坠落的速度骤然加快!

    再一看,那张如同一座山谷的巨口正向天对准着自己。

    这种攻击方式倒是洛克勒从未见识过的,洛克勒压根就不敢尝试被巨蛇吞下之后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当然,如果换成一个地球人类拥有大剑师的实力或许会尝试一下,毕竟很多人都看过孙悟空钻到铁扇公主肚子里的故事,如法炮制一番倒是不难。

    但这位大剑师却是不敢的,他知道像这类巨兽,其胃基本上不会是善地。

    就拿巨龙来说,只要被吞进去,就算是一块生铁在很短时间内就会被完全消化腐蚀掉,至于在胃里用武器攻击胃壁,别开玩笑了,巨龙的胃极为坚韧,虽说没有龙鳞那样强悍的防御力,但也不是短时间就能够破开的。

    而这条巨蛇的胃部恐怕较之巨龙更为恐怕,关于这一点,洛克勒已经从立米迪王城那些祭司传来的消息里确认了。

    连亡灵都可以毫无顾忌的吞下去,这胃口可要比巨龙强太多了。

    转眼之间,洛克勒就到了巨口边,洛克勒不得不一咬牙,将身上携带的一个魔法踞捏爆。

    顿时一圈白色的光芒将洛克勒包裹,片刻之后,洛克勒消失在巨口边,再度出现的时候却也在贾可道的头顶上。

    肉痛啊,这个随机空间跳跃魔法踞可是洛克勒花费了不少代价才搞到的保命之物,用掉了就没有了。

    毕竟像这样的高级魔法踞,那些强大的法师也不会随意出售,能够买到一支已经是万幸了。

    不过,洛克勒感觉自己的运气不错,这个魔法踞的随机跳跃范围是直径一千米内,能够随机出现在对方的头顶,的确幸运。

    没有丝毫犹豫,洛克勒手中的斗气光剑就朝着贾可道的左眼就插了下去。

    嗯?

    贾可道之前是见识过巴布魔的定位传送的,因而在洛克勒消失的瞬间,就很警惕了。

    而就在对方突然出现在自己头顶时,贾可道已经将其气息完全锁定,待到对方扑下的同时,巨口移动,就挡在了对方下扑的线路上。(未完待续……)R1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