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花费了差不多十天左右的时间,唐楚阳四人有惊无险地通过了无回洞,出乎预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

    这可能是因为无回洞中但凡实力不叫强大的鬼妖,似乎都已经跑到幽冥鬼潭去了,留下来的都是些小猫小狗,虽然给唐楚阳四人制造了不少麻烦,但却没有多大的危险。

    “先是葬骨平原,现在就连无回洞都是这样,看来活死人谷已经没什么危险可言了……”

    “嘿,那还不好?这样咱们就能更快地到达幽冥鬼潭了,布衣啊,瞧你这表情,难道没有遇到危险让你很失望?”

    “失望的应该是你吧?霸皇阁的三大禁术‘锁神定光术’都不吝惜元气地用出来了,可惜,可惜啊,什么王级的妖物都没探到……”

    “我那叫谋定而后动,你懂个屁!”

    “阿弥陀佛,施主你口舌失德,当心将来被打入拔舌地狱。”

    “你……”

    “你们两个继续吵下去的话,我也不用救人了,就在等你们吵够了在行动!”

    唐楚阳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从进入无回洞没多久,布衣和海大富就在不断地斗嘴,那时候唐楚阳还觉得,他们两个这是在用斗嘴的方式来缓解紧张情绪。

    [可是一路拌嘴上万里,那就不是缓解气氛能够解释的了,如果不是布衣和海大富的拌嘴很好地缓解了凌紫嫣的紧张,唐楚阳早就阻止两人的唇枪舌剑了。

    “楚阳,我可没有和这厮较劲的意思。他一佛修,好胜心竟如此之强。实在是让哥哥我大大地惊讶啊……”

    “唐大哥,咱们不用理会某些人呱嘈。还是马上离开这里前往幽冥鬼潭吧。”

    “你娘咧?!布衣,你小子好缺德的一张嘴,你说谁呱嘈?难不成一路上哥哥我都是在哥飞禽走兽说话?!”

    “阿弥陀佛,我与你同为人族,若我为飞禽,你怕也脱不开走兽之列……”

    “啊呀?!来劲儿了是吧,小秃驴,哥哥我这张嘴可是骂遍天下无敌手的,今天就让你好好见识一下。”

    “阿弥陀佛。小僧七岁论禅,至今未未曾一败,请海施主成全!”

    唐楚阳目瞪口呆地看着针锋相对的布衣和海大富,脑门儿上的青筋‘砰砰’乱跳,你妹!这俩算是没救了,他干脆无比地转头冲凌紫嫣道:

    “媳妇,咱们走,让这两位名门高徒慢慢互相讨教吧!”

    “嗯……”

    凌紫嫣绝美容颜崩得紧紧的,但一双美眸里的笑意却怎么也藏不住。这一路行来,布衣和海大富千奇百怪的斗嘴方式是在太让人欢乐了,凌紫嫣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识过这么能掰扯的。

    唐楚阳和凌紫嫣两人干脆利落的转身就走。这让拉开了架势打算对喷的布衣和海大富齐齐一滞,纷纷转头怒瞪对方一眼,一字不差地齐声道:

    “这次放过你!”

    说吧。两人又齐齐转身,几个纵跃就跟上了没走多远的唐楚阳。

    才追上唐楚阳。海大富就毫不客气地抬臂圈住了唐楚阳,笑嘻嘻道:

    “嘿嘿。楚阳老弟,你走这么快干什么?难不成你已经知道活死人谷的出谷路线了?”

    “……”

    唐楚阳绷着脸,不言不语,默默走路。

    这时候布衣从另一边走了过来,不过像海大富那样豪放地勾肩搭背,出身佛门的布衣是做不到的,他只能抬起手臂划过唐楚阳的眼前,用这样的方式引起唐楚阳的注意后,开口道:

    “唐大哥,再往前走会经过天尸河,天鬼墓林和古魔遗迹三处险地,咱们若是从这边走,就能到达飞龙天桥,这样就能通过飞龙天桥避开天尸河,天鬼墓林两处险地,直接到达古魔遗迹!”

    “……”

    唐楚阳依然面无表情,步伐坚定地前进,尽管布衣说的天尸河,天鬼墓林,古魔遗迹这一类的东西,让唐楚阳相当好奇,但做人要公平,既然不理海大富了,自然也不能回应布衣。

    “这才多久时间?他竟然已经能够获得布衣和海大富这样出身大陆顶尖宗门的内门弟子的看重,皇叔到底是太小看他了……”

    凌紫嫣默默地看着前面的三人,回想着和唐楚阳相识以来的种种过往,以及皇叔凌央泽对他的种种算计,现在看来,皇叔的所作所为,多少显得有些可笑和得不偿失。

    海大富和布衣的出身,凌紫嫣已经从二人口中知道了,霸神宗和生佛寺这两个大陆顶尖宗门,身为长生皇朝公主的凌紫嫣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就身份地位而论,以海大富和布衣内门弟子的身份,其实已经不逊于凌紫嫣在长生皇朝的地位,哪怕就总体实力而言,霸神宗和生佛寺也是不逊于四大皇朝的存在。

    唐楚阳若是能够凭借布衣和海大富,进而获得了他们背后的宗门认可,凌紫嫣觉得,即便是以皇叔在长生皇朝的权势和实力,恐怕也不敢在轻易招惹唐楚阳。

    “似乎和他生世相守,也不是没有可能呢……”

    想到唐楚阳拥有了实力不逊于长生皇朝的强大靠山之后,完全可以无视来自皇朝的威胁,凌紫嫣绝美容颜微微泛红,心里仿似多了一层无形的安全感。

    再次抬头看向前面,海大富和布衣还在不断地挑逗着唐楚阳,似乎唐楚阳不开口,二人就不打算闭上嘴巴了。

    凌紫嫣樱唇微微上翘,心里竟升起一些难以言喻的自豪感,这就是我选中的男人,哪怕他出身卑微,也照样能够获得名门高徒的看重和恭维!

    “楚阳老弟,那飞龙天桥相当奇特,据说乃是一尊上古魔龙尸骨所化。绵延足有数千里之长,环绕天鬼墓林。横跨天尸河,乃是活死人谷最为玄奇的一处所在……”

    海大富的嘴巴只要一张开。就如同开了火的重机枪一样,口沫横飞,不到口干舌燥,绝对不带歇口气的。

    另一边的布衣也不再针锋相对,而是不断地见缝插针,拾遗补漏,为唐楚阳解释一些海大富漏掉的细节,两人配合起来,严丝密缝。堪称最佳拍档。

    这让默默地听二人讲解的唐楚阳极为惊讶,这两个家伙一旦吵起来就是不眠不休,没想到配合起来之后,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更加可怕,唐楚阳几次都差点被二人引-诱得出口说话。

    三条之后,四人终于到达飞龙天桥,但只是听海大富和布衣口述,唐楚阳就能想象得到飞龙天桥一定相当雄奇。

    可等亲眼看到了飞龙天桥之后,唐楚阳才发现两人尽管已经用词很夸张了。可依然不足以形容出飞龙天桥的雄壮气势。

    抬眼望去,唐楚阳只觉一条至少百十里粗的庞大黑色巨柱冲天而起,婉转盘旋不知延伸到多远的天际。

    黑色的通天巨柱通体漆黑,如同唐楚阳记忆里的黑曜石。晶莹但却不通透,反而散发着一股极为厚重的沉稳气势。

    巨柱每隔数十里,两边便有两根细了几倍向下弯曲的黑色柱子呈弧线下弯。直入地面,只这一截便有百里之高。如同飞到空中从远处看的话,还真像是一条庞大到恐怖的盘旋巨龙。

    初见此景的唐楚阳和凌紫嫣全都被震撼了。即便是已经多次来过此地的布衣和海大富,双目之中也依然带着难以言喻的惊叹,上百里粗,几千上万里长的巨龙啊,那得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这应该真的是一条上古神通的尸骨!”

    唐楚阳目中精光暴涨,在踏上飞龙天桥的瞬间,他便感觉到一股无可抗拒的恐怖龙威扑面而来,这龙威之强,如同几十上百座的泰山一起压过来一般,让唐楚阳生出一种寸步难行之感。

    后面的布衣,海大富,凌紫嫣三人踏上飞龙天桥之后,轻快的动作也紧跟着齐齐一滞,仿似突然从地面进入了粘稠的淤泥当中一样,步伐艰难缓慢了许多。

    “这是神龙威慑!飞龙天桥虽然没有什么怪物干扰,但天桥本身却蕴含一种强大的禁制,但凡踏上天桥的修士,如同身负百万近巨山一样,寸步难行,所以此路虽然顺畅,但想要通过却不容易!”

    开口解释的是布衣,海大富之前只是说了飞龙天桥有多么神奇壮观,布衣还没来得及补充,几人就已经上桥,这时候感受着浩瀚无匹的恐怖威压,唐楚阳对布衣的话反而领悟的更加真切。

    “快走吧,这神龙威慑奇特无比,随着时间的延长,这种威势会越来越强大,咱们承受的威压也会更加恐怖,稍有不慎,随时都有可能被压成肉泥!”

    海大富有些懊恼地催促了起来,他明知道飞龙天桥的特点,却只顾着说得过瘾,直到上桥了都没有说到重点上,很没诚意地轻轻拍自己一巴掌,双脚一提,开始加速前行。

    唐楚阳见状,原本打算加速跟上,不过突然想到什么一般,转头看向身边的凌紫嫣,见他绝美俏脸微微有些涨红,轻声问道:

    “把手给我,我带你过桥!”

    “我撑得住!”

    凌紫嫣佯作轻松地冲唐楚阳摆了摆手,她虽然性情纯良,但却也是个好强的女孩子,就算将来打算托庇在唐楚阳这个茁壮成长的大树下,可也不想成为累赘一样的存在。

    尽管飞龙天桥上的恐怖威压让凌紫嫣举步维艰,但她觉得凭借自己的修为应该可以撑上一段时间,大家都是四相境的修为,凌紫嫣不觉得自己就比布衣和海大富差。

    “走吧……”

    憋着一口气冲唐楚阳说了一句,凌紫嫣一双修长的美腿一屈一弹,紧跟着布衣冲上了飞龙天桥。(未完待续……)R12 )

第395章、半神偷袭者    貌似相对于那些亡灵来说,这条巨蛇似乎更可怕?

    尤其是巨蛇朝着王陵外游动而出的时候,挡在其线路上的人类腿软得都没法移动了,还好巨蛇随即转移了线路,否则这一路碾压下去,恐怕这些人类就要被灭掉三成了。

    贾可道很享受现在的状态,随着他的呼吸,天地之间的灵气犹如潮汐一般起落,大量涌入体内。

    在化身为巴蛇之后,贾可道对于这方天地之间的大道莫名就有了一些了解。

    这似乎应该是洪荒巨兽原本就拥有的本能吧?

    人类在这方面就差太多了。

    难怪在洪荒之时,那些巨兽即便是不修炼,也是那般强大,而人类则需要艰苦的修行,但未必能够超越这些洪荒巨兽。

    说实话,如果不是贾可道道心坚韧的话,光是这种感受就会让贾可道一直沉迷在里面了。

    找个没人的地方再恢复人身吧。

    贾可道如此想到,于是蛇头一转向,朝着远离王城的方向游去,与此同时一只纸鹤从巴蛇口中飞出,朝着特伦斯等人飞去。

    在巴蛇庞大无比的躯体之下,那纸鹤压根没人注意到。

    接到纸鹤传讯之后,特伦斯与奥斯迪一起带着绿龙,火焰甲兵开始撤离王陵,朝着王城退去。

    亡灵已经被尽数歼灭,那么接下来就是特伦斯去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了。

    且不提特伦斯一行回到王城之后所受到的热烈欢迎,只说贾可道在离开王陵之后,便一路向北而去。

    这期间却有几个苍蝇盯在了身后。

    贾可道对于这些苍蝇不屑一顾,想来这些家伙应该抱着什么不可告人的想法罢了。

    一条宽约五六十米的大河从西向东流去,滔滔不绝,也不知道流淌了多少年,但今天,贾可道径直从河面上游过去,犹如山脉的躯体直接将河水铡为两段,蜂拥的河水随即便在巴蛇躯体的一侧堆积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跟在巴蛇身后的那几个人类不由得再一次对巴蛇的庞大有了最直观的感受。

    “太大了,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

    一个夜盗都有点不敢追上去的感觉了。

    而跟在更远处的一位祭司则将一件魔法道具激活了,似乎正对着魔法道具说些什么。

    至于一位法师索性就真的放弃了追赶,他有一种感觉,如果再跟下去的话,恐怕会出现一些恐怖的事情来。

    当然,不管怎么说,富贵险中求,总会有不少人继续跟下去的。

    在这些跟踪贾可道的人里甚至于还有一位暗影,这可是与剑师相等实力的盗贼。

    当然,他隐藏得最好,除了贾可道之外,其余的追踪者都没能发现他。

    随着贾可道的尾部离开河水,被堆积起来的河水随即形成一道巨大的水墙朝着已经干枯的河床涌入,浩浩荡荡的冲了出去,片刻之间,河水直接涌出了两岸,将沿途所过之处的树木连根拔起。

    这就是巴蛇的威势,即便是慢慢而行,对于四周环境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何况贾可道经过的地方也形成了一条巨大的凹槽,那些河水也涌了不少进去,使得一条新的河流随即生成。

    说实话,若是早一点能够变身巴蛇的话,贾可道早就将河水直接给引到青木山谷去了,何至于准备让白大在稳固河神之位后一点点的开掘河道。

    很快,贾可道在靠近一条山脉之时,便准备将后面的苍蝇给解决掉。

    但就在贾可道准备甩动尾巴的时候,目光落在了山脉,随后尾巴就直接甩了过去。

    轰然一声巨响,一座山峰就被蛇尾砸倒,无数碎石朝着四面激射而出。

    这一下倒是将后面大部分的苍蝇给干掉了。

    如此之多的碎石轰击下来几乎就与八级魔法陨石坠落差不多了。

    那些苍蝇的实力原本就不高,只要被碎石击中,当即毙命绝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

    不过那些苍蝇的毙命压根就没可能引起贾可道的注意。

    引起贾可道注意的则是一个在蛇尾轰击到山峰上之前逃出来的人。

    应该是人吧,这变成巴蛇之后,贾可道感觉最大的缺陷就是看东西变得模糊了。

    嗯,视力倒是没有下降,反倒是提升了不少,但相对于巴蛇那庞大无比的躯体来说,这点视力的提升并没有多少用处。

    就好似当蚂蚁的时候看别的蚂蚁跟自己差不多大,很清晰,能够清楚辨认出任何一只蚂蚁来,但等从蚂蚁变成人之后,那些蚂蚁就在眼睛里就基本上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了。

    对于现在的贾可道来说,就是这样的情况,并且更严重一点。

    一人大小的物体在贾可道眼里就基本上是几个点组成的东西,虽说大致能够分辨出头,四肢等等东西,但却不能够分辨出其容貌特征来。

    当然,贾可道也不至于看到特伦斯这些人认不出来,而这一点便是直接查看气息了。

    熟悉的气息能够让贾可道一眼就辨认出身份来。

    而眼前这个人形应该不会是熟人。

    因为贾可道在异界里的熟人,没有一个具有这样强大的气息!

    如果说绿龙奥普斯西成年之后的气息为一点的话,那么这个人的气息强大程度就应该是五点,甚至于更高。

    按照贾可道的记忆,这个人与陨落的大祭司特里路差不多,但却没有荒野之神降临之后的强大,毕竟其体外的灵光仅仅只是蓝色,其中蕴含着十多丝金色。

    很显然,这个家伙躲在前面的山峰里,就是想要趁着自己过路的时候偷袭自己。

    一想到这里,贾可道就有点受到巴蛇血脉的影响了,那种来自于洪荒巨兽的愤怒直接让贾可道再度一尾巴就朝着对方扫了过去。

    但这个人的速度很快,在躲过贾可道的扫击后便朝着高空飞去。

    作为跛脚教会仅有的大剑师,洛克勒是极为自傲的。

    要知道就算是荒野教会里都没有一位大剑师!

    有了洛克勒的坐镇,跛脚教会才能够与荒野教会这样的老牌教会对抗,否则的话,最初之时就被对方赶尽杀绝了。R115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