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貌似相对于那些亡灵来说,这条巨蛇似乎更可怕?

    尤其是巨蛇朝着王陵外游动而出的时候,挡在其线路上的人类腿软得都没法移动了,还好巨蛇随即转移了线路,否则这一路碾压下去,恐怕这些人类就要被灭掉三成了。

    贾可道很享受现在的状态,随着他的呼吸,天地之间的灵气犹如潮汐一般起落,大量涌入体内。

    在化身为巴蛇之后,贾可道对于这方天地之间的大道莫名就有了一些了解。

    这似乎应该是洪荒巨兽原本就拥有的本能吧?

    人类在这方面就差太多了。

    难怪在洪荒之时,那些巨兽即便是不修炼,也是那般强大,而人类则需要艰苦的修行,但未必能够超越这些洪荒巨兽。

    说实话,如果不是贾可道道心坚韧的话,光是这种感受就会让贾可道一直沉迷在里面了。

    找个没人的地方再恢复人身吧。

    贾可道如此想到,于是蛇头一转向,朝着远离王城的方向游去,与此同时一只纸鹤从巴蛇口中飞出,朝着特伦斯等人飞去。

    在巴蛇庞大无比的躯体之下,那纸鹤压根没人注意到。

    接到纸鹤传讯之后,特伦斯与奥斯迪一起带着绿龙,火焰甲兵开始撤离王陵,朝着王城退去。

    亡灵已经被尽数歼灭,那么接下来就是特伦斯去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了。

    且不提特伦斯一行回到王城之后所受到的热烈欢迎,只说贾可道在离开王陵之后,便一路向北而去。

    这期间却有几个苍蝇盯在了身后。

    贾可道对于这些苍蝇不屑一顾,想来这些家伙应该抱着什么不可告人的想法罢了。

    一条宽约五六十米的大河从西向东流去,滔滔不绝,也不知道流淌了多少年,但今天,贾可道径直从河面上游过去,犹如山脉的躯体直接将河水铡为两段,蜂拥的河水随即便在巴蛇躯体的一侧堆积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跟在巴蛇身后的那几个人类不由得再一次对巴蛇的庞大有了最直观的感受。

    “太大了,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

    一个夜盗都有点不敢追上去的感觉了。

    而跟在更远处的一位祭司则将一件魔法道具激活了,似乎正对着魔法道具说些什么。

    至于一位法师索性就真的放弃了追赶,他有一种感觉,如果再跟下去的话,恐怕会出现一些恐怖的事情来。

    当然,不管怎么说,富贵险中求,总会有不少人继续跟下去的。

    在这些跟踪贾可道的人里甚至于还有一位暗影,这可是与剑师相等实力的盗贼。

    当然,他隐藏得最好,除了贾可道之外,其余的追踪者都没能发现他。

    随着贾可道的尾部离开河水,被堆积起来的河水随即形成一道巨大的水墙朝着已经干枯的河床涌入,浩浩荡荡的冲了出去,片刻之间,河水直接涌出了两岸,将沿途所过之处的树木连根拔起。

    这就是巴蛇的威势,即便是慢慢而行,对于四周环境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何况贾可道经过的地方也形成了一条巨大的凹槽,那些河水也涌了不少进去,使得一条新的河流随即生成。

    说实话,若是早一点能够变身巴蛇的话,贾可道早就将河水直接给引到青木山谷去了,何至于准备让白大在稳固河神之位后一点点的开掘河道。

    很快,贾可道在靠近一条山脉之时,便准备将后面的苍蝇给解决掉。

    但就在贾可道准备甩动尾巴的时候,目光落在了山脉,随后尾巴就直接甩了过去。

    轰然一声巨响,一座山峰就被蛇尾砸倒,无数碎石朝着四面激射而出。

    这一下倒是将后面大部分的苍蝇给干掉了。

    如此之多的碎石轰击下来几乎就与八级魔法陨石坠落差不多了。

    那些苍蝇的实力原本就不高,只要被碎石击中,当即毙命绝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

    不过那些苍蝇的毙命压根就没可能引起贾可道的注意。

    引起贾可道注意的则是一个在蛇尾轰击到山峰上之前逃出来的人。

    应该是人吧,这变成巴蛇之后,贾可道感觉最大的缺陷就是看东西变得模糊了。

    嗯,视力倒是没有下降,反倒是提升了不少,但相对于巴蛇那庞大无比的躯体来说,这点视力的提升并没有多少用处。

    就好似当蚂蚁的时候看别的蚂蚁跟自己差不多大,很清晰,能够清楚辨认出任何一只蚂蚁来,但等从蚂蚁变成人之后,那些蚂蚁就在眼睛里就基本上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了。

    对于现在的贾可道来说,就是这样的情况,并且更严重一点。

    一人大小的物体在贾可道眼里就基本上是几个点组成的东西,虽说大致能够分辨出头,四肢等等东西,但却不能够分辨出其容貌特征来。

    当然,贾可道也不至于看到特伦斯这些人认不出来,而这一点便是直接查看气息了。

    熟悉的气息能够让贾可道一眼就辨认出身份来。

    而眼前这个人形应该不会是熟人。

    因为贾可道在异界里的熟人,没有一个具有这样强大的气息!

    如果说绿龙奥普斯西成年之后的气息为一点的话,那么这个人的气息强大程度就应该是五点,甚至于更高。

    按照贾可道的记忆,这个人与陨落的大祭司特里路差不多,但却没有荒野之神降临之后的强大,毕竟其体外的灵光仅仅只是蓝色,其中蕴含着十多丝金色。

    很显然,这个家伙躲在前面的山峰里,就是想要趁着自己过路的时候偷袭自己。

    一想到这里,贾可道就有点受到巴蛇血脉的影响了,那种来自于洪荒巨兽的愤怒直接让贾可道再度一尾巴就朝着对方扫了过去。

    但这个人的速度很快,在躲过贾可道的扫击后便朝着高空飞去。

    作为跛脚教会仅有的大剑师,洛克勒是极为自傲的。

    要知道就算是荒野教会里都没有一位大剑师!

    有了洛克勒的坐镇,跛脚教会才能够与荒野教会这样的老牌教会对抗,否则的话,最初之时就被对方赶尽杀绝了。R1152( )

第三百五十六章 驱魔佛光    妖离钟虽然重要,但还比不得你在哥哥心中的地位!

    只这一句话,唐楚阳就感觉心神一颤,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滞涩感顿时充斥胸腹,从海大富听完布衣的建议,到他面露为难之色,再到此时一脸痛快地做出决定。£頂£点£小£说,w◆ww..c●om

    这前后加起来连不过就是几个眨眼的时间,海大富就毫不犹豫地决定拿出自己的保命底牌,这让唐楚阳很直接地就体会到了他在海大富心里的重要性。

    “海老大,谢了……”

    唐楚阳不是个矫情的人,既然海大富已经做出的决定,并且他接下来确实需要妖离钟的帮助,那就接受好了,大不了今后加倍偿还就是了,不就是一张救命的底牌么。

    唐楚阳心中暗暗决定,等手里的材料充裕了,到时候专门为海大富炼制几张功效比较逆天的灵符,无非就是神力的损失大了一些罢了,比起海大富的情义,反而不算什么了。

    “你跟我客气啥?不说你的救命之恩了,便是那百十张的超品将符,便足以从宗门内换到一只妖离钟了,那东西防御力虽然强悍惊人,但遇到真正的高手,也就是一次性玩意儿,比一枚王符强不了多少!”

    海大富直爽的性格让他不屑于对兄弟隐瞒什么,就如他话里说的那样,妖离钟虽强,但遇到七阶以上的强者,也就能够挡住人家的全力一击而已,甚至都没有一枚王符对七阶强者的威胁大。

    无非就是面对七阶以下的修士,妖离钟可以重复使用。而王符不论是对付什么级别的修士,也都只能使用一次罢了。

    不见海大富已经大用使用妖离钟。而唐楚阳也选择了接受这个建议,当下抬手四处指了指。道:

    “好了,既然进入幽冥鬼潭的问题解决了,咱们就不要在活死人谷这边浪费时间了,活死人谷原本有七险之地,现在看葬骨平原的情况,想来剩下的地方也不会有太大的麻烦了……”

    海大富闻言,也是一脸惊叹好奇之色,难得地配合道:

    “是啊,真是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究竟是什么强大的宝物,竟然连活死人谷这边大多数的妖物,鬼物全部吸引了过去,真想去看看……”

    说着话海大富还露出一副垂涎模样,他不想让唐楚阳因为妖离钟而觉得欠了他什么,相比而言,他欠唐楚阳的更多,尤其是关于七阶守护神的信息,那是一百个妖离钟都换不来的无价之宝!

    “如果能够顺利地救出我爷爷的话。咱们也不是不可以去见见世面,当然,咱们得先救人再说……”

    唐楚阳也配合着说了一句,不过他的主要目的还是救人。到了这个时候,唐楚阳也可以坦然地让布衣和海大富帮忙了,因为他发现。只有用这种不见外的行事方式,才会让三人心里都觉得踏实。

    “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咱们出发!!”

    海大富抬臂向前一指,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这一趟幽冥鬼潭之行能够结交两个有过命交情兄弟,对他来说已经算是收获巨大,更别提还有超品将符,王符,乃至于王级守护神的信息。

    这三样东西里面,任何一样都不是他能够轻易得到的,而如今因为结识了唐楚阳,这些原本珍贵无比的事物,就这么被他轻易地得到了。

    过了葬骨平原之后没多远,就是一座弥天屏障横向铺开,将偌大的活死人谷生生分割成了两半,不过通往活死人谷的通道倒也没有被彻底隔绝。

    因为弥天屏障一样的山壁上,每隔三千里便有一洞口,整个屏障一样的山壁上,足有十八个这样的洞口,称作十八无回洞。

    ‘无回洞’这个名字可不是随便叫叫的,而是其中真的凶险莫测,充分向所有打算经过此地的修士,展现了‘无回’二字绝非空穴来风,稍有不慎便会葬身于此。

    “无回洞中有许多自万鬼窟逃出来的凶鬼,恶鬼,有些凶鬼因生存年月长久,掌握了一些奇特的吞噬融合之法,和原本生存在洞中的妖兽融合变异,实力强大无比,寻常修士轻易不敢涉足其中……”

    负责为唐楚阳解释无回洞情况的是海大富,布衣虽然也是个言辞犀利的主儿,但他说话总带着一股子禅味,明明很简单的话有时候从他嘴里说出来,别人就听不懂了。

    唐楚阳虽然对佛家禅语也知之甚深,但他可不想有事没事的去浪费脑细胞猜谜,因此一道遇到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唐楚阳都是首选海大富来问。

    这也算是正中下怀了,海大富就是个嘴巴闲不住的人,有时候路途中遇到的奇异事物,他都要舌灿莲花地大讲特讲,卖弄一下自己丰富的阅历和学识。

    对于这一点,唐楚阳非得不觉得烦,反而听得津津有味,因为这正是他所缺少的。

    听海大富介绍完无回洞的大体情况后,唐楚阳一脸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漆黑不知道有多深的洞口,笑道:

    “呵呵,从葬骨平原的情况来看,这无回洞此时就算依然凶险,但相比往日怕也要安全了许多,走吧,咱们进去,虽然可能不会有太多危险,咱们还是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阿弥陀佛,小心无大错……”

    布衣赞同地点了点头,转头看了看唐楚阳三人,又继续开口道:

    “佛门金光对鬼妖之物拥有极大克制效果,这无回洞便由我来打头阵吧。”

    说完话布衣也不待几人回话,双手合十默念经文,约莫三五息的时间之后,布衣灰白僧袍突然冒出淡淡金光,这金光明亮但却不刺目,甚至于给人一种非常柔和的感觉。

    “哼!不就是驱魔佛光么?有什么好卖弄的!”

    海大富见状,禁不住轻轻嘟囔了几声,要修最擅长的是治疗和控制法术,对上魔修(魔神系)或者天修(天帝系),一般很少有能稳胜的时候。

    而佛修极其擅长防御,并且天生克制魔修,魔修最讨厌的就是遇到佛门修士。

    而且佛修就算是对上天修,最差也能打成平手,强入龟壳一样的防御,从一开始就让佛修立于不败之地了。

    唯一能够克制佛门修士的就是妖修了,佛修之所以能够将攻击力最为强大的佛修弄的没脾气,无非就是依靠强悍的防御法术来和魔修打消耗战,基本上九成九的魔修都是被佛修拖死的。

    但妖修就不同了,妖修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恢复力超级强悍,比恢复能力第二强的天修足足高出三倍,除此之外,妖修的控制法术和恢复法术,让他们成为四大体系里野外生存能力最强的存在。

    佛修的消耗战术用到妖修这里,基本上就等于找虐了,那次布衣和海大富起冲突的时候,也就是布衣身上有佛门重宝,如果真要拼命,最终胜利的多半儿会是海大富。

    “驱魔佛光?……”

    唐楚阳喃喃重复了一句,驱魔佛光他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唐楚阳却觉得布衣身上的驱魔佛光不对,据他上辈子看过的佛家典籍记载,驱魔佛光又叫做九阳神光。

    具体的表现形式,应该是在脑后形成九层金环,而且就算是刚开始修炼的佛门修士,虽然没有九层金环,但最起码的佛光普照,光耀百丈也该是有的。

    可布衣的脑后虽然有金环,但却只有残缺的三分之一,并且金光看似纯正,但以唐楚阳的眼光来看,这金光太过虚浮了,有种刻意去追求显像效果的感觉。

    不过唐楚阳也没有贸然去问布衣,毕竟功法这东西,几乎是每个修士的忌讳,唐楚阳和布衣的关系再好,也不能随意置评人家的宗门功法。

    “还是等以后有机会了再说吧,毕竟我和布衣认识的时间还是太短,深厚的情义都是需要时间去洗涤和沉淀的,等以后真的能够生死相依了,我再传给他一些地球上的佛法好了……”

    布衣放出驱魔佛光之后,冲唐楚阳三人点了点头,便直接进入无回洞,海大富虽然满脸不服,却紧跟其后走了进去,无回洞不是妖修逞能的地方,殿后的人还是交给唐楚阳这个天修比较好。

    海大富进去之后,唐楚阳冲凌紫嫣点了点头示意她进去,四人虽然都是四相境的修士,但比起真实战力的话,凌紫嫣毫无疑问是最差的,甚至于跟唐楚阳三人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

    这倒不是说凌紫嫣就差到了不堪入目的地步,其实她不论是天赋资质,还是修为境界,都不逊色于唐楚阳三人,差的也就是大量的实战,和战斗意志方面的磨砺而已。

    这一点上,女人天生就弱于男人,五行大陆上实力强大的女修士也不是没有,只是相比于同级别的男性修士,在数量上显得比较稀少而已。

    无回洞九转十八环,比唐楚阳追踪掩日蜃蛟龟所在的万里洞,在规模上还要大出不少,四人进洞没多久便遇到的阻拦,不过却不是什么大麻烦。

    十几只四阶左右的鬼物不知发什么疯突然跑出来拦路,被布衣一个灭魔咒就给砸成了飞灰,尽管不是什么大麻烦,但也让唐楚阳几人真正谨慎了起来。

    至少无回洞不像葬骨平原那样,两个拦路的妖物都没有,既然刚进入无回洞就遇到的鬼物,这说明无回洞至少是有怪物留守的。(未完待续。。)–+15749303–>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