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诸位,邪恶的亡灵巫师已经被尊贵的炼金师明阳大人干掉了,现在亡灵没有了亡灵巫师的指挥,谁愿意跟随我特伦斯伯爵出城剿杀那些邪恶的亡灵!?”

    特伦斯站出来一吼,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城墙上竟然冷了场。

    很显然,不管是贵族军官还是祭司,随军法师包括那些士兵,都不太相信那么邪恶恐怖的亡灵巫师竟然会被干掉,何况还是一位应该不擅长战斗的炼金师大人。

    好吧,大家都尊敬炼金师大人,都知道炼金师大人对于一个国家的强大增幅作用,可问题是,那是邪恶的亡灵巫师,除了恶魔之外,就算他们最邪恶,最恐怖了。

    一个炼金师大人能够将亡灵巫师干掉,还是在那么多亡灵的保护下?

    别开玩笑了。

    当然,没有一个人会将心里话说出来得罪一位炼金师大人的,但也正是如此,所以冷场了。

    但很快就有声音响了起来:“我奥普斯西大人愿意跟随特伦斯伯爵出城一战!”

    嗯,是绿龙奥普斯西,贾可道将它叫了回来,正巧遇到冷场,在贾可道的授意下,绿龙奥普斯西自然是毫不犹豫的顶了上去。

    “我们出发!”

    而奥迪斯之前也接到了纸鹤,带着那一千多火焰甲兵与金刚护甲力士赶了过来。

    有了这些人马的助威。特伦斯也不算太过于丢脸,因而便大摇大摆的骑上了绿龙,带着火焰甲兵一干人马朝着王陵冲去。

    很快。就有贵族军官带着自己的部队追了上去,他们算是比较精明的,心里打的主意无非就是如果亡灵巫师真的挂掉了,那么这份功劳自己无论如何都要争取的,而如果亡灵巫师没挂,那么不用多说,立马逃走。

    当然。他们如果逃走的话,就不会回王城了。只要手下有人,到哪里都可以混下去。

    当然,有第一个人跟着出去,那么就有第二个。第三个,很快,城墙上的人都跟着出了城门朝着王陵杀去。

    就算是不信特伦斯言语的人,这时候也想通了。

    既然大家都出去了,如果败了的话,这城也不用守了,倒不如跟着过去,也算出一把力,死了也甘心了。

    且不提跟着出城的人心里是各种心思缭乱。只说贾可道在绿龙飞上高空后,便从城墙上飞射了出去,待到要落地的时候。连续不断的点动地面,堪堪才没有被陷入地下去。

    要说贾可道如果也骑上绿龙的话,那绿龙的速度会受到影响不说,特伦斯的气势也会被贾可道分走,而贾可道也没有想要多出名的念头,就算是现在这个炼金师的身份。很快要会被抛弃掉了。

    很快,贾可道就赶到了王陵外围。此时绿龙已经开始在天上向下不断吐出龙息,而特伦斯已经回到了火焰甲兵里,与奥迪斯一并带着他们朝着亡灵杀去,那些跟在他们后面的人各自抱团,与亡灵激战了起来。

    到了这个地方,大家都能够看出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那些亡灵都朝着王陵里涌入,不踏入王陵内,那些亡灵就不会对他们攻击。

    如此一来,那些弓箭手,法师,祭司倒是舒服了,站得远远的朝着王陵射出箭矢,魔法乃至于神术。

    倒是那些普通士兵和近战职业者不得不冒着一点危险靠近王陵厮杀。

    这时,贾可道则是径直冲入了王陵之中,所有拦路的亡灵直接就被撞飞了出去。

    以贾可道为中心,随即便出现了一片延伸出去的辐射线。

    每一头被贾可道撞飞的亡灵就好似一枚炮弹在亡灵群里撞出一条通道来,而被这头亡灵碰到的亡灵,只会有一个下场,那么就是被撞成碎片和肉酱。

    之前,贾可道并没有肉搏的想法,但莫名之间,看到别人杀声一起,自己体内的巴蛇血脉就不知不觉的沸腾了起来。

    这种沸腾让他有一种很难受的感觉,感觉自己好似就要爆炸一样。

    反倒是与那些亡灵撞击之后,大量阴气冲入体内,随即被体内好似火焰一样的炽热感驱散,但由此贾可道就能够感觉这种充斥在自己体内的爆炸感会减弱很多。

    因而那些可怜的亡灵就成为贾可道借以平息体内爆炸感的道具。

    但这种缓解仅仅只是暂时的。

    贾可道能够感觉到,自己若是停止下来的话,就会发生一种自己不太情愿的事情。

    究竟是什么事情,贾可道也不太明白,但不受自己控制的事情,贾可道一向都是不太愿意去做的。

    那意味着不受控制的变化或者灾难。

    对于这种预感,贾可道是不会搞错的。

    但很快,这种与亡灵之间的冲撞也渐渐失去了效果。

    说实话,贾可道这位炼金师冲入王陵之中倒是让不少正犹豫是否参战的人大吃一惊。

    这位炼金师大人不会是炼金炼得头脑出问题了吧?

    但下一刻,那些被撞得好似炮弹一样四处乱飞的亡灵,以及被二次撞击变成碎片,肉酱的亡灵,让他们看得目瞪口呆。

    这太不可思议了。

    什么时候,炼金师也有这样强大的近战搏杀能力了?

    难道说这位炼金师大人在自己身上做了炼金试验?将自己改造成为了一头炼金战斗傀儡?

    炼金师真是太疯狂了。

    很快,贾可道体内的巴蛇血脉就蔓延到了全身,原本隐在皮肤之下的青黑色鳞片开始一片片的浮现出来,并且贾可道的体型开始不断前后拉伸膨胀了起来。

    这种膨胀拉伸使得贾可道再也无法跑动,不得不趴在了地上。

    见到敌人不动了,那些骷髅开始疯狂的扑了上去,很快在贾可道上面就堆起了一座骨山,数以千计的骷髅爬上爬下,想要攻击被压在下面的贾可道。

    看到这一幕,那些观战的人不由得心生警惕,难道那位亡灵巫师还没死么?

    否则的话,那位炼金师大人之前那么神勇,现在却被那些骨头架子给解决掉了?

    在他们的眼里,炼金师大人无疑是受到亡灵巫师的暗算。

    “快去救……”

    一个还略有几分正义感的小贵族,不由得叫喊了起来,并且自己冲了上去,但跟在他身后的只有自己家族里的几个私兵。(未完待续)

第三百五十三章 自作自受    被唐楚阳满是好奇的目光盯着,凌紫嫣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期期艾艾地把事情经过陈述了一遍。

    修士虽然寒暑不惧,尘埃不沾,但在元神涣散无法自动护体的情况下就起不到作用了,因此布衣和海大富身上沾满了泥土,看起来很是邋遢。

    唐楚阳当时急着救人,只是草草收拾了一下布衣,就开始使用入梦神通救人,也没顾上海大富。

    等布衣被唤醒之后,唐楚阳怕时间耽搁的久了不好,没有为海大富清理就直接开始救人了。

    唐楚阳入梦之后,凌紫嫣见海大富一身泥土,搞得跟一尊泥胎似的邋遢无比,但照顾唐楚阳她没什么心理负担,伺候海大富这个初次见面的人就做不到了。

    因此清理海大富身体的事情,就落到了在场唯一闲着的另一个男人布衣身上了,清理身体嘛,当然得把衣衫脱掉了,而海大富醒过来的时候,布衣正扯开了他的衣衫,清理他的胸部。

    然后误会就这么产生了,海大富亲眼看到自己清白的身体被布衣这个小秃驴非礼了,顿时羞怒交加。

    而布衣只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才勉为其难地为海大富清理身体,被人这么愿望岂能受得了?

    “果然是天生犯冲啊……”``

    唐楚阳抽着嘴角感叹,心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欢喜冤家?不过性别上有些不对路啊!

    唐楚阳正想开口劝说几句,却突然感觉到识海里的小茶壶不断骚扰他的元神,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唐楚阳眉头一皱,将意识沉入识海。

    “你又搞什么鬼?”

    “这个人归我了!”

    小茶壶晃了晃拳头大的身体。把一段图像传给了唐楚阳,画面上一名面容俊逸的青年正闭目躺在地上。似乎昏迷了过去。

    “琅邪老怪?”

    唐楚阳诧异地看了小茶壶一眼,想起这老怪可是被凌紫嫣恨死了,而且,琅邪老怪可是潮汐山各大主城的通缉犯,带回去绝对能换来不少贡献和物资奖励,唐楚阳可不想这么随便就交给小茶壶。

    “你要他干什么?这人不能给你,我还有大用!”

    “那也没有让我改造之后,对你的作用更大!”

    小茶壶的语气相当自信,似乎唐楚阳不把琅邪老怪给它。绝对会遗憾终生一样。

    “改造?”唐楚阳更加诧异了。

    “对,改造!我需要他的元神,但我也不会白拿了你的好处,此人肉身强度已经不逊于一般的天神,交给我,一月之内我还你一尊天兵傀儡!听好,是肉身不逊于上界天神的天兵!”

    “嘶!……”

    唐楚阳闻言,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一阶守护神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但一尊不逊于上界天神的一阶天兵,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一个是暂借,一个是永久存在。这完全是两个级别存在。

    而且,就算是唐楚阳的神选者契约,也不过是能借到上界守护神的一成实力而已。如果是一尊完整的一阶天神,那实力该强到什么地步?

    总之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能难道甲级契约的修士。在五行大陆上已经属于顶尖的精英群体了,但甲级契约也就是能借用守护神百分之一的实力而已。

    如果唐楚阳能够得到一尊完全体的一阶天兵。除了不能飞行之外,这尊天兵实力最差也能和天位修士召唤的守护神对撼了!

    如果在经过唐楚阳的武装和改造,就算对上七阶的王者也应该不会逊色太多,这样比起用琅邪老怪的脑袋换资源,似乎要划算太多了。

    “成交!”

    唐楚阳没有考虑太久便同意了这笔交易,他虽然无法完全信任小茶壶,但对小茶壶的实力还是很重视的,既然小茶壶这么说了,那它肯定是能够做到的。

    交易谈成,唐楚阳意识回归本体,不理针锋相对的布衣和海大富,几步走到扔在湖边的琅邪老怪身边,眉心倏然射出一道红光将琅邪老怪的躯体笼罩,等红光消散,琅邪老怪也消失不见。

    “咦?楚阳,你把琅邪老怪弄哪去了?!”

    海大富几乎在第一时间就闪身到了唐楚阳身边,将一具活人的身体储存起来,储物装备是绝对做不到的,因为就算是五行大陆上最强大的储物装备,也不具备储存活物的能力。

    这时候布衣和凌紫嫣也跟了过来,望向唐楚阳的目光充满了惊异,显然被惊到的显然不止海大富一个人。

    布衣和凌紫嫣目光好奇地望着唐楚阳,虽然没有说话,但清澈目光里透出的疑惑和海大富也没多大区别。

    “前段时间在万鬼窟的时候,我有幸收到了一件古宝,这件古宝相当特殊,里面有一方小天地,能够将生命物体收入其中……”

    这个理由当然是唐楚阳胡编滥造的,不过他知道五行大陆上确实有这样的宝贝,而且数量虽然不多,但也不算少,九成九全是都是传自荒古的古宝。

    “原来是古宝!”

    海大富,布衣,凌紫嫣三人闻言,顿时一脸恍悟之色,中古时期以后的修士,都是不具备炼制能够收摄活物的法宝的,但上古,远古,以及荒古时期,这样的大能者可不在少数。

    “你小子行啊,连这样的宝贝都能换到?我们霸神宗传承足足万年,满打满算也就两件这一类的宝物而已,你一个小家族出身的修士,竟然能够混到一件,实在太没天理了!”

    海大富脸上带着再明显不过的艳羡之色,内有乾坤的古宝虽然大多都没有什么太强大的攻防能力,但对于移植天地灵材。乃至于饲养灵兽,都是拥有超乎想象好处的。

    霸神宗那两件古宝。就是专门用于养殖灵兽,以及培植稀少天地灵材用的。可以说是霸神宗不多的镇宗重宝!

    布衣和凌紫嫣也是一脸的惊叹之色,内有乾坤的古宝在大多数时候,比之一些威力巨大的古宝都要珍贵百十倍,唐楚阳能够得到一件,还真是天大的福缘。

    “运气好而已……”

    见这么容易就糊弄住了海大富三人,唐楚阳也微微松口气,小茶壶的来头似乎很大,在没弄清楚它的具体出身之前,唐楚阳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小茶壶的存在。

    “还是你炼制的灵符够好啊!不然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福缘?”

    海大富摇头感叹。前几天唐楚阳几百几千的炼制超品将符对他的刺激实在太大了,就超品将符的稀有性和价值而言,百十张换一件古宝简直不要太轻松,而且还是捡好的挑!

    有了唐楚阳转移话题,海大富和布衣也不再为此前的事情纠缠不休,三人转而开始商量怎么尽快通过葬骨平原,因为琅邪老怪的出现,唐楚阳三人已经耽搁了好几天时间。

    现在该解决的也都解决完了,三人也不打算继续停留在这里浪费时间。不过临离开之前,唐楚阳和海大富,布衣三人也没忘了到火树银花林搜刮一遍。

    虽然整个树林大多数的火树银花都被唐楚阳抽了半死,但深埋于底下的灵根并未受到多大损害。没有了唐楚阳对周遭天地元气的疯狂吞噬,整个火树银花林都在快速地恢复着。

    唐楚阳三人也没干那种杀鸡取卵的事情,只是挑了一部分恢复最好的火树银花。采掘了几十株之后就离开了这里。

    离开之前,布衣和海大富多少有些遗憾。因为那只应该非常虚弱的‘蜚’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那可是一直神兽啊。如果能够找到它的话,凭借唐楚阳三人联手,应该可以抓住的。

    “可惜了……”

    唐楚阳也有些遗憾,他已经知道了神兽对于一方势力的重要性,如果能够抓住这只蜚的话,带回唐家当做护族神兽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身为麻衣相士,唐楚阳对机缘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非常迷信,既然没有找到那只蜚,他就觉得应该是这尊神兽不属于唐家,虽然心里遗憾,但也没有刻意去强求。

    反正以后的时间还长着呢,唐楚阳觉得以他的见识,随着自身实力的不断提升和强大,神兽虽然稀有而强大,但他早晚会给唐家抓到的。

    “到时候咱抓两只,一只看家,一只拿来当坐骑!”

    想起地球上流传颇广的恶搞之言,唐楚阳禁不住拿出来安慰了一下,其实他不担心找不到神兽看家,等将来实力足够强大了,直接从上界往下请就是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让唐楚阳比较纠结,那就是凌紫嫣不打算再和凌央泽联系了,或者说,不打算再继续回到长生皇朝了,这位容颜绝美的小女子,打算今后跟着唐楚阳过日子了。

    “你是大陆上知名的四大皇朝之一的皇朝公主,我只是关外偏僻之地的小家族继承人,咱们两个的身份差距有些大啊……”

    这是唐楚阳劝解凌紫嫣的话,他虽然也很像去个漂亮的不像话的老婆,而且对凌紫嫣也拥有足够的好感,但婚姻大事事关未来,尤其是寿元不知数的修士,这个时间还要更加漫长。

    如果不是心甘情愿,两情相悦,来自现代社会的唐楚阳太清楚会有什么后果了。

    “你说的,我敢嫁,你就敢娶,难道你想反悔?!”

    凌紫嫣表情淡淡,却极为认真的一句话,就把唐楚阳问得彻底没言语了,因为这话确实是他说的。

    “自作自受啊……”

    带着这样的感叹,唐楚阳一行四人结伴而行,开始进入更加危险的葬骨平原。(未完待续……)R1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