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被唐楚阳满是好奇的目光盯着,凌紫嫣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期期艾艾地把事情经过陈述了一遍。

    修士虽然寒暑不惧,尘埃不沾,但在元神涣散无法自动护体的情况下就起不到作用了,因此布衣和海大富身上沾满了泥土,看起来很是邋遢。

    唐楚阳当时急着救人,只是草草收拾了一下布衣,就开始使用入梦神通救人,也没顾上海大富。

    等布衣被唤醒之后,唐楚阳怕时间耽搁的久了不好,没有为海大富清理就直接开始救人了。

    唐楚阳入梦之后,凌紫嫣见海大富一身泥土,搞得跟一尊泥胎似的邋遢无比,但照顾唐楚阳她没什么心理负担,伺候海大富这个初次见面的人就做不到了。

    因此清理海大富身体的事情,就落到了在场唯一闲着的另一个男人布衣身上了,清理身体嘛,当然得把衣衫脱掉了,而海大富醒过来的时候,布衣正扯开了他的衣衫,清理他的胸部。

    然后误会就这么产生了,海大富亲眼看到自己清白的身体被布衣这个小秃驴非礼了,顿时羞怒交加。

    而布衣只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才勉为其难地为海大富清理身体,被人这么愿望岂能受得了?

    “果然是天生犯冲啊……”``

    唐楚阳抽着嘴角感叹,心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欢喜冤家?不过性别上有些不对路啊!

    唐楚阳正想开口劝说几句,却突然感觉到识海里的小茶壶不断骚扰他的元神,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唐楚阳眉头一皱,将意识沉入识海。

    “你又搞什么鬼?”

    “这个人归我了!”

    小茶壶晃了晃拳头大的身体。把一段图像传给了唐楚阳,画面上一名面容俊逸的青年正闭目躺在地上。似乎昏迷了过去。

    “琅邪老怪?”

    唐楚阳诧异地看了小茶壶一眼,想起这老怪可是被凌紫嫣恨死了,而且,琅邪老怪可是潮汐山各大主城的通缉犯,带回去绝对能换来不少贡献和物资奖励,唐楚阳可不想这么随便就交给小茶壶。

    “你要他干什么?这人不能给你,我还有大用!”

    “那也没有让我改造之后,对你的作用更大!”

    小茶壶的语气相当自信,似乎唐楚阳不把琅邪老怪给它。绝对会遗憾终生一样。

    “改造?”唐楚阳更加诧异了。

    “对,改造!我需要他的元神,但我也不会白拿了你的好处,此人肉身强度已经不逊于一般的天神,交给我,一月之内我还你一尊天兵傀儡!听好,是肉身不逊于上界天神的天兵!”

    “嘶!……”

    唐楚阳闻言,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一阶守护神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但一尊不逊于上界天神的一阶天兵,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一个是暂借,一个是永久存在。这完全是两个级别存在。

    而且,就算是唐楚阳的神选者契约,也不过是能借到上界守护神的一成实力而已。如果是一尊完整的一阶天神,那实力该强到什么地步?

    总之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能难道甲级契约的修士。在五行大陆上已经属于顶尖的精英群体了,但甲级契约也就是能借用守护神百分之一的实力而已。

    如果唐楚阳能够得到一尊完全体的一阶天兵。除了不能飞行之外,这尊天兵实力最差也能和天位修士召唤的守护神对撼了!

    如果在经过唐楚阳的武装和改造,就算对上七阶的王者也应该不会逊色太多,这样比起用琅邪老怪的脑袋换资源,似乎要划算太多了。

    “成交!”

    唐楚阳没有考虑太久便同意了这笔交易,他虽然无法完全信任小茶壶,但对小茶壶的实力还是很重视的,既然小茶壶这么说了,那它肯定是能够做到的。

    交易谈成,唐楚阳意识回归本体,不理针锋相对的布衣和海大富,几步走到扔在湖边的琅邪老怪身边,眉心倏然射出一道红光将琅邪老怪的躯体笼罩,等红光消散,琅邪老怪也消失不见。

    “咦?楚阳,你把琅邪老怪弄哪去了?!”

    海大富几乎在第一时间就闪身到了唐楚阳身边,将一具活人的身体储存起来,储物装备是绝对做不到的,因为就算是五行大陆上最强大的储物装备,也不具备储存活物的能力。

    这时候布衣和凌紫嫣也跟了过来,望向唐楚阳的目光充满了惊异,显然被惊到的显然不止海大富一个人。

    布衣和凌紫嫣目光好奇地望着唐楚阳,虽然没有说话,但清澈目光里透出的疑惑和海大富也没多大区别。

    “前段时间在万鬼窟的时候,我有幸收到了一件古宝,这件古宝相当特殊,里面有一方小天地,能够将生命物体收入其中……”

    这个理由当然是唐楚阳胡编滥造的,不过他知道五行大陆上确实有这样的宝贝,而且数量虽然不多,但也不算少,九成九全是都是传自荒古的古宝。

    “原来是古宝!”

    海大富,布衣,凌紫嫣三人闻言,顿时一脸恍悟之色,中古时期以后的修士,都是不具备炼制能够收摄活物的法宝的,但上古,远古,以及荒古时期,这样的大能者可不在少数。

    “你小子行啊,连这样的宝贝都能换到?我们霸神宗传承足足万年,满打满算也就两件这一类的宝物而已,你一个小家族出身的修士,竟然能够混到一件,实在太没天理了!”

    海大富脸上带着再明显不过的艳羡之色,内有乾坤的古宝虽然大多都没有什么太强大的攻防能力,但对于移植天地灵材。乃至于饲养灵兽,都是拥有超乎想象好处的。

    霸神宗那两件古宝。就是专门用于养殖灵兽,以及培植稀少天地灵材用的。可以说是霸神宗不多的镇宗重宝!

    布衣和凌紫嫣也是一脸的惊叹之色,内有乾坤的古宝在大多数时候,比之一些威力巨大的古宝都要珍贵百十倍,唐楚阳能够得到一件,还真是天大的福缘。

    “运气好而已……”

    见这么容易就糊弄住了海大富三人,唐楚阳也微微松口气,小茶壶的来头似乎很大,在没弄清楚它的具体出身之前,唐楚阳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小茶壶的存在。

    “还是你炼制的灵符够好啊!不然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福缘?”

    海大富摇头感叹。前几天唐楚阳几百几千的炼制超品将符对他的刺激实在太大了,就超品将符的稀有性和价值而言,百十张换一件古宝简直不要太轻松,而且还是捡好的挑!

    有了唐楚阳转移话题,海大富和布衣也不再为此前的事情纠缠不休,三人转而开始商量怎么尽快通过葬骨平原,因为琅邪老怪的出现,唐楚阳三人已经耽搁了好几天时间。

    现在该解决的也都解决完了,三人也不打算继续停留在这里浪费时间。不过临离开之前,唐楚阳和海大富,布衣三人也没忘了到火树银花林搜刮一遍。

    虽然整个树林大多数的火树银花都被唐楚阳抽了半死,但深埋于底下的灵根并未受到多大损害。没有了唐楚阳对周遭天地元气的疯狂吞噬,整个火树银花林都在快速地恢复着。

    唐楚阳三人也没干那种杀鸡取卵的事情,只是挑了一部分恢复最好的火树银花。采掘了几十株之后就离开了这里。

    离开之前,布衣和海大富多少有些遗憾。因为那只应该非常虚弱的‘蜚’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那可是一直神兽啊。如果能够找到它的话,凭借唐楚阳三人联手,应该可以抓住的。

    “可惜了……”

    唐楚阳也有些遗憾,他已经知道了神兽对于一方势力的重要性,如果能够抓住这只蜚的话,带回唐家当做护族神兽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身为麻衣相士,唐楚阳对机缘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非常迷信,既然没有找到那只蜚,他就觉得应该是这尊神兽不属于唐家,虽然心里遗憾,但也没有刻意去强求。

    反正以后的时间还长着呢,唐楚阳觉得以他的见识,随着自身实力的不断提升和强大,神兽虽然稀有而强大,但他早晚会给唐家抓到的。

    “到时候咱抓两只,一只看家,一只拿来当坐骑!”

    想起地球上流传颇广的恶搞之言,唐楚阳禁不住拿出来安慰了一下,其实他不担心找不到神兽看家,等将来实力足够强大了,直接从上界往下请就是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情让唐楚阳比较纠结,那就是凌紫嫣不打算再和凌央泽联系了,或者说,不打算再继续回到长生皇朝了,这位容颜绝美的小女子,打算今后跟着唐楚阳过日子了。

    “你是大陆上知名的四大皇朝之一的皇朝公主,我只是关外偏僻之地的小家族继承人,咱们两个的身份差距有些大啊……”

    这是唐楚阳劝解凌紫嫣的话,他虽然也很像去个漂亮的不像话的老婆,而且对凌紫嫣也拥有足够的好感,但婚姻大事事关未来,尤其是寿元不知数的修士,这个时间还要更加漫长。

    如果不是心甘情愿,两情相悦,来自现代社会的唐楚阳太清楚会有什么后果了。

    “你说的,我敢嫁,你就敢娶,难道你想反悔?!”

    凌紫嫣表情淡淡,却极为认真的一句话,就把唐楚阳问得彻底没言语了,因为这话确实是他说的。

    “自作自受啊……”

    带着这样的感叹,唐楚阳一行四人结伴而行,开始进入更加危险的葬骨平原。(未完待续……)R12 )

第392章、露脸    ps:有书友说要给贫道生猴子,吓得贫道的嫩菊都不由得一阵紧缩,福生无量天尊,对于这生猴子一事,贫道着实是有心而无力啊。另外感谢纯银世纪的打赏。

    说着话的同时,西提密斯便开始调集所有的亡灵朝着墓地涌来,在西提密斯看来,只要自己安全,那么亡灵涌来,对方就算是再厉害也得落荒而逃。

    至于干掉对方,西提密斯是不抱什么希望的,他甚至于怀疑对方是一位魔导师!那可是要比大剑师,大主祭还要厉害得多的绝世强者了。

    西提密斯一边调集着亡灵,一边将地宫里的布置激活,以防止对方直接冲入地宫来。

    此时地宫表面已经浮现出一些黑色符文,并且无数的白骨朝外长出,数息时间,整个地宫就被一片白骨所包裹。

    “这可是我的白骨牢笼!坚不可摧!”

    西提密斯一边叫喊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寻找到一口棺材躺了进去。

    但他却不知道,贾可道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他,即便是隔着整座地宫。

    贾可道也没有多话,右手之上的黑色小印就飞上了天空,片刻之后便疾速膨胀起来,化为一座方石山峰,朝着地宫落下。

    那西提密斯大概也有什么手段能够看到外面,一见到那方石山峰就不由得打个了哆嗦,数日之前,这玩意的威力,他可是见识过的。

    一下就将数以千计的骷髅僵尸砸成碎片。

    在他眼里。已经算是传说中神明的神器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玩意就是对方的武器。

    “我投……”

    西提密斯的求饶声尚未传出,就听得外面传来一声巨响。

    随即整座地宫就好似马上要坍塌一般。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西提密斯所谓的白骨牢笼若是用来对付那些什么主祭,剑师等等强者倒是再合适不过了。

    但在贾可道的面前,这种乌龟壳的防御,未免有些太过于可笑了。

    照山印向下一落,地宫外面的白骨牢笼就好似玻璃一样粉碎开来,随后地宫跟着塌陷下去。

    如果不是贾可道这时将照山印给收了回去的话,恐怕整座地宫就被压成一片实地了。

    随后贾可道招来数十个灰巾力士。将地宫挖开,将那个西提密斯躺着的棺材给取了出来。

    尚未等那个西提密斯有什么举动。贾可道就在那棺材上贴了一道真梦符。

    这真梦符也是炼气化神下层才能够绘制的符箓,只要那西提密斯挨着这棺材,那么就会被符箓之力直接拖入到梦境之中,极为真实的梦境。而梦境的内容则是直接映射西提密斯的内心所想。

    也就是说只要没人打扰,那么这位西提密斯恐怕在梦境里就很难醒转过来了。

    毕竟现实的残酷和梦境里自己的*得到实现,那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将西提密斯抓住后,贾可道将其棺材丢入了道德经,随后便飞到五六百米的空中,看了看地面上的情况。

    此时那个多手恐怖骑士已经陷入到无数亡灵形成的大海之中。

    不过,其还是声势震天,每一次拳头砸出,就能够将数十骷髅砸成碎片。

    这些亡灵所接到的最后命令是涌入墓地。干掉所有的敌人。

    而眼前这头亡灵怪兽毫无疑问就是敌人,因而多手恐怖骑士就好似一枚巨号的磁铁,将那些亡灵尽数吸引在自己身边。

    这多手恐怖骑士固然厉害。但亡灵的数量却完全将它给压制。

    干掉一百只亡灵,却会有一千只亡灵涌来,并且那些亡灵只要没被尽数砸成碎片,能够动弹,就不会放弃对它的攻击。

    不过眼前这一幕,对于贾可道来说。却是再舒服不过了。

    照天印丢上了天空,随后疾速落下。将那些密集的亡灵照在下面,轰然一声,数以千计的亡灵就被砸成了碎片和肉酱。

    多手恐怖骑士在里面吸引亡灵,而贾可道则是选择亡灵密集之处落下照天印。

    仅仅十多次照天印的轰击,就将数以万计的亡灵再度送进了死亡。

    贾可道不由的叹息一声,别看这照天印砸下去痛快无比,实际上效率并不高。

    若是那万鸦壶造出来的话,像眼前这些亡灵,不说挥手便灭,但至少要不了多久时间。

    这照天印说白了实际上是单体攻击,每一次攻击威力极大,但也就只能攻击照天印所笼罩的那么点地方,而万鸦壶就不一样了,一万头火鸦放出来,单体威力不怎么样,但用来对付这些数量上百万的亡灵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要说砸了这么十多下,贾可道的阳神也有些疲劳了。

    贾可道想了想,这事情也不能自己一个人给做完了,随即便快速飞回了王城,朝着肉身一落。

    待到肉身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贾可道便推开房门,朝着特伦斯吩咐道:“那亡灵巫师已被本尊击杀,现在你去通知他们,随你一起出城剿杀亡灵。”

    特伦斯一听不由得大喜,要说这亡灵虽说多如牛毛,但若是没有了亡灵巫师的指挥,那就是一盘散沙,对付起来是再容易不过的了。

    待到贾可道与特伦斯两人赶到城墙时,城墙上那些贵族军官,祭司,随军法师都在相互争论之中。

    而争论的重点就是应不应该出城。

    在这之前,那些亡灵突然之间尽数朝着王陵方向移动,因而这王城的围也就自然解除了。

    那些贵族军官就提议立马逃出城去,若是等到那些亡灵回来,就算是想要逃都是不可能的了。

    但随军法师与祭司们都要稳重一些,他们担心这是亡灵巫师布下的陷阱,等到大家一出城,那些亡灵就会包围过来,到时候,在平坦的荒野之中,可就没有城墙可以依仗,只能与亡灵混战换命了。

    很显然,这些随军法师与祭司如果陷入重围的话,绝对要比那些贵族军官死得更快,由于担心安全问题,所以他们提出了反对意见。

    听到他们的争论,特伦斯都要笑出声来了,看来今天合该自己扬名立万了。

    而贾可道也示意特伦斯出面。

    毕竟这样的事情,谁领头的话,恐怕其声势将会攀升到极致,这对于土地神信仰的发展有着极大的好处。(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