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有书友说要给贫道生猴子,吓得贫道的嫩菊都不由得一阵紧缩,福生无量天尊,对于这生猴子一事,贫道着实是有心而无力啊。另外感谢纯银世纪的打赏。

    说着话的同时,西提密斯便开始调集所有的亡灵朝着墓地涌来,在西提密斯看来,只要自己安全,那么亡灵涌来,对方就算是再厉害也得落荒而逃。

    至于干掉对方,西提密斯是不抱什么希望的,他甚至于怀疑对方是一位魔导师!那可是要比大剑师,大主祭还要厉害得多的绝世强者了。

    西提密斯一边调集着亡灵,一边将地宫里的布置激活,以防止对方直接冲入地宫来。

    此时地宫表面已经浮现出一些黑色符文,并且无数的白骨朝外长出,数息时间,整个地宫就被一片白骨所包裹。

    “这可是我的白骨牢笼!坚不可摧!”

    西提密斯一边叫喊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寻找到一口棺材躺了进去。

    但他却不知道,贾可道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他,即便是隔着整座地宫。

    贾可道也没有多话,右手之上的黑色小印就飞上了天空,片刻之后便疾速膨胀起来,化为一座方石山峰,朝着地宫落下。

    那西提密斯大概也有什么手段能够看到外面,一见到那方石山峰就不由得打个了哆嗦,数日之前,这玩意的威力,他可是见识过的。

    一下就将数以千计的骷髅僵尸砸成碎片。

    在他眼里。已经算是传说中神明的神器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玩意就是对方的武器。

    “我投……”

    西提密斯的求饶声尚未传出,就听得外面传来一声巨响。

    随即整座地宫就好似马上要坍塌一般。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西提密斯所谓的白骨牢笼若是用来对付那些什么主祭,剑师等等强者倒是再合适不过了。

    但在贾可道的面前,这种乌龟壳的防御,未免有些太过于可笑了。

    照山印向下一落,地宫外面的白骨牢笼就好似玻璃一样粉碎开来,随后地宫跟着塌陷下去。

    如果不是贾可道这时将照山印给收了回去的话,恐怕整座地宫就被压成一片实地了。

    随后贾可道招来数十个灰巾力士。将地宫挖开,将那个西提密斯躺着的棺材给取了出来。

    尚未等那个西提密斯有什么举动。贾可道就在那棺材上贴了一道真梦符。

    这真梦符也是炼气化神下层才能够绘制的符箓,只要那西提密斯挨着这棺材,那么就会被符箓之力直接拖入到梦境之中,极为真实的梦境。而梦境的内容则是直接映射西提密斯的内心所想。

    也就是说只要没人打扰,那么这位西提密斯恐怕在梦境里就很难醒转过来了。

    毕竟现实的残酷和梦境里自己的*得到实现,那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将西提密斯抓住后,贾可道将其棺材丢入了道德经,随后便飞到五六百米的空中,看了看地面上的情况。

    此时那个多手恐怖骑士已经陷入到无数亡灵形成的大海之中。

    不过,其还是声势震天,每一次拳头砸出,就能够将数十骷髅砸成碎片。

    这些亡灵所接到的最后命令是涌入墓地。干掉所有的敌人。

    而眼前这头亡灵怪兽毫无疑问就是敌人,因而多手恐怖骑士就好似一枚巨号的磁铁,将那些亡灵尽数吸引在自己身边。

    这多手恐怖骑士固然厉害。但亡灵的数量却完全将它给压制。

    干掉一百只亡灵,却会有一千只亡灵涌来,并且那些亡灵只要没被尽数砸成碎片,能够动弹,就不会放弃对它的攻击。

    不过眼前这一幕,对于贾可道来说。却是再舒服不过了。

    照天印丢上了天空,随后疾速落下。将那些密集的亡灵照在下面,轰然一声,数以千计的亡灵就被砸成了碎片和肉酱。

    多手恐怖骑士在里面吸引亡灵,而贾可道则是选择亡灵密集之处落下照天印。

    仅仅十多次照天印的轰击,就将数以万计的亡灵再度送进了死亡。

    贾可道不由的叹息一声,别看这照天印砸下去痛快无比,实际上效率并不高。

    若是那万鸦壶造出来的话,像眼前这些亡灵,不说挥手便灭,但至少要不了多久时间。

    这照天印说白了实际上是单体攻击,每一次攻击威力极大,但也就只能攻击照天印所笼罩的那么点地方,而万鸦壶就不一样了,一万头火鸦放出来,单体威力不怎么样,但用来对付这些数量上百万的亡灵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要说砸了这么十多下,贾可道的阳神也有些疲劳了。

    贾可道想了想,这事情也不能自己一个人给做完了,随即便快速飞回了王城,朝着肉身一落。

    待到肉身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贾可道便推开房门,朝着特伦斯吩咐道:“那亡灵巫师已被本尊击杀,现在你去通知他们,随你一起出城剿杀亡灵。”

    特伦斯一听不由得大喜,要说这亡灵虽说多如牛毛,但若是没有了亡灵巫师的指挥,那就是一盘散沙,对付起来是再容易不过的了。

    待到贾可道与特伦斯两人赶到城墙时,城墙上那些贵族军官,祭司,随军法师都在相互争论之中。

    而争论的重点就是应不应该出城。

    在这之前,那些亡灵突然之间尽数朝着王陵方向移动,因而这王城的围也就自然解除了。

    那些贵族军官就提议立马逃出城去,若是等到那些亡灵回来,就算是想要逃都是不可能的了。

    但随军法师与祭司们都要稳重一些,他们担心这是亡灵巫师布下的陷阱,等到大家一出城,那些亡灵就会包围过来,到时候,在平坦的荒野之中,可就没有城墙可以依仗,只能与亡灵混战换命了。

    很显然,这些随军法师与祭司如果陷入重围的话,绝对要比那些贵族军官死得更快,由于担心安全问题,所以他们提出了反对意见。

    听到他们的争论,特伦斯都要笑出声来了,看来今天合该自己扬名立万了。

    而贾可道也示意特伦斯出面。

    毕竟这样的事情,谁领头的话,恐怕其声势将会攀升到极致,这对于土地神信仰的发展有着极大的好处。(未完待续)

第三百五十三章 老婆,他们怎么了?    “海大富!还我命来!!!”

    一声凄惨诡异无比的声音陡然响起,惊得海大富猛然回头,只见天材地宝堆成的小山下,唐楚阳一脸狰狞地腾空而起,一双瞪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怨气。

    “楚阳?!你,你这是怎么了?!”

    突然看到一脸冤屈的唐楚阳,海大富吃惊大叫了起来,整个脑袋里都浆糊了起来,一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怎么了?你竟然问我怎么了?!”

    唐楚阳强忍着笑意,龇着牙一脸冤屈地盯着海大富,原本想好好逗逗这厮的,不过看海大富脸上的吃惊和欢心之色,唐楚阳最终还是有些不忍,继续开口道:“我如今生死未知,你不是要去抓神兽为我疗伤么?为何到现在还未曾回去?我死的好冤啊!!”

    “什么?!你,你已经……”

    海大富闻言当即大惊失色,经唐楚阳几句话刻意引导,他脑袋里浆糊一样纷乱的念头逐渐清晰,一段段原本被大乱的记忆被一条丝线贯穿,融合,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事件。

    “啊!我想起来了,楚阳你被强大的力量肆虐经脉,我和布衣是该去抓那只神兽了才对!这,这,我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海大富有些痛苦地拍着脑袋,一些琐碎的念头依然在不断的汇聚,相比于布衣,海大富的心性要更加赤诚一些,一句话才说完的功夫,海大富就突然安静了下来。

    ‘噗通’一声响,海大富重重地跪在白须老者的身前,‘嘭嘭嘭’连续磕了三个响头,这才抬头看着师尊慈祥红润的脸,红着眼圈,一字一顿道:“师尊,是徒儿心中执念太甚,劳累师尊不得安生,徒儿,徒儿知道今后该怎么做了……”

    说完又开始连连磕头,行完三跪九叩的大礼之后,身材魁梧,面目威严的白须老者突然微微一笑,雄壮的身躯突然化作一片淡紫色的粉末,凌空飘散在海大富面前。

    “师尊……”

    海大富有些不舍地抬了抬手,似是想要抓住什么,最终还是收回了手臂,双拳紧紧握在一起,这一次潮汐山之行,他是偷偷跑出来的,也不知道脾气暴躁的师尊知道之后,会气成什么样子。

    “哇,海老大,没想到你的意志竟然坚若磐石,我只不过随意点醒你一句,居然这么快就从心魔幻境中脱离出来,这方面,你可要比布衣强多了!”

    看到白发白须的魁梧老者消失,唐楚阳感觉无比惊讶,海大富居然前后不到几息时间,就轻易从心魔幻境中挣脱,这让唐楚阳心底里佩服无比。

    赤子之心,要过心境这一关实在太容易了,说起来,反倒是海大富比布衣更适合成为佛门修士。

    海大富闻言摇头,有些感慨地看了唐楚阳一眼,诚恳道:“我只是比较清楚自己心底里的执念而已,从小到大,我都只是为了这一执念活着,说起来也是因为这个,我在心境方面几乎如履平地,从未遇到过瓶颈……”

    “是救你的家人么?”

    唐楚阳想起之前听到的话,海大富的父母和小妹,似乎都被一个很强大的势力给抓走了。

    “对……”

    海大富点了点头,似乎被唐楚阳一句话给问到了记忆深处,原本清澈的眼神再次涣散起来,不过并未持续多久,海大富便突然晃了晃脑袋,一双星目重新恢复清明。

    “是什么样的势力?之前我听到了你和心魔的交谈,似乎是一个比八大顶尖宗门还要强大的势力,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朋友不多,可不想随便失去!”

    唐楚阳说话的速度并不快,语气也没有太大的波动,就好似在陈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海大富却从这些话里听到了一股子义不容辞的味道,有些感激地点了点头,却又摇头道:“找你帮忙是肯定的,不过不是现在,以咱们现在的实力,贸然行事的话,非但救不了人,反而会把咱们全部搭进去,还是等咱们的实力强大起来再说吧,最起码也得成为半神才行!”

    “半神……”

    唐楚阳重复了一句,也从这两个字里听出了事情的严重性,最差也得有半神的实力才能干的事情,不用想都知道,那个抓住了海大富家人的势力肯定是个更加可怕的庞然大物。

    见唐楚阳一脸若有所思,海大富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影响了唐楚阳,当下大笑着转移话题道:“哈哈,不要多想了楚阳,我的事情不是短时间内能解决的,对了,既然我都陷入了心魔幻境,布衣那个小秃驴怕也逃不过这一遭吧?那小子心里的执念是什么?”

    “呃,这个么,你还是亲自问他好了,我若是说出去的话布衣肯定会生气的,那可是他的逆鳞……”

    想起布衣这个佛门修士的执念,竟然佛家最为忌讳的**,才十五六的年纪,而且还是个从小在寺庙长大的和尚,心里头最大的心魔竟然是红颜知己!

    若不是亲眼所见,打死唐楚阳都想不到,布衣竟然是个春心萌动的小和尚。

    看唐楚阳表情肃穆,嘴角微微上翘的模样,海大富几乎想都没想便咋咋呼呼道:“哇!看你表情如此怪异,莫不是那小秃驴是想要还俗娶妻生子不成?!”

    “……”

    靠!这样也能看出来?海大富这厮该不会是有读心术吧?!唐楚阳吃惊地看着海大富,惊讶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过他可不想从自己这里把布衣的**给透露出去,面色一肃淡笑道:“海老大,**乃佛门修士首忌,你觉得布衣会触犯这么严重的禁忌么?”

    海大富闻言愣住,抬手拍了拍后颈,双眼精光闪闪地盯着唐楚阳的表情,不过唐楚阳的演技可是几十年摆摊炼出来的,任凭海大富火眼金睛,也看不出唐楚阳这话的真假。

    又盯着唐楚阳的表情看了好一会儿,发现这厮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海大富最终徒劳叹道:“说到也是,布衣那厮能在这般年纪,就拥有不逊于天位修士的实力,心境方面怕是稳若磐石,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唐楚阳海大富果然被误导了,心里禁不住暗暗松口气,怕继续待下去被海大富问出什么来,当下没好气提醒道:“你若是想要外面的肉身永远昏迷下去,咱们就继续在这里聊下去好了,反正我也不差这点儿时间……”

    海大富被唐楚阳这么一提醒,当即如同被针扎了屁股一样整个人都跳了起来,火急火燎大骂道:“妈拉个巴子的,竟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了,我在这里呆多久了?元神涣散超过三十六个时辰,哥哥我非得魂飞魄散不可!走走走!赶紧离开这里!”

    话说完,海大富一挥手,庞大无匹的宝库瞬间烟消云散,唐楚阳只觉眼前一黑,心中禁不住暗骂,你母亲啊!又来这一套,连个准备时间都不给就把小爷给踢出幻境了!

    意识回归本体,唐楚阳眼睛还没睁开就感觉一阵儿晕眩感席卷全身,连续施展两次‘入梦’神通,虽然是借助灵符做到的,但对他的元神来说也是超负荷使用了。

    这也导致唐楚阳意识回归的瞬间,虚弱无比的元神差点儿把他给直接带入昏迷状态,急忙收束心神,心中默念清心咒,唐楚阳艰难地调动着本命元气,直接转入调息状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楚阳的元神终于稳定了下来,平复了疯狂运转的元气,缓缓地睁开了双目,入目所见的场景,却突然让唐楚阳目瞪口呆地瞬间瞪大了眼睛。

    就在他身前一丈远的地方,海大富双手护胸,一脸柔弱凄苦地看着对面的布衣,而布衣则是一脸的愤怒之色,手里提着一根超过一丈长的禅杖,似乎正要砸下去。

    布衣身后,凌紫嫣一脸犹豫为难,半伸着娇嫩小手,似乎是想要拉住布衣,但却不知道在纠结着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这怪异场景一瞬间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实在太大,让刚刚清醒的唐楚阳看得有些发懵,短时间根本就理解不了,为什么眼前会出现这么一副让人费解的画面。

    “发生什么事情了?”唐楚阳莫名其妙地问道。

    “你醒了?”海大富转头惊喜地看着唐楚阳,随后想起了唐楚阳的问话,瞬间又一脸悲愤地指了指愤怒的布衣,如同被强-暴了的小姑娘一样,语气凄苦无比道:“你问他!!”

    “呃……”

    唐楚阳表情愕然,一边脑补,一边转向布衣,顺口问道:“布衣,你对海老大做什么了?”

    “我对他做什么?!”布衣的表情更加愤怒了,不过他的愤怒可不是针对唐楚阳的,双手抓着巨大的禅杖,拿下巴点了点对面的海大富,龇牙道:“你问他对我做了什么?!”

    “……”

    唐楚阳彻底蒙了,先看了看海大富,又转头看了看布衣,两人的表情一个凄苦,一个愤怒,如果只是从表情上分辨,显然海大富更像吃亏的一方。

    不过以唐楚阳对二人的了解,孰是孰非还真是难以分辨,索性直接无视二人,把目光转向了旁观者的凌紫嫣,好奇道:“老婆,他们怎么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