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海大富!还我命来!!!”

    一声凄惨诡异无比的声音陡然响起,惊得海大富猛然回头,只见天材地宝堆成的小山下,唐楚阳一脸狰狞地腾空而起,一双瞪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怨气。

    “楚阳?!你,你这是怎么了?!”

    突然看到一脸冤屈的唐楚阳,海大富吃惊大叫了起来,整个脑袋里都浆糊了起来,一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怎么了?你竟然问我怎么了?!”

    唐楚阳强忍着笑意,龇着牙一脸冤屈地盯着海大富,原本想好好逗逗这厮的,不过看海大富脸上的吃惊和欢心之色,唐楚阳最终还是有些不忍,继续开口道:“我如今生死未知,你不是要去抓神兽为我疗伤么?为何到现在还未曾回去?我死的好冤啊!!”

    “什么?!你,你已经……”

    海大富闻言当即大惊失色,经唐楚阳几句话刻意引导,他脑袋里浆糊一样纷乱的念头逐渐清晰,一段段原本被大乱的记忆被一条丝线贯穿,融合,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事件。

    “啊!我想起来了,楚阳你被强大的力量肆虐经脉,我和布衣是该去抓那只神兽了才对!这,这,我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海大富有些痛苦地拍着脑袋,一些琐碎的念头依然在不断的汇聚,相比于布衣,海大富的心性要更加赤诚一些,一句话才说完的功夫,海大富就突然安静了下来。

    ‘噗通’一声响,海大富重重地跪在白须老者的身前,‘嘭嘭嘭’连续磕了三个响头,这才抬头看着师尊慈祥红润的脸,红着眼圈,一字一顿道:“师尊,是徒儿心中执念太甚,劳累师尊不得安生,徒儿,徒儿知道今后该怎么做了……”

    说完又开始连连磕头,行完三跪九叩的大礼之后,身材魁梧,面目威严的白须老者突然微微一笑,雄壮的身躯突然化作一片淡紫色的粉末,凌空飘散在海大富面前。

    “师尊……”

    海大富有些不舍地抬了抬手,似是想要抓住什么,最终还是收回了手臂,双拳紧紧握在一起,这一次潮汐山之行,他是偷偷跑出来的,也不知道脾气暴躁的师尊知道之后,会气成什么样子。

    “哇,海老大,没想到你的意志竟然坚若磐石,我只不过随意点醒你一句,居然这么快就从心魔幻境中脱离出来,这方面,你可要比布衣强多了!”

    看到白发白须的魁梧老者消失,唐楚阳感觉无比惊讶,海大富居然前后不到几息时间,就轻易从心魔幻境中挣脱,这让唐楚阳心底里佩服无比。

    赤子之心,要过心境这一关实在太容易了,说起来,反倒是海大富比布衣更适合成为佛门修士。

    海大富闻言摇头,有些感慨地看了唐楚阳一眼,诚恳道:“我只是比较清楚自己心底里的执念而已,从小到大,我都只是为了这一执念活着,说起来也是因为这个,我在心境方面几乎如履平地,从未遇到过瓶颈……”

    “是救你的家人么?”

    唐楚阳想起之前听到的话,海大富的父母和小妹,似乎都被一个很强大的势力给抓走了。

    “对……”

    海大富点了点头,似乎被唐楚阳一句话给问到了记忆深处,原本清澈的眼神再次涣散起来,不过并未持续多久,海大富便突然晃了晃脑袋,一双星目重新恢复清明。

    “是什么样的势力?之前我听到了你和心魔的交谈,似乎是一个比八大顶尖宗门还要强大的势力,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朋友不多,可不想随便失去!”

    唐楚阳说话的速度并不快,语气也没有太大的波动,就好似在陈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海大富却从这些话里听到了一股子义不容辞的味道,有些感激地点了点头,却又摇头道:“找你帮忙是肯定的,不过不是现在,以咱们现在的实力,贸然行事的话,非但救不了人,反而会把咱们全部搭进去,还是等咱们的实力强大起来再说吧,最起码也得成为半神才行!”

    “半神……”

    唐楚阳重复了一句,也从这两个字里听出了事情的严重性,最差也得有半神的实力才能干的事情,不用想都知道,那个抓住了海大富家人的势力肯定是个更加可怕的庞然大物。

    见唐楚阳一脸若有所思,海大富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影响了唐楚阳,当下大笑着转移话题道:“哈哈,不要多想了楚阳,我的事情不是短时间内能解决的,对了,既然我都陷入了心魔幻境,布衣那个小秃驴怕也逃不过这一遭吧?那小子心里的执念是什么?”

    “呃,这个么,你还是亲自问他好了,我若是说出去的话布衣肯定会生气的,那可是他的逆鳞……”

    想起布衣这个佛门修士的执念,竟然佛家最为忌讳的**,才十五六的年纪,而且还是个从小在寺庙长大的和尚,心里头最大的心魔竟然是红颜知己!

    若不是亲眼所见,打死唐楚阳都想不到,布衣竟然是个春心萌动的小和尚。

    看唐楚阳表情肃穆,嘴角微微上翘的模样,海大富几乎想都没想便咋咋呼呼道:“哇!看你表情如此怪异,莫不是那小秃驴是想要还俗娶妻生子不成?!”

    “……”

    靠!这样也能看出来?海大富这厮该不会是有读心术吧?!唐楚阳吃惊地看着海大富,惊讶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过他可不想从自己这里把布衣的**给透露出去,面色一肃淡笑道:“海老大,**乃佛门修士首忌,你觉得布衣会触犯这么严重的禁忌么?”

    海大富闻言愣住,抬手拍了拍后颈,双眼精光闪闪地盯着唐楚阳的表情,不过唐楚阳的演技可是几十年摆摊炼出来的,任凭海大富火眼金睛,也看不出唐楚阳这话的真假。

    又盯着唐楚阳的表情看了好一会儿,发现这厮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海大富最终徒劳叹道:“说到也是,布衣那厮能在这般年纪,就拥有不逊于天位修士的实力,心境方面怕是稳若磐石,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唐楚阳海大富果然被误导了,心里禁不住暗暗松口气,怕继续待下去被海大富问出什么来,当下没好气提醒道:“你若是想要外面的肉身永远昏迷下去,咱们就继续在这里聊下去好了,反正我也不差这点儿时间……”

    海大富被唐楚阳这么一提醒,当即如同被针扎了屁股一样整个人都跳了起来,火急火燎大骂道:“妈拉个巴子的,竟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了,我在这里呆多久了?元神涣散超过三十六个时辰,哥哥我非得魂飞魄散不可!走走走!赶紧离开这里!”

    话说完,海大富一挥手,庞大无匹的宝库瞬间烟消云散,唐楚阳只觉眼前一黑,心中禁不住暗骂,你母亲啊!又来这一套,连个准备时间都不给就把小爷给踢出幻境了!

    意识回归本体,唐楚阳眼睛还没睁开就感觉一阵儿晕眩感席卷全身,连续施展两次‘入梦’神通,虽然是借助灵符做到的,但对他的元神来说也是超负荷使用了。

    这也导致唐楚阳意识回归的瞬间,虚弱无比的元神差点儿把他给直接带入昏迷状态,急忙收束心神,心中默念清心咒,唐楚阳艰难地调动着本命元气,直接转入调息状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楚阳的元神终于稳定了下来,平复了疯狂运转的元气,缓缓地睁开了双目,入目所见的场景,却突然让唐楚阳目瞪口呆地瞬间瞪大了眼睛。

    就在他身前一丈远的地方,海大富双手护胸,一脸柔弱凄苦地看着对面的布衣,而布衣则是一脸的愤怒之色,手里提着一根超过一丈长的禅杖,似乎正要砸下去。

    布衣身后,凌紫嫣一脸犹豫为难,半伸着娇嫩小手,似乎是想要拉住布衣,但却不知道在纠结着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这怪异场景一瞬间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实在太大,让刚刚清醒的唐楚阳看得有些发懵,短时间根本就理解不了,为什么眼前会出现这么一副让人费解的画面。

    “发生什么事情了?”唐楚阳莫名其妙地问道。

    “你醒了?”海大富转头惊喜地看着唐楚阳,随后想起了唐楚阳的问话,瞬间又一脸悲愤地指了指愤怒的布衣,如同被强-暴了的小姑娘一样,语气凄苦无比道:“你问他!!”

    “呃……”

    唐楚阳表情愕然,一边脑补,一边转向布衣,顺口问道:“布衣,你对海老大做什么了?”

    “我对他做什么?!”布衣的表情更加愤怒了,不过他的愤怒可不是针对唐楚阳的,双手抓着巨大的禅杖,拿下巴点了点对面的海大富,龇牙道:“你问他对我做了什么?!”

    “……”

    唐楚阳彻底蒙了,先看了看海大富,又转头看了看布衣,两人的表情一个凄苦,一个愤怒,如果只是从表情上分辨,显然海大富更像吃亏的一方。

    不过以唐楚阳对二人的了解,孰是孰非还真是难以分辨,索性直接无视二人,把目光转向了旁观者的凌紫嫣,好奇道:“老婆,他们怎么了?”( )

第391章、多手恐怖骑士    西提密斯得意洋洋的朝着艾坎波炫耀道,此时在这里,就他和艾坎波两人,至于那些吸血鬼,让它们做事还成,让它们来拍马屁是不现实的。

    艾坎波看了那尸体一会,心不由衷的称赞道:“厉害。”

    至于厉害在什么地方,这个亡灵*师是没有看出来。

    但很快,他就见识到了这头多手恐怖骑士的厉害。

    “出来!”

    西提密斯朝着那多手恐怖骑士喊道。

    随着西提密斯的命令,那多手恐怖骑士下面的六条腿一蹬,血池地板上就出现了一缕缕的裂纹,随后这头多手恐怖骑士就好似火箭一样直冲而上,片刻之后,便撞在了血池上方的顶壁。

    轰然一声巨响,无数碎石好似雨点一般掉落下来,而那顶壁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那头多手恐怖骑士已经消失不见。

    “好像有点不太听指挥。”

    西提密斯低声喃喃道,但他脚下却没有停留,朝着向上的楼梯就跑了过去。

    此时,贾可道已经顺着那个窟窿追上了去,刚刚上到地宫的地面,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剧烈的碰撞声。

    待到贾可道来到地宫大门处,却发现那头多手恐怖骑士正与达斯王带领的亡灵骑士搏杀之中。

    嗯,应该叫做屠杀。

    这位并没有战马的多手恐怖骑士此时身体已经膨胀到十多米高。好似一头巨兽,六只比身体还庞大的手臂挥舞着拳头朝着那些亡灵骑士砸下去。

    那些亡灵骑士就好似被保龄球击中,一个个连人带马直接飞了出去。飞出百多米远后方才撞在地上,骨马直接摔成碎片,而这些亡灵骑士少则缺胳膊断腿,多则全身被撞成肉酱。

    至于那位达斯王将自己的双手大剑劈在了这头多手恐怖骑士身上,但丝毫没有半点用处,反倒是被对方的一只手抓住,连人带马给拖了过来。然后一阵拳头砸下去,实力仅次于剑师的达斯王连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被那六只拳头活生生的砸入地下,成为了一团肉泥。

    而达斯王的六腿战马却被多手恐怖骑士给看上了,抓过来就塞到自己嘴边,用力一吹。

    看它的举动应该是想要将这头同样是亡灵的六腿战马吹大。以便于让自己乘坐,但它那点可怜的脑汁压根就不可能想到,这六腿战马怎么可能与它一样随便膨胀。

    结果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那头六腿战马好似一个气球被吹大,然后直接炸裂开来,将无数肉酱朝着四周喷射开来。

    这些肉酱甚至于朝着贾可道这边喷来了一些,贾可道倒是没有在意,现在他是阳神出行,可以实体。也可以虚体,那些肉酱压根就沾不到他身上来。

    但很快,贾可道就发现。不知道怎么的,这头多手恐怖骑士就朝着自己这边扑了过来。

    居然这个没脑子的亡灵给发现了?

    贾可道倒是有些惊奇,要知道,在这样的距离上,就算是那个亡灵巫师都没能发现自己。

    但贾可道也不会允许这头恶心的亡灵怪物扑到自己身前,毕竟阳神始终还是魂魄。如果受到伤害的话,可要比肉身受到伤害更为严重。

    贾可道右手从空气里一挥而过。五道由光线组成的符箓随即出现在空气之中,片刻之后依次燃烧起来。

    当第一道符箓燃烧之后,这头多手恐怖骑士身上随即便是熊熊烈焰升腾起来,这火焰温度极高,片刻之间,其脚下的石板都被喷出的火焰烧得通红无比。

    第二道符箓燃烧时,一股旋风生成,将多手恐怖骑士牢牢的束缚在原地。

    之后,第三道,第四道符箓燃烧,一团仅仅将多手恐怖骑士笼罩的黑云生成,片刻之间,一道粗若人体的闪电就落了下来,正中那多手恐怖骑士。

    一股肉香味随即飘散出来。

    而最后一道符箓燃烧之后,则是朝着那多手恐怖骑士体内钻入。

    到了这时,那位亡灵巫师已经钻出了地宫,看到眼前的惨状不由得哀嚎了起来。

    毕竟对于一位辛辛苦苦积累高级亡灵的亡灵巫师来说,看到自己的心血毁于一旦,这种痛苦是难以言喻的。

    贾可道这时朝着那亡灵巫师一指,多手恐怖骑士竟然带着被雷电劈得摇摇欲坠的身体就朝着亡灵巫师扑了过去。

    最后那道符箓乃是贾可道进入炼气化神之后所掌握的控心符,与惑梦摄心符相比,这控心符显得更为霸道一些,但使用的范围却要狭窄不少,只能用来对付智商很低的生物。

    而这多手恐怖骑士正是如此。

    看到自己制造出来的多手恐怖骑士竟然朝着自己扑来,那西提密斯不由得大惊,他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只能不断的念着咒语,企图将这头亡灵怪物给控制下来。

    但这终究是无用的,西提密斯不得不转身就朝着地宫里逃去,在平坦的墓地地面上,他是万万没可能从那多手恐怖骑士手下逃出生天的。

    而那个亡灵*师艾坎波看到西提密斯转身逃走,倒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一头亡灵怪物扑了过来。

    跟在艾坎波身后的几头吸血鬼刚刚扑出去,就被几只拳头砸落地面,连同这艾坎波一并被砸成了肉酱。

    这位可怜的亡灵*师辛辛苦苦修炼这么多年,连自己的名号都没能打出去,就变成了肉酱,着实让人有些感叹。

    “行了,到外面去,所有的亡灵生物都是击杀目标。”

    贾可道制止了多手恐怖骑士想要将地宫彻底摧毁的企图,将其打发出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多手恐怖骑士没有半点怨言,转身就离开了,很快,墓地里就传来了食尸鬼的低嚎声,但很快就停止了。

    贾可道这个时候索性显出了身形,将那枚黑色小印取在了手里,笑盈盈的朝着地宫朗声叫道:“西提密斯,如果你不出来的话,那么我就要砸了。”

    那西提密斯已经发现多手恐怖骑士离开,不由得胆气壮了三分,但他也机灵,是绝对不出去的,至于对方说要砸了:“要砸,你就砸吧。”(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